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210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困難時做忍者
Crawler | 2016-10-10 15:36:51

  我是一名退役軍人,現在在安徽省蚌埠市某局機關工作,成了一名國家公務員,我要向大家講述的是我從軍時期發生過的一段豔情經曆,時至今日回想起來仍然令我心潮澎湃,這是一段一般人特別是一名軍人不曾有過的特殊經曆。

    我是1992年考入一所軍事院校的,它座落在江蘇省徐州市郊。當時我們是以隊?編制的,一個隊有80多人,很幸運的是我被選中?隊裏的文書,主要負責?幹部打掃衛生、打打雜、辦一些他們的私事。

    事情的發生還要從1993年「五。一」(我們隊長夫人來隊)說起。那時我們的隊長年齡是32歲,算得上是年輕有?了。他老婆叫李金英,是江蘇鎮江某中學的一名英語教師,比我們隊長小1歲(我後來聽她說的),身高有1。68米,這在南方女性中算是比較高的了。人長的非常漂亮,有點像現在的大陸明星梅婷,特別是她的兩隻大眼睛,水汪汪的,好像會說話。

    4月23日,隊長把我叫到隊部,讓我換一套訓練服,說是讓我和他一起去收拾房子。房子是家屬區的一棟平房,有一間臥室、一間廚房和一個衛生間,沒有客廳和餐廳(吃飯是在臥室裏)。我當時很是納悶,?什麼要收拾這樣一間破屋子?隊長和我說,過幾天他老婆要來探望他。我從市場上買回來兩張海綿墊、兩條新床單、一桶白塗料,墊子和床單鋪在那張破舊的木床上,又把牆壁粉涮一遍,把窗戶、門也擦幹淨了,房子算是收拾完了。

    隊長看了看表,已經是下午2點多了,過了開飯時間,他對我說:「下午是體育課,你就別去了,我們現在出去吃點飯。」

    我一聽可高興壞了,不上體育課就不用挨累了,那多好啊!我們到了市裏找了一家小餐館,點了四個小菜,要了兩瓶啤酒就開喝了。

    隊長對我說:「我和你嫂子是高中同學,上學時就把她追到手了。高中畢業後我來當兵,她也考上了當地的一所師範院校,本以?就這樣好聚好散了,哪想到你嫂子還真癡情,三天兩頭地寫信,隔三差五還打電話聯絡感情,硬是等我,說是她最想的就是嫁給當兵的。」

    我說:「我嫂子人可真好,哪像現在的女孩子,要是等這麼長時間早和你吹了。」

    隊長笑著罵了我一句:「你懂個屁啊!」

    我問:「我嫂子什麼時候到啊?」

    隊長說:「5月2號晚上,到時候你和我一起去火車站接她。」

    我說:「那太好了,嫂子肯定從家裏帶來不少好吃的。」

    隊長說:「你小子就知道吃。」

    我呵呵地笑著。

    5月2日晚飯後,隊長讓我換了一套便服,說:「走,和我接站去。」

    我高興地和隊長一起向外走去。

    要知道,當兵要是能外出,那簡直就是天上掉餡餅的好事,一個新兵蛋子想都別想。

    我在戰友一片羨慕的目光中出了營區。路上我是左看右看,感覺大街上的女人個個都很漂亮,哈哈,這下賺大了,能看到這個多漂亮妹妹。

    到了車站,聽廣播列車晚點15分鍾,閑著沒什麼事,隊長把我拉到吸煙室抽煙。

    我問隊長:「嫂子在這過多長時間啊?」

    隊長說:「20多天吧,現在孩子還不到一周歲,她向學校請了假。」

    我說:「看不出來,隊長都有孩子了,怎麼以前沒聽你說過啊。」

    隊長一臉幸福的表情說:「我可想出孩子了,小家夥特別可愛。」

    抽完煙後,我買了兩張站台票直接進站了。

    過了一會兒,火車進站了,從我們南側走來一位抱孩子的女人,正向我們這邊招手,我一想肯定是隊長夫人,連忙跑過去,接過她手中的包說:「嫂子吧,我是小於,和隊長一起來接你的。」

