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3083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叫我惡魔
高級會員 | 2016-10-8 12:11:21

陳子文是一個中學四年級學生,他生於一個小康之家,父親陳彬四十八歲,
是一個地盤管工,亦是家中經濟唯一支柱,母親蔡娟四十三歲,屬於一個典型的
家庭主婦,每天生活千篇一律,朝早住菜市場購買菜餚預備晚餐之用,下午料理
家務,傍晚在廚房中為晚膳忙碌,晚上吃完飯,洗過碗碟後,便坐在沙發上看電
視,大約晚上十一點左右便沐浴睡覺。

  陳子文還有一個妹妹,年齡少他三歲,正在學校唸中一課程,她的名字叫雯
雯。由於隻是一個十三歲的小妮子,思想性格還非常的單純,平時除了溫習功課
外,就最愛看漫畫書和遊泳。可能由於自少活潑好動,雯雯身體發育比平常女孩
來得早熟,兩年前胸脯已高高隆起,豐滿成熟程度更勝許多成年女性,或者雯雯
的身材或多或小受遺傳因子影響,事實上母親蔡娟亦擁有一雙豐腴大乳,隻是歲
月催人,蔡娟的雙乳現在像洩了氣的氣球一樣,軟軟掛在她的胸前,不複當年之
美。

  雯雯除了擁有一雙豐腴乳房外,她的樣貌亦屬娟好,湯碗的臉蛋不時流露出
少女的稚氣。平時,雯雯最愛和哥哥子文玩耍,兩人經常拿著枕頭互想追打,在
追逐過程中,不時大聲嘻笑,母親蔡娟性格溫純,從不阻止孩子的遊戲,但隻要
一到晚上,父親陳彬回家後,子文和雯雯便會噤若寒蟬。因為陳彬是一個嚴肅的
父親,從少管教甚嚴,隻要兩人犯了一點小錯,父親的臉色便會變得鐵青,令人
不寒而慄。

  隨著青春期的來臨,陳子文便非常煩惱,他像一般年青人一樣,開始對女性
的胴體感覺興趣,當在街上看見一些衣著較為性感的女孩時,身體便會有一團火
在體內焚燒,令他感覺非常難受。每次當子文有這種慾火燃燒感覺時,他都會躲
在房中,從褲子中掏出早已興奮膨脹的陽具出來,用手上下快促地套弄,直到陽
具低不住磨擦的興奮噴出精液為止,射精時的快感和洩精後那種暢快疲累滋味,
令子文瘋狂沈迷於自瀆的行為中。

  由於父親管教甚嚴,子文從不敢購買色情雜誌和A片回家欣賞,幸好子文身
邊的損友還不少,其中尤以肥明更甚,肥明可算是一個小小色情狂,家中收藏了
許多沒馬賽克的性交影片。子文經常在肥明家中觀賞,每次看完回家後,子文便
會急不及待關上房門,勞煩自己的手掌來釋放慾念。

  不知是否看得淫蕩影片太多,子文想看真實女性胴體的慾望越來越濃烈,但
是苦於他「其貌不揚」,身邊還沒有親密異性朋友出現,要實踐這個願望便隻能
落在和她最好感情的妹妹身上。

  看著雯雯從一個瘦小的黃毛丫頭,逐漸發育成一個亭亭玉立的少女,小饅頭
似的乳房脫胎成大包包,子文便有一個衝動想一看妹妹飽滿的乳房盧山,尤其每
當妹妹穿上校服時,這種慾念就更加熾烈,雯雯的校服是淺藍色的連身旗袍,飽
滿的身軀在貼身的校包裹下,玲瓏浮突,呼之慾出。

  雯雯和子文仍然樂此不疲的玩著互相用枕頭追打的遊戲,但子文已不熱衷打
不打著雯雯,他隻是藉著追打中尋找機會觸摸雯雯的身體,當手臂有意無意中觸
碰到妹妹的胸脯時,雖然隔著乳罩和衣服,但那種軟綿綿的感覺,已令子文樂上
半天,如果不是媽媽在家,子文真想伸進妹妹衣服內摸個痛快。

