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449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三時一刻
Crawler | 2016-11-25 20:41:51



                  (上)

    趴在茂密的叢林中,我一動不動,眼睛瞄著前方的那一片叢林,一天下來,我已經看到了有十三隻兔子從那片密林中躍過,有兩隻野豬也曾經在我的視野前躍過,風吹動前面的野草,發出簌簌的聲音,我仔細聆聽,判斷著各種聲音的性質——是風吹動樹葉草叢的聲音,還是人爬過的聲音。

    當然,我也努力的調動著我的鼻子,我那雖然比不上狗的鼻子還是能夠分辨出一些人的氣味來的。

    特別的是,綜合有關情報,我知道這次敵方出動的很可能是一個女的,至少其成員中有一個女性。

    臨出發前,首長的聲音似乎又在耳邊響起。

    「林衛啊,你是我軍的一張王牌啊。」集團軍首長來到我的住所,對我說:「首長,有什麼指示?」

    我向首長立正並敬軍禮。

    呵呵,請坐,抽菸首長打亮了打火機,給我湊了一個火,「你這樣的王牌一打出去就要起決定性作用。」首長眯縫著眼睛說:「首長要把我這張王牌打到什麼地方去?」我又站了起來,「呵呵,對方這次叫囂著要與你決鬥呢。」

    「是嗎,呵呵。」他們想與我幹,我還不一定願意呢,我暗暗的想。

    「你看不起他們是嗎。」首長看了我一眼。

    「手下敗將,不值一提。」我說道。

    「實話跟你說了吧,這次我們的特種大隊出擊,損失慘重。」首長將菸頭朝地闆上恨恨的一扔,「最可恨的是我們出擊的幾個棒小夥下陰都遭到了重擊!」

    「誰下的毒手?」

    「王林說,是一個女子下的毒手,她的飛鏢非常準確。」

    A國的女特種兵有這麼厲害嗎?我回想著當年我在陸軍特種兵學校當教官時候的A國女學員,貌似沒有多出眾的啊,王林是我的手下,我很清楚他的身手,善於隱蔽,射擊極其準確,隻要被他發現了目標,那麼在0、3秒之內,對方將被從王林的子彈擊中。

    「王林還說了,該女子在他失去戰鬥力以後,走到他面前,要求直接與你決戰。」

    「這個女子知道我?」

    「是的。」

    這並不奇怪,畢竟我在多年以前在與另外一個國家的交戰中也顯現了一把身手,當時我直接的摸到了對方的集團軍指揮部,將其指揮部解決掉,問題在於那是軍事秘密看著我疑惑的眼神,首長說,「我們也一直將你的身份嚴格保密,但是對方這麼清楚你,那麼有一個可能性,那就是她當年就是你的學員。」

    真是我的好學生啊,我暗暗的想。

    「另外,據情報,敵國國防部長的千金也來到了前線,而且就是在特種大隊中。」

    「您的意思是說這個厲害的女特種兵就是國防部長的千金?」

    「這種可能性不能排除。」

    「這也正是我將你派出的原因,如果對方真的是國防部長的千金的話,根據流傳的說法,其父親對其極端的寵愛,將其生擒,對這場戰爭會產生一種微妙的影響。」首長對我意味深長的一笑。

    「那首長,下命令吧。」

    「你來。」首長拉著我拉到地圖前,「今天晚上十一時潛伏至這一地區。」

    「呼呼呼,呼呼呼……」這是一種野鳥的聲音,打破了我的思緒,其實我明白,這是我的戰友在與我聯絡,意思是沒有發現敵情。

    不,我不能認同我的戰友的看法,我對210米外的那片草叢非常的懷疑。

    為什麼?第一,我覺得從那裡飄過來一片非常特殊的味道,我聞到了一股味道,這是什麼味道呢?

