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792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jy00754412
伯爵 | 2016-10-9 14:45:54

【美妇厨房】(03)作者:kas_ya10

作者:kas_ya10
字数:8032

     

        第三章学校

  吃完早饭,还有三十分钟去学校,因为昨晚睡得太晚,所以我先回房再补个
十分钟的觉,路过易文的房间,他还在房间里没出来吃饭,懒得管他了。

  设了个十分钟的闹钟,躺到床上,脑子里又出现昨天视频的场景,慢慢的眼
皮越来越重。

  「厄……厄…恩…再抓紧点」

  我做梦了,梦里视频里那个美妇带着眼罩被我压在身下,我右手抓拿住一只
美乳疯狂揉搓着,乳肉在五个手指间挤了出来,而我的嘴含住另外一个乳房,舌
头不停的挑逗着那抖动的乳头「快…快…点进来…我我要。」那个美妇娇喘着我
马上褪下裤子

  「你要不要看看我的样子?」美妇妖娆的在我耳边吹气「要…要…不要」我
有点犹豫

  「不用担心,我给你看了」美妇拉下眼罩,撩开头发,显出了脸蛋一个熟悉
而美丽圆润的脸庞出现在我眼前

  「妈妈?」我惊讶到

  「肖东,你在干什么?」妈妈瞪着眼看着我「昨天的作业做完了吗?」

  「啊!」我惊叫一声,阳光射到了我眼上,「啊,是梦。」

  「梦都是反的」我轻声嘀咕了下。看了下表刚好十分钟。

  打开房门,易文正在吃饭。

  易文看了看我,我没作声,直接开门走了。

  走进教室,还10分钟开课,就看着一大批同学正低着头,嘴里默念着课文。
上午两节课是妈妈的课,今天的课妈妈昨天布置了任务,要背一段课文,而那段
课文是文言文,所以大家都这么努力。

  我昨天也没看书,所以赶紧落座打开课文默念起来。

  「喂,李伟,你听说了吗?魅力酒吧放大招了」两个同学在小声嘀咕,在一
个班里总有不爱学习的人,这些人对惩罚也是习以为常「啥事?」

  「昨天魅力酒吧说是只要抽中奖就能和位神秘女士共享一晚,中奖概率好高
呢」

  「这有啥稀奇的,共享一晚是一晚做爱还是吃饭?」

  「做爱吃顿饭?外面不知道,我可知道清楚,这是大招」

  「什么?你直接说说。卖什么关子」

  「就是昨天酒吧表面上说是酒吧活动,去的人抽中奖就能参加活动,其实是
请来了一个高级妓女,只要上台去抽奖,抽中了就能干她,对外面不能说,怕是
说卖淫,其实我清楚得很」那个同学好像上了劲头「那妓女来头好像很正啊,挂
的名是美熟女教师,据说有20个男的抽中了,估计酒吧怕事,也全他妈抽的外
地客,肥水流到外人田咯」

  「连他们也知道昨天发生的事?」我在边上听着,想着昨天酒吧的事「」女
教师?还是美熟妇,我可喜欢了,有咱金梅老师漂亮风骚没?「另一个同学舔了
舔嘴坏笑道。

  没想到这家伙居然把一个酒吧里的妓女跟做为教师的美丽妈妈联系在一起,
我心里一怒,但还想继续听,看能不能了解到更多信息「我哪里知道,我都听我
表哥告诉我的,他在里面当服务生。那妓女就是在卫生间里,男的抽中了就进去,
一次进去10个,搞了2轮,20个男人,每个男人出来都是说这肉太好吃了,
那大腿那酥胸还有那淫荡的嘴巴,都想拖回家去,花多少钱都愿意,可是酒吧对
这妓女一点消息都不透漏,据说做的时候还带了眼罩,进去的男的都是外地的,
所以谁也不知道她张啥样」「啊?太可惜咯,好像试试味,魅力酒吧这下生意好
了」「就这一次活动,酒吧说了,他们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请到那个妓女」「那
……」另一个同学话没说完

