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908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jackp06181
子爵 | 2016-10-7 21:08:56

一章
  俊傑9歲,桂英子38歲,女(俊傑媽媽),廖成,男40歲(俊傑爸爸),俊傑家裡就在光明寺邊上,所以,俊傑一家都信佛,近朱者赤嘛!媽媽常常帶俊傑去寺院,爸爸因為工作忙去的少些。每次媽媽帶俊傑去寺院進香後,媽媽總是讓俊傑一個人去聽小和尚唸經,自己去後院兒聽老和尚講經。
  有一次,小和尚都在做業課,念的都是些俊傑聽不明白的東西。俊傑無聊,就到處溜躂,溜躂溜躂就到了後院兒,院子裡靜悄悄的。好奇的俊傑就一個一個房子趴著門縫兒往裡看,看看裡面都有什麼。 看到右邊的一個廂房的時候,俊傑突然看到了不名白的東西,下面就是俊傑看到的東西:
  廂房的茶幾上一雙穿黑色的涼鞋、褐色褲絲襪的大腿微微張開30度角,短裙被退到屁股上面,沒有穿內褲,恥丘高高的凸出來,再往上看因為視角有限就看不到了。
  「這個女人是……不可能的,媽媽穿的是肉色的絲襪,而且這個女人沒穿內褲。」俊傑不願意猜了,看看再說吧。隱約的閃動的僧袍中伸出一隻枯瘦嶙峋的手,按在女人的恥丘上開始撫摸,然後那個女人的褲襪被退到大腿的根部,那女人的陰戶整個暴露在空氣中,女人配合的把雙腿的角度叉的更開一些,淡淡的黑毛捲曲的帖服的高高隆起的陰戶上,陰唇閉合的不緊,微微開列。
  枯手有貼了上來繼續工作,然後中指慢慢插入女人的陰道,鉤住陰道有節奏的用力想上提起,陰道的分泌物浸濕了退下來的絲襪,潤滑了那只枯瘦的手,女人開始發出低沈的呻吟,但是聲音不大。枯手的插動頻率越來越快,女人的呻吟也隨之加快,但音量依然很小,不敢大聲。
  突然,枯手向上提起她的陰戶不動,女人整個屁股都被擡離了茶幾,女人終於忍不住「啊……嗯……」的大叫了兩聲,然後就是明顯的嬌喘。手離開了,陰戶在有節律的自己抽搐,有剛才的兩倍大,更多的液體汩汩的湧出陰道。一股水柱高高的衝出擴張中的陰戶,淋濕了女人的整個下半身,女人小便失禁了。
  女人沒聲音了,好像癱在那裡了。事情好像還沒完,枯手有握著一根冰棒,插進了她的陰道,女人雙腿夾緊。
  「啊……不要……」天真的俊傑開始納悶兒了,這聲音是媽媽呀,哦,不可能的,因為衣服不對。
  等俊傑回過神兒來,冰棒已經換成了肉棒,女人的雙腿被捲到胸部,肉棒的進進出出帶動著陰唇的進出,肉棒抽搐,陰唇翻出來,肉棒插入,陰唇被擠進去,並發出「噗哧……噗哧……」的聲音……幾分鐘後,肉棒突然停住,並射精。然後離開。
  「施主,可以了,休息一下,您先出去,我隨後出去,免生懷疑。」這是他們整個過程中說的第一句話。
  女人坐起身來:「好。」
  這下俊傑看清楚了,這不是自己的媽媽還能是誰?俊傑的腦袋轉不過來了:媽媽在幹什麼?怎麼不穿裙子?怎麼換了襪子?那是誰的手?為什麼摸媽媽的那裡?媽媽,站起身脫下褲襪,扔在茶幾上,從枯手中結果一條內褲和肉色絲襪穿好,放下裙子。向屋子的後面走過去。俊傑突然推開們跑了進去:「媽媽。」
  英子的臉色突然好緊張:「俊傑?你……你怎麼跑來了……沒和他們一起玩兒。」
  老和尚趕緊離開了。
  「哦,我去看小和尚唸經了,就跑到這兒來了,看到媽媽在裡面。」俊傑支支吾吾道:「媽媽,你為什麼不穿裙子躺在那裡讓他摸? 」
  英子的臉色突然緊張了:「他……他在給媽媽治病。」
  俊傑恍然大悟:「哦……我明白了,電視裡也演過,老和尚給人治傷的,對嘛?」
  英子一看到兒子天真的樣子,放心了好多,臉色緩和了好多,畢竟才9歲嘛:「對,我剛才讓老和尚給你開了一塊玉,給你。」說著遞給俊傑一塊紫玉。
  俊傑:「媽媽,我還是不明白,你為什麼沒有小雞雞?」
  英子笑道:「媽媽是女人啊……女人都沒小雞雞的。」
  俊傑:「所以,媽媽才想要別人的下雞雞插在自己尿尿的地方,這樣媽媽就有小雞雞了,病就好了。對不?」
  英子聽得樂也不是,苦也不是:「不是的,是媽媽著大師治病,大師才用雞雞插媽媽。」
  俊傑:「哦,那用我的不行嗎?」
  英子差點嚇倒:「不行,你的太小,再說我是你媽媽。」
  俊傑:「哦,那等我長大,就行了是吧?」
  當務之急是不要讓俊傑出去亂說,英子想到這裡,哄著兒子說:「好寶貝!今天的事情不要和別人說,連爸爸都不許說,要不,媽媽就不要你了!」心裡卻在想,小孩子過幾天就會忘記的,等老公回來,那就是2個星期以後的事情了,他肯定忘掉的。
  俊傑什麼也不懂,就知道高興,因為得到了個玉:「嗯……我肯定不說。」
  已經晚上11點多了,傑怎麼也睡不著,翻來覆去腦子裡都是媽媽的陰戶被那雙老手撥弄的畫面:這樣就能治病嘛?真奇怪……我有一天也要想老和尚一樣給人治病。
  「滴滴答答……」電話鈴突然響了,俊傑拿起自己屋子裡的電話分機。媽媽已經在客廳裡聽電話了。
  「大師,這怎麼行,那麼多人,我……」媽媽的聲音有些支吾。
  電話的另一邊傳來,白天的那個老和尚的聲音:「女施主,你既然以身侍佛,又……」
  「不,大師,我……」
  老和尚:「來吧,按佛的要求,僧眾已經準備開始祭奠儀式了,施主功德無量。」
  媽媽:「但是,我……」電話掛斷了。
