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5266 | 回覆: 1 | 跳轉到指定樓層
婆娑羅帳
大公爵 | 2016-10-8 23:52:25

購買主題 已有 53 人購買  本主題需向作者支付 5 J幣 才能瀏覽
回覆 使用道具
LIVE173視訊
婆娑羅帳
大公爵 | 2016-10-8 23:54:49

第六章  獵畜大會—上

(版規有規定不可有獸交情形  那就以X來代替吧……)
“沒想到,竟然會是在這種地方。”魔都巴拉多的貧民區,羅恩在一群XX
X(小紅式消音,才不是流浪狗)群之中發現了正在被一群X(才不是狗)猛幹
的女刺客奧蕾妮婭。可憐的女刺客正光著身子,全身佈滿了汙臭趴在地上,幾條
流浪的XX(才不是野狗)將女人圍在中間,最大的一條X(才不是狗)正趴在
女刺客赤裸的背上,巨大的陰莖直入奧蕾妮婭蜜穴。而這時候的女刺客,還在咬
著牙苦苦忍耐著,當她看到羅恩的臉時,怒意出現在臉上。

  “哪怕是現在這種情況,還能露出這種表現啊,真是要稱讚你一下。”羅恩
拍了拍飛,命令手下將'走失'的女刺客帶走。魔貴族的手下將XX(才不是野
狗)趕跑,但沒有想到那個正趴在奧蕾妮婭背後猛乾著她的X(才不是狗),它
的陰莖正好卡在女刺客的秘穴裡,想要拔出來卻拔出來。驚慌的XX(才不是野
狗)狂亂地吠叫著,陰莖的抽動刺激著女刺客的蜜穴,讓她忍不住叫起來。

  “汪,汪,汪!!”奧蕾妮婭咬著牙,不想在仇人面前出醜,但被改造過後
的聲道只能發現狗的叫聲,讓周圍所有人大笑起來。

  羅恩滿意地看著眼前的作品,命令手下將這條母狗帶了回去。

  ……

  “羅恩大人,你有一封信,是莫拉比的信。”莫拉比是著名的魔族商人,也
是少數往返於真正魔界的商人,在阿魯法妮婭有著非常大的財力。莫拉比的興趣
不僅僅是財富,他還經常參加巴拉多的黑欲鬥妓大賽,其中著名的'淨水聖女'
依娜——帝國戰神殿的四聖女之一,就是其所有物。同時,莫拉比也對奴畜有著
特別的興趣。

  “上面寫著什麼?”羅恩不想自已去看,而是命令手下讀出來。對於他來說,
莫拉比是個讓他不快的名字。

  “大人,你走失的迪麗雅已經被他找到了,他邀請你去他的家裡坐客。”部
下頓一頓,“說是關於馬上就要舉行的獵畜大會。”

  羅恩揚了揚眉毛,獵畜大會是巴拉多最近幾年流行起來的新興娛樂活動。在
那幾天裡,被畜化的奴隸們,無論男女都會被集中在中央廣場。然後統一釋放,
仍由他們自行逃亡,然後全城的居民,那些有興趣的人聚集在一起,開始全城追
捕奴隸。成功抓到奴隸的人有獎金,而被最早被抓的奴隸則會受到懲罰,特別是
女性奴隸,則意味著輪姦和淩虐。同時,為了保證大會的趣味性,被抓的女奴隸
被輪姦之後,會在身體上標上記號,然後放走,繼續追捕,懲罰,通常這個大會
將持續好幾週。其中最受歡迎的奴隸和他們的主人將受到獎賞,對於一些奴隸而
言,甚至有最後逃出城市得到自由的傳聞,所以每個奴隸都會盡全力去逃跑。

  羅恩走進莫拉比的富宅,在魔界商人的家裡,到處可以看到女奴,還有很多
被改造過的女畜,母狗,母牛,母貓等等,這個富有財力的商人也是改造的愛好
者。曾經他也想邀請羅恩為他改造女奴,但羅恩也是個富有的魔族,同時有著自
已的堅持。最終因為意見的分岐讓兩個人不歡而散,更甚至在每屆獵畜大會上,
他們都是競爭對手。

  在莫拉比大宅的大廳前,圍了很多人一個美麗性感的女人正雙腿分開,蹲在
中央。羅恩認出了這個美女的身份,她曾經是黑欲鬥技場上的母狗,同著名的母
馬騎士希蕾奈同場競爭過。其身體是原塞拉尼婭的蜂騎士——蕾蒂娜。只見女騎
士正紅著臉,在眾目睽睽之下分開腿,那誘人的蜜穴口慢慢敞開,一顆渾圓的蛋
竟然從她的肉穴中被生了出來。被其中一名看客接住,然後蕾蒂娜再一次發出呻
吟聲,只見她仰起頭,全身的肌肉繃緊,再一次雙腿間,一顆白色的蛋從蜜穴中
探出半顆,因為過於巨大的關係,女騎士並沒有辦法將她擠出來,所得巨蛋又縮
了回去。

  看客們立刻發出不滿的聲音,立刻慌張起來的女騎士再一次憋足力氣,用盡
全身的力氣一點點將那顆白色的巨蛋產了下來。看到產下來,還帶著女騎士淫液
的巨蛋,周圍的來客都拍起了手。畢竟這種母雞類的女奴,在魔城之中也是少見
的。

  “我的新女奴還不錯吧。”莫拉比的聲音從主廳裡響了起來,這個魔界商人
正坐在最中央的沙發上,身著魔界華服,左右則是兩位美豔的媚魔侍奉在兩側。
而在莫拉比的腳下,一個金絲貓一樣的女孩正趴在他的腳下。母貓是畜化改造中
比較流行的一種,就好像一隻真正的貓一樣作為主人的寵物,是許多人的最愛。
而這只美豔的小貓,羅恩好像還記得,這是不久前在奴隸市場炒到高價的女孩—
—阿魯法妮婭的長年敵國,北方皇國奈爾法的金薔薇——伊詩塔。伊詩塔是皇國
交際圈著名的美女,聽說美貌僅次於二皇女琉娜而聞名。莫拉比竟然能將這樣的
敵國貴族女孩,作為自已的寵物,無論他是用什麼方法,都足以證明他的實力。
在這一點上,羅恩很承認。

  “那個母雞化的改造,確實很不錯。”羅恩點了點頭。“看來你找來了一位
不錯的改造師。”

