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98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yunjiunwang
威爾斯親王 | 2016-10-10 22:12:23

 那天,傑克把文件扔到我桌上,皺著眉頭,氣憤地瞪著我。他是我的新上司。我是他的秘書。

  “怎麽了?”我奇怪地問道。

  朋友就該這麽做他指著計劃書,狠狠地說:“下次想做什麽改動前。先征求一下我的意見!”說完,轉身走了。留下我一個人在那裏生悶氣。

  他怎麽能這樣對我?我只是改了一個長句,更正了語法錯誤。但這都是我分內之事。

  其實,在這之前,有人就提醒過我,上一任在我這個職位上工作的女士就曾大罵過他。我第一天上班時,就有同事把我拉到一旁小聲說:“已有兩個秘書因他而辭職了。”

  幾周後,我逐漸對傑克有些鄙視了,而這又有悖於我的信條:別人打你左臉,你把右臉也轉過去讓他打——愛自己的敵人。但無論怎麽做,我總會挨傑克的罵。說心裏話,我很想滅滅他的囂張氣焰,而不是去忍受他。我還爲此默默祈禱過。

  因爲一件事。我又被氣哭了。我沖進他的辦公室,準備在被炒鱿魚前讓他知道我的內心感受。我推開門,傑克擡頭看了我一眼。

  “有事嗎?”他問道。

  我猛地意識到自己該怎麽做了。畢竟,他罪有應得。

  我在他對面坐下:“傑克,你對待我的方式有很大的問題。沒人對我說過那樣的話。作爲一個職業人士,你這麽做很愚蠢。我無法容忍這樣的事情再發生!”

  傑克不安地笑了笑,向後靠了靠。我閉了一下眼,祈禱著,希望上帝能幫幫我。

  “我保證,我可以成爲你的朋友。你是我的上司,我自然會尊敬你、禮貌待你,這是我應該做的。而且,每個人都應得到如此禮遇。”我說完,便起身離開,把門關上了。

  那個星期余下的幾天,傑克一直躲著我。他總趁我吃午飯時,把計劃書、技術說明和信件放在我桌上,並且,我修改過的文件不再被打回了。一天,我買了些餅幹去辦公室,順便在傑克桌上留了一包。第二天,我又留了一張字條,寫道:“祝你今天一切順利。”

  接下來的幾個星期,傑克不再躲避我了,但沈默了許多,辦公室裏也沒再發生不愉快的事情。於是,同事們在休息室把我團團圍起來。

  “聽說傑克被你鎮住了,”他們說,“你肯定大罵了他一頓。”

  我搖了搖頭,一字一頓地說:“我們會成爲朋友。”我根本不想提起傑克,每次在大廳看見他時。我總沖他微笑。畢竟,朋友就該這樣。

  一年後,我32歲,是三個漂亮孩子的母親。但我被確診爲乳腺癌,這讓我極端恐懼。癌細胞已經擴散到我的淋巴腺。從統計數據來看,我的時日不多了。手術後,我拜訪了親朋好友。他們盡量寬慰我,都不知道說什麽好,有些人反而說錯話了,另外一些人則爲我難過,還得我去安慰他們。我始終沒有放棄希望。

  就在我出院的前一天,門外有個人影,是傑克,他尴尬地站在門口。我微笑著招呼他進來,他走到我床邊。默默地把一包東西放在我旁邊,那裏邊是幾個球莖。

  “這是郁金香。”他說。

  我笑著,不明白他的用意。

  他清了清嗓子:“回家後把它們種下,到明年春天就長出來了。”他挪了挪腳:“我希望你知道,你一定能看得到它們發芽開花。”

  我淚眼模糊地伸出手。“謝謝你。”我低聲說。

  傑克抓住我的手,生硬地答道:“不必客氣。到明年長出來後,你就能看到我爲你挑的是什麽顔色的郁金香了。”而後,他沒說一句話便轉身離開了。

  轉眼間,十多年過去了,每年春天。我都會看著這些紅白相間的郁金香破土而出。事實上,今年九月,醫生將宣布我痊愈。我也看著孩子們高中畢業,進入了大學。在那絕望的時刻,我析求他人的安慰。而這個男人寥寥數語,卻情真意切,溫暖著我脆弱的心。

  畢竟,朋友之間就該這麽做。
好市民勳章申請中!! 懇請鄉親父老的支持與鼓勵!!
台灣朋友請點:http://www.jkforum.net/thread-6378765-1-1.html
大陸朋友請點:http://www.jkforum.net/thread-6378765-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