  俊傑趴到門縫兒,往客廳裡看:媽媽放下電話,坐在沙發上,用手下意識的摸著自己的陰戶,歎了口氣。然後站起身來,回到臥室,一會兒,又從臥室裡走出來。卻已經穿好了衣服和短裙,肉色的絲襪,離開了家。
  俊傑當然知道她去哪裡,媽媽又要找老和尚去治病了。趕緊穿好衣服,拿上望遠鏡,悄悄的跟了出去。媽媽從寺院的後門進入寺院,直接奔大殿後面的廣場。大殿的角落裡老和尚已經在等了。
  「施主,你來了。」一臉的嚴肅。
  媽媽也平和的答道:「是,這樣兒,我可能會支持不住,人太多了。」
  「別擔心,只是儀式,只有的7個長老才會真的和你到最後,其他人每人只給一分鐘。」老和尚,揮揮手,從後面走過來兩個小沙彌,脫光了媽媽的衣服。沙彌要脫媽媽的乳罩的時候,媽媽的手下意識的擋在胸前。
  老和尚又說話了:「女菩薩,你的乳房一定要露出來,內褲也不要穿,就和平常一樣。」說著,一把將媽媽的乳罩拉到乳房下面,媽媽的兩個豐滿雪白的大奶子一下就蹦了出來,剛好被拉下的乳罩托著,堅挺的很。
  老和尚親自動手脫掉了媽媽的內褲,手開始撫摸她的陰戶,媽媽的表情平靜,沒又任何的表示,好像已經程式化了,只是機械的配合著枯手脫自己內褲的動作。俊傑,看的有點心痛,卻是興奮更多一些,媽媽只剩下透明的肉色絲襪了,陰戶被老和尚摸的慢慢的隆起,淫水兒開始滲透出來。
  老和尚:「施主,我們先去大佛後面一下吧,今天您可以盡情的叫床,呵呵!」
  媽媽微笑點點頭:「好。」屁股一扭一扭的跟在後面走了過去,俊傑不敢靠的太緊,這下望遠鏡也沒用了。這時,大佛後面穿來,哼哼唧唧的女人的呻吟的聲音和甕聲甕氣的老和尚的喘息……
  一個小和尚匆忙的跑到大佛後,然後媽媽和老和尚從大佛後匆忙走出,媽媽和老和尚直奔大殿的後院兒而去俊傑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媽媽的,絲襪從大腿的根部被撕開,毛茸茸的陰戶裸露出來,兩片陰唇稍稍呈開合狀,縫隙間還殘留著精液,乳房也坍塌的胸前,氣息還沒有調勻,隨著媽媽急促的腳步晃來晃去,一邊走一邊抓起老和尚的衣衫擦陰戶,俊傑緊忙跟了上去。
  大殿後院兒的空地,燈火通明,三十幾個老小和尚穿著整齊已經坐了三排,小的在前面,六個最老的和尚在最後,旁邊放著一個樣子怪怪的椅子,卻沒人坐。
  老和尚遞給媽媽一條薄如蟬翼的內褲小聲到:「穿上這個遮住給破了的絲襪,如果,你不想給他們插入,就不要脫。」媽媽上穿內褲,幾乎和沒穿一樣,比絲襪還薄,幾乎全透明。
  老和尚又低聲在媽媽耳邊說了點兒什麼,媽媽笑答道:「知道了,謝謝大師!」
  俊傑有點急了,因為人多不能靠的太近,只能靠望遠鏡。這些人都是給媽媽治病的嘛?活動開始了:只見媽媽站到到第一排左邊的第一個小和尚面前,微微叉開腿,目光卻落到後面的怪椅子上。
  小和尚,先是用手試探的摸了摸媽媽的陰戶,好像是頭一次,然後膽子大起來,開始隔著媽媽的蟬翼內褲玩弄媽媽的私處,估計和摸到真實的也沒什麼區別吧,那內褲簡直是……唉!小和尚突然,抱著媽媽的屁股,瘋狂的舔媽媽的陰部。
  大約3分鐘左右,媽媽向後邁了一步,和小和尚分開了,小和尚突然跪下磕頭說著什麼,然後又坐回去。媽媽朝他笑了笑走到第二個稍大一點的和尚前,並用手撥開擋在襠部的內褲,大和尚馬上站起來,掏出淫具,右手摟住媽媽,左手擡起媽媽的右腿,將淫具插入媽媽的陰道,開始抽插,並低頭親吻媽媽的乳房。媽媽的左腳被擡起,俊傑看到媽媽的腳底的絲襪已經發黑。
  也大約是3分鐘媽媽向後邁了一步,大和尚也和媽媽分開了,走到第三個和尚前,這次媽媽沒有脫掉內褲,第三個和尚失望的做著第一個小和尚的事情。
  大和尚更急了,目不轉睛的盯著媽媽的身體,拚命的手淫,並站起來精液噴到媽媽的屁股上……第四個……第五個……有被允許插入,有的只能摸和舔。一切過程就像個機器一樣媽媽表情麻木,沒有任何的反應,只是在算時間。
  俊傑心想:哇塞……這麼多人給媽媽治病,媽媽的病一定好的很快的。
  但是看媽媽表情好像越治越嚴重。只剩下6個老和尚了,媽媽的下身就像從水裡撈出來一樣,到處都是濕的,乳房也是,乳罩卻步只被誰偷拿去了。媽媽走到第一個老和尚前,臉上突然有了淫蕩的笑容,叉開腿,把襠部的內褲撥開,開始手淫,媽媽身體向後仰著,雙腳和左手撐著地面,跨部分開一百八十度,右手以高速的頻率點擊著自己的陰戶,扭動著屁股,好像在呻吟,但是俊傑因為離的太遠,聽不到。
  幾分鐘了,老和尚沒有動,媽媽脫掉內褲,跪在地上,把屁股朝著老和尚,插開腿繼續做著那些俊傑怎麼也想不到的動作。用手大力的揉捏自己的私處,時而把陰戶放到冰涼的石板地上抖動。
  老和尚們終於按捺不住了,6個老和尚把媽媽擡到剛才的那個怪椅子上,把媽媽的四肢卡在專門的卡點上鎖好,腿被分開並高高的掉起。
  一個老和尚抱住媽媽的細腰,毫不客氣的把陽具挺進媽媽的淫穴,另一個也不甘示弱,轉到媽媽身子下面,插入媽媽的肛門,一個插入媽媽的嘴裡……媽媽的身上的三個洞都同時被抽插著。其他三個老東西分別在玩弄媽媽的乳房和大腿……6個老和尚互相交換著位置,媽媽終於被剝的一絲不掛了,還好他們的陽具都一般大,不然還真不好應付。
  大約過了3.4.5.6.7.8.9.10分鐘左右吧,一個老東西,從椅子後面拿出一條大約半米長,一般粗的短棍,黑色的很光滑。其中一個老傢夥開始把棍子慢慢插入媽媽的陰道,當棍子定到陰戶那一刻,媽媽突然大聲叫搖頭:「不要……不要……」聲音實在是不小,快1個半小時了,俊傑終終於聽到了他們的第一的對話,卻是媽媽的喊叫,媽媽拚命的扭動著屁股。