  噔!噔!噔……

  走廊传来一阵高跟鞋踩地板的声音,妈妈来了

  「金梅老师来了,等下聊」那两个闲聊的停了下来「各位同学,早上好!」
摇着丰熟的屁股,穿了一件小西装和职业长裤的妈妈出现在教室门口,我细看了
下妈妈,妈妈今天好像有点倦容「张凯,你去隔壁办公拿张凳子来,老师今天腰
有点不舒服,等下坐一下。」妈妈走到讲台上「那今天我们首先开始昨天布置的
任务吧。」妈妈很少会坐着上课,看样子昨天妈妈确实玩得很累了张凯很快拿来
了凳子,妈妈一下坐上去

  「今天怎么回事,感觉全身都痛,腰也使不上力」妈妈心里也有点疑惑「不
该去酒吧,喝酒多了就全身痛」妈妈其实更不能解释的是,现在她丰盈的大腿上,
乳房和腰肢上都莫名其妙的来了很多瘀伤「是不是昨天下午弄的?」妈妈想起昨
天下午,一次在厨房,一次在客厅,被易文一边抽打屁股掐弄大腿一边被弄得高
潮不断而跪在地上给他口交的场景,妈妈脸微微一红用眼角余光偷偷扫视了一些
刚刚到教室不久的易文「那哪位同学先来背诵?」妈妈顿了一下,站了起来,恢
复了威严,一双秀目扫视着下面的同学,她前凸后翘的身材也展现在教室最前面
这样的美丽现在也不会有人敢来欣赏,因为对学生来说,现在是最危险的时刻,
下面一片安静,谁也不想先被抽中,空气仿佛凝固了一样「这群小孩」妈妈有点
叹气「这么不爱学习」

  「我」教室角落里传来一句声音,大家齐刷刷望过去,是易文妈妈看着易文,
有点欣慰,又有点羞涩,奇怪的表情「易文肯定了,他成绩那么好!」底下同学
小声嘀咕着「这家伙原来刚刚在屋里背书」我心里也有点惊讶,毕竟经历了昨天
的事,谁也没时间去管其他,没想到他还记得「那易文同学,你开始吧」妈妈有
点温柔的说道「恩」之后易文居然一口气把那段复杂的文言文流畅的背了出来,
「哇」全班发出了惊叹声,女生都满怀春意的望向易文,而男生则很也很佩服的
表情,因为他们都知道,即使他们能背出了,也不会这么流利。

  「很好,易文同学表现得很好」妈妈眼睛笑咪着,但还是不敢直眼看易文
「那其他同学都不愿先出来背,我就点名来抽查了」妈妈迅速恢复了威严教室里
又是一片死静,妈妈也开始抽查背诵

  「李敏」「…」

  将近两小时

  叮叮叮

  两节课完,下课铃响起,教室里哀声叹气,一大波同学没背出来要放学留校
背书,而我则是侥幸过关。

  「易文你好厉害」又是一堆同学围着易文「你教教咋背得咯」「我先去办公
室了,你们休息」看着一堆女生围着易文,妈妈皱了皱眉似乎有点不满而又奇怪
的说了句其他人包括我都没在意,只有易文低头歪笑了下时间过得很慢,但是一
天的课马上就要结束了,那些放学还要继续背书的同学继续哀声叹气,没精打采
的「老师,我要上厕所」易文站起来说了下

  「好」老师对易文这样优秀同学的请求基本都是答应的,而且马上就放学了,
听课的人也数得清,大部分人都在等着放学。

  「特权啊特权」几个刚也要去上厕所的男同学愤愤不平「这混蛋,现在还上
厕所」我也有点看不惯,不知道是不服气还是其他「不要吵」课堂恢复了平静等
着下课

  叮叮叮

  放学铃响起,我收拾书包,看着边上没精打采的同学,以及仍然是空位的易
文座位,有点不放心的打了个电话给办公室在隔壁楼的妈妈「嘟…嘟…」好一会,
妈妈在电话咳嗽了几下接通了,里「厄小东还没回家吗?」「马上就回了,打电
话告诉你」我答道

  「小…小东,路上注意安全,妈妈等下…啊身体不太舒服,在医院这边了」
妈妈似乎很疲惫「哦,好的,谢谢妈妈,妈妈注意身体」我挂了电话,妈妈这么
快就去医院了,看她上课确实也很累。

