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304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三時一刻
Crawler | 2016-11-25 20:41:51

  這是一套兩居室的單元房,由兩位在附近上學的大二女生合租著。這時,在南屋裡,兩具赤裸的年輕胴體正給力地糾纏在一起,窄小的單人木床被兩個人激情的動作弄得吱呀作響。在小床對面的簡易書桌兼梳妝台上,放著來不及插進花瓶的一束鮮豔的紅玫瑰,紅玫瑰旁邊沒有來得及關機的筆記本電腦裡播放著那首英文歌曲《When you say nothing at all》。

    男孩趴在女孩身上,健壯的身軀幾乎將女孩完全覆蓋起來。他一隻手緊緊抓著女孩的乳房,另一隻手伸在女孩的屁股下面,手指摳弄著女孩的會陰和肛門,粗大、堅硬的陰莖插在女孩身體裡,動作粗魯地肆意蹂躪著女孩嬌嫩的陰道。屋子裡,委婉的樂曲聲、床鋪的吱呀聲、男女的喘息和呻吟聲以及肉體碰撞的啪啪聲響成一片,空氣中混合著男人的汗臭、女人的體香和兩個人分泌液特殊的刺激氣味。

    突然,兩個年輕人幾乎是同時高聲呻吟起來,兩具緊緊糾纏在一起的身體同時顫抖起來,女孩緊緊摟著男孩的脖子,一邊使勁親吻著一邊嗚嚥著,那聲音痛人心腑,如泣如訴。

    男孩從喉嚨裡發出吭吭的聲音,身體不停地抽搐著,屁股仍然使勁前頂,似乎像用粗大、堅硬的陰莖貫穿女孩的身體。等一切都平靜下來以後,女孩費力地推開男孩汗津津的沈重身體,起身用自己的內褲擦了擦陰戶,又從床對面書桌的抽屜裡拿出「毓婷」,就著桌上杯子裡的水吃了一片藥。

    男孩看著回到他身邊的女孩,問道:「你吃的什麼藥?」

    「沒什麼……」

    「沒什麼是什麼?」

    「毓婷。」

    「哦,看來早有預謀嘛,還準備這種藥了。」

    「什麼啊,這是我剛才回來時才買的……還不是都怪你,白天就直接射在人家裡面,現在又……我不吃藥,還不被你害死啊!」

    「喔,是啊,對不起啊。」男孩說著,伸手再次撫摩著女孩的陰戶。

    「不來了,不來了,我太困了,要睡了……情人節快樂啊!」說完,女孩就翻身睡著了。

    「情人節快樂!」男孩回答道,但不知道女孩子聽到沒有。

    這個男孩就是我,方明國,而女孩是我剛剛認識的,叫王麗。

       ***    ***    ***    ***

    2009年的情人節正好是週六,我早就看著日曆在心裡謀劃著到那一天該怎樣和女朋友一起度過一個浪漫、激情的情人節了。可是,讓我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就在情人節前兩天,已經和我交往兩年的她竟然非常決絕地提出了分手,沒有任何前兆,沒有任何警告,沒有任何猶豫,她就那樣毅然而然地拂袖而去了。我憤怒、尖叫、哭泣,我鬱悶、壓抑、發呆,我該如何面對一個孤獨的情人節?

    在無奈與恍惚之間,我看到學校公告闆上有人發了一則「情人節郊遊」的召集告示,說是AA制包一旅行車去山裡郊遊,於是便按照告示上的電話報了名,心想也許去山裡走走、在樹林裡歇歇可以讓我的情緒安穩一些,不然,我真的要瘋掉了。

    是日,陽光明媚,大家在學校西門集合。當我背著旅行包來到集合地點時,看到郊遊組織者、大四的學長詹俊傑已經和幾位同學等在那裡了。我和詹俊傑都是學校的文體積極分子,所以,雖然我們不同年級,但也在一些活動中合作過,算比較熟悉的朋友了。他看到我,衝我溫和地笑著打了個招呼。

    看到他們,我突然感覺有些後悔參加這個活動了,因為除了詹俊傑,我和其他人並不熟悉,而且其中還有一些人像是男女朋友,如果他們在一起卿卿我我,不是更刺激我失戀的神經了嗎?