  但是,一切都於事無補,她已經被鎖在怪椅子上了。棍子,一點一點的深入媽媽的體內,10厘米12厘米……15厘米……18厘米……
  「啊……我的天,痛啊……我的子宮……頂到子宮了,不要啊……」媽媽的聲音已經是嚎叫了。棍子還在深入,20厘米……21厘米……22……25厘米……終於停住了。
  媽媽的哀嚎也小了:「啊……求你們……」
  突然,棍子被快速的拔出。由於空氣的高速壓縮,媽媽的陰戶發出「噗……叭……」的一聲……當然少不了媽媽的叫聲。
  棍子又被慢慢插入……快速拔出……媽媽痛苦的掙紮著……老東西們終於玩兒累了。各自離開了。
  媽媽獨自一個癱躺在椅子上,陰戶紅腫的老高……最開始看到的老和尚走過來,把媽媽從椅子上放下來,抱起媽媽走向大殿。俊傑看看手機上的時間,已經淩晨2點多了。必須在媽媽之前回家,但還是跟在了他們後面。老和尚,把媽媽放到佛堂的地上,手蘸著冰水,慢慢按摩她的腫脹的陰戶。
  媽媽慢慢的睜開眼睛:「大師……你怎麼騙我……他們太過分了。」
  老和尚:「施主,老衲也沒想到他們會那樣過分,他們是佛家協會的。如果,你剛才沒滿足他們,我是做不了下一任主持。」
  媽媽把眼睛閉上了,深吸一口氣:「你怎麼不早說,我以為只是你們私下的活動。」
  俊傑腦子裡的問號多了起來:為什麼媽媽治病的時候,後來那麼痛苦,為什麼他們說的話我都聽不懂。不行,我必須快點回家,要媽媽知道我沒好好睡覺跑出來會說我的。
  老和尚:「對不起,我怕您不同意。」
  媽媽苦笑有氣無力道:「何必!我和大師的關係,我怎麼會不幫你?但是,寺院裡其他人知道了怎麼辦?」
  老和尚:「他們過幾天就都回去了,我在他們的晚飯裡放了東西,其他的人都會睡的死死的起不來。」
  媽媽:「你的膽子好大!」
  老和尚:「沒辦法!反正很少有人會過問和尚的事情。呵呵!」
  媽媽:「我要好好休息幾天了,你忍幾天了!」
  老和尚:「老衲,萬分感謝……」
  媽媽:「我可以走了,要不就……」
  老和尚:「我知道,我給你穿衣服。」
  老和尚幫媽媽穿好衣服和鞋,扶著媽媽站起來,塞給媽媽一遝錢:「買點備用的絲襪和內褲,下次一起帶了,我這裡備用的沒了!」
  媽媽:「你去買了送給我……不好嗎?」
  老和尚:「……英子(俊傑媽媽的名字),你開什麼玩笑,我怎麼去買?給認出來怎麼辦?」
  媽媽笑著撇了他一眼,勉強的向外走去,還是有點邁不開腿……
  俊傑偷偷的跑回家,就跑進屋子裡去睡覺,卻怎麼也睡不著。
  媽媽小心翼翼的開們,關門……一系列的動作,卻都傳進俊傑的耳朵裡。
  早上6點,媽媽叫俊傑起來吃飯,看著媽媽走路那種不自然的樣子,俊傑就故意問:「媽媽!你怎麼了,不舒服?走路都不穩?」
  媽媽:「沒事,腳歪了一下,你怎麼沒精神?沒休息好?」
  俊傑支吾著:「哦,沒什麼?學習累得。」
  「不要累著了,我的寶貝才好,你爸爸快回來了,到時我們出去玩兒幾天。」
  俊傑一聽立刻高興了:「好啊!不過,媽媽,我也要摸你的下面。」
  英子正色道:「不行,我是你媽媽。」
  俊傑嘴一瞥:「你不讓我摸,那你怎麼讓那麼多臭和尚摸。」
  英子這下傻了,心想:他昨天全看到了?卻說:「他們都是給媽媽治病的,你不是答應不說的嘛?」
  俊傑大聲道:「媽媽騙人!騙人!我明明看到他們欺負媽媽,治病哪有那樣的,把媽媽弄得直叫,他們還用棍子插媽媽的撒尿的地方,我也要。」
  「那是媽媽的陰戶,你不能摸。」英子急了。
  「我是你媽媽,你要尊重我。」
  俊傑哪裡還管得了那些,還是一個勁兒得嚷嚷:「不,我要摸,我就要摸。」
  英子想:完了,只能敷衍兒子一次了:「媽媽得陰戶腫了,給你摸乳房好不?」
  俊傑:「不好。」
  英子沒法子了:「就這一次哦,摸一會兒,媽媽還要上班。」無奈之下,英子走到兒子的跟前脫了把褲襪腿道屁股以下大腿的根部,俊傑摸了摸媽媽紅腫的陰戶,從身後拿出一個冰袋來貼在了媽媽的陰部,然後跑開了。
  英子突然覺得這是一種解脫,原來兒子並不是想的那種事情,也是啊,才9歲能想什麼?是自己多慮了。但是終究是給俊傑養成了一個不好的習慣,就是以後每天媽媽要出門的時候,俊傑都要撩起媽媽的裙子,或脫掉媽媽的褲子,看看媽媽裡面穿的是什麼,然後摸個夠才行。
  2個月後的一天早上,吃過早飯媽媽送俊傑去學校。爸爸,要晚些時候才去上班。剛走處門口,俊傑的手就伸進媽媽的裙子裡。媽媽趕緊把俊傑的手拿出來,小聲對他說:「等一下,咱們走遠了,別讓爸爸看到。」俊傑象回事兒的是點點頭。
  這時爸爸,開開門:「怎麼還不送他去學校,快去快回。」
  媽媽道:「兒子的鞋子沒穿好。」說完,就領著俊傑走出了家裡的大門,走到一個離家很遠僻靜的胡同的最裡面的一個電線桿子後面,媽媽撩起了裙子。
  俊傑可開心了:「哈哈!媽媽今天沒穿內褲,就穿了開襠的褲襪。」
  媽媽緊忙堵住他的嘴:「小聲兒,別給人聽到。」俊傑開心翻弄著媽媽的陰戶,媽媽卻擔心的四處看著,生怕有人過來。
  「小祖宗,你摸夠了沒?行了……行了,去上學了。」放下裙子就拉著俊傑往公車站走去。

第二章