  可是看到空着易文座位,还是不放心

  「去妈妈办公室看下」我直接飞奔去隔壁楼

  「呼…呼」喘着气,我到了妈妈办公室门口,妈妈办公室紧闭。

  果然这么早去医院了

  「恩」突然办公室传来了一丝微弱的声音

  「咚咚咚」我马上敲了几下门「妈妈?」

  微弱的声音停了可是门没开

  「咚咚咚」「谁」我继续敲门

  过了好一会门开了

  里面出来一个脸「易文?你在这里干嘛?」

  我又有点不爽的看着他

  「阿姨去医院了,叫我给她改作业」易文满不在乎的说道,这是他一贯的态
度「那我进去看看」我试探得说

  「好啊,随便,这是你妈的办公室,当然随便你进来」易文不紧不慢的我走
进去四处扫视着

  「你来干嘛啊,阿姨在医院挂号,你不早点回家煮好饭么?」易文很快坐回
妈妈办公桌的椅子上,翘起二郎腿,转过椅子来对着我我没回答他,看见这空阔
的办公室里,好像也没什么其他了「你在找什么?小东」易文话里有话的呵呵笑
着「我什么事你还不知道吗?」「没什么,我看我昨天掉的作业本还在没在这」
我看这没什么东西,松了一口气「那我回去了」

  「好,我继续改阿姨交代的作业」易文说完地下头,拿起笔改起作业了走出
门,虽然是怪怪的感觉,但什么都没有,心里也落了口气飞奔着跑了回去。

  我刚走出门,妈妈办公室里

  「阿姨继续吧」易文朝办公桌下面说了句「我说了你藏这里没人发现得了」
「小文,啊小东是不是怀疑我了」办工桌下传来一个成熟的妇人声音「不会的,
我跟他说了你去医院了,他没怀疑」易文微微一笑「阿姨这么累,叫我改作业也
是应该的」「阿姨乖,来,我们继续吧」易文地下头说了句而此时,在狭小的办
公桌底下,正是上午还在课堂威严无比的妈妈。现在妈妈已经是另外一幅模样。
因为桌下空间狭小,妈妈头发凌乱,双膝跪着,而头弯曲着靠双手支撑在地面保
持着平衡,她身上的小西装半披在身上,衬衫的纽扣被全部解开,胸罩没被脱掉,
罩杯被拉到了胸部以上,而胸罩的肩带断了一根,两只大白奶像波浪一样在胸下
摆动着,而下半身她的长裤被褪掉,像珠宝一样圆润而并且美丽白皙的大腿全露
了出来,而内裤就挂着这其中一条大腿上。

  就在我过来之前,妈妈已经给易文口交过一次了现在嘴上还残留着一些精液。

  「小文,你不要这样对阿姨,刚刚还没好吗?」妈妈有点哀怨的说道「刚刚
是改作业的奖励,现在是作为我的女人」说道「我是你的老……啊呜…呜…呜」
妈妈没说完,易文就把挺立的鸡巴插到了她的小嘴「阿姨别说了,你看你不是这
么听话吗?」易文一边抚摸着妈妈的秀发一边挑逗起来「呜…呜…呜」妈妈只能
用这样的声音回应

  「阿姨要用功哦」

  「呜」妈妈开始用舌头挑弄这易文的龟头,在阴jin的每一道沟壑里剐蹭
着「啊…阿姨好会弄了…啊…」易文把背挺直了,「阿姨学习得好快,哈哈」
「呜…呜」妈妈已经情迷的美目还是狠狠的瞪了一下易文「啊…啊阿姨生气了」
易文感觉有股热流又在涌动,「来,把身子探出来」易文把鸡巴从妈妈嘴里抽出
来,一丝丝的唾液连着妈妈的嘴「你要干嘛?」妈妈望着自己眼前的庞然大物,
眼睛离不开「你手扶着我,上面出来,用我原来教你的那种」易文喘着气「哦」
妈妈很听话的照做着她膝盖往前挪动了几下,腰部以上总个扑到了坐在办公桌的
易文下体上面。