  純潔天真的雯雯當然不知道子文佔她便宜的意圖,隻是每次當子文揩碰到她
雙乳時,女性的本能讓她有一種不安的感覺。

  「哥哥,不玩了,你欺負人。」雯雯粉臉通紅嚷。

  「沒有喔,你要打我,我站在這裡讓你用枕頭任打吧!」

  「啍,打死你……」雯雯嘟起小咀用力的揮動枕頭拍打子文。

  「痛喔……妹妹,饒命,哥哥投降唷……」子文假裝可憐兮兮求饒。

  看見哥哥被自己打得求饒的樣子,雯雯忍不住嗤嗤的笑了出來,渾忘了剛才
被觸碰胸部那種不安的感覺。

  「不要玩了,等會兒爸爸回來見了準要罵你們,雯雯,來幫媽媽摘了這一堆
荷蘭豆的根子,今晚有你們最喜愛吃的荷蘭豆炒牛肉。」蔡娟手拿著一包荷蘭豆
從廚房出來道。

  「好哇!我最喜歡吃荷蘭豆,媽媽你真好。」雯雯開心嚷。

  自從中午觸碰了妹妹豐腴的乳房後,那種快美感覺令子文戀戀不捨,初次接
觸女孩子禁地那種刺激,令子文晚上自瀆了三次,平時每當洩精後,子文總會沈
沈睡去,但今天晚上情況特別不同。雖然前後已洩精三次,但身體卻毫無倦意,
慾念仍然充斥著身體每一細胞,對妹妹身體的好奇慾望燃燒至沸點。

  子文知道雯雯有一個習慣,就是平常人都會在晚上沐浴,但雯雯最愛在早上
起床後沐浴,由於雯雯喜歡空氣流通,所以浴室的窗戶隻是半閉,浴室隔壁是廚
房,隻要他坐在廚房的窗檯上,將身子鑽出窗外,便會從半閉的窗子縫隙空間,
完全看見浴室的情況。

  偷窺這個念頭其實很早前已在子文腦海浮現過,但因為當中涉及一些潛在危
險,所以子文一直沒膽嘗試,首先早上父親雖然已離家上班,但媽媽還留在家,
隻要媽媽進入廚房,便會發現他的獸行,後果非常嚴重。還有,雖然他居住的大
廈對面沒有建築物,但距離二百米處還是有兩幢大樓,雖然相距很遠,但還是有
被大樓居民看見的風險。

  但隻要他甘冒這一個險,他便可以盡覽浴室內的情況,妹妹在浴室沐浴時必
然一絲不掛,期待已久的妹妹胴體,將會讓他一覽無遺。那雙令他著迷的乳房究
竟是何等豐滿?乳暈和乳頭的形狀是何等模樣?顔色是不是粉紅色?還有雙腿之
間的三角地帶是什麼風光,萋萋芳草?寸草不生?還是亂草叢生?還有裂縫下的
小屄!

  慾念和理智不停在子文腦中交纏著……

                (二)

  經過了一整夜的思想鬥爭,慾念戰勝了理智,當晨曦的陽光透過窗戶照進床
前,子文的心跳不期然加快起來。

  他將房門悄悄推開了一線,透過縫隙望出廳外監視。如平日一樣,父親是第
一個起床的人,他漱洗過後,便拿起公事包離家外出。聽見大門關上的聲音,子
文的心更加咚咚咚的跳個不停,確定父親離開後,他連忙走至浴室,將緊閉的鋁
窗打開了一半,然後返回自己的睡房,忐忑的等待雯雯起床。

  「媽媽千萬不要起床唷!」子文心裡暗暗祈禱。

  等待的時間總是像龜爬行般慢,子文盼了許久才看見帶著惺忪睡眼的妹妹從
睡房出來。待見雯雯進入浴室後,子文迅速走出廳外,他先住父母的睡房門前,
將耳朵緊貼在房門凝聽。

  「真好,媽媽還在睡覺!」沒聽見任何聲音,子文心內大喜,他心情緊張地
跑進廚房,躡手躡腳坐上窗檯上,濃濃的犯罪興奮感覺令子文忘掉恐懼,他深呼
吸了一下後,便將半個身軀越出廚房窗外,偷窺隔鄰浴室情況,由於浴室窗戶半
閉,子文完全看得見浴室內的一切。

  雯雯正在將牙膏醮在牙刷上,準備漱口,子文看見正本戲還未上映,連忙將
身體縮回窗內,神經質地向後望著廚房門口,心恐媽媽突然出現。

  良久沒有任何動靜,子文心焦地再次將半個身體越出窗外,他看見妹妹已經
漱口完畢,正在戴上透明碎花浴帽在頭上,子文喉部不自覺顫動起來,頻頻吞嚥
唾液。當戴上浴帽後,雯雯雙手握著米黃色小丸子圖案睡袍下襬,迅速地將睡袍
向上掀起,當連身睡袍脫離雯雯身軀後,子文的心臟像失控般劇烈跳動著,他貪
婪的目光凝固在妹妹半裸的身體上,隻見雯雯一雙豐滿乳房被白色乳罩承托著,
一道深深乳溝誘惑迷人,隨著雯雯解開背後的乳罩扣子,一對飽滿富彈力的乳房
暴露在空氣中,兩粒淺粉紅色的乳頭傲立在乳房中央。