    可是,如果我現在不去,那我的車費他們也不可能白要,這樣他們就要白白多承擔一個人的用車費用,我感覺也不妥。沒辦法,我隻好匆匆和詹俊傑招呼了一聲,一頭鑽進那輛可坐15個人的旅行車,在最後面堆著旅行包的座位上找了個空位坐了下來。

    心裡有些苦澀,頭腦仍然惆悵,我低著頭想著心事,坐在車上仍然感覺渾身都不自在。

    突然,我耳邊響起了一個好聽的聲音,「對不起,我放一下包。」我?起頭來,看到一個清純、漂亮的女生站在我面前。

    她頭戴一頂旅行帽,一部分捲曲的黑髮從帽子邊垂下來,襯托著一張白皙、美麗的臉龐。她的嘴唇豐滿,稍向外突,顯得非常性感。看到她明亮的大眼睛,我心中的陰霾似乎被驅散了不少,但仍然無法把我從深重的悲傷中完全帶出來。

    女孩將她的包在我身邊放好,轉身在我側前方的座位坐了下來,她包裹在深藍色牛仔褲裡豐滿的大屁股在我眼前晃了一下,晃得我心裡咯?一下,我曾經也擁有過有這樣豐滿大屁股的女朋友啊!

    我的心不禁重新沈浸在悲傷之中。那女孩坐好後,轉過身似乎想和我說話,但看我灰暗的臉色,似乎又不知道說什麼了。也許她非常納悶,我為什麼在這樣美好的時刻卻如此悶悶不樂,我也不好解釋什麼,隻好把臉扭向窗外,看著車外嬉笑打鬧的同學們發呆。

    汽車很快出了城,一路向西,朝著尚未從冬季的沈睡中清醒過來的寂靜大山駛去。我將汽車後窗打開一條縫,清新、冷冽的空氣吹進來,讓我的頭腦稍微清醒了一些,精神也隨之好了一些。我回頭看了看剛才那個女孩,她這時正和一個坐在她身邊的男生輕聲聊著,看來他們也是剛剛認識,他們的談話有些熱情也有些拘謹。

    關好車窗,我直起身子,把兩隻胳膊伸向空中,使勁伸展了一下一直佝僂著的腰。這時,我發現汽車最後一排的座位比前面的高一些,我正好可以從上向下看到那個女生,看到她微微起伏的豐滿胸脯和被黑色捲髮遮掩的白皙脖頸。我突然有了一種奇異的感覺,不禁伸手撫摩著自己下巴上幾天沒刮的亂胡茬,在心裡對自己說:「快振作起來吧,別再折磨自己了!」

    汽車很快到了山下,上山的土路是走不了汽車的,大家隻能從這裡徒步登山了,而汽車和司機在山下等我們,預計下午四點返回城裡。

    我們下了汽車,背好各自的背包,詹俊傑告訴我們說,從這裡到我們的目的地大約要走六公裏,山路有些陡峭,希望大家相互照顧一下,特別是男生要幫助女生。然後,他要我和剛才坐在我前面的女生組成一組,負責照顧她的安全。一切都安排妥當後,大家便開始登山了。

    一條台階被踩得有些界限不清的山路蜿蜒向遠處伸展而去,小路兩邊的山坡上還覆蓋著樹葉和枯枝,以及沒有化盡的白雪,在陽光下閃耀著濕潤的光芒。山路雖然陡峭,但並不十分難走,十二裏地的路,順利的話,三個小時就可以走完了。由於情緒有些低落,我走著走著便落在了後面,那女生似乎有意等我,也走在了上山隊伍的後面。她在我前面走走停停,不時回頭看看我。

