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3490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jesuskobe
見習騎士 | 2016-10-8 13:30:03

上小龍女靠在一株花樹之上,心想過兒這義父為人極是無賴,轉過頭去懶得再去理他。
不料背上突然一麻,原來歐陽鋒在她背心穴道上點了一指,這一下出手奇快,小龍女待得驚覺想要防身已轉動不靈。歐陽鋒跟著又在她腰裏點了一下,笑道:“小丫頭,待我傳完了我孩兒功夫就來放你。”說著大笑而去。而楊過正潛心思索,竟毫不知小龍女被襲之事,隨著他漸漸走遠。小龍女麻軟在地,又好氣又好笑,心想自己武功雖高,終究是少了臨敵的經驗。於是潛運一口氣向穴道沖襲幾次,想要自解穴道。豈知兩處穴道不但毫無鬆動之象,反而更加酥麻,不由大駭。原來,歐陽鋒的手法剛與九陰真經逆轉而行,她以正法沖解,竟然是求脫反困。試了幾次,但覺被點處隱隱乍痛,當下也不敢再試,心想那瘋漢傳完功夫之後,自會前來解救。她仰頭望著天上月色出了一會神,不久便倦極合眼睡去。也是小龍女命中註定有此一劫,想不到此刻在不遠處的草叢後,正有一雙眼睛注視著發生的一切──原來恰好這天晚上天氣燠熱,重陽宮的道士尹志平吃過晚飯後,便回房做晚課。他一面念經,腦中卻只有早幾天和趙志敬撞破小龍女與楊過在後山花叢中練功的情形。一想到那天見到他倆赤身露體的樣子,他腦中頓時滿是小龍女那白皙的雪膚,根本不能集中精神念經。於是他又溜到了後山。剛到後山,他便見楊過正被一個怪人拉著走向樹林的另一邊,定睛一看,那人竟是西毒歐陽鋒!他嚇了一跳,趕忙躲到草叢後,這時他又遙遙看到了朝思暮想的小龍女,不由心神蕩漾起來……只見小龍女身披一襲輕紗般的白衣,除了一頭黑髮之外,全身雪白,猶似身在煙中霧裏。她身上沒有任何珠玉寶飾,然而在朦朧的月光掩映下,那一身柔和的雪白更襯得她飄然如仙,就象雪裏的梅花一樣,清麗高潔,孤傲冷豔,冰肌玉骨,端的美到了極點!她那清麗絕俗的秀臉略微有些蒼白,沒有塗抹一點胭脂粉黛,兩彎又細又長的柳眉幾乎穿入雲鬢,一雙深邃的眸子象雪山下明淨清澈的湖水。映著皎潔的明月,她那恬靜的臉上出奇的平淡,出奇的含蓄,不見半絲顰笑,眉眼間透出一種清新冷豔,給人神聖不可侵犯的感覺。就在這時,尹志平看到了令人驚異的一幕:楊過剛剛走出樹林,歐陽鋒竟回身將小龍女封住了穴道,而楊過並未察覺就被帶走遠了。看著驚為天人的小龍女靜靜地躺在花叢邊的草地上,他心中登時一陣狂跳,一縷邪念突然閃過了腦際!他躲在遠處觀察了很久,卻又不敢走近,害怕被小龍女發現,因為她的武功遠在他之上。他又等了一會,仍不見小龍女稍有移動。他突然想到歐陽鋒的點穴功夫一定十分獨特,否則以龍姑娘的武功,怎麽會沖不開被封的穴道呢?心中頓時膽壯了不少!他從懷中掏出了一塊手絹──那是前幾天他在花叢撞破小龍女和楊過練功後拾到的,上面粘有小龍女貼膚的香味,幾天來,一直讓他魂不守舍。他仍有些膽怯,怕被小龍女發覺是他,便先俯伏在地上慢慢向小龍女爬過去。一及近身,他趕忙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法,用手絹蒙住了小龍女的雙眼!