  雯雯並沒察覺正被自己的哥哥偷窺出浴,他如往常般將淺藍色內衭脫掉,一
絲不掛地拿起花灑沐浴,涼快的水柱噴在身體的感覺非常恣意,雯雯精神抖擻,
殘餘的睡意洗卻一空,這是雯雯喜歡早上浴沐的最大原因。

  看見了~~終於看見了~~妹妹的裸體真漂亮,真迷人,子文目不轉晴地瞪
著妹妹裸露的身軀。天!十三歲的小女孩怎會長有一雙如此成熟的乳房,子文看
過不少日本A片,許多知名女優的乳房亦沒有妹妹的豐滿,記憶中麻生早苗雙乳
的形狀大小和妹妹差不多,但妹妹還是傲立迎風,比起早苗的微軟欲墜,真有天
壤之別。

  當看見雯雯兩腿之間飽滿的處女地時,子文恨不得從短衭內搊出早已充血膨
漲的陽具出來,痛快地打手槍發洩熊熊慾火。雯雯的陰阜非常飽滿多肉,早熟的
妹妹下體已長出一小撮的陰毛,柔順地鋪在陰戶之上,當看見花灑的水順著妹妹
陰毛流落地下時,子文的心臟差點兒負荷不了。

  慾火正熊熊的在子文體內焚燒,他忘形地享受著偷窺妹妹身體的興奮,已渾
忘了可能被人發現罪行的危險!子文完全不知道,在距離他家遠處的大樓某單位
內,有一個四十多歲的男子,正拿著一個四十五倍的望遠鏡看著他……

                (三)

  劉銘是一個好色男人,他的職業是人民入境事處職員,負責檢查從內地回港
旅客行李,因工作利便,每當他下班時,便會順道往內地尋歡作樂,深圳許多發
廊和夜總會他都是熟客,但上得山多終遇虎,有一次他在髮廊內和一個四川妹子
親熱時,恰巧碰上公安檢查,結果給逮捕,除了被判罰一萬塊錢人民幣外,還被
判處監禁七天。

  在派出所坐牢出來後,劉銘的生活便產生了巨大的轉變,和他相依十多載的
妻子,不能忍受他在外拈花惹草的事實,毅然和他離婚,由於他尋歡被捕,嚴重
違反了公務員之行為守則,結果被人民入境事務處革職。

  面對感情和事業的重大挫敗,四十三歲的劉銘險些兒崩潰下來,他變賣了早
年和妻子聯名購買的房屋,獨自一人租住了一間套房生活。

  這間套房面積很少,擺下了一張單人床後已沒剩餘多少活動空間,但劉銘喜
歡這間房子有窗,至少將窗戶打開,還可呼吸到新鮮的空氣。

  失去了工作,劉銘隻靠賣屋錢維持生活,他已經不能像以前般風花雪月,流
連銷金窩,但好色貪淫性格還在,他隻好偶爾住售賣舊書攤檔,購買一些過期色
情雜誌觀賞洩慾。

  一個炎熱的夏夜,氣溫實在太酷熱了,劉銘雖然將窗戶全打開,但還是給熱
得進不了睡鄉,他行到窗前透涼,雙眼無聊地望出窗外,竟然給他看到了在遠處
沐浴中的蔡娟。

  由於居住大廈對面沒有任何建築物,蔡娟和雯雯一樣從沒想過會給人偷窺,
為了空氣流通,她們沐浴時都喜歡將浴室窗戶輕微蔽開。

  由於距離實在太遠,劉銘隻能看到一個赤裸的軀體在浴室活動,至於樣貌、
身材,是男抑或是女,劉銘根本不能看得真,他雙眼睜得大大,好想分辨究竟是
男還是女。

  「是女的喔!」劉銘凝神注視了許久,終於給他憑蔡娟的長發確定性別,一
團慾火隨即從丹田湧往大腦,褲襠內的雞巴迅即充血翹起,偷窺的感官刺激讓他
獲得久違了的性興奮。

  雖然根本沒法瞧得清清楚楚,但劉銘的大腦已自行構想了一幕幕裸女出浴的
圖像出來,他伸手進短褲內,自行用手上下套弄興奮勃起的陽具,受到大腦的性
幻想和自瀆的召集,精子紛紛住輸精管中報到。

