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575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peterjr
伯爵 | 2016-10-11 00:08:50



  在香港遮打花園正人頭湧湧,這些人都是來自大陸,他們正在集會,向香港
政府爭取居港權。

  在人叢中有一個青年,他沒有像其它人大聲疾呼,他祇默默的坐在一旁。他
叫周衝,來自東莞,今年18歲,家有母親王怡38歲,妹妹周淇15歲。爸爸
周志才香港人,勞動階層,50多歲才回大陸,經朋友介紹,付了5000元從
農村娶了王怡,當年她才19歲,結婚第二年生下了周衝,過了兩年生下了女兒
周淇。

  經過十年申請,王怡才批準來香港定居,但因沒有錢走後門,兩個孩子一直
不獲批單程證來香港。王怡來香港後3年周志才在一次地盤意外死亡,王怡好不
容易找到一份酒家知客的工作,因為還年青,化妝後亦有幾姿色,身裁有36C
2436,一點也不像生了兩個孩子,所以小費特別多,每月也能賺到2萬元,
住在政府公屋,每月租金才1千多塊錢,供養兩個孩子,大陸生活水平低,所以
生活也還算充裕。這次周衝是申請3個月探親雙程通行證來香港,妹妹還在大陸。

  周衝讀書的天份不錯,這次來香港前已來過5次,每次也報讀短期英文課程,
因大陸學校的英文水平很低,所以每次來香港也積極進修,這次他的通行證還有
十天就到期,但他在兩星期後就修完整個課程,要考結業試,看來不能考了。他
正為這事煩惱,他沒有像其它人一樣上街遊行、示威。因他知道就算得到居港權,
如果不能找到一份好工,只會加重媽媽的負擔,另外還有一個妹妹要他照顧呢。

  他在遮打花園坐了兩個多小時,看看表已差不多半夜一點,媽媽也快回來了,
帶著一肚子悶氣往家走,在路上經過7- 11,買了兩瓶紅酒,希望喝了可以早
些入睡,不用再想那些煩惱事。回家後,洗完澡,開了一瓶紅酒,躺在床上剛喝
了半瓶,便聽到媽媽開門聲音,跟著進浴室洗澡的水聲,過了一會王怡洗完出來,
經過兒子房間,看見還有燈光,問了一句:「衝,洗過沒有?」

  周衝含糊地應了一句:「洗過了。」王怡探頭看了房間一眼說:「你怎麼喝
酒了?」周衝默不作聲,只顧自喝酒,王怡走進房,看見兒子滿懷心事,便柔聲
問:「是不是英文跟不上或班中又有人欺負你大陸仔?」

  周衝說:「為什麼同是中國人,我們就不能住在香港?我的單程證快到期,
我的結業試不能考,我這幾個月的努力完全白費了,如果有了這張證書,遲些考
進北京或上海的大學機會也大一些,為什麼連這機會也不給我?」

  王怡聽了心裡一酸,這是她最痛愛的兒子,也是她下半生的希望。拉了一張
椅子坐在床邊,拿了一個杯也倒了一滿杯紅酒,喝了一口,含淚說:「這還是我
沒有本事,沒錢走後門把你們兄妹辦來香港,從小把你們兄妹留在大陸,要你們
照顧自己,這些年來除了寄錢外沒有盡過一點母親的責任。」

  周衝聽了便說:「媽,我不是怪你,我只是想快些讀完書畢業出來,找一份
好工,不用你再這麼辛苦,而自從爸死後,我知這些年來有很多男人追求你,為
了我們兄妹,你也拒絕了。」

  王怡給這話挑起了一絲感概,回想這些年來,為了兩個孩子,真的完全沒有
為自己打算過。一邊想一邊大口大口的喝著紅酒,周衝講他今晚在遮打花園見到
的情況和自己對將來的打算,王怡有一句沒一句的應著。

  兒子看見她神不守舍的樣子,不知是否受酒精的影響,看見眼前的母親,酒
後兩面泛紅,因為剛洗完澡,睡袍領有兩顆鈕還沒扣好,每次俯身伸手拿酒時,
露出了大半個乳房,好幾次連乳頭也看到,不禁心中一動,周衝喝了一口紅酒說
說:「媽,我能不能留在香港對我並不重要,但想到要你一個人生活,每天下班,
一個人吃飯,還要做家務,你太辛苦了,媽我舍不得你。」說罷伸出雙手把母親
摟過來,王怡亦挪過身去坐在床沿,把心肝兒子緊緊抱著。

  周衝嗅到母親發尾還有肥皂和殘余的香水氣味,雙手抱得更緊,王怡豐滿的
乳房壓在兒子的胸口,使到周衝下面的老二亦漸漸硬了起來,偷偷在母親頸上吻
了一口,感到母親身體震了一震,抱著他的手摟得更緊,但是沒有反對的表示,
便大了膽在母親的面上又吻了一下。聽到母親的呼吸越來越急促,帶著酒氣的呼
吸噴在他的頸上,使他膽子更大,下面的老二更硬,雙唇在王怡的面上、頸上不
斷吻著磨著,有時還伸出舌頭在母親的頸上舔了幾下。最後王怡軟軟的靠在兒子
肩上,發出了微弱的呻吟。兩母子摟抱了一會。周衝在母親的耳邊輕聲說:「媽,
我下面硬得很難受…」

  王怡一時間不知該怎樣反應,想把兒子推開,但手郤不聽使喚,周衝的鼻子、
嘴唇和剛長出來的須根不斷在她面上、頸上廝磨,雙手在她背後亂抓,把王怡弄
得心癢難耐,兒子不斷在耳邊輕聲叫:「媽……媽…」王怡的手不由自主地慢慢
移到兒子兩腿之間,觸手碰到一條隔著內褲也感到火燙的大老二,這是她多年來
久違了的東西。自從丈夫死後,她就沒有性生活,現在手裡的大老二把她的原始
欲望引發出來。拿著老二的手不由自主地慢慢上下套弄起來,周衝不禁口中發出
舒暢的呼聲,身體慢慢的向後靠。

  王怡現在可以看到手裡拿著一條是8公分長的老二,紫紅色的龜頭滲著透明
的液體,她眼睛看著這令她又愛又怕的東西,手不停的套弄著。周衝一只手把自
己的褲子脫下,另一只手在王怡的大腿輕輕的撫摸。周衝下身傳來的快感越來越
激烈,手在王怡大腿上的撫摸也越來越快,在王怡大腿上抓出了一條條紅色的指
痕。突然周衝把手臂穿過王怡腿間,抱著她的一條大腿,在腿上腿內狂吻著,王
怡給他這突然其來的動作拉得倒在床上,現在兩母子變成了69的姿勢。王怡想
爬起來但一條大腿給周衝緊緊抱著爬不起來。王怡說:「衝,我們是母子不能…
……啊……」。