    低著頭爬山,我腦子裡還想自己的不幸。偶爾?起頭來,看到那女生努力攀登的樣子,心裡總有些異樣的感覺。她的兩條秀腿修長且筆直,運動間帶動豐滿的臀部左搖右晃,實在太過性感。由於爬山出汗,她將上衣前襟敞開,豐滿的胸脯和纖細的腰枝暴露無遺,更透露出無限春情。

    就在我看得有些發呆的時候,她一回頭,看著我笑了一下。我因為她發覺了我在偷窺她的屁股,不禁頓時滿臉漲紅起來。不過,天冷加上爬山,我的臉本來就是紅的,她似乎也沒看出什麼異樣來。

    「走了半天,還沒相互介紹呢。我叫王麗,你呢?」說著,她向我伸出戴著毛絨手套的手。

    「我叫方明國。」我也對她笑著回答道,握住了她伸過來的手。她的手套很厚實,絨毛很溫暖。

    「你不怕把手指凍掉啊?」她笑著問道,瞪著美麗的大眼睛看著我。

    我看著她起伏的豐滿胸脯和白皙脖頸,說道:「不怕。這樣我可以感覺到岩石的粗糙、樹枝的尖利和清涼的空氣。爬山時戴著手套就不好玩了。」

    「哦,這樣啊,有點意思。」王麗回答道。

    是有點意思了,我心裡想道,感覺這女生似乎很喜歡和我在一起爬山,心中不免有些蠢蠢欲動。自從和我女朋友好上以後,我已經很長時間沒有對別的女生產生過這樣的感覺了。

    我們走了大約三公裏以後,山路變得平緩,也變寬了一些,王麗放慢腳步,與我並肩走在一起。這樣一來,她的前身我看得就更清楚了。她穿了一件藍色緊身毛衣,顯得乳房又大又高又圓,一條白色牛仔皮帶系在她的低腰牛仔褲上,纖細的腰枝襯托得她的臀部更加豐滿了。

    「你是哪一級的,看著挺面熟的。」她看著我問道。

    「我是06級的啊,好像以前沒見過你啊。」我說道,逃避著她的目光。

    「哦,我是07級的,大二,比你低一級。」

    「喔,怪不得你這麼年輕。」我說道。

    「呵呵,是在奉承我嗎?謝謝啊!」她笑著說道,眼睛使勁盯著我,目光落在我黑漆漆的胡茬上,落在我寬厚的胸脯上,再落在我的長腿上,然後轉頭看著光裸的樹木和晴朗的天空。「我挺喜歡你憂鬱的樣子。」她低聲喃喃著說道。

    我們並肩走著,聊著學校和班級,聊著各自的專業,然後又聊音樂,聊各自喜歡的美食。我們發現我們似乎有許多共同點,我的情緒也在聊天中慢慢放鬆下來,興奮起來。

    她很健談,聲音更是好聽,知識面和愛好也很廣泛,她的美麗、智慧和機敏讓我有些陶醉,但也有些氣餒,因為我感覺自己和她不在同一個層次上。在她面前,我感覺自己就是個白癡。我年級比她高,年齡比她大,身高也比她高,但僅此而已。對她,我不可以有任何癡心妄想。

