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619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HUAFOX
Crawler | 2016-11-23 23:07:50


  週末有時候會和幾個男同事一起去周邊城市遊玩。回來的時候吃頓飯,通常都有點興致高漲,就經常去水療按摩。

    我們經常去的是一家只有打飛機的場,因為那邊的女比較漂亮,而且按摩還真的很舒服,不像其他店按摩的時候軟手沒力的,而且其他店要找漂亮的還有一定難度。

    第一次去的時候是1年多前,那時候剛畢業,我還以為是正規的按摩。

    當時洗澡後進房間穿著內褲,進來一個26歲左右的女技師,臉不錯,有點像唐嫣,但是沒那麼精緻,雖然很嬌小,但是身材很好,胸大概是C,是我喜歡的類型。她穿著粉紅色的制服,看起來比較鬆,穿著一雙同樣粉紅色的高跟魚嘴鞋。

    她問我是不是第一次來,我問她怎麼知道,她就說你連內褲都不敢脫,一看就知道新手了。

    我一聽到要脫內褲,我還在想現在正規按摩也要脫嗎?莫非是為更加好地進行一些扭腳,彎腰啊什麼的比較大的動作嗎?

    一開始她是很正經的按摩,而且還和我聊天,挺好說的一個人,按著的時候避開三角區,但是在周邊遊走的時候就覺得硬了。

    過了一個多小時,她塗了BB油,慢慢的按上陰莖,我就知道這不僅僅是按摩了。

    當時我是趴著的,按硬了之後她叫我翻過身來,然後笑著說好大,於是坐在我大腿上,雙手賣力地擼。

    我還是小處一個,而且是擼鬥士,不清楚多久才算長,於是忍著不射,過了10分鐘她就說好累。然後側身躺在我身邊,用小腿撩撥我下面,然後大腿小腿彎曲著夾住我的陰莖在套弄,她的胸壓在我胸膛上,我看著她的乳溝,不一會就射了。

    走之前她報上她的號碼,我記住了。

    後來幾乎和那般男同事出去玩,或者吃晚飯吃宵夜什麼的,下半場就是來按摩,我們也不去叫雞,因為我們5個人中有4個都還算是比較正。幾乎每個月去一次,但是本著嘗鮮的精神,每次都試著不同的技師,卻沒有第一次那麼爽,莫非是第一次的情結?當然其他的女女感覺樣子方面沒有她那麼討我喜歡。

    大半年後,也就是距離現在一年左右的時間,6月份的時候再去就叫回了第一次的技師。這次她穿著上次的那一套粉紅色的制服,腳上也是粉色高跟。

    她對我還有點印象,我就和她聊天,說到我準備7月去旅遊,然後話題就聊開了。從平時的工作到感情,聊起來還挺投契的,不知道是我還是和其他人都一樣?

    那一次,她大腿塗油,雙手撐在我腿邊,然後大腿夾著我的陰莖在套弄。

    這裡的技師有的開放點,有的保守點,所以有的能摸胸,有的不讓摸。我問她能摸嗎?她點點頭,然後我就開始揉,嬌小的人,即使是C也顯得很豐滿,而且我也喜歡B到D之間的,我慢慢從她的衣服下面伸手進去,她也沒反抗,這次就直接射在大腿上了。她的大腿內側滿是精液,擦了好久才乾淨。

    然後我每次去都點她,慢慢聊熟了,她說了她的一些情事,他知道我沒有女朋友,就教我說怎麼泡妞,她說沒有幾個客人這麼長而且還這麼久,你做愛一定很厲害了。

    她的話的意思就和張愛玲說的一樣「通往女人心靈的通道是陰道。」她說以前她有個男朋友,剛開始不是怎麼喜歡的,但是後來做多了後,卻發現離不開他,他就鼓勵我早點泡上一個女朋友,然後上了,她就會死心塌地了。