  “哼,整個城市不止你一個人會進行畜化改造,這一點我們都清楚。”莫拉
比顯得很得意。

  “那麼你叫我來,就是為了看你的新奴隸?”羅恩顯得有些不耐煩。

  “當然不是,就如同信件上的那樣,我要將你的人魚奴畜還給你。”莫拉比
指了指身邊的僕從。僕從拉開布簾,一個巨大的水缸出現在羅恩眼前。而迪麗雅
就在那水缸裡,看起來身體完好。

  “我的僕人找到她的時候,她正被一群人扔在糞池裡玩樂。”莫拉比喝了口
酒,“嘛,雖然是阿魯法妮婭的叛軍,但畢竟是個上品的女人,就這麼被弄壞了
也太可惜,我就讓人把她撈了上來,後來才知道是你的作品。”

  “我可不在乎。”羅恩聳了聳肩,只要有素體,再進行人魚化改造也不是難
事。這個魔界的改造師從來不在乎作品的死活,事實上他大多數作品,除了飼養
在家畜牧場以外,都投入城市作為公共設施來使用。女刺客是如此,白騎士也是
如此,迪麗雅也不會例外。

  “那麼,就按你說的,把她送給這個城市作為玩物吧。”莫拉比拍了拍手。
“事實上,這一次請你過來,還是忍不住想讓你見識一下我的新寵物,你一定認
識她。”

  “哦?”羅恩很厭惡眼前商人的趾高氣昂,這讓他十分不快。但作為一位魔
族的紳士,他當然不會像那些獸人一樣粗暴。莫拉比站起來,帶著僕從走到後庭,
那裡有一個小型的鬥技場,是莫拉比財力的象徵,他經常在那裡舉行各種淫亂的
比賽,玩弄女奴,同時積斂財富。這一點羅恩早就見識過了。

  果然,一走出去,就看到那裡已經開始比賽,兩名女犬正趴在場地上,看來
是鬥犬比賽。像莫拉比這樣的有錢人,經常會將玩樂用的女犬調教成鬥犬放入這
種鬥技場,觀看女犬間的搏鬥,以此來取悅自已和其它觀眾。在阿魯法妮婭,女
犬和母貓一樣,是最為流行的兩種改造。

  只見場中央,有一個黑髮的美女特別注人注目,因為單從身材上來看,就是
一名性感或充滿戰士感的美女,但這個美女不同之處在於,全身有一種鋼鐵般的
冰冷,看起來她曾經服役於鐵一般紀律的軍隊。羅恩這時候記起來了,當時奴隸
叛亂的時候,他遇到的一名黑騎士。

  黑騎士部隊,是東方龐大的帝國——法爾特的精銳部隊,直屬帝王家族,以
鐵一般的紀律而聞名。由於帝國的強大實力,像黑騎士這種精英中的精英成為奴
隸,在阿魯法妮婭也是極少見的,莫拉比擁有這名黑騎士奴隸,便是在向所有人
顯示自已的勢力。

  “呵呵,介紹一下,這個美女名叫斯嘉薩,帝國的黑騎士團成員。”莫拉比
得意地介紹。

  羅恩則盯著這名女性黑騎士成員查看,很顯然她接受的是母犬,特別是鬥犬
改造。將強大,冷酷的黑騎士改造成一名絕對忠於主人的忠犬。就好像眼前那樣,
黑騎士用冰冷的眼神看著她的敵人,雖然憤怒和羞恥,但絕對的服從感,讓她不
顧忌周圍的看客的調戲,直接將對手撲倒。

  比賽的規則很簡單,兩條母狗的肛門都塞入了狗尾巴,然後在肛內充氣用來
防止脫落。比賽的時候,她們的尾巴是帶在一起的,只要想辦法拉出對方的尾巴
就算勝利。而黑騎士斯嘉薩在戰鬥技能和身體能力上都遠強於對方,她將對方撲
倒在場上,然後猛擊讓敵人失去戰鬥力。接著她從對手的身上跳下來,咬了咬牙,
收緊肛門的肌肉,開始拉扯起來。

  對手這時候也發出驚呼,努力夾緊肛塞,這是一場力量之間的比較。兩個成
為鬥犬的女人一絲不掛,充滿汗水地趴在地上,拼命夾緊肛門來進行拔河,如此
淫豔的表演讓在場的人群雀躍。最終,斯嘉薩在力量上勝過對方,對手開始被黑
騎士一路向前拖,雖然她死死地夾住肛塞,但最終還是脫落了。在人群的歡呼聲
中,失敗者被倒吊起來,放在一邊用煙熏。

  緊接著是第二場,括黑騎士在內的女犬們被放在場中央,場上的魔族或獸人
紛紛脫下自已的內褲扔到場中去。女犬們開始紛紛奔跑在場中,用自已的嘴或臉
去接惡魔內褲。由於落地的就不能算,而且不能用手,一開始女犬們還能跳起來
用嘴去接,但這些內褲都充滿了雄性的汙臭,有些還有尿液,甚至便漬留在上面,
就連黑騎士斯嘉薩都接住內褲,差點被上面的臭味所擊倒。有些意志不強的女犬
就是倒在這臭氣之中,失去了資格。

  場中的接內褲行動還在繼續,剩下的母狗們強忍住臭味去扔不斷飛下來的內
褲,但很快嘴裡就塞滿了內褲,有些母犬還不小心鬆開嘴,讓本來嘴裡咬住的內
褲掉了出去,失去了比賽資格。剩下的母犬隻能用頭去接內褲,讓男人的內褲套
在頭上。

  斯嘉薩是其中做得最出色的,曾經黑騎士的判斷力讓她每一次飛撲都能接住
一條內褲。而不像其它母狗那樣,徒勞地不斷上竄下跳,浪費體力。但正當黑騎
士想要接住眼前飛下來的內褲時,她本能發現這條內褲不同於其它,下落的速度
非常快。但服從的本能讓她撲過去,試圖用頭去接的時候,大量的尿液湧了下來。
上面的人群開始大笑,原來為了增加難度,上面的人將尿液撒在上面,然後才扔
下去,不知情的母狗們被淋了一頭尿。帶著滿頭的尿液在場中來回奔跑,去接那
些惡魔的內褲,場面淫虐之極。

  其中當然黑騎士斯嘉薩是人氣最高的,強大帝國的黑騎士,美豔的容貌,以
及性感的身材,加上冰冷的氣質,卻無比的服從。從女騎士的表情上看,她還有
憤怒和羞恥,但被改造過的身體有一些服從的本能,加上黑騎士的經歷,讓她成
了一條帶著反抗的怒意,卻絕對服從的冷艷美犬,這是她最大的賣點。

