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507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菲菲不給入
Crawler | 2016-11-27 16:24:45

  又是一個平安夜到了,街上到處掛著各式的綵燈,年輕的人們都在這個時候湧上了街頭。廣場上已經擠滿了人,大家都準備玩個通宵。無數的歡笑傳進我的耳朵,我隻是努力的分開人群,向家逃去。

    一回到家,我就關上了房門,把自己藏在被窩裡。我討厭平安夜,討厭人們的歡笑。它們聽起來多麼刺耳。

    三年前發生的那件事情就像一把尖刀,隨著聖誕的來臨,刺進我的心臟。

    那年我才十六歲和許多年輕人一樣,對聖誕節充滿了美好的嚮往。而每次一到平安夜,廣場上都擠滿了人,人們帶著聖誕帽,手裡拿著充氣玩具互相嬉打。不管是認識的還是不認識的,大家都被聖誕節的氣氛感染了。人擠著人,熱烈的氣氛勝過冬日的嚴寒。

    我和我的死黨楊梅早就想去見識一下了,苦於家裡管得很嚴。9點鍾都必須回家。但這個平安夜,我們決定一定要和廣場上的人們一起HAPPY。

    我的父母都睡得很早,10點左右都睡覺了。等他們都睡著了,我就偷偷摸摸的溜了出來。來到約好的地點,楊梅已經在那裡等著了。

    楊梅今年和我一樣大。但身體卻比我發育的成熟。165cm的身材雖然高挑,但一點都不覺得瘦弱,胸前的乳房都已經是C罩杯了,而我還是個B罩杯。夏天上課時,我常常看見許多男同學目光盯向楊梅的胸部。眼睛裡面都泛著光,像狼一樣。透過薄薄的校服,能看出楊梅胸罩的?色。

    下課後打鬧中,那些可惡的男生也喜歡趁機碰觸楊梅的身體,但她一直是個大大咧咧的性格,即使摸到哪兒也不太在意。我提醒過她好多次。她都無所謂的笑笑。

    「瑩瑩,等你好久了,家裡的人都睡了吧。」楊梅一邊說著,一邊把凍得紅通通的手揣進我的衣兜裡面。

    她今天圍著一條灰色的圍巾。隻穿了一件薄薄的米白色毛衣外套,恰好蓋著屁股。下身是一條黑色打底褲,腿上是一雙毛茸茸的短靴。

    「嗯,現在已經快11點了,再玩一會兒就要到聖誕了。」我有些激動。

    我們來到廣場時,已經人山人海了。一不注意,頭上就被打了一棒槌。回頭一個,一個小青年,手裡拿著充氣玩具。正哈哈地對我笑,他臉上一片赤紅,看來玩得很興奮。

    「梅梅,我們也去買個吧。」看著瘋狂的人群,我有點躍躍欲試。

    沒想到現在這些小販見利忘義,平時隻賣一兩元的充氣玩具現在水漲船高,竟賣到了5元。我和楊梅每人手裡都拿著一個特大的「狼牙棒」,開始報複那些剛才打我們的人。這個狼牙棒看起來很唬人,其實打在身上並不疼。而且越打越興奮,我們慢慢被人群裡面的氣氛所帶動。

    看著哪個落單,十幾個人都衝過去「圍毆」那一個。然後那一個又和其他人報複另外落單的人,不管是認識的或者不認識的,隻要不注意。人們都會上去給敲上一下。然後又飛快的跑開。

    到後來我都玩得冒汗了。今天我穿得有點多:一件毛衣,外面還穿著一件羽絨服。下面是一條厚厚的牛仔褲。

    望向楊梅,她玩得正酣。小臉已經紅撲撲了,看著都讓人想咬一口。手臂揮舞間,前面的乳房也一顫一顫的,讓我想起了小孩吃的果凍。不時有幾個不會好意的人,裝作被擠,或者跌倒,故意擠向楊梅的胸脯。