    也許是感覺到了我內心微妙的變化,她輕聲調皮地問道:「你為什麼一個人跑來參加情人節郊遊啊?」

    「嗯,我不知道……」我有些措手不及,結結巴巴地回答道,「我是說,我沒想過這個問題……」

    她呵呵一笑,說道:「你別這麼緊張啊,我可沒想故意難為你。我敢肯定,你參加這個活動的動機和我的一樣單純。」

    我?眼看看她,隻見她微張著性感的嘴唇,右手撐著大腿正努力向一個很高的台階上跨去。她豐滿的大屁股讓我再次想起我的女友,忍不住脫口說道:「我女朋友前天把我甩了。」

    她轉過臉,右手按在了她的臀部,有些驚訝地說道:「哦,我說呢。真是糟糕……抱歉啊……不過,我覺得你出來走走是對的。」

    如果放在平時,聽到女孩子這樣安慰我,我會覺得很興奮,但今天我還是有些鬱悶,所以並沒有多少興奮的感覺。於是,氣氛顯得有些尷尬,王麗似乎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隻能隨著我默默地前行。一路上,我們再沒怎麼說話,一直走到山頂的目的地。在這裡,大家原本沿著山路形成的長蛇陣很快聚攏成團,同學們分散坐在樹林裡的草坪上休息,紛紛從背包裡拿出水壺和食物補充能量。

    我這幾天頭腦昏昏沈沈,也沒想好為這次郊遊做什麼準備,背包裡除了禦寒的衣服、坐氈和幾塊餅幹外,竟然忘記了帶水。

    就在我低著頭依然沈浸在自己的鬱悶之中的時候,王麗離開熱鬧聊天的同學們,繞過一塊大石頭,走到坐在石頭後面的我跟前,將一個旅行暖水壺遞過來。我?起頭,順著她被牛仔褲緊緊包裹著的修長雙腿看上去,心中又有了異樣的感覺,不過我沒說話,隻是輕輕搖了搖頭。

    「咳,快點幫我打開它,我打不開了。」她說著,堅持把暖水壺塞在我的手裡,然後一屁股在我身邊坐下。

    我扭動暖水壺的蓋子,很輕易地就打開了,看來她並不是打不開。當我把打開蓋子的暖水壺遞迴給她的時候,她推了一下我的說,說道:「你喝吧。」我知道不該拒絕她的好意,就倒了一壺蓋熱水喝了起來。

    「你看我還帶什麼了……你還得幫我打開。」說著王麗從背包裡拿出了一瓶長城幹紅葡萄酒和一個啟瓶器,又遞到我手裡。我再打開遞還給她,她就著瓶口喝了一口酒,又遞給我說:「你喝吧。」

    「這……不好吧?我怎麼能和你一起喝這酒呢?」

    「咳,今天可是情人節,你就陪我喝點酒就不行麼?就算是我的情人節約會吧。」她說著,表情中並沒有對我表示憐憫的成分,也看不出是在開玩笑。

    這個女孩冰雪聰明,而且這麼漂亮,有她這樣陪伴我、安慰我,我還有什麼放不下的呢?我覺得她比我剛剛分手的女朋友善解人意多了,塞翁失馬,焉知非福?也許她就是上帝(雖然我從來沒有認真向上帝禱告過)派來解救我於水火之中的女神。想到這裡,我情緒大振,信心大增,是啊,怎麼說我也是個強壯、俊朗、聰明的單身漢,有什麼理由不能得到女孩子的青睞呢?

    「好的,那我就捨命陪君子,和你一起度過這個特殊的情人節。」說著,我仰頭連灌了好幾口葡萄酒,然後抹了一下嘴巴,說道:「就算喝醉了下山的時候是滾著下去的,我也要陪你喝個夠。」我情緒大好,竟然開起玩笑來了。這時我也有心情去關注一下其他同學在幹什麼。在這山頂不大的緩坡上,同學們三三兩兩散坐著欣賞著山中的景色,有幾對情侶已經躲在樹林裡擁抱、親吻了。

    她大笑起來,轉過身將右手臂搭在我肩膀上,緊緊地摟著我,她豐滿的乳房頂在我的左臂上,我能感覺到她的柔軟和溫暖,下身不由得硬了起來。我有些慌張,有些尷尬,身體扭動著想掙脫她的胳膊,沒想到手裡的葡萄酒瓶子一歪,殷紅的酒液灑在了我的褲襠上,使我堅硬的陰莖輪廓更加凸顯出來了。