  「呀……」隨著劉銘從喉嚨拼出的一聲呻吟,數以億計的精子混和了稠濃的
液體,從輸精管內激射而出……

  自從晚上嚐到了偷窺的興奮,第二天劉銘便購買了一個四十五倍的望遠鏡回
家,他拿起望遠鏡朝昨晚的浴室望去,「哇~呀~」透過望遠鏡,浴室的情況竟
然如在眼前,影像清清楚楚,劉銘心內大喜,今後不愁沒節目,晚晚有良家婦女
脫衣給他看,真是他媽的爽!爽!爽!

  未到晚上八點,劉銘將房內電燈關上,急不及待拿起望遠鏡偷窺。

  浴室內空無一人,這家人原來正在客廳吃晚飯,兩男兩女,看來是夫妻和一
對兒女,男戶主身型廋削,皮膚黝黑,一臉嚴肅,女戶主長發披肩,身段適中,
雖是中年女性,臉容猶帶俏麗,劉銘看見她,不期然想起已和她離婚的家宜,同
是家庭主婦,但家宜自三十歲後,身軀便開始臃腫發福,令他對妻子的身體失去
了興趣,才有北上尋歡行動,如果妻子能像這中年女子身段保養得如斯美好,可
能他便不會經此一劫了。

  當看見戶主小女兒的樣貌時,劉銘的心跳不期然地加快起來,這美眉一臉稚
氣,兩隻大眼晴水汪汪像會說話似的,而兩母女的胸脯都是高高鼓起的,誘惑迷
人。

  「老子真有豔福,兩母女都擁有一對大奶奶,尤其是女兒就更加青春俏麗,
看來昨天瞧見的是她娘親,這小女娃短短直髮,不會是她,嘿嘿,但等一會她還
不是自動脫衣給老子看,這麼小年紀的女孩裸體還是第一次瞧,還有她娘親,昨
晚未能瞧得清清楚楚,今晚可要好好看個夠。」

  劉銘耐心等待,但這家人吃過晚飯後,便坐在沙發看電視,大約十點多,男
戶主才往浴室沐浴,雖然他都是沒閉上浴室窗戶,但劉銘可沒絲毫興趣偷窺他出
浴。

  直到晚上十一時,女戶主離開沙發,手拿一團衣服走進浴室,劉銘的心開始
緊張起來,咚咚狂跳,雖然在風月場所打滾了這麼久,見盡幾多年青貌美女孩裸
體,但這主婦的身體並不是用金錢可以讓她脫衣裳,她的裸體應該隻有他丈夫才
可以看,現在他那可以偷窺得見,心理上就有侵佔了別人妻子的自豪感覺。

  「脫吧,快脫給老子看,讓老子瞧你這雙大奶子的形狀。」劉銘脫掉褲子,
左手握著蕩熱的陽具套弄,右手拿著望遠鏡偷窺人妻沐浴。

  蔡娟自然不知道正被人偷窺,她經過一輪寬衣解帶後,便成了赤條條,透過
望遠鏡,劉銘可以清楚看見蔡娟的裸體,隻見蔡娟兩團肉球已敵不過地心吸力,
略呈軟垂,乳暈較一般女性圓大,下體的恥毛濃密地鋪滿陰戶。

  一覽無遺人妻赤裸身體那種興奮刺激,令劉銘樂不可支,自瀆的手套弄速度
更加頻密,蔡娟還沒有沐浴完畢,劉銘已忍不住洩了精出來。

  雖然發洩了慾火,但劉銘還是目不轉睛偷窺這家人的情況,他心裡極渴望看
見雯雯的裸體,但任他守候至午夜兩點,依然見不著雯雯沐浴,他隻有帶著失望
的心情進夢。

  當然劉銘後來亦發現了雯雯喜歡早上沐浴的習慣,自此以後,劉銘身體的色
情鬧鍾便會定時弄醒他,他便會風雨不改站在窗前看「早場美眉沐浴秀」。

  雯雯青春豐滿的身體是多麼誘惑動人,劉銘偷窺次數越多,想品嚐這小天鵝
的慾望就更強烈。

  今天竟讓他瞧見哥哥偷窺妹妹沐浴罪行,一個邪惡想法在劉銘腦海浮現……

                (四)

  看見哥哥偷窺妹妹沐浴的罪行後,一個淫邪的思想不停在劉銘腦海湧現……

  假如他以此威脅這兩兄妹,說不定可以姦淫這活潑可愛的小女娃,想到可以
兩手搓揉雪白豐腴乳房,陽具插入未經人道的嫩穴,劉銘隻感到軀體發熱,下體
有一股要做愛的衝動。

  劉銘匆忙披上外衣,離家外出。小女孩沐浴完畢,便要往學校上學,他要趕
在她回學校前,恐嚇她就範!