    我心裡有點生氣,把正玩得起勁的楊梅拉到了一邊。楊梅還不知道什麼事:「幹嗎呀,瑩瑩,那小子剛才打了我,我要去打回來。」

    「梅梅,別去了,你沒發現將才有幾個人在吃你豆腐啊?」我擔憂的說。

    「啊,是嗎,我都沒發覺呢。在哪兒呢?人呢?人呢?」說完還假裝向四周找那吃她豆腐的人。

    「呵呵……梅梅,你就不能正經點呀。我們也不要再瘋了,休息一會兒,就到聖誕節了。」看著梅梅那裝模作樣的樣子,我都被逗樂了。

    按照往常的慣例,到了12點鍾時,人們會一起倒數計時歡度聖誕。

    於是我們決定向廣場中心位置擠,那兒能感受到最熱烈氣氛。站好位置後,已經是人擠人了。還有五分鍾就到12點了。人們都安靜了許多。這時從身後又擠了幾個人過來,恰好在和我楊梅身邊。我們此時都被周圍熱情的氣氛所感染,也沒有注意。

    「10,9,8,7,6,5,4……」隨著人們的倒計時,聖誕來臨了。人們都大聲歡呼著,在中心的我們感受最深,聲音震耳欲聾。

    但在這時,我感到一雙大手貼在了我的屁股上。我心裡感到有些害怕,但此時人擠人。我也不知道是誰的手。大手最開始隻是在我屁股上來回撫摸,我假裝不在意。心想也許他一會兒就會拿開。沒想到他到最後竟然用力的揉。我感到屁股都被揉疼了。我用手想推開那隻手,手剛一碰到就被人捏住了。他抓住我的手壓在了一個熱乎乎的肉棒上。我腦子一下空了,想到了男生的那玩意兒。

    我想掙開,那隻手卻像鉗子一樣抓住我的手,一動都不能動。他抓住我手的不斷的摩擦他的那話兒,上面的眼裡還流出黏黏的液體。因為我的手一直都握成拳頭,他的那話兒一直都在我的手背上摩擦,也許他覺得不過癮。就把那話兒塞進我的袖口裡,然後一直的聳動。我此時已經驚得一動不動。

    屁股上的那隻手也沒閒著,開始向上準備伸進我的褲子裡面。我想向楊梅求救,卻發現楊梅滿臉通紅,神情呆滯的望著前面。仔細一看嚇了一大跳,從外面就可以看出一隻手正在她衣服裡面揉搓她的乳房。楊梅大概是嚇傻了,一點反應都沒有。

    其實平常看楊梅挺大方外向的,但隻有我這個死黨才知道,她膽子特小。我用另一隻手拉了拉她。她兩隻眼睛包滿了眼淚,求救得望向我。

    哎,她哪裡知道我的處境跟她一樣。

    我試圖放抗,不但沒有效果,連另一隻手都被人控制了。一個40多歲的老男人突然從我和楊梅中間擠了進來。把我們分開了。這時我感覺被3個男人擠在中間。左邊那個人就是把我的手壓在他那話兒那個。右邊那個人拽著我的右手。身後那人此時正用他冰涼的手揉搓我的屁股。

    我聽見旁邊傳來了楊梅的哭聲,剛發出一陣兒,就感覺被人用手摀住了。我向她望去,卻看不見她。被那個留著鬍渣的老男人擋住了。

    我心裡很焦急,就想大聲喊「非禮」,才剛喊了一聲,鬍渣老男人的一雙大手就摀住我的嘴巴。從手上傳來濃濃的菸草味,十分難受。而周圍激動的人們,都沒有發現這邊的異狀。

    這時左邊那人的那話兒加快了聳動頻率,十幾秒過後,一股熱乎乎的液體就噴在了我的袖子裡面。液體順著小臂開始往下流。但他卻沒有放開我的手。

    身後那個開始從後面解我的褲子。我心中焦急的不斷扭動身體,卻感覺到一個硬邦邦的東西隔著牛仔褲貼著我的臀部。他一邊解,一邊用他的那話兒頂我。

    正在他要進一步的時候,人群開始散了。我心裡呼出了一口氣,心想他們這下會放過我們了吧。哪曉得這才是噩夢的開始。

    他們把我夾到中間。想帶我走,我肯定不幹。於是就在那裡扭扯。大概我們的動靜有些大了,有些人已經開始向這邊看過來了。這些人開始慌了,突然後面那人用一個尖尖的東西抵住了我的腰,壓低聲音在我耳邊說:「女娃子,莫動!再動,老子給你來一下。信不信!」說完,還用那東西使勁頂了頂我的腰。我這下慌了神了,也不敢動了。誰知道他們會不會真的捅我一刀呢。