  最後是追逐兔女郎,斯嘉薩她們這一次被套上了帶有假陽具的口塞。開始追
逐那些被改造成兔女郎的女奴,而這一次,又是黑騎士最為優秀。

  最終,失敗的母狗們被帶去配種,而斯嘉薩被留了下來,像狗一樣被牽到莫
拉比身邊。魔界的商人非常得意地向其它人介紹他的新寵物。

  “各位,這就是我想給你們介紹的新寵物,來自帝國黑騎士團的成員,斯嘉
薩,我的新母犬!!”莫拉比大喊。

  “帝國,帝國法爾特?還是個黑騎士團成員?帝國可是我們阿魯法尼婭都不
敢正面對抗的勢力啊,竟然能抓到他們的黑騎士……”

  莫拉比繼續介紹他的寵物:“和其它寵物不同,這條母狗非常不情願,但卻
絕對忠於我的命令。現在我就給大家演示一下,比如打滾!”

  斯嘉卡回頭看了莫拉比一眼,顯然想要拒絕,但她的身體卻開始在地上打起
了滾,像頭真正的母狗一樣的動作。

  “假死!”莫拉比說完,黑騎士竟然真在一翻肚子,肚皮向上在地上裝死了
起來,看起來可恥又可笑。

  “乞討!”最後,赤裸冷豔的黑騎士在眾目之下,像母狗一樣蹲在地上,伸
出舌頭,雙手捲曲向上方的人群乞討起來,同時嘴裡還發出汪汪的聲音,立刻引
來全場掌聲。

  竟然能將冷豔的黑騎士調教成如此的順服,看著斯嘉卡不情願又本能地服從
的樣子,讓所有人都開了眼界。接著,莫拉比宣布會參加馬上就要舉行的獵畜大
會,到時候他將會是羅恩最大的競爭對手。

  ……

  魔都巴拉多城外,三名士兵正押送著一車軍械物趕回城市。他們各有一匹馬
用來騎乘,但運送軍械的卻不是普通的馱馬,而是一個有著銀色長發的赤裸美女。
這匹母馬不是別人,正是被盜馬賊偷走的失蹤銀馬——曾經的白騎士凱蕾娜。

  “啊啊,我們可真是走運啊,竟然遇到這樣好的事情。”原來,之前偷走凱
蕾娜的馬賊團,在野外玩弄了這匹偷來的漂亮母馬,一時間失去戒心,被周圍的
士兵圍剿所毀滅。這三個人正好在馬廝裡發現了這匹被布蒙起來的母馬,就偷偷
帶了出來。

  “西方同盟,拉莫斯比亞純血母馬,凱蕾娜。”士兵走到凱蕾娜身邊,拿起
她脖子上的銘牌,大聲讀出來。這讓白騎士羞恥無比,被蒙住雙眼的凱蕾娜搖了
搖頭,但發不出人類的語言。

  “搖什麼頭,曾經的白騎士小姐,現在乖乖地作一匹拉車的母馬吧!!”說
完,士兵色情地在凱蕾娜雪白赤裸的臀部上打了一巴掌,示意她前進。白騎士身
上的裝備並沒有什麼改變,仍然是赤裸地穿上拘束衣,將身體大部分暴露在外面,
雙腿則是套上和馬蹄很類似的長靴子。

  長時間的拉車讓她全身都是汗水,但這樣更顯得女騎士的美麗和性感。

  “餵,快一點,你的速度慢了!”另外一個士兵又拍打了一下白騎士臀部,
催促她前進。

  “嘛,這也沒辦法,白天這母馬要為我們拉車,晚上還要被我們輪番著幹,
現在體力不支了吧,看她累的。”士兵叉著手,哈哈大笑。

  “那麼,回城之後,要不要把她上交?我覺得我們還是把她藏起來玩吧。”
最後一個士兵提義,其間還忍不住用手中長槍的槍柄去捅女騎士的私處。

  就這樣一行人慢慢前進,但沒有過多久,就被羅恩帶著他的部下找到了。

  “各位,這匹母馬是我的所有物,能不能還給我呢?”魔貴族笑著發出命令。

  ……

  獵畜大賽當天,整個中央廣場上充滿了人。魔城的居民帶著他們的奴隸來到
廣場,奴隸們被分成三種,不參加比賽跟著主人來的奴隸,作為展品用來服務過
客的奴隸,以及用於大賽的奴隸。

  羅恩手上的神官騎士德蘭妮爾,就是作為乳牛被栓在註目的場所。性感豐滿
的德蘭妮爾帶上黑白斑點的手套和襪子,脖子上有帶著鈴鐺的牛圈,裝上鼻環,
就好像一頭真正的母牛一樣在那裡被人擠乳,用來增加羅恩的人氣。

  另外的人工水缸裡,美人魚迪麗雅也被帶出來,讓好奇的住民隨意玩弄。他
們將美人魚從一個地方釣到另一個地方,迪麗雅順從地用嘴巴含住特製的魚鉤,
讓人釣來釣去,帶時不時因為雙腿間的電流水晶的刺激,因為快感而鬆口掉在地
上,翻著肚皮跳來跳去,讓人玩弄。

  莫拉比那邊,蜂騎士蕾蒂娜作為魔界商人的展品也出現在廣場上,在人們的
簇擁下不斷生蛋。剛發出的蛋還帶著蕾蒂娜的淫娜,剝開蛋殼有一種特殊的淫乳
感,很受人歡迎。

  “看起來,今年你和莫拉比都下了很大的力氣啊,都想贏得比賽嗎?”羅恩
向後看,地精拉魯騎著他的愛馬——天馬騎士希蕾奈來參加比賽了。不同於凱蕾
娜,希蕾奈是騎乘用的母馬,所以得以四肢趴在地上,穿著性感暴露的馬鎧來參
加逃亡賽。

  羅恩這邊,四肢著地,像狗一樣坐在地上,帶著狗尾巴,舌頭被拉出來和陰
蒂連在一起的母狗奧蕾妮婭是作為協助主人追捕獵物的母狗,本身不參加比賽。
參加比賽的是帶著馬俱穿著高跟馬蹄站著的白騎士凱蕾娜,以及另一邊大著肚子
的母豬貝拉。

