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70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菲菲不給入
Crawler | 2016-11-25 20:41:51

  那年我們讀大學二年級,那夜我們如常躲在棉被裡,用室內無線電話講著超現實的禁制故事。

    「那個強姦犯昨天招供了,他說是因為他在姦淫那女孩的時候,那女孩尖叫起來,所以才把她捏死的。你今年有沒有看到報紙這一段新聞?」我低聲地說。

    這種聲音其他人是聽不見的,只有電話對方的女友小雪才能聽到。

    「嗯,真可憐。如果她沒叫起來的話可能就不會死。」小雪的聲音更低,她住在大學的臨時宿舍裡,怕給別人聽見。

    臨時宿舍是大學為一些沒法申請入住正式宿舍的學生臨時提供的住宿,不但租金貴三倍,而且因為不是正式宿舍,規章較鬆,經常有閒雜人出出入入,很多男女朋友喜歡住這裡,方便鬼混。

    小雪的家離校不遠,所以沒資格住宿舍,但她想有個地方可以專心讀書,所以才住這臨時宿舍,當然也方便我可以隨時去探望她。

    夜深了,我心底那色慾又蠢蠢欲動,聽到小雪這樣說,我就開始逗她,說:

  「那你是說,如果有個男人來強姦你,你會不尖叫,任他魚肉嗎?」

    「你好壞,這樣說你的女友……」小雪有些嬌嗔,但我可以聽出她沒有惱怒我。

    「不過,我想如果我真的給壞蛋強姦時,應該只會掙紮,不會尖叫,不然惹惱了他,真的會給他弄死,而且如果衣服給那人脫光,尖叫起來,別人跑進來,你女友全身上下都給其他人看光了。」

