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經驗故事]

野欲

[複製連接]
查看: 459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HUAFOX
Crawler | 6 天前

  海南省海口市的世紀大橋下面新修的柏油馬路旁邊停著一輛黑色的北京現代ix35。

    嶄新的車身、風尚的外觀、流線的造型,突顯出車子的豪華氣質,也能讓人聯想到主人定是一個社會中上層的年輕精英分子。

    此時這位車主正坐在駕駛座,他一身深灰色的羅蒙西服,上衣敞著懷,露出純白色的襯衫和一條深紫色的領帶。襯衣的袖口和領口都紮的嚴嚴實實,使得手腕上的朗格男表和挺拔潔白的脖子基本全被遮住了。

    這男人年紀不大,最多三十七八,可是除了面白如玉以外,那副金邊的暴龍眼睛,和嘴角自然而然流露出的自信微笑,卻給人另一種精明幹練事業有成的英俊氣質。

    此時的他正背靠座椅,一手搭在開啟的車窗下沿,一手夾著根精品芙蓉王香煙,閉著眼睛,悠閒自得的聽著車載收音機裡面播放的慢熱型輕音樂,腳上的金利來黑色皮鞋隨著樂點有節奏的踮著。

    這條路剛剛新建,前方的高架橋還正在施工根本不能通行,而目下正是傍晚時分,所以此間除了他一輛車以外,四周就隻有昏黃的路燈了。陰風斜雨的天氣裡,不要說其他車輛,就連行人也沒有一個。

    男人正在悠閒自得的聽著音樂,不遠處卻駛來了一輛出租車。車子停在了距離ix35將近二十米的地方,從裡面走出一個二十歲左右的女孩。

    這女孩穿了一身米黃色的妮子大衣,把周身遮蓋的十分嚴實,隻露出一雙套在肉色絲光長襪裡的迷人小腿和兩隻蹬在銀白色高跟涼鞋中的纖纖玉足。臉上輕脂淡粉,一雙淡淡的細眉下修剪過的睫毛彎曲上翹在明亮的雙眸上,明快高挺的鼻樑下面一張嬌俏的小嘴,塗著些許亮彩的粉色唇膏。白裡透紅的小臉蛋和細長的粉頸,在亂穗的長發披散下穎穎生輝般俏麗動人。

    她下車之後四下張望,很容易便看到了路邊的ix35。在確認了車牌後,款步走了過來。

    「當噹噹!」手指敲擊車門的聲音把車裡的男人從悠揚的樂曲聲中拉回了現實。

    他將音量調小之後,把頭從車窗微微的伸出了一半,上下打量了那個姑娘幾眼。

    「李先生嗎?」女孩子拽了拽被晚風吹起的大衣領口,對著車窗問道。

    「嗯!」男人應了一聲,一邊繼續審看女孩子的姿容一邊問:「陳鳳嬌介紹你來的?」

    「是啊,鳳姐點名叫我來的!」因為剛剛擦島而過的熱帶氣旋,此時風力還很大,女孩不自禁被吹得搖晃了一下。

    這時男人似乎已經大略把姑娘的外貌審查了一便,他一歪頭,向車子的後座使了一個眼色:「上車吧!」

    女孩子早已在凜凜風中待煩了,聞聽之後立刻打開後車門坐了進去。而男人則不緊不慢的一邊摘掉手錶、脫掉西服上衣,一邊隨口問道:「你叫什麼名字,今年多大了,在哪個學校?」

    隨著男人搬動按鈕駕駛座的車窗關閉發出的「噌噌」聲,女孩回答道:「人家叫娜娜,是海師大三年級的學生。」

    男人從駕駛座下來,將香菸彈到遠處,打開後車門鑽進去坐到了女孩子的身旁,然後伸手將車門鎖好。

    「娜娜……」他那女孩的名字默唸了一聲說道:「把外套脫了吧,我開了暖風,一會就不冷了!」說話間一雙眼睛還在不住的打量著,似乎在等待她閃去大衣,露出裡面的裝束。

    「嗯!」

    娜娜答應一聲把外衣脫下來,露出裡面一身寶藍色的無袖制服短裙,而上身則內襯一件純白的長袖襯衣,襯衣領口處繫著一個黑白條紋的蝴蝶型領結。

    看著這套辦公室白領的女性套裝,男人滿意的笑笑:「嗯,陳鳳嬌底下的小妹果然很正點,這套OL的職業女裝穿起來還真是那麼回事!」

    娜娜獻出了淺淺的一個媚笑,把脫掉的外衣放在副駕駛座上,將右腿擔到左腿上,一隻手搭在男人肩頭,一隻手用食指在男人胸口輕輕花圈,嬌媚已極的嗲道:「經理,人家的文件打好了,咖啡也泡好了,快下班了,外面的同事都走光了,你看……人家還能有什麼可以效勞的嗎?」

