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713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三時一刻
Crawler | 2016-11-24 21:31:59

  我是北京一家大國企的員工,從2007年初開始就常駐公司在海外的某項目部。

    今年,也就是2008年,對中國來說是非常不平靜的一年,國家經曆了雪災、分裂、地震……重重災難,讓身在異國他鄉的我度過了憂慮、憤慨、痛心的7個月。8月初,一直惦記著國內父母和朋友的我終於得以回國休假了。

    8月8號奧運會開幕那天上午,我回到公司總部跟領導們報了個到,正準備離開的時候,眼前出現了一個熟悉的身影——大廈物業公司的職員小凡。

    「你回來啦!」小凡見到我感到十分驚喜。

    「是啊,回來休假20天,好久不見啦,想我了嗎?」我像從前那樣開玩笑地對她說。

    「才沒有呢。」小凡低下了頭,臉上一抹緋紅。

    「這一年過得怎麼樣啊?」我有點不好意思,岔開話題問她。

    「嗯,還好了……」小凡似乎有點敷衍地回答著。

    「哦……」我也隻能應聲附和。

    「我……結婚了,已經半年了。」小凡突然開口了。

    聽到個消息,我先是感到有些驚訝,但是轉念一想,像小凡這麼漂亮的女孩子,肯定有很多人追,結婚也不是什麼稀奇的事了。

    「嗯,恭喜啊。呦……手上那串水晶手鏈挺漂亮啊,老公送的吧?眼光不錯哦。」

    為了緩和剛才尷尬的氣氛,我又把話題扯遠了。

    「你忘了嗎?那是去年你送我的,我很喜歡,所以時常戴著。」

    小凡的話讓氣氛更尷尬了,我撓撓頭說:「呵呵,不好意思,在阿聯酋那種沙漠裡待的時間久了,腦子不好使了。哦,對了我還約了同學去他那,得走了,我的手機號碼還是原來的,保持聯繫哦。」

    「呃……那好吧,電話聯繫。」小凡似乎有什麼話要說,但是欲言又止。

    靠著這個不怎麼樣的藉口,我匆匆逃離了公司直奔同學家。同學的老婆去杭州出差了,我們兩個大男人準備晚上在家看奧運開幕式,所以下午同學去了超市準備買一些小吃和啤酒,而我則留在家裡休息。當我正在給幾個好朋友發短信通知他們我回來的消息時,無意中看到了小凡的號碼,便給她發了一條短信,問她上午有什麼事情要說。沒想到,小凡的回複讓我大吃一驚!

    「晚上有空嗎?我們約會吧。」

    「約會!」小凡竟然對我使用如此曖昧地詞語!難道是……不會吧?沒理由啊。應該是跟我開玩笑,以前我們也經常開這種玩笑的,隻不過現在小凡已經嫁人了,再開這種玩笑似乎不太合適了。

    於是我回複:「逗我呢吧?有意思嗎?」

    沒想到她還反將我一軍:「晚上六點半,廣*門『菜香根』見,害怕就別來哦。」

    「切,你還能吃了我?晚上不見不散。」我不甘示弱地回複。這條短信發出後我有些後悔了,晚上要放同學鴿子了。

    我這個人說得好聽點叫做「憐香惜玉」,說得難聽了就叫「重色輕友」,總之不願讓女生受委屈,所以隻好委屈同學了,於是給他留了張條在桌子上,說晚上領導要給我接風雲雲,可能會晚點回去。

    18:30。

    小凡準時出現在「菜香根」的門口。她穿著一件米黃色的緊身T恤,將上身的曲線勾勒得玲瓏有緻,下身是一條白色短裙和一雙白色的涼鞋,將白皙、勻稱的雙腿襯托得完美無暇,略長的秀髮披在肩後,清新的氣息讓人眼前一亮,雖然已經結婚了,但是才25歲的她看上去完全是一個充滿活力的的少女。