    隊長夫人說:「你好,謝謝你了。」

    這時隊長也走了過來說:「累了吧,把孩子給我吧。」

    接過了孩子,我們一起走出了站台。打了一台出租車,直接到家屬區,我把大包小包放好後,已是滿頭大汗了。

    隊長夫人笑著遞給我一塊手帕說:「小於,快擦擦汗吧」。

    我接過手帕,一股清香直浸肺腑,都舍不得擦汗了。

    她說:「還愣著幹啥?」

    我胡亂地抹了把汗說:「嫂子,你們早點休息吧,我先回去了」

    嫂子說:「我帶了不少吃的,一起吃點吧。」

    我剛想說什麼,這時候隊長卻接過來說:「他們晚上還有活動,先讓他回去吧。」

    我應了一聲,轉身向隊裏走去。路上我一邊走一邊回想,隊長夫人到底長的什麼樣,記不起來了,剛才光顧拎包了,也沒來得及看上一眼。如果現在兩人走在大街上,我肯定認不出來。回到宿舍,一夜無語。

    5月3日,「五。一」假的最後一天。隊長打來電話,說是讓我中午到他家去吃飯,我一想昨天臨走時嫂子帶了不少好吃的,口水就不自覺地往外分泌,連軍裝都沒穿就跑了。到了隊長家,他們已經把午餐準備好了,我一眼就見到了桌上的「南京闆鴨」,兩眼大放精光,但又不好意思動手,畢竟這是第一次在領導家吃飯嗎。

    這時隊長夫人說:「小於別客氣,快吃啊。」我這才如狼似虎地狂吃起來。

    隊長說:「別光知道吃,快敬你嫂子一杯酒。」

    我一聽是啊,怎麼這麼不懂禮貌,丟人丟大了,連忙拿起酒杯,對嫂子說:「謝謝你嫂子,我敬您一杯。」

    在與隊長夫人碰杯時,我才仔細打量一下她的模樣,當時我的心一震,嫂子竟然長的這麼漂亮,水汪汪的大眼睛、齊肩的短發、略圓的臉形、白皙的皮膚,美的是那樣的自然,沒經過任何修飾,穿著一件當時非常流行的蝙蝠衫。

    真是太好看了,長的怎麼這麼漂亮呢,說實話,絕不遜色於當時的電影明星(那時梅婷還沒出名,我是後來仔細對比才發現的)。我咕嚕一口,把杯中的啤酒灌到肚裏,不好意思的把目光移走,卻再也沒有吃飯的心思了,腦子裏盡是她的影子。稀裏糊塗把飯吃完,我就回隊裏去了。

    那一夜我失眠了。那一夜我手淫了(我已有一年多沒手淫過了,沒辦法,集體宿舍不方便,一屋子七八個光棍)。幻想的對象就是隊長夫人——李金英。後來,當我和她說起這事時,她還笑我沒出息。

    5月4日開始上課了。今天輪到隊長值班,晚飯後隊長對我說:「你到我家裏去一趟,衛生間的下水好象堵了。」

    我按隊長的吩咐去了,敲了半天門,隊長夫人才把門打開。

    我對她說:「隊長讓我檢查一下下水。」

    她說:「是啊,今天洗衣服時水老也排不下去,你去看看吧。」

    我打開衛生間的門,眼前一花,晾的全是衣服,有小孩的尿布,更有隊長夫人換下來的內衣。

    那時候不像現在,沒有什麼情趣裝,隊長夫人的內衣就是普通的棉質內衣。

    即便是這樣,當時我也感到大腦嗡的一下,心髒好象要從嗓子裏跳出來了一樣。第一次,第一次看到女人的貼身衣物,我想是個男人,當時的興奮勁都差不到哪去。

    我去找了一根鐵絲,開始通下水道,費了半天勁,從裏面勾出了一堆抹布,估計是以前誰住時不小心沖到裏面去的。

    下水通好了,我站起來一轉身,差點和隊長夫人撞個滿懷。原來她一直站在我的身後,手裏還拿了一個水杯,我不好意思地笑笑。

    隊長夫人把水杯遞給我說:「渴了吧,喝口水。」

    我用背心擦了擦手,接過杯子說:「沒事,謝謝嫂子。」

    喝完水,我洗了把臉,轉身剛想走,隊長夫人叫住了我說:「到裏面坐一會兒,休息一下吧。」

    我順口就應了一聲「行」,進到了臥室,小孩正躺在床上睡覺。我坐在僅有的一張木椅子上,嫂子挨著孩子坐在床邊聊了起來,開始問我多大了、家是哪的等等,我和她有一句沒一句地聊著。

