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989 | 回覆: 1 | 跳轉到指定樓層
誌123
男爵 | 2009-3-1 22:03:29

一、 先從屠城說起吧

屠城是混亂之治中比較重要的一個事件。因為一般看法認為,屠城是阿薩斯墮落以及崩潰的起點。阿薩斯身為人纇的王子,是人纇未來的希望所在,但他卻不顧眾人勸阻親手屠殺自己摯愛的子民。在一般玩家心中,此時的阿薩斯已經淪為一個大反派了(我是指站在人纇立場),但是如果詳盡分析的話,事實要複雜得多……
1、
我們先回憶一下屠城的最開始:當阿薩斯、烏瑟、小珍珍三人到達斯坦索姆時,發現當地的居民已經食用了被污染的食物。當時烏瑟、小珍珍並不清楚食用被污染的食物所引發的後果,是阿薩斯看到該情景後對他們說的,所以,他們不會完全相信。就算相信了,由於沒有親眼目睹普通居民變成殭屍的慘狀,他們也不會像阿薩斯那樣在內心中造成太大的觸動。所以當阿薩斯宣佈屠城時,兩人堅定的站在了阿薩斯的對立面。當時阿薩斯下令:「聽著,烏瑟,這是我以你們未來的國王的身份發出的命令,毀掉這座被感染了的城市。」,而烏瑟說了一句讓人感觸頗深的一句話:「決不,你現在還不是國王,就算你是,我也不會聽從這種命令的。」 (You are not my king)<--我特地回去玩war3 就是為了看這句話- - xd
這裡首先要注意一個非常容易被忽略的細節:在第二關時,烏瑟曾經稱呼阿薩斯為「未來的國王」,但阿薩斯卻說:「不必那麼客氣,我還不是國王。」,這次對話與屠城前的對話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前者是正常情況下說的,更能反映出人物的性格本質,阿薩斯雖然是王子,有著高貴的血統,並且被立為王儲,將在未來登基,但他並不以高貴無比的身份自居,對待他人還算是比較平和的。但卻在屠城前說出與正常性格不符的話,原因正是對烏瑟不能理解自己而痛苦和憤怒。而烏瑟本以因為阿薩斯的屠城提議而感到驚訝,對阿薩斯的這句話更是惱怒不堪,他無法阻止王子的行動,只好一走了之。正是這次矛盾,使得阿薩斯被削去兵權,最終導致了他的背叛……
2、
前面已經說過,烏瑟和小珍珍並沒有看到人民食用被污染的糧食的慘狀,所以不會像阿薩斯那樣有很深的感觸,阿薩斯自己也知道這點,所以在烏瑟和小珍珍表示反對之後,他果斷地獨自行動,消滅了整個村莊。
烏瑟在臨走前堅信,一定可以找到其他辦法來拯救人民,那麼,如果阿薩斯沒有屠城地話,歷史會怎樣發展?
可惜歷史是無法更改的,我們永遠無法得知自己假設的結果,但我們可以從已有事實中作出合理的猜想。歷史發展的最終結果是,烏瑟一直到死前也沒有找到治癒瘟疫的方法,其實不僅是烏瑟,整個艾澤拉斯都沒有找到治癒瘟疫的方法。這樣,阿薩斯的觀點可能就是正確的:瘟疫無法治癒,如果不屠殺被感染的人民,他們會變為殭屍,不僅使自己的人民數量減少,而且會增加敵人的數量,把災難繼續擴大。而屠殺的話,僅會使自己人民的數量減少。
這是一個殘酷的現實,但卻讓人不得不承認,從歷史的發展來看,阿薩斯屠城是正確的,在這件事上,他是一個成功者。
3、
但是,這成功卻給他了帶來了任何人都不會預料的影響。
首先,阿薩斯在屠城事件中,體現出來的最大特點就是果斷勇敢的性格。那麼這件事的成功,無疑肯定了這種性格。雖然烏瑟和小珍珍等其他人不認為他的做法是正確的,但已經陷入狂熱的阿薩斯,是不會在乎其他人的想法的。正因為堅信果斷的重要性和正確性,他才會在今後的日子裡堅定不移的採取這種作風。
然而,任何事物都有兩面性。果斷可以變為武斷,勇敢也會變為莽撞,正是這些不利的發展,使他今後一意孤行,殺害僱傭兵,並使用霜之哀傷。
第二,給了阿薩斯一個底線。我認為這點對於阿薩斯拿起霜之哀傷的推動作用尤勝於第一點。這次屠城給了阿薩斯一個沉重的打擊,讓他認為之後不會再有經歷比這更慘痛的事了。就像我們一般認為,最慘痛的事情就是死亡,殊不知一些肉體的、精神的折磨,比死亡還要慘痛。
阿薩斯拿起霜之哀傷前,曾經說過一句:「不會有什麼比我經歷過的更加悲慘了。」,正是這個錯誤的底線,使得阿爾塞斯有了悲劇性的結局。