    「哎呀,今晚的小凡真漂亮啊!」我稱讚了她一下。

    「謝謝。」小凡甜甜地又略帶羞澀地笑了笑。

    小凡給我點了兩瓶啤酒,我問她喝不喝,沒想到以前從不喝酒的她竟爽快地答應了。我倆每人喝了一瓶啤酒後,話漸漸多了起來。我問小凡今晚怎麼不陪老公在家看奧運開幕式?她說老公晚上經常值夜班,結婚半年多了,有一大半時間都是她晚上自己在家。

    我又試探地問她為什麼今晚請我吃飯?是不是工作上有什麼事情?因為以前小凡剛進物業公司的時候總是受一些老員工的欺負,為此事我曾經幫過她。小凡說不是工作上的事,而是家事。於是她把怎樣通過北京的親戚介紹認識現在的老公,戀愛談了三個月就結婚這些事情告訴了我。

    她說老公是北京人,家境不錯,而自己是外地人,老公有些看不起她,不太尊重她,連婆婆也對她有些苛刻,還說有些後悔這麼早結婚了。我勸她說北京爺們都有點大男子主義,但是心眼都還算不壞,可是她卻搖搖頭說我不懂。畢竟是人家的家事,我也不好再說什麼了。

    小凡見氣氛一下子沈悶了許多,於是話鋒一轉,開始問我阿聯酋那邊的風土人情,我給她講了許多有趣的事情,逗得她咯咯笑個不停。其間,我和小凡又喝了不少酒。

    19:58。

    這時,飯館裡突然安靜了下來,原來奧運開幕式開始了。張藝謀的名氣真不是蓋的,大夥都被那宏大的氣勢和悠長的古韻所震撼。

    當綿綿的古箏響起的時候,我們倆都已經是兩瓶啤酒下肚了。我看了一眼小凡,發現她的臉頰紅撲撲的,雙眼有些迷離,看樣子似乎是有點喝多了,於是我問小凡家住哪裡,準備送她回去。

    「我不想回去,家裡就自己一個人,很悶的。咱們出去走走可以嗎?」

    於是我倆離開了餐館,在附近的小區裡面散步,小區裡的環境還不錯,有假山有水池。走了一會兒,我發現小凡的腳步都有些不穩了,於是再次勸她回家,她卻執意不肯回去,還說自己沒醉,為了證明自己是清醒的,她還跳上水池邊的一塊大石頭,讓我看看她有多勇敢,誰知一不小心掉進了半米深的水池裡面。

    我嚇了一跳,連忙也跳進水池把她撈了出來。看著自己濕淋淋的囧樣,小凡捂著嘴「呵呵呵」地笑個不停,唉……真拿她沒辦法。

    「還笑呢,看你這樣子,很容易著涼的,我得趕緊送你回家了。」

    「我不要,我不要。」小凡噘這小嘴搖著頭說。

    「哎?要不……在外面找一個賓館住吧?」她眨著一雙大眼睛望著我說。

    「啊?」我被這句話雷到了,驚訝得張大了嘴巴,難不成她是要……

    小凡似乎也發覺自己這個提議不妥當,連忙搖著手解釋說:「我沒有其他意思啊,可不要想歪了哦,我就是不想回家。」說完,她擺出一副可憐的樣子。

    沒辦法,誰讓我命犯桃花,對女人心軟呢?隻好攔了輛出租車,帶她去稍遠一些的一個還算過得去的賓館,因為奧運期間市中心的賓館都爆滿,隻有稍偏一些的賓館還可能有空房。

    20:59。

    上了出租車,因為之前一直開著空調的緣故,車裡面很涼,渾身濕透了的小凡冷的直打哆嗦,我擔心她會感冒,讓司機關上了空調,可溫度一時半會還上不來。看著凍得可憐巴巴的小凡,我經過一番思想鬥爭之後一咬牙,說:「靠在我身上吧,這樣會暖和些。」