小龍女仍然一動不動,只有胸口在微微地起伏,一時間令尹志平看得癡了!他還從來沒有在這麽近的距離看過心中朝思暮想的女神,於是大著膽湊近了小龍女美麗的臉龐,細細地欣賞著──龍姑娘真美啊!她一定比那位號稱“中原第一美人”的郭夫人黃蓉更美上百倍千倍!饒是用盡世上所有的詞句,也不能形容龍姑娘那絕世的風華!那是一種驚人的美,超凡脫俗的美!世上的美人雖多,若在她面前一比,便都成了泥土。世俗的美最多令人沈迷,但龍姑娘的美卻美得不可比擬!任何人看她一眼,在驚為天人之餘,目光會馬上收回去,因為你會為她的聖潔高貴而膽怯。尤其在她眉梢、眼角凝聚著的那一種混合了孤傲、清幽的氣質,使得她的美真、真無法形容!望著小龍女那張清麗的秀臉,尹志平心頭突然一陣微妙的跳動,周身血液也登時加速,眼中射出一股欲的火焰!他壯著膽子將雙臂一圍,抱住了小龍女!只見小龍女全身一震,嚇得他心要跳了出來,全身都僵住了。但稍等片刻,尹志平見小龍女仍是一動不動,加上小龍女身上散發出一種彙集了百花精華的蘭馨幽香,一時間更是意亂情迷,便鬥膽將嘴吻在了她的面上!正昏睡著的小龍女嬌軀被人緊抱,立時驚醒過來!眼上微覺有物觸碰。她黑夜視物如同白晝,此時竟不見一物,原來雙眼竟被人用布蒙住了。她想擡手去揭蒙眼之布,卻是酸軟無力,那手全似不是自己的手了,隨覺有人張臂抱住了自己。這人相抱之時,初時極為膽怯,後來漸漸放肆,漸漸大膽,但覺那人以口相就,竟親吻起自己臉頰來!小龍女驚駭不已,欲待張口而呼,苦於口舌難動。她初時只道是歐陽鋒忽施強暴,但與那人面龐相觸之際,卻覺他臉上光滑,決非歐陽鋒的滿臉虯髯。她心中一蕩,驚懼漸去,心想原來楊過這孩子卻來戲我,不禁羞急交加,一時間不知如何是好?尹志平抱著了小龍女,雙臂與半個身子都與她緊緊相貼,耳鬢廝磨,幽香縷縷,有一種如玉如冰的感覺。尤其是小龍女吹氣如蘭,芬芳沁脾,令他仿佛沈浸於溫香之中而為之顫抖,欲火漸漸上升,便放膽在小龍女的面上亂吻起來!小龍女感到一股熱呼呼的氣息吹在臉上、額上,感到一陣昏眩,心中喃喃叫著:過兒,不要!不要……可是她還沒來得及出聲,“楊過”的嘴已重重封住了她的雙唇。她將嘴唇緊緊閉著,緊張地提防著他的親吻。其實她用不著提防,他只是用嘴唇笨拙地碰觸著她的雙唇,在上面輕輕滑動著,摩擦著……她緊緊抿著小嘴試圖抗拒,想別開頭去回避他進一步的探索,可是她象被綁架一樣,全身一點力氣也沒有。情勢不利於她。雖然小龍女內心仍舊倔強不屈,可是“過兒”那緊摟住她的雙臂讓她開始覺得昏眩,無法喘息,那兩片饑渴吻著她的雙唇使她暈眩燙熱,柔弱無力。她被迫向“過兒”屈服,放柔了雙唇,啟開了貝齒,讓“過兒”把舌尖伸入,在她芬芳的口腔內探索,一次又一次,那條灼熱的大舌頭掃巡、卷裹、吮吸著她的舌尖……吻著吻著,尹志平感到小龍女的鼻息漸漸加重,呵氣如蘭,他鼻中儘是小龍女撲鼻的體香……他只覺血流一下子沖向腦門,雙手開始在小龍女全身上下不停撫弄著。當接觸到她起伏的胸脯時,他更是感到全身血氣如沸,心中亂作一團。最後他一咬牙,伸手去扯小龍女的腰帶……《小龍女失身終南山》(2)小龍女不知“過兒”今日為何突然變得如此輕佻放肆起來,不但將她摟在懷裏,雙手不停在她全身上下撫摸著,而且他的雙手越來越不規矩,竟將手撫向她的乳部,並逐漸往下摸去,開始替自己寬衣解帶!