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2260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三時一刻
Crawler | 2016-12-11 12:46:56

  我是做技術服務工作的,每年冬春下鄉,下半年比較悠閒在家休息,或者在單位上班。差不多一兩年就換一個地方,在一個場最多幹三年。

  下 鄉期間一般每週都回家一次,但是最忙的時候有時兩個月回不了家。像我們這些做技術工作的人,老闆都得好好伺候著,場裡條件很艱苦,在下麵住久了,老闆都抽 個空閒帶我出去瀟灑瀟灑,吃一頓好飯,泡個腳,洗個澡,也免不了需要其他服務,不僅不用我掏錢,而且很安全。可是我這人有個毛病,酒一旦喝多了,根本就不 能做那事(好像也不只我這樣,但有的人不,越喝酒越能幹),所以有好幾回小姐脫了褲子,我還沒感覺,白白叫老闆花了冤枉錢,出來還不能說自己不行,要說 好,要誇張自己的性能力,要維護做男人的自尊。誰知道都在裡面幹了些什麼?說不定還有沒肏進去的!

  較可惜的那次是給我找了一個據她自己說 才15歲,脫了衣服我看也有點兒像十五六歲的樣子(?),陰毛很稀疏,外陰也較飽滿,略顯雛形,小陰唇色素不深,並且看上去不那麼多餘,只是那屄窟窿看上 去已不小了!見到這樣的屄心裡雖然也癢,但在性交方面,我一向不太喜歡女人扮演主動的角色,尤其是妓女,一上來就脫褲子,再好的心情也都給破壞了!加上那 天被老闆灌了不少酒,雞巴就有點兒不太爭氣。小姐是剛出道不久,很敬業!服務起來很認真,聯手加嘴忙活半天,好歹替我弄硬了,稀裏糊塗肏進去,她就立刻擡 起上身,裝出一幅驚訝的樣子,嘴裡說著不堪入耳的髒話:「哎呀——你雞巴好大!」「哎呀!你肏死我了!」我聽著,立刻有一種被愚弄的感覺,更加沒有心情, 加上酒精的麻醉作用,也沒多少快感,藉著她的髒話的刺激,半軟不硬地肏幾下就射了。心想:這150又給老闆糟蹋了!

  久而久之,我對嫖娼失去了興趣,再遇到有情況,我也只是給老闆面子和維護自尊心了。

  可 是每年下鄉要是不肏幾個屄,就覺得這一年什麼也沒幹似的,而場裡又沒有讓你特別想肏的屄,水產這活又髒又累,年輕漂亮的姑娘都不愛幹。一般都去招內地的, 偶爾也有一兩個有點姿色的,這樣的一般也不會便宜了她,幹完一季至少也得叫一個男人肏過。當然如果先被老闆或者我們這些技術員看好了,那其他人就的靠邊站 了。

  現在的女孩兒也開放,用不著費多大心思,勾引她幾回就上鉤了,再說一個月工資就五六百,哪夠花的?兩腿一劈,錢來的容易!頭兩回怎麼也的給一千兩千的。當然也會碰上那樣不開竅的,硬是不想讓你肏,那就是另外的話題了。

  去年我在那個場服務期間,半路來了個小媳婦,三十出頭,人長得還不醜,拿到城裡打扮打扮也不亞於那些坐辦公室的小資女人,幹活挺認真,也勤快,有重要活交給她也放心,不到一個星期,我就對她有好感。

  有 一天車間主任小宋閒著沒事在車間和我聊天,我說起剛來的小媳婦幹活不錯,他說那不是誰嗎?就是頭一年在海上淹死的大張媳婦嗎。他這一說,我想起來了,有幾 回在飯桌上老闆說來著。前一年9月那場大風,把海上作業的船掀翻了,船上四個人死了倆,一個是當地的,一個是外地的,就是大張。大張在海上幹了三四年了, 老婆孩子也都在這兒,租了兩間屋,就算臨時的家。說起來也該著那天出事,本來風不算太大,以前這樣的風也都沒出事,可偏偏那天突然來了一陣大的,船就翻 了。

  按慣例,一人賠了8萬塊錢,當地的那個一分也沒敢少人家的。可大張是外地的,就欺負人家孤兒寡母,只給一半,還是她婆家來人要的,剩 下的一半一直拖著不給。老張媳婦就賴著不走,好不容易要了一萬回家過年,過了年又領著小女兒來要帳了,那個欠帳的場是從事海上養殖的,她在那找不到活,於 是就到我們場來,一月600塊。

  幹了二十來天,我就對老闆說,她幹活不錯,讓人放心,給她加兩個工資吧。老闆雖然小氣,但我的話還是要聽的,何況他也知道情況,就狠了狠心,給她加50元。別看就50,小媳婦挺高興的,還特別感謝我,幹起活來就更加賣力。