    小凡雖然有些害羞,但還是照做了,她的頭靠在我的左肩上,身子貼著我的左側,雙手摟著我的腰,我的左手貼在她的後背上,右手摟著她的左肩。我的右臂下面就是她的胸部,一不小心蹭了一下,一種軟軟的感覺傳來,我立刻?高右臂,不讓自己碰到小凡的胸部,而小凡似乎也感覺到了,頭輕微地動了一下……

    出租車內狹小的空間一下子拉近了我倆的距離,聽著小凡在我耳邊的呼吸,我甚至能感覺到她的心跳,她的顫抖和她身上蒸騰出的熱氣……短短的六七分鍾車程,竟讓我覺得時間是那麼的漫長,又是那麼的短暫。停車後我放開手,一種莫名的失落感湧上心頭。

    21:08。

    這家賓館在麗澤橋附近,單人間沒有了,於是我要了一個標準間,提前結了帳之後把小凡送到了房內。

    「洗個熱水澡然後趕緊上床休息吧,我就先回去了。」我對小凡說。

    小凡卻拉住我的衣角:「我還有話沒說完呢,這麼著急走是要去見哪個美女啊?」

    「行啦行啦,說了你也不信,我是要去見一個男的。你趕緊先去個熱水洗澡吧,否則很容易著涼的。」

    我把小凡哄進浴室後自己在右首的床邊坐了下來,其實剛才把小凡從水裏拉出來的時候我的褲子和鞋子也全都濕透了,於是我脫下褲子搭在床邊的一張椅子上,自己鑽進毯子裡暖和一下。

    聽著浴室裡的水聲,我腦海裡浮現出小凡沐浴的樣子……咳,還是別胡思亂想了,人家已經結婚了。我強制將自己從幻想中拉了出來。打開空調,將溫度調到了20度,奧運開幕式這天北京是桑拿天,非常熱。

    十幾分鍾後,小凡圍著一條短短的浴巾從浴室裡走了出來,浴巾的長度隻能勉強遮住她的胸部和臀部,濕漉漉的秀髮如瀑布般披在肩上,兩條修長潔白的玉腿上還掛著晶瑩的水珠……可能是因為害羞,小凡沒有看我,就直接走到左首的床邊鑽進了毯子裡,然後毯子裡一陣蟋嗦,小凡將浴巾從毯子裡扯了出來丟在了床邊的椅子上。

    「小凡現在應該是光著身子吧?」我突然這麼想,但是理智很快就把這個淫蕩的念頭驅逐了。

    「啊……」小凡突然輕聲地叫了一聲。

    我忙問:「怎麼了?」

    她說:「那些濕衣服放在浴室忘記拿出來了,我現在……沒衣服穿,你能幫我去晾一下嗎?」

    於是我便背對著她拿起椅子上的褲子準備穿上後去幫她去晾衣服。

    小凡說:「你的褲子也濕了,穿著多難受啊,沒關係我不介意的,呵呵。」

    穿著那條濕褲子確實很難受,於是我便隻穿著T恤和三角短褲走進浴室去晾她的衣服。小凡的胸罩和內褲是那種淺粉色帶蕾絲花邊的,我的腦子裡突然蹦出一個變態的念頭,拿起小凡的內褲放在面前嗅了嗅,那是一種久違了的女性下體的味道……霎時,一股熱氣直竄入我的小腹,我連忙用冷水洗了把臉,將衣服抖了抖晾在了衣櫃裡。

    21:36。

    我又回到自己的床上鑽進毯子裡,聽小凡繼續說那些沒有說完的話。經過熱水一淋,小凡的醉意似乎更濃了,她側臥著,臉朝向我這邊,語無倫次地傾訴心裡的苦悶。

    「其實,我那個親戚對我一點也不好,我來北京投靠她,她卻總是想把我往外踢,後來給我介紹了一個男朋友,就鼓動我爸媽催我們結婚,結婚後老公又看不起我……」

    說著說著竟小聲抽泣了起來,我連忙從毯子裡出來坐在她的床邊安慰她,輕輕拍著她的後背。突然,我的手機響了,是同學打來的。

    「哥們,幾點回來啊?說好了一塊看開幕式,可你小子卻把我一個人晾在家裡。運動員入場式都快結束了。」

    我一看表,已經快十一點了。

    當我低頭看小凡的時候,我發現那雙噙著淚水的美麗的眼睛也在看著我,她朱唇微動,輕聲地對我說「不要走」,其實我心裡一直在鬥爭,離我不到一米的另一張床上正躺著赤身裸體的小凡,而她今晚的表現讓我特別心動。