  放學了,俊傑在學校門口等媽媽來接他回家。時間一分一分的過去,都快5點了,還沒看到媽媽的身影。俊傑想:媽媽可能是又是在加班吧,怎麼沒來接我吶?於是跑到電話亭去給媽媽打電話。嘟嘟……,俊傑急得快要哭了,電話怎麼也打不通。只好一個人坐上公共汽車去媽媽的單位,因為媽媽答應今天帶他去吃麥當勞。
  俊傑到了媽媽的單位,問過門衛得知媽媽還沒有走。就徑直奔向媽媽的辦公室去找媽媽。走到媽媽公司四樓的走廊裡,靜悄悄的,大多數人已經下班回家了。俊傑來到媽媽的辦公室門前,門卻是鎖住的。
  「咚咚……」俊傑敲響了辦公室的門,俊傑只好走到一個走廊的凳子上等著,也許媽媽一會兒就回來了。
  這時門突然開了,出來2個男人,一邊走一邊整理衣服,對屋子裡的人說:「英姐,今天謝謝你,哈哈……你們繼續啊,我看人都走光了,給你門開著門咯……好刺激的。」
  裡面穿來一個女人的聲音嗲生嗲起的聲音:「缺德……快關門。」這不正是媽媽的聲音嘛。也許是俊傑太小,也許是走廊太暗,沒人注意到俊傑的存在。門也竟然沒給關上。
  俊傑,剛好跑進去找媽媽,走到門口卻又站住了,悄悄的走了進去,躲在一個桌子底下:正對門口的辦公桌上,扔著女人的紫色開襠褲襪(不就是早上媽媽穿的)、淡黃色的通明乳罩,和一些衣服,靠最裡面的茶幾圍著4個男人在打牌。媽媽一絲不掛的躺在傍邊的沙發上,雙腿被高高的舉起,正給另一個小平頭兒的男人「治病」。小平頭兒扛著媽媽的雙腿,陽具在媽媽的陰道裡頻繁的進進出出,兩個奶子洩在胸前,地上扔了好幾個用完的避孕套。
  「英姐……怎麼不叫了。」小平頭兒埋怨起來:「剛才還……」
  「沒感覺了都,誰讓你來晚了。」媽媽打斷了他的話:「我都洩了好幾次了,哪裡還又力氣叫。」
  小平頭兒:「那我射在你裡面了。」
  媽媽:「不行!我都流產2次了,都是你們害的。」
  小平頭兒,只要把陽具抽出來,不情願的射在了媽媽的大腿上,提起褲子就走出去了,並且關上了門。
  媽媽右手支撐斜著身子看著一個胖子手裡的牌,腿依舊叉的很開,左手自然的撫摸的胯下的肉丘,俊傑發現媽媽的陰唇比原來黑了許多,肥了許多。
  「你們快點兒啊……我沒去接兒子,他一會兒肯定回來找我的。」
  胖子伸打完最後一張牌,一把把媽媽從沙發上拖過來,抱到旁邊桌子邊上,一把將媽媽按到桌子邊上,「啊……痛……」媽媽叫到。
  胖子:「我還沒開始吶……」
  媽媽:「下身……磕……在桌角上了。」
  胖子低頭一看,媽媽的陰戶剛好被頂在了桌子角上,兩片陰唇被擠到了一側。趕快給媽媽換了個方向,掏出陽具對著媽媽的屁股後面就插了進去,媽媽的乳房被壓在身子下面,靠著冰冷的桌子的玻璃,乳房被擠的變形。
  不知道是不是剛才被桌角擠出了感覺,媽媽開始「噢……哦……嗯」的呻吟起來,淫水兒滋潤下的陽具「噗哧……噗哧……」的進去媽媽的陰道,伴隨著撞擊媽媽屁股的「啪啪……」聲。
  俊傑這是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看媽媽給別人「治病」,胖子很快洩了,然後是眼鏡兒上來,媽媽依然是爬在桌子上呻吟……他們4的接連趴到媽媽身上,很快完成了任務,並把精液射在媽媽的屁股上。就走到一邊去穿衣服,媽媽繼續哼哼唧唧的,把陰戶挪到剛才磕到的她的那個桌角上,用力向前頂了十幾下,然後「啊……」長出一口氣,癱到在桌子上,陰戶抽搐了十幾下,陰精汩汩的冒出來,浸濕了媽媽軟軟細細的陰毛,橫七豎八的貼在陰唇的周圍。
  幾個人像正常下班一樣,對媽媽說:「英姐,現走了,週末愉快。呵呵。」
  媽媽沒有出聲,漫漫直起身子,開始穿衣服,自然自語道:「咿……絲襪吶?一定是給哪個混蛋拿走了,還好有備用的。」
  媽媽轉身從抽屜了拿出一條淡黃色褲襪,俊傑心想唉,這個怎不是開襠的,開襠的我摸起來多方便啊。
  「呀……」媽媽這一驚好像非同小可。
  「裙子吶?」然後就開始到處找裙子,裙子沒找到,卻找到了桌子下面的俊傑。
  這時媽媽的表情更驚訝了:「俊傑……你……什麼時候來的。」
  俊傑撒謊道:「我才來啊,看到媽媽在找裙子,就幫著找桌子下面啊。」眼睛卻死死的盯著媽媽的陰戶。
  媽媽雙腿一夾,用手捂著下身:「不許看,幫媽媽找裙子。」
  俊傑心裡明淨的,找不到了,因為他看到有個男人走的時候拿走了媽媽的裙子和絲襪還有涼鞋,就假裝應付著。
  「媽媽,我們什麼時候走啊,我要吃麥當勞。」
  「等一下啊,乖寶貝。」桂英心裡開始犯愁:「怎麼辦吶?這怎麼回家啊都快7點半了。這種事情絕對不可以讓老公知道的。商店也下班了,要不還可以讓兒子去買。」
  一定要讓老公先睡著,然後我晚點兒回去,才不會露餡兒。想到這裡,桂英拿起電話:「老公啊……我單位有個急診,晚點兒回去,兒子在我這裡,你先睡啊。」放下電話,剩下的就是靠時間,靠到10點才走。
  「媽媽,我餓了,走吧我們。」
  「等一下哦,明天你要什麼媽媽都給你買,今天,你陪媽媽在這裡好不,千萬別和爸爸說,要不媽媽就不要你了,也不讓你摸媽媽了。」
  「好吧。」俊傑撅起嘴巴,好不情願:「那我現在好餓啊,媽媽。」
  桂英對兒子眨了眨眼睛,嘟去嘴巴,笑著哄著兒子:「你不是喜歡摸媽媽下面嘛?媽媽讓你摸到10點鐘好不好?」
  桂英把褲襪退到臀部以下,微微的叉開腿,讓兒子來摸。
