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731 | 回覆: 2 | 跳轉到指定樓層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6-10-11 08:17:06

 (序)一個小羚羊和大灰狼的故事

  前不久,中秋前某一天,有舊時朋友來訪,我們去了一次酒吧。妻子和她朋
友都喝了不少酒,都說許久沒有來過,酒量下降不少,那微醺的醉意卻看得我找
到了遺失許久的美好。那時我才知道,原來她們當年那些玩得很瘋狂的朋友都陸
陸續續結婚了,穿過白色婚紗後,現在一個個都變成了賢妻良母。

  回到家中,妻子有些醉意的趴在我身上和我講這個朋友以前的風流往事,最
後卻還是安安份份嫁了個特別疼女人的男人。

  週末,我照常把小屁孩送到外婆家,把空間完完全全留給了妻子。可是滿心
期待的我還是感到了失望,並不是過程缺乏激情,而是感覺越來越淡。

  遙想原來讀書的時候,妻子滿腦子的玩法,裝扮也是越來越成熟性感,讓人
激動不已。現在的妻子卻沒有了當年的激情,時不時擔心自己會走光,從而影響
自己的形象。

  幾年前還沒有結婚的時候,我和妻子在外邊租房,半夜在門口的走廊裡做,
樓道裡的燈被我們的「啪啪」聲弄得一暗一亮大半夜,現在想起來還是很興奮。
現在有了自己的大房子,和妻子偶爾在陽台上溫存一下都要額外拉上窗簾,完全
少了當年的激情。

  讀書那時候,妻子幾乎每天都有很多活動,在她的圈子裡風生水起,時不時
有小緋聞傳到我耳朵裡,還會和我說說她和朋友的小秘密。現在一年中除了公司
的聚會,她基本都在家裡相夫教子,和大學期間判若兩人,讓我覺得有些不可思
議。我問妻子是不是婚姻束縛了她們,讓她們有所顧忌?妻子沒有正面回答我。

  那天晚上她特別有興緻,從衣櫃裡翻出了大學和留學時候經常穿的內衣,又
穿在了身上。除卻了少女的稚氣,多了幾分女人成熟特有的嫵媚。妻子自嘲道,
原來那個時候自己穿得那麼性感,難怪我那時候總是把持不住自己。

  我吞口水,又問妻子,是不是現在生活太辛苦了,倦了?妻子坐在我旁邊的
沙發上,責怪我七年還沒有一癢就開始厭倦了。我作無辜狀,一臉期待的看著妻
子,希望她向我吐露心聲。

  原本我以為這很難,因為妻子和我認識十年有餘,少有她主動吐露心聲的時
候。可是結婚後的妻子變得更加平易近人了,她答道:「不是倦了,是膩了。成
天花花綠綠的玩,不記得回家的時間,那是過去的生活了。」現在的妻子喜歡我
一個人靜靜抱著她,坐在一起看看電視,時不時親吻她。諸多朋友的問候、惹人
羨慕的虛榮、在男人面前展示性感的傲嬌,在妻子眼裡已經不再那麼重要。

  「這件睡衣好漂亮,當初你有沒有穿給阿輝看過?」我不相信激情的退卻,
故意針尖對麥芒。

  「你怎麼又提阿輝,煩不煩啊?」妻子的語氣裡已經透不出一絲緊張,讓我
大失所望。

  「如果當初我沒有出現,你是不是會嫁給阿輝?」平時我都不涉及婚姻,但
今天實在太平淡了。

  「不知道,可能會玩幾年,像某某一樣,實在嫁不出去了再嫁給他吧!」妻
子的意思,是為了嫁給我,少玩了幾年。

  「你說某某當初這麼玩,現在她敢向她老公坦白嗎?」我轉移話題。

  「這是她自己的事,我怎麼知道?不過,我覺得他們平時在家裡這樣聊天的
時候肯定會涉及的。」妻子補充道。

  「現在我總算知道為什麼婚紗大多是白色的,因為要幫自己洗白,把過去所
有的汙點都洗掉,好迎接新生活。」我指了指妻子的鼻樑和衣櫃裡掛著的白色婚
紗。

  「看不出你平時挺大方,這個事情上倒變得很小氣,醋勁十足啊!」妻子笑
道。

  「當然。」每次聊到阿輝,都很難保持話題的穩定,一不小心就被妻子繞開
了。

  阿輝,其實是兩個需要坦然面對的漢字。

  「其實我一直很納悶,阿輝真的是很多人都看不上的男生……」我說道。

  「某某的老公,你覺得他條件很好嗎?」妻子有些厭煩了。

  「至少別人很有錢,很符合某某的擇偶要求。」我有些生氣。

  「你生氣了?以前又不是沒告訴過你。當時還小,總覺得阿輝特立獨行,而
且他對我還不錯。」

  這個回答我記得。過去有一次,我問妻子,她眼中的阿輝是什麼樣的?妻子
說,他就是那種喜歡赤裸著上身,然後坐在體育館旁邊吹風,夕陽灑在阿輝的皮
膚上,很是耀眼,那感覺如同憧憬著自由和美好。