  「用你的两个骚奶」易文望着自己下半身的妇人,两个乳球挤成的那条沟壑
深不见底,而在乳球上面的乳罩完全没了原来的作用。

  「小坏蛋,哪里学得这些招数,全用到阿姨身上」妈妈娇嗔道,用两个乳球
包裹住那根坚硬的肉棍「呜」肉棍穿到乳肉的沟壑,顶进了妈妈的嘴

  「乖,阿姨乖,我学了都不是为你好吗」易文笑道「呜…呜…」妈妈没作声,
专心的挤弄着乳房,两片肉唇剐蹭着阴茎的外围,舌头挑弄着马眼「嗯…啊…啊
…」

  现在学校里基本没了人,而在女教师的办公室,一个少年坐在他老师的办公
桌前焦急的喘息着,而办工桌下面一个上午还在教训学生的的威严美艳熟女教师,
露出自己身子的上半身在办公桌外面,用嘴服务着这个少年。

  「啊!阿姨你这个骚货…啊我要干死你」易文的似乎要高潮了。挺动自己的
腰身,抓起妈妈的头发,直接就在妈妈嘴里抽插起来。

  在抽送了一百多下之后

  「呜…呜…」妈妈呼吸越来越急促。

  她想挣脱,易文牢牢的按住妈妈的头,不一会一阵又一阵精液射进了妈妈嘴
里。

  易文看着妈妈,拔出沾着妈妈一丝丝唾液和自己精液的鸡巴来。

  「喝掉吧,阿姨,听话」

  妈妈皱了皱眉头,「啊」跑到洗手池边上,全吐了出来「太脏了,你不要叫
阿姨做这种事」妈妈居然还这么抗拒「你说什么?」易文看这场景,怒了「阿姨,
你怎么这不听话了,吃的时候怎么不嫌脏」「别,小文,别这样」妈妈看着易文
哀求到

  「好,那阿姨我们再玩会」易文忽然想到另一个注意「别,别,小文今天够
了啊」妈妈有点想走了「你不是已经舒服了吗?」「好啊,你要走,可以,你自
己走吧,我回去告诉小东和老肖就是了」易文拿出了杀手锏「我」妈妈一下被镇
住「小文就这样了,等下马上要吃饭了」「就一会」易文又要耍花招了「一会」

  「一会?」妈妈疑惑的看着

  「是真的。来,阿姨」易文走过了扶起妈妈

  「小文,你一直这么懂事就好了」妈妈看着扶着自己的易文,还教训起易文
来了「好,好,阿姨」易文不屑道

  「阿姨,来」易文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一束白色的绸带「小文你要干嘛?」妈
妈疑惑的问着

  「让阿姨舒服,刚刚我都忘了,只让自己舒服」易文邪笑着「你要干嘛」妈
妈有点害怕了

  易文拿白绸带一端绑住妈妈的手,另一端绕过了墙上一个吊钩「小文,你要
干什么」妈妈此时两只手被从吊钩上垂下来的白绸带绑住了,「你别啊。」妈妈
惊叫一声

  易文两只手绕过妈妈的腰肢,把妈妈下半身往后挪动「阿姨,按我说的做」
易文继续把妈妈下半身往后挪,不一会妈妈上半身和地面平行,但是因为白绸带
吊着前面双手而不会摔倒地上,两条笔直而光滑的美腿不停的颤抖,屁股高高翘
起对着易文,「你要…啊,小文那里脏!」妈妈眯着眼