  俊傑還是不太情願:「好吧。」畢竟是小孩子,如果現在讓他選擇他會好不猶豫的選麥當勞兒不是和媽媽做這種「遊戲」,因為他更願意手裡摸的是漢堡包而不是媽媽的下身,因為這對一個9歲的孩子來說確實不能算是一種誘惑,俊傑的喜愛完全是模仿大人的一種佔有的慾望,因為媽媽是他的,別人都這樣,他才要這樣。
  終於到了10點,桂英拿開俊傑的手,提上褲襪,領著俊傑打算回家。桂英下身只穿著薄薄的絲襪,腳踏在冰冷的水泥地上,走在昏暗的走廊裡,俊傑緊緊的跟在後面,從後面的的小門兒出了辦公樓,直奔單位的後門。夜晚的涼風嗖嗖的透進桂英的下半身,桂英不時的打個哆嗦,反而清醒了許多。從後面兒悄悄的溜了出來。
  母子2個站在馬路的一個僻靜一點的地方等著有出租車開過來,俊傑被媽媽放到身前起遮擋的作用。一輛車「嘎」的一聲停在他門身邊,媽媽快速的帶著俊傑鑽進車後座對司機說:「長興街89號,快點開。」
  司機的眼神兒都很好,這個也不例外,他清楚的看到了媽媽的下身只穿了褲襪,因為淡黃色的褲襪實在是太紮眼了。
  「您不報警嘛?」司機以為媽媽是被強姦了。
  媽媽立刻明白司機的意思了,就著台階到:「不,太丟人。」並夾緊雙腿。
  司機,車開的很慢,但是路上的車好像並不多。因為司機的眼睛時而不時的通過鏡子往媽媽的下身看。
  終於開到了地方,車子停到一個角落,司機卻說:「如果,您能讓您的孩子先下車到一邊兒去,我將不會對任何人提起今天的事情。」
  媽媽當然,明天他要幹什麼。猶豫了一下,對俊傑說:「你先下車到門口下等媽媽噢。」
  俊傑乖乖的下了車,走到了門口望出租車停的位置。司機從車上下來,鑽進車後座(車門卻關不上了,因為那樣空間不夠)車子開始晃動,司機開始脫媽媽的絲襪,媽媽淡黃色絲襪的雙腿從車裡伸出來,配合司機脫自己的絲襪,先是高高的舉起,放下,絲襪被腿到了腳跟,司機的頭深深的埋在媽媽的雙腿間……然後司機退掉褲子,趴在了媽媽身上,車子晃動的更厲害了……
  司機終於離開了媽媽的身體,媽媽慢慢上褲襪,走出車子,走到家門口,小心翼翼的開了門走了進去。
  看看表,已經快12點了,看到老公睡得正香,趕快匆匆洗過澡,安排俊傑睡下,爬上老公的床。心想:終於逃過一劫。

第三章
  星期日,上午,俊傑在家門口玩兒的時候。
  路口賣肉的李胖子40多歲,樂巔巔兒的跑過來,手裡拎著一個袋子。
  笑嘻嘻的對俊傑說:「小傑,幫叔叔一個忙好嘛?叔叔給你10塊錢。」說著,拿出10塊錢,在手裡晃了晃。
  俊傑嘴巴一咧。
  「什麼忙?」
  李胖子從口袋裡拿出一條肉色的褲襪。
  「你媽媽常穿這個是吧?」
  俊傑:「嗯!」點點頭。
  李胖子:「你拿這個,去換一個你媽媽穿過的,但是還沒洗的來,這10塊錢就是你的了。」
  俊傑納悶兒:他這是幹嘛啊?不管他,反正有錢拿。嘻嘻……
  「好,你等著。」轉身跑回家去了。
  李胖子卻在後面喊著:「記住了,要沒洗的。」
  俊傑頭也不會的跑到家裡,跑到媽媽的髒衣服堆,剛好媽媽剛脫下來一條肉色的褲襪,腳丫的部分有點黑,襠部還有點乾巴巴的東西。
  俊傑偷偷的換掉了就跑去給了李胖子。
  李胖子拿到手裡一看,絲襪襠部的乾巴巴的東西,樂呵呵的把絲襪放到嘴裡聞了聞,轉身就塞到褲襠裡開始套弄。
  於是,李胖子就時而不時的拿一些和媽媽一樣的絲襪和內褲來,讓俊傑拿回去換。
  媽媽從來就沒發現過。
  中秋節了,媽媽說帶俊傑去農村的小姨家。
  俊傑高興極了,因為他特別喜歡到農村去玩兒,因為小姨家後面有條小河,他很喜歡去那裡抓魚。
  俊傑和媽媽到了小姨家已經是晚上7點多了,俊傑想玩兒也只能等到明天了,因為小姨家在修房子。
  小姨對媽媽說:「因為修房子,他們的屋子要幾天後才能住,所以她和姨夫都只能和姨夫的爹擠一個炕。」
  這幾天她和姨夫去鄰居住,讓俊傑和媽媽住家裡。
  那老頭都61歲了,身體卻是很好。
  黑瘦黑瘦的,但是精神矍鑠。
  媽媽面有難色小聲道:「這像什麼啊?我和你老公公住一個炕,你們又都不在。」
  小姨小聲道:「沒關係,總不能讓你們出去住啊?」
  媽媽小聲:「那……」
  小姨小聲:「沒事情,讓俊傑睡中間,晚上睡覺別脫衣服不就得了。」
  媽媽:「早知道,晚幾天來。」
  小姨:「沒事兒,就幾天,我門先走了啊,你們好好休息,明天我們上山去玩兒。」
  9點多了,俊傑死活也不肯挨著陌生人睡,媽媽沒辦法,只好自己睡中間,俊傑和小姨的公爹各睡一邊,媽媽只好穿著衣服和裙子睡,連絲襪都沒脫。
  小姨的公爹也盡量往自己一邊的牆上靠。
  月光皎潔的落在農家的小院兒裡,透過窗戶照射在小屋裡。
  夜更深了,俊傑因為換了環境不習慣,總是睡睡醒醒。
  俊傑朦朦朧朧中突然聽到媽媽「嗯……」的一聲,睜開眼睛一看,媽媽睡的正香,似乎是做夢了。
  只是嘴上多了一塊布,俊傑拿起布塊兒,覺得布有點濕,剛湊到鼻子前一聞,就覺得頭一暈,就過去睡了也丟在了一邊。
  不知道過了多久,俊傑又被一陣悉悉簌簌的聲音弄醒。
  發現媽媽仰面朝上的躺著,布塊兒又回到了媽媽嘴上。
  不同的是,媽媽的衣服已經脫了,乳罩被拉到乳房的下邊,兩隻乳房懶洋洋的躺在胸脯上。
  俊傑藉著皎潔的月光往下看,媽媽的裙子也脫了,只穿著開襠的絲襪和絲內褲。
  一隻雞爪子一樣的手摸媽媽的下身,內褲被撥到一邊,媽媽的陰戶高高的挺在那裡,鬆軟的陰毛藉著皎潔的月光,也看得到。
  俊傑:「媽媽……媽媽……」
  小姨的公爹做在那裡用,空閒的那隻手對著自己的嘴唇做了個噓……的動作。