    又過了2、3個月,那次我去到那裡,她一見到我就說:「就想你怎麼一個月沒來呢,昨天還夢見你。」我當她說笑話,也就笑笑過了。

    這次身體還是挺累的,按摩得很舒服,她雙腿夾我的時候,我發現今天的衣服是扣紐的,於是伸手解開她的紐扣,見她沒啥抗拒,就脫了她的制服,準備想進一步脫了她的奶罩,她抓住我的手,做了一個不要的手勢。

    我以為她要阻止,然而她卻笑笑地下床,把室內的燈光調到幾乎看不見。當她爬上床的時候,我伸手解開奶罩,她的兩個乳房就呈現在我眼前。很挺,中間的溝很清晰,可能人小會顯得胸大,乳頭是那種有點橘子色的。

    她繼續上下襬動,我看著她的胸隨著擺動而上下搖晃,於是兩手抓住它們,她停了下來,就坐在腿上,又開始用手。我大力揉著她的胸,問:「用這裡?」

    她噓了一聲,然後退到我兩腿之間,彎下身子,把陰莖放到她的乳溝中間,然後用手夾住自己的胸,不斷地在上下抽,抽了5分鐘,看著好像累了,我讓她躺在床上。她很順暢地躺下去,胸卻像平了好多,只有兩點很堅挺。

    說真的,我沒有想幹她的衝動,只是爬到她的身上,陰莖對著她,她自覺用手把胸夾住,然後我就不斷地抽,龜頭有時候還碰到她的下嘴唇,最後一下她可能察覺到我要射了,緊緊地按住我的陰莖,不讓他伸出頭來,我一陣激靈,就全數釋放。

    抽出來,她的手也鬆開了,發現她的乳溝滿是我白濁的精液,她馬上坐起身,用紙巾擦乾淨,說:「你多久沒射了,這麼多。」

    我笑著說一個星期,聊著聊著,她問我微信多少。

    我的微信名因為很長很長,連自己都記不住,所以就拿出手機說讓她自己加我。

    我在按摩的時候說了最近幾天不舒服,有點頭暈。回家後發現她發微信說讓我買些紅棗吃,還說自己的身體不心疼誰來疼,我就有點感動。

    我有點這次之後我探問我的同事,說那邊有沒有那種服務,他們說沒有的,隔壁的桑拿就有,這邊是水療,而且技師固定的,是沒有的,但是有人可以約出去,我心情就有點複雜。

    這裡穿插的是,微信有次聊到她的家鄉,我說我知道,她問我她這種外省小地方怎麼會知道呢,又不是旅遊景點。

    我就說我以前有個同社團的師弟就是那裡的,他問我是不是地級市的XX大學,我就想,莫非那是她親戚?那也太巧了吧?真的不可能。

    我說,對啊。他姓李。她就問李XX?我去,還真是!原來她是他姐,當時在廠裡打工,弟弟讀大學了,廠裡幹活工資不高,但是又不願意赤裸裸地賣肉,所以就做這行。這行的工資比較高,但是也能養活她和他弟弟以及家人。

    我問她她弟弟知道嗎,她說知道。突然有個微信要加我,她說那個才是她的真微信,她家鄉的朋友圈那裡的人都是家那個真微信的。我問她不怕我在那裡亂說話嗎?她說我來了這麼多次,相信我的人品。

    就這樣,剛好到了2月全國掃蕩。她微信說那邊暫停了,我問什麼時候開,她說可能2個月後。其實那時候可能稍稍引誘下就能幹上,但是我真的不想,不知道是不是有偏見。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我想起有次另外一個本地技師,說她的朋友知道她做這行,雖然她沒有做那種直接的,但是都疏遠她了。難道我也是這樣的人?