  劉銘一口氣跑至小女孩居住的大廈門前,清晨的空氣特別清涼,偶有幾陣寒
風輕拂,涼風將劉銘體內熊熊慾火吹熄了一半,適才被慾念支配的腦袋,亦漸漸
清醒起來,他開始想到後果……

  「偷窺隻是她哥哥幹的,我又無憑無證,妹妹未必會給我要脅成功,假如她
反咬我一口,老子那時豈不是白鱔上沙灘……」回想起在深圳被監禁的苦日子,
劉銘仍心有餘悸,恐懼將慾火完全澆熄,他決定打退堂鼓。

  劉銘正擬離去之際,雯雯適在此時掮著書包從家中下來,望見小女孩婀娜多
姿的身段,兩團豐腴乳球在校服旗袍包裹下,格外誘惑,他真有豁出去賭他一手
的衝動,要脅成功便美人在抱,大欲得償,反之,可能啷噹入獄,苦不堪言!

  劉銘心底快速思量了一會,隻覺勝算不高,於是,他隻得悻悻然目送淺藍色
的背影逐漸消失。

  自從偷窺得見妹妹赤裸裸的身體後,子文便迷失了方向,墮入了情慾孽網而
不自知,他每天樂此不疲享受偷窺之樂,每次偷窺完後,他便會即時返回房中,
以手自瀆發洩慾念。

  雖然對妹妹的肉體越來越戀棧,但子文卻不敢造次,隻要一想起父親陳彬嚴
肅的臉容,色膽都變得細小起來。

  不苟言笑,管教嚴厲的父親,子文和雯雯一直非常敬畏。

  今天全家進晚餐時,平時很少說話的陳彬特然對子文說:「子文,我正接洽
一宗龐大工程,明天要往東莞開會,可能要一個星期才回家,你是男孩子,我不
在家的時候,你要照顧媽媽和妹妹,不要偷懶,知道嗎?」

  「爸爸,你放心,我會照顧妹妹和媽媽。」子文唯唯諾諾應道。

  子文和雯雯相對一笑,兩人的眼神都彷彿在笑說:「好哇,放大假了!」

  由於父親乘朝早十一時開車的直通巴士往東莞,所以早上還留在家,子文今
天沒有偷窺雯雯沐浴,習慣了每天看完妹妹赤裸豐滿肉體才上學的他,有一點若
有所失的感覺。

  下午放學後,子文第一時間回家,他原想趁今天父親不在家,和雯雯痛快玩
一次互相用枕頭追打遊戲,藉機會觸碰妹妹的乳房。

  誰知家中空無一人,平日早他一小時放學的妹妹還未回家,媽媽可能留連街
外購物未返。

  子文略感失望,他百無聊賴地躺在床上,右手伸進褲子內捋著半硬的陽具,
腦海則在回憶妹妹肉體,當想到妹妹飽滿的陰阜模樣,他就幻想雯雯裂縫下的屄
口,雖然已偷窺了妹妹沐浴十數次,但這個女性最神秘迷人的地方,始終未能一
覽肉洞。

  正當子文抵受不住快意要射精時,電話玲聲在客廳響起。

  「唏,找誰?」子文跑出客廳,拿起話筒道。

  「我找陳雯雯的家人,我是美麗化妝品公司的經理,陳雯雯剛才在我們店舖
偷竊了三支唇膏,現在被我們當場擒獲,我想找他的父母來我們公司商討情況,
不然我們便會將他交給警察查辦,你是陳雯雯的什麼人?」話筒另一端傳來一把
中年女性聲音。

  「我是她的哥哥,爸媽都不在家,我可不可以來你們的店舖商談?」子文大
吃一驚,平時俏皮可愛的雯雯怎會偷竊唇膏?!