  “咳,這頭母豬是怎麼回事?”地精忍不住問道。

  “沒什麼,我進行了子宮的改造,讓她的子宮可以受孕畜用豬。”羅恩聳了
聳肩。

  “這麼說,她現在大著肚子,裡面都是小豬嘍?果然是母豬領主啊。”地精
的話說讓周圍的人也哈哈大笑起來,只留著女領主羞恥地趴在地上,不敢擡頭。

  說著,莫拉比也到了。他的排場比羅恩要大得多,是帶著馬車而來的,打開
馬車門,美女貓伊詩塔正膩在主人的身邊,顯示並不是作為參賽畜來使用的。魔
界商人走下馬車,伊詩塔也順從地跟在主人身邊——用四肢著地爬行的姿勢。其
美妙,具有寶石般誘惑力的美女貓,讓所有人都在暗暗羨慕。

  黑騎士也被帶了出來,看來她這次的作用也和奧蕾妮婭一樣,是追趕獵物的
母狗,自身不參加比賽,這讓羅恩沒有想到。莫拉比帶來的是一名兔女郎——大
家都認出來了,阿魯法妮亞原人類貴族之女,伊蓓斯。以聰明伶俐,溫柔體貼而
聞名,但近來一直有傳聞她暗中幫助反抗軍來對抗魔王,現在伊蓓斯以如此的形
像出現在這裡,讓傳聞得以證實。

  伊蓓斯的改造方向是兔女,這是莫拉比非常喜歡的一種改造。改造過後的女
體擁有一對長在頭頂上的魔法兔耳,上面佈滿了性感神經,在耳朵上帶有耳環之
類的特品,每扯動一下就能給女體帶來巨大的痛感和快感,是用來調教的好手段。
同時臀尾骨也延伸出來一段,改造成兔子般的毛球狀尾巴,連接著大腿肌肉和快
感神,在拉扯和奔跑的同時會產生快感,讓她的蜜穴永遠保持濕潤。腳部也改造
過後,讓她需要踮著雙腿奔跑,同時也能雙用著地用奔跳的方法移動。就連眼睛
也改造成了兔子的紅色。

  這樣一個兔女郎裝扮的伊蓓斯當然受到了人們的追捧,其它幾個跟著來的兔
女郎也被安排用來服務廣場的眾人,端水送酒,提供娛樂,但看起來她們也不是
用來比賽的。

  最後,莫拉比的參賽奴畜終於亮相了。那是一個有著金色秀發的美麗女子,
羅恩終於認了出來,她就是當時在反亂中遇到的那個妖嬈的蜂騎士。只是這名蜂
騎士相比一邊的蕾蒂娜,僅僅憑著氣場看起來就要高貴許多,完全就是一個出身
尊貴的貴婦,只是出場就驚艷眾人。單是身上的看起來性感又華麗的內衣,就是
用上好的絲綢製成。其爬行的姿態也是優雅無比,但這個貴婦卻仍然和其它奴畜
一樣,頭上戴著狐耳,臀部塞入狐狸尾巴,身上一些穿著衣服的部位,比如脖子
和肩部,手臂和小腿都有狐毛裝飾,這是完全母狐的打扮。

  “我來介紹一下這隻大家從來沒有見過的新寵物,來自娼都'塞拉尼亞',
如今娼女王拉茜卡的侄女——納美斯!”莫拉比得意地宣布。

  “竟然,是皇室出身啊,真是不行了,果然是魔界的大商人。”人們開始議
論起來。納美斯擡起頭,帶著本能的高傲看著眾人,這位來自於'塞拉妮亞'的
娼國皇族看起來還沒有最後沈淪,狐媚的眼神中仍然有著抵抗的意思,對眾來人
說,這才是最有趣的。

  很快,魔都巴拉多的獵畜大會就要開始了。

第七章 大逃姦-下   完
獵畜大會,是魔主之國阿魯法尼亞的一個新興活動,奴隸們被會帶到一個劃
定的區域之內,然後任由她們逃散。一段時間之後,人們就會開始追獵這些奴隸,
一旦被抓到的奴隸就將會遭遇可怕的懲罰,通常來說獵畜大會將持續好幾天,所
以白天拼命逃亡,晚上被懲罰的第二天,還必然帶著懲罰繼續逃亡,然後再被抓,
如此惡性循環下去。然而奴隸們沒有任何的選擇餘地,不過如果有人能成功在大
會的最後一天成功逃走的話,也有可能被獎勵並獲得自由,所以每個奴隸不僅為
了逃避懲罰,同時也為了那虛無的希望,都會盡全力去逃亡。

  這是一場新興的,但是很受城裏市民歡迎的項目。很多人都會帶著他們的奴
隸來到會場,所以在獵畜大會開始前,廣場上各種佈滿了各種各樣的人,美肉林
立,各個種族,各種身份和年紀的女奴都被帶到廣場之上。被捕獲的精靈少女,
身材矮小的半身人女孩,高大的女性野蠻人,成熟的人類貴婦,英姿逼人的女騎
士,甚至還有被貶為奴隸的女性魔族,彷彿就好像商品一樣琳瑯滿目。很多人也
會帶著他們的奴隸來到廣場,用來展示自已的所有物,贏得人們的讚場。

  “哦,這頭母牛奶子真大啊。”來自聖教國的神官騎士德蘭妮爾拴在一個石
柱旁邊,上半身被迫擡起,將她傲人的雙乳展示出來,有幾個平民正圍在女騎士
身邊,用雙手擠壓著德蘭妮爾那鼓脹的乳房,被改造成乳牛的她有大量的乳汁溢
出,甚至有人蹲在那裡舔。

  “嗚,嗚嗚!!!”甚至還有人將草料塞進她的嘴裡,強迫她進食。

  “吃吧吃吧,母牛,吃了才能多擠著奶啊。”一些人一邊塞著食料,一邊玩
弄女騎士的身體。

  在她的旁邊,來自西方諸國同盟的白騎士凱蕾娜也沒有好到哪裡去。被改造
成母馬的她正光著屁股站在一旁,身邊圍滿了人,人們正在她赤裸美麗的肉體上
亂摸。

  “哦,拉莫斯比西純血母馬,哈哈,這個牌子太有意思了。”有好事者拿起
凱蕾娜脖子上的銘牌大聲讀了出來。同時還在她性感的屁股打了幾下。

  “嗚,嗚!!!!”無法說話的女騎士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音,憑由男人抽打
她的乳房,打得臀肉亂抖。

  相比起另一邊,被改造成母狗的女刺客奧蕾妮婭就更悲慘了。那些曾經被奧
蕾妮婭殺害過的人的同伴帶著他們的狗來到女刺客身邊。被改造成無法站立的女
刺客正趴在地上,被幾頭家用警犬圍在當中進行X交。