“不!”少女的本能令她在心底急叫了出來。小龍女此時很矛盾:欲拒之,可是全身乏力;欲從之,又感到“過兒”今日的舉動著實有些古怪。可是她此際根本無法動彈,只能任其所為,不由得又是驚喜,又是害羞,那彷徨與羞赧的雙重反應令她無所適從。就在這似願還羞的情形下,任“楊過”上下其手,寬解羅衣,輕分衫帶!
尹志平那蠕動的手指觸及到小龍女的羅帶,心跳得卻越發厲害,幾乎要脫腔而出!一抖之下,他將手又縮了回來。雖然他每日每夜朝思暮想夢寐以求的就是獲得龍姑娘的青睞,可是真當他可以如願以償時,卻開始膽怯了。他閉上眼睛,深深地籲了一口氣,極力設法安定下跳動的心神。雖然閉上眼只是一瞬的時間,然而他卻覺得漫長得無法忍受。想到楊過和歐陽鋒就在不遠的山後,而且錯過今宵也許就再無機會了,他忽然壯起膽來開始行動了──他將小龍女放平在草地上,就象將聖女擺上祭壇一樣的莊嚴。他輕輕解開了小龍女的腰帶,然後輕輕翻開了她那雪白的衣衫,露出一件月白色的內衣。他又緩緩剝開她的內衣,像是剝繭子那樣輕柔而細心。夏天的衣裳是非常簡單的,很快,內衣也被他徐徐揭開……羅衫輕揭,首先展現的是那美玉般的晶瑩削肩,往下看去,內衣之下是個杏黃色的肚兜,一雙晶瑩如玉的雪臂露了出來!在那冰雪般的左臂肩下三寸,一顆猩紅的守宮砂眩然入目!尹志平雖是清修道士,但道家並不忌學房中之術,他又是重陽首徒,對醫道有極高造詣,一看這顆猩紅的守宮砂便知,這分明意味著龍姑娘仍是冰清玉潔的處子之身!他想使自己冷靜下來,然而眼前那顆猩紅奪目的守宮之砂卻令他如遭雷擊,心中一陣顫抖,禁不住又閉上了眼睛!他遲疑了片刻,小龍女體上那一縷縷的處子幽香令他一顆心不自禁地怦怦而跳。他睜開眼來,雙手微微發顫,伸到小龍女纖細的頸後,小心解開她肚兜的系帶結,然後顫抖著雙手,揭去了小龍女的貼身褻衣!象冰雪一樣眩目的雪白肌膚和乳酪般的胸脯馬上暴露在他眼前!他癡癡地凝視著,卻怎麽也不敢用手去觸摸了……小龍女一直秀眉雙蹙,緊緊閉著雙眼,又羞又怕地感覺著“過兒”為自己寬衣解帶!雖然她久居古墓,心如淨水,全然不懂世俗間的那些禮教觀念,可是她想到自己是過兒師傅的形象將要被破壞,心中隱隱覺得有些不妥。她幾次想扭動腰身,意欲掙紮,卻總感到全身乏力,動彈不得。突然間,她感覺一陣微風吹在自己的胸上,頗有些寒意,意識到自己的前胸已然赤裸了,一急之下,昏了過去!尹志平被眼前見到的景象驚呆了。朗朗月色照映著龍姑娘那絕美無倫的處子軀體,雪膚凝脂,柔骨冰肌,美麗得象一朵出水的白蓮!那長長的脖頸,白皙細膩閃爍著柔光,雙肩削瘦而圓渾,纖臂如藕,一搦可握的腰肢如弱柳迎風,連同那高高聳起的俏麗乳峰和凹凸有致的玉腹,膩白如雪的柔嫩肌膚,形成了圓潤光滑的身體曲線,無不閃爍著青春少女所特有的美麗之光。尹志平雖然從未見過女人的胸乳,但他敢肯定龍姑娘的乳房是世間女子最美麗的!小龍女的胸脯不算很豐滿,可是凝脂如膏,顯得豐潤雪嫩。那一對俏麗可人的乳房不大不小,緊湊而飽滿,尖挺挺的彈性十足。那柔滑的乳肌白得象凝脂一般,而酡紅的乳尖上,淡紅而化開的乳暈象兩朵襯在雪峰上的紅梅,極美,極動人。