  周衝原來己把頭埋在王怡兩腿間盡頭,隔著內褲拼命的舔著,雙手抱住王怡
的屁股這使王怡的面剛好碰到他的老二。一陣強烈的性氣味加上酒精的作用使王
怡最後的理智也消失了。王怡情不自禁地張開口把她兒子的老二放入口中,這種
事她以前也常常做,因周志才和她結婚時己50多歲,加上常常喝酒,很多時在
床上也力不從心,要王怡用口才可幫他的老二勉強站起來,但這事她己很久沒有
做了,現在口中的老二跟以前的不同,從前的是半軟不硬,現在的不但很硬,而
且比他爸爸的大一倍。

  她把兒子的老二放在口中吞吐著,舌頭在頂端的縫一下一下的舔著。周;衝
在另一邊嘴巴也忙著,隔著內褲在他媽媽兩腿間拼命舔著,王怡的內褲己濕透了,
也不知是周衝的口水還是她自己的。淫液,周衝一面舔雙手在他媽媽的屁股上亂
抓,一只手己經從她的內褲邊伸了進去。

  王怡正沈醉在口交的快感,突然一陣觸電般快感從下身傳夾,原來周衝把一
只中指從她的屁股縫後插入她的陰道不斷的攪動,這一下動作使王怡差點瘋狂,
屁股不斷向前挺,差點使周衝透不過氣來。周衝把頭擡起,一手把王怡的內褲拉
了下來,再把頭鑽進她兩腿間,這次他可以真正嘗到媽媽淫水的味道。舌頭不斷
在陰核上、陰道中攪動著,王怡己陷入半瘋狂半昏迷神智不清狀態。

  周衝舔了一會,坐起來把王怡抱來放她睡在枕頭上,翻身壓在她上面,雙手
捧著她的頭,吻著她的唇,用舌頭輕輕把她的牙齒打開,伸入王怡口中不斷攪動,
再把王怡的舌頭吸過來在自己口中糾纏著。王怡激情過後漸漸清醒過來,輕輕把
周衝推開,幽幽地說:「衝,我們是母子,不能這樣,這是亂倫,快些起來吧。」

  周衝說:「媽,你己經孤獨了這麼多年,現在要珍惜我們可以在一起的時間,
讓我好好的陪你吧,我們做什麼事,關了門有誰知道,祗要我們開心便可以,我
們又不是傷害其它人。」

  王怡還要說些什麼,周衝己用口把她的口封住,現在周衝把她壓在身下,大
老二壓在她的肉縫上,周衝一面吻她,一面用下身上下的磨,大老二在王怡的陰
核上的磨擦使她再度發出了呻吟,屁股亦配合著向上挺,周衝扶正老二,一挺便
插入了她的陰道。

  王怡感到生平前所未有的充實,不禁:呀!的大叫出來,周衝一招直搗皇龍
得手,便不停地抽插,王怡那有給這樣精壯的男人幹過,口中不斷發出暢快的呼
叫:「啊……呀…不要這麼大力……我受不了……」但屁股郤不停的向上挺,雙
手緊緊的把身上的男人抱著,在他背上抓出了多條血痕。周衝抽插了幾十下才發
覺到媽媽還穿著睡袍,周衝用他的大老二緊緊抵住王怡的子宮然後說:「媽,把
衣服脫下好嗎?」王怡閉著眼睛說:「你祗知道欺負媽,這些事你不會為媽做嗎?」

  周衝如奉聖旨般把王怡的睡袍從她頭上套了出來,周衝現在才清楚看到媽媽
的乳房,把一邊乳頭含在口中,另一只手在另一個乳房大力的搓著,老二再使勁
地抽插起來。王怡再次陷入瘋狂,腰像蛇般扭著,屁股死命向上挺。周衝抽插了
百多下,喉底發出了一聲低沈的吼聲,精關一放,一股濃濃的精液射了出來,王
怡張開兩腿,緊緊的纏住他的腰,把她所有的孫子(周衝射出來的應是王怡的孫
兒)全部接收下來。周衝泄過了後,老二還在王怡陰道中一抖一抖的跳動著,王
怡閉著眼睛,靈魂好像升了天一樣。

  待回過氣後,翻了身把周衝推下來,溫柔地說:「衝,去洗一洗吧。」周衝
說:「媽,我要你和我一起洗。」王怡笑道:「也好,你們小時我很少給你們兄
妹洗澡,讓我現在盡一下母親的責任吧。」周衝說:「那就淋煩媽了。」周衝爬
起來一手把王怡抱起往廁所走,王怡躺在他懷中有種很奇妙的感覺,一方面好像
剛和男朋友做完愛,另方面看見自己的兒子已長大成人,自已的將來已有了依靠,
想到這裡雙手把周衝的脖子緊緊摟著。到了廁所,周衝把王怡放下來,調好了水
溫,開了花灑,大家用肥皂往對方的身上體塗抺著,當周衝用肥皂在王怡的乳房
搓抺著時,王怡的乳頭不禁漸漸硬了起來,手塗了點肥皂摸向周衝的老二,發覺
周衝的老二己在一柱擘天狀態。

  王怡仔細地洗著、套弄著,然後用水衝幹淨,蹲下把老二放入口中,王怡細
心的舔,手溫柔地把弄著兩顆小蛋蛋,有時還把一顆放入口中,周衝背靠著牆,
閉目享受媽媽給他的服務,過了一會再也忍不住了,他把王怡扶起來,背向自己,
雙手扶在牆上,扶正老二,一下便順利直插到底,雙手抓住媽媽的乳房,拼命的
向前插,身體一下一下的碰打在媽媽的屁股上,發出啪啪的聲音,因為剛剛才做
了一次,所以抽插了二百多下還不能完事,周衝對王怡說:「媽,讓我進入後面
的洞可以嗎?」

  王怡轉過頭說:「媽還未試過,但會好痛的。」周衝說:「我會慢慢的放進
去,塗一些肥皂就不會痛的。」王怡不想逆心肝兒子的意思,想大不了忍受一下
吧,而她自己也想試試這滋味是怎樣的,便點了點頭。周衝塗了一點肥皂在老二
上,找到了入口,好不容易才擠進了一個龜頭,王怡感到肛門好像給撕裂了一樣,
不禁:「呀…好痛……」的叫出來。