    到了5月份的時候,她說那邊恢復了,我什麼時候過來,我就回他說最近比較忙,可能要過一段時間,事實上也是如此。

    到了5月底,我微信問她上班嗎?她回了說在呀,於是我就過去了。

    這次她穿的那種緊身的黑色制服,有一條小腰帶,腳上穿著鬆糕拖鞋。她先調暗燈光,然後幫我按摩,一開始在聊天,她跟我說早些日子有客想上她,約她吃飯,給錢她,她吃了飯但是沒收錢,就直接走了。問我這樣對嗎?我也只能呵呵過去,因為真的不能給上什麼答覆。

    按到飛機時間,她問我用哪裡,我笑著說上面。她解開紐扣,並沒有脫下外衣,直接解開乳罩。然後問我是你來還是我來,我吩咐她躺著,然後她用胸夾著我陰莖在套弄,我好幾次都碰到她嘴唇。

    突然她伸出舌頭,在我龜冠舔了一下,我停止抽動。她看著我,有點不知所措,問我是不是她做錯了。我搖搖頭,躺在床上,指著她的嘴,有點試探地說:「用那裡?」

    她不說話,只是用紙巾抹乾淨我的陰莖,然後穿上衣服說,我去拿點東西。

    回來後發現她拿了幾塊冰和布。我知道那是平時所謂冰火的按摩,是在背上放冰點火的,我問她怎麼了,她噓了說別說話,然後將冰塊放進杯子,爬上床,跪在我兩腿間,用手慢慢擼動,我的雞巴慢慢地硬了,她把頭髮別到耳朵後,俯下身子,伸出舌頭輕輕地掃了一下我的莖身,慢慢地舔上來,舔到龜頭處打轉,然後張開嘴唇,把龜頭含住。看見我的陰莖漸漸被她的嘴巴吞下,而且進入到一個暖暖的肉洞,我感到很刺激。

    她很慢地吞吐了幾下後,就伸手拿起床邊的水,說了聲:「你喝過的,沒問題吧?」然後沒等我說話就含在口裡,再俯身含住我的陰莖,含了幾十下,然後把水吞了,再喝一口剛才放了冰塊的水,再次吞吐。

    我想這才是真的冰火啊,之前按摩那種弱爆了。

    直到水都喝完,她繼續上上下下含著。她的頭髮都蓋下來了,我看不到他的臉,於是撥開她的頭髮,她都只能吞到三分之二,再弄了三分鐘後慢了下來,我問她累了?她模模糊糊地嗯了一聲,我說那我站起來吧。

    我站在床上,她跪著在床,我雙手扶著她的頭向我靠近,她吞到三分之二之後就有點咳嗽的感覺,她抓緊我的大腿,我也抓緊她的頭,然後前前後後地挺動。

    最後的三分之一也消失在她的嘴中,她的嘴唇貼在我的陰毛上,我感覺我的前端應該已經探入她的喉嚨。我開始按著她的頭在前後搖動,自己也在挺動,她的手抓緊我的腰,有時候還有點大力地掐了一下我。

    就這樣抽了3、4分鐘,我說射了,她雙手想推開我,我捉住她的頭,沒讓她離開,就這樣把全部精液都射到她嘴裡。

    她馬上放開我,拿著紙巾,像反胃一樣吐了一些在紙巾上,埋怨地說:「吞了好多了。」然後就拿起工具走出房間,說去洗洗。

    回來後見我又趴在床上,說:「你剛才好壞。剛才的事別向外面說,會被炒的。」我問你弟呢?她馬上舉起拳頭說你敢?

    之後和她微信多了,但是也沒有再談當天的事,就像一個普通的好朋友一樣聊。直到6月中的一個週末,我們幾個朋友又準備去了,就問她上班嗎?她說一會兒上。我就和朋友吃完飯再聊了一個多小時再去那邊。

    點了她後,她來到的時候是一身緊身的藍色制服,藍色小短裙,穿著一雙6、7釐米的很色高跟鞋。我說你今天好性感,她說:「當然,之前聽過你說喜歡類型的穿著,衣服呢是不能換了,但是鞋子呢還是能夠自主的。」