  “你這只賤母狗,竟然敢刺殺我,現在和我家的X交配的感覺如何?”一個
富商看著正在被X姦淫的女刺客,然後對著她的屁股踢了一腳,接著勾起她的雙
腿將她整個人肚皮向上翻了過來。立刻就有另一條X爬到她面前,將X莖插入了
女刺客的嘴裡。

  另一邊,有些黑色波浪捲發的女領主貝拉正大著肚子站在那裡,一群人正圍
著她的肚子摸。在她身邊則是城裡的養豬者,魯特是一個子承父業的年輕養豬人,
工作就是飼養肉豬提供給城市。目前母豬貝拉由他代為飼養。

  “聽說,我們的母豬領主被進行了子宮改造,現在她能和公X交配生出小豬
來了?”有人摸著貝拉的大肚子。

  “當然,你說的沒有錯。”魯特在一旁點頭。

  “那就是說,這大肚子裡全是小X仔?”有人立刻得出結論,說完所有人都
大笑起來。同時還有人好奇的用力摸著貝拉的大肚子,讓人吃驚地是,女領主竟
然紅著臉,發出嗚嗚的聲音,下半身流出了淫水。

  “不,不!!”一直沒有開口的貝拉發出輕微的請求。只是隨著她的聲音,
下體流出的淫水卻越來越多,人們吃驚地看著女領主自然發情,流出淫水的樣子
很吃驚。

  “果然,這頭母豬是可以說話的,不過竟然摸摸肚子就能發騷,也太賤了吧。”
立刻有人評論。但其實沒有多少人知道,貝拉同時被進行了聲帶改造,只要發出
聲音就容易產生快感,也就是說雖然沒有禁止她出聲,但這只能和下賤聯繫起來。

  “真是很不錯啊,這只雖然不能參加比賽,不過也很出色了。”在中央廣場
的水池裡,被改造成美人魚的女詩人迪麗雅正趴在水池裡,一個男人正跳到水裏,
從後面乾著這條美麗的人魚後庭。

  除了羅恩之外,地精拉魯也騎著他的愛馬——天馬騎士希蕾奈來參加比賽了。
不同於凱蕾娜,希蕾奈是騎乘用的母馬,所以得以四肢趴在地上,穿著性感暴露
的馬鎧來參加逃亡賽。

  “哦哦,母馬騎士也來啦,前幾天在馬廄裏呆得怎麼樣?”人們看到希蕾奈
就嘲笑起來。關於天馬騎士希蕾奈,前些日子發生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前往
黑欲鬥技場的地精拉魯將希蕾奈拴在競技場外面,觀看比賽的時候,有一些少年
看到了孤身一個人被留在場外的女騎士,然後就乘主人不的時候開始玩弄她,最
終在玩弄過一遍之後,幾個少年想要偷走這匹母馬,但沒有想到剛割開繩子,希
蕾奈就撒開四蹄就開始逃跑。

  於是少年們開始大喊大叫,一場追逐光屁股母馬的戲虐追趕就此開始了。在
逃跑的最後,希蕾奈被一個人特意引到了一個馬廄之中,然後就消失了。等到幾
週過後,地精拉魯最後找到他丟失的'母馬'的時候,希蕾奈正漲著大肚子被關
在那個馬廄之中,被一匹種X從後面乾得翻白眼。於是希蕾奈稱得了新的稱號:
母馬騎士。

  不過這件事之後,倒是讓希蕾奈一下子多了很多人氣,地精拉魯也賺了不少。

  最後,魔界商人莫拉比也到了。他的排場比羅恩要大得多,是帶著馬車而來
的,打開馬車門,美女貓伊詩塔正膩在主人的身邊,顯示並不是作為參賽畜來使
用的。魔界商人走下馬車,伊詩塔也順從地跟在主人身邊——用四肢著地爬行的
姿勢。其美妙,具有寶石般誘惑力的美女貓,讓所有人都在暗暗羨慕。

  黑騎士也被帶了出來,看來她這次的作用也和奧蕾妮婭一樣,是追趕獵物的
母狗,自身不參加比賽,這讓羅恩沒有想到。莫拉比帶來的是一名兔女郎——大
家都認出來了,阿魯法妮亞原人類貴族之女,伊蓓斯。以聰明伶俐,溫柔體貼而
聞名,但近來一直有傳聞她暗中幫助反抗軍來對抗魔王,現在伊蓓斯以如此的形
像出現在這裡,讓傳聞得以證實。

  伊蓓斯的改造方向是兔女,這是莫拉比非常喜歡的一種改造。改造過後的女
體擁有一對長在頭頂上的魔法兔耳,上面佈滿了性感神經,在耳朵上帶有耳環之
類的特品,每扯動一下就能給女體帶來巨大的痛感和快感,是用來調教的好手段。
同時臀尾骨也延伸出來一段,改造成兔子般的毛球狀尾巴,連接著大腿肌肉和快
感神,在拉扯和奔跑的同時會產生快感,讓她的蜜穴永遠保持濕潤。腳部也改造
過後,讓她需要踮著雙腿奔跑,同時也能雙用著地用奔跳的方法移動。就連眼睛
也改造成了兔子的紅色。

  這樣一個兔女郎裝扮的伊蓓斯當然受到了人們的追捧,其它幾個跟著來的兔
女郎也被安排用來服務廣場的眾人,端水送酒,提供娛樂,但看起來她們也不是
用來比賽的。

  最後,莫拉比的參賽奴畜終於亮相了。那是一個有著金色秀發的美麗女子,
羅恩終於認了出來,她就是當時在反亂中遇到的那個妖嬈的蜂騎士。只是這名蜂
騎士相比一邊的蕾蒂娜,僅僅憑著氣場看起來就要高貴許多,完全就是一個出身
尊貴的貴婦,只是出場就驚艷眾人。單是身上的看起來性感又華麗的內衣,就是
用上好的絲綢製成。其爬行的姿態也是優雅無比,但這個貴婦卻仍然和其它奴畜
一樣,頭上戴著狐耳,臀部塞入狐狸尾巴,身上一些穿著衣服的部位,比如脖子
和肩部,手臂和小腿都有狐毛裝飾,這是完全母狐的打扮。