    對了,這是一種非常輕微的女人味,我對我的味覺還是有信心的第二,我看見嗜血的昆蟲在那裡一直的飛,那很可能是人的傷口被蟲叮咬以後的結果,而對方對昆蟲置之不理第三,感覺風吹過那片草叢的時候……

    我還在對我自己的感覺進行判讀的時候,我發現自己手腕上的無線電指示器在劇烈,方位正指向那一個方向。而我朝那個方向觀察,果然看到那片草叢在輕輕的動。

    她正在發送什麼信號呢。

    我輕輕的按下了一個按鈕。

    這是我遙控的一個裝置,我按鈕一動,就有一個類似於人頭的東西在草叢中稍微的露出來,啪一聲槍響——正是氣味來源的那個位置。

    我用手槍打了一個輕巧的點射,然後我就站起了身,我確信對方已經暫時的失去了戰鬥力了。

    我走到目標位置,站住,一腳掃去,看到了一具女體。

    她就好像睡著了一樣,但是依然保持著射擊的姿勢,我低下身去,擦去她臉上的?裝——這不正是我當年的學員嬌威嗎?

    她當年在學校中訓練成績並不突出,隻有一次例外,唯一值得我記憶的是她非常豐滿性感的身材和她火辣辣的眼神,曾經也想唸過她一段時間,但是我是軍人,對她的想念很快被我給壓下去了。

    此刻,她豐滿的身體就橫陳在我的面前,儘管胸前已經塗抹了迷彩,但是近距離的觀看,依然能夠看到她那兩個嬌挺的乳房,纖細的腰,大而結實的臀部,幾隻蒼蠅在她的傷口上飛著,我不由得把手伸向她的胸部,摸了一下,然後好奇的把手湊到鼻子邊——這個女子還真有股奇香呢。

    但是馬上我就為自己剛才的行為後悔了,對方會不會在胸前抹一種迷藥。實際上我剛才向她發射的就是一種裝著強度迷藥的子彈,在0。1秒鍾內,隻要擊中了對方,就可以讓對方失去意識。

    還好,我發現自己的關注度並沒有隨著時間的增加而下降,還是趕緊帶著她撤吧,稍微有一點不對的是,我發覺自己的生殖器在挺起來。

    那是高烈度春藥嗎!我馬上否決了這個想法,這是戰場,而不是伊甸園。

    按照慣例,我是需要將她裝入麻袋,然後迅速帶走的,但再次看到了嬌威,我發覺自己不忍心把她給裝入麻袋中,我真的不想想像美麗的她給塞到麻袋中的樣子,而且,她還有可能就是人家國防部長的公主呢——儘管這個可能性非常的小。

    「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我向我的戰友們發出信號,意思是交互掩護,撤退。

    我用繩子把她的手和腳綁了起來,然後將她綁在自己的背上,沿著事先偵察好的撤退路線,撤!

    我背過很多女人,但是今天背著嬌威,卻讓我一再的感到男性的躁動,她的大乳房壓在我的背上,她呼吸出來的味道讓我癡迷,我的生殖器越來越硬了。她在我的背上睡得非常的死。

    隻要越過這一片山谷,那麼我們這次任務就算是完成了,我回頭看了一下背上的戰俘,她貌似還在沈睡,不同的是小嘴好像是撅了起來,貌似還挺可愛的樣子。

    呼呼,呼呼,呼呼我的戰友告訴我,沒有發現敵情。

    按照預案,我與兩位戰友成倒三角隊形,他們在兩側前突。

    問題在於這是一片詭異的山谷,隻要對方控制了兩遍的山地……

    如果我手上有一個連,我會讓我的連隊迅速佔領那幾個高地,但是我不是步兵連連長。

    「趴下,五點鍾方向,500公尺。」一個聲音從我的背後傳來,這個聲音不容質疑,我當即趴下。

    噹噹噹,一大串子彈從我身邊飛過,我身邊的幾顆小樹迅速被打斷。

    我知道,這是敵人的高射機槍。

    「林衛,你果然好樣的。」背上的聲音說當然,作為一個特種大隊隊長,利用地形地物躍進是平時就要養成的意識,所以儘管敵人先發現了我,但是我還是背著一個人,一點沒有受到損傷。