    男人笑了笑,隨即將右手放到了女孩被肉色絲光長襪包裹的大腿上,一邊輕輕撫摸一邊用眯起來的眼睛瞅著女孩嬌嫩的臉蛋、粉白的脖頸和剛才說話時做作的表情。

    「人家都下班了,為什麼你還不走啊?是不是想讓經理我用行動給你發點獎金啊?」

    「嗯!你壞死了……」娜娜一聲嬌嗲劃在男人胸口的手指用力向外一戳,坐直了身子:「人家的老公等會兒會來接人家的!」

    人妻OL辦公室激情,這個戲碼是男人早就吩咐給介紹人陳鳳嬌的,現在雖然女主角過於做作,可是入情入戲再加上自己的浮想聯翩,內褲中的男根還是很快就勃大起來。使他不自禁的將那隻撫摸女人大腿的色手沿著寶藍色的裙子下襬伸了進去,另一隻手從女孩的背後伸過,將她摟的貼向自己的身體,同時俯下頭就向她臉上親去。

    「你老公滿足不了你的,你這麼騷,必須找個強勁的男人才行啊。來吧,寶貝……」說話間那隻伸向娜娜裙下的色手已經摸到了連褲絲襪的腿根,在盡力向兩腿之間擠壓。

    「不要啊經理,人家才剛結婚,我不能對不起老公的!」

    娜娜嘴裡說著現抓現編的台詞,那隻好似向外推男人上身的纖手卻是沒半點力氣,還不斷在男人胸膛上輕撫,撩撥著男人因為性慾高漲而在襯衫上勃起凸出的乳頭。

    同時另一隻小手裝模作樣的放在男人胯上,名義上是抵擋男人藏在褲子裡離自己越來越近的勃起陽物,實際上卻有意無意的來回碰觸它,使它更加壯大。而且還藉著扭動身體的時候,讓兩腿自然的開闔了一個角度,使男人的手指能抵達被絲襪和低腰塑身內褲包裹的小陰戶。

    男人併攏四指向女孩的兩腿之間的縫隙裡插去,用食指的側面隔著絲襪和內褲來回摩擦著女孩飽滿的大陰唇,同時用拇指擠壓包在肉唇裡面的陰核,而插入兩腿之間的手掌時不時的蜷起,抓捏著女孩嬌嫩而富彈性的大腿內側的嫩肉。另一隻手則繞過已經靠在自己身上女孩的脖子,從她繫著綢子蝴蝶結領結半敞的頸口伸了進去,隔著蕾絲花邊的紗薄胸罩揉捏她的乳房。

    娜娜的兩隻小手分別按在男人的雙手上,嘴裡叫吟著:「不要啊,別這樣經理,放開我嘛求你了……」可是手上力氣一點也沒用上,隻是隨著男人在自己身上遊走,而且兩腿雖然象徵性的夾住了,可是還上下錯動腿根,似乎是幫助男人摩擦自己的私處一般。

    「叫什麼叫啊,其他人都走了,沒人會聽到的,嘿嘿!」男人淫褻的笑了一聲,更加大了兩手的力量和幅度,同時挑逗的說:「小浪貨,你的內褲都濕了,奶頭也硬了,還說不想要?」說著俯身用嘴叼著娜娜的領結一端向外一扯,蝴蝶結被拽開了,領口因此敞的更大了。