  周衝停了下來問:「媽,是不是很痛?」王怡不想掃兒子的興,低聲說:
「不怕媽還受得了。」周衝慢慢的前擠進去,有肥皂的幫助,很快便整根老二齊
根進入了媽媽的肛門裡。這裡當然比陰道窄,周衝感到前所未有的快感,便開始
慢慢的抽動,開始時王怡感到非常的痛,但慢慢便感痛苦減輕,再而感到一點快
感。周衝抽插了數十下,王怡開始將屁股向後挺,配合著周衝抽插的動作節奏。
過了百余下後,周衝再也忍不住了,啊的一聲把千萬的子孫釋放出來,但這一次
終點是他媽媽的大腸裡。激情過後,兩人把身體再次衝幹淨,一齊回到房間。

  大家躺在床上,王怡把頭枕在周衝的左臂上,回味著剛才的刺激,忽然她想
起為什麼兒子會有這麼好的做愛技術,尤其是他的舌頭,簡直可以要她死去活來。
周衝對他媽媽的乳房好像還是愛不釋手,不斷的搓揉著,王怡輕聲問:「衝,告
訴媽你是不是有女朋友?」周衝說:「沒有呀。」王怡說:「那你剛才做的……
…是從那裡學回來的?除了媽媽外,你還和那個女孩子做過?」語氣帶有一點醋
意,周衝遲疑了一會說:「媽,我可以告訴你,但你先要答應我不要生氣。」王
怡還以為兒子怕自己吃醋。笑著說:「難道你以為媽會吃自己媳婦的醋嗎?」

  周衝說:「我和……妹做過。」王怡聽了好像給一盆冰水當頭淋下一樣,馬
上從床上坐起來,顫聲說:「你怎可以和你妹妹做這種事,你不是害了她嗎?這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周衝說:「一年多了。」王怡繼續問:「是怎樣開始的?」周衝答道:「有
一晚半夜我聽到妹的房有呻吟聲,我還以為她病了,便過去看看,見到她脫光了
衣服在自慰,我看了一會忍不住便走進去,妹妹說她很難受,而我的老二又不聽
話,好像今晚一樣,我們就情不自禁的做了,自從我們做過後,妹妹比以前快樂
多了,她不喜歡和其它同學一齊玩,以前她每天把自己關在房裡,話也不跟我多
講,現在每天回家也有很多話跟我講,又幫手做家務,人也比以前開朗和漂亮了。」

  王怡還想說些什麼,但看看自己不是光著身體和兒子睡在一起嗎。便嘆了一
口氣說:「這都是我這做媽的錯,我不能留你們在身邊好好的看管,讓這種事情
發生,不做也做了,但你們要小心不要把你妹的肚子攪大了。」周衝說:「媽你
可放心,我們每次都有用套的。」

  周衝拿起晚上喝剩的紅酒,喝了一口,然後把嘴湊到王怡的唇邊,王怡微微
的張開嘴,周衝便把酒喂進她口裡。王怡自從懂性以來那試過這樣溫柔的調情手
法,很快便把剛才的話題忘記得一乾二淨了。周衝一口一口的喂著王怡喝酒,而
他的手也不閑著,一面溫柔地揉著王怡的一邊乳房,王怡現在可以說真不知人間
何世。王怡的左手慢慢地向下移,撥開自己濃密的陰毛,摸到自己的陰核慢慢的
揉著,右手摸到兒子半軟的老二慢慢套弄著,很快周衝的老二便由低眉菩薩變成
了怒目金剛。這時兩瓶酒亦已喝光了,周衝說:「媽,我想你用口。」

  王怡看了兒子一眼,微微一笑,便低下頭把手中的大肉棒放入口中。王怡把
肉棒在口中吞吐著,舌如輪轉,慢慢由老二舔到陰囊,把兩顆蛋蛋逐一放入口中,
周衝把自己的雙腿擡起,王怡一直往下舔,終於舔到了兒子的肛門口。她略一遲
疑,便伸出舌頭往兒子的肛門裡鑽。周衝幾曽試過這種滋味,全身百多萬個毛孔
全部宣布獨立,王怡拼命的把舌頭往周衝肛門裡鑽,好像要報剛才兒子為她的後
門開苞的仇一樣,一只手拿著周衝的肉棒套弄著,要不是周衝剛才己發泄了兩次,
差點便射了出來。

  王怡另一只也在自己的陰核上拼命的揉,現在她的下面已像黃河缺堤一樣,
再也忍受不了,擡起頭對兒子說:「衝,再給媽一次好嗎?」周衝這時已舒服到
不能出聲,祗能點一點頭。王怡已急不及待爬起來跨過兒子,張開雙腿扶正肉棒
便坐了下去。王怡瘋狂的上下起坐,好像一個女騎師一樣,胸前兩個乳房也跟著
上下拋動,看得周衝眼花撩亂。王怡起落了幾十下再也沒有氣力了,俯伏在兒子
的身上喘氣。

  周衝翻過身讓媽媽伏在床上,然後把她屁股擡起半跪,移到她後面找到了入
口,提著老二用力一挺,便再抽插起來。他一面插一面扒開王怡的屁股,看見她
的肛門一開一合,好像向他說話,邀請他進去,待抽插了幾十下便把老二拔出來,
拿著濕透了的老二往王怡的屁眼使勁一插,這次很順利地便一插到底。王怡的屁
眼經過剛才的開幕禮,這次不再感到怎樣難受,祗輕輕地低叫了一聲便變了愉快
的呻吟,王怡不停的把頭和屁股兩邊搖擺,口中發出沒有意思的淫叫,周衝再把
老二從屁眼拔出來再插入陰道中,這樣周衝輪流插著兩個洞,自己也感到差不多
了。

  低頭對王怡說:「媽,我在你的兩個洞都射過了,這次讓我射入你的第三個
吧。」

  王怡無力地點了點頭,周衝便加快了速度,到最後關頭,把王怡一翻,馬上
跨在她頭上,把肉棒往她口裡一塞,一股熱流直衝入王怡的喉嚨,差點把她嗆得
窒息。她把兒子的濃精一滴不留的咽了下去,王怡慢慢透過氣來,拿著已漸變軟
的肉棒,仔細的用舌頭從頭到尾為他清潔一番。周衝這時也累得動也不能動了,
躺在床上喘氣。王怡起來拿了一條毛巾,為他把汗水擦幹。再回到床上親了兒子
一下說:「早點睡吧,明天還要去移民局申請延期居留。」兩母子便赤裸互相摟
抱著沈沈睡去。