    「你講個故事給我聽吧!」我聽到小雪這麼說,下體的肉棒都硬了起來,手掌有意無意地摸向那肉棒,希望平伏這種腫脹的痛苦:「我想起你給其他男人強姦就很興奮……」

    「好吧。嗯……我就講個故事給你聽,包你聽完就能暢快打手槍!嘻!」小雪很俏皮地說:「你記得有個自稱愛慕我的人寫匿名信給我嗎?」

    「記得。你長得漂亮,有人暗戀你我一點也不驚奇。」

    「那好吧,我就講個關於匿名信那男人和我的故事給你聽……」

  ~~~~~~~~~~~~~~~~~~~~~~~~~~~~~~~~~~  我的手顫抖地拿起那封匿名信,以下的署名又是那個「愛慕你的大男人」,這已經是第三封了,信裡面又是那種不堪入目的文字:

    『……那天你穿著短裙,從宿舍的樓梯上走下來,剛好我走上去,看到你那對誘人的秀腿。你他媽的穿這麼短的裙子,也不穿絲襪,讓兩條光光的長腿在我眼前晃來晃去。下樓梯的時候還一跳一跳,我從下面看上去就能看到你的內褲,粉藍色的,有些圖案,是吧?

    當我走近你的時候,才發現你上身緊身的T恤把你那美妙的身裁暴露無遺,兩個又圓又大的乳房不受限制地晃動著,你那及肩的秀髮飄散少女的幽香,你是用美詩洗髮露吧,我不會猜錯的!臭婊子,你知道我當時多麼想把你按倒在樓梯上,好好地幹你幾遍嗎?

    你想想,我那時就把你拖到樓梯邊,那裡有間垃圾房,平時不會有人來的,我把你扔到裡面,你跌在地上,短裙沒法遮住你的內褲,我就抓住你那兩條光滑的大腿,我把你的T恤撕開,狠狠地捏弄你的兩個大乳房,在你還在掙紮的時候我就脫下你的內褲,把你雙腿撐開。

    你一定不能想像我的陽具有多大,嘿嘿,你一定會知道的,當我的陽具插進你的小穴裡,你一定會感受到!

    我抓住你雙腿,陽具在你小穴裡進進出出,把你強姦了。你會給我姦得大叫起來,我就捏著你的脖子,不讓你叫出來,你還是要叫,我就捏死你,然後再來個姦屍。明天報紙上會寫著:大學校花被姦殺……

    哈哈……即使你死了,我還是深深愛慕著你。                      愛慕你的大男人敬上』

    我看完這封匿名信,害怕得幾乎站不穩,呆坐在椅子上。害怕的不是那信裡面猥褻的語言,而是他寫得很迫真,所有情形都描述得與現實一模一樣。最可怕的是那封匿名信是很整齊地放在我的抽屜裡,那就是說,那男人已經來過我的宿舍。

    收到那封匿名信之後,我沒再穿短裙,也不再穿緊身的T恤,而是全身都穿上鬆身的T恤和蓬布褲,不再讓驕人的身裁被別人看見,連頭髮也束起來,不再輕飄飄了。當然最失望的是男朋友,因為XX教徒的緣故,他每次都只能用眼睛欣賞我,不能動手動腳,現在我的衣服把自己包得密密實實,他確實少了不少樂趣。

    過了兩個月,匿名信不再來了,看來我這種保守的打扮使他提不起興趣來。

  我的心也安定了不少,當然我還是不敢鬆懈,還是繼續這種保守的打扮,即使我在公用浴室洗完澡,我也會再穿上鬆身的T恤和蓬布褲,這種厚厚的質料,即使我裡面沒戴上胸罩,別人也看不出來。

    半夜十二點半是睡覺的時候,原來熙來攘往的臨時宿舍開始靜下來。我洗完澡,手裡拿著換掉的衣服,進了宿舍裡,打開衣櫃,把衣服扔在裡面的膠桶裡,那收費洗衣機不便宜,我通常兩天才洗一次衣服才化算。

    我把門鎖好,在那匿名信事件之後,我都特別小心門戶。我從衣櫃裡拿出睡衣,對著鏡子準備換上,寬厚的T恤裡我沒穿任何衣服,當然窗簾早已拉上,所以我交叉雙手把T恤拉上來。鏡子裡我的小肚皮露了出來,很光滑很漂亮,我想我這樣的身裁可以去選世界小姐呢!

    我的眼睛突然落在鏡裡身後的床上,啊!有個男人竟然很從容地坐在床上,還對著我這邊微微笑。

    我回過身來,很震驚地看著他,血液好像凝固那樣。

    看樣子他至少有一百八十公釐,差不多一百公斤重,有點像世界拳王,還要惡形惡相,滿臉鬍子。

    「我說過我會來姦淫你的!」那男人對我說:「小寶貝,快過來!」

    我靠近門邊,心想只要伸手一開門就能逃出去,但我雙手雙腿不聽使喚,所以一個簡單的動作我卻做了很久,緊張的手轉不開那門,當我轉開時,那男人已經衝到我身邊,把門重新關上。

    他把我正面抱起來,但我的雙手卻給他大力扭到背後,我痛苦地張開口,但不敢叫出來。那匿名信裡描述說我一叫,他便會捏死我,我可不想這麼快死,還有個深愛我的男友呢!

    我張開的小嘴巴變成他那張臭嘴的獵物,他的嘴唇壓在我的小嘴上親我的雙唇,舌頭還要弄進我的嘴裡,我當然合著牙齒,不讓他進去。但他只把我的手臂一扭,我不得不張開嘴巴,他的舌頭就像蛇那般鑽進我的嘴裡,逗弄我的舌頭,腥臭的唾液隨著那舌頭流進我的嘴裡,弄得我滿嘴都是,我只好嚥了一些進去。

    當他強吻了我之後,說:「果然是個漂亮的女孩,我們這麼親近,比那次在樓梯看到你更動人。」

    我還要想哀求他放過我,但他已經把我狠力推向床,那種力量使我重重地跌坐在床上,雙腿垂在床邊。

    「臭婊子,我說過會來強姦你,你還不自己留意一下!」

    「我……我有防範……我已經穿厚衣了……不再性感……」我抖嗦地說。

    「哼!你這個鬆誇誇的衣服不是更誘人嗎?」那男人壓向我,一隻大手把我雙手捏著,另一隻大手從我寬大的T恤下面伸進去,說:「你看,穿這種T恤是不是想給男人一下子伸手進去摸你的奶奶?」

    「不是……」 我還沒抗議的時候,他的粗手已經捏在我嬌嫩的乳房上,他可能說得對,我穿這種鬆身衣服,裡面還不戴乳罩,不就完全給他侵犯了嗎?他的手按在我的乳房上,用力地摸捏著,我想他那麼大力,我那兩個乳房都給他都捏得變形了。

    我雖然覺得很疼痛,但還是不敢叫出來,只是張開口小聲發出「啊啊」聲。