二、
1、
阿薩斯剛出現的時候,前往斯坦博立德與烏瑟會面(就是war3人類第一關)烏瑟說:「很高興見到你,阿薩斯王子」。 阿薩斯說:「不必拘泥於禮節,我還不是國王。」正如我在第一章所說的,阿薩斯並沒有拿自己的王儲身份來壓人。現在我們再仔細看一下這段對話,可以發現,烏瑟的稱呼是【王子】,而阿薩斯的答覆是我還不是【國王】,這至少表明,阿薩斯在內心深處早已把自己當作未來的國王了。所以他不顧一切的用自己的方式來拯救子民,等到削他兵權的消息傳來後,阿薩斯知道如果就這樣回去,父親肯定會聽信烏瑟的一面之詞(召回軍隊就是烏瑟勸說國王下達的),那自己永遠也不可能作為國王了,內心無比的失望也是他行為更加偏激的另一個因素。
最開始玩混亂之治的時候玩的是英文版,一直不明白為什麼阿薩斯背叛後第一件事就是刺殺他的父親。現在明白一方面是認為父親聽信烏瑟召回自己實在無能,另一方面也源自於對王位深深的渴望。難怪在冰封王座中阿薩斯剛一出場,就對三個恐懼魔王說:我才是這裡的國王!
2、
小孩子在混亂之治人族戰役中起著非常重要的推動作用。顯然暴雪公司要傳達一種「孩子是未來世界的主人」的思想。這裡就把孩子的故事給大家敘述一下。
在第一關「斯坦博立德保衛戰」的結局,,天真的小孩丹尼爾問阿薩斯:「但那些被帶走的人呢?」阿薩斯'充滿信心地回答:「別擔心,孩子,我會找到他們,然後帶他們回家。」可是在第二關,當他親眼看見大劍師殺死被帶走的那些人時,他發出了憤怒而且絕望的吼聲:「殺死那些獸人,把他們全部都殺死!!!!」阿薩斯失信了,他沒有履行對一個年幼無知的小孩子的承諾,這對他的打擊是多麼的巨大!如果說他還可以從這次悲痛中緩過神來,那麼下一個事件,就再也不可挽回的將他推入無盡的深淵……