    啪啪的子彈聲密集了起來,我判斷了一下方位,那是我的兩個戰友在與敵人交火,但是顯然敵人人數很多,至少有一個連,不,加強連。

    怎麼辦?我知道自己火力有限,我的手上有重要的目標,我不能隨便暴露自己的火力位置。

    「把我放下來。」

    背上的聲音同樣不容質疑。

    「為什麼呢?」

    「我帶你到前面的地道。」

    我相信了她,我不怕對方騙我,決定一個人真正是否值得自己的信任也是來源於自己的直覺。

    「放我下來,你這個混蛋!」對方繼續在叫罵。

    槍聲稍微挺寂了,我很悲哀的判斷,我的兩位戰友已經光榮犧牲了。

    跟我來,我的戰俘在前面爬著,我在後面跟著。

    她扒開了草叢,命令式的對我說,跳下去,說著她先跳了下去。

    我也跟著跳了下來。

    「你為什麼要這樣做?」藉著腕上的無線電探測器的微弱火光,我望著對方的臉。

    她沒有說話,眼睛卻朝著我的下身看,我往下一看,自己的生殖器拱得更高了。

    「你給我下了春藥?」因為我知道正常狀態下處於緊張的男人其生殖器是不會堅挺的。

    她點了點頭。

    「為什麼你要這麼做?」我再一次重複了我的問題。

    她沒有說話,掀起了自己的上衣,解下了乳罩,讓我看到了她那沒有抹迷彩的完整的乳房,我一陣眩暈——啊,藥力發作了她解下了我的褲帶,將我的生殖器夾在了她的兩個大乳房中間,兩個柔軟的大肉團夾住了我的肉棒。

    「啊!」

    我突然想起以前做過一個類似的夢。

    「我愛你。」我迷糊中聽到她那樣說。

    「我也愛你。」我含糊的回答。

    「來,讓我來舔舔你的雞巴。」果然,她抓住了我的肉棒,津津有味的舔了起來,一股強烈的騷味從她的屁股那邊洩露了出來,我發現自己的頭正被她給壓在了她的大屁股下,我的鼻子和嘴巴正好對著她的三角區。

    我不由得迅速的在她的腰上一扯,雪白的肉露出來的時候,也讓我看到了她那稍微帶著一點金黃色的整齊的陰毛,陰毛的下方是充滿了皺褶的兩片陰唇,微微的張開,露出一條紅線。

    我抓住了她的陰唇,掰開,她的整個屄就像一朵花那樣鮮紅鮮豔,夾雜著一些露水。

    我把舌頭對準了那些露水,輕輕的吸吮著。

    「親愛的,我要。」含著我的肉棍的她在含糊的說著,我也不客氣的兩隻手拉開陰唇不停的吸著裡面的蜜水。

    「你的屄屄真甜啊!」我說。

    「是的,你的肉棒真騷。」

    「想要我插進去嗎?」

    「是的。」

    於是我的肉棒從我剛才舔過的陰唇中插了進去,她發出了一聲嬌吟,我也渾然忘記了這是戰場。

    不知道經過了多少回合,當她還坐在我的肉棒上高頻的上下的時候,我忽然想起了現實。

    「停!」我說。

    「為什麼呢?」她沒有停下她的動作,我的龜頭受到了強烈的刺激,不由得抱住了她的酥腰,肉棒猛烈的快速的朝上頂去,其頻率比起重機槍的頻率不會慢多少,我看到一股紅暈泛在她的臉上。