    男人順勢將娜娜向懷裡一按,伸進她上衣裡的大手一把抓住了她的一個乳球向衣服外面一擠,俯下身用舌頭舔起了乳肉。

    「好肥的奶子,真香!」一邊舔一邊用嘴把乳罩扯到了脖子上,緊跟著叼起乳頭又咬又吸。

    「啊,別……經理,這樣不行……啊疼!老闆,你輕點!」剛開始娜娜還堅持著角色扮演的任務,可是後來男人的牙齒弄得她實在有點疼,隻好出言喝止。

    男人也感覺到了,立刻很禮貌的道歉:「哦對不起,有點投入了,我以後會注意的!」然後不敢再撕咬,隻是用力抓捏和慢慢舔舐。

    「乖秘書,給經理吹一個吧!」男人說著將就放在女孩腦袋邊上的胯間鼓鼓的帳篷用力向上挺了挺。

    看到客人誠心認錯,又改變了唇舌間的動作,娜娜嫵媚的一笑,白了男人一眼,然後又開始演戲:「不……不行,我老公都沒叫我這樣的,怎麼能……」

    「乖,聽話,再不聽話我立刻強姦你了!」男人噓聲恫嚇,同時在女孩子兩腿間的手用力向勃起的小陰戶一陣摩擦,似乎想把食指隔著衣服擠進那狹窄的肉縫裡一般。

    女孩裝的很委屈的樣子,嬌怯怯的慢慢拉開了男人的西褲拉鏈,從內褲側面拉出一條直聳粗長的大陰莖,火紅的龜頭油光瓦亮,馬眼和內褲之間還粘著一條細長的絲線,那是粘稠淫液被拉成的絲狀,在車內的燈光下透明而淫膩。

    「呀,好噁心的東西,經理的東西好大!」女孩子一面說噁心一面又在誇讚男人陽具雄偉,雖然很不貼切真實,可卻極富煽動性。

    「給老子吹,要是你不賣力吹的話,我隻能插你下面的嘴了!」男人顯然已經有點按耐不住了。

    「壞經理,就知道欺負人家,吹就吹嘛!嗯……嗯嗯嗯嗯!」娜娜一上來就含住了肉棒拚命吸吮,一隻纖手配合著小嘴的頻率在包皮上上下套弄,完全沒有被迫口交的感覺。

    儘管如此,男人還是受用的坐直了身子,把放在娜娜襠部的手收了回來按在她的頭頂,一邊撫摸秀髮一邊向下按壓,促使她加大口交的幅度。

    突然間「翁」的一聲震動從男人的褲子邊上傳出,嚇得娜娜「呀」的一聲翹起了上身。緊跟著一個聲音響了起來:「喂,那家夥又來電話了。喂,那家夥又來電話了。」原來是男人裝在褲兜裡的手機鈴聲。

    男人趕忙從兜裡掏出電話看了看,隨即「啪」的一聲掛斷了。

    「真討厭,嚇我一跳!老闆,把它關了吧!」娜娜抱怨道。

    「沒事,你吹你的!」

    男人沒有採納娜娜的建議,順手將手機扔到了前排座椅上。

    娜娜無奈,畢竟人家是出了錢的客人,即便是他一邊接電話一邊讓自己吹簫也得照做,何況對方還很有風度的回絕著。當下隻好又俯身吞嚥起肉棒。

    男人示意娜娜側身躺在座椅上,半趴半臥著口交。而男人則把她的短裙拽到了腰上,從後面把手伸進了連褲襪裡,隔著內褲玩弄她的臀溝,時而在內褲陰戶的屄縫上輕輕滑過,時而用手指按壓著她的肛門,還偶爾用食指和拇指將兩片大陰唇掐起來揉捏。

    「嗯……嗯……經理你好色,弄得人家好癢,嗯……」娜娜不是新手,自然知道怎麼勾引男人盡快切入正題。

    而這個姓李的男人似乎也真沒什麼耐性,被娜娜這麼騷聲媚態的一挑逗,老二立刻在她嘴裡抖了兩下。

    「哦……女秘書的小嘴真爽,不行了,我忍不住了!」

    說著扶起娜娜,伸手按動駕駛座的按鈕,把後排的靠背放到最平,然後一把拉過娜娜的小腳,令她整個人平躺了下來。

    「不要啊經理,你說過給你吹了就放過我的,你說話不算數,啊……」娜娜嘴裡說著,卻有意向上挺了挺身子,為接下來的交合找好更舒適的姿勢,然後蜷起雙腿腰部一挺,看似要併攏下身防止侵犯,實際則崛起了屁股,令絲襪和內褲包著的陰戶直朝男人。

    男人心領神會的一陣淫笑,手到擒來般一手一個抓過了女人蜷曲的腿彎向懷裡一拉:「小浪貨,給經理肏是你做秘書的職責,來吧!」說著「刺啦」一聲從捲起的窄裙開旗處一下子把裙子撕開到捩到腰部以上。

    娜娜一愣,臉上裝出來的可憐相消失了。男人知道她心裡想的什麼,立刻從方向盤邊上的空格裏拿出錢包,從裡面取出幾張百元鈔票,引著娜娜的視線壓到了她放在前排副駕駛座上的外衣下面:「賠給你!」