  這個叫阿輝的男人和妻子高中便認識。當年,妻子剛剛進入高三,阿輝作為
復讀插班生進入妻子的班級。一年以後,妻子進入了大學,遇上了我,而阿輝因
為固執又一次選擇了復讀。在我和妻子認識一年以後,這個阿輝終於出現了,他
並沒有刻意選擇學校,卻錯亂的出現在了我們的生活中。

  我第一次見到阿輝,是在妻子的高中畢業照上。那是一個青澀的男生,長相
有些怪異和靦腆,一身肌肉,有點《街頭霸王》掃把頭的感覺。短褲加拖鞋,露
出半邊身子站在照片的一個角落裡,很不起眼,卻又很紮眼。

  第一次見阿輝本人,是在妻子的老鄉聚會上。那天,他穿得很正式,和我們
的服飾都格格不入,被大家笑話。正因為如此,他在人群裡顯得特別顯眼,而且
正式的穿著讓人看上去很紮眼。

  就是這樣一個人,卻讓那白色的婚紗有了用武之地。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6-10-11 08:18:39

 (一)

  校園的清晨,籃球場上正在進行一場鬥牛。持球的那個人身形略矮、肌肉發
達、皮膚黝黑,看上去爆發力十足。果然,只見他一個交叉步便依靠速度突破了
對方的防守,一路直殺到籃下,驚人的彈跳力讓動作看上去十分舒展;防守的那
個也不是吃素的,雖然身板略瘦,可是身高臂長,只見他揚起雙臂,將對方的上
籃空間一再擠壓。

  「李旭,換作高中的時候,這個球就被你摘下來了。要知道,那時候我可是
你的替補哦!」肌肉男撿起剛剛放進籃筐的球,拋給高個。

  「阿輝,看來你復讀時也沒有閒著,技術進步了。」高個對肌肉男剛剛的拉
杆讚不絕口。

  「進步不敢當,我看是你在大學裡生活太安逸,被美女們把腳弄軟了吧?」
阿輝一點都不謙虛。

  「你復讀的時候也不是什麼好鳥。來,讓我防你一個。」我發球。

  我叫李旭,是大三的學生,就讀管理類。那個黝黑的肌肉男叫阿輝,是我高
中時候的同學,今年剛剛入學的新生。大家不要奇怪,因為他復讀了兩年。原本
高中的時候,我和阿輝幾乎沒有任何交集,直到老師採取「好幫差」的政策,讓
我和阿輝成了同桌以後。

  那時候阿輝上課完全不會聽講,只會在教材下放上一本不知名的小說,然後
打發每一個四十五分鐘。有一次,是阿輝最不喜歡的課程,正巧阿輝的小說看完
了,他坐在那裡煩躁,我也不想理他。不一會,坐立難安的阿輝消失在課桌下,
很長時間都沒有起身。

  初時我以為他是在撿什麼東西,可是時間越等越久,最後我實在忍不住了,
俯下身去看個究竟。正是好奇心害死貓,我就是那隻貓。原來阿輝並不是在撿東
西,而是躲在課桌下偷瞄班上女同學的臀部,讓我吃驚不小。而他卻十分淡然,
一本正經的和我說,誰的翹一點,但是坐下就不好看了;誰喜歡穿裙子,一坐下
就暴露了她的大肉臀……

  從此,我知道阿輝原來無時無刻不在注意班上的那些漂亮女生,同時也和阿
輝有了一個共同的話題。彼時,阿輝長相不忍入目,卻難以在學習之餘找到不錯
的女朋友;而我恰恰相反,陽光的形象讓我在班上如同蝶入花叢,只是我成天忙
著學習,完全不懂她們的風情。這下可好,阿輝和我成為朋友後找到了往日無法
獲得的契機,而我也時常和阿輝聊天,漸漸懂得了一些情趣,甚至是一些惡趣。

  再後來,阿輝並沒有因為和我同桌而通過考試,只能選擇復讀,我卻順利進
入了有名的學府。可是我們的交際並沒有斷,他時常會告訴我復讀班的事情,而
我也會把大學裡的趣事和他說說,讓他眼含眼饞。

  只是前一年的復讀,阿輝依然沒有收心學習,反倒在復讀班裡推到了幾個女
孩,讓他得意不已,常常向我炫耀。而我自然不甘落後,在大學裡找了一位讓我
神魂顛倒的女友,同樣會告訴阿輝一些心動的事情。或許是我的描述過於美妙,
阿輝第二年居然靜下心來學習,最終機緣巧合的考上了我就讀的大學,只不過他
是體育生。

  「李旭,軍訓都完了,也沒有看到你的那個神魂顛倒的女友,你不是為了讓
我收心學習,故意編造的吧?」阿輝忽然問道。

  「我看上去有那麼好心嗎?」我答道。

  「不像,不過我真的很好奇,究竟是什麼樣的女孩才能入你的法眼,還讓你
這麼上心。」阿輝說道。

  這時,我弄清楚了情況。原來以前我常常和阿輝講我是怎麼怎麼追女友的,
讓阿輝心癢難耐,卻始終沒有給阿輝發過照片之類的證物,吊著阿輝的胃口讓他
一直沒有釋懷。過去阿輝一旦搞定復讀班的某個女生,總是給我發照片,有時候
還視頻向我秀恩愛,一直都是想要看到那個我所謂的魂牽夢縈的女生。而我有意
無意的隱藏女友的故事,讓阿輝至今都無法忘卻。