  第二天周衝醒來發覺媽媽不在床上,起來見媽媽在廚房為他準備早餐,周衝
走進廚房從後抱著她,雙手抓著兩個乳房,然後在她臉上親了一口。他的老二已
在行升旗禮,高高的頂在王怡的股縫間。王怡轉過頭來笑說:「昨晚還不夠嗎?」
周衝涎著臉說:「和媽媽做愛永遠也不會夠。」

  然後一手把王怡的睡袍拉高,原來媽媽連內褲也沒有穿。周衝在她的陰核摸
了幾下,然後把中指插入她的陰道,才沒插了幾下,王怡的淫水已流了周衝一手
掌都是。

  周衝把褲子往下一拉,提起老二往王怡的陰道一頂,很容易就全根沒入,王
怡冷不及防,大叫:「呀……壞兒子……」手裡拿著的雞蛋差點掉了下來,周衝
好像一個做早操的士兵,下下向前,早上的老二特別硬,每一下都直頂到子宮。
王怡雙手撐著廚櫃,屁股向後迎合兒子的衝刺,淫水沿著大腿流到腳踝。周衝衝
刺了百多下,雙腿也感到累了,老二仍插在王怡陰道中,從後把她抱起走出客廰,
自己半躺在沙發上。王怡提著他的大肉棒,對準自己的洞口便坐了下去,她的兩
個乳房隨著她的起坐而跌蕩,周衝一手抓住了一只,把乳頭輪流放入口中吸吮著,
屋裡的呻吟聲、淫叫聲,為這個早上平添了不少生氣。王怡坐了百多下累到不能
再動了,但周衝還未能完事。

  王怡喘著氣說:「衝,媽給你吸出來好嗎?」周衝當然求之不得,隨著點了
點頭。王怡爬了下來拿起了肉棒,先把上面她留下來的淫液用舌頭舔幹淨,再把
肉棒放入口中,先用舌頭在棒頂的縫上鑽,再用口上下套弄著,現在她的樣子活
像跪地上向兒子不斷叩頭,手裡同時把玩著兩顆蛋蛋。就這樣王怡叩了五、六十
個後,周衝也長嘆了聲,一股濃精射入王怡口中,王怡這樣就享受了一頓美味早
餐。周衝坐在沙發上休息了一會,王怡給他衝了一杯咖啡和煎了兩只雞蛋,叮囑
他說:「早些去移民局看能不能延長一些期限吧。」

  周衝出門後,王怡獨自在家,思前想後,昨晚和今早發生的事好像發了一場
夢,但下身的感覺讓她知道這是事實,她己經和兒子亂倫了。她現在的心情很矛
盾,一方面很後悔,但另一方面剛才的性愛給她帶來前所未有的快感令她一再回
味,但將來又怎樣面對女兒呢,而女兒和自己的兒子又有這種關系……唉…她袛
好收拾心情也上班去。

  王怡晚上回家。甫入門周衝便從房跑出來,把她一手把抱入懷中把她吻得透
不過氣來。過了差不多五分鐘周衝才把她放開說:「媽,移民局給我延了兩個星
期。」王怡也很意外說:「他們怎會這麼好?」周衝說:「我跟他們說我不是想
留在香港不走,我袛是想學好英文,考完最後一個試我會馬上回去,我把我這兩
年的上課紀錄和成績單給他們看,他們馬上便批了,考完試我還可以有三天陪你
呢。」王怡說:「這樣太好了,那你就不用擔心了,你今晚想怎樣慶祝?」

  周衝簡單回答:「做愛。」說罷便伸手往王怡兩腿間抓去,王怡推開他說:
「我剛回來一身汗,先洗個澡吃完飯再說吧。」周衝說:「好,我們一齊洗。」
跟著三扒兩撥便把自己和王怡的衣服脫光,開了花灑,大家除了為對方擦背外,
還用口舌為對方清淨兩腿之間,周衝好像有無窮的精力,在王怡的前和後各射了
一次。

  跟著下來的一個星期王怡白天上班,周衝去上補習班然後回家溫習,晚上王
怡下班回來吃過飯後電視也不看便上床瘋狂做愛。很快過了十多天,周衝的試也
考完了,也拿到很好的成績,在過去的十多天周衝在王怡的三個洞不知射進了多
少子孫,王怡在這十多天亦也補償了她過去十多年失去的性生活。

  很快明天周衝夠期要回去了,這晚翻雲覆雨後,兩人躺在床上,王怡說:
「衝,你明天要回去了,我們不可以再像現在每天見面和每天……我打算下星期
跟公司申請年假回去看你們。」周衝說:「我找到大學後可以申請和妹一齊再來
看你。」王怡說:「提起你妹妹我們的事千萬不可以讓你她知道。」周衝笑說:
「打我們相好的第一天我便打電話告訴她了。」王怡跳了起來差點滾了下床顫聲
說:「這種事你怎可以告訴她,你叫我以後怎樣回去和她見面,她有什麼反應?」

  周衝說:「媽,你不用擔心,她說袛要媽開心便可以,我不是說過這是我們
家的事,關了明門有誰知道,妹還問你的乳房還大是她的大呢。」王怡給他氣到
哭笑不得,嘆了一口氣說:「難道這真是天注定的。」隨著在床頭拿了一包東西
交給周衝說:「這裡有一些錢,你回去給你妹買些衣服吧。」周衝打開來一看,
裡面除了錢外還有幾盒避孕套。

  王怡說:「在國內買的質量不好,你們別給我攪出一個孫兒或外孫才好。」
周衝暗喜,媽媽這樣不是暗裡允許他和妹妹的關系麼。一個翻身把王怡壓住說:
「讓我們先試試你買的質量好不好吧,但你要用口幫我戴。」王怡笑著說:「你
這小鬼也不知從那裡學會這麼多的鬼主意,媽不會,你教我吧。」這晚一共享了
三個才相抱著沈沈睡去。

  第二天周衝收拾好準備回鄉,那幾盒避孕套更貼身收好,臨走前當然在母親
的前後洞裡放下不少子孫作為留念。回到東莞甫進門妹妹己等得很焦急,行李還
未放下,周淇己撲上把他緊緊抱住,嘴巴迎上來向哥哥索吻。吻罷周淇幽幽地說:
「哥,這幾個月想你把我想死了。」周衝一手摟著她的腰,一手摸上她的屁股說:
「我也每天想你。」