  「噓……不要說話,你媽媽睡著了,別吵醒她。呵呵,你也吵不醒。」
  俊傑:「老爺爺,你在幹什麼?你也在給媽媽治病?」
  小姨的公爹:「對……對……治病……治病,你別吵啊……」
  俊傑:「你們怎麼都喜歡給媽媽治病啊?」
  小姨的公爹淫笑。
  「噓……這叫做愛,我和你媽媽在做愛,你不要說出去啊!」
  俊傑以疑惑的點點頭心想:為什麼他們都不讓我說出去,連媽媽也曾經這麼囑咐過。原來這叫做愛。
  俊傑用手推了推媽媽:「媽媽……媽媽……你怎麼了,你醒醒啊!」但是媽媽並沒有什麼反應,還是昏睡著。
  小姨的公爹抱起媽媽的一條腿,開始隔著絲襪親媽媽的腳,雙手在媽媽的大腿的不停的揉搓,小姨的公爹的嘴巴順著媽媽的腳到小腿、大腿、直到媽媽的屁股到媽媽胯下的恥丘,媽媽毫無知覺的任憑他擺佈著。
  小姨的公爹瘋狂的親吻著媽媽的屁股和陰戶嘴裡發出「吱吱……」的吮吸的聲音,唾液浸濕了媽媽的陰毛。
  小姨的公爹把頭埋在媽媽的襠胯中拚命的工作著……
  俊傑卻還在一旁推著媽媽。
  「媽媽,醒醒啊!」
  但是仍然沒反應,也沒有出現以前「治病」時候的呻吟,一切全在媽媽什麼都不知道的情況下進行了,媽媽就想一堆肉一樣被翻來覆去。
  小姨的公爹脫掉媽媽的內褲,並把媽媽的褲襪退到小腿以下,擡起媽媽的雙腿蜷到媽媽的胸部,用手按了按媽媽的陰唇,挺出陽具滿意的插了進去,開始做活塞運動,1下,2下,3下……媽媽的身體隨著小姨的公爹的節奏1下,2下……的晃動著,乳房也1下,2下……小姨的公爹「哼……」的一聲,氣喘籲籲的抱著媽媽的屁股不動彈了,然後陽具帶著一股黏液從媽媽的陰道中退出。
  小姨的公爹提好媽媽的褲襪,卻沒有給媽媽穿上內褲,就壓在媽媽身上,抱著媽媽。
  把媽媽翻了個側身,他自己也側身面對著媽媽,將媽媽的一條腿搭在自己的身上,手放在媽媽的屁股上,摟著媽媽睡著了。
  俊傑突然覺得好像有點不對勁兒,但是卻不明白是怎麼回事。(可憐的孩子哦……如果他知道這是在強姦他的媽媽,他會怎麼想吶?)
  「你不要壓著我媽媽,她會難受。」俊傑叫道。
  小姨的公爹:「你叫什麼叫!」拿起媽媽嘴上的那塊布往俊傑嘴上一按,俊傑立刻昏睡過去了。
  等俊傑醒過來的時候,他們的姿勢又變了,媽媽背對著小姨的公爹但是仍然是側著身子,小姨的公爹的一條腿伸進媽媽的雙腿間,陽具好像插在媽媽的屁股裡,手裡捏弄著媽媽的一對肥碩的乳房。
  俊傑怕他的那條破布,就再也沒敢作聲。
  悄悄的看著小姨的公爹把剛才的過程又重複了一次(但這次沒脫媽媽的褲襪,因為媽媽的褲襪是開襠的。),媽媽被小姨的公爹壓在身下分開雙腿,陰道被陽具插入,抽動……退出……完事後,小姨的公爹給媽媽穿內褲、繫好乳罩,穿上衣服和裙子。
  然後,若無其事的睡覺了。
  天亮了,俊傑醒了,媽媽和小姨的公爹也醒了。
  媽媽去了一趟廁所回來後,臉色就有點兒變化。
  對小姨的公爹說:「大叔,您來一下廚房。」
  小姨的公爹臉色有點不好了,畢竟是做了虧心事,心虛。
  俊傑也趕緊跑道廚房門去看:
  媽媽小聲道:「大叔,你昨晚兒,對我做了什麼?」
  小姨的公爹支吾著:「沒、沒什麼啊!怎……麼拉?」
  媽媽小聲道:「這是什麼?」
  媽媽撩起自己的裙子,指著殘留在恥丘和周圍的絲襪上的淫穢物。
  「你睡了我。」
  小姨的公爹支吾著:「我……那……不是……我實在……」撲通一下跪到了媽媽面前,耷拉著腦袋。
  媽媽突然笑了,把手指放道嘴巴上做了噓……不要出聲的動作,俯下身子把嘴巴湊到小姨的公爹的耳邊慢語柔聲道:「今天晚上……不……許……強姦我,等我妹妹他們走了,我讓你睡我。」
  小姨的公爹猛的擡起頭,眼睛瞪的大大的。
  媽媽撇了他一眼小聲道:「還不快起來,我妹妹他們快回來了。」說著,走出廚房剛好看道俊傑,突然有了個想法。
  回頭就問小姨的公爹:「大叔,你現在還行嘛?」小姨的公爹沒有作聲。
  媽媽轉身又對俊傑說:「俊傑去大門口看著,小姨回來了就趕快跑回來告訴媽媽。」
  俊傑點了點頭「嗯」,就往大門口跑去,身後傳來,「光……嘩啦」關門插門的聲音。
  遠遠的看到小姨回來了,俊傑高興叫著的跑回去,拽門:「媽媽,小姨回來了。」裡面傳來悉悉簌簌的穿衣服的聲音。
  「嘎……」門開了,開門的是小姨的公爹。
  「先別開門。」這是媽媽的聲音。
  俊傑哧溜的一下鑽進屋子,媽媽正光著屁股忙著穿褲襪。
  「別進來,出去。」媽媽不高興道。
  俊傑咋了咋舌頭,趕緊又出去了。
  媽媽隨後也出來了,一邊走一邊整理淩亂的頭髮。
  小姨來了,媽媽和小姨的公爹都盡量保持正常的狀態。
  小姨走道媽媽跟前,和媽媽咬了咬耳朵:「和老頭兒睡一起的感覺如何?有沒有做那事兒?」
  媽媽的眼睛瞪的大大的調皮的對小姨說了聲:「亂說什麼?怎麼可能,我掐死你個壞東西。」
  小姨嘻嘻道:「開個玩笑嘛……」
  媽媽故意厲聲道:「這種事情,怎麼亂開玩笑?」
  小姨道:「沒關係,過一陣子我們的屋子就可以住了,你和我住,讓他們3個男的一起住。」
  媽媽嘴裡答應著,其實心裡卻在打算著晚上的事情。
  媽媽和小姨開始準備早飯了,大家吃過早飯打算要去山上溜躂溜躂,小姨家在山上有一篇果園。
  小姨家的果園很大,剛好有熟了的一些蘋果和葡萄,俊傑很少來這種地方,這許多人中最高行的就是他了。