  「學校這麼一點大,你阿輝又這麼牛,要不你找找看。」我開玩笑。

  「你對朋友還來這一套!我知道我阿輝看得上的你都看不上,你眼光又那麼
高,要找肯定不會很難,就怕你是扯謊,或者……你眼光獨特,找了一個連我都
看不上的,不好意思給兄弟瞧瞧。」阿輝居然用激將法。

  要說阿輝在復讀班時候給我發的圖片,那些女孩真是用臉著地的天使,偶爾
睡前收到阿輝的彩信還會做一晚上噩夢。而阿輝高中時候就知道我的眼光,所以
當我說自己不可自拔的時候,阿輝簡直比我還興奮。現在,我當然是要繼續吊著
阿輝的胃口,不然怎麼有學長的架子呢?

  「什麼話,你還是先好好學習,不要掛科……」我不知道如何迴避,只得繞
開話題。

  「當然是說正經的。你以為當初我為什麼要復讀,隨便讀個學校一樣可以出
來找工作。不過,我想好大學的女生肯定更加優秀,如果自己讀書的時候可以找
一個做老婆,那不是賺大了。所以,我一直復讀,不是好大學我完全不去。」阿
輝的初衷真是讓我始料不及。

  「那你更加應該要好好學習……」我還準備繞。

  「我是想,你有個令人神魂顛倒的女友,那就讓她給我介紹一個讓我神魂顛
倒的學妹,這應該一點都不難吧?就怕你那個女友是杜撰的!」阿輝居然是這樣
打算的,我真後悔當初把女友在大學裡樂於交際的優點告訴他了。

  「想想你當初在復讀班的本事,現在居然要別人給你介紹,太丟臉了……」
我數落了阿輝一番。

  「這有什麼丟臉的……」阿輝糾纏不休。

  「我要去吃早餐了。」我躲。

  「吃早餐,為什麼不早說?好歹你也是學長,今天怎麼也得你請客吧!」阿
輝跟上。

  「好好,我請。」我答道。

     ***    ***    ***    ***

  我們學校所處的位置是市區比較繁華的地帶,又正處在擴招的大浪潮中,眼
看著學生越來越多,質量良莠不齊,硬件設施漸漸跟不上了。依靠著學校那點財
力,想要收購週邊的土地是杯水車薪,更是耗不起,所以我們就有了兩個校區,
一個在市區,一個在市郊。我命運不濟,被分在市郊的新建校區,而女友則在市
區的老校區。幸好兩地之間有直達的公交車,只是要耗時四十分鐘罷了。正是這
個四十分鐘,讓我只能週末或者全天無課的時候去和女友約會,算是次次都小別
勝新婚。

  「藍色的連衣裙,有些發白,顯得如同童話裡的公主,不知道琳兒當初高中
的時候是不是也穿這樣的裙子。」我站在一家服裝店外的玻璃櫥櫃前暗自發呆,
心裡想的都是女友。

  「老闆,這條裙子,給我一件。」我報了女友的尺碼,付款走人。我好歹也
要送女友一點禮物,我似乎經常這樣做。

  在車上,我的手機響起來,我以為是女友著急了,趕緊接上。結果是因為學
院有事,今天可能不能陪我了,讓我自己在市裡面逛逛。我無聊的走了一陣,見
女友遲遲沒有給我新的信息,心想可能比較忙。忽而,我想到現在這個校區不單
單只有女友,不是還有當初的那個損友阿輝,我毫不猶豫的給阿輝撥通了電話。

  「喂,阿輝,你在哪裡呀?我今天特意過來看望你。」我說得假惺惺的。

  「原來是李旭……你等等,是我一個學長……喂,李旭,你怎麼都不跟我聯
繫啊?」這小子自己不知道在忙什麼,居然質問我。

  「你不是也沒有和我聯繫。你剛剛和誰說話呢?好像很忙似的。」我問道。

  「哦,是原來復讀班的,她在某某學校,今天也是過來看我的。」阿輝說得
很自然。

  「那我現在方不方便來找你?」我又問道。

  「沒問題,我在某某街多少多少號,你到了給我電話,我下來接你。」阿輝
回覆道。

  我循著他告訴我的地址,找了幾圈,問了幾個路人,好容易找到了那條街。
原來這裡是市區正在改造的一個棚戶區,一些老小區因為我們學校要擴建,現在
在搬遷,臨時建立的居住區。這裡的棚戶區的搬遷戶因為靠近大學,所以在原本
的搬遷住所外私搭亂建,這裡簡直是一團糟。