兩粒嬌小的乳頭呈現豔豔的粉紅色,僅有綠豆般大小,襯著小銅錢大的乳暈,在溶溶月色照映下,那模樣真是可愛極了!尹志平長長地吐了一口氣,雙腿在小龍女身邊跪下,將小龍女的身子在草地上攤平,用手指輕輕撫弄著她的四肢,她的長髮,直到撫平最後一絡發絲,然後慢慢伏下身體,開始一寸肌膚一寸肌膚地吻著小龍女的身體,象吻著花瓣一樣輕輕地用唇觸碰著……小龍女漸漸回過神來,朦朧之間,隱約覺得椒乳上濕潤微溫,有物含住雞頭肉不停地吸吮,頓時芳心一驚,玉掌握緊!她暗暗心忖:“過兒他怎可以如此放肆!?”一時間燥得粉臉滾燙,秀頸紅熱,卻又動彈不得,只好任由他擺佈!她完全迷亂了,一種母性的溫柔,使她不忍去推開“過兒”,何況她要推也推不開。另一種女性的本能,卻使她身體自然有了反應,全身開始發熱,發抖。“過兒”將頭伏在她酥胸上不停地吸吮,舌尖軟綿綿的貼緊在玉肌上,每一次吸吮都震盪到她靈魂的最深處!像是絕妙的樂手,撥動著她每一根纖細的心弦,那感覺又苦楚又舒泰……她身下的青草柔軟而細嫩,而“過兒”的親吻卻是熾熱而貪婪,他的舌頭滯澀、柔軟,百般逗弄,不存在絲毫的憐憫。一陣陣的奇癢和酥麻令她全身微微顫竦起來,燥熱而難過,這種奇妙的感受是她從未體驗過的,足以令她若癡若醉,意亂情迷。她不知怎麽辦才好,簡直恨不得一掌將“過兒”推開……或是讓他壓到身上來。她扭過頭去,似想埋到草叢裏,雙手緊緊攥住了草葉,絕望的喘息近乎啜泣,玉腿開始不安地微伸又縮……尹志平見小龍女的身子隨著他的擺弄象發高燒似的不住地顫抖,呼吸也漸漸粗重,卻並沒有對他的輕薄進行抗拒,膽子頓時壯了許多。他更加清楚,龍姑娘的這種敏感反應證明她還是個蓓蕾未綻的黃花少女,她與楊過那小子確實沒有苟且之事,甚至可能連親吻都不曾體驗過。現在自己有幸能成為第一個與龍姑娘親熱的男人,真是福從天降……他一口含住小龍女的鮮嫩乳尖,手掌開始在乳房上大力地撫摸擠揉,欺霜賽雪、象綢緞般膩滑的香肌雪膚,幾乎被他揉破!小龍女感到“過兒”的每個指尖都象通了無比的熱流,這熱流透過手掌,匯成一股強烈火焰,燃燒著她的心口,燃燒著她全身的各部分……她又羞又恨又急,想到自己任由輕薄,一陣委屈,星眸半啟,數點珠淚粘濕了蒙眼的手絹……尹志平感覺自己的陽物已脹得很大,在褲子中頂得很難受,處於亢奮狀態的他猛地把手從小龍女的胸脯上滑下去,觸向了她的裙緣……小龍女嘴裏發出嗚嗚的喘息聲,秀臀微扭,柳腰亂擺,似在乞求他不要再繼續……但此時尹志平不再猶豫,任由小龍女在他的膀臂內扭動掙紮,右手徑直向下探去!他在小龍女的裙帶上搜尋著,摸索著,終於尋到了帶結,立刻不加思索地解開了系在腰間的絹帶!這時候,小龍女最後一絲力氣也沒有了,她閉上眼睛,癱軟在草地上,一任“過兒”擺佈了……尹志平把心情斂定片刻,徐徐回手,輕輕褪去了小龍女的下裳,一縷奇香馬上迎面撲來!清新的世外桃源開始吐露,他看到了那白皙修長的玉腿,桃紅色的小衣……這一刻,他完全忘乎所以了,近乎瘋狂地將手伸到小龍女胯間,快捷地揭去了小龍女身上最後剩下的那件小衣,揭開了一個根本不屬於他的秘密……月光照來,一尊玉雕冰琢的少女迷人胴體敞開在茵茵草地上。曲線玲瓏,凹凸分明,纖臂似藕,玉腿修長。肌膚晶瑩透亮,光滑圓潤,仿佛吹彈得破。