  「好吧,但你記著要帶錢來。」

  子文擱下電話筒,連忙換上衣服,拿起辛苦儲了年多的千多元,趕住美麗化
妝品公司營救妹妹。

  不知幾經辛苦求情和賠償了一千元,美麗化妝品公司才願意不將雯雯送官究
治。

  陪伴著哭成淚人的雯雯回家,一路上,雯雯不斷哭泣,臉孔因驚惶而顯得蒼
白。

  幸好蔡娟還沒回家,否則看見雯雯哭哭啼啼的樣子,定必追問原因,子文將
雯雯帶進自己的房間,然後取出紙巾,為妹妹輕拭淚眼。

  「哥哥,對不起……,那些唇膏不是我偷的,是瑪莉和小娟俏俏放進我的書
包,鳴……她們邀約我逛公司,我見爸爸去了東莞,便應允她們,誰知她們利用
我,當化妝品公司職員要搜查我的書包時,她們竟然丟下我逃跑去了,我恨死她
們……哇哇……」

  「雯雯,不要哭,沒事了。」子文大著膽子將淚漣漣的妹妹緊擁在懷內,一
個溫暖柔軟的胴體擁在懷中的感覺非常甜蜜,淡淡的幽香從雯雯身上傳來,刺激
起子文身上的慾念,他隔著校服輕掃雯雯的背部。

  正在傷心的雯雯,並沒對哥哥的親密擁抱有所戒心,但當子文顫抖的手嘗試
解開她背後的拉鏈時,雯雯少女本能從子文懷內掙脫開來。

  「哥……你……」雯雯粉臉緋紅道。

  「來,給哥哥抱抱。」子文感覺丹田有一道慾火升起,迅速蔓延全身,他急
不及待想將雯雯重新擁在懷中,但雯雯驚惶地閃避,子文始終抱不著她。

  「啍!待爸爸回來,我將你偷唇膏的事情說給他知。」子文老羞成惱,恐嚇
道。

  「哥哥,不要說給爸媽知道,爸爸知道會打死我的……」雯雯可憐兮兮道。

  「隻要雯雯聽話,哥哥不會將今天發生的事說給爸媽聽。」子文再次將雯雯
擁在懷內,妹妹沒反抗任由哥哥將她擁在懷抱,子文心內大喜,他知道雯雯已屈
服他的威嚇中,他再無顧慮,放恣的手開始解開妹妹旗袍背後的拉鏈,當拉鏈脫
至腰部盡頭,子文的手已伸進校服內,越過白色內衣,隔著胸罩觸摸妹妹豐腴的
乳房。

  「摸到了,我終於摸到女姓乳房,妹妹的乳房真滑膩,真大,真結實,乳頭
很大顆。」子文的手插進乳杯,直接觸摸整個乳房,子文感覺從沒嚐過的興奮刺
激,他的心呯呯然狂跳。

  雯雯無助的任由哥哥雙手玩弄著自己豐腴胸脯,陣陣麻癢酥軟感覺從雙乳傳
來,尤其哥哥用兩根手指夾著乳頭搓玩,雯雯感覺自己的乳頭竟然硬崩崩膨漲翹
起來。

  一陣鑰匙撞擊門鎖聲驚醒了雯雯,她將子文推開,慌亂地將拉鏈重新拉好。

  「媽媽回來了……你應允了我不將今天的事情說給她知道!」雯雯像犯了大
錯的孩子,惶恐道。

  「你放心,我不會說給爸媽知道,今晚媽媽睡了,你來我房……」

  「不理睬你……」雯雯兩頰通紅,一溜煙跑回自己的房中。

               (五、完)

  飯桌上,雯雯默默地將飯扒進口,臉色略帶一絲蒼白,蔡娟的注意力被電視
的肥皂劇吸引著,沒有察覺女兒異樣的神態。

  喜悅的情緒充斥著子文身內每一個細胞,他的眼神不時停在默默無語的妹妹
身上,雯雯真是一個美人胚子,一綹烏黑短髮溫純地散落在脖子上,兩隻懂說話
的大眼晴,偶爾流露出楚楚眼神,令平素活潑可愛的妹妹,今天加添了一絲我見
猶憐的動人神韻。

  感受到子文灼熱眼神的巡禮,雯雯不安情緒不期然加深起來,她隻感到心兒
咚咚地跳個不停,中午被哥哥伸手進衣服內搓揉胸脯的感覺猶在,那種麻麻癢癢
滋味是她從沒感受過的,雖是七分驚惶,卻有三分歡愉味道。

  十三歲的雯雯幾曾經曆過男女情事,今天哥哥對她的行為,已令她感覺非常
羞澀,但哥哥似乎並不滿足,反而得寸進尺,更要求自己今晚進他的房間,若果
不順從哥哥意願,他將今天化妝品公司發生的事情說出來,爸爸一定大發雷霆,
一想到父親發惡的樣子,雯雯身子不自禁寒慄起來,但答允了哥哥要求後,究竟
會發生什麼事情……?