  「李旭,我在這裡,一老遠就看到你了。」阿輝朝我揮手。

  「阿輝,你怎麼在這裡?亂糟糟的。」我問道。

  「怎麼亂糟糟的,你不知道晚上這裡多熱鬧。你看你看,天一黑這裡都是夜
宵攤,來來來。」阿輝帶著我在這些不高的房子之間穿梭,最後走出了這個棚戶
區,來到了一個老小區。

  「你早告訴我在這裡不就可以了,害我繞了這麼大一個圈。」我說道。

  「呵呵,要你那麼走是告訴你,以後到我這裡來玩可以就近請我吃夜宵。」
阿輝說道。

  「怎麼?你現在就搬出來住了?」我問道。

  「嗯,就在這棟房子,過一段時間可能會拆,便宜。」阿輝指了指一棟兩層
樓的老式建築,以前就是一家人住的。自從大學開始擴招,管理學生開始變得困
難,戶主便把這一戶隔成了四個獨立的住所,以賺取大學生的租金。

  「你好,你就是李旭吧?」當阿輝帶我進到門裡的時候,一個脆生生的聲音
從暗處冒了出來。

  「嗯嗯,你是……」我沒有看到人影。

  「我是阿輝原來復讀班的同學。」她又答道。

  「喲喲,怎麼還害羞起來了,李旭是我當初的好哥們。」阿輝走進去,從暗
處一把拉出一個女孩,身上只披了一件白色的浴巾,頭髮稀疏,一看就是剛剛洗
過澡。

  「不好意思,剛剛在洗澡。」她頭髮下低著臉,似乎紅透了。

  「對不起,我先迴避一下。」說著我便退了出去。

  「有什麼關係,你去穿你的衣服就是了,我和我朋友聊天是我們的事情。」
阿輝拉住我,他依舊像高中一樣,滿不在乎。

  「從早上開始就不停叫叫叫,弄得我心煩,現在又吵吵吵,你們知不知道今
天下午我要補考?」對面的門打開了,一個穿著短褲赤裸上身的眼鏡男從裡面冒
了出來,短褲上似乎還是濕乎乎的。

  「抱歉抱歉……」我弄不清情況。

  「早晨讓你享享耳福,你要考試去教室啊!」阿輝從暗處走了出來。

  「你你……你怎麼蠻不講理!」那瘦猴一樣的眼鏡男此時才看見阿輝和我體
型壯碩,頓時失去了言語,趕緊關上門。

  「呵呵,你不是要找個優質女嗎?」我笑道。

  「你不要誤會,兵器總不能荒廢嘛!來來,你過來。」說著,阿輝把我拉到
外面。

  「前兩天我還真看到一個,雖然只是遠遠看去,但是一眼就能看出來。那背
影,那身材,就好像精心雕刻過的玉器一樣,把別的女孩子都比成了粗濫造的瓦
瓷。我當時就看呆了,一心想要看看長相,可惜走過去她就不見了。這幾天我在
那裡呆了幾次都沒有看到,弄得我心潮澎湃,所以才找她來的。」阿輝指了指屋
裡,一副陶醉當日遙望美人的神態。

  「你的眼光,哼哼!」我有些嘲諷阿輝,以往他都喜歡誇張。

  「你以為我在吊你口味嗎?這次是真的,長這麼大第一次讓我有失魂落魄的
感覺。喂喂,你還不出來,我的老朋友說要請我們吃飯呢!」阿輝朝屋裡喊道。

  「媽的,我什麼時候說要請客了?」我又被阿輝擺了一道,心裡不爽。

  「阿輝,你來一下,我的衣服好像濕了。」女孩說得很小聲。

  「操,我這裡哪有衣服?等等,李旭,你袋子裡好像是衣服吧?」阿輝說著
便趁我不注意,把袋子拿了過去,轉身遞給女孩。

  「等等,那是我……」我有些惱火。

  「救急救急,今天中午我請客,好不?」阿輝雙手合十,朝我做拜託狀,我
實在無法發飆。

  下午,阿輝帶我去他們體育學院參觀了一番,衣服我自然沒可能要回來。

     ***    ***    ***    ***

  過了幾天,在一個半夜,女友跟我道完晚安後,阿輝給我打來電話,這次他
興奮異常。

  「什麼事情?都這麼晚了,還要不要睡覺的?」我有些不滿。

  「你的電話怎麼老是佔線?我告訴你,今天我又碰到那個美女了。真的是美
女,長得太漂亮了,簡直……完全……完全沒有不好看的地方,對,沒有一點點
瑕疵,我何止神魂顛倒,整個就靈魂出竅了。」阿輝不停地跟我描述他的幸運和
她的美麗。

  「大哥,說了這麼多,你問了電話沒有?」我不想聽他廢話。

  「靈魂都出竅了,話都不會說了,還怎麼問電話。」阿輝說道。

  「真的假的?這麼晚了,你不要吊我胃口。」我反問。

  「給你發張圖片,無圖無真相。」阿輝掛了電話。

  「等等,你不是又要害我做噩夢吧?喂喂……」我煩了,可阿輝的彩信很快
發了過來。

  圖片上有幾個人影,但是拍照的時候鏡頭移動了,所以幾個人影都拉長了重
影,但還是可以看出一個背影格外精緻,而且還有一些眼熟。

  「喂,你看到了嗎?」阿輝的電話很快打來。

  「什麼都看不清楚,就幾雙腿。」我說道。

  「就雙腿?你沒有看到那雙腿多白皙,多嫩滑……我當時就是看呆了,她走
了才想起要拍照,太著急了,否則你保證也要看呆。唔,今天晚上我算是睡不著
了,你得陪我聊聊。」阿輝說道。