一痕微透,雙峰並挺,那一對新剝的雞頭肉粉白相間,宛如兩點紅玉;平滑的小腹,窄窄的腰身,還有那渥丹微吐的銷魂地帶,半隱半現……尹志平眼直心跳,被這美妙而從未見過的景色迷住了。他定定地瞪著小龍女的處子幽境,那細滑幼嫩玲瓏剔透的桃源秘境,就像是用寶石雕刻的,真是世間獨一無二的美景呀!小龍女身材有些瘦,但是也並不算太瘦,骨很小,而應該豐滿的地方卻很豐滿,尤其是盤骨附近。玉臍渾圓,鑲在平滑的腹壁之中,在那一雙玉柱交匯處, 桃綻堆起,紅溝畢現,雙扉緊閉!那淡淡的柔毛仿佛嬌嫩的雛草,很整齊,很纖細,由最幼細的,幾乎是絲一般的柔毛組成。那茵茵的柔絲十分聽話地覆蓋在兩片花瓣一樣嬌嫩的粉色肉唇周圍,微微隆起的花蕾含苞待放,一條小溪將花苞一分為二,直通幽谷,淺溝之中,正沁出淡淡的清香……小龍女第一次懂得了,當一個女子裸露出身體躺在那裏面對一個男子是什麽感覺。雖然她心中還隱隱約把過兒當作個孩子,可是她突然又想起了當年答應孫婆婆的諾言,這些日子來,她在心底已暗暗將過兒當作一個可以託付的男人了。雖然她對“過兒”今天的行動隱隱有些不快,但更多的只是感到有些突兀,有些又好氣又好笑的感覺。她微閉雙眸,沈浸在無限的幸福中,默認了“過兒”的肆意輕薄。這是一種真正敞開自己,接納對方的感覺,一種準備把自己奉獻給對方的感覺,一種象醉了酒暈乎乎的感覺……尹志平看得呆了,但覺心跳加速,全身火熱,凝視著伊人不語。此時,原本就美貌動人的小龍女,在他眼裏更是賽過了廣寒仙子,月裏嫦娥。一時間他心猿意馬,欲火中燒,胯下那根長槍早已高高舉起,點頭示威。激情之下,他開始更加瘋狂地親吻小龍女的身體,同時雙手也在她身上遊動起來,翻山越嶺,探幽訪微……小龍女只覺“過兒”的手就象一團火一樣,凡是他手掌所撫之處,莫不有一種酥麻的感覺,從胸部遊移到腰部,又滑過了她的小腹,緊跟著,竟向自己的胯間探去!它在她的大腿內側激起一線無法描述的熱流流遍全身,使自己的心臟產生了一陣陣的悸動,一聲情不自禁的呻吟沖出了她緊咬的唇角……她感到“過兒”的手指在她的小腹下部和雙腿根部遊繞了一會後,突然深入了她從未有人碰觸過的禁地!雙腿已被分開,她就是想夾也夾不緊了……她只覺“過兒”的手指如遊龍戲珠般曼妙而奇異,在自己一向視為禁地的私處不斷遊移,使得自己如醉如癡!她的心在飛揚著,甜蜜著,震顫著,她感到羞澀,感到委屈。然而她自信自己是完整的,且讓他慢慢驗明身子罷,這是她一生中最重要的一刻!──然而她卻沒能想到,一向對自己敬畏有加的“過兒”今天為何會變得如此輕佻,放肆,大膽!
3)尹志平聽見了小龍女咽喉裏產生的斷續的聲音,感覺到龍姑娘的身體在他的撫摸下產生的顫抖,兩腿在他的撫摸中動了動又放鬆下來,膽子更壯了!此時此刻,就算用劍架在他的脖子上,他也不會停下來了。他注視著龍姑娘白嫩嫩的小腹下粉色純潔,緊緊閉合著的處子肉縫,手指漸漸遊移了上去……他試著用手指輕輕挑開龍姑娘的美麗花瓣,但一鬆手,花瓣又重新緊緊合上……他只有用兩指輕輕分開那兩片美麗的花瓣,然後用另一手的中指試探性地一點點深入小龍女那未經世故的花瓣之中……他看見龍姑娘那清麗的嬌軀猛地抖了一下!她雖然不能動彈,不能言語,但他猜想她一定也是很舒服的。