  他發現媽媽也特別高興,中午飯是在果園吃的,吃完飯,小傢夥就和小姨家的表弟又跑到果園附近的一條小河邊去玩兒了。
  不一會兒,媽媽也來了,小河的水很清澈,媽媽看俊傑和表弟在遠一點的地方玩兒,就蹲在一塊石頭,撩起裙子,用手捧河裡的水清晰昨晚被弄髒的陰戶,洗完陰戶便脫下褲襪和內褲,在小河裡洗上面的遺留的淫穢之物,洗好了就晾在河邊被太陽烤熱的大石頭上,自己則躲在一旁沒人能看到的大石頭下等著它們幹了。
  天太熱了,媽媽躺在石頭下一下睡著了。
  迷迷糊糊中,桂英隱約聽到2個孩子在說話,且下身正被什麼東西撥弄著。
  「阿姨,為什麼沒小雞雞?」
  「不知道,我媽媽因為沒小雞雞,經常生病吶!要別人的小雞雞來治病。」
  「那我的能嘛!」
  「不能,我的都不能吶,何況你的……」
  桂英睜開眼睛,卻發現自己的裙子被扯臀部以下,妹妹家的兒子,正用手拔開自己的陰戶,準備將一根小木棍插進去。
  還在說:「這下你媽媽也有小雞雞了。」
  桂英連忙起身推開他,厲聲道:「小東西。你們幹什麼?」
  俊傑一看媽媽生氣了,嚇得扭頭就跑,三兩步跑到河邊撲通一聲跳了進去,表弟則被媽媽脫進旁邊的草叢裡。
  俊傑又回到岸上,跑到草叢邊,卻不敢進去,因為他以為媽媽真的生氣了。
  「嗚嗚嗚……阿姨,我再也不敢了」
  「阿姨問你,你知道你剛才在幹嗎?」
  「不知道……嗚嗚嗚」
  「你別哭,阿姨不打你,也不告訴你媽媽,照阿姨說的做」
  「嗯……嗚……」
  「你的這個叫什麼?」
  「小雞雞。」
  「那,阿姨的這個叫什麼?」
  「不知道。」
  「阿姨的這裡叫……叫……咯咯……叫屄 ,是用來裝你的小雞雞的哦!」
  「嗯……」
  「用力……噢……噢……」
  過了十幾分鐘媽媽拉著表弟從草叢裡走出來了,表弟低著頭好奇的看著自己的小雞雞,並用手撥弄著。
  媽媽手裡拎著裙子,赤裸著下身,陰戶又是黏呼呼的了,胯下的肉丘也裂開了縫隙,看到俊傑:「帶著你弟弟去別處玩兒,以後不許對媽媽做這種事。」
  再次洗淨下身,穿起起晾乾的絲襪和內褲走了。
  俊傑一臉無辜的樣子。
  即使發生了這麼點小的突發事件,還是沒能影響俊傑的心情,因為他實在是高興的很。
  晚上小姨和姨夫帶著表弟還是去鄰居家睡了。
  俊傑假裝很早的就睡著了,不一會兒媽媽也準備睡覺了,不過,今晚媽媽是脫了衣服睡的,媽媽衣服脫的很慢,而且脫的很乾淨,脫的精光,連內褲絲襪都脫了。
  卻沒有鑽進自己的被子,而是鑽進了小姨的公爹的被窩兒,這次他們連燈都沒關。
  他們的被窩裡傳出:「嗯……咯咯……哦……哈……哼……」之類的聲音,被子上下起伏。
  呼啦……一下被子給掀開了,媽媽跨在小姨的公爹的身上,用力的向下做著小姨公爹的陰莖,坐下去、擡起、坐下、擡起……小姨公爹的雙手抓住媽媽的2個乳房瘋狂的揉捏著……過了一會兒,媽媽跪在炕上,屁股朝著小姨公爹,兩個乳房想兩隻大梨子一樣垂下來。
  小姨公爹抱住媽媽的屁股,挺起陰莖從媽媽的後面插入了,媽媽的兩粒大梨子隨著小姨公爹的節奏搖擺,甚是可愛,媽媽雙目緊閉,好像很痛苦的樣子,嘴裡仍然「哼哼唧唧……」叫個不停。
  小姨公爹插一會兒,就抽出來歇一會兒,反反覆覆。
  媽媽終於忍耐不住了,開始自己用手拚命的快速點擊膨脹的陰戶……
  「啊……」媽媽一聲長叫,然後癱在了炕上,陰戶開始出現短暫的抽搐。
  媽媽一動也不動了,小姨公爹卻還是太起媽媽的屁股繼續插入,做他剛才沒有做完的事情……
  俊傑看著看著就睡著了。
  天快亮的時候,俊傑醒來去上廁所,媽媽仍然是一絲不掛的躺在炕上,小姨公爹趴在媽媽的身上,摟著媽媽,兩個人都睡過去了。
  俊傑也只好上了廁所後繼續睡,等到天大亮的時候俊傑再次醒來的時候,他們仍然睡著,只是媽媽的衣服已經穿好了。
  小姨快回來吃早飯的時候,兩個人「正常」起來了。
  俊傑就當作什麼也沒看見,因為如果他看見了,媽媽就會生氣。
  就這樣一連7天,每天晚上俊傑都裝睡,看媽媽和小姨公爹的性交,看到困了就睡覺,然後當作什麼都沒看到,別說還真是個「聰明」的孩子,呵呵。
  小姨的房子已經能住了,小姨說要媽媽去他的房子去睡,媽媽以不打擾他們夫婦為借口,仍住在小姨公爹的屋子裡,並給單位打了電話,說家裡有事情,提前用她的2個星期的年假。

第四章
  這幾天,小姨夫婦要去別的山上的果園看著採摘。
  晚上就住在山上,所以就叫媽媽和俊傑這幾天去他們的房子裡住,看著俊傑的表弟。
  媽媽答應了,等小姨夫婦走了以後,媽媽卻只是讓俊傑去陪著表弟睡覺,並囑咐俊傑除了吃飯的時間過來,其他的時間都要陪表弟玩兒,不要過來了。
  俊傑看媽媽和別人做愛已經習慣了,看不到就覺得少了點兒什麼,雖然他並不懂得什麼,但是畢竟是天性的潛意識的引到所致,就是覺得好看。
  一大早兒,就叫醒表弟,來到小姨家的後院兒,因為前院兒的窗戶用簾子遮擋住了,後院兒就是山坡了,所以沒用窗簾兒。
  窗子有點高,俊傑搬來幾塊磚頭,墊在腳下,頭剛好可以夠到窗口:咿……炕上怎麼又多了1個老頭兒,媽媽正被這個陌生的老頭兒摟在懷裡,白花花的屁股朝著小姨公爹。
  3個人都脫的精光,睡的正酣。
  快7點鐘的時候,小姨公爹醒了,揉揉眼睛,拍了拍媽媽的屁股。
  「大侄女兒,起床了,去做飯吧!」
  媽媽也睜開眼睛,從陌生老頭兒的懷裡掙出來,拿起絲襪要穿衣服,睡意朦朦道:「真是的,要是知道這次住的時間這麼長,就多帶點衣服了,就這麼一身衣服,連換的都沒有。」