  「大哥,你不想睡沒關係,我明天可還有課。」我反對。

  「你這算哪門子朋友,要是那個誰在就好了。對了,她上次穿的那件衣服,
你是送你女友的吧?我讓她給你送回來怎麼樣?」阿輝開始調侃了。

  「送回來幹什麼?我又不穿!」我真想抽阿輝。

  「幹什麼?當然是幹她,算是感謝你幫她解圍。」阿輝壞笑道。

  「你把別人看成什麼了?」我極為討厭阿輝的態度。

  「你知道什麼,看她幾分羞澀就起憐憫心了?告訴你,原來復讀班就她經得
起我玩一玩,其他的那些小妞都受不了我的厲害。」阿輝說道。

  「你吹吧,我聽著呢!」我輕蔑道。

  「你以為我吹牛?告訴你,我也算是練出來的,一般女孩受不了的時候我才
剛剛嚐個味。媽的,不說還好,一說又讓我想起她了。不知道她耐不耐操,看她
那個樣子,就是個小肉彈,特別是那胸部……對了對了,玩起來完全不用上床,
光想著她幫我手淫,我就已經興奮不已了。真的,我讓復讀班那女生給你送衣服
回來,你試試看辣不辣……」阿輝越說越興奮,聽得我也有些血氣翻騰。

  「不用,我有女友就足夠了,沒有你那麼慾求不滿。」我冷嘲熱諷,心裡居
然有些不服。

  「你那個女友肯定是特殊口味吧,不然週末怎麼都不在一起?」阿輝問道。

  「她有事。你不用套我話,你越想知道,我越不會讓你知道。」我這樣戲耍
阿輝,心裡很得意。

  「現在我找到了靈魂出竅,完全不想知道你的那個神魂顛倒了。哎,我讓她
送還你衣服,到時你就說是我送給你女友的,說不定你女友認識今天這個美女,
幫我介紹一下也沒有這麼唐突啊!就算不認識,好歹也算在嫂夫人那裡留了一個
好印象吧!」阿輝似乎在自言自語打如意算盤。

  「你想得美。」真是大言不慚,什麼都敢說。

  「就知道你會這麼說。」阿輝無所謂。

  「好吧,我算服了你了。你今天不是看到美女了嗎?你覺得美女有可能沒有
對象嗎?越是漂亮的你越沒有機會。你還是照照鏡子,看看自己有幾斤幾兩,乖
乖的找個成績不錯的優質女做女朋友就可以了。想太多對你是一種折磨!」我被
阿輝激到了。

  「我就怕成績不錯的優質女在床上成績會不行,到時候被我搞得死去活來還
沒有讓我爽到就虧本了。」阿輝已經進入角色了。

  「沒有不肥的地,只有累死的牛,你少吹了。我睡了,拜拜。」我毫不猶豫
的掛斷電話,心想,這下讓你爽不下去了吧?

  「其實我已經打聽到了,那美女挺有名的,本來還準備和你聊聊,現在什麼
都不告訴你了。我已經參加了她們組織的一個社團,過幾天我去競選社團幹部,
有結果再帶來給你飽眼福。這下你心癢了吧?不用回我短信了。」阿輝很快給我
發來一條短信。

  真是被阿輝不幸言中,本來就有些難熬的夜晚此時充滿了活力,不知道何時
我才能睡著了。
回覆 使用道具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6-10-11 08:19:27

 (二)

  大三的專業課程很多,課表幾乎排得滿滿的,點名又是老師管理不聽話學生
的常規武器,所以我的大學生活過得充實而忙碌。但是,有時候美妙的生活也會
不經意的降臨,算是忙碌中的調味劑。

  今天不是週末,美妙的生活又一次突然來到。下午的兩堂專業課好不容易熬
完,教學樓外就出現了一個美麗的身影。以往我看到女友到來,眼睛都會像放大
鏡一樣排除身邊每一個多餘的人影,不過今天卻讓我有了另一種感覺:黑色的短
裙,白色的緊身小吊帶,弧度很小的領口和高跟涼鞋,多麼樸素而有趣的搭配,
卻在精緻的身材上顯得特別有活力。

  一個長方形的黑晶外殼挎包簡單單調,卻會因為白皙的膚色變得十分醒目。
兩條飽滿筆直的小腿在裙襬下交替向前,帶著水嫩的腰肢來回擺動,招搖性感充
滿了吸引力。胸前的裸露直白大膽卻又氣質凜然,絲毫容不得諸多男生的目光褻
瀆。若不是遠遠望去,我幾乎不會察覺那完全不同於週遭女孩的獨特魅力,那如
同精雕細琢過後的境玉細滑,還有笑顏如花般的美艷俏顏。