    看著男人欲難自控之下的揮金如土,娜娜又從新裝成了那被老闆侵犯的小秘書:「經理不行啊,讓我老公知道了他會殺了我的!不要……」

    男人再也顧不得這些,雙手從她兩腿外側摟住她的大腿,向懷裡一拽,撩起她散亂的襯衫下襬,在那光滑的小腹和玲瓏的肚臍上胡亂親吻吸舔起來,胡茬蹭著嬌嫩的肌膚,牙齒輕咬著粉白的肉皮。

    「啊,別……求你了,不要……」娜娜嘴裡拒絕著,雙手像按摩一樣輕輕敲打著男人的肩膀。任男人暴力的扯破連褲絲襪的褲襠,將黑色的紗織小內褲露了出來。

    突然間,男人從急色的樣子,換成了一臉的嚴肅,隨即兇巴巴的喝道:「賤貨,老闆要肏你是看得起你,今天你要是乖乖的給我好好爽一下也就罷了,如若不然……」說到這裡男人似乎沒想好接下來威脅的說辭,頓了頓才道:「嘿嘿,我把你先姦後殺,然後分屍扔到瓊海灣裡面去!」

    娜娜看這外表英俊內心色慾膨脹的男人胡說八道的宣洩自己心裡潛意識的虐

    待傾向,覺得十分好笑,可偏偏她的工作就是令面前的客人開心,而且看在他手頭大方的份上,隻好順著他把戲演下去:「不……不要,求你別殺我,我聽你的總行了吧!」說完還裝出一副委曲到了想哭的樣子。

    男人看的心裡大樂,嘿嘿一聲淫笑,罵道:「小騷貨,老子就知道你平時裝的正兒八經的,實際上浪得很。怎麼著,現在想挨肏了吧?說,想不想我立刻肏你?」

    娜娜一手捂著臉嗚嗚連聲:「嗚嗚……想,我想經理來……來肏!」樣子裝的還挺像,可是渾身完全的放鬆,根本沒有女孩子面臨被強暴時的緊張。

    「這就對了,你注定是要給我肏的,來吧小浪屄……」說著男人快速的解開了袖口和領口襯衫的扣子,同時把繫緊的領帶向下鬆了鬆,褪下西褲和內褲,挺起雄偉的肉棒,把娜娜的內褲襠部拉到一邊,對著她的陰戶就要往裡捅。

    娜娜轉過臉看到他的色樣,突然從襯衫上衣的口袋裡掏出一樣東西遞了過去說道:「老闆,帶上!」

    男人接過來撕去塑料包裝,把這個老二的工作服穿上,然後扶著粗長的肉棒又要插入。

    就在此時,男人擱在駕駛座的手機又響了:「喂,那家夥又來電話了。喂,那家夥又來電話了。」

    靠,真煩!娜娜心裡想著,一扁嘴從鼻子裡噴出一口氣。看在錢的份上,她也不好指責客人。

    此時正是提槍上馬的時候,男人愣了一下,終於沒有理會,當下在娜娜的配合中,一下子把陰莖插進了她的騷穴,然後拚命的抽插。

    立時之間,女孩做作的哭叫聲、男人粗重的喘息聲、性器之間的碰撞聲、電話響個不停的鈴聲,充斥著整個車子。

    直到手機的鈴響停止了,男人才低吼著叫道:「小玉,你上司的大雞巴肏的你爽不爽?爽不爽?嗯……爽不爽?說!」

    娜娜一怔,扶著男人杵在自己腰邊的胳膊欠起上身問道:「小玉?小玉是誰啊?」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男人有點不耐煩:「是我下屬,我秘書!」

    這時候娜娜才明白,原來這人看上了自己的秘書小玉,所以此時一邊幹自己一邊幻想著意淫著。而且要鳳姐囑咐自己穿著辦公室女郎的工作服來也是為了這個目的。自己的職業就是把身體當成讓客人爽讓自己賺得收入的工具,被人當成別的女孩雖然心裡不願意,可是也在情理之中。

    當下也順著男人的意思叫道:「爽……經理的雞巴好大好粗,啊……奸的小玉我好爽,啊……天哪,小玉的小騷屄快裂開了,經理你輕一點肏……肏小玉的騷屄啊!」

    果然經她如此一番叫床,男人的肉棒明顯更硬了,而抽插的頻率和幅度也驟然間加劇,嘴裡還不住的狂吼:「肏……肏死你……肏死你浪屄小玉……叫你長得這麼漂亮……叫你說話這麼嗲……叫你天天在我眼前晃……叫你穿著工作服時顯得屁股這麼大奶子這麼圓……我肏……我肏,肏死你個騷浪處女屄……啊……啊……」

