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88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yunjiunwang
威爾斯親王 | 2016-10-8 23:39:35

 我像一只遠征的蝙蝠,飛臨海島的上空。身下的廈門燈火一簇簇地翻湧在暗夜裏,宛如滄海。

  恰同學不再少年畢業15年,我第二次回到福建,這個曾生活四年的省份,已經與我形同陌路。我們的聚會,仿佛就是爲了彼此甄別擡頭紋和妊娠紋,數點對方的白發。此次聚衆的領袖、曾經和我打牌吵翻天、如今專放高利貸的隔壁班老王說:聚會要趁早,再過些年,沒準有人要被閻羅王招去述職了。老王幾年前切除了膽囊,遂痛感生涯無常。他屬鼠,如假包換的無膽鼠輩。

  一群挈婦將雛的同學,像耗子一般出現。我們都是愛國的耗子,班上幾個不愛國的都移民到帝國主義去了,所以我們這些殘部以愛國的名義聚會。一個曾與我聯袂作弊的哥們,徹底消失了15年,本來誰都找不到他,好在班上有廈門同學是幹刑警的,通過系統一查,把該同學的住址、電話,甚至曾幾次出入福州某桑拿房的記錄全部調出,遂緝拿歸案。

  我們虛假擁抱,我們故作唏噓。當我們回到熟悉的氣場,早已沈默寡言的我又恢複了多年前的貧嘴。見到深圳來的朱奸商,我貧曰:你可在廈門盡情風流,咱們有刑警隊長罩著。廈門同學在一邊憂傷地說:刑警只管重案,風化案件不歸他管。

  其實我們都忙著拼酒。十年生死兩茫茫,我們抓著壯年的尾巴酗酒,有人吐血,有人摔杯,女眷們趕緊拉著孩子逃遁入夜色,不讓我們的悲傷陪他們過夜。

  我們年少時,有輔導員管著。當我們不再年少,只想借這幕幼小的夜色,聊發一次少年狂。

  我們坐上漁船去野島。聊起家眷,孩子最大的居然已經15歲了,而我們才畢業15年。那位當年窮得買不起杜蕾斯的兄弟赧顔搓著衣色:最小的才一歲,是龍鳳胎。顛沛十余年,至今無暇耕播的我憂郁地臥於船艙,以兩坨棉花塞於耳中,假寐。

  我一直陷於沒來由的憂傷中,從第一場夜宴開始。同學的禿頭、我的白發,比夜宴的華燈更亮。我們都成了憂心忡忡的中年人。當我們談起國事,彼此已成陌路。舊時的番號已經失散,我們在不同的地域和年月裏彼此掙紮,彼此相望。好在,我們此生只做過同學,沒做過同事,沒有利益上的糾結,所以,我們還能相愛,一直相愛。

  同學們像潮汐般散去,我是最後撤離的客人。隔壁老王送我去機場,半路一輛警車追蹤,我兩股戰戰,警車追上,阿sir探頭問:“到我辦公室坐坐?”我魂飛魄散,戴上眼鏡看,原來是刑警同學。我嘴上說不了,我要搭飛機,心裏說不了,我一輩子都不要到局子裏做客。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kaku11221 + 10 + 10 感謝大大分享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好市民勳章申請中!! 懇請鄉親父老的支持與鼓勵!!
台灣朋友請點:http://www.jkforum.net/thread-6378765-1-1.html
大陸朋友請點:http://www.jkforum.net/thread-6378765-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