  易文把妈妈身上衣服全脱掉,只剩下一条挂在大腿边上的内裤和脚下的高跟
鞋,然后掰开妈妈肥熟的屁股,用舌头在妈妈的后庭和阴道耕耘起来。

  「啊…小文,啊……不要」妈妈眼神又开始迷离了「脏!」「真好吃…」易
文一边舔弄着一边挑逗着妈妈

  「啊…啊…别」妈妈嘴里抗拒着,但是下面已经开始洪水泛滥「阿姨涨水呢」
易文更加卖力、

  「没…没…啊」

  「啊,痛」妈妈微微叫了下「我后面痛」

  「用舌头都会痛?」易文停了下来

  「昨晚之后我后面就痛」妈妈带着哀怨

  「哦~ 」易文想到了什么,冷笑着「阿姨是不是被其他男人弄过了,呵呵」
「没除了…老肖」妈妈有点害羞

  「啪!」

  「什么?除了什么?」易文听她这么说,狠狠的在妈妈屁股上抽了一下「啊
痛…除了老肖和…你」妈妈低声道

  「啪」妈妈屁股上又是一巴掌,

  「和谁?」易文知道眼前这个美妇人昨天被二十个男人骑过玩弄过,但故意
在言语上挑逗着她「呜」妈妈开始流起泪来,自己双手被吊钩垂下来的白绸绑住,
总个上半身靠白绸保持平衡,而一双美腿呈八字状,屁股因为高跟鞋的缘故抬起
得很高,对着自己的学生,像在讨好他,这样羞辱的姿势,还被自己的学生像小
孩一样抽打着屁股,妈妈觉得实在是羞耻「小文,你别这样对阿姨,阿姨爱你」

  「阿姨你还没问答好我的问题呢」易文不为所动「小文…」妈妈哀求道

  看着这样哀怨的美妇,易文的老二已经胀得不行「噗呲」易文把老二插入妈
妈已经湿得不行的美穴「等下你就会说了」「啊…额…额」妈妈停下了啜泣,开
始呻吟起来「和其他男人做了,是不是,是不是」易文像发疯了一样冲击着,妈
妈两只在半空中的大乳也像波浪一样摔动着「啊…啊…啊」妈妈闭上眼「没…啊」

  「啪…啪」易文又开始抽打着妈妈的屁股

  而妈妈感受着屁股传来的痛感,小穴传来的冲击感,两种感觉混合着像电击
一样传遍她全身,这种感觉不像纯粹做爱的感觉,是一种痛苦混合着快乐的感觉,
像徘徊在地狱与天堂之间,这种从未有过的感觉在吞噬着妈妈的已经大汗淋漓的
丰腴肉体「啊…啊…」妈妈沉醉其中,屁股靠着高跟鞋的支点,不断向后迎过去
突然,妈妈脑里闪过一个镜头,一个仿佛发生在自己身上的镜头,镜头里自己在
公厕里,不自己就是公厕一样,一个又一个男人的肉体骑跨在自己满是精液的肉
体上,而自己全身除了修长美腿上的一双破破烂烂的黑丝袜和脚上那双心爱的红
色鱼嘴高跟鞋外什么都没穿。

  看到这样镜头,妈妈一种异样的耻辱感升上心头,而总个身体不断传来抽打
屁股的痛感和易文冲击带来的快感「啊我…啊我是…妓女」妈妈不由自主的说了
出来,说完,妈妈脸红红的,羞耻的感觉更强烈,而快感仿佛也更强烈「啊?」
易文都有点惊讶,但马上恢复常态一边冲击一边说道「阿姨是教师,上午还叫我
背书了」「厄厄我是…厄教师」妈妈意识恢复过来说道,但是她自己此刻也不知
道为什么不相信自己说的「看样子是刚刚的痛感让阿姨露出了本来面貌」易文心
里想到「金梅阿姨原来是喜欢被虐的的荡妇」「啪」易文随手拿起桌上的教尺,
抽在妈妈屁股上,而下半身加重了冲击频率「刚刚问的,阿姨和谁玩过」

  「厄…厄…和老肖」妈妈咬着牙坚持着

  「啪啪」又是重重的两下,妈妈肉感十足的屁股上留下两道教尺的痕迹痛感
又像电击一样伴随着快感冲击着妈妈的大脑「和老公」妈妈低声道

  「老公是谁?」

  「啪啪」教尺抽了起来

  「啊…易…文厄…厄」妈妈自己都不相信,此刻她居然说出来这样的话,虽
然她个易文有苟且之事,但是妈妈却一直把易文当孩子,此刻她居然这样直接的
承认了,可是这次承认却没有带来像刚刚那个闪过的镜头的极致的感觉妈妈的阴
道缩得越来越紧