    幸好疼痛沒持續太久,因為他的大拇指按在我乳頭上,順時針那樣揉動著,我全身都酥麻了,一陣陣的快感從胸部傳到身體其他地方。他見我開始動情,就用力把我的乳頭捏下去。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啊……不要……好痛……」我小聲地叫著。

    「臭婊子,我現在是要強姦你,不是給你舒服!」說完他那隻捏著我雙手的粗手放開了我,但抓著我的長秀髮,把我的頭向床上撞了幾下。我的床上有海綿床墊,不是太痛,但卻給他弄得昏昏糊糊。

    他的手把我的頭抓起來,我看到他兩個可怕的大眼睛,充滿著血絲,像是喝醉了酒,他再次把厚厚的豬嘴壓向我,把我的嘴巴吻了又吻。他另一隻手玩厭了我的兩個乳房,便向下面摸去,把我那蓬布褲帶解開,拉開拉鏈,那褲子很鬆身的,稍微解開就很容易脫下去。

    我模糊中知道他的意圖,想要掙紮,但嘴巴只能發出「唔唔」的聲音,而他的身體強壯得像個樹幹那般,把我壓得動彈不得,他那隻粗手順利伸進我的內褲裡,經過我那柔和的陰毛地帶,到了我的陰戶口,粗糙的中指從我小穴的縫裡挖了進去。

    我全身又再次顫抖起來,那種感覺很不好受,但現實上我沒有選擇的餘地,兩條緊夾的大腿不能阻止他中指的前進,結果中指和食指都插進我的小穴裡,還不停地挖動著,一陣陣不能控制的感覺使我全身都沒力。

    他這時站起來,把我的內褲和蓬布褲都脫了下來,然後也脫下自己的褲子。我趁這時候想要掙紮坐起來。

    「別動,臭婊子,別讓我動怒起來打死你!」他一邊脫下褲子,一邊握著巨大的拳頭在我面前晃一晃。我嚇得不敢動,看來他不是好應付的人。  我看到他那從內褲裡拿出來的大肉棒,嚇得魂不附體,又粗又大,上面還要佈滿著青筋,龜頭呈豬紅色,像個網球那般大小,肉棒毛茸茸的,好像幾天沒洗澡,散發出令人噁心的氣味。

    「不要……請你放過我……我不漂亮……」我哀求道,這時候除了哀求,別無他法。

    「臭婊子,你是罪有應得!整天穿著性感衣服,明明叫我來幹你嘛!」

    他再次壓在我身上,把我兩條腿扯向兩邊,把我的小腰抱起來,使我整個陰阜挺起來向著他那粗大的龜頭,他那像熊那般的粗腰向我胯間壓來,然後一挺,硬生生把龜頭擠進我的小穴裡。

    「啊……啊……」我差一點大叫起來,那種撕裂的感覺使我臉都扭曲了,我感到一根熱熱的硬棒插進我的小穴裡,這簡直是個少女的惡夢。小時候我對自己的小穴也有種恐懼,下面有個小洞洞,萬一給硬棒插進去,那會多麼可怕。現在這惡夢竟然發生了。

    不過我不敢叫太大聲,壓在我身上這壞蛋可能是個殺人犯呢,如果我一叫,他一定會捏死我,他在信裡說還要姦屍呢,多可怕!我雙手緊緊扯著床單,希望痛苦快點過去。

    但痛苦沒有減輕,那男人的肉棒直向我小穴裡插進來,我那處女膜沒法阻擋他的進攻,他再用力一挺,整根足足八寸長的肉棒便全插進我那未經人道的小穴裡。我緊閉著眼睛,淚水從兩頰流了下來,但我還是咬著下唇,沒叫出來。

    那男人在我身上抽插幾下,我的身體開始背叛我,一股令人興奮的快感傳遍全身,他那巨大的龜頭在我陰道裏刮著,毛茸茸的陰毛刺在我的陰唇上,當他那肉棒抽出來時,把我的陰核都反弄出來,那些陰毛又刺在我的陰核上。

    痛苦的感覺降低了,換來的是一陣陣的快感,一種被淩辱的快感,我憎恨我的身體,被陌生男人強姦,還會有一陣陣的快感,難道我真的是像那男人所說的臭婊子?

    我忘了被淩辱的痛苦,全身跟隨著他的抽插而挺著小腰,扭著身體,像個小蕩婦那般希望給男人騎著幹著。

    他見我已經完全給他制服了,就把我的T恤脫掉,涼涼的身體很快就熱了起來,我扭動小腰時,兩個圓大的乳房也不知羞恥地在那男人面前晃動,我的小穴和乳房上都有種像蟻咬的莫名感覺,他那巨大的肉棒填滿我的小穴,然而我胸前兩個肉球也希望給他摸啊!

    那男人好像識穿我的感覺,兩個粗手握在我兩個奶子上,不停捏弄著。

    「臭婊子,快說你愛我,你愛我摸你的奶子,插你的小穴!」那男人有些氣喘地說。

    我晃動著頭,不理他。

    他突然抽出肉棒,不再理我,把我整個人赤條條放在床上,一陣可怕的空虛感覺使我不知所措,明明對方是個強姦我的壞蛋,那粗大的肉棒上還沾著我的處女血,但我這時卻多麼希望他再繼續姦淫我。

    「不要……不要這麼對我……」

    「那你說吧!」

    「我……我愛你……我喜歡你用粗大的肉棒來插我的……小穴。」我羞紅著臉小聲地說。

    「好吧,我早知道你是個臭婊子。」他再次壓上我,巨大的肉棒又再次插進我的小穴裡,再次把我的小穴刮得又痛又爽。

    「是……我是個婊子……我還要你用力幹我……」其實這時我已迷糊了,把內心的話都說了出來。

    他給的話刺激之後,更是狠狠地抽插我的小穴。而我把他的雙手按在自己的胸前,讓他使勁地抓捏我的兩個少女的奶子。

    「來吧,小雪,快哀求我用力幹你!」他第一次叫出我的名字,使我再一次震驚,但快感已經淹沒了我的理智。

    我見他臉都變紅了,氣喘很急,身體不能控制地在我身上縱慾著,把所有能量都集中在他的大肉棒上,狠狠地刺著我的小穴,真害怕我那處女小穴會給他弄破。

    我的小穴這時也禁不住流出陰精,「我真喜歡給你強姦……快用力幹我……啊……」我呻吟聲停不了,呼吸變得困難。

    這時他再也忍不住,把肉棒深深地插進我的小穴,直頂到我的子宮口,然後「噗噗噗」地射上又濃又黏的精液。我也給他射得神魂四散,緊抱著他的肩膊,扭著身體,到達了高潮。

    他把肉棒抽出來,讓我像條魚那樣癱在床上,我小穴裡的精液慢慢地流了出來,流在床上。他用手抹一下自己的肉棒,把最後的一些精液塗在手上,走過來拍拍我的臉,說:「小婊子,你果然有點床上功夫,想不到還是個處女,以後我還有來多幾次,好好服侍我吧。哈哈!」說完把中指扣進我的嘴裡,也把腥臭的精液塗在我嘴巴裡。