    後來我問她:「嫂子,聽隊長說你是教英語的?」

    她說:「是啊,你對英語感興趣嗎?」

    說實話,我是煩透了那鳥語了,要不是考慮到將來畢業得考英語四級,我才懶得學它呢。

    但嘴上卻說:「挺喜歡,就是我的基礎太差了。」

    嫂子說:「那好辦,我可以幫你補習啊,反正孩子小,在這也沒什麼幹的,再說你們隊長隔一天要值一個班,我一個人也沒什麼意思。」

    我一聽,心裏樂開了花,忙說:「那真是太感謝嫂子了,不過你得和我隊長說一聲,幫我請假,沒有領導批準我出不來。」

    嫂子說:「行,等他回來我幫你請假。」這樣又聊了會兒我就回隊裏去了。

    到了隊裏,我把通下水的事和隊長說了,隊長笑著說:「你小子行啊,可心改行當水暖工了。」

    5月6日,吃完晚飯後,隊長把我叫到了隊部,對我說:「你小子挺厲害,找了一個義務老師啊,免費?你補課,去把英語書帶著,到我家去上課去吧。」

    我一聽,嗨,嫂子還真是個大好人,還真把前天的事放在心上了。我連忙去拿教材到隊長家去了。

    到了隊長家裏,嫂子就笑著對我說:「小於,你得感謝我吧,我和你們隊長說了,他值班的時候就讓你過來,我給你補課。」

    我感動地說:「真是太感謝嫂子了。」不?補課,隻?能和這樣的大美女在一起共度美好的夜晚,心裏能不高興嗎?

    嫂子說:「你先坐一會兒,等我把孩子哄睡了,我就?你補習。」

    我說:「好。」我坐在了床對面的椅子上。

    小孩子還挺聽話的,在媽媽的懷裏不哭也不鬧,就是小腦袋老往隊長夫人的胸部貼,這是小孩子要吃奶的跡象。嫂子也不避我,直接把扣子解開就要給孩子喂奶,倒是把我弄的不好意思了,我站起身想到外面去。

    這時嫂子卻說:「你坐吧小於,沒事的。」

    我順從地坐了下來,誰想錯過這樣的好機會啊?嫂子的奶子真的是好大好白啊,可惜沒看到乳頭的樣子,被小孩子含在口中。我癡癡地盯著那團白肉,腦中盡是意淫的想法。不知不覺下身就支起了帳篷。

    「小於,小於,」嫂子叫了我不知幾聲,我才回過神來,臉上一熱,如果當時要是照鏡子的話,我估計我的臉能滴出血來。

    「我們開始吧。」

    「噢」我坐在椅子上不敢動。

    嫂子說:「你把那張小桌搬到床邊來吧,你也坐過來,這樣方便些。」

    我說:「好。」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嫂子拿過我手中的英語書,開始?我講解,但我什麼都沒聽進去。乳香味實在是太誘人了。

    20多年來,這是我第一次聞到的,我都醉了。對於嫂子說的話,我根本就是充耳不聞,一句也沒記住,隻知道機械地點頭。

    最後隻聽嫂子對我說:「小於,你今天是不是不舒服啊,我看你一點也沒聽進去,下次可不許這樣了,浪費時間也是一種犯罪。」

    「是,嫂子,那我先回去了,後天晚上我再來吧。」嫂子把我送到門口。

    5月8日,我又來到了隊長家。這時,隊長的小孩已經睡下了。嫂子也把桌子挪到了床邊,一切準備就緒。我挨著嫂子坐下了,今天她穿的是一件圓領衫,領口開的很低。當她俯下身子(桌子比較矮)翻書時,我偷偷向她衣服裏看了一眼,啊,我感覺我的下體當時就硬了。因?嫂子沒穿乳罩(可能是?給孩子喂奶方便吧),半球形的酥胸看得我是神魂顛倒,兩顆如紫葡萄般的乳頭倔強地挺立著。