    終於一股衝動在我的股間傳播,我迅速的將她給壓在了身下,肉棒猛烈的砸下去拔出來,砸下去,拔出來,一股熱烈的流體噴射了出來,迅速的裝滿了她的陰道。

    「為什麼你要這麼做?」

    我看著她用手整理著陰道口流出的我的精液,非常高興的樣子。

    「你不想我嗎?」

    「你的真實身份?」我迴避了她的問題,繼續追問。

    「阿列克就是我的父親,我討厭這場戰爭,我想結束這場戰爭。」

    「你想怎麼結束這場戰爭呢?」我問。

    「就像剛才那樣。」

    「用做愛代替作戰?」我嘲諷的說道:「如果我們的愛可以彌合兩個國家的裂痕的話。」

    「可你的父親。」

    「讓我做你的戰俘,讓我做你的妻子。」她頓了一頓,說到:「為了制止父親的衝動,我隻有這樣做。」

    「你的父親不會這麼小孩子氣吧。」我說。

    突然,我發現雞巴又在堅硬了起來,我的口氣變得柔和了。

    「我父親就是被一些人給騙了,那些騙我父親的人已經被我派出殺手給幹掉了,我父親就是還有一個面子放不下。」

    「好了,問你一個實際的問題。」

    「你問吧。」

    「你知道前方高地上的是什麼部隊嗎?」

    我知道,阿西克的部隊阿西克,貴國的秘密警察的站長?

    「不,他手上還掌握著一支特種部隊,你看到了那支部隊的素質了嗎?」

    我點了點頭。

    「他還有一個身份,就是我的未婚夫,但是我討厭他。」我看到嬌威的臉上浮起了一片紅暈。「我知道他追求我的目的就是為了獲得我父親的信任。」

    「阿西克現在在哪裡?」

    「我對騙我父親的騙子下手的時候,他已經調集了他的所有部隊要來攔截你們。」

    「這麼說,要結束這場戰爭,首先要結束的就是阿西克的生命了。」

    「是的,其實我父親現在也差不多要被阿西克給控制了。」

    「怪不得你放出話來說要與我決戰呢。」

    「是的,我們再次來一場決戰好嗎?」

    她又用她的大乳房裹住了我那通紅的肉棒。

    好的,請把你的屄屄朝過來她一個轉身,她那碩大的豐滿的大屁股和那正中間還留著一些剛才我的精液的通紅的陰唇正對著我的嘴唇,我毫不客氣的用嘴唇噙住了她的陰唇,舌頭朝著她的屄屄身處探索進去……

    刷,一股白色的液體從她的屄屄裡面噴了出來。

    「親愛的,你知道為了這一天,我盼了多久了。」

    「我也一樣,親愛的。」,吸吮著她的陰水的我輕輕的回答說。

    「阿西克在哪裡?」吮吸著她的我突然?起頭來問她。

    「笨蛋,現在咱們不管那個笨蛋。」

    「是!」

                  (下)