  混亂的思緒衝擊著雯雯小小腦袋,她真後悔今天應允了壞同學的邀約,如果
不是給她們出賣,她就不會陷入這進退兩難地步。

  吃完飯,洗過碗碟,雯雯獨個兒走進自己房間,她躺在睡床上反覆思量,最
後還是平時子文和她比較親近,她心想哥哥不會太過份吧,還是答應哥哥的要求
來得容易。

  「不知哥哥他會做什麼?他會不會將我的衣服全脫去喔?真羞人……」雯雯
開始惴測稍後將會發生的情況,小小心靈除了不安感覺外,竟隱隱有一絲好奇欲
試意願,出於少女天生愛美心態,雯雯從衣櫃取出睡袍,內褲,便往浴室沐浴。

  「雯雯,你不是早上才洗澡嗎?」正在沙發看電視的蔡娟好奇問。

  「今天有體育堂,出了一身大汗,所以要洗澡才睡得好。」雯雯支吾地回應
母親後,便急步跑進浴室內。

  蔡娟並未生疑,她將注意力重新返回電視機上。

  子文看見妹妹晚上去沐浴,心內大喜,妹妹的行徑正好表示她答應了他的要
求,隻要再過兩三個小時,一直夢寐以求的心願便可達成,怎不教他雀躍不已。

  等待的時間總是過得特別慢,子文焦慮地盼望深夜來臨,隻要母親睡熟了,
他就可以為所欲為,恣意享受妹妹完美無瑕的肉體,他可以盡情撫摸妹妹身體每
一處地方,還可以近距離觀賞雯雯的肉體,想到可以將妹妹雙腿分開,掰開兩片
緊閉陰唇的情況,子文的屌失控地翹起來。

  好不容易,終於盼到蔡娟進入睡房睡覺,子文的心開始緊張起來,他看了看
坐在沙發上的妹妹,隻見雯雯低垂頭子,臉帶紅暈,兩手無意識的揉搓著睡袍花
邊,籍此舒緩忐忑不安情緒。

  「妹妹,我們進房唷。」子文來到雯雯身邊,喜悅道。

  雯雯白了哥哥一眼,半推半就的給子文帶到房中,當兩人坐在床沿上時,子
文已急不及待擁抱著妹妹的纖腰,右手迅速地伸向妹妹豐腴的胸脯,滿滿地握著
左邊乳房狎玩,啊!妹妹竟然沒有戴上乳罩,子文隔著薄紗睡袍,恣意搓揉渾圓
富彈力的妹妹乳球。

  乳房給哥哥忘形的抓扭,狎玩,陣陣騷癢麻美感覺令雯雯渾身無力,任人擺
布。

  「雯雯,你睡在床上。」子文輕輕將軟弱無力的妹妹推倒在睡床上,雯雯用
兩隻手掌掩著眼晴,嬌羞道:「哥哥,關燈!」

  「不用關上燈,沒人看得見的。」子文為了能夠徹底地看清楚妹妹迷人的身
體,所以拒絕關上電燈。

  躺在床上的雯雯,猶如女神般美麗,青春嬌嫩的肌膚在燈光映照下,顯得特
別白皙,令子文愛不釋手,他將妹妹的輕紗睡袍掀至脖子,隨著睡袍掀起,雯雯
頓成半裸,一雙粉搓玉砌的乳房赤裸裸暴露在空氣中,子文從沒有如此近距離觀
賞妹妹的乳房,平時偷窺都是偷偷摸摸,幾曾有如此機會看得一清二楚,妹妹的
乳房傲立渾圓,兩顆淺粉紅色的乳頭很大顆,就像櫻桃般嬌豔。

  在淺藍色綿質內褲保護下,雯雯的三角地帶飽滿賁起,就如一個小肉阜,誘
惑迷人,子文已急不及待要看妹妹的處女屄,他手顫顫地將雯雯三角褲往下腿。

  「不要……」感覺哥哥要脫去自己僅有蔽體的內褲,雯雯嬌羞地低嚷抗議,
當感覺內褲被哥哥蠻力扯離身體時,雯雯的皮膚不禁哆嗦起來,啊!多羞人,自
己正全身赤裸地給異性任意觀賞,而這個男子還是自己的胞兄,雯雯感覺自己的
臉非常蕩熱。