  「琳兒,你怎麼來了,今天沒有課嗎?」短暫的比較依然無法阻止我將目光
最後聚焦在女友的身體上,不會再一次發散開來。

  「今天下午學院組織了一次新生籃球賽,所以我就抽空過來了。好久沒有見
到你了,你想我不?」女友說話的樣子十分動人,語氣如同家裡呆久了的小兔子
一樣,活潑可愛,讓人動容。

  「當然想啦!」我笑傻了。

  「只是想嗎?」女友調皮道。

  「無時無刻不在想你,全身上下都在想你,特別是某個時候的某個地方。」
我指了指自己的心臟。

  「嘻嘻,什麼時候學別人甜言蜜語了。」女友走過來挽住我的手臂,引來不
少羨慕的目光。

  「一直都會啊!」我裝作很深沈的樣子。

  枯燥的生活中流露出些許甜蜜,我們彼此都十分享受這種曖昧。不過,大學
生除了看電影、逛街、去公園之外,真的很難再有其它的生活模式。這次也不例
外,女友不允許我回寢室,直接掏出車鑰匙讓我載她去逛街,我自然應允。

  商場的魅力是我們男人心裡永遠無法懂得的,那些五顏六色、形式不一的服
裝在我們眼裡只是一些差不多的東西,但女生總是會一眼就發現到它們的迷人之
處,進而如獲至寶一般衝進試衣間,琳兒自然也不會例外。

  只見女友看到喜歡的衣服便會興奮的溜進店面裡,又是比較,又是在身上比
劃,時而噘嘴,時而皺眉,然後翻身詢問我,問題無非就是「好看嗎?」、「哪
件適合我?」我的回答也幾乎成了公式:「你穿什麼都好看,只要是穿在你的身
上。」隨後女友就會有些不高興,但是還是會去試衣間,讓我見識她的另一個漂
亮的樣子,看一看她身上不曾有過的氣質和魅力。

  「老公,幫我拿一件剛剛看過的給我。」女友隔著試衣間命令,她知道我一
直會在試衣間外待命。

  「遵命。」我趕緊跑過去讓服務員給我一件適合女友尺碼的衣服,若放在平
時,我並沒有這麼積極。可能是這裡有一段時間沒有見到女友了,體內一股無名
的暗流在湧動,讓我的身體一刻都無法靜下來。也可能是今天女友試的衣服多多
少少有些性感誘惑,讓我總是很期待她下一秒出現在我眼前的樣子。總而言之,
那種按捺不住的激動帶給我無窮的活力。

  「吱~~」試衣間的門開了一條縫,白嫩的柔荑透了出來。我將手中的衣服
遞了過去,卻沒有得到呼應。轉而,女友的纖纖玉指輕輕扣在了我的手腕上,毫
無預警的意外,我被女友帶進了試衣間。

  「唔……」我被這突如其來的變故弄得手足無措,拿衣服的手順勢往外尋求
發力,一把將試衣間的門帶了過來。而女友全身幾乎撲倒在上身上,雙手勾住我
的脖子,毫不講理的用那飽滿的雙唇蓋住了我的呼吸。一時間,我聞到熟悉的體
香,空閒的手掌感到滑膩的彈性,充滿異香的津液倒流入我口中,和我的唾液混
在一起,不分彼此。條件反射的刺激讓我丟掉手中的衣服,死死地抗住試衣間的
門,好支撐女友和我的失重。

  女友倒是毫不在意,瘋狂地勾住我的脖頸,享受著我的激吻,同時還擡起她
那光溜溜的大腿,死命地勾住我的側身,企圖和我的身體發生更多摩擦。我當然
不會這麼不解風情,閒置的手掌趕緊托著琳兒渾圓的肉臀,一股股沈甸甸的彈性
就好像氣墊船一般在我手中遊走。

  女友的秀髮又被我們兩人的鼻息打亂,不停地搔癢著我的胸口,讓我下意識
的瞇眼望去。這小妖精居然上身只有一件胸托式樣的內衣,因為怕吊帶衫走形,
女友的胸衣尺寸非常小,還是不會透色的肉色款式。我若不是沒有看到那雙峰下
緣美妙的弧線和誘人的紅玉,肯定會以為女友全裸在迎接我。

  「啊……呵……」女友調整著呼吸,眼神裡充滿了迷亂的誘惑,枚紅色的雙
唇急匆匆突出滿足的呻吟。那慵懶的身體一下子往下滑去,我趕緊攬住女友的腰
肢,生怕她跌倒。

  「老公,好看嗎?」琳兒退一步,站在那裡,香肩微微聳起,光滑的大腿滿
滿傾斜,全身如同赤裸。

  「好看!」我見到女友的裙子掛在一旁,下身只有一條安全褲。大家都知道
琳兒的特點,那緊身的肉色褲底隆起小小的肉丘,還有一道黑色的陰影,正是那
凹進去的痕跡如同一條明亮的泉水正從山澗流過。我頓時慾火焚身,完全無法思
考,剛剛那杯水車薪怎能解我之急。