因為他看到龍姑娘鼻息漸漸加重,呵氣如蘭,渾身上下都浮現出一種荷花一樣的粉色,感覺到有滋潤的液體浸入他的手心……他小心翼翼地將手指再深入半寸,停在小龍女那嬌嫩異常的貞膜前,呀!那種緊湊的感覺令他興奮不已!他看到清涼的處子汁液自龍姑娘的秘穴潺潺泌出,食指粘滿了珍奇的瓊漿玉液……他興奮地抽出指頭,用舌頭舔了一下,那蜜液比上次龍姑娘扔給他的那瓶玉蜂漿還要香甜……即便象小龍女這樣久居古墓,清心寡欲的少女也再無力抵禦這女性的本能反應,嬌軀一陣酥麻,如身落波濤洶湧的急流中,快要被狂濤吞沒了!她十指胡亂抓動著,想要抓住什麽,不使自己被沖走,可是她僅能揪到身下的青草,這是她唯一可以依憑的救星了!突然,她感到雙腿又被分開了,同時,她感到“過兒”那厚實熱烈的嘴唇竟然重重地壓到了她的隱秘之處!而且她感到他的舌頭也伸出來了,一如蛇信般妖異地在自己那羞人的地方追逐翻滾,令人無法自持!“不!……”她感到委屈而羞愧,脆弱而無助地在心底低喊……她好怕!但“過兒”的索求更加激烈大膽!一個比一個更瘋狂滾燙的熱吻吻得她渾身輕顫,雙頰紅豔醉人……體內似有一股猛烈的火苗就要爆發……尹志平將頭埋在小龍女暗香襲人的胯間,雙手珍惜地捧住了她的秀臀,只見龍姑娘那嬌嫩異常的花瓣之間,水汪汪的秘穴深處,隱隱有一粒紅豔可人的小紅豆,正在微微顫動著……他越看,心裏就越是動盪,伸出舌頭在那顆小紅豆上舔了一下,只見小龍女全身猛地一顫,蜜穴更是猛地收縮一下!他越發興奮了,俯下頭去,火熱的雙唇瘋狂地在龍姑娘的神秘花園輾轉摩挲,舌尖不住地往那柔軟甜蜜的花唇上反復舔動著,吮吸著……似在品嘗人間第一等美味般不忍離去……他心中十分矛盾,一方面慶倖自己終於獲得了和夢寐以求的女神交合的難得機會,一方面理智又告訴他這是喪盡天良的獸行,真是兩難呀!他想到自己是全真教的大弟子,將來極有可能榮登掌教大位,可是天人般的龍姑娘那白如冰雪的玉體正毫不設防地橫陳在他眼前,又著實令人心癢癢的……隨著他的急促呼吸,一種生理上的衝動戰勝了理智的壓抑,他很快地將全身衣服脫光。下麵的陽物雖非兼人之具,卻早已硬挺挺地不停跳動!他再也無法抑止多日來內心對小龍女的仰慕和幻想,那神秘的禁區就象一團霧,象一塊磁鐵,深深吸引著他。他突然一改往日的膽怯,粗暴而專橫地伏到了小龍女的玉體上!他粗暴地分開小龍女的雙腿,不住地喘著粗氣,然後將陽具伸向少女那最神秘的地方,尋找著方向……尹志平雖是漁郎初問津,好在此道原本就無需傳授,找了半天,那顆小頭終於找到了入口。只是入口太小,雙扉緊閉。他迫不及待地用手指撥開了雙扉,將陽具頂在了小龍女的陰戶上!此時小龍女抖顫得更加厲害了。她感覺“過兒”向來輕憐蜜愛的態度驀地消失了,粗暴而野蠻地向她壓了下來!她想推拒,她想喊救命,她想……但是──這一切都來不及了,他的身子已絲合縫兒地壓在了自己身上。當她的雙腿被分開時,她更加恐懼了,一顆心緊張得幾乎要跳了出來……她感到自己的下體被一根又硬又燙的異物摩擦著……突然,那根異物向自己羞人的地方推進了……頂住了!……她猛覺自己那從未被人光臨過的洞口被那根硬硬的東西搗撞了幾下,一股從未有過的酥酸立即襲上全身!尹志平無師自通,卻也不敢莽撞,而是輕輕地掀起小龍女的雙腿,跪在她的兩胯之間,小心翼翼地校正著位置,將陽具頂在小龍女的陰戶上,等那兩片緊閉的花唇含住了他的龜頭後,才開始慢慢研磨滑動起來……小龍女全身猛地一震!