  「想要其他男人嘛?」易文别有用心的问道「阿姨,我的宝贝儿,你夹死我
了」「厄…厄…厄」妈妈想反驳,可是全身抽紧

  「想不想」易文知道妈妈高潮要来了

  「厄…厄…不……」妈妈嘴里口水都滴下来了「想」妈妈这个「不」字拖了
很长,最后的回答连易文也不知道是想还是不想,除了妈妈本人「啊…厄…」妈
妈的背拉得很平,一阵阴精喷涌迎上了易文的老二,易文也全射出来了「啊,啊,
啊」办公室里一下寂静下了,只剩下喘息声「把我的绳子解开」激情退去,妈妈
也恢复了理智「好」易文解开绳子

  「啊」妈妈身子一下软到了易文怀里,这具香汗淋漓的肉体,现在也没劲了
「你打得我好痛」妈妈娇滴滴的嗔怒到

  「谁叫阿姨这么美丽,这么骚呢」易文看着怀里起伏的这具没肉,抿着嘴。
「原来阿姨喜欢这样」「不喜欢,痛死了」妈妈回忆着刚刚感觉的余韵口是心非
的说着「阿姨你刚刚说你是什么来着」易文取笑妈妈

  「什么?」妈妈小女人的神韵消失,冷面的看着易文「啊没什么」易文被这
妇人冷冷的表情吓了一跳「我说你是老公,你不是吗?」妈妈又妖艳的朝易文一
笑「咯咯」「我可不敢哟,你有老肖了」易文心里一咯噔,眼前这美艳妇人突然
有种让他害怕的感觉「老肖…他今天挺累的」妈妈听到老肖的名字,恢复了家庭
主妇的深情,「对了,老肖要回了吃饭了,我们赶紧回吧」「好,你先回,我跟
阿姨回去,小东会怀疑的」看到这里易文突然有种嫉妒的感觉「好,你要好点学
习,阿姨明天要出差一个月」妈妈站起身收拾衣服,又像教师一样严肃的说道
「会的,阿姨要想我啊」易文站起身抱着妈妈的腰「小鬼!」妈妈温柔的笑道
「我先走了」

  「阿姨我等下可能不回去吃饭了,不要等我」易文突然想到什么事「不行,
小孩不要去外面乱吃东西」妈妈又开始像教师一样教训刚刚这个还把自己狠干到
丢盔卸甲的少年「好了,好了,老婆知道了」易文坏笑道心里却骂道:这臭娘们
刚刚还没把她干趴下「混蛋,谁是你老婆?别乱喊」妈妈也是坏坏一笑,掩上了
门「记得回来吃饭」「好好,金梅老师」易文不在心的答道,看着妈妈美丽的背
影消失「是大强吗?」易文拨通了一个号码「李老板说要见我?他上次的钱我收
到了,这次是什么事?」「哦,哦,我明白了,小事,对了,叫李老板回来给我
带一套漂亮的女装和高跟鞋,名牌的就行,钱我到时候给他,那我先挂了」易文
把电话挂了,坐在还沾着妈妈淫汁的椅子上「妓女?」易文微微一笑,靠着椅子
陷入妈妈美好肉体的沉思中。

  叮咚叮咚

  我打开门,妈妈站在面前,脸上有疲态,又满是春风满面的样子,似乎是把
病痛的痛苦都发泄出去了「小东,你真乖,饭都煮好了,妈妈来做菜了」妈妈慈
爱的看着我,放了包走进了厨房「小东,你快去写作业,老肖要回来吃饭了」

  「好的」我答道,这样高兴的妈妈真是少见

  「哦,易文他在帮我改作业,等下晚点回,你留个碗给他」厨房里妈妈的声
音又想起「行」听到易文的名字,我心情一下拉下去

  滴滴,

  是易文的短信

  「肖东,你上次的事我帮你处理掉了,就差收尾,我不回来吃饭,不要等我」
看到这短信,我心里一紧,回了条

  「好,谢!」

  看样子妈妈不知道易文不回来吃饭了,但是还是留个碗吧。

  「对了,等下老肖回来,我有个事要说,你快写完作业啊」妈妈的声音又响
起「好」我低低答道

  希望一切能平安度过。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