    這時嫂子正好回頭看我,見到我的癡樣,她用胳膊碰了我一下,我回過神來不知說啥好,眼睛盯著她,我發現她的臉上浮起了火燒雲,眼神掠過一絲慌亂。

    我對她說:「對不起,嫂子,我不是故意的。」

    她說:「沒什麼,我們開始補課吧。」接著就?我講解起了語法。

    我下意識地往她身邊靠了靠,由於我穿的是背心,兩條胳膊不小心碰到了一起,她條件反射般地移走了胳膊,但又慢慢向我這邊靠了過來,兩支手臂貼在一起。

    此時,我卻能感覺到,雖然是手臂,也能?生一種水乳交融的感覺。見隊長夫人沒有排斥動作,反而好象有意使然。我的色膽極度膨脹,右手輕輕地攬住了她纖巧的肩。她看了我一眼,沒說什麼,連語法也不講了,隻是半低著頭,好似在看書。時間仿佛停止了。見嫂子沒說什麼,我把嘴湊到她的耳邊說:「嫂子,你真香,我都快醉了。」

    她渾身一顫,我的唇輕輕地吻上了她的臉頰。同時,左手輕輕地從領口探到了她的衣服裏,很快占領了陣地,就這樣輕輕地揉著她的奶子。突然,手上有一種粘乎乎的感覺。噢,是奶水被我擠出來了。

    我溫柔地對她說:「嫂子,讓我吃口奶吧,我好想啊。」

    她隻是閉上了美目,沒有任何抗拒,這表明她內心已經默許了。我從下面輕柔地把衣服下擺一點一點地向上卷起。

    終於,兩個飽滿的乳房暴露在了我的面前。我迫不及待地一張虎口,拼命地吸吮起來,嘖,太可口了,世間所有品牌的奶粉和嫂子的母乳相比,簡直就是一堆垃圾。

    吸完左乳吸右乳,就這樣不停地變換著。腰有些累了,我把桌子移走,站到了她的面前,兩手輕輕地攬住她的香肩,兩眼火熱地盯著她的美眸,對她說道:「嫂子,我愛你。」

    嫂子也回望著我,對我說:「小於,我知道你沒見過女人,我們不要再繼續了好嗎?我覺得對不起你們的隊長。」

    我說:「嫂子,我是真心愛你的,你太誘人了,隻這一次行嗎?」

    嫂子沈默了,忽然她開口道:「輕點行嗎?別把孩子吵醒了。」

    我一聽有戲,連說好的好的。我順勢將嫂子扶倒在床上,毛手毛腳地脫衣服,等脫完後才想起門還沒關,光著屁股匆匆關了房門,回到床上。這時隊長夫人的胸脯劇烈地起伏著,是緊張、害羞亦或是內心矛盾激烈鬥爭。不管了,如果今天錯過了,也許以後就不會再有機會了。

    我挨著隊長夫人躺了下來,輕輕地咬著她的耳朵,起初她沒有任何表示,過了一會兒,她側過了身子,面對著我,一雙纖巧的小手緊緊把我抱在了懷中。可能是欲望最終戰勝了理智吧。

    她輕聲地問我:「小於,你是不是覺得我是一個非常不自重的女人呢?」

    我鄭重地說:「不,嫂子,我聽隊長說過,你等了他六年之久,我怎麼會那樣想呢!」

    她接著說:「小於,你知不知道,從接站時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喜歡上你了,感覺特別親切,那一刻起我就把你當成弟弟看了,也許這就是緣吧,一切都是冥冥中注定的。」

    我說:「真的嗎,姐姐,那我以後就叫你姐姐吧,我是家裏的獨生子,沒有兄弟姐妹,很孤單。現在我有了這麼漂亮的姐姐,真是幸福死了。」

    隊長夫人也說:「真的嗎,我也好想有一個弟弟啊!」

    上蒼真是有眼啊,能用什麼語言表達我此時此刻的心情呢?我輕輕地吻上了姐姐的嬌嫩紅唇,她也輕?玉口,極力地配合著我。許久,我們的唇分開了。我對姐姐說:「姐姐,我長這麼大還沒看過女人,我想看一下你的下邊好嗎?」