    我也不知道和他們走了多久,他們的刀子一直頂著我的腰。我也不敢動。此時我已經六神無主了。根本不知道怎麼就來到了一個橋洞下面。

    四周到處都是一些破爛和用木闆紙闆混搭的簡易棚子。一些黑乎乎的人直接就躺在地上。他們的目光一直盯著我們前進。

    我發現最裡面有一個特別大的棚子,裡面甚至還有光漏出來。果然就是這夥人的老窩。

    我被那幾個人推了進去。裡面亂糟糟的,都是一些破銅爛鐵。頂棚上掛著一盞煤油燈。模糊的燈光正映著下面一對扭動的男女。

    「梅梅!」我看見梅梅被一個民工打扮的人壓在身下,本來白色的外套已經弄得黑乎乎的了,被拉開舖在了地下,內衣也被拉在了胸口上面。粉紅的蕾絲胸罩被扯爛了,露出一對渾圓的乳房。上面那個人正用手抓著她的乳房啃咬。留下了許多紅色的齒印。楊梅不知道是疼的還是害怕的,已經淚流滿面了。

    「瑩瑩……嗚嗚……」楊梅看見我也被抓了進來,徹底崩潰了。

    「老二,你不曉得啥子叫憐香惜玉啊。」這時那三個人也走進來了。說話的正是摸我屁股的那人,他長得肥肥圓圓的,而且是個光頭,看著就像壞人。他一邊淫笑著一邊打量著梅梅,嘴裡發出吧嗒吧嗒的口水聲。鬍渣男和另外一個臉上長麻子的人(抓住我左手那個)也露出一副色迷迷的樣子,盯著梅梅雪白的身體淫笑。

    那個老二看見我們進來,也停了下來,對那個光頭說:「不錯喲,這個妞兒奶子好大。我看肯定不是個處了。」

    「被你日了,當然不是個處了。」老大一把推開老二,向楊梅走去。

    「天地良心啊,大哥,我就是摸了下,還沒有日她。」老二委屈地說。

    「沒日最好,老子日了,你才能上二夥。」光頭把正哭泣的楊梅提了起來,「哭啥子?一會兒老子讓你爽上天。」說完,還用舌頭舔了添楊梅臉上的淚水。楊梅聞著他嘴裡發出的惡臭,差點吐了出來。

    「媽的,這個南方女娃兒,是水做的哇,連眼淚都是甜的。」光頭說完又在楊梅的臉上亂添一通。

    「老大讓我也添一下嘛。」鬍渣老男人湊上去說,結果被光頭一巴掌搧開,說:「一邊去,去添那個瘦的,但不能操,老子來日第一次。」

    鬍渣男和另外兩個看來很怕那個光頭大哥,都不敢和他爭,就向我靠攏。

    「不要啊,叔叔……求求你們了……嗚嗚……不要啊,不要過來……」我的哀求卻止不住他們不斷逼近的魔爪。

    那個麻子臉從後面一把架住了我的身體,老二淫笑著想上來脫我的衣服,被我一腳踢在了臉上,把他直接踢倒在地。

    那邊光頭看見了哈哈笑了幾聲:「你個蠢貨,臉個女娃子都擺不平,你以後莫說是跟到我混的。」說完,就把兩隻又肥又大的手使勁按在了楊梅的乳房上,不斷地搓捏上面櫻桃大小的乳頭。此時楊梅臉上一片潮紅,嘴裡發出嗚嗚的哭音已經小了許多。

    那個老二被我踢了一腳後感覺很沒面子,就讓鬍渣男按住了我的腳。衝上來就扇了我兩巴掌,我腦袋被打懵了,眼淚不自覺得留了下來,劃在臉上火辣辣的疼。

    老二嘿嘿陰笑了幾聲,突然從背後摸出了一把匕首。我感到十分的害怕,不知道他要幹什麼。眼看著他拿著匕首在我眼前晃來晃去,最後把刀子貼在我胸口的衣服上來回滑動。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我的身體不禁瑟瑟的抖起來,我以為他要用刀捅死我。老二看著我害怕的樣子,心裡十分滿意,就抓住我毛衣領口,然後用刀子向下把它劃開。我裡面隻穿了一件灰色的緊身保暖衣,從外面就可以看出胸罩的輪廓。