    我遺憾說,有黑絲就好了,她從那個裝BB油的小箱子裡面拿出一團黑色的東東說:「吶,黑絲。平時我們是不可能穿絲襪上班的,我也是偷偷放進去的。」

    說完就當著我的面坐在床上,慢慢地穿上2條黑絲長筒襪。

    我記得以前說過我喜歡她的腿,她卻說羨慕我這種有點結實的腿,顯得健美,我不知道她是什麼眼光。她慢慢地穿上右腳的絲襪,再穿上左腳,還用眼角掃視著我。

    但此時此刻,沒想到她居然記住了,我馬上就有點興奮。她說:「急什麼?還沒按摩。」

    我也不是色鬼,所以就任著她按摩,這次她嘴唇吸吮我的背,然後就用黑絲腿踩上我的背。

    雖然平時也踩背,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她穿了黑絲就覺得刺激了一點。翻過身後,她問我這次用腳怎樣?我嗯了一聲,她就開始用腳慢慢撫摸我的陰莖,我第一次問她,拍幾張照片?雖然是問,但是已經舉起手機在拍了。

    她說:「你這部手機,這裡這麼暗,拍到什麼啊,你喜歡拍就拍吧。」

    然後她用腳底擼動我的陰莖,陰莖越來越大之後,就用兩隻腳板夾著,不斷地擼動,可能我對黑絲特別有感覺,這次4分鐘左右就射在她的腳上了。

    我說:「有時間加鐘嗎?」

    她回答:「有啊,但你的朋友呢?」

    於是我馬上打電話叫我的朋友不用等我了,加了一個鐘。這一個鐘看來有得玩了。

    她用紙巾抹乾淨精液後,準備脫了,我阻止她說:「能不脫嗎?」她點點頭。於是開始幫我按手按腳,現在有點輕柔,可能直到一會兒還有用力的時候吧。

    按的過程她說8月請一個月假回去家鄉,休息一下,每天都日夜顛倒,很憔悴。她爸媽也催她結婚了,說回去要介紹物件給她。我問她還回來嗎?她說應該回吧,弟弟還在這邊讀書,即使認識了物件,也起碼1、2年後才結婚。

    按著按著,我說我又行了,我問她能穿著高跟嗎?她說腳這麼多精液,不過看是我,也沒關係。於是就穿上那雙高跟,她說:「這次還是我來哦。」

    她直接坐在我的身上,兩腿叉開跪在我身邊,我可以不斷摸著她的黑絲美腿。她脫了衣服,陰部在我的陰莖上不斷地磨,我感覺她的內褲應該也濕了,她的胸貼著我胸膛,下身不斷地在磨,我真的有點不好意思了,磨了10多分鐘,還是沒有射,她下床站在地上,慢慢脫下她那條內褲,然後回到床上,張開嘴巴,吞下我的陰莖。這次吞的比上次要深得多,幾乎全部都吞進去了。

    這次是69位,她跪在我身兩側,臀部就這樣對著我的臉,我從她的高跟鞋開始摸起來,慢慢摸到大腿,然後再摸到屁股,最後用右手手指插入她的陰道,她震了一下,更加賣力地弄我的陰莖。

    我知道她想我舔她,但我不知道為什麼覺得過不了心裡那關,覺得第一次應該舔喜歡的女孩子。於是我沒有舔,只是用三根手指插進去,不斷地進出,她開始有咿咿嗯嗯的聲音發出,不一會兒,我的手掌全濕了,但我加大力度地去抽。

    突然她身子一軟,雙腿也夾緊我的身子,可能感覺到我準備發射了,她也吐出我的陰莖,我也很想試下顏射,於是在她吐出來的瞬間,我就故意鬆開精關射了。

    由於剛才已經射了一次,所以這次的稀一點,當然,稀一點那就代表射的更遠了,所以這次的射的範圍很大。

    她啊了一聲坐起來,我看到她的臉上,尤其眼睛和鼻子那裡很多精液,頭髮也沾了一點。很是誘惑,我想拍,但是她說現在滿臉精液這麼難看不給拍。

    那次她是擦乾淨臉,問了我好幾次還能不能看到痕跡,直到我確實看不到後她滿臉笑容地和我說了拜拜才走的。

    我知道按照這種情況,微信雖然和平時一樣,但是我想上她是可以的。不過我就是不想堅持了這麼久,第一次就給了不是女朋友的人,有點像嫖的感覺,感覺很迂腐,大家怎麼看?少擼怡情,大擼傷身,強擼灰飛煙滅。

                              【完】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