    作為一個男人我確實是很想留下來,但是她已經是別人的妻子了,如果我們發生什麼的話,從我個人的道德觀念來講是不會原諒自己做這種事的,而小凡大概也會陷入自責和愧疚中吧。

    然而我最大的弱點就是心軟,尤其是對女人。

    去年跟女友分手時,她哭著對我說:「放開手吧,這樣我很痛苦。」於是我便放開了她,讓她去追求自己的幸福,而我就離開了祖國,遠赴萬裏之外的阿聯酋。

    現在,有一個楚楚可憐的女孩,要求我留下陪她,讓我如何忍心拒絕?隻要把持住,不做過分的事情就可以吧?我這麼安慰自己。

    於是三秒鍾後我告訴同學,今晚不回去了,跟同事在外面喝酒。同學壞壞地笑了笑,祝我玩的愉快,於是便掛斷了。

    小凡感激地望著我,說:「你真好……」

    我苦笑著說:「今晚就當一次護花使者吧。」

    23:01。

    我又躺回自己的床上,靜靜地聆聽小凡的傾訴,這次她講的都是我離開的這一年裡北京發生的一些有趣的事情,說著說著,大約過了15分鍾吧,小凡的聲音漸漸小了,最後她終於入睡了。

    屋裡靜悄悄的,隻有小凡均勻的呼吸聲,我長長地舒了一口氣,心裡在慶幸沒有發生什麼,但內心深處的另一個我也在惋惜什麼也沒有發生……

    我習慣在昏暗的環境下睡覺,於是將燈光調到很暗,脫下T恤也準備睡了。

    但是這一夜,我卻無論如何也無法入眠,在床上輾轉反側,腦子裡浮現的全是小凡的容貌,她明亮的雙眼,微翹的雙唇,還有雪白的大腿……

    這樣過了一個小時左右,我忍不住向小凡床上看去,發現不知何時,她把毯子蹬開了,由於是側臥著,她光潔的脊背,渾圓的臀部和一條雪白的大腿露了出來……這樣會著涼的,我起身走到她的床邊,準備幫她把毯子蓋好。

    當我的目光再次觸及那豐滿的臀部時,突然一股衝動湧入大腦,左手輕輕地將毯子重新蓋回她的身上,右卻手慢慢向那個非常誘惑的地方伸去,「隻是摸一摸,應該不會醒吧」我這樣想著,手指已經觸到了她柔嫩的肌膚,接著整個手掌都覆在了小凡的臀部上。輕輕地撫摸著,按壓著,感觸著,忍受著,那種光滑,那種彈性,那種美妙,那種衝動……

    突然,小凡的身子動了一下,我嚇了一跳,手立刻離開了她的臀部,左手匆匆把毯子蓋好,準備回到自己床上。

    00:20。

    這時,一隻溫柔的手拉住了我的胳膊,「羽,我好冷。」我的心頭一震,這麼曖昧的稱呼已經很久沒有聽到了。我輕輕地把手放在她的額頭,很燙,看來是發燒了。

    「有點發燒,別怕,我出去給你買藥去。來,先喝杯熱水吧。」我關上了空調,拿起床頭櫃上的水杯從飲水機裡接了半杯熱水,又接了半杯涼水,試了試溫度,正合適,就把水杯遞給了她。