很多玩家應該還記得,在第一關中,有一個支線,是幫助一位婦女救出她被強盜綁走的孩子小提米。這本是一個很簡單的任務,但小提米的故事並沒有結束。在第四關詛咒之教中,阿薩斯在空無一個活人的安多哈爾找到了一個籠子,打開籠子後,會放出一隻食屍鬼,它的名字叫——提米。
那是整個魔獸爭霸中,唯一一隻不能攻擊的食屍鬼,我在心痛之餘只好給了他一個神聖之光,讓他有一個永久的了斷。提米身上會掉下一個優越之戒,上面承載了提米對阿薩斯的無限希望:因為阿薩斯曾經把他從強盜手中救出,提米是多麼希望阿薩斯也能把其他人也從瘟疫的災難中救出啊!!讀者可以設想一下當時的情景,可以設想一下阿薩斯所受的打擊。況且,當時提米的母親身邊,還有五個年幼無知的孩子,也包括丹尼爾,那麼這些孩子那裡去了呢?無疑也成為了殭屍的……,孩子是未來的主人,現在孩子們都走了,未來在哪裡???小珍珍和烏瑟不會體會到的(戰役裡面他們沒看到這一情況)。阿薩斯不顧一切地去擊敗馬爾堅尼斯,絕不是單純的一個兩個的原因,而是多種因素共同的結果。而一個人在命運的擺佈下,又顯得多麼無奈!!!
3、
阿薩斯最初與烏瑟相見的時候,說道:「父親仍然希望你的耐心和經驗能影響我。」但是後來,他用自己的衝動去解決一切,「耐心」顯然是沒有學到,烏瑟曾經教導過阿薩斯:「記住,阿薩斯,我們是聖騎士!我們永遠不能讓仇恨蒙蔽我們的雙眼!如果我們把我們的激情轉化為嗜血的話,我們和邪惡的獸人就沒有什麼兩樣了。」可惜的是,阿薩斯最終是完全背著烏瑟所勸誡的來了……
那麼「經驗」呢?也沒有,但這並不是壞事,因為所謂的經驗,毀掉了整個王國。
我們看第二關殺死大劍師前後的情節:
黑岩族部落大劍師:「你們這些白癡聖騎士!我們部落的祭司已經預言了!不久之後,惡魔將會降臨,這個可憐的世界會陷入一片火海!!!」
烏瑟:「是的,我以前也聽過這種謬論。你們獸人永遠不懂得學習!」
大劍師:「末日就要來臨了!讓這些微不足道的祭品來取悅我們的主人吧!」
殺死劍聖後
阿薩斯:「那些獸人正在拿鎮民當祭品,我認為他們在試圖召喚惡魔。」
烏瑟:「相信自己,年輕人。那些獸人只是在堅持自己的死亡傳統。很久以前我們就擊敗他們的惡魔了。讓我們回去吧。真是漫長的一天啊!」
究竟是獸人不願意學習還是烏瑟不願意學習?擊敗獸人已經成為過去,現實不斷處於變化之中,而烏瑟卻堅信人類並不害怕所謂的惡魔,所謂的「世界末日」。回想幾個過場動畫,老一輩英雄如鐵倫納斯、安東尼達斯無不如此,在麥迪文請求他們離開時,他們都對所謂的世界末日報以嘲笑,而這並不是源自對現實的估計,而是源自他們已有的經驗。安東尼達斯曾經對小珍珍說過:「我想要依靠的正是你究根問底的天性,孩子。」究根問底可以不斷對現有事物做出分析,從而做出有利於現實的判斷。安東尼達斯意識到了這一點,可是自己卻不能做到,或許在這塊土地上生活了太長時間,他實在不願意離開……
而小珍珍正是憑著正視現實的優秀品質,果斷的下令離開羅達隆,保留住了人類最後一支生力軍。許多人不明白為什麼小珍珍要殺死自己的父親,其實普羅德摩爾上將也墨守著「獸人是這個世界的禍害」的傳統,小珍珍既然打破留在羅達隆的傳統,在打破父親的傳統也不足為怪了。
4、
再提出兩個細節:
第一,阿薩斯告訴烏瑟「父親仍然希望你的耐心和經驗能影響我。」時,烏瑟的答覆是「每個父親都有夢想的權利,不是嗎?」阿薩斯的失敗也徹底標誌這鐵倫納斯夢想的破裂……聯繫聯繫現實吧,我就不多說了。
第二,第二關中矮人介紹殺死黑龍奪得火焰之球時,阿薩斯說:「你尋找的這個帶熾熱力量的物品可能非常有用。」這可以作為後文阿爾塞斯追求力量的一個伏筆,事實上沒什麼太大作用,大家無視就可以了。