    男人瘋狂的插弄,絲毫也不講究性愛技巧的猛幹,帶動的整個車子都開始晃動了,兩人身下的真皮座椅更是被弄得「嘎吱嘎吱」直響。

    即便如此男人還不解氣,在不斷的抽插之中,邊撕邊解的撩開了女孩上衣,將乳罩一下推到肩膀上,一手一個死命捏著娜娜的兩個堅挺的乳房,把那兩團嫩肉當成了把手,一邊扭捏一邊往自己懷裡抓扯。嘴裡叫喊著:「小玉……啊……小玉,你的奶子我抓到了……好爽……真他媽爽……我捏爆它……捏爆它……」

    雖然男人插的兇狠,抓的野蠻,可是娜娜還是咬牙忍耐著,為了叫他儘早交代,還不得不順著他叫道:「啊……好疼啊……小玉我被經理肏的好疼……乳房快爆了……放過我吧經理……求你了……小玉撐不住了……小玉快被經理肏死了啊……嗚嗚嗚……經理在辦公室快把小玉肏死了……救命啊……小玉的處女屄壞掉了……子宮也……也爛掉了……嗚嗚嗚……」

    男女間的激烈交合和他們的忘情浪叫灌滿了整個車廂,若不是ix35的品質上乘,恐怕馬路對面都會聽得到。即便如此,也虧得此間人跡罕至,不然但凡有一個行人也會明顯注意到這輛嶄新的黑色北京現代在不停地搖晃,像是在做橫向波的減震測試一樣。

    「啊……」男人幹的興起,兩手抓起娜娜的兩隻小腿,把她雙腿併攏向上揚起,而自己則挺直了身子斜斜的向下壓著插入。這樣夾緊的雙腿能令肉棒體會到更密實更緊縮的陰道腔壁的擠壓摩擦。

    「啊啊啊啊……」男人每幹一下就吼叫一聲:「我肏……我肏……小玉的騷屄好緊……肏起來好爽……真是天生給男人肏的極品屄……啊……爽……」

    娜娜此時雙腿上揚,幸虧ix35的車身夠寬大,否則她一定難受已極。即便如此還是拉的腰部筋痛骨酸,當下也跟著叫道:「不要啊……經理你快弄死人家了……小玉受不了了……小玉的屄屄好疼……輕一點肏人家好嗎……別……別再姦淫小玉了!」

    可是她這樣說,男人插的就更猛了,他現在已經近乎瘋狂了,腦門上青筋迸露,臉上的表情也開始抽搐,絲毫沒有初時的瀟灑儒雅的白領男士的風度,簡直就是要擇人而噬的貪婪猛獸。

    終於在女孩極其配合的角色扮演和男人無邊的性幻想之下,他有了射精的沖動,當下對著娜娜的紅腫陰戶又是一陣疾風暴雨般的轟炸,嘴裡更是淫言穢語不斷:「爽……欠肏的小玉……小玉的浪屄好爽……我要你死在我的身下……我要你死……死在我的雞巴下,啊……」一聲亢奮的長吟,男人終於射出了憋在體內許久的精液,也射出了壓抑在心裡的無邊慾望。

    男人雖然射精,但卻還是不捨得抽出不斷變軟的老二,就這樣伏在娜娜的大屁股上,低聲呻吟:「我……我射了……射了小玉處女屄……一……一屄精……啊舒服……舒服……呼呼……」一邊繼續著性幻想,一邊不住的喘息。

    十分鍾之後,男人打開車窗玻璃的一條縫,點起一根香菸,坐在還沒休息過來滿身汙穢衣衫不整的娜娜旁邊,一邊抽一邊回味著剛才的好戲。

    又過了兩分鍾,娜娜慢慢坐了起來,稍作整理之後也拿起男人的香菸老實不客氣的抽上一根,問道:「老闆,剛才盡興吧?」

    「嗯!」男人又恢復了往日的沈穩灑脫,笑著說:「娜娜真是善解人意,我很滿意!」說著輕輕順著女孩的胳膊向上撫摸,直到無毛的腋下,又沿著潔白的前胸摸到了她的一個乳房上。