    「哦,真是不好意思,對不起對不起啊……」她慌忙著說道,一邊接過我手裡的酒瓶放到一邊,一邊伸手過來幫我拂去褲子上的酒液。當她的手按在我下身的堅硬部位時,頓時吃驚地瞪大了眼睛,原本就已粉紅的臉頰更添上一抹紅霞。事已至此,我也顧不得許多,就在她準備將手挪開的時候,我一把抓住她的手,喘息著對她說道:「你……你今晚有空嗎?回去後我請你吃晚飯吧?」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喔,好啊,好啊……不過你現在先放開我,好嗎……」她笑著說道,掙脫我的手,從衣服口袋裡拿出幾張紙巾遞給我。

    我的聰明才智充滿了大腦,看著她打趣道:「你說『好啊』是什麼意思?是酒好啊,還是晚上約會好啊?」

    「我也不知道,你自己想去吧。」

    這時,就是傻子也能聽出女孩是什麼意思了,我不再猶豫,撲過去緊緊摟住她,一隻手很自然地放在了她突起的胸脯上,手指一用力,隔著她柔軟的毛衣和乳罩搓揉著她的乳房。

    王麗沒有吭聲,隻是象徵性的抗拒了幾下,便將臉靠在我的耳邊喘息起來。她的手撫摩著我長滿胡茬的下巴,一會兒又伸出舌尖舔著我的耳垂。我興奮得要命,下身的堅硬更加明顯了。為了不讓自己太過尷尬,我掙紮著說道:「我想出來了……你說『好啊』既說的是酒,也說的是約會……對不對啊?」

    「嗯,是啊……」她喃喃著回答道,一隻手在我的大腿上來回撫摸著,似乎在丈量我大腿的長度。「……剛才,你讓人好下不來台啊。我說面熟,你卻說沒見過,弄得我好尷尬啊……其實……」

    「其實什麼?怎麼不說了?」

    「沒什麼,不想說了。」

    「對了,你剛才問過我,現在我也想問你,你為什麼也一個人跑來參加情人節郊遊啊?」

    「因為……因為我知道你是一個人,可憐你怪孤單的,就來陪你了。」她諧謔著說道,但語氣中似乎也有真實的成分。

    「真的嗎?」我說著,更摟緊了她,兩個人的嘴唇很自然地貼在了一起。

    「哈,看來我們這次郊遊成果不小啊!」突然,詹俊傑不知什麼時候從大石頭那邊繞過來,站在我們面前嬉笑著說道。我們倆慌忙放手,尷尬地站了起來。

    「你們別緊張,這可是我希望看到的結果。」詹俊傑說著把我拉到一邊,繼續說道,「王麗是我女朋友的蜜友,她們租住在一起。其實她早就注意你了,我們舉辦籃球比賽時她總來觀戰,其實她根本不喜歡看比賽,還不是來看你的。我們聽說了你和你女友的事情,本來就想拉你來郊遊呢,沒想到你自己報名了,呵呵呵,好了,你們玩吧,其實,那邊樹林後面更僻靜些。」說著,他衝我眨眨眼睛,轉身跑開了。

    我注意到詹俊傑在說這段話的時候,說了好幾個「其實」,我想,大概剛才王麗沒有說完的「其實……」後面的話,應該就是這些話吧。既然如此,我就更沒有什麼可猶豫的了,於是回過身拉著王麗的小手,轉過大石頭,朝更僻靜的樹林跑去。

    放下背包,我從裡面拿出一塊薄氈子鋪在撒滿枯樹葉的林間空地上,然後和王麗坐下來,吃著她帶來的食物,喝著她帶來的熱水和葡萄酒。早春的天空萬裏無雲,正午的明媚陽光透過還沒長樹葉的枝條照在身上暖洋洋的,不一會兒我倆就脫掉了外套。

    這裡離大家待的地方比較遠,林木遮擋住別人的視線。慢慢地,我和王麗相擁著倒在氈子上,兩個人的舌頭也糾纏在了一起。她嘴裡混合著酒液的香甜氣息衝擊著我的神經,不由得把手伸進她的毛衣裡,解開她乳罩的袢扣,使勁搓揉著她豐滿的乳房。