1、
小珍珍在遊戲裡第一次同阿薩斯會面時(第三章)遲到了,小珍珍經常遲到的特點在暗夜精靈的最後一關也體現了一遍。並且在那一關中,揭露了小珍珍經常遲到的性格原因:謹慎。在大戰來臨之際,只有小珍珍才在各個種族佈置防禦力量的緊張忙碌中騰出寶貴的時間去調查地方,從而使瑪法里奧對戰局有了明確的把握,做出了最有利的籌劃。
小珍珍出現在國王之路時,被兩個食人魔追殺,當隊長要求去支援時,阿薩斯說:「放下你的刀,隊長,她自己能夠應付的。」若是換作一個軟心腸的人,看到自己的同伴遇難,一定會奮不顧身的支援,但阿薩斯卻能平靜的在一旁觀看,說明他性格中殘忍的一面,也正因為如此,他才會下出屠城這種殘忍的命令。
2、
瘟疫的源頭在於糧食。羅達隆大陸南部自己不主要生產糧食,大部分糧食都是從安多哈爾運到全國各地的,所以亡靈在安多哈爾對糧食動了動手腳,安多哈爾南方的王國立刻就陷入了一片災難……可以看出,暴雪是很重視農業生產的,過分依賴於外來的農業資源很容易給自己帶來災難。前一段時間看報紙,說英國某疫病防疫中心利用羅達隆大陸的災難來研究瘟疫的預防措施-_-!
3、
阿薩斯和小珍珍最初遇到克爾蘇沙德的時候,認為他和他的侍從們是這場瘟疫的主使。等到克爾蘇沙德告訴他們「我並不是最終首腦,我為恐懼魔王馬爾堅尼斯服務,他會徹底淨化這片大陸,把它變成一個永久黑暗的天堂!」後,阿薩斯又認為馬爾堅尼斯是最終主使者,馬爾堅尼斯默認了這一點(雖然他不是),於是阿薩斯不顧一切地要殺掉馬爾堅尼斯,他認為只要殺掉馬爾堅尼斯,他的人民的災難就會一了百了,但事實並不是那麼簡單。其實這正是不死疫軍的高明之處,你永遠找不到真正的主使,你能戰勝的只是他們前鋒,甚至是他們安排的替罪羔羊,而你就在一次次戰爭中,逐漸磨滅掉自己的意志,逐步走向黑暗的深淵。
屠城之後,阿薩斯對馬爾堅尼斯喊道:「現在我們就來做一個了結吧,馬爾堅尼斯,你和我一對一決鬥!」
天真的阿薩斯,他真的以為幹掉馬爾堅尼斯就可以解決一切,他更天真地認為,上天會給他一個公平的機會與馬爾堅尼斯對抗,但人世間又有幾件事是完全公平的呢?馬爾堅尼斯給了一個很聰明的回答:「你很勇敢,年輕的王子,但是非常不幸,事情是不會結束的,你的旅程還剛剛開始。聚集你的部隊,在極地附近的諾森德和我會面。在那裡我們才會做出真正的了結,在那裡你的真正命運才會被揭示。」阿薩斯一定會追到極地尋求那「公平的了結」,而馬爾堅尼斯,也如願以償地,將阿薩斯一步步領向毀滅的深淵。
馬爾堅尼斯消失後,阿薩斯絕望地喊著:「我會追你到天涯海角!你聽到了嗎?到天涯海角!」
可憐的阿薩斯,陷入了敵人的圈套中還不自知(而小珍珍一眼就看出了這是個圈套,但阿薩斯沒有聽她的話),他受到了這麼大的打擊,人生悲劇又怎是一兩句個人缺陷所能概括的呢?
4、
阿薩斯和烏瑟的矛盾很早就顯露出來了。
在郝斯格林守衛戰中(即第五關:逼近的災難),阿薩斯拼著自己的生命捍衛了郝斯格林。烏瑟很吃驚,驚訝於阿薩斯頑強的毅力。即使以他一個資深聖騎士來看,這也是幾乎不可能的。況且他只要晚來一點點,阿薩斯一定會和這個村莊一道毀滅。亡靈的威脅解決後,疲倦的阿薩斯認為,如果他能領導一個騎兵團的話,事情會容易的多。(阿薩斯作為初出茅廬的聖騎士,當時只能領導步兵。)按理說守護郝斯格林這麼大的功勞,往後阿薩斯還要面臨更大的風險,烏瑟於情於理都應該同意阿薩斯的請求,可是烏瑟卻說什麼「現在還不是討論尊嚴的時候!我們現在面對的只是一個開始!每當我們的戰士在戰鬥中獻身,亡靈族的部隊就又擴大了。」好像阿薩斯帶領珍貴的騎兵團上戰場只是讓他們徒勞地送死一般。而阿薩斯要求立刻向首腦馬爾堅尼斯動手時,烏瑟只是教導阿薩斯要冷靜,自己卻沒有立刻對這個觀點表態,以至於阿薩斯說出「你可以自己選擇去或者不去,烏瑟,我要走了,不管你們怎麼想!」這樣衝動的話,為二人反目留下了隱患。