  ~~~~~~~~~~~~~~~~~~~~~~~~~~~~~~~~~~~

    「太……太刺激了!」我對小雪的故事讚美著道,自己打手槍也快要到達巔峰:「講完了嗎?再講下去吧!」

    小雪俏皮地說:「你還沒打完手槍嗎?我不敢再講下去了,因為我講得太逼真了,我現在一個人在宿舍裡,窗外還有些黑影,我有些害怕,萬一這種故事變真,我跳樓死也來不及。」

    「……」我沒回答她,努力地打著手槍,腦裡面幻想著那可愛的女友小雪給那男人強姦時的那種情形。

      「敦?你睡了嗎?」小雪在電話裡面問我,我在聽著她,但不能回答,我的思緒快要到達高潮。

    突然她在電話那邊叫了起來:「敦,救命啊!」然後嘴巴好像被人家摀住那樣發出「唔唔」聲,我隱約聽見她的聲音:「不要……不要……」然後是衣服撕破的聲音,接著是扯脫衣服的聲音,然後又一陣子床舖碰撞的聲音。

    天啊!不會吧?小雪真的出事了!我對電話裡叫著:「小雪,你怎麼?」

    對方沒回音,我想小雪在床上跟我談電話,一定是給甚麼壞人聽到,然後溜進她房裡,聽剛才那些聲音,我心愛的小雪……衣服給撕破,說不定還被人……

    電話對方傳來一些攪動水滴的聲音,「嘰嘰唧唧」的,然後是小雪「唔唔」的聲音。

    『哎呀,我的小雪啊,你怎麼了?真的被人強姦嗎?』我想到這裡,不爭氣的精液一射如注,整個人伏倒在床上。

    「怎麼,你打完手槍吧?」電話對方小雪咭咭地笑了起來,「你這人真變態的,要我裝得像真的給人強姦那樣你才會暢快射出來。如果我真的被人姦了,你就沒老婆。」

    「小雪,你真厲害!」我氣喘著說。

    「好吧,乖乖早點睡覺吧,下次我再講故事給你聽。」小雪好像在哄小孩那般哄我,然後在電話裡「啜」一聲向我吻一下。

    晚安吧,我親愛的小雪!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