    小凡用毯子遮擋著胸部,微微起身,喝了半杯水之後將水杯放在床頭櫃上,一雙美麗的眼睛望著我,良久才說出「謝謝」兩個字。

    我正準備穿上衣服出門,小凡卻說:「別出去了,沒關係的。」

    「那怎麼行,生病了就得吃藥才能好的快,乖,等我。」

    「我不讓你去,你把我從水池裡救出來,自己也濕透了,我不能讓你再為我大半夜出去買藥。」

    我正要說什麼,小凡忽然又開口說道:「羽,能像在出租車裡那樣為我取暖嗎?」

    說完,身子向床的一邊挪了少許,為我騰出空間來。

    我的心劇烈地跳動了起來,到底要不要這麼做?這種誘惑是無法抗拒的,一旦控制不住自己,可能就會作出傷害她的事情……可是望著小凡那真誠的雙眼,如果我拒絕了,那是對她的自尊的另一種傷害。最後隻能靠自己的定力了,於是我深吸一口氣,掀開了毯子的一角,鑽了進去。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或許是由於羞澀吧,赤裸著身子的小凡在毯子裡背對著我,我的胸膛貼上了她涼冰冰的脊背,右手從她的腰間穿過,放在了她的小腹上,左手放在了她右側的鎖骨上,這樣一來,我的左臂就被她胸前那兩座溫柔的乳峰夾在中間了。

    嗅著她的發香,感受著她的體溫,這種肌膚之親讓我的小腹中猶如一團火焰在燃燒,下身漸漸充血膨脹了起來,頂在了小凡沒穿內褲的小屁屁上。為了掩飾這尷尬的情形,我的右手慢慢的揉著她的小腹,想讓手心的熱度慢慢滲入她的體內。

    我的心跳越來越劇烈,漸漸控制不住了,小凡的呼吸也慢慢沈重了起來。

    我的左手慢慢地向下滑動,若即若離地從那兩座玉峰中間滑過,經過了她的小腹、跨部,停留在了她柔嫩的大腿的外側,指尖輕輕地撫摸著她大腿細膩的肌膚,然後又緩緩地移動到他的臀部,溫柔地按摩著那對結實而又富有彈性的小屁屁。

    小凡沒有牴觸,她的身子更加發燙了。

    我輕吻著小凡光滑的香肩,左手大膽地慢慢向上滑動,觸到了她那對玉峰的下緣,酥軟的感覺從指尖傳來,我把其中一隻乳房托在手中,輕輕地揉捏著。小凡的身子微微地抖了一下,嘴唇從她的肩頭沿著脖子一直吻到了她的耳後,溫柔地地咬著她的耳垂,「嗯……」小凡發出了一聲輕輕的呻吟,在我耳中,這輕輕的一聲比任何聲音都更加動聽。

    我的左手繼續向上慢慢移動,終於,整隻手掌完全覆蓋住了她右側的乳峰,手慢慢往下按去,能感覺到乳峰中央那顆小小的乳頭因動情而變得堅挺,癢癢的感覺從手心傳到心底,撩撥著我的心弦。我用拇指和食指輕輕捉住了這顆突起的小櫻桃,慢慢地揉搓,用食指按著它逆時針旋轉……

    「哦……」小凡再次發出了一聲美妙的呻吟,身子再次顫抖了起來。

    當我正準備採摘她的另一顆櫻桃的時候,小凡竟慢慢地轉過了身子,雙手摟住了我的腰,將臉貼在了我火熱的胸口。我的左手沿著她光潔的脊背再次下滑到了她可愛的小屁屁上,中指順著那道臀溝來回撩撥。

    小凡的呼吸更加急促了起來,雙手摟得更緊了,輕輕地親吻我的胸部,還伸出軟軟的小舌頭調皮地舔舐我的乳頭。

    胸部是我的敏感帶,被小凡撩撥慾火極度高漲,我猛然一翻身,雙手撐在她的兩腋之下,我們對視著。

    看著小凡那雙怯生生卻又飽含深情的眼睛,我突然覺得自己像一條餓狼,已經把獵物撲到在了身下,而小凡,似乎知道後面將要發生什麼,像一隻溫順的小羊羔一樣,閉上了那雙美麗的眼睛……