    王麗喘息著,一邊吸吮著我的舌頭,一邊抓起身邊的外套蓋在我倆的身上和頭上,她的嘴唇在我的臉頰、脖子和鎖骨上使勁親著,還不時舔著我的耳垂兒並把舌頭尖伸我的耳洞裡舔著。我被她刺激得無法忍耐,伸手拉開褲子的拉鏈,抓著她的小手按在我堅硬、火熱的陰莖上。

    她身體顫抖著,拚命掙紮著想把手從我手裡抽出去,但在我的堅持下,最後她還是順從地握住了我的雞巴,並開始輕輕上下撫摩著。

    我更加激動,將她的毛衣拽起來向上推去,將她整個胸脯完全暴露出來,一隻手輪流搓揉著她兩隻白皙、圓挺的肉團,她那兩顆如黃豆粒般大小的小乳頭在我的搓揉下變得越來越硬。

    「哦,你弄得我好難受啊,我……我想……別弄我了……」她喃喃著,語無倫次地說著,套動著我陰莖的手加快了速度。

    經過近兩年在我前女友身上的實戰經驗,我知道這時候這女孩子心裡想的是什麼,於是我不由分說解開她牛仔褲的扣子,解開皮帶拉開拉鏈,一隻手從她肚臍那裡直接插進去,一下就摸到了她的陰毛。在她的忸怩和似有還無的抗拒中,我已經探到了她最隱秘的洞穴跟前,手指頓時就被滑膩的淫水包裹起來。

    「把褲子脫了吧,我想進去了。」我氣喘籲籲地在她耳邊輕聲說道。

    「不,不,不能在這裡,同學們會看到的……別,求你了,我害怕……」

    「可我要想要你,我快被憋死了,我好難受……」我想利用她的同情心。

    「那也不能在這裡……你別亂動就不難受了。」

    「可我已經難受了啊,不釋放一下怎麼行呢?」我有些賴皮地說道。

    「那怎麼辦?」

    「你去親親它就好了。」我說著,一隻手按著她的肩膀向下壓。

    她似乎並不是完全沒有經驗,稍微忸怩了一下,身體就向下縮去,還不忘拽著蓋在我們身上外套一起向下走。很快,我堅硬的陰莖就被她溫暖、濕潤的嘴唇包裹住,她的舌頭在我的龜頭上纏繞著、舔吻著,她的小手仍然在我的莖體上套動著。

    時間不長我就到了發射的邊緣,本來想告訴她一聲,可也許是失戀讓我的心態有些扭曲,也許是太輕易得到就不會珍惜,我毫無徵兆地突然在她的嘴巴裡爆發了。她嗚嚥了一聲,似乎想?起頭來,但立刻就停住了,緊緊含著我的龜頭等待我發射結束。

    「嗚……」等我顫抖著的陰莖終於平靜下來,王麗才猛地?起頭來,扯下蓋在頭上的外套,爬起來跑到一邊哇哇地吐著。然後,她倒了些熱水漱了漱口,又喝了兩口葡萄酒,才重新回到我身邊,說道:「好噁心啊,你怎麼也不說聲?」

    「來不及了。」我騙她說,「可是你也可以躲開啊。」

    「還不是怕弄髒你的褲子,還可能弄髒我的外套,一會兒還怎麼穿啊?」

    我拉著她躺在我身邊,又和她親吻起來,同時把一隻手伸進她的褲子裡摳弄她濕漉漉的陰戶。「你又幹壞事,還沒夠啊?」她說著,並不拒絕我。「我還是想到這裡面玩玩,答應我好嗎?」我一邊用手指在她陰道裏抽插著,一邊說道。