  周淇嘟長了嘴說:「你每天和媽做愛那有時間想我,上次你去香港每兩天也
有打電話給我,但這次兩天才打一次。」周衝摸著她的一邊乳房說:「哥真的也
每天也想你,但這些時間我又要申請延期居留又要準備考試所以少打電話給你,
今次回來一定好好給你補償,你的奶子好像大了不少呢。」

  周淇伸手摸著周衝的老二說:「很多時晚上獨自一個人不能入睡,特別是月
經來的前後,奶子漲鼓鼓的,很想和你做愛,雖然自己搓搓奶子挖挖洞後會好過
一點,但沒有這根東西還是缺少了一些充實的感覺。」周衝笑說:「那現在讓我
給你充實充實吧。」說罷便脫周淇的衣服。周淇的乳房比她的媽媽略小,但也有
32B2232,乳暈和乳頭也是很小,呈粉紅色的,摸上手很有彈性,和王怡
的比又有另一種感覺。周淇也急不及待地去解周衝的皮帶,把他的褲子拉下來。

  周淇跪在地上把肉棒拿在手裡說:「讓我看看經過媽媽的調教它變成了怎樣
子。」說罷便把肉棒放入口中。周淇吞吐了一會仰起頭笑著說:「好像還有媽媽
的味道。」周衝抓著她的兩個乳房說:「快點上床讓我看看你的小洞內有沒有其
它男人的味道。」周淇輕打了他的老二一下說:「除了哥哥外我那有什麼男人,
其它的男生我都看不上眼,全部都土氣得要命,袛有哥哥最好。」

  周衝給她一贊,登時心花怒放,一把抱了她上床,三扒兩撥的便把她脫光,
把頭埋在周淇兩腿之間。周淇的陰毛很少,疏疏落落的長在肉縫對上的地方,大
陰唇上差不多沒有毛,小陰唇還是鮮紅色,和王怡的不同,王怡有一片濃密的森
林,小陰唇是深紅色的。在床上兩個女人的表現也很不同,王怡很多時也會采取
主動,但周淇則任由擺布,風味各有所長。周衝用拇指撩撥著陰核,舌頭往陰道
裡鑽,少女的淫水味也很不同。周淇流出來的淫水不多味很清淡,而王怡每次也
像缺堤一樣味也較濃。

  周衝舔夠了便躺在床上要周淇再給他含老二,周淇的口交技術還未到家,袛
懂得吞套,舌頭也轉得不夠靈活,周衝經過王怡的服務後要求也高了。周衝教她
要用舌頭舔中間的縫,舔的同時手還要不停套弄著棒身,另一只手要摸弄他的蛋
蛋。周淇擡起頭問:「這是媽媽教你的嗎?」周衝點點頭。周淇為了不讓給媽媽
比下去,舔得更賣力。

  周衝把雙腿提得高高,口裡不斷的說:「向下…向下…」周淇手裡套著肉棒,
一點一點往下舔,到了肛門附近停了下來。周衝說:「舔我那裡,我會很舒服的。」
周淇搖了搖頭說:「不,很髒。」周衝說:「媽媽也是這樣給我舔,如果你是愛
我就不會覺得髒的了。」

  周淇為了不讓媽媽比下去,便閉著呼吸伸出舌頭舔了下去。周衝張大了嘴巴
叫:「對……對…就是這樣…入一點…入一點…啊…啊……淇…你做得很好…不
要停…」可憐周淇閉著呼吸來舔,差點兒窒息。過了一會周淇再也忍受不了,擡
起頭來說:「哥,你現在可滿意了吧?」周衝說:「謝謝你淇,現在讓我來給你
服務。」

  他把周淇放躺下來,先把兩個小乳頭輪流含在口裡,舌頭在乳頭乳暈上不停
打轉,然後一直舔下去經過肚臍、陰毛、到了陰核。周衝先在陰核上輕輕地舔,
然後翻起包著陰核的包皮舔下去,另一只中指插入周淇的陰道。周淇大叫一聲:
「呀……哥…」像觸電般整個人從床上跳起來,雙手緊緊的抓住周衝的頭髪,腰
像蛇樣扭動,屁股拼命的向上挺。這樣過了幾分鐘頹然地躺在床上,已經先得到
了一次高潮。

  周衝滿嘴滿臉都是淫水,他把周淇的雙腿擡起,舌頭往肛門舔。他先在肛門
口不停打轉,然後往肛門裡鑽。周淇剛從高潮回復過來,感到肛門又癢又舒服,
不禁叫:「哥,不要…不要…停……不要停。」雙手不停搓自己的乳房,兩顆乳
頭已經發硬比平時大了一倍。周衝舔了一會,擡起頭來,把妹妹雙腿擱在自己肩
上,提起硬得發痛的肉棒往妹妹的小洞就插進去。

  周淇的陰道已像春雨過後濕到滑不留「棒」,好幾次周衝抽插中的肉棒都給
滑了出來。周衝抽插了一百多下,周淇已經有了三次高潮拍床叫好。周衝把老二
拔了出來,把妹妹翻轉身,提起濕透了的老二往肛門便插進去。因為剛才周衝已
經把妹妹的肛門舔濕了,加上肉棒上的淫水,一下便全根沒入。

  周淇冷不及防哥哥會偷襲她這未經開發的地方,肛門傳來一陣撕裂的劇痛,
使她不禁高聲慘叫一聲:「呀……哥…很痛……那裡不要…快些抜出來。」周衝
知妹妹那兒剛開發,第一次一定會有些痛和不習慣。他先不作抽插,把妹妹的屁
股壓在身下,低頭說:「第一次會有些痛,我會慢慢的動,過一會習慣了就會覺
得舒服。」周淇已痛得掉下了眼淚說:「但真是很痛…我不要…」周衝說:「媽
媽第一次也是覺得很痛,但痛過後她每次我插完前面她都挺起屁股要我來插後面
呢。」周淇聽說媽媽也讓哥哥插屁眼,她亦不想逆哥哥的意思,袛好默默的咬著
枕頭忍受著。

  當周衝抽插了三、四十下後,周淇慢慢覺得痛苦減輕了,跟著來有一點點快
感。漸漸她口裡發出了呻吟聲:「哥…哥……大力點…深點…」周衝得到她的叫
聲鼓勵,抽插得更加快,百多下後大叫一聲:「淇,把屁股擡高點,我要射了…
呀…」一股濃精直射進妹妹的大腸。周淇亦感到一股暖流直透到她的肚子裡,這
是以前從未有過的感覺,感到渾身舒暢。