    她的大屁股像安了馬達一樣上上下下,不斷的激發出裡面的淫水,她陶醉的閉上了眼睛。

    而我這個時候也閉上了眼睛,我在思考著對付阿西克的辦法。看來,隻有結果了阿西克,才能結束這場戰爭。

    「你在想什麼呢,呆子?」她一不小心把我的肉棒給滑了出來,手忙腳亂的把肉棒塞回去的時候,發現我似乎不在狀態。

    「我在想接下來怎麼辦。」我微笑著說。

    「你是想換個姿勢?」

    她關切的詢問。

    「那就換個姿勢吧。」看到她那麼投入,我眼睛一瞧,原來裡面都已經充滿了白漿了,感到自己有一些歉意。

    於是我抱住了她的酥腰,將她整個人抱了起來,提起了肛門,肉棒猛烈的朝前頂去,拉出來,頂進去,我看到她眼淚流了下來。

    「親愛的,想被你這樣插我已經想了很多年了!」

    「是嗎?」

    「是的!」

    「那我們繼續?」

    「當然!」

    我的屁股在努力的超前頂,我的兩手在她的屁股上用力壓住,每一次肉棒幾乎都頂到了最深處……

    我必須承認,第一次做愛主要是被她下的春藥給控制了的,第二次我是用了情的。

    完事以後,她在那裡擦著她的屄屄,而我則在一邊擦著槍。

    「這裡真是我們的洞房啊,你知道現在已經是幾點鍾了嗎?」

    不用看表,我就知道現在已經是晚上十點多鍾了。

    「我真想一直的住在這個咱們的洞房裡。」

    「我也一樣,親愛的。」我扔下槍,給她一個擁抱和輕吻。

    「但是,你知道,咱們都是軍人啊。」

    「是的,咱們是軍人。」

    「下一步怎麼辦?」我繼續問她剛才在做愛的時候問過的問題。

    她臉上一紅,嫣然一笑,然後問我一個問題:「你會開潛艇嗎?」

    「當然,我會。」我簡短的回答說。

    「你願意被我綁起來,變成我的俘虜嗎?」

    我頭腦空白了一下。突然她一拳打過來,並且腳下一拌。我朝旁邊一閃。

    再來,她又與我耍起來擒敵拳了,當然,我看得出來,她沒有用多少力。我也開玩笑的閃開,讓她抓不到自己。

    「笨蛋!」她著急的說。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好吧,我配合你。」我乖乖的把手伸出來。她麻利的用繩子把我的手腳綁住。