  “我來介紹一下這隻大家從來沒有見過的新寵物,來自娼都'塞拉尼亞',
如今娼女王拉茜卡的侄女——納美斯!”莫拉比得意地宣布。

  “竟然,是皇室出身啊,真是不行了,果然是魔界的大商人。”人們開始議
論起來。納美斯擡起頭,帶著本能的高傲看著眾人,這位來自於'塞拉妮亞'的
娼國皇族看起來還沒有最後沈淪,狐媚的眼神中仍然有著抵抗的意思,對眾來人
說,這才是最有趣的。

  很快,魔都巴拉多的獵畜大會就要開始了。

  ……

  “好了,快跑吧,我的小奴隸們。”羅恩一把拍在女騎士凱蕾娜的屁股上,
看著女騎士雙手被反綁在身後晃著屁股跑出去,然後鬆開女刺客奧蕾妮婭狗鏈,
讓女刺客撒開四肢快速飛奔起來。接著,其它的女性奴隸也跟著跑了出去。

  一批又一批的奴隸從廣場逃散出去,看著這些奔跑的美肉,在場的人們不禁
紛紛意淫起來。

  “我一定要抓到那個女刺客,該死的,她還欠我一條命呢,這次我要讓她被
我家全部的狗都操一遍,然後再生幾隻小狗。”

  “我喜歡那些站著的母馬,嘿嘿,要是我抓到一定要讓她在我的馬廄裡好好
受款待。”

  “不過,我最想抓的還是那隻金色的女狐狸,那氣質真是太棒了,完全是一
個貴婦人的樣子啊。”人們討論的最多的,還是來自塞拉妮婭的納美斯——娼女
王拉茜卡的侄女。

  “哈哈哈,總之,讓我們去享情狩獵吧!!”男人們磨拳擦掌,躍躍欲試。

  ……

  由於獵畜大會並沒有什麼規則,女奴們也情況不一,有些人雙手雙腳都自由,
也有人像凱蕾娜一樣雙手被反綁,也有人像女刺客那樣只能用四肢奔跑,各種各
樣的美女在街上赤裸地奔跑,選擇可以藏身的地方。在她們奔跑了一段時間之後,
雄性的怒吼從後面傳來,男人們帶著血紅的雙眼,獸性大發從後面奔向女奴們。

  很快,第一批體力較弱的文弱女性就被男人們抓到了,規則是只要抓到就可
以當場幹,同時用筆在她的身體上留下自已的名字,直到盡興之後,在晚上的時
候將她們帶回廣場,明天繼續參加逃亡。於是大街上很快就充訴著女性的哭叫和
男性的怒吼聲,在賽區的街道上,隨處可見男女交歡的場面,規則是模糊的,並
沒有規定一名女奴只能被一隻男性所捕獲,於是隨處可以見到幾個男人圍在一個
女奴身上,進行群奸的場面。

  “不,不,不要,大人,我!!!!”女性的哭叫隨處都可以聽到。

  “哈哈,抓到了,你是我的,哈哈哈!!”男性的淫欲充斥著整個街道,將
這裡變成一個淫虐的狂歡宴。不僅有人類,還有魔獸和魔族也加入了追獵的行列,
天上的石像鬼從天空抓起赤裸的女奴抱在半空之中姦淫,高大的獸人一把抓到三
個女奴轉身就走,還有施放魔法來攻擊女奴的魔族,整個場面既混亂又淫蕩。

  在大街上,來自聖教國的神官騎士德蘭妮爾正吃力地在街道上爬行,由於被
改造過的雙乳太過沈重的關係,讓她無法飛速奔跑,只能像被吃力的母牛一樣,
一邊流著奶水,一邊努力逃走,但很快就讓人抓到了。

  “喂喂,是你胸前的乳房太大了嗎,你跑得真慢啊。”一個男人從後面抱住
德蘭妮爾,然後將她整個人倒翻過來,就這樣當街將撲在女騎士身上,然後騎在
德蘭妮爾身上,伸出雙手在那還在溢乳的豐滿乳房上玩弄起來。

  一旁的納美斯看到大街上發生的這一切,慶幸男人將目光放在了神官騎士身
上,她轉過身逃進小巷之中。正好,這時候,被改造成母狗的女刺客正好也在周
圍,兩個女人對視了一眼,然後默默地向前走。除此以外,還有另外幾個女奴隸
也在周圍。

  處在她們面前的是一個高牆,大門鐵鎖無法通過,只有沿著牆往旁邊跑很遠
才能繞過去。正當女人們有些猶豫的時候,身後男人們的聲音響起來了。

  “這裡,就在這裡,抓住她們!!”男人們興奮地撲過來,這時候奴隸們開
始嚇得四散逃跑,然後這牆太寬了,如果一直向前跑的話末必能躲過男人的襲擊。
這時候,有人發現了在牆底下有幾處正好可以讓身材嬌小的女人通過的狗洞。幾
個精靈女孩毫不猶豫就趴下來,想要轉過去,女刺客奧蕾妮亞也趴下去,作為母
狗去鑽過這個狗洞。

  納美斯和幾個女奴看了幾眼之後,一種不安感讓她們放棄了這個想法,繼續
沿著牆逃走。而奧蕾妮婭和其它人正努力去鑽過這個非常狹的狗洞。正當女刺客
上半身勉強鑽過去的時候,突然之間發現牆體發現在收攏,無論她怎麼努力,下
半身,特別是肥大的屁股仍然在洞口外面,無法鑽過去。

  “嗚,嗚!!!”失去了人類的語言的奧蕾妮婭用盡全力也無法讓自已的屁
股進入洞裡,就這樣上半身和下半身都卡在牆體兩邊,動彈不得。這時候只聽到
有男人接近的聲音。

  “哈哈哈,這幾隻蠢母狗,竟然想轉狗洞。”男人們停下來,指著想鑽狗洞,
屁股卻被卡在外面的女刺客等人大笑起來。然後他們蹲下來,用手指從後面伸進
女刺客的後庭。被到刺激的奧蕾妮婭想要掙紮,但只能扭動自已的臀部,其它什
麼也做不了。

  看著卡在牆裡的美麗屁股,男人們淫笑地蹲下來,掏出肉棒伸進了女人們的
蜜穴裡。

  '幸好,男人們的注意力被吸引住了。'納美斯和其它人沿著牆繼續跑,盡
頭是一個同樣被大門鎖住的鐵門,但旁邊有一個明顯可以打開的窗。

  “看來是這裡。”納美斯是跑得最快的,也是第一到跑到門前的。同樣,她
搶在最前面打開旁邊的窗口,然後跳了下去。但立刻她就感覺到了不對勁,下面
竟然是一個大坑,上面蓋著一張佈滿了粘液的大網,於是第一個跳下去的納美斯
被粘在網上,雙手雙腿都被粘住,根本無法掙紮只能任人魚肉。