被掀起的雙腿不住地顫抖!她感覺自己的羞人之處被塞住了,有顆象蛇頭一般滾燙火熱的東西擠進來了!老天!鑽進來了……她恐慌極了,驚顫極了,她那美麗的秘處經過這大軍的洗禮,血液迅速地流動,激成了高度的充血狀態。隨著孤軍深入蠕蠕而動,她漸漸感到有些酥癢,忽然有一種花蕊被金針挑破的感覺,不由“啊!”的一聲輕呼!經過一番輕研慢磨,尹志平感到塵柄就象被一團有濕度有熱暖的軟棉花擦得酥癢難當,幾乎就要噴射而出。他強自長吸了一口氣,運氣丹田,方勉強使激動的心情平靜下來。待繼續前行,一片極具彈性的暖熱障礙阻住了他的推進──他忽然領悟到,那一定就是道家所說的處子玉理(處女膜)了!一時間,渾身的熱血湧向塵柄,他再也無法保持理智了!他正想直搗黃龍,真正進入小龍女的身體之時,卻看到小龍女渾身顫慄,雙手輕擡似欲推擋,口中更是發出了仿佛央求他緩一緩的呻吟……他心中突然生起一種罪惡的快感,因為心中的女神就要被他真正佔有了!與此同時,他心中又升起一絲歉疚,一絲憐惜的念頭,再一次控制住自己的急切。一邊輕輕壓服對方的雙手,一邊以一種更雄健更克制的方式反復試探著,開拓著,嘗試著,每一點點退退進進中完成的推進都那麽細膩,那麽敏銳,在小心翼翼中完成著對小龍女的進入!小龍女恐懼而又緊張地感覺著下體象有條蛇在急切地鑽入!被鑽了一次,兩次……她已數不清了,她只感覺到有淺有深,時快時慢!昏暈、痙攣、飄蕩、快美、痛楚、酥癢兼而有之,一齊聚攏了過來。這奇妙的感受是她從未經歷過的, 她不禁緊張地繃緊了身子,讓那敏感而又隱隱的疼痛一點點被克服,一點點被突破,象一張被撕開後又被粘上的白紙,再一次次被撕開……這時尹志平已是情潮高漲,再也顧不得小龍女的感受了。他猛一挺腰,在小龍女一聲疼痛的,不能克制的,壓抑的呻吟聲中,最後一個突破實現了,他一下子將整條陽具都插進了小龍女那又緊又窄的小小玉洞裏!小龍女從小在古墓裏長大,師傅和孫婆婆又都是未經人事的老處女,故她對男女情事所知實在有限。正當她以為男女雲雨之事就是那淺嘗即止的頂撞之際,突然感到下體仿佛被猛地撕裂了開來!緊接著,她感到自己那羞人的地方像是被插進了一條粗大而又滾燙的蟒蛇,長長的直達自己的身體深處!一陣劇烈的,從未經歷過的刺痛從下體傳來,小龍女不禁發出了一聲痛楚的呻吟,情不自禁地擡起了原已軟弱無力的一雙玉臂,緊緊抓在“過兒”的背上,一時間香汗淋淋……尹志平感到隨著自己的全部進入,龍姑娘在自己背上抓出了血痕,然後又驟然鬆開,一種艱難的呼吸從她的口中帶著歎息長長地吐出。再低頭看去,皓月的光輝把龍姑娘的下體照得通明,斑斑落紅染在白玉般的下體四周,猶如散開的牡丹……他為自己終於佔有了心中仰慕已久的女神而激動不已,緊緊地摟住了小龍女顫抖著的身子,兩人的汗水印和在了一起……他把陽具固定在小龍女的身體深處,然後激動地吻著她那淚水與香汗混在一起的濕淋淋的秀臉,在她那俏麗的雙峰上大動其手!在一種大海顛簸般的狂蕩之中,他覺出了龍姑娘身體的苗條、柔韌和青春飽滿,覺出了龍姑娘在接受中隱含的對抗。正是在這種生機勃勃的對抗中,女性生命的全部氣息迸發出來,象一朵嬌豔的鮮花正在綻放。