    一邊溫柔的擠壓乳肉,一邊輕撩翹起的奶頭,說道:「等會我們再做一次,然後我送你回去,好嗎?」

    這問話是多餘的,男人給的費用是包夜的,隻要他挺得住,做足一個晚上都沒話說,更何況他還禮貌的徵求對方的意見,又表示了完事之後要親自把她送回去。

    女孩雖然有點疲累,可還是不能拒絕。

    「討厭,人家小玉的屄屄都給經理你肏腫了……」隨即又媚笑著說:「經理真壞,每天看著人家的眼神這麼正經,原來老早就憋著幹人家了。早說嘛,小玉想讓經理肏已經很久了。每次人家都趁沒人的時候,一邊幻想著經理的大雞巴使勁幹人家的小浪穴一邊自慰,我坐的椅子上都是人家流下的淫水呢!」

    娜娜一邊說著一邊用挑逗的眼神瞟著男人,小手還在男人襠部隔著褲子一個勁的撩撥那根因為她浪語淫聲而不斷脹大的肉棒。

    男人會心一笑,伸手拍了拍娜娜因為臥在男人懷裡而翹起的豐臀,同時在汗水浸濕的股溝上輕輕一撩,說道:「我們透透風吧!」

    娜娜還沒明白男人的意思,對方已經拉開了車門,登時一股涼風夾著些許雨星吹了進來,吹得衣衫散亂的娜娜一下寒戰,立刻蜷起了身子問道:「老闆你想幹嗎?」

    男人向外面看了看,此時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多了,四下更是安靜,就連遠處正在施工的高架橋工地上也是一片漆黑。

    見得四野無人,男人走下了車說道:「我打算和你在外面做一次,好不好,我的騷小玉?」

    娜娜雖然是出來做的,但畢竟光天化日不敢明目張膽,立刻反對道:「不行不行,這路燈這麼亮,萬一讓人看見……」隨即又裝出嗲態求道:「好經理,小玉怕嘛,這露天席地的多難為情啊。要不去你家吧,或者去辦公室也行啊。人家是你的小蜜,你總該疼疼人家吧!」

    哪知道,這種以男人心目中可望而不可求的女人小玉自居,裝出來的浪蕩姿態,隻會是他的催情春藥,根本不會獲得絲毫愛戀。當下男人從前排取出皮夾,從裡面點出一打鈔票遞了過去:「給,夠嗎?」

    「這……這不是錢的問題……」女孩一下遲疑並沒有接。

    看她還在猶豫,男人有點不耐,又從錢包裡抻出一些,放在一起遞給娜娜:「這裡至少有四千,買你下車脫光了給我幹,行不行?」

    看著那蓬蓬鬆鬆的一厚打鈔票,娜娜有點動心了。她前後左右的看了看,在確定了真的不會有人的前提下,才扭捏著走下了車。

    男人一邊要她快點脫衣服,一邊走到前面拐角處小了個便,順路將車裡的電台廣播開大了聲音,才走了回來。看到娜娜居然還沒脫去衣衫,不耐煩的說道:「算了,就這樣好了,你背對著我撅起來就行了!」

    娜娜知道男人要從後面插入,現在外面有點冷,穿著衣服既能禦寒又可以遮掩身體,而且車上廣播頻道的聲音這麼的大,就算有人聽見,也可以在它的遮掩下,第一時間發現而不被看到。想到這裡她聽話的雙手把著車門的門檻撅起了屁股。

    男人再不需要前戲,取過娜娜遞來的保險套,褪下褲子戴在肉棒上就打算往她翹起斜向上方半開半合的紅腫肉穴裡面捅。便在此時那煩人的電話聲又響起來了。娜娜還沒反應過來,男人已經一把拿起按掉之後隨即關了機。

    現在再沒有什麼可以妨礙到他的了,男人一手抓著娜娜寶藍色連衣短裙工裝腰上的裙衣,一手扶著老二對準她的陰門,狠狠的一插到底,疼的娜娜「啊」的一聲雙腿一軟差點沒坐在地上。

    男人一手抓著裙子,一手摟住娜娜的蠻腰,光著屁股使勁往前面挺送,嘴裡當然少不了想入非非的汙言穢語:「小玉……浪小玉……怎麼樣……我的雞巴夠勁吧……我要把你的屁股肏開花……啊……小玉的菊花苞也被我開了啊……好緊呀……小玉的屁眼真他媽緊……」

    娜娜知道男人又在意淫了,這次想的是從後面肏那個小玉的肛門,於是跟著小聲淫叫:「不要啊……人家小玉妹妹的……的屁眼好難受……啊……疼啊……經理不行啊……不能插那裡……太大了……經理的雞巴太大了!」說著輕輕擺動著小屁股迎合男人的插弄。