    「真的不行!別人看見了該怎麼辦啊……你別弄我了,不然我也忍不住了。啊……」她說著,把舌頭送進了我的嘴巴裡。

    常聽人說,女人說「不」的時候,其實真實的意思是「是」,憑我自己的經驗,我覺得人家說的是有道理的,因此,我覺得這個時候絕不能放棄,於是更家激烈地刺激著她。果然,她不再說「不」,隻是強調著客觀,什麼會被同學看見啊,什麼這裡冷啊,什麼大白天幹這事多不好意思啊,我一聽有門兒,就不由分說將她按在氈子上,讓她雙膝雙肘撐地跪好,我跪在她身後一把就把她的牛仔褲和內褲扒到了靠近膝蓋的地方。

    王麗的皮膚又白嫩又細膩,豐滿的大屁股在早春的午後陽光裡閃耀著白光,淺褐色的股溝裡鑲嵌著一朵漂亮的小菊花,細膩的皺褶從中心粉嫩的小眼向四周放射性散開,如同盛開在陽光下的小花瓣兒。

    在小菊花下面,越過一小片平滑的會陰,兩片粉紅色的陰唇微微張開,一個濕潤、幽深的紅色小洞含翠欲滴,輕輕地抽搐著,似乎在邀請我深入進去尋密探幽。再往下瞧,一顆粉紅色的突起小肉粒被飽滿白嫩、覆蓋著柔軟陰毛的陰阜襯托著,顯得更加精緻誘人。

    我知道,那是女人最敏感的陰蒂,是女人快樂的源泉,我伸出舌頭,不由自主地舔吻了上去。

    「啊……別別,髒……」她身體顫抖著大叫了一聲,想扭身躲開我舌頭的挑逗。我趕快抱住她的屁股,舌頭從她的陰蒂舔到她的陰唇上、陰道口,再越過會陰直接舔在那朵美麗的小菊花上。

    王麗身體顫抖著,雙肘似乎已經無法支撐住身體,她的頭和胸脯都已經抵在氈子上了。我繼續在她的股溝裡舔吻著,不時吸吮著她的陰蒂和陰唇,還不時把舌尖頂進她的陰道和肛門裡。王麗實在忍受不住我的刺激和挑逗,哽嚥著,喃喃道:「別,別折磨我了,你這個壞蛋……要來,就來吧……快點,不然就沒時間了……」

    其實我也早就忍耐不住,看到已是水到渠成之時,豈有不乘勝追擊之理?便立刻挺直身體,手握著我粗大、堅硬的陰莖,先在她的股溝裡上下摩擦了幾下,然後將龜頭頂在那個濕潤、柔軟的紅色小洞口,屁股向前一縱,我的一半陰莖便插進了王麗溫暖、滑膩、緊實的肉穴裡。

    「啊!」王麗再次尖叫了一聲,右手伸過來使勁拍打著我右大腿外側,「啊啊,你的太大了,太硬了……受不了,你輕點……先別動,嗚嗚……」

    我雙手抓住她的兩胯,穩住她的身體,然後慢慢向裡面深入,再慢慢抽出,再慢慢插入。王麗慢慢適應了我的粗大和堅硬,不再叫喊和拍打,隻是頭枕在氈子上喘息著、呻吟著。

    這時,我也不用再使勁控制著她的身體,騰出一隻手來伸過去掐弄著她的乳頭,弄得她又打了幾個寒顫。同時,我的陰莖插入得一次更比一次深入,動作也越來越快,越來越狠。我的陰囊啪啪地拍打著她的陰蒂,抽插時帶出的淫水打濕了她的大腿和我的小腹,我倆的陰毛都在淫水中粘成了一團。

    「嗚嗚,你日死我了,哦哦……我好喜歡你啊……哦,快點,快點,日死我了……你的好硬啊……」她呻吟著喃喃著,身體隨著我的動作前後晃動著,「我快到了啊……」

    我的動作更快,喘息著回答她說:「我也喜歡你,我要讓你快樂……」說著我上身趴在她背上,屁股使勁聳動著,雙手抓著她的乳房使勁搓揉著。突然,她從喉嚨裡嗚嚥了幾聲,身體劇烈顫抖了幾下,渾身一軟趴在了氈子上,我的陰莖也隨著滑了出來。她癱趴在氈子上,蓬亂的頭髮遮蓋著白裡透紅的俏?,嘴裡嘟囔著:「我要死了,我要死了……」