    老二先是用一隻手揉了我的乳房幾下,大概隔著衣服很不爽。就把我最後的衣服也劃開,期間冰涼的刀尖幾乎就貼到了我的皮膚。這下我的上半身幾乎就暴露在了他們的眼前。

    老二一下扯下了我的胸罩,然後癟癟嘴說:「這小妞的奶子沒有那個大。」說完張開嘴露出裡面一排參差不齊的大黃牙,一口咬在了我的乳房上。我「啊」的一聲叫了出來。長這麼大我還從來沒有讓成年異性碰過我的身體。他這一口咬下去,讓我有點疼。我不斷的扭動身體,想擺脫的那張大嘴。卻沒有任何效果。

    我的叫聲和掙紮大概刺激了他的獸性,他不但咬而且還又吸又添我的乳頭。原本有點凹陷的乳頭,此時已經充血立了起來。這種感覺有點麻麻的。

    不一會兒我的兩個乳房上都佈滿他的口水和牙齒印。下身也有點潮濕了。

    旁邊的鬍渣男也沒閒著,開始扒我的褲子。我此時已經沒有一點力氣了。將才的掙紮已經耗了我全部的力氣。此時也隻有任人擺佈。奈何我今天穿的是一條緊身牛仔褲,鬍渣男想脫下來也不容易。於是就在一堆廢品裡面找到了一把帶鏽的剪刀。直接把我的胯部剪了一條20釐米的口子。此時的我就像穿了一條開檔褲一樣,我的私密處暴露在了空氣裡。

    鬍渣男用那雙粗糙的手在我的陰戶上摸了一把。我看見他的褲襠立刻就頂起了一個帳篷,接著把鼻子湊在的我私處下面聞了聞,說:「好沖的味道,這個肯定還是個處女。」

    老二此刻也蹲下身子,用手指頭搬開了我的陰戶,在我的陰道口上舔了舔。我頓時就感覺到全身像被電流擊過一樣,下身裡面又分泌了許多淫水。

    鬍渣男看見了欣喜若狂,推開老二大口大口的吸允我的私處。他的舌頭來回的在我的陰蒂和陰道口間徘徊。我感覺得陰道裏面又麻又酥,全身沒有了力氣,身體裡面像有隻蝴蝶要飛起出來一樣。雙腿不自覺得就夾緊了鬍渣男的頭。

    後面的麻子臉看見鬍渣男一直吸允我的私處,有些不滿。嚷道:「你他媽喝夠沒有,女人的淫水就他媽那麼好喝。」

    過了幾分鍾,鬍渣男才戀戀不捨的離開了我的下體。我的心理突然有種失落感。很想鬍渣男的舌頭繼續舔我的下面。這讓我感到十分的羞愧,幹脆閉上了眼睛,但也能察覺到臉上到脖子一定都漲紅了起來。我到底怎麼了?

    鬍渣男一邊用舌頭舔著嘴邊殘留的淫水,一邊對麻子臉說:「處女的淫水大補,你懂個屁。」

    「老子是不懂,老子就像日這妞。」麻子臉說完就脫掉褲子,把他那又長又粗的雞巴放在了我的胯下。他的雞巴很燙,就像一根火棍一樣貼在我的私處。他不敢真的插進去,隻是來回在我的屁股溝和陰戶上摩擦,他雙手還抓住我的腰配合他的抽動。身體搖擺產生的快感讓我嘴裡不自禁地發出「啊啊」的聲音。

    這讓他更加的興奮了起來,動作也劇烈起來。一陣陣快感隨著他肉棒和我陰戶的摩擦傳遞到我的全身。淫水分泌得更多了,幾乎把我的下面和他的雞巴都打濕了。

    「肏,這女的淫水好多,老三快點來吸呀,哈哈……」麻子臉得意地說。

    「吸你媽個鬼,上面都有你的雞巴味了。要吸你自個兒吸去。」鬍渣男一臉遺憾的看著被我淫水打濕的下體。

    這時,我聽見了楊梅的聲音:「呀……不要啊……唔……唔……」隻見光頭已經脫下了褲子,露出黑漆漆的下體,他的體毛長得十分茂盛,從胯部一直到小腿都是長長的捲毛。他的雞巴就像從龜殼裡探出頭的蛇頭。雖然不是很長,但有嬰兒手臂一樣粗。