  過後兩兄妹躺在床上,周淇伏在哥哥的胸說:「哥,你弄得人家後面很痛,
媽媽每天也這樣給你插嗎?」周衝說:「對,今早我臨走前才在她前後兩個洞各
射了一次。」周淇說:「那你喜歡和我做多些還是和媽媽做多些?」周衝知道女
人的毛病來了,王怡雖然是大家的媽媽,但妹妹的心裡也是不舒服的。

  周衝便說:「淇,你們都是我最愛的女人,我兩個都無分輕重的愛,你要知
道媽媽為我們磋跎了半生的青春,我又未能自立幫輕她的負擔。現在既然可以令
到她開心,我們應該盡力令她過得快樂一點,遲些媽媽會回來看我們,你別讓她
難受才好。」跟著周衝說了一大堆媽媽怎樣賺錢辛苦早出晚歸,怎樣為了他們兄
妹有好男人追求也不再嫁,盡量消除妹內的妒忌。周淇聽完後便說:「我不是吃
媽媽的醋,但媽媽知道我們的關系她不生氣嗎?」周衝起來從褲袋中拿出了幾盒
避孕套來給周淇看:「這是媽媽買給我們的,她怕我們出事,你說她還會生氣嗎?」

  其實周衝心中另有打算,如果可以和媽媽及妹妹一齊做愛真是最好不過,他
在色情光盤中看過一皇二後,覺得很刺激,如現實生活中也可以的話真是太好了,
而且一個是媽媽一個是妹妹……想到這裡不禁發出會心微笑。周衝跟著說:「其
實我們是一家人,關了門我做什麼有誰知道,改天媽媽回來後我們可以和媽媽一
齊做愛呢。」

  周淇啐了他一口說:「你想得挺美,這樣難為情的事我才不幹。」周衝用中
指插入她的陰道說:「我倆都是從媽媽這裡鑽出來的,我們的身體媽媽從小看到
大,有什麼難為情?一男二女或一女二男一齊做愛在國外很普通的,改天我帶一
些光盤回來給你看你就會知道這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周衝打算先把妹妹調教
好,媽媽方面就好辦多了。

  第二天,周衝回學校辦好新學期的事後,他去到一個地下售賣色情光盤的地
方挑選了幾片集體性愛的光盤,有二皇一後的、有二男三女的,日、歐、美的都
有,準備給妹妹來個大調教。

  晚上周衝洗過澡後見周淇躺在沙發上看電視,周衝把光盤放入光驅,調好後
對妹妹說:「淇,今天我帶一些精彩的片子回來,我們一齊看。」周淇先看到的
是兩個女人互相撫摸身體,跟著一個黑人進來以一敵二。那個黑人的肉棒足有十
二吋長,看得周淇又好奇又害怕,目不轉睛的盯著熒光幕,心想如果那肉棒插入
自己的小洞肯定容納不了,但當她看到那大肉棒在其中一個女人的洞進出自如,
不禁心跳加速。尤其是看到一個女人伏在床上為另一個女人口交而後面給那黑人
抽插著,周淇不禁面紅耳赤。

  周衝坐在妹妹身旁,一手撫弄著她的一個乳房,一手伸到她的兩腿間揉著她
的陰核,在她的耳邊說:「這些多人性愛在外國很普通的,你看他們三個人都可
以一起舒服,改天媽媽來了我們也像他們一樣三人一起做好嗎?」周淇已不懂回
答,袛全神貫注盯著熒幕,連哥哥悄悄地把她的衣服脫了也渾然不知。周淇現在
臉龐發熱,下身空虛,雙腿把哥哥的手緊緊夾著不斷扭動。周衝把自己的衣服也
脫掉,把妹妹抱起,背向自己,拿著肉棒對準洞口,扶周淇坐下,一頂到底。

  周衝一下一下的向上頂,雙手抓著妹妹的兩個乳房用力的搓。周淇不斷的把
屁股在哥哥的腿上磨,流出來的淫水把周衝的大腿也弄得濕透了,但眼睛一直未
有離開過熒幕。待片子放完後,周淇才長長地籲了一口氣無力的向後靠在哥哥身
上。周衝把她扶起來,讓她跪在地上,雙手趴在沙發,提著老二從後抽插,當然
除了穿梭前門外還順便叩叩後門,周衝這樣前後穿梭的百多下,直把周淇插得叫
聲震天,最後才把子孫留下在周淇的大腸內。

  發泄過後周衝再舊事重提,在妹妹的耳邊說:「待媽媽來了我們一起做愛,
我和你做的時候你就給媽媽舔,我插媽媽的時候我也叫媽媽給你舔,這樣我們三
個也可以一齊舒服好嗎?」周淇點了點頭說:「我沒有問題但媽媽不知答不答應。」
周衝說:「袛要你肯配合媽媽方面我來按排。」周衝說罷在妹妹臉上吻了一下,
心裡暗暗高興準備享齊人之褔。

  過了兩個星期王怡來電話說公司給了她十天假期,過兩天她就回來看他們兄
妹。周衝當然十分高興,但周淇就有點緊張。

  過了兩天王怡回到家,剛好周衝回了學校,袛有周淇在家,母女相見應該很
開心,以前每當王怡回來周淇總是歡天喜地的歡迎她,但現在的氣氛則有點尷尬。
王怡放下了行李後問:「你哥去了那裡?」周淇回答說:「回學校很快便回來。」
王怡跟著說:「這些日子你過得好嗎?」周淇說:「好,哥每天也陪著我。」

  兩母女相對無言,因大家心中都有事所以大家都找不到話題。剛好這時周衝
回來把僵局打破。見到母親便喊:「媽,你己經回來了,我在學校辦完事還想去
車站接你。」說罷便一把將王怡抱入懷中,王怡剛想說話嘴吧己給周衝用嘴封住,
舌頭鑽進王怡口中亂攪,手也抓住王怡一個乳房旁若無人的搓。周淇站在一旁,
雖然她已知道他們母子間的特殊關系,但也給這情嚇得呆在一旁。

  王怡也給周衝突然其來的舉動嚇了一跳,想推開他但給周衝緊緊抱住而給他
在乳房搓兩搓身也軟了下來雙手也使不出勁來推他,雙手袛好軟軟的放在周衝的
肩上。周淇看了一會心中的妒意不禁油然而生,她走過去硬把他們拉開說:「哥
你真自私把媽媽霸占了這麼久,我也要。」說完就摟住王怡的脖子嘴吧印在王怡
的嘴上,舌頭也往王怡口裡鑽。