    「你試著用力崩一下能夠不能夠崩斷?」

    我輕輕的運氣一崩,繩子巋然不動,我知道我用全力去崩也會很困難。

    「這根繩子上面加一些藥液的話,你用些力氣就可以崩斷了。」說完,她拿出一個小藥瓶,倒了一些藥液出來倒在繩子上。

    「你再試試看!」

    我再輕輕的用力一崩,果然啪的一聲,繩子斷了。

    「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嗎?」

    「明白了。」

    「那好。」

    她拿起一根木棍朝我打來,我沒有躲。然後她又朝自己打了幾棍。

    「咱們走吧,阿西克在附近的一個水下基地裡,咱們從這個地道出去,出去就可以坐潛水艇了,順便到這海裡抓些小魚來吃。」

    是啊,我也覺得自己有一些餓了。

    「跳!」我們爬到了地道口,果然看到了大海,她拉住了我的手,兩個人一起跳下去。

    「咱們先洗洗海水澡,然後我再帶你到我的潛艇基地裡去。」

    「好。」剛才在地道裏藉著手腕上的指示儀的微弱的光,能看到她的裸體,現在來到了大海裡,藉著月光,她的裸體纖毫畢現,我不由得眼光呆住了。

    「幫我洗洗。」

    「好。」我抓住了她的大乳房,輕輕的揉搓起來,她依偎在我的懷裡。

    「你真是我的仙女啊。」

    「你的意思是說你是牛郎嗎?」

    「差不多。」我一個下潛,鑽到了她的下面,兩手輕輕的抓住了她的陰唇,再次吮吸起來。

    「剛才裡面你的精液還有很多呢。」

    「是啊,現在正好洗幹淨些,不然到時候阿西克會吃醋的哦。」

    「你與阿西克?」我疑惑的看著她。

    「這家夥一直追求我,給我送來了很多很多禮物。」

    「什麼樣的禮物呢?」

    「等下我們要坐的潛艇就是他送給我的。」

    「這家夥對你不錯啊。」

    「難說。這家夥對M國人更加的諂媚,他好像不知道我在他身邊也有內線一樣。」

    「這家夥看來就是對你父親的權利感興趣!」

    「當然不止這個。」她再次拉開自己的陰唇,你再給我舔舔看。

    「是啊,這家夥還想著你的美麗和性感呢。」

    「這次,我會讓他舔,但是不會讓他……」

    她伸手拉了拉我的肉棒,引向她的屄屄。

    「他沒有這個福分。」我順手抓住一條身邊的小魚,一口咬去,然後把小魚給她,「你也吃一口。」

    恩,補充體力好繼續做。

    一場水裡的戰鬥又開始了,肉棒和屄屄交錯的時候,很多的水咕嘟咕嘟的冒了出來……

    「小姐,你回來了。」

    「廢話,我還帶了個帥哥呢。」

    「小姐你真有福分啊。」對方打趣的說。

    「希裡克呢?」

    「就在下面。」

    「那你站著幹什麼?幫我把這個大帥哥給塞到潛艇裡去。」

    「但,小姐你還沒有學怎麼開潛艇啊!」

    「本小姐就愛這麼折騰,少廢話。」嬌威把此前已經五花大綁的我給抱了起來,對方也跑過來幫忙,兩個人一起把我?進了潛艇。

    「要不要我也一起去?」

    「去你的!」說完,嬌威砰的關上了艙門。

    這是一艘很小很小的潛艇,嬌威專注的掌控著方向舵盤。她果然一學就會,隻要我稍微指點一下,她就儼然成為了潛艇艇長了。

    「等下你可不要吃醋啊。」

    「好的,我聽你的。」

    「剛才在地道裏被我打得那幾棍痛嗎?」她關切的問。

    我搖搖頭,不說話。

    「等下阿西克還要打你。」

    我微微一笑,抗打能力我還是有的。

    「等下我把藥液灑在你的手上的時候,馬上行動啊。」

    「好的,你把藥液藏到什麼地方?」

    她朝我嫣然一笑,害羞的說:「不許偷看。」然後她背過身去。

    這個狡猾的家夥,看著她的背影,我心想。

    「對不起,威小姐,我還要與希司令彙報。」哨兵對急於闖進基地的我們說道。

    「你就與阿司令說,本小姐帶來了一個重要的中國戰俘。」說著,嬌威扇了我兩記耳光。

    「真痛快……司令,小姐來了,還帶了一個中國戰俘。」

    「告訴他,是中國的著名特種兵影子大隊隊長李衛被本小姐給抓住了。」

    「哪個戰俘要往我這裡帶啊。」希裡克在電話裡說。

    「小姐說,是影子大隊隊長李衛。」

    「啊,快把他帶進來,不,我親自出來迎接小姐。」

    跪下,嬌威看到阿西克走出來的身影,一腳朝我踢去,我滾了一下,她又一腳朝我踢來。

    「啊,我尊敬的可愛的美麗的嬌威,你怎麼來了,也不提前通知一下?」

    「我就是要給你一個驚喜啊!這個人給你。」嬌威又一腳朝我踢來,我被踢到希裡克身邊,希裡克一腳把我踩住。

    「你怎麼來的?」

    「就是坐著你送給我的潛艇來的啊。」