烏瑟作為一名聖騎士,自然會來同阿薩斯討論,可是由於之前沒有明確表態,他受到的只是阿薩斯的嘲諷:「啊,烏瑟,很高興你還是來了。」烏瑟生氣了:「注意你的語氣,孩子,儘管你是王子,但是作為聖騎士我仍然是你的長輩!」在這時矛盾已經相當激化了,但大敵當境,阿薩斯也沒時間和烏瑟鬧矛盾,便沒有繼續和他吵。然而當他看到這裡的村民也食用了被污染的糧食後,他不得不下出屠城的決定。烏瑟雖然聽說了阿薩斯的描述,但沒有親眼見到情況的他無法接受阿薩斯的命令,不料阿薩斯立刻走向極端:「那我會把你的這個行為視作叛國!烏瑟,以我繼承權的名義,我解除你的職務,並且剝奪你聖騎士的稱號!」「結束了!那些還希望拯救這片大陸的人們,跟著我!剩下的人……從我眼前消失!!」
這麼極端的決定,烏瑟自然不會接受,況且阿薩斯也確實沒有什麼削去烏瑟職務的權利,這使得兩人關係進一步惡化。以至於後來當小珍珍告訴烏瑟說阿薩斯去了諾森德而那很可能是個陷阱時,與阿薩斯觀點的強烈分歧與二人的矛盾使得烏瑟沒有帶兵去支援阿薩斯而是勸說國王召回阿薩斯。毫無退路的阿薩斯只好去拿霜之哀傷,可以說,阿薩斯的結局,光明使者烏瑟也要負上一部分責任。 (老頑固一個)
5、
當阿薩斯遇到先知勸說他離開家鄉時,他的表現略微不同於老一輩人。他認為離開是逃跑的表現,他不會讓人民離開他們熱愛的家園。先知無奈地告訴他:「那麼你已經做出你的選擇了,但是你記住,不斷殺死你的敵人,只會加快把人民交到惡魔手中的速度。」屠城後小珍珍為阿薩斯辯解:「他只是在做他自己認為正確的事」先知回答:「可能這值得讚賞,但是他的激情帶給他的只有毀滅!現在任務落到你的身上了,年輕的法師,你必須帶領你的人民前往古老的卡利多大陸,只有在那裡才能和黑暗作戰,把這個世界從火焰中拯救出來。」作為法師的天生敏感使小珍珍感受到了先知的強大力量,並最終相信了先知。
6、
阿薩斯在第三關碰到一個農民,見到王子親至,他慌慌張張地說:「陛下,如果是有關稅收的事,我可以解釋。」在第二次人獸大戰之後,人類把抓到的獸人關押起來。隨著關押的獸人越來越多,人們不得不新建關押所。而鐵倫納斯國王為了有這筆多出來的費用,下令全國加大稅收,這直接導致奎爾薩拉斯的獨立。後來羅達隆遇到災難時,奎爾薩拉斯幾乎坐視不管,而自己遭到亡靈天災時,最弱的防禦也使他們最終遭受了亡國的命運。
烏瑟等人根本沒看見斯坦索姆的真實狀況,小珍珍還不相信這是阿薩斯幹的,但烏瑟已經認定是阿薩斯所為了(實際是阿薩斯和馬爾堅尼斯共同作用的結果),所以烏瑟要極力阻撓阿薩斯在諾森德的行動。
憎惡剛出現時,小珍珍驚訝地喊:「那個生物看上去好像是各種屍體拼在一起的!」這個作為憎惡的來源。-_-!


在諾森德,阿薩斯踏上了他最後的征程。
冰冷的海風咆哮著,在這片被遺棄大陸上,甚至看不到陽光。阿薩斯的手下凍得骨頭都疼了,可是阿薩斯抖都沒有抖一下。屠城的慘狀再一次浮現在他的腦海中,那些無辜的平民痛苦的呼喊聲就像無盡的黑洞一樣一寸一寸地吞噬著他本已脆弱不堪的心靈。是的,這一切都是馬爾堅尼斯造成的,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無奈之舉。血債必須由血債來償還!自己人民所遭受的一切,自己一定會以2倍甚至10倍來回報馬爾堅尼斯!!!阿薩斯轉過身,問身邊的船長:「我的隊伍都準備好了麼?」船長無奈的回答:「恐怕沒有,只有幾艘船到了這裡,並且……」「很好,我們出發吧!」阿爾塞斯並不在乎兵力的多少,只要可以和馬爾堅尼斯幹上一仗,他就可以滿足了,他就可以復仇了。至於戰鬥失敗了怎麼辦,滿腦袋都是屠城的慘狀的阿薩斯從來沒有考慮過這個問題。如果戰敗了,他和他的手下都會死在這塊荒無人煙的大陸上,甚至沒有人會找到他們的殘骸。或許,死是對阿薩斯最好的解脫吧。真正的那個年輕的王子、祖國的未來的阿薩斯,在屠城時候就已經死了……