  “不,不好,沒有想到竟然……”納美斯咬了咬牙,用盡全身的力氣,以手
臂支撐起來,剛眼看著就能掙脫的時候,突然間一個重壓將她整個人重新粘在網
上。原來後面的女奴看到男人追上來,就急著跳下去,然後一個個踩著納美斯的
身體逃走,只留下一個人絕望地在陷井之中掙紮。

  “哦,看來抓到一個最美的女狐狸啊。”男人打開門,從後面拔了拔塞在納
美斯屁眼裡的金色狐尾。納美斯回過頭,只看到一群男人圍過來,對她伸出手…


  ……

  第一天結束,逃跑被抓獲的女奴都被不同時間送了回來,這樣明天可以繼續
參加大逃奸的遊戲。不過這並不意味著她們可以休息,晚上等待第二天到來的男
人可以在無聊的時候玩弄他們的獵物,而女奴們也沒有休息的時間給她們。

  白騎士凱蕾娜,神官戰士德蘭妮爾等一些人都已經在早些時候被抓了回來,
已經被赤裸在綁在某處,和其它女奴一些被男人輪姦著。這時候,人群之中響起
了羨慕的聲音。

  “哦,看來我們美麗的女狐狸是被你們抓到了啊。”只見納美斯全身的衣服
破爛,在她的大腿上分佈寫上了侵犯過她的男人的名字,一共七個人。這七個人
在美女狐的脖子上綁了個繩子將她帶回廣場,立刻得到了人們的羨慕聲。

  “明天,我想要抓到這只女狐狸,在她身上寫上我的名字!!”一個男人捏
了捏拳頭。

  “哼,我也是,明天看我的吧!”旁邊的男人也跳起來,“大商人莫拉比的
女奴可是難得的上品啊!”

  在人們的議論之中,他們各自將自已的戰利品帶到一處,然後開始享用起來。
抓到女畜的人可以在當天隨意處罰女奴,當然也包括分享給其它人,或是將她們
賣給其它沒有抓到女奴的人,來換取錢財。總之哪怕是在夜裡,廣場上都充滿著
女性的淫叫聲,直到天明。

  納美斯被男人以高昂的價錢公開拍賣,整整一個晚上,她幾乎都沒有休息,
不斷有肉棒進入她的身體,人們彷彿特別鍾愛她。可能因為她不俗的容貌,也可
能因為她是一國女王的侄女,同時也可能她與身自來高傲的氣質,天明之時,納
美斯已經全身都是精液,氣息微弱了。

  這時候,精通暗黑回複魔法的人們走了過來,在所有被姦淫了整整一晚的女
奴身上施發了回復體力的法術,讓這些可憐的女人可以繼續第二天的大逃姦遊戲。

  第二天,清晨,再一次在男人拍打屁股的肉響之中,女奴們魚貫而出,在大
街上四散奔逃。納美斯也在其中,按照遊戲慣例,每次被抓,抓到女奴的人都可
以在女奴身上加一件用來懲罰的工具,或是施放一種魔法。納美斯的雙乳被裝上
了跑動就會響聲的鈴,這樣這只美麗的女狐狸就可以吸引更多的人來抓她了。

  比賽之後,納美斯也繼續奔跑,乳頭上的金鈴隨著跑動不斷發出響聲,讓她
幾乎無法隱藏,同時上面還有羽毛,會隨著雙乳的抖動刺激著她的身體,讓納美
斯難堪無比。經過昨天那個牆的時候,納美斯才發現,竟然奧蕾妮婭等人還被夾
在狗洞之中,看來整個晚上也沒有好過,她們每一個人下半身都佈滿了男人的精
液,狼狽異常。

  然後她看到了白騎士凱蕾娜,凱蕾娜雙手反綁在身後,美麗的長腿上寫著六
個男人的名字,頭上相比昨天還多套了一個還在流著尿液的男人內褲,尿液順著
女騎士的臉龐滴下來,顯得非常狼狽。

  納美斯和凱蕾娜沿著牆奔跑,因為胸前鈴鐺的關係,納美斯身後總是追著男
人,而且越來越多,眼看著她們就要跑到昨天的鐵門前了。男人們也從四面八方
圍了過來,納美斯第一個衝到鐵門前,這一次她使勁去壓下門上的把手,用盡全
身的力氣終於打開鐵門。立刻納美斯推開一道小口子鑽了過去,然後為了阻擋身
後的男人,心計很深的納美斯將鐵門重新關上。

  隨後趕到的是凱蕾娜,看著納美斯用手壓下把手推開鐵門,然後關上。凱蕾
娜也想要這麼做,但當她趕到鐵門前的時候才發現,因為雙手被反綁,她竟然無
法去壓那個把手。女騎士著急地轉過身,想要去雙手去壓,卻發現被反綁的雙手
沒有辦法去施力,怎麼弄都會讓把柄脫手。眼看著男人就要追了上來,情急之下
凱蕾娜轉過身用竟然試圖用自已的臀部去壓下那個把柄……

  身後傳來了凱蕾娜的嗚嗚聲,同時男人勝利的聲音響起來。但納美斯顧不上
這些,她繼續光著屁股在大街上跑,前方她發現了同樣在逃跑的幾個女奴,其中
女領主貝拉就在其中。

  不過,貝拉的樣子遭透了,她的肚子比昨天還要大。女領主幾乎是在用雙手
托著肚子奔跑的,原來昨天她被一個暗黑法師抓住了,天明的時候被施放了催孕
的法術。讓本來就快要出產的女領主幾乎是抱著肚子在大街上奔跑。

  “不,不能在這裡,不,不要,啊啊啊!!”只見女領主一邊高潮一邊哭叫
著突然間趴下來,然後抱住肚子滾到一邊,竟然有小X的頭從女領主下體裡鑽了
出來。

  隨後趕到男人也吃了一驚,幾乎有半數男人都愣在原地,看著被改造過子宮
的女領主貝拉公開在大街上產仔,就好像真正的母豬一樣,貝拉在高潮和絕叫聲
中產一下整整一窩的小X。

  而繼續向前方奔跑的女狐狸納美斯,卻因為胸前的鈴鐺吸引了太多的人,最
終在十幾個人的包圍之下,在一個街角被抓獲。接著,就是整整一下午的輪姦,
當納美斯被帶回廣場的時候,身上的名字已經達到二十幾個了。