在平伏、壓迫這大海般的起伏中,他感到了自己的強壯有力,體會到了自己重量的優勢,體會到了佔有的興奮和快感。這使他更加雄健,更加勇猛起來!他再也顧不上龍姑娘的感受,開始疾速抽動起來!小龍女被“過兒”剛才那用力一頂,已把從未經人事的花徑撐得滿滿的。她雖覺體內脹痛難抑,可是為了不掃“過兒”的興,只好暗暗咬緊牙關,屏息含羞忍受下來了。但她的花房內本已是空前爆滿,突經“過兒”疾旋抽動起來,立即被扯動出一陣陣的裂痛,疼得她的額上立即迸出了香汗!雲雨之歡本是人類生命的本能,可是此時對於小龍女這位冰清玉潔的古墓聖女來說,卻是一種極端痛苦的摧殘!她呻吟在“過兒”那狂熱欲火的摧殘下,羞苦地流出了兩行淚水!幾年來朝夕相處孕育的,深藏在她內心的對“過兒”的感情,摧使她迷失了原有的靈智,此時她已完全失去了主宰自己的力量,任憑這一場暴風雨的摧殘、掃蕩!──但可悲的是,她並不知道,正在她身上肆虐的並不是她的“過兒”……尹志平一次次地進入小龍女的身體!在他的抽動下,小龍女發出了一聲聲微弱的呻吟,高低跌漲,斷斷續續,聽來十分的悅耳。尹志平在這種含著淚水的呻吟中煥發出更為強大的力量,那種充滿力量的感覺使他象脫韁的野馬一樣在小龍女的胴體上更為狂烈地馳騁!他的每一次插入,小龍女那兩片嬌嫩的花唇便被撐向兩邊,他的龜頭摩擦著小龍女那溫暖而細膩的內壁,擦得他酥癢癢的,那滋味兒直由龜頭傳到他的心坎裏……而他的每一次抽插都緊擦著小龍女的陰壁進出,他的陽具被小龍女奇窄無比的花徑夾得緊緊的,入去盡根,記記貼肉,每一插進都撐得滿滿的,不留一分在外!小龍女的婉轉嬌啼在“楊過”的猛烈抽插中化為了淺淺的抽泣,她感到陰中疼痛不已,不禁咬緊了牙根,微扭嬌軀苦苦忍受著。她的胸部劇烈地起伏著,面色蒼白,香汗淋漓,淚水象泉水般流淌……她感到自己的身體變成了一泓清泉,容納著“過兒”的全部力量和野性!終於,她在下身的一陣痛苦抽搐中,禁不住叫了出來!尹志平狂熱地在小龍女身上親吻著,咬噬著,下身瘋狂地抽動著!他已全然顧不得憐香惜玉了,緊緊摟住了小龍女的纖腰,將陽具盡根插在小龍女的花巢深處,上下左右、全無章法地狂沖亂撞,直插得小龍女的花房“啪啪”連聲,抽搐痙攣……突然,他只覺眼前一黑,猛地打了一個冷戰,將他那骯髒、粘膩、熱燙的陽液全都噴射進了小龍女那純潔的處子花房裏!……正在經歷著人生從未遭受過的痛楚煎熬的小龍女感到身上的“過兒”突然發出了一陣哆嗦,緊接著,一股激越的熱流在她體內爆開!她發出了一聲無力的驚叫,立即覺得全身泛起一陣酥、酸、麻、癢的複雜感覺……她心中一陣慌亂,無意識地抽泣著,但她的痛楚已很快地在“過兒”那瘋狂的噴射中轉變成奇特的、無法自控的生理高潮……她羞愧地扭動、喘息、融化在“過兒”的狂風暴雨中,疲憊地睡著了……尹志平戀戀不捨地從小龍女體內抽出漸漸軟縮的陽具。月色如水,透過花叢照映在草地之上,灑下一片皎潔的瑩光。小龍女那白如羔羊的玉體橫陳在一堆零亂的白綾衣裳之上,那雪白的裙帶間,粘染著斑斑血痕……他真想再來一次,但陽具偏偏卻又軟軟的總硬不起來。他害怕楊過和歐陽鋒隨時會回來,趕緊匆忙地為小龍女披穿上衣裳,然後慌慌張張地逃走了……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