  「呀!我是說這件內衣,大色狼……」這次輪到女友被我一把撲到,站立不
穩的坐在試衣間裡的小凳子上,顫抖的嘴唇被我叼住,壓了下去。

  「內衣好看,人……人更好看……」我思緒全亂了,雙腳撐住上身,一隻手
從上往下揉捏女友溫暖的乳球,一隻手從下而上托住女友的股間,享受那緊實又
柔軟的私處。

  「嗯……嗯……嗯……」不知道是我這發難不夠迅速,還是琳兒早有準備,
她並沒有像其他女生一樣護住胸口,夾緊雙腿,然後死命推開我。那紅暈的小臉
蛋向上仰著,可人的十指輕托我的下顎,嘴角不停地吸吮著,貪婪地享受著,紊
亂的鼻息隨著我手指的節奏發出不停頻率的聲響,讓我欲罷不能。

  而那鬧人的私處反而為我打開了一扇迷人的大門,不停地接受著我的侵擾,
我自然不會留情,要知道這段時間裡我做夢都在期待她的喘息。那柔順飽滿的手
感,兩處恥骨配合著我的手指擠壓著軟肉,不時地刺激著女友的神經。

  忘卻的時間不知道如何流動,但是琳兒的雙腿卻在有節奏的收縮著,乳頭也
在收縮中慢慢立起來。那混亂的地點此時就好像一個充滿液體的水袋,薄薄的揉
摸就可以讓它產生裂縫,絲絲溫潤的炙熱感在我的手掌上擴張。

  「好了!」女友似乎還殘存一絲理智,她突然提高聲調,柔軟的身體蜷曲著
擡起雙腿,將我踹了起來。我一時又站立不穩,試問見到這樣一位胴體幽然、通
體白嫩的尤物,又如何能讓我不會激動到腿軟。

  「我還要。」我雖然倒向門外,心思卻依舊。

  「小心!」女友黛眉微曲,心內擔憂之情溢於言表。

  「哼哼,看你那鬼樣子!」女友見我撞開試衣間的門後站得穩穩的,不由又
露出一副勾人的神情。那翹起的嘴角若有若無,歪斜的胸衣讓一側的小兔子來回
擺動,那一顆朱艷的寶石春光外洩,已經香霧彌漫的花園關上了大門,夾緊的雙
腿擺出了可愛的倒V字,似乎在告訴我:我很誘人嗎?但是幸福的時間已經用完
了,只是女友那眼睛中的火焰不熄滅,透露著一股股的邪惡氣息,就如同一個欲
拒還休的小妖精一般。

  「砰!」盡管我色心不死,卻由於週圍有人走動而顧忌頗深,不敢再一次衝
動。女友見我沒有再一次進來的意願,對我一嘟嘴後笑著將門慢慢關上。在那門
縫合上的時候,琳兒狡黠的一笑,彎著眉目朝我看了一眼。

  女友從試衣間出來後,我們自然沒有了心情繼續逛下去,那團青春的火焰都
要把我們烤焦了,我們自然知道如何拯救自己。(這裡我就不對女主做過多描述
了,大家可以參考前文。)

     ***    ***    ***    ***

  「今年的新生好像特別安靜哦!」我望著女友紅潤的臉龐說道。

  「才不是呢!」女友笑著說道。

  「可是今年沒見你和去年一樣,手機不停地響啊?」我重提舊事。因為女友
去年沒有防備,手機號碼不慎外洩,導致新生裡的追求者絡繹不絕。當然,這個
只是我的猜測,女友自然也沒有受到什麼衝擊,但今年反倒有些不怎麼正常了。

  「你以為人人都和去年那幾個小弟弟一樣不知好歹的嗎?明明知道我有個這
麼高大上的男友,還敢造次。」女友有些驕傲的看著我。

  「我還以為我的琳兒今年沒有去年有魅力了呢!」我打擊女友。

  「怎麼可能?今年也不是沒有,比如今天我就碰到了一個。」女友眼睛往外
一瞅,嘴巴嘟著做委屈狀。

  「是嗎?和我說說,如果真的是他冒犯了你,我現在就去幫你出氣。」其實
我很喜歡聽別人對琳兒垂涎三尺的故事。

  「什麼時候我會去冒犯這樣的人?」女友越說越不爽的樣子,她是在責怪我
說她任性。

  「究竟是什麼人?」我裝作一本正經的樣子。

  「今天下午我們學院主持了一場新生對抗賽,你也知道的,每年都要舉行。
可是今年體育學院有個傢夥真的很討厭,一直纏著我搭訕,還讓我為他加油。」
女友頓了一下。

  「就這樣?」我覺得不只是這麼簡單。

  「嗯,本來是一件小事,不過他的樣子十分囂張,人長得樣子又十分欠揍,
所以說這樣的話特別讓人生氣。特別是他一上場就能進球,一進球還向我挑釁,
只是我又不能上場,否則保證他一個球都投不進……」女友看來今天碰到囂張的
傢夥讓她有些小生氣,可能後來比賽輸了,所以更生氣了。不過,我猜女友如果
真的去防他的話,那傢夥肯定一個球都投不進,說不定還會腿軟到跑不動。