    雙手捧起她的臉頰,然後四唇相接,深深地一吻。輕咬著她小巧的朱唇,舌頭慢慢撬開她的貝齒探如了她的口中,我的舌尖先是輕輕地觸及她的舌尖然後縮回來,這樣幾次之後引得她也把靈巧的小舌頭伸到了我的口中,我倆的舌頭便纏綿在了一起。

    我的右手再次滑到了她的乳峰之上,這次不再是輕柔的撫摸,而是用力的揉捏。幼嫩滑膩的乳房柔軟而富有彈性,當我的指頭深深地陷入那雪白的乳房之中時,指間的縫隙亦被豐滿的乳肉填滿了。

    「嗯!嗯!」小凡的喘息聲漸漸大了起來,身上開始滲出汗珠,修長勻稱的雙腿也開始相互摩擦,我趁機將我的右腿插進了她的雙腿間,大腿抵在了她最神秘的私處,觸到的先是一片柔軟的滾燙,然後是濕漉漉的滑膩。

    我的下身包裹在三角內褲裡,此時已是膨脹欲裂了。我將另一條腿也探入了小凡的雙腿間,陰莖隔著內褲頂在她的私處之上,這樣一來我和她的隔閡隻剩下這一點點布料了。龜頭隔著那層布料在她雙腿間緩緩摩擦,不一會兒,內褲的突起上面便粘滿了小凡的幽谷裡流出的黏黏的體液。

    「今晚你真美,寶貝。」我在她耳邊輕聲地讚美。

    「嗯!」小凡羞得雙頰通紅,閉上了雙眼,把頭偏向了右側。

    我溫柔地親吻她的臉頰,慢慢滑向她的耳朵,把她的耳垂用雙唇夾住,然後再輕舔它……再把嘴唇向下移,吻過她光滑、纖細的脖頸,停留在了她酥軟白嫩的胸部。

    「啊!啊!」小凡發出輕輕地呻吟。

    我俯在她胸前仔細地端詳著這對美麗的乳房——個頭不算太大,但是形狀非常完美,像兩隻蘋果一樣聳立在胸前,白嫩嫩的籠罩著一層盈潤的光澤,用手輕輕撥弄,便令人心醉地顫動。雪白的乳峰頂端,被粉色的乳暈包圍的是兩顆小小的,嫩嫩的,彷彿沒有熟透的櫻桃,畫龍點睛般地為她白嫩地胸前點綴了驚豔的兩筆。

    我用左手的拇指和中指輕輕捏住她右側的乳頭輕輕地揉搓、拉扯、扭轉,那顆在粉色的乳暈上跳舞的小櫻桃正慢慢地變大,變硬。熾熱的唇沿著小凡右乳的外緣親吻,鼻尖時不時地觸碰著她的乳頭,還往上面呼出熱氣。

    小凡輕輕地嬌喘,身軀微微扭動著,配合著我的動作。

    我伸出舌頭,在她的乳房上一圈一圈地舔舐,以乳頭為圓心的圓圈慢慢縮小著,最後集中在乳頭上。舌尖先是繞著乳頭打轉,接著上下撥弄著,乳頭隨著乳房一起上下震顫,顫得讓我無比銷魂。我用嘴唇把乳頭夾住用牙齒輕咬,後來將大半隻乳房含在口中用力吮吸,就像一個嬰兒在吃小凡的奶。

    身下的小凡一陣顫抖,雙手撫摸著我的頭髮,雙腿開始慢慢地摩擦。

    我的嘴和手交替著在她的兩隻乳房之間舔舐、吮吸、揉捏,使得兩座乳峰更加的堅挺了。雙嘴唇慢慢向下吻去,滑到了小凡光潔平坦的小腹,用舌尖輕舔著她的肚臍,癢癢的感覺讓小凡再一次渾身發顫。