    此時他正抓住楊梅的頭髮,使勁把頭按向他的雞巴。楊梅閉緊了嘴巴,一邊想用手推開那個光頭。光頭呼呼給了楊梅兩巴掌,原本白皙的瓜子臉,頓時腫了起來。然後用兩隻胖手夾住楊梅的頭,按在了胖子的下體上面,並且上下左右的摩擦。

    大概過了五六分鍾,才放開楊梅的頭。楊梅大口喘氣,不過大概聞著了光頭下體的異味,又幹嘔了起來。

    光頭哈哈大笑著:「怎麼樣,老子雞巴的味道很香吧。」說著一手抓住楊梅的頭髮,一手捏開她的嘴,把雞巴送了進去。楊梅使勁搖著頭,但光頭的手越來越用勁地往下按。到最後楊梅吞下了光頭的全部雞巴。整個嘴都撐園了。

    幾分鍾後光頭很舒服地呼出了一口氣,拉開了楊梅的頭。楊梅被嗆得不斷地咳嗽,眼淚和鼻涕也順著流了下來。光頭沒有放過她,接著繼續把雞巴塞進了楊梅的嘴裡,然後扯著她的頭髮不斷的抽動,楊梅臉都漲紅了。就這樣一直持續了五六分鍾。光頭這才把雞巴從楊梅的嘴裡拿出來。他的雞巴經將才的刺激,變得更大了,充血的龜頭又紫又亮,至少有一個雞蛋那樣大。

    沒有光頭的支撐,楊梅像灘泥巴一樣跌坐在地上。嘴裡發出嗚嗚地哭泣聲。

    這時光頭叫老二在棚子中間生了一個小火盆,棚裡面的溫度立刻開始上升。光頭脫掉了所有衣服,露出裡一身的贅肉。他的肚子上像戴了個救生圈,一層肉皮就搭在了腰上。楊梅看見他脫掉了衣服,就害怕得向角落爬去。

    光頭眼睛冒著光,走上幾步,一腳踏在了楊梅的背上,接著用腳把楊梅挑成正面。然後從旁邊拿來一個矮凳坐下,一隻腳踩在楊梅的雪白的乳房上,不僅踩還用腳指頭玩弄上面的乳頭,另一隻腳則踩在楊梅的臉上,並且把大腳趾頭塞進楊梅的嘴裡。

    老二看了拍馬屁說:「大哥,你真會玩。這可比做足療爽啊。」光頭聽了更興奮了,踩在楊梅上的腳玩得更歡了。

    我看了心中十分氣憤,卻沒有一點辦法。眼淚不爭氣的一顆一顆掉下來。

    光頭叫老二把楊梅的褲子扒了下來。楊梅此時一絲不掛地躺在了地上。雖然她隻有16歲,但身體卻發育得很成熟,該突的突該瘦的瘦。在火光的映襯下,顯得格外誘人。

    光頭此時慾火旺盛,也沒了繼續玩弄的心情。把楊梅地大腿分開,用雞蛋大小的龜頭在楊梅的私處摩擦。過了一會兒還是很幹,光頭吐了些口水在楊梅的陰戶上,然後向前一挺。整個雞巴都插了進去。楊梅疼得汗水都冒了出來。

    光頭一邊來回地抽動著,一邊把楊梅的乳房捏成各種形狀。肏到最後越來越順,楊梅也沒有感覺到疼了,她原本在初中時就不是處女了。以前和她做愛的都是些小男生,雞巴哪有光頭的那麼大。所以到後來她也感覺到了強烈的快感,這種感覺是那些小男生所不能帶來的。

    光頭一邊肏,一邊還換著不同的姿勢。從最開始的傳統式一直到後來的狗爬式,楊梅也沒有在哭泣了。下面傳來的強烈快感已經佔領了她的全部。喉嚨裡時不時發出「啊……啊……」的叫床聲。想叫但又不敢叫得太大聲。

    光頭發現了楊梅的異狀,陰笑了幾聲:「你很爽哈,老子讓你爽。」光頭開始不停拍打楊梅的臀部。不一會兒楊梅的臀部就佈滿了指印。整個臀部也高高的腫了起來。楊梅的眼淚又流了下來。但心底裡這種感覺讓她有一絲的興奮。

    一直狂操了20多分鍾,光頭才射。腥黃的精液從楊梅的陰道裏流了出來。老二看見光頭停下來在一旁吸菸。馬上衝了過去,也不顧裡面還殘留著老大的精液,提起老二就往裡面肏。楊梅剛想休息一下,就感覺到又一個雞巴插進了自己身體。她現在沒有一點力氣,隻能張開大腿,任由老二的狂插。