  已無瑕理會赤霞滿面的雯雯,子文正忙於撫摸和觀看妹妹賁起的下體,隻見
雯雯將雙腿緊緊的夾在一起,恥阜表面長了一小撮陰毛,柔順的鋪在肉戶上,子
文貪婪地撫摸妹妹的處女地,女孩子的屄觸手柔軟溫暖,他順著陰毛向下探,終
於給他摸到妹妹肉縫,子文知道裂縫下便是女孩子最神秘的肉洞,但因為雯雯雙
腿緊閉,他未能一探桃源。

  「不要耶……哥……」子文已慾火焚身,他不理會妹妹的反抗,雙手強行用
力掰開妹妹因緊張而硬崩崩的雙腿。

  當看見妹妹最神秘的處女洞時,子文已經失去理智,熊熊的慾火令他慾念薰
心。

  雯雯除了恥阜有一小撮陰毛外,桃源洞附近卻無一根毛兒,隻見陰蒂下便是
一條深深的隙縫,兩片陰唇緊緊的結合著,子文用兩隻手指分開兩片桃肉,妹妹
的小屄便暴露了出來,內裡有一個很子的孔,子文再將小孔張開,小屄內嫣紅的
陰肉便讓子文一覽無遺。

  子文用手輕觸妹妹的陰洞,隻覺溫暖潮濕,絲絲蜜露從屄內泌出,雯雯給子
文手指愛撫陰部,感覺如遭雷殛,渾身酥麻,已不知身處何地,待感覺身體被人
重壓時才清醒起來,已不知哥哥何時將身上衣物悉數脫去,全身赤裸地壓在她身
上,而兩腿已頂開了她雙腿,一條堅硬而灼熱的柱狀物體正在她陰縫中揩擦。

  「哥哥……不要……求求你不要……」雯雯本能感覺危險,她雙眸泌出淚珠
哀求道。

  子文的龜頭此時已抵著雯雯的陰道口,雖然耳邊聽見妹妹的哀求,但濃濃的
慾念已控制了理智,他腦海隻有一個念頭——「幹穴」,就算是親妹妹的穴那要
操。

  順著蜜露的滋潤,子文的龜頭已鑽進了一小半進屄內,他隻感到陽具進入了
潮濕溫暖的地帶,陽具每進一小步,便感覺擠開了妹妹陰壁的屄肉。

  「哇……痛……唔……」雯雯已痛得大哭起來,子文怕她哭聲驚醒媽媽,連
忙用唇片印在妹妹的櫻唇上,而臀部更發力向下沈,乘著衝力陽具衝破雯雯的處
女膜,整根插進雯雯的小屄內。

  進入妹妹身體後,子文恣意的享受被溫暖狹隘的陰肉重重包圍大屌的痛快感
覺,過了一會,他開始一出一入抽插起來,暢快的操著妹妹的屄。

  被長約五寸的陽具插入,雯雯嬌嫩的穴口被撐開,兩片柔弱的陰唇緊緊貼著
子上的陰莖,隨著子文的抽插,絲絲處女血從屄內微微泌出,沿著大腿向下淌。

  雯雯隻感覺下體像被一把利刀切割般痛,她抿著嘴,默默忍受陰戶被操的痛
楚。

  第一次操屄,還是操自己妹妹的屄,子文很快便達到高潮,稠濃的精液如泉
般噴進妹妹子宮內。

  在距離很遠的某單位內,有一個男子得意的淫笑著……

***********************************
  《窗》的故事似乎還未完結,但因為真實的部份已完結,所以真實亂倫故事
今次是最後的一篇了,以後的延續隻是作者本人的幻想創作,與真實無關。

  很多謝各位對本故事的回應和意見,但因為這是一個真實故事,所以一切的
意見也許在《窗》之續篇出現。

  真實中這對兄妹大約在九至十個月前開始亂倫,就如小說中一樣,哥哥越窗
偷窺,在偷窺未夠一個月兩人便搞上了。

  妹妹今年唸中二,至於兩兄妹的將來,就要看他們的造化了!
***********************************

               【全文完】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我現正努力完成【好市民達人】,請大家多多支持!
只要按「感謝」就可以囉!
台灣好友 : http://www.jkforum.net/thread-6598346-1-1.html
大陸好友 : http://www.jkforum.net/thread-6598346-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