  小姨公爹按住了媽媽的手。
  「大侄女兒,待會兒我們去趕集,買幾件給你。」
  說著一把搶過媽媽的絲襪。
  「快去做飯吧!」
  媽媽只好光屁股下了炕,去做飯了。
  2個老頭兒則在炕上,欣賞把玩著媽媽的內衣褲等著吃飯。
  媽媽做好飯,開始放桌子,剛走道炕沿邊兒,陌生老頭兒的手一把就抄到了媽媽的下身,開始把玩兒,還自己打手槍,媽媽馬上坐到炕沿邊兒上,擡起一條腿配合著,身體後仰。
  等老頭兒玩兒夠了,媽媽才起身穿衣服:「大叔,我兒子他們2個要來吃飯了,我得穿衣服了。」
  陌生老頭兒笑著道:「好……好……」
  俊傑蹦下窗台,領著表弟來到了前門,咚咚……的敲門「媽媽開門。」桂英心想:剛穿好衣服,就來了,真巧。
  「俊傑,這是王爺爺。」媽媽指著陌生老頭兒對俊傑說。
  「哦……王爺爺。」俊傑嘟嘟著嘴,心裡卻在罵:老東西,站了我的位置。
  我說媽媽怎麼讓我去和表弟睡和,原來是你個老不死的要和我媽媽睡覺。
  吃過早飯,媽媽說:「你們2個在家玩兒,我們去趕集。」
  俊傑:「不,我也要去,我還沒去過吶!」
  小姨公爹:「就帶著他們吧!反正也不會太礙事,小東西,什麼也不懂的。」
  集市上,有各種各樣兒做買賣的,賣衣服的、賣菜的、賣小玩意兒……
  俊傑心想:不就和超市一樣了嘛?賣東西而已,早知道不來了。
  4個人走在集市裡,看起來就是普通的祖孫3代來逛逛集市。
  小姨公爹買了個面桿,然後對媽媽笑著小聲說了一句什麼話。
  媽媽的臉一下紅了,也小聲道:「在這裡,別說這些。」
  小姨公爹得意的用面桿拍了拍自己的手掌,又去買一個草蓆子、幾根黃瓜、大胡蘿蔔、和一根繩子。
  桂英看到他買的那些東西,心裡好像明白了什麼,有點兒後悔來趕集了,心想:今天回去,還不給這老東西折騰死,必須去買幾個套子,要不會吃不消。
  媽媽買了幾件換穿的絲襪、內褲、胸罩。
  就催促著趕緊回去。
  小姨公爹卻嚷嚷著,還沒買夠吶。
  路過藥店的時候,媽媽去一趟藥店,出來的時候手裡拿著一沓避孕套。
  趕著牛車回去的路上。
  小姨公爹對媽媽說:「大侄女,我有幾個堂弟,也想來和你……」
  媽媽立刻緊張起來小聲責怪道:「孩子都在這兒吶,亂說什麼?」
  小姨公爹:「嘿……他們懂什麼?」
  媽媽嗔怪道:「算了吧……大叔……,你又想讓其他的老頭兒來肏(操)我,你好收錢。 」
  小姨公爹:「什麼叫又想?」
  媽媽:「早上,那個老頭兒給了50元錢,我都看到了,哼……沒揭穿你罷了,你還說是你小兒子的嶽父。」
  「大侄女……話是沒錯,可你也沒吃虧啊,你還不是叫的歡的很。」
  媽媽:「你……算了,不和你說了,反正我不陪他們睡,我又不是妓女。」
  「可是,他們已經在家裡等著啦……我答應了的,我求求你,要不他們就會到處宣言我的。」
  媽媽嘴角翹了翹:「那……就一次,回去,你看著門,別讓別人進來,完事兒讓他們快走。」
  小姨公爹:「好、好。」
  下午1點多才回到小姨家,俊傑看到果然院子裡已經有5個老頭在等了,一看他們4個人回來了。
  眼睛卻死盯著媽媽打量著。
  媽媽去了一次廁所,出來的時候,卻已經換上了剛剛在市場買的肉色褲襪,便宜貨。
  對小姨公爹說:「把孩子弄走。」
  小姨公爹點點頭:「你進去,我就弄走他們。」
  他們短說了幾句話之後,5個老頭給了小姨公爹一沓錢,拿過小姨公爹買的所有的大胡蘿蔔然後把媽媽領進了屋子。
  小姨公爹把著門,卻沒有把俊傑他們弄走的意思,只是不讓俊傑進去,一邊點錢,一邊笑。
  屋子裡面傳來「撲滋……撲滋……」的聲音,接著幾個老頭兒,吵鬧大笑聲,中間夾雜著媽媽的「嗯……嗯……嗯……」長短不一的聲音,持續、持續、再持續……
  大約過了40多分鐘,突然傳出媽媽大聲的哀求聲:「啊……不要……不要哇……求你……」
  「啊……大叔……快來救我……快啊……啊……啊……」聲音近乎是哀嚎。
  然後是短促的「啊……啊……啊……」聲音的節奏感很強,但聲音依然很大……
  「啊……嗯……」媽媽的聲音終於變得漸漸衰弱了冗長,然後沒動靜了,只有老頭兒們的掙搶聲了。
  「我來。」
  「該我了。」。
  「我先。」
  俊傑很想進去,卻被小姨公爹死死的按在身邊。
  過了一會兒,又有了媽媽的「嗯……嗯……啊……啊……」的聲音,然後突然變大,接著變得衰弱冗長。
  如此過程反反覆覆……
  快4點鐘了,幾個老頭終於出來了,俊傑第一時間衝進去:媽媽陽面朝天的躺在炕上,絲襪被撕的破破爛爛,薄薄的內褲挑戰似的掛在燈罩上,兩隻乳房軟軟的塌在胸前,上面竟然有幾個牙齒印。
  整個下半身都黏呼呼的,陰戶又紅又腫,陰道裡插著兩根胡蘿蔔,屁眼兒裡也插著一根,簡直是慘不忍睹。
  小姨公爹上炕去,「噗……噗……噗」幾下拔出插在媽媽隱私部位的胡蘿蔔,喚醒媽媽。
  媽媽醒來,用眼睛白了小姨公爹一眼,剛想起身下地,卻「哎喲……」一聲,又倒了。
  然後勉強的下了地穿上外衣裙子,踉踉蹌蹌的,雙腿有點邁不開。
  「走,俊傑去你小姨的房子。」俊傑攙扶著媽媽到了小姨的屋子。
  這天晚上,媽媽第一次住在了小姨的房子,沒住在小姨公爹的房子裡。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