    老二不僅插,還帶點暴力傾向。還連親帶咬的在楊梅身體上肆虐。有時還打了幾下楊梅的耳光,甚至把楊梅的腿放在肩上,學光頭拍打她已經紅腫的臀部。楊梅被折磨到最後,也不哭也不叫了,隻是一個勁的流眼淚。

    「我肏,我肏,我肏死你個娘們兒……肏,老子要射了!」老二拔出雞巴,把他塞進楊梅的嘴裡,快速的聳動了幾下,就射了出來。

    強烈的腥味嗆得楊梅想吐,不過老二始終按著她的頭,強迫她把所有的精液都吞了下去。

    到最後我實在看不下去了,後來是麻子臉和鬍渣男輪流肏楊梅。等鬍渣男肏完,楊梅外面的陰戶已經腫了起來。從陰道裏面流出的精液都帶著血絲。而楊梅整個人都神情呆滯了,她全身都是牙齒印和紅腫的指引。臉上和頭髮上還有幹掉的精液。

    肏完了楊梅,光頭叫麻子臉去外面買了2瓶瓶老白幹。然後他們就圍著火盆輪流喝酒。而我暫時也沒有收到他們的侵犯。我抱著神情呆滯的楊梅蜷縮到棚子最裡面的角落。他們似乎也不怕我們能跑掉。

    酒喝幹了,每個人的臉變成了紅色。又開始向我們往來。

    老二說:「大哥這次你去幹那個瘦的,那個胖的就交給我們吧?」

    光頭嘿嘿笑了幾聲說:「真懂事,去吧。」說完光頭走過來一把抓住我的頭發,把我扔在了地上。強行我跪了下來,我的雙手也被他反綁了。這下我的乳房更加顯眼了。光頭捏著我的乳頭向前扯,這疼我的我直咬牙。弄完我的乳房,他就讓我給他口交,我感到他的雞巴都插進了我的喉嚨裡面。雞巴不停的在我嘴裡抽動,直道我的嘴發麻為止。他才停了下來。

    接著他把我的頭按在地上,也不脫我的褲子。我的褲子在之前已經被剪了個大洞。他把雞巴在我的陰戶上摩擦,不一會兒我就有反應,流出了許多淫水。

    光頭看了大笑道:「看來還遇到了一個騷貨。」他的雞巴和著淫水想往裡面頂,可是卻進不來。因為我的陰道太緊了,即使有淫水潤滑液很難進。畢竟我還是個處女。

    光頭看了不怒反喜:「老子還沒肏個處女呢,看來今天要開葷了。」他用手蘸了我的淫水,開始輕揉我的陰蒂。我想被電擊中一樣,全身都縮緊了。陰道裏面開始變得癢起來了,特別想有個東西能進去充實空虛的我。淫水這時像開了閘一般,順著陰道流滿了光頭的手。光頭看實際成熟,就把他的大雞巴向著陰道口一挺。

    「啊,疼!」我大叫了出來,下身像被撕裂一般。光頭卻感覺進入了一個神奇的地方,這裡十分的狹窄,十分的溫暖,隻抽動了幾下,就有種想射的感覺。

    光頭抓緊腳底闆,加快了抽動。睪丸撞擊著我的陰戶,發出撲撲的聲音。我卻感覺他的每次抽動,似乎都要把我撕裂。

    我知道我的處女之身就這樣完結了。在這個散發著臭味,堆滿垃圾的棚子裡面,身後是一個可惡之極的人。我的未來完了,一輩子都會被打上記號,一輩子都不會忘掉這情景了。

    而楊梅現在正被3個男人搞,她也完了。我們都完了,我閉上了眼睛,聽見從某處傳來一陣歌聲——

    叮叮當叮叮當鈴兒響叮噹

    我們滑雪多快樂我們坐在雪橇上

    叮叮當叮叮當鈴兒響叮噹

    我們滑雪多快樂我們坐在雪橇上

    那裡白雪閃銀光趁著年輕好時光

    帶著心愛的姑娘把滑雪歌兒唱

    她有一匹栗色馬它一日行千裏

    我們把它套在雪橇上就飛奔向前方

                 【全文完】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