  那 天快下班時,我進車間看見耳房(換衣服的工作間)裡來了個小姑娘,一個人在那裡玩兒,見我來了,望了我一眼,看上去表情很呆板,臉頰紅紅的,但那紅不似城 裡的小孩兒,白裡透紅,而是被日光曬的紅,皮膚也不細膩,衣服也不整潔,頭髮倒是很黑,手裡拿著很髒的洋娃娃玩兒著,問她叫什麼她也不回答,問她是哪來的 也不放聲,頂多擡起眼皮看你一眼,這時你才發現那是她身上唯一的亮點,眼珠黑白分明,睦子閃爍著警惕的光,好像時刻怕我搶走她手上的髒娃娃。

  這時小寡婦進來,叫了一聲yu——han,小姑娘轉身走到小寡婦身邊。我才知道是小寡婦的女兒。

  「你叫yu_han啊?怎麼問你你不說?」yuhan?這名字聽起來不像農村小姑娘的名字。「你閨女啊?」我問小寡婦。

  「唉,快叫叔叔!」小寡婦趕緊調和氣氛,她知道車間是不允許帶孩子來的,那天老闆不在場裡,以為快下班了,我也不會來車間,所以,小寡婦很難為情。

  小姑娘叫了句叔叔,好像是給她自己聽的。「yuhan??」我捉摸著這很好聽的名字。「下雨的雨嗎?」

  「唉。」小寡婦笑著,答應著。「哪個han?」

  「就是一個三點水,那邊一個。。。。。。「小寡婦表述著。「嗷,我知道了,一個函數的函。」小寡婦也不知道什麼是函數。就笑著說對啊,然後對女兒說不叫你來你不聽,快走吧!

  「沒事兒啊。叫她在這兒吧,好下班了是不是?」我說。「聽話啊!」小寡婦囑咐道,然後準備回車間,這時其他幾個工人也出來了。

  「留一個人值班,去吃飯去吧。」我撫摩了一下小姑娘頭:「回家叫你媽媽給洗洗。」「快丟了吧!」小寡婦一把奪過小閨女手中的髒娃娃,小姑娘就叫,差點哭出來。

  「諸工俺走了。」「好。」

  雨涵,這名字,起得不俗!離開車間,我就在在琢磨這個名字和起這名字的人,腦海裡也會浮現小姑娘那警惕的眼光,和那呆板的神情,心裡那一絲希望好像變的很 遙遠了。吃了晚飯,我到場外散步,想到老闆晚上能不能回來,因為我沒有煙抽了,他說回來時給我帶來的,可是他要是不回來,那我晚上就剩不到十支了,不行, 得準備一包。我就往不遠處的小賣部裡走去,心裡覺得好像路應該遇到誰,或者期望遇到誰,結果誰也沒遇到。似乎有那麼一點失望。

  一腳邁進小賣部,卻突然看見了一個小姑娘,定睛一看,真的是雨涵!「雨涵?」我叫了一聲,在那一刻,我們倆好像換了角色,好像是我怕她似的,怕她那警惕的目光看我?

  她回過頭,看了我一眼,也沒說話。我上下打量她,好像要判斷出她是否被人肏過。「買什麼呀?」我問她,依然沒聽見回答,好在她沒看我,我不知道是希望她看我,還是害怕她看我。

  本來我想說:你喜歡什麼,叔叔給你沒吧。可話到嘴邊卻又嚥下去。掏出錢買了一包雲煙,剩下四塊錢我說不用找了,要了一包零食,遞給她,出乎我意料的是她接了,我簡直是受寵若驚,真的沒想到她沒拒絕!

  「也不謝謝叔叔?」我撫摸她的頭,儘量地忽略她那冷漠的目光和呆板的神情,希望能從她身上發現除了她的小屄以外的還值得我喜歡的地方。

  「還想吃什麼?叔叔給你買。」她搖了搖頭。

  從小賣部來,心裡就添了一絲喜悅,就像第一次送給情人禮物!以後一段日子再也沒看見雨涵。

  工作之餘常常在車間和小寡婦聊天,我說你三十才出頭,孩子怎麼那麼大了,話是這樣說的,可在心裡卻是想說:你那麼小就開始挨肏了?

  小媳婦笑著說,他們那裡結婚早,二十一,二姑娘就嫁人,有的甚至還早。——有時也提到要帳的事,就替她打兩句抱不平——

  小宋那人嘴髒,什麼都敢說:「聽說你們那裡小姑娘十二三歲就幹那個?」小媳婦聽了就笑,也不抗議,我聽著就興奮,真有那樣的好事?

  過了一天半日的小宋又問;「真那樣嗎?」小媳婦一邊幹著活,心思片刻兒後說:「有那樣的。」「真的假的?什麼時候領我去。」小宋越發來勁兒了。「不要臉的東西!」小媳婦笑著罵小宋。

  不管是不是真的,聽著這話還是被刺激一下。我這人又特別好小姑娘,於是心裡老惦記著是個事兒,沒過幾天,我見她在車間閒著,就湊過去和她閒聊起來,其間我也問她是不是真有那樣的事,小寡婦聽了,就笑著說:

  「諸工你也喜歡小姑