  周淇的兩個小乳房壓在王怡的兩個大乳房上不斷的磨。周衝則轉到王怡身後
用手把她們兩個緊緊抱住,舌頭在王怡的脖子上不停的舔,老二頂在王怡的股縫
間上下的磨。王怡怎樣也掙不開她們,口中袛能發出:「唔……唔…」的聲音,
而胸前和屁股後的快感也使她不願掙開。

  這樣吻了一會周淇放開了口王怡才能掙脫出來,喘了一口氣說:「媽一回來
你們兩個小鬼就聯手欺負媽,我坐了一天的車出了一身臭汗,讓我先去洗個澡然
後一齊出去吃飯,現在己經很晚了。」他們兄妹這才把她放過,這時王怡的內褲
已濕得一塌糊塗了。周衝想來日方長,現在應該養精畜銳飽餐一頓,今晚才能應
付她們母女倆。

  這晚他們到市中一家酒樓,點了不少好菜還要了兩瓶紅酒。飯間最初氣氛仍
非常尷尬,但杯起杯落後他們東拉西扯的聊,尷尬的氣氛亦衝淡了不少。飯後回
家周淇進去洗澡,王怡兩母子坐在沙發看電視。周衝問:「媽,我回來後每天也
想你。」周怡說:「騙鬼,你有妹妹陪那還會記掛著我這老太婆。」周衝也不打
話,一把抱著她就吻,手也摸進王怡兩腿間。

  王怡把他的手推開說:「淇很快就出來,不要給她見到。」周衝說:「不要
緊大家一家人反正她也知道的。」說罷再用嘴把王怡的嘴封住,另一只把自己的
褲子脫掉,大老二馬上雄糾糾的跳出來。周衝拉王怡的手握住老二。這東西對王
怡來說雖然並不陌生,但她的手一碰也有觸電的感覺。而一碰到就不願放開,不
由自主的上下套動起來。周衝一面吻一面把她的衣服脫下來,很快兩個人已經全
裸的坐在沙發上。

  周衝從她的嘴吻到脖子,繼而到肩、背,然後把她的頭按下來對著他的老二。
王怡自自然然地把它放進口裡,王怡和這東西分開了十多天大家好像有說不完的
話,肉棒在她的口中不斷進出,舌頭如輪轉般在頂上的肉縫和龜頭上不停地舔。
周衝一手搓著一個乳房,一手按著她的頭,媽媽口交的技術和妹妹不同,媽媽知
道怎樣可以令他舒服,妹妹就須要他指導才懂得怎樣做。

  王怡這時候正半伏在沙發上全神貫注地為周衝口交,連周淇洗完澡出來也不
知道。周淇倚在廁所門口看了一會,淫水已流到大腿了。周衝做了一個手勢叫她
把衣服脫了,招一招手叫她過來,然後把王怡的一條大腿提起,周淇走過去蹲在
沙發旁,這時清清楚楚的可以看到自己十五年前住過九個月的舊居。

  周淇伸出了舌頭就往陰核上舔,突如其來的刺激使王怡想坐起來,但周衝按
住她的頭、提著她的腿使她不能起來,肉棒更加快速度向上頂。周淇一面舔一面
用食指和中指在陰道裡挖,上下夾攻使王怡不禁瘋狂的扭動屁股,口裡發出「唔
………唔…」的聲音。周衝看也差不多了便把王怡扶起坐在沙發,然後把她一條
腿架在自己的肩上提著肉棒就插進出。

  周淇也坐上沙發一旁揉著王怡的一個乳房,口裡吸著另一個乳頭。王怡已陷
入了瘋狂狀態,手裡亦搓著周淇的一個乳房,什麼媽媽的尊嚴也拋諸腦後了,張
開口不斷的叫:「呀…淇…不…不要……衝…大力點…噢…」

  周衝抽插了六、七十下,王怡己經有了三次高潮。周衝想不該冷落了妹妹,
他把老二抽出來,扶周淇下來半跪在地上,提著老二從後插進去。周淇現在再次
面對著王怡的陰戶,周衝的肉棒剛抽出來王怡的洞口還半開著。周衝一面抽插一
面按周淇的頭下去要她給媽媽舔。周淇也很賣力,除了舔陰核外,舌頭還往陰道
裡鑽。這使王怡張開口一邊喘氣一邊叫:「呀……噢…淇……很舒服…」

  周淇一方面挨著哥哥在後面抽插,一方面埋頭在媽媽腿間拼命的舔,口中袛
能發出:「唔…唔…」的聲音,兩人的淫叫聲合起來真是人間最美妙的交響樂。
周衝抽插了三、四十下把老二抽出來換了個姿勢。他把周淇轉過來面對自己,把
老二再抽入周淇的洞中然後把她抱起,讓她的兩腿夾著自己的腰,一手把王怡拖
起便往房裡走。

  到了房裡先推王怡躺在床上然後把周淇放下,使她們側身成69的姿勢,從
後提起了周淇的一條腿然後對王怡說:「媽幫我放進去。」王怡拿起了他的肉棒
對準了周淇的洞口周衝一頂便插進去了。

  王怡現在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兄妹相奸的情景,看到自己兒子的肉棒在自己
的女兒鮮紅幼嫩的陰道中進出,不禁我見尤憐,伸出了舌頭往女兒的陰核上舔,
同時亦舔兒子的肉棒末端和陰囊上。周淇也不閑著埋首在媽媽的腿間狂舔,兩個
女人的淫叫聲和周衝沈重呼吸聲充滿了房間。

  「淇……舔入點…對…是…這裡…呀…」,「哥…大力點……」,「媽往下
舔…含我的蛋蛋…」。周衝抽插完了妹妹把王怡扳過來伏在床上壓著周淇在下面,
提著肉棒往王怡的肛門裡插進去。因周衝的肉棒粘滿了周淇的淫水所以插進去一
點困難都沒有。王怡:「呀…」的叫了一聲便用屁股不停的往後挺,然後埋首在
周淇的腿間舔她的陰核,同時用中指在幼嫩的陰道中抽插。

  周淇仰頭看著哥哥插著母親的肛門,媽媽的淫水沿著陰核滴下來落在她的臉
上,她伸出舌頭把滴在口附近的淫水都舔進口裡。周衝抽插了五、六十下把肉棒
抽出來再把周淇的兩腿架在肩再次插進去,而王怡就坐在周淇的臉上亨受著女兒
給她的口舌服務,同時她也彎下身舔著周衝的小乳頭。