    雙唇繼續向下,滑過小凡的大腿、膝蓋和小腿,一直親吻到她的玉足。纖細的小腳盈手可握,腳趾修長玲瓏,指甲晶瑩溫潤。

    以前我對女孩子的腳並沒有特殊的偏好的,但是這雙腳長得如此玲瓏可愛,不禁使我聯想起在網上看的那些美腿玉足的照片,一種異樣的衝動湧上心頭。我?起她的一隻腳,捧在掌心,然後移近鼻子嗅了嗅,沒有什麼異味,反倒有一種說不出的氣息,刺激著我的大腦。

    然後將她的玉趾含進口中,含吮舔舐。

    小凡忍不住叫出聲來,「啊……哥哥……我第一次被這麼舔……渾身酥酥的好舒服……」

    「寶貝,那我就再讓你更舒服一些。」

    我輕輕地分開小凡的大腿,她那神秘的叢林和幽谷終於完完全全地展露在我面前了!我的心猛烈地跳動著,呼吸也更加急促了。

    小凡的陰毛很少,也不太長,裊裊地散佈在像饅頭一樣隆起的白白嫩嫩的陰阜上,就像十五、六歲的少女一樣,飽滿的大陰唇間,兩瓣怯生生、粉嫩嫩的小陰唇微微露出,因動情而稍稍打開的一條幽幽的峽谷,正緩緩向外流淌出一股透明的溫泉。

    「你那裡真漂亮。」我由衷地讚賞道。

    「好討厭……」小凡羞得用手遮住了臉。

    我把臉湊近那條幽谷,幾乎貼上了她大腿根柔嫩的肌膚,細細地嗅著那潮濕的氣息,那種靡靡的,攝人魂魄的氣息讓我心神蕩漾。

    我的嘴唇從那片不太茂密的叢林間滑過,若即若離地在她的私處親吻著,然後慢慢印上了她兩腿間嬌羞的花瓣,將一片柔嫩的小陰唇輕含在口中用舌尖撥弄著,然後換另一片……

    接著,我的臉微側,讓自己的嘴唇與她下體的雙唇平行,將那兩片嫩肉同時吮在口中,舌尖挑開那兩瓣精巧濕潤的小唇,順著濕濡濡的幽谷來回遊弋。

    小凡渾身顫抖著,發出陣陣美妙的呻吟,雙手緊攥著床單,大腿更加向兩側分開。

    舌尖離開幽谷,我用雙手的拇指輕輕地分開那兩片肥嫩的大陰唇,就像掰開一隻水蔔蔔的蜜桃一般,兩瓣薄薄的小陰唇也隨之慢慢地張開,小凡最嬌嫩誘人的私處如鮮花般綻放開來,幽谷內粉色的春光一覽無餘。

    伴隨著花瓣逐漸地張開,美麗而緊閉的花芯中央出現了一個如綠豆般大小的幽深而神秘小孔,向外吐著熱氣,而且還一張一合的似乎在期待著什麼。這就是小凡身體的入口啊!在這個小孔上方不遠處,另一個令人心神蕩漾的粉色小豆因動情到極緻正在慢慢漲大,欲破殼而出……

    我迫不及待地伸出舌頭,在那令人銷魂的花瓣間遊走,用唾液潤濕珍珠般的陰核,舌尖撩撥著女性最敏感的那一點,然後舌頭捲起來,向著那幽深的小洞中鑽去,像一條靈巧的小蛇一般在緊貼的肉壁間遊戈攪動。

    當小蛇從洞中出來的時候,帶出一絲長長的、晶瑩的黏液……小凡的身下已是洪水氾濫了,透明的愛液汩汩地從幽洞中湧出,我連忙將嘴唇湊了過去,使勁地吮吸著粉嫩的洞口,「咕唧咕唧」的品嚐著她那美味的甘泉。

    我的舌頭甚至還突然向下滑到了小凡可愛的菊花上,舌尖刺激著她那細密稚嫩的幼紋,惹得小凡下身一陣抽搐……

    「哥哥……哥哥……我……快……快受不了了。」小凡已經被我挑逗得如癡如狂,玉腿蹬著床鋪。

    在腦中最後那一絲世俗道德羈絆被扯斷的時候,我不顧一切地脫下自己的內褲,這樣我和小凡終於完全赤身裸體地坦誠相見了!