  「你又不知道,體育生本身就是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傢夥。不要生氣了,
下次有機會讓我來收拾他。」我拉住女友的手,愛惜的搓了搓,讓女友消消氣。

  「嘻嘻~~你就會說大話。」女友朝我吐了吐舌頭,情思無限,讓我意亂情
迷。

  「對了,以前我和你提的那個同學說想要你幫他介紹對象,有沒有做媒婆的
想法啊?」我岔開話題。

  「介紹對象?就是你以前說的,那個高中時候從不聽課,看了無數小說的那
個奇葩?他現在也和我們一個城市讀書嗎?」女友回想了一下,她覺得阿輝如奇
葩,一直想要見見他本尊。

  「對啊,他現在就和你一個校區,你想不到吧?他復讀的第二年總算開始讀
書了,結果你知道他報我們學校的目的是什麼嗎?就是為了找個檔次很高、成績
不錯的女友,還說大學讀不讀書是小事,不找對象那就是大事了……」我把阿輝
的個性發言和女友打趣道。

  「他居然還考到了我們學校?這理論真有個性。呵呵,你告訴他,有時間我
就給他介紹,不過他可不能不賣面子,總說不行哦!」琳兒看來很感興趣。

  「放心,他那眼光,我保證他見一個喜歡一個……」我見女友不反對,也笑
了。

  「沒想到我家木頭腦袋也會有這樣的朋友,幸好你沒有跟著學壞……」女友
眼神裡充滿了期待。

     ***    ***    ***    ***

  「李旭,告訴你一個好消息,我今天終於和那個讓我靈魂出竅的女孩子說話
了。」這件事情我雖然和女友說了,卻一直沒有放在心上,倒是阿輝這段時間第
一次主動和我打電話了。

  「哦,是嗎?本來我還準備叫我女友幫你介紹,現在看來是用不著了。」我
答道。

  「你不要再開我玩笑了,行不?今天下午我打球的時候,在場邊看到了她,
當時我就激動到語無倫次了。你想,她既然來看比賽,肯定也對籃球感興趣,這
不是讓我找到機會了。所以我特意跑去搭訕……」阿輝興奮到不讓我插嘴。

  「結果你賣力表現,贏得了她的芳心。」我一想到阿輝的眼光,心裡就直想
笑。

  「唉,我也是這麼想的。你不知道,她那腿,筆直筆直的,沒有一絲多餘的
肉,白得耀眼,看得我胸前一團火。為了讓她關注我,我就一直努力得分,向她
表現。但是我太過激動了,完全忽略了你前不久和我說的,她幾乎沒有用正眼看
我。」阿輝略有幾分沮喪。

  「就知道是這個結果。」我取笑道。

  「你不用打擊我。當時我靈機一動,就過去和她說,如果我能連續投進三分
球,她就必須為我加油,否則晚上就請我吃飯。」阿輝這回有些得意。

  「她不可能答應你的。」我說道。

  「你錯了。我看得出她當時應該是在為對方的一個男生加油,所以故意這樣
說的,說的時候我還很輕視的看著那個男生,估計是她的男朋友也說不定。就這
樣,她答應了。」阿輝更得意了。

  「你小子不錯啊,居然會用這樣的詭計,當初的小說沒有白看。結果呢?你
不是真的去強投三分吧?」我猜那女生的個性應該很強。

  「有什麼關係,當時我們領先了十分,還不都是我的功勞。你別說,我還真
的連進了兩個三分!」阿輝自吹。

  「不相信!」我在電話這頭搖頭。

  「我的女神當時也是這麼想的,所以她輸了。」阿輝答道。

  「是嗎?居然還有這樣的好事,那她幫你加油了嗎?」我冷嘲熱諷。

  「動動你的腦筋,那是不可能的事情。」阿輝答道。

  「不是吧?她晚上請你吃飯了,你他媽狗屎運來了擋都擋不住……」我大呼
不可思議。

  「也許是我想得太好了,比賽一結束她就一轉眼不見了。真是一時間腦袋發
熱,早知道就要先問到手機號碼了!」阿輝那個懊惱。

  「呵呵,你以為大學生和你原來復讀班那些殘花敗柳差不多嗎?」我暗笑阿
輝。

  「沒事,上次我不是告訴過你了,她可是我們這裡的大名人,這頓飯跑不掉
的,到時候我叫上你,不要說我在吊你胃口……」阿輝一副不以為然的樣子。

  「你還是先放個照片給我,不要讓我到時候倒胃口……我看還是給你介紹比
較靠譜,你說呢?」我繼續打擊阿輝。

  「當時我是在打球,怎麼有時間拍照呢?不過,你放心,這次要是你不驚為
天人,我拿頭給你當凳子坐。」阿輝自信滿滿的掛了電話。

  我則在這裡感嘆,這個世界無奇不有,阿輝居然這麼有女人緣,真是太令我
意外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