阿薩斯一行人遇到了穆拉登。穆拉登是來找一把叫做「霜之哀傷」的強大力量的寶劍的,可是越往前走,就遇到越多的不死疫軍,穆拉登和他的同伴被分開了,是阿薩斯解救了他們,穆拉登於是決定跟隨阿薩斯。一夥人解決掉了馬爾堅尼斯的前鋒部隊。
然而,馬爾堅尼斯的部隊遠比他們想像得要壯大的多,在這場戰鬥中他們損失了大量的兵力,誰都不再有信心可以擊敗馬爾堅尼斯為同族的人民復仇——除了阿薩斯本人。在阿薩斯和穆拉登離開營地探查情況的時候,從羅達隆大陸來了一位使者,他轉達國王的命令,令遠征隊班師回國,遠征隊的成員們很高興,終於可以避免這必敗無疑的戰鬥,回到家鄉了!
然而回來聽到這個消息的阿薩斯並不高興。如果回去的話,馬爾堅尼斯誰來殺?人民的血債誰來償?故鄉的瘟疫又怎樣去阻止?清楚自己無法勸說士兵們去違抗國王的命令,阿爾塞斯僱用了一隊兵,毀壞了所有返航的船隻。面對蜂擁而來驚訝的士兵,阿薩斯憤怒地喊:「是這些該死的生物毀壞我們的船!殺光他們!」

僱傭兵自然無法敵得過憤怒的士兵,然而士兵們回鄉的希望也破滅了。阿薩斯告訴他們:「聽著!我們已經沒有退路了,我們唯一的出路便是大家聽從我的領導,殺死馬爾堅尼斯!」
穆拉登驚訝地看著阿薩斯所做的一切。在他眼裡,阿薩斯變了,他不再是當年那個勇敢堅強果斷的年輕人了,儘管他仍保留著他的優秀品質,但他的所為不再那麼光明正大了。「你向你的人撒謊,而且背叛了幫助過你的僱傭兵。你到底怎麼了,阿薩斯?難道復仇對你真的這麼重要嗎?。」穆拉登問這個不再熟悉的王子。阿薩斯低下頭,目光中沒有懊悔,沒有憐憫,有的只是殘忍和對血腥的渴望。「如果你經歷過我所經歷的,你一定也會這樣做的。」
阿薩斯冰冷的目光越過穆拉登,落在了不遠處的戰場上。那裡,他的人民在對抗馬爾堅尼斯的戰鬥中正處於絕對的劣勢。不斷有士兵倒下,連他這個無比自信的人也不由得失去了勝利的信心。「我們沒有希望了!」穆拉登告訴阿薩斯,的確,所有的船隻已經被毀,他們甚至沒有後退的可能,最終,他們會長眠在冰冷的大陸上,讓冰雪來做他們永久的墳墓。
「啊!!!!!」一個士兵的倒下前的慘呼聲傳來,阿薩斯的腦海前又浮現出那些無辜的平民倒在他的錘下的慘狀和他們無辜的喊聲。「不,我們一定要殺死馬爾堅尼斯!!!還有一個希望!穆拉登,帶我去找霜之哀傷!我需要它的力量!」
穆拉登抬頭看著阿薩斯,歎了一口氣:「我有不祥的預感,但是孩子,我還是會幫助你的。」

歷盡艱辛,阿薩斯來到了霜之哀傷的寶座前。守護霜之哀傷的幽靈出現了。「快回去!這片土地上只有黑暗和死亡!」阿薩斯二話不說,揮錘就砸,殺掉了幽靈。在幽靈臨終前,阿薩斯嘲諷地問他:「你還想保護這把劍嗎?」幽靈用盡最後一口氣,告訴他:「我想保護的是你,孩子。」