    我知道她已經到了高潮,可我還是箭在弦上,急欲發射呢。於是,我將她翻過身來,由於她雙腿被褲子纏住分不開,我又不想把她褲子脫下來,一是怕她著涼,二是怕有人來不好穿,三是她穿著旅遊鞋脫褲子也太麻煩,就抓著她的兩腿將她被褲子纏住的小腿按在她胸前,這時我發現她屁股底下一片殷濕,想來是她高潮流出的大量淫水吧,看來這女孩真是夠騷夠蕩!

    我一隻手按著她的腿,一隻手扶著粘滿她淫水的陰莖,再次進入她的身體快速抽插起來,在她的哼唧聲中,我也很快達到了高潮,一股濃濃的精液直接射進了她的陰道深處。

    完事後,我一下倒在她身邊,筋疲力盡地大口喘著粗氣。她一骨碌爬起來,蹲在一邊,從口袋裡掏出紙巾在陰戶上使勁擦著,並像排便一樣使勁想把我剛射進去的精液擠出來。然後,她穿好褲子,整理好上衣,走過來趴在我身上,用拇指和食指捏著我的鼻頭,說道:「你壞死了,剛才射我嘴裡,現在又射我裡面,就不怕我懷孕啊?」

    「懷孕我就娶了你。」我摟住她,懶洋洋地說道。

    「真的啊……美得你,我憑什麼要嫁給你?誰知道你是不是在玩我?」說著說著,她又把嘴唇湊上來,我們熱烈地吻在了一起。

    正纏綿間,忽聽到詹俊傑的叫聲:「王麗,方明國,你們跑哪裡去了?該下山了,快點啊……」聽到喊聲,我們很快爬起來,迅速整理好衣服,收拾起了水壺、酒瓶、食物和氈子,背起背包朝同學們的集合點跑去。

    好像大家都是回家心切,下山的速度比上山時快多了。來到山腳下,坐上在那裡等待的旅行車,大概下午5點就順利回到了學校。大家在早上上車的學校西門下了車,相互打了個招呼,就三三兩兩散去了。王麗和其他同學道了別,趕快跑到我身邊,輕聲說道:「我住校外,就在那邊小區裡7號樓402室,你跟我來嗎?」說著,她伸手指了指校門斜對面的居住小區。

    「我會去的,不過我得先把東西放回宿捨去。這樣,回頭我去找你。」

    「嗯,那我先回去了。拜……」說完,她笑了一下,轉身走了。

    回到宿舍,放下東西,我洗了洗臉,呆坐在床上想著白天發生的事情。這到底算什麼呢?我喜歡王麗嗎?愛她嗎?要和她做男女朋友談戀愛嗎?可是,我還沒弄清楚我和前女友的關係到底發生了什麼。想了半天,什麼也沒想明白。那就算了,想不明白就不想了,跟著感覺走吧。說實話,我現在真有點喜歡王麗了,不知是不是真的日出感情了。

    兩個小時後,我再次和王麗躺在了一起,這次我們倆都是赤身裸體,一絲不掛,不緊不慢說著情話做著愛。最後,大概夜裡11點半,她實在累了,輕聲對我說了句:「情人節快樂!」就翻身睡著了。

    第二天早上,當我們從夢中醒來,當我們的身體再次結合在一起,我告訴她說,如果她不反對,我就在她畢業後的那個情人節娶她為妻。從那天開始,我們一直同居在一起,去年夏天我畢了業,幸運地考上了公務員。今年夏天王麗也要畢業了,我們一起期盼著明年的情人節快點到來。

                  【完】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