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92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yunjiunwang
威爾斯親王 | 2016-10-10 22:12:44

鄉村二月,早春的風還有點冷。

  前面拐彎處,是劉根家。我緊走幾步,攆上三哥說,咱要不要和二月說一聲?

  鄉村二月三哥頭也不回,說啥?說個屁!咱躲她還來不及哩。我撓撓頭,想想也是,就不再吭聲了,屁顛屁顛跟著三哥往村外走。

  我和三哥在城裏打工,準確地說,是在郊區一家私營磚場做水泥磚。三哥早幾年進場,幹得不錯。我中學畢業後沒事幹,三哥就把我領進磚場。三哥這人好說話,他不僅帶了我,還帶了村裏的劉根一塊兒進場。

  劉根大我幾歲,別看幹活孬種,這小子心眼卻活,嘴巴甜,才幹了幾個月,就和老板的獨生女兒好上了,從此,劉根不僅不用幹活,還做了個小頭目,整天背著手在工地上轉來轉去,吆五喝六,牛得不行!

  幾天前,磚廠停電,放假五天。本來我和三哥一塊邀劉根回村的,可劉根不肯回去,我和三哥當然明白劉根不回家的原因。以前,我一直不明白,桃花一樣漂亮的二月,怎麽會嫁給劉根呢?現在我總算明白過來,劉根這小子,很會討女人的歡喜呢……

  走過村街,來到村口。

  剛剛抽出嫩芽兒的老槐樹下,站著一個女人,正是二月。

  我偷眼看三哥,三哥只顧怔怔地往前走。

  風吹亂二月好看的頭發,吹動二月的衣襟,飄飄的。二月肚子鼓鼓,身子笨笨地站在那裏。

  走近了,二月說,你倆走呀?

  三哥嗯,我也嗯。

  二月攏攏散亂的頭發,看看我,再看看三哥,說,你倆跟我說句實話,劉根他……是不是和老板的女兒……

  三哥不看二月,仰著臉看天。誰說的?沒影兒的事!說這話時,三哥面無表情,臉色僵硬。

  沒影的事?二月眉頭擰成個疙瘩說,廠子放假,你倆懂得回來,他咋不回來?

  我趕忙打圓場,劉根有文化,老板留他做預算呢。

  二月冷笑一聲,怕是和老板的女兒做結婚的預算吧。

  三哥把右肩上的挎包挪到左肩,撸一把臉說,二月,別想那麽多,保重身子,劉根他……會回來的。

  回來?我打他電話都不接,他會回來?停一下,二月又說,你倆要趕路,我不能攔著,就請你倆給他捎個話,他不要我也罷,我肚裏的孩子……咋辦?

  三哥噤了聲。

  我站在一邊,看看遠處的山,近處的河。

  他這是逼我上死路啊!二月說完,轉身朝村裏走去,我看見,二月的眼裏甩出一串淚珠兒。

  二月走了,走得扭扭搭搭,趔趔趄趄。

  三哥一拳砸在槐樹上,狼一般叫吼,狗日的劉根,豬狗不如!

  我勸三哥消消氣,我說,反正你罵他也聽不到,咱還是趕路吧。等去了磚場,咱再想辦法不遲。

  走出村口,踏上大道,太陽已經升高。

  三哥一臉自責地說,這事,都怪我。我不該帶劉根進城,更不該帶他進磚場。他要是不進磚場,就碰不上老板的女兒;碰不上老板女兒,也就不會弄出這些破事兒來。

  我說,這事咋能怪你呢?要怪,只怪劉根那小子,活脫脫一個當代陳世美!事到如今,我倒有一個辦法,保管能讓老板把劉根踢出磚場。

  三哥一下子來了興致,定定地看著我,說說看。

  我說,三哥,你知道有錢的人最怕啥嗎?那就是怕別人跟他說瞎話。劉根不是跟老板說他還沒成家嗎?咱倆找上門去,把底兒給他抖了,不信老板不扒了他的皮!說完這話,我一臉的得意,我仿佛看到,被老板踢出磚場的劉根,灰頭土臉不敢見人的熊樣。

  三哥說,行嗎?

  我說,咋不行?

  三哥說,沒有別的辦法了?

  我說,現在沒有,只能這樣。

  三哥咬咬牙,好,就依你!

  離村已經很遠了,回頭望去,背後的村莊,變成麻子似的小黑點。

  通往城裏的班車從遠處駛來,穩穩地停在路口。咣當,車門打開,我和三哥跨上去。就在班車要啓動的時候,三哥突然叫一聲不好,轉身跳下車,兩條腿長短不齊地朝村裏的方向跑去。

  我一愣,趕緊下車,沖著三哥的背影喊,三哥,你幹啥去?咱倆不進城了?

  三哥邊跑邊說,進你個頭,弄不好,那是兩條人命哩!

  我明白了,撒腿朝三哥攆去。
好市民勳章申請中!! 懇請鄉親父老的支持與鼓勵!!
台灣朋友請點:http://www.jkforum.net/thread-6378765-1-1.html
大陸朋友請點:http://www.jkforum.net/thread-6378765-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