    「幹嗎叫的那麼小聲?」男人感受了娜娜剛才在車裡的盡情浪叫,對現在她的表現有點不滿:「放開聲音沒事的,沒人能聽見!」

    儘管如此娜娜還是不敢放開喉嚨叫喊,但也把叫聲微微提高到蓋過了收音機的程度。

    知道女孩子不敢再像剛才似的放聲浪叫,男人有點失望,當下一邊接著拚命抽插,一邊揚起大手在女孩子光溜溜的屁股蛋上跟著交合的頻率「啪啪」拍打,嘴裡猥褻道:「小浪貨……欠肏的小浪貨……屁眼好緊……從你進公司那天我就想肏爛你下面的兩個騷洞……怎……怎麼樣……終於被我肏了吧!」說著另一隻手伸出拇指使勁向娜娜的肛門裡按去。

    「啊……不要……小玉的屄屄給經理操了……小玉的屁眼也給經理肏了……不行了……小玉要瘋了……快死了……饒了小玉吧!」娜娜拚命的甩著腦袋,長發隨之胡亂的飛舞起來。

    男人看到這裡,立刻放棄了她的肛門,一手抓住了她的秀髮,輕輕向自己這邊一拽,示意娜娜裝出被人虐待的樣子,滿臉淫笑狠狠的說:「騷貨,把頭?起來……讓我看看我們可愛的小玉被我肏的欲仙欲死的賤樣……怎麼樣……經理的大雞巴肏的你……你爽不爽……喜歡被我肏嗎……說!」

    娜娜此時非常擔心著什麼時間會突然過來一輛車或者一個人,當然要更配合他,好叫他盡快射掉,當下立刻會意,忙順著男人不輕不重的手勁扭回頭來,滿臉哀求和嫵媚的淫叫著:「啊呼呼……不要看……小玉……小玉現在的淫賤樣子啊……小玉現在很爽……很想經理繼續使勁肏死我……可是小玉不能說……小玉的騷屄和屁眼快被經理肏爛了……小玉被經理肏的高潮了……經理的大雞巴太厲害了……不行了不行了……小玉要尿了……尿出來了……」

    被她如此的撩動慾火,男人再也忍不住了,他抓起了女孩的胳膊,將她整個上身拽了起來,像是駕馬車一般瘋狂操弄:「來吧小玉……看你平時多文靜多端莊……現在……啊……現在還不是讓我當成狗一樣來肏……怎麼樣……做狗的滋味好受嗎……嗯?」

    說實在的娜娜此時還真有了點高潮,野外交合的刺激是一方面,男人性器的發達是一方面,而這種被虐的滋味又是另一方面。雖然因為職業原因,陰道已經不是很敏感了,可是也架不住精神上的刺激,所以騷穴裡也分泌了一些浪液。當下自覺不自覺地跟著男人的思路大聲叫了起來:「好……好棒……我……我是經理的小母狗……小玉是經理隨時隨地隨便肏的淫蕩小母狗……肏死小玉吧……小玉喜歡被經理當成母狗一樣肏……愛死我了……被經理的大雞巴從後面……當狗一樣肏屁眼……好爽……美死我了!」

    男人抽插著娜娜的陰道,心裡想的卻是在辦公室十七層高的落地玻璃大窗前從後面幹著端莊秀麗的羞澀美處女小玉的後庭,這份快感簡直不言而喻。他把娜娜的兩隻手臂彎合在一起抓在左手上,騰出右手捏住了她因為插弄而不斷來回擺動的白嫩乳房。

    手上像老虎鉗子一般抓著娜娜的酥乳,陰莖像打樁機一樣從後面幹著她的陰道,腦子裡想著這一切都是發生在辦公室的玻璃窗前,而被自己蹂躪的正是天天見面卻沒機會一親芳澤的小美女。男人的肉莖越來越脹大,慾望也越來越膨脹,吼叫聲不斷升高,臀股之間的碰撞聲也不斷加劇。