    她說:「別看了,好羞。」

    我撒嬌地說:「姐姐不好,欺負弟弟,哪有這樣的姐姐,自己有好東西不讓弟弟看的。」

    姐姐嬌笑著道:「上輩子欠你的,真是拿你沒辦法。」說著,輕輕打開了玉腿。

    我跪了起來,趴到她大腿根部,這是我第一次這麼近距離觀察女性的下體。一股略帶刺激性的氣味沖的我頭腦發暈,我的陰莖早就雄糾糾氣昂昂地打起了義勇軍進行曲的鼓點。

    姐姐的陰部非常完美,雖然剛生完小孩,但陰道一點松馳的感覺都沒有(也許是剖腹?的原因吧,姐姐的臍下有一道手術傷疤),陰埠上均勻地頒布著細密卷曲的陰毛,呈倒三角形。大陰唇上幹淨整潔,沒有一根毛毛。我用手指輕輕拔開大陰唇,姐姐的小陰唇、陰道口、尿道口呈現在了我的眼前。

    小陰唇粉中透紅,異常可愛。陰道口緊閉著,閃亮地掛著一絲透明的精液(這就是愛液吧),我忍不住用舌頭舔了舔,並沒有小說中描寫的那樣香甜,相反還帶著一股微鹹、微騷的味道,也正是這種味道更能刺激一個熱血男兒。我的嘴對準她的陰道口向裏吹了一口氣,隻聽姐姐「啊」的一聲,一把抱住了我的頭說:「你好壞,再這樣就不讓你看了。」

    我連忙說:「好,我不吹氣了。」重新又爬上姐姐的嬌軀。

    此時,姐姐已是醉眼迷離,雙手緊緊地環繞著我的背部,我也提槍上馬,但久久找不到桃源洞口。

    這時,姐姐騰出一隻玉手,輕撫玉莖,引導迷途的勇士慢慢走進桃源洞口。進去了,終於進去了,有生以來第一次進入了20多年魂牽夢縈的神秘洞穴,有一種想哭的沖動。這種感覺太刺激了,是我那親密的十兄弟無法帶給我的。

    我的陰莖終於找到了它偏激的溫馨的港灣。這一刻,我隻盼時間凝固,隻盼這一瞬間成?永恒。姐姐的嬌軀在我身下輕輕地扭動了幾下,我明白了,她顯然是情欲高漲。

    我壞笑著說:「姐姐哪裏不舒服,是不是我壓的,我下來吧。」

    她聽了我的話後,雙手緊緊摟住我的臀部,用力向下推壓,我也開始了本能的原始的活塞運動。隨著我運動的加劇,姐姐嬌喘連連,卻偏又不敢出聲,怕驚醒了睡夢中的孩童。

    我俯下身子在她耳邊輕聲道:「姐姐你叫出聲來吧,我想聽你叫床聲的。」

    她說:「不行,孩子醒了會哭的。」

    我說:「沒事,他這麼小,什麼也不懂。」

    但她堅決不同意,我也沒辦法。就這樣我一上一下地撞擊著,或許因?她生完孩子,隊長又和她長期兩地分居,許久得不到愛的滋潤吧,她的反應異常強烈,一會兒雙手緊按我的臀部,一會兒抱緊我的頭部,狂熱地親吻著我。在這一時刻,我終於體會到了做男人的自豪感,能征服天下所有的美女是每一個男人心底最大的願望。