    我用微微顫抖的右手握住自己青筋暴漲的陰莖,慢慢地向小凡的幽谷靠近,當紅腫的龜頭觸及小凡那兩片幼嫩的花瓣時,我倆像觸電般地同時發出「啊」的一聲呻吟,那是一種很難用語言形容的快感。

    如果非要說的話,就像是平靜的湖面突然投入一顆石子,激起層層波紋;又或是甯靜的深夜,不知誰突然撥動了琴弦,一絲悅耳的聲音劃破夜空……這種感覺享受過後,陰莖繼續緩緩向前挺進,我可以清楚地感覺到龜頭在一分一分地沒入溫暖的幽谷深處,彷彿要融化了一般,被一團熾熱且濕濡的嫩肉緊緊包裹著,而她的滾燙的下身也在顫抖著。

    如果時間可以停止的話,我真希望這一刻能夠永恆……

    突然,我的手機鈴聲再次響起。當時我簡直要發狂了,如此關鍵地時刻被打斷,恨不得將手機摔個稀八爛!但是理性告訴我,不能這麼做,因為這個時候來電話,很可能是阿聯酋那邊有急事找我。

    我狼狽地將剛剛進入一半的陰莖抽出,尷尬地望著小凡,她也鬱悶地噘起了小嘴,說:「快去接吧。」

    我連忙拿起手機,對方的聲音讓我鬱悶到了極點!

    還是我那個同學打來的:「喂,跟同事喝酒喝得怎麼樣了?沒喝多吧?奧運開幕式都結束了,你小子看了沒?」

    我沒好氣地說:「你管我呢?」

    那邊同學突然壞壞地笑了起來:「我說你小子到底是不是在跟同事喝酒?這麼百年一遇的大事都不看,是不是在跟哪個妞纏綿呢?」

    被他無意中說中,我有些心虛,含糊地說:「別瞎扯了,你老實點睡覺吧。不跟你說了,明天見。」說完我就把電話掛斷了。

    說來也有點感謝同學,因為他的電話導緻我沒有完全進入小凡的身體,從而稍微保全了她的名節。

    望著裹在毯子裡楚楚可憐的小凡,體內的慾火慢慢得到了平息,於是理智又佔了上風。

    我赤裸地坐在她的床邊,捧起她的一隻手,親吻著說:「寶貝,我們……下次再繼續好嗎?」

    「嗯。」小凡悵然若失地點了點頭。

    我再次吻了一下她的額頭,從地上撿起剛才脫下的內褲正準備穿上,小凡看來看我的下身,又開口了:「可是你那裡……那裡還……還那樣,不難受嗎?」

    我笑了笑,說:「小傻瓜,我去洗手間解決。」

    小凡又是一幅不依不饒的樣子,俏皮地說:「我……能幫你什麼嗎?」

    「不要啦,寶貝,我怕一會又忍不住要欺負你。」

    小凡羞得把頭裹在被子裡說:「討厭。」

    看著她那嬌羞地樣子,我怕再次忍不住衝動,於是趕緊走進洗手間,握著自己腫脹的陰莖,心中無限的悵然,隻能自己安慰自己,算是半個柳下惠吧。

    自行解決之後,躺回自己床上,我又情不自禁地向小凡那邊望去,小凡也正望著我,我倆同時伸出靠近對方的那隻手,五指交叉地握在一起,許久才分開。帶著對方手掌的餘溫,各自進入了夢鄉……

    那晚我做了一個很甜美夢,跟小凡在一起……

    自從那晚之後,我和小凡之間再也沒有發生過什麼,隻是每當我倆見面的時候,她的臉上總會有一抹紅暈。

    奧運會結束了,我的假期也結束了,於是依依不捨地離開北京回到了阿布紮比。

    我不知是該遺憾還是該慶幸,那個沒有結果的夜晚,那個讓我終生難忘的夜晚,還有那件沒有完成的事……

                  【完】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