  周衝受了這種刺激抽插了幾十下再也忍不住了,大喊了一聲:「啊……」一
股濃精便射進妹妹的子宮內。王怡急說:「衝…不要…你沒有戴套…」周淇有氣
無力的說:「不要緊我月經昨天剛來完…」王怡聽到才放下了心,低下頭把從周
淇陰道中倒流出來的精液舔幹淨。這時房間中充滿了精液和淫水的味,三人像三
堆爛泥般躺在床上,再沒有其它的聲音除了他們沈重的呼吸聲……

  第二天王怡先醒來,看看身旁的一對兒女,連自己就像三條肉蟲般躺在一起,
想起昨晚的荒唐,不禁搖頭嘆了一口氣。這時周淇也醒過來,她頑皮的在媽媽乳
房上抓了一把,用舌頭在另一個乳頭舔了一下,對王怡笑著說:「媽,我昨晚很
開心,你舒服嗎?」王怡也不答她袛苦笑了一下。

  這時突然有一根手指插入了她的陰道,原來周衝也醒來了。

  王怡說:「一早醒來就這樣不規矩。」周衝涏著臉說:「昨晚射了給妹妹現
在應該給媽媽補償。」說罷就爬過了周淇壓住了王怡,王怡想掙紮起來,周衝抓
住了她的雙手把她壓住不讓她起來,用一條腿把王怡的兩腿分開,然後對周淇說:
「淇,幫我插進去。」周淇應了一聲便爬到後面拿著哥哥的肉棒對準了媽媽的洞
口在哥哥的屁股一推周衝的老二便插到盡頭。

  王怡:「呀…」的叫了一聲說:「你們兩個小鬼大清早就聯手欺負媽…啊…
…呀…淇…不要…」原來周淇在背後往周衝的屁股一下一下的用力推,使周衝的
肉棒每一下都插到盡頭命中紅心。周淇轉到前面搓著王怡的兩個乳房同時和哥哥
吻在一起,王怡也伸出了一只手到周淇腿間揉著她的陰核。

  周淇給她的媽媽也攪得浪了起來,待周衝抽插了數十下便摟著他說:「哥,
我也要。」周衝笑著說:「好吧也來給你止止癢吧,媽一會再給你。」把老二抽
出來從後插入了周淇的陰道中。周淇也摟住王怡吻了起來,四個乳房磨在一起。
周淇發出了了淫賤的叫聲:「哥…大力點…呀…媽…很舒服…」

  王怡伸出舌頭舔著女兒的兩顆小乳頭,手在自己的陰道大力的挖著。周衝抽
插了百多下周淇「呀…」的大叫了一聲便伏在王怡的身上動也不能動。周衝知道
她已到了高潮,便抽出老二再次抽進王怡的陰道中,王怡口裡仍含著周淇的一顆
乳頭,口中袛能發出:「唔…唔…」的聲音。周衝抽插了百多下才「啊…」的一
聲把子孫排入王怡的陰道裡。周衝泄過了後翻身躺在床上,這時周淇已回過氣來,
她爬起來先用口把周衝開始變軟的老二含在口中細心的清潔一番,再爬到王怡的
腿間用舌頭把流出來的精液舔幹淨。

  過了差不多半個小時王怡先起來去衝洗,然後包著一條毛巾去做早餐。周衝
兩兄妹洗過後出來幹脆連衣服也不穿坐在沙發上。王怡做了早餐出來,看到他們
赤條條的樣子便說:「你們還不穿衣服。」周淇淘氣地把她的毛巾扯掉說:「穿
來幹什麼,等會還不是要脫。」一把拉她坐在沙發一人一邊的把周衝夾在中間,
周衝現在做皇帝一樣,真的是不知人間何世。周淇喂他喝咖啡,王怡喂他吃煎蛋,
他手裡袛把弄著一大一小兩個乳房,有時還伸到下面挖挖兩個濕透了的洞。沒多
久周衝的老二又高高的豎了起來。

  王怡笑著說:「看你的小弟弟吃早餐時也不放老實點。」周淇二話不說跪了
下來把肉棒放入口中便吮,但周淇口交的經驗還淺,袛知死命的吮,周衝對王怡
說:「媽,你教她怎樣做吧。」王怡笑了笑也跪了下來,從周淇手中接過了肉棒
對女兒說:「要男人舒服你看媽怎樣做。」王怡教她除了吮外還要用舌頭在龜頭
上、肉縫上舔,不要忘記還要舔陰囊,周淇也很用心的在旁學習。周淇看了一會
也把頭湊過去,兩條舌頭飛快地在龜上轉,偶然也會纏在一起。這樣舔了一會周
衝一把拉起周淇說:「淇,上來吧。」

  周淇跨上哥哥的大腿,王怡拿著肉棒對準洞口扶著她的屁股坐下。插進去後
周淇有節奏地上下起坐,口中發出浪叫,兩個小乳房不斷地在周衝面上磨擦著。
王怡再次看到自己的一對兒女兄妹相奸的情景,也看到女兒的肛門一開一合,不
禁伸出舌頭去舔,舌頭往肛門深處裡鑽,後來更用手指挖進去。周淇乳頭、陰道
和肛門同時受到刺激,很快便有了幾次高潮,軟軟的躺在沙發上對媽媽說:「媽,
你來吧我受不了。」

  王怡很快便接替了周淇的位置扶正肉棒便坐了下去,一邊起坐著一邊發出了
浪叫:「啊…衝…我的好兒子……呀…你…好利…害……你要媽的…老命…了…
…」周淇這時也回復過來,站到王怡的背後雙手搓著她的乳房,王佁也仰起頭來
伸出舌頭和她接吻。這樣過了十多分鐘,周衝也在媽媽的陰道內發射了,王怡也
有了幾次高潮軟軟地伏在周衝身上。周淇蹲下來看哥哥的肉棒和媽媽的陰道還串
連著,接連處還有些精液倒滲出來。周淇湊上頭伸出舌頭把流出來的精液舔幹淨,
連媽媽的肛門也照顧到在那裡輕輕地舔。王怡現在渾身舒暢,感到有兩個這樣孝
順的兒女真是非常幸運。

  清洗過後回到房間大家躺在床上,王怡對兩個兒女說:「媽想過了,以前我
們分開太久了,反正現在很多香港人在這裡開酒家,我在這裡要找一份工作應不
困難,工資也許比在香港低一點,但我在香港認識很多客人也在這兒做生意,可
以給酒家帶來生意,所以工資應比大陸人高很多的,生活應不成問題,最重要的
是可以時常親近你們。」兩兄妹聽到當然十分高興,大家一齊擁著媽媽,三個嘴
吧很快又貼在一起……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