    這樣做了有十多分鍾,我累了(主要是第一次不得要領),趴在姐姐的身上一動不動,隻顧狂喘。

    姐姐輕輕撫摸我的背說:「你挺厲害嘛!你們隊長也就5分鍾就結束了。」

    我說:「是我手淫史太長的緣故吧。」

    她問道:「你經常手淫嗎?」

    我說:「當兵以後基本上沒有了,一個屋住七八個人,怕被人看見,但是上次從這吃飯回去後,我就又開始手淫了。」

    她說:「?什麼?」

    我說:「都是姐姐害的唄,誰讓你長的那麼漂亮,看著你我就有一種原始的沖動。」

    姐姐笑著對我說道:「瞧你那沒出息的樣。」

    我們聊了一會,我又想起玩點花樣(看黃書和錄像學來的,要不說黃毒害人呢),我坐起來對她說:「姐姐,我想站著從後面操你。」

    她說:「不行,我從來沒那樣弄過。」

    我說:「凡事都有第一次,體驗一下,如果不舒服我就不做不就行了嗎。」

    經不起我的軟磨硬泡,她被我拉下床,穿好鞋後,我站在姐姐的後面,把她的兩腿分開,扶著我的鐵將軍對準姐姐的陰道口插了進去。

    「噢,快停下。」

    我聽到姐姐叫到,「怎麼了?」我問。

    「你這樣做我好想尿尿。」

    「姐姐你再忍一下吧,如果實在不舒服我再拔出來。」

    說著,我兩手揉搓著姐姐的奶子,用力抽插,終於,她實在是受不了了,用兩手扶著床沿,極力壓抑自己的聲音,「嗯嗯啊啊」,我有了聽覺上的刺激,更加用力了,把她兩片雪白的豐臀撞擊的啪啪作響。

    就在這時,隻聽「哇」的一聲,原來是孩子醒了,哭了。

    姐姐說:「先拔出來吧。」

    但我正在興頭上,怎能就此拔出呢,於是我對姐姐說:「姐姐,你把孩子往床力上挪挪,你抱著他不就行了嗎。

    我輕輕地做。她也是在興奮點上,真的把孩子身下的褥子向她這邊拉了拉,兩肘支在床上,一隻手摸著孩子的頭部,另一隻手輕輕地拍著孩子的肚皮,邊拍邊就:「寶寶不哭,媽媽在這呢。」

    這樣的情景更加刺激了我的性欲,我開始一點一點地加力,姐姐的手也輕一下重一下地拍著孩子。「我要射了姐姐,怎麼辦。」

    我停了下來,「不要停,快、快」姐姐說道。

    我說:「你不怕我射在裏面會懷孕?」

    姐姐說:「沒事,從家裏來時,我帶了避孕藥。」

    我一聽,馬上又加大力氣抽插,「吐吐吐」我積攢了幾天的精液狂洩在了姐姐的陰道內。我從後面抱著姐姐,臉貼在她的背上,享受著射精過後的快感。

    過了一會兒,姐姐說:「你先洗洗去吧,然後把衣服穿上。」

    我聽話地起身穿衣服去了,我才不洗呢。姐姐對我說:「你把桌邊的旅行箱拿過來,我換件衣服。」

    我把箱子遞給了姐姐,然後她穿上衣服看了看表,「喲,9點了,你趕快回去吧,再晚了就不好了。」

    我想也是,走到她跟前,看著小孩子說:「小壞蛋,不許告訴你爸爸啊。」然後親了姐姐一口,轉身就要回去,這時姐姐卻叫住我,我回過身,沒想到姐姐一把抓住我的陰莖說:「這下舒服了吧,壞弟弟。」

    我呵呵一笑,「謝謝姐姐,我回去了。」

    回到隊裏後,還沒有熄燈,我先去洗漱了。然後跑到隊部裏去,隊長正領幾個人在打牌呢,見我回來後對我說:「你小子挺用功嗎,連點名都沒回來。」

    我心裏暗道,有那樣的大美人陪著,不用功才怪呢。

    嘴上卻說:「嫂子一共才能待20天,不用功能行嗎,以後可沒人給我補課了。隊長,還有什麼事嗎?」

    隊長說:「沒事了,你回去吧」

    就這樣,我隔一天就到隊長家裏去補課,與我的姐姐瘋狂地做愛,互相傾訴彼此的思念之情。是姐姐讓我體會到了作?一個男人的樂趣,是姐姐把我帶到了男女性愛的天堂 .

    如今,我的隊長已經到地方工作了,我也回到了我的家鄉。不知姐姐現在過的怎樣,還是像以前那樣漂亮嗎?雖然我和姐姐還保持著單線的電話聯系,但是自從那以後就再也沒見過面。

    姐姐,你記住,遠方的弟弟永遠?你祝福,祝美麗、健康、幸福永遠陪伴著你。

                              【全文完】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