  “真是被玩得很慘啊,不過這僅僅只是第二天而已,好好享受吧。”莫拉比
好像看好戲一樣,看著他的玩具被別人玩弄,還樂在其中。

  晚上,奧蕾妮婭也終於被人從狗洞裡帶了回來,扔回了廣場。生完小豬的貝
拉也被男人輪姦之後帶回廣場,回來的時候,身上的名字多達三十多條。至於女
騎士凱蕾娜,她回到廣場的時候,已經站不穩了,身上的名字也有二十多條。

  大逃奸的遊戲還在繼續。納美斯身上也多加了一個尿道塞來作為第三天的懲
罰。

第三天,白騎士凱蕾娜身上的名字只多了一個,不過這並不意味著她的境遇
有多好。今天她再一次被帶上了馬嚼子,而且奔跑的時候那馬嚼子還在流著尿黃
色的水。仔細看的話,凱蕾娜臉色十分糟糕。這時候,有一群男人就好像早就等
著她一樣,在身後不緊不緊地追著。

  “喂喂,母馬騎士,你的肚子怎麼樣,忍不住的話不拉出來啊,哈哈哈哈”
一看到他們,凱蕾娜就臉色涮白,加速奔跑。但男人們早就猜到如此,其中一個
人用馬涮子在凱蕾娜雪白的臀部重重地抽打了一下。立刻母馬騎士發出沈悶的悲
鳴,然後下體竟然不斷排出汙穢物。原來這些人不僅給她的馬嚼子浸了糞水,還
給她餵了會造成排泄的巴豆,使得無法像人類一樣蹲下來的凱蕾娜竟然一邊跑一
邊排肚子,場面及其淫亂。

  晚上,當納美斯被獸人抱著回到廣場的時候,那獸人巨大的肉棒還插在她的
肉洞裡,而她本人早就被幹得神智不清,口吐白沫了。據說有一批獸人為了爭搶
納美斯的所有權而大打出手,最終競爭者獲得勝利,趕走了之前剛剛侵犯完,並
寫完名字的那批獸人。於是說,納美斯是被整整兩批獸人輪姦過。

  當晚,納美斯身上的名字超過五十人,同時一個附有電擊石的陰環加在了她
的身上。

  第四天,凱蕾娜奔跑的時候,背在身後的兩隻手上綁著一根橫扛,兩頭各掛
著一桶屢水。原來這幾天,都是同一批在專門抓她,而這些人就是之前偷走她的
盜馬賊。對白騎士凱蕾娜心懷怨恨的他們,每天都設計專門去抓凱蕾娜一個人,
然後報復她。

  女狐狸納美斯成功躲在了一個沒有人發現的角落裡,避開了獸人和人類的追
捕。直到晚上才被一群狗頭人發現,據說是因為實在忍受不住尿意才不小心讓狗
頭人發現。但諷刺的是,直到三十幾個狗頭人輪姦完畢之後,納美斯仍然沒有得
到排尿的機會,最後還是被人類帶回廣場,才在深夜解放了尿道,在人們的視線
之中,在高潮中排尿。

  當天,她身上的人名達到八十多個。不僅僅是美麗的長腿上,豐滿的雪臀,
纖細的腰肢和性感的乳房,身上每個部位都寫上了曾經侵犯過她的人的名字。

  第五天,納美斯身上的人名已經超過一百人,然後,大逃姦還在繼續。


  ……

  大逃姦在第十天的時候最終結束,結算的時候,來自塞拉妮婭的蜂騎士——
納美斯得到了最多的關注,據說最後一天被帶回廣場的時候,這個可憐的女人已
經全身上下沒有可以下筆的地方,就連她伸出的舌頭上都寫上了別人的名字。而
為了在她的身體上留下名字,甚至有人翻開她的肉穴,在陰道內寫上自已的名字。

  最後據統計,不計那些看不清楚的名字,共有二百二十三個人名出現在納美
斯的身體上。按照獎勵規則,每個寫上名字的人都可以在活動過後享受至少一天
的擁有權。所以,大逃姦活動之後,美麗的女狐狸在花上很長一段時間,流轉在
男人之間作為寵物和玩物而活著了。不過在某種程度上,相比其它人她還是要幸
運地多。

  奧蕾妮婭,女刺客繼續擔任著巡邏犬的工作。每天光著身子在大街上巡邏,
無法站立,無法說出人類語言的她,只能像母狗一樣被衛兵牽著工作。阿魯法尼
亞的治安很差,奧蕾妮婭有很多機會——當然,機會並不意味著成功。經常可以
看到任務失敗的女刺客第二天,或是之後的幾天內被發現像野狗一樣被丟在哪個
垃圾角落之中,被一群野X猛幹。

  德蘭妮爾,這名被改造成乳牛的神官女騎士除了作為牧場的乳牛之外,還經
常出現在城外的自耕地上,美麗的乳牛戴著鼻環,乳頭上掛著鈴鐺,身後塞著一
個農耕用的耙,一邊爬一邊扭動美麗的屁股在耕地。據說耕地過程中她留下的乳
汁,對於農作物生長也有催進作用。

  凱蕾娜,美麗的西方同盟純血母馬將作為魔主之城最有名的拉車母馬,每天
都奔波在大街之上,身上裝有母馬用的裝飾,扭動美麗的屁股拉車,是阿魯法尼
婭的一大風景。不過在那之前,她將有很長一段日子必須交給那批在大逃姦上專
門去抓她的盜馬賊,每天拖著垃圾車或糞水車生活。

  同為母馬的希蕾奈,嫩肉與馬鎧的組合讓這名美麗的女騎士在競技場上備受
歡迎。地精拉魯的寵物女奴,小尼莎騎在女騎士身上參加戰鬥,在戰鬥之中一邊
奔跑,一邊高潮的希蕾奈,成為黑欲競技場另一種意義上的明星。

  女領主貝拉作為少見的子宮改造者,整天都呆在少年魯特的養豬場,挺著大
肚子被公X輪姦,同時淫叫著產下X仔。而又有誰會想到,曾經這個美麗的女人
是阿魯法尼亞的領主,也是反抗者的首領呢?這一切,都讓人記住反抗魔王的下
場。

  貝拉的同伴,迪莉雅,美麗的人魚,被新的商人所收養,放在宅中的水池之
中,作為大宅的觀賞和玩弄的寵物而活下去。

  至於其它人,也繼續她們的寵物人生,魔主之城阿魯法尼亞,仍然存在於奧
魯希斯這片大陸之上。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