阿薩斯絲毫不為所動地向霜之哀傷走去。穆拉登卻受到了幽靈臨終前的警示:「等一等,年輕人!這裡有一個說明,這是一個警告!他說「取得這把劍的人將擁有永恆的力量,但如同這把劍劈開他人的肉體,這把劍的力量也會侵蝕擁有者的靈魂!我應該早就知道的,這把劍被詛咒了!讓我們趕快離開!」
阿薩斯轉過身來,眼中迸射出了只有提到馬爾堅尼斯的時候才會射出的仇恨的怒火:「該死,沒有人可以阻止我,甚至包括老朋友你在內!我願意承受任何詛咒來拯救我的家園!!」
霜之哀傷似乎感應到了他的想法,破冰而出,破碎的冰塊殺死了穆拉登,阿薩斯扔掉象徵著聖騎士無上的光明的錘子,拾起了霜之哀傷,甚至沒有回頭看穆拉登的屍體一眼,回到了基地。
穆拉登的屍體很快被冰雪所覆蓋,他不幸成為了霜之哀傷的第一個犧牲者。但那以後,又會有多少個霜之哀傷的犧牲者比他更不幸???
連強大的馬爾堅尼斯也不是霜之哀傷的對手。看到拿著霜之哀傷的阿薩斯,馬爾堅尼斯很高興。然而,阿薩斯更高興,因為他的腦海中一直充斥著一個聲音:「復仇的時刻就要到了!!」馬爾堅尼斯驚訝地喊:「什麼?他不可能……」然而,他已經死在了阿薩斯的劍下。或許,在散佈亡靈天災的過程中,馬爾堅尼斯是個勝利者,但是,在和那蘇合作的過程中,他確實一個不折不扣的失敗者。歷經人獸大戰慘敗的那蘇,又怎麼會再去信任一個完全不受自己控制的人?況且,阿薩斯復仇的意志太過強大,只有讓他滿足這個渴望,阿薩斯便不再會有任何的追求,他的靈魂才會真正地被那蘇所控制。

阿薩斯的目的達到了。在殺死馬爾堅尼斯之後,阿薩斯王子在諾森德冰凍大地無助地走著……

在霜之哀傷的令人瘋狂的聲音折磨下,阿薩斯終於喪失了他最後一點心智。
現在,在邪劍的黑暗意志驅使下,阿薩斯計劃返回羅達隆去獲得他理所應當的報酬……
阿薩斯的悲劇,有著眾多的原因,人性的複雜,朋友的誤解,敵人的狡詐,在整個的過程中,充斥的只有人生的無奈。其實我們每個人的人生,都有太多的無奈,我們永遠無法預知明天,很多時候,我們也會向阿薩斯一樣,被逼著一步步走向自己本不願踏上的道路上……但是,請記住一點,只要不曾後悔過所做的,我們就要擁有和從前一樣的熱情,去迎接每一個新的挑戰!
或許,阿薩斯一直把自己看作未來的國王,現在,他的人民變成了不死族,那麼好,我也變成不死族,這樣我就可以繼續做你們的國王了。而我變成不死族之後,我還要把更多的人類變成不死族,因為只有這樣,我才會成為我本應成為的所有人的國王!!! 人類的國王鐵倫納斯倒在了兒子阿薩斯的劍下。
而不死族國王阿薩斯的征程,才剛剛開始……

屠城外加敢愛敢恨 0.0 是否讓您想起了 曹操的徐州之戰以及織田信長的火燒比叡山呢??

ps:劇情 我也是又重完過一次了..其中斯坦索姆的屠城戰 我聽說有國外人士發現在地圖中的瑞文戴爾男爵!! 或許要等板上的高手 去探索搂..因為我真的找不到 關於瑞文戴爾的蛛絲馬跡。

[ 本帖最後由 誌123 於 2009-3-1 22:35 編輯 ]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TKE + 25 + 25 好像在看小說= =

總評分: 名聲 + 25  J幣 + 25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chinym
勳爵士 | 2009-3-30 03:01:21

感谢分享。。。!!:) :)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TKE + 5 + 5

總評分: 名聲 + 5  J幣 + 5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