    「我又沒有教你怎麼開?」

    「本小姐什麼不是無師自通?」

    「是啊,小姐快請進!」

    「這個人怎麼辦?」

    「叫哨兵帶他到監獄裡去就行了。」

    「好。」

    我被扔進了黑暗的監獄裡,躺在地闆上,我傾聽著周圍的聲音。嬌威嬌笑的聲音不時的傳過來,在這個狹小的水下基地,她與希裡克的對話我都聽得一清二楚……

    「我的好小姐,你真是幫了我的忙啊。」

    「那你準備用什麼來謝我呢?」

    「上次給了你一艘潛艇,這次難道要我給你一支艦隊?」

    「怎麼不可以呢?」

    「這……」

    嬌威脫下了上衣,解開了乳罩,她炫耀的搖動自己的乳房。

    「漂亮嗎?想吃嗎?」

    「這……」

    「還有更漂亮的呢!」嬌威又脫下了褲子,隻剩下三角短褲。

    阿西克呆呆的望著嬌威的神秘部位,突然,他向嬌威猛衝過去,嬌威輕巧的一閃。希裡克摔了個嘴啃泥。

    「怎麼樣,本小姐的技術還不錯吧,這還都是與林衛學的呢。」

    「噢,林衛。」希裡克有一些清醒過來的樣子。

    「你是怎麼把他給抓住的?」

    「告訴你,美人計,你過來,我告訴你。」

    嬌威在阿西克耳邊輕輕的把一天來的事情都說了,前面說的與真實的事情一樣,隻有到了地道裏面以後的事情,她是這麼說的。

    「這個林衛在被我軍封鎖住退路以後,鬼使神差的讓他給找到了一條地道,把本小姐帶到地道裏去以後,想姦淫我……」

    「後來怎麼樣?」

    「好在本小姐胸前還塗了一些迷藥在那裡。」

    「這個林衛還被你的迷藥給迷倒了?」

    「當然,迷藥裡面還有春藥了,這個色鬼!」

    阿西克怔怔的看著嬌威,吐了一口氣。

    「親愛的,我差點都要懷疑你了?」

    「是嗎?」

    「我的那麼多重要的助手都被槍殺了,我不得不懷疑你啊。」

    「那不是林衛的影子大隊的隊員們幹的嗎?我這都抓了好多他們的人了。」

    「現在我徹底對你放心了,你真是我的好公主!讓我抱你一下好嗎?」

    「當然可以。」

    阿西克把嬌威抱了起來,趴在她的身上,從上到下的吮吸起來。

    「這樣不好玩!」嬌威突然說。

    「要怎麼樣才好玩呢?」

    「咱們到林衛身邊去做愛,讓他看著咱們兩個人著急的樣子才好玩呢。」

    「好吧,我的寶貝。」

    「走開!」,阿西克對監獄大門的衛兵吼道。

    「是。」

    阿西克和嬌威打開大門走了進來,然後把大門鎖上。

    阿西克低下身查看一下綁在我身上的繩索,拉了拉,放心的抱住了嬌威嬌威的兩條大腿劈開,露出了紅色的小內褲。

    阿西克像熊一樣趴在嬌威的身上,雙手緊緊的抓住了嬌威的乳房,嬌威也很配合的撫摸著他的胸部。

    「刷!」阿西克將嬌威的內褲用力一撕,嬌威的肉瓣,肉縫,陰毛就清清楚楚的展現了出來。

    阿西克迅速的解下褲帶,露出自己的肉棒,就想上。

    「沒勁。」嬌威掙紮的站了起來,「一點前戲都不做嗎?」

    嬌威抓住阿西克的手,指向自己的屄屄,「把我撓幾下,我還會潮吹呢。」

    「是嗎?」阿西克興奮的說,他伸出粗大的手指插向嬌威的屄屄,紅色的屄肉不斷的翻出來。

    「真棒!」嬌威呻吟著說:「你太厲害了!」嬌威的聲音越來越大。

    「快讓開!」嬌威大聲的說。說著嬌威叉著腿來到了我的面前,「嘩……」一股淫水從她的屄屄裡咕咕咕的冒了出來,全部流在我的嘴邊,我的手上。

    我輕輕的試了一下繩子,好,繩子鬆了。

    「淫水好吃嗎?」,阿西克又踢了我一腳。

    「便宜你這小子了,讓你見上帝前還能喝一把女人的淫水呢?」

    「親愛的過來。」嬌威對阿西克說。

    「怎麼做?」

    「我喜歡你在下面,我在上面。」嬌威說。

    「那好。」

    阿西克滿心歡喜的躺了下來,兩手撫摸著自己即將插入嬌威的大雞巴,等著嬌威前來。

    嬌威迅速的給我使了一個眼色。我兩手用力一崩,「叭!」繩子全斷了。

    「嗨!」我大吼一聲,從地闆上魚躍而起,撲向阿西克,我的兩個鐵肘猛的朝希裡克的胸前砸去,「喀拉!」阿西克的胸部骨頭被我的手肘被砸斷了,與此同時,我的手指迅速的插向阿西克的喉嚨,「啪!」我聽到了氣管破裂的聲音。

    「寶貝,咱們繼續吧。」我推開阿西克的屍體,對嬌威說。

    「不急,你先和他換下衣服吧,我去和我父親打個電話。」

    「是。」

    「做個美夢,在這裡等我。」嬌威看我換好了衣服,輕輕的在我額頭上一個吻,走了出去……

                 【全文完】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