    「啊……」男人終於射精了,肉棒霎時之間在娜娜的體內隔著保險套一陣陣收縮,股股濃熱的精液帶著無邊的慾火噴出馬眼。

    娜娜倒在車裡的地上,不停地用深呼吸調節著身體,胳膊脫臼一般的疼痛,屁股和乳房被捏的通紅,肛門被按的隱隱作痛,裸露的騷穴還在一下下抽搐。

    男人雙手扶著車門兩邊喘著粗氣,突然高高揚起頭對著寂靜的夜空狂聲喊叫著:「啊——霍小玉,老子肏死了你!」良久才坐到了車踏闆上低頭不語。

    就在此時,車裡那個從來不被二人重視的收音機放出了一段廣播:「聽眾朋友們,又到了午夜點歌的時間。今天是一位名叫霍小霞的聽眾點給手機尾號為5847的朋友的一首《最浪漫的事》,並祝他身體健康、事業有成、福壽綿長,請大家一起欣賞!」

    「背靠著背坐在地毯上聽聽音樂聊聊願望你希望我越來越溫柔我希望你放我在心上你說想送我個浪漫的夢想謝謝我帶你找到天堂哪怕用一輩子才能完成隻要我講你就記住不忘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伴著悠悠的歌聲響起,男人整個人都呆住了,腦袋緩慢的扭向駕駛座,死死的盯在收音機上,就好像唱歌的人就在那裡一樣。

    「喂老闆,沒什麼事了吧?你能送我回去了嗎?」娜娜一邊穿起破爛不堪的衣服,一邊問道。

    這聲問話才打斷了男人的思緒,但他卻好像全無精神一般,說道:「不好意思,你能自己走嗎,我還想再待會!」

    「不是吧,這麼晚又這麼僻靜,你要我一個人回去啊?」小姐做完生意對客人的態度總是出乎意料的冷淡,看來娜娜這個學生兼職的妓女也不例外。

    男人沒有力氣和她爭吵,從錢包裡又拿出幾百塊錢:「我真的想再待會,你自己打的走吧,對不起啊!」

    「切,剛才說的好聽,早知道這樣就不該答應你在外面幹,現在好了你爽了卻不顧我了,真是……」

    娜娜還在不停地發牢騷,男人突然一把將錢扔到她臉上叫道:「滾!快滾!別打擾我聽歌!」

    這下出奇的舉動嚇得娜娜一呆,自從她來到這裡和這個男人見面,就從來沒看見過他這麼兇。雖然此人做愛時有種心理變態的想法和虐待傾向,可是平時都是和?悅色的溫文爾雅,一看就知道是受過高等教育的紳士型男人。所以娜娜此時被他一百八十度的態度大轉變弄得立刻慌張了起來,忙迅速斂起散落在車內到處都是的百元大鈔,拎起外套鑽出了ix35。

    等出去之後向遠處可能會有車經過的地方走時,才敢小聲牢騷:「混蛋,他媽的,看著像個人似的,禽獸不如!就知道用錢砸人家,真孫子!」雖然嘴裡罵得痛快,可是手上卻把好幾千塊攥的死死的,回頭啐了一口快步走了。

    男人完全沒理會娜娜是怎麼出去的,胳膊放在膝蓋上,用雙手手指交叉在一起撐著低下的額頭,默默地聽著那首歌。

    等歌聲唱罷,才仰頭看了看無盡的夜空,長長的嘆了一口氣。他拿出車廂裡的一枚白金戒指戴在了左手的無名指上,不斷的旋轉著戒指環,出神看著。

    「嘖」的一聲又把手機打開,就在開機的瞬時,電話鈴聲立刻響了起來,來電顯示上現出對方的名字——小霞。

    「喂……」男人有氣無力的接聽。

    「喂老公,剛才在開會嗎?」對面一個甜美的聲音響起。

    「啊是啊,最近太忙。咱媽睡了嗎?女兒也睡了吧?」男人眼圈有點紅。

    「嗯都睡了放心吧,你什麼時候回來呀?」女人絲毫沒感覺出男人語音上的異常。

    「我……我這就回去,最多半小時。」男人看了看被自己丟在車外地上那兩個注入了不少精液的保險套,咬了咬嘴角說道。

    「對了,現在已經十二點多了,今天是你的生日記得嗎?剛才我在交通廣播電台給你點了一首歌,你聽到了嗎?我已經錄下來了,回來放給你聽啊!」女人依人的嬌笑著把這個「喜訊」告訴了自己「忙碌」的愛人。

    「哦,行!等會見!」男人的眼淚終於俏俏注滿了紅潤的眼眶。

    「好的,等你啊,拜拜!」女人親了他一口,掛斷了電話。

    男人手裡拿著早就被掛斷的手機,久久不能放下。

    他還在想那個既是他秘書又是他小姨子的漂亮女孩嗎?我不知道,可能他也不知道。但他這一刻已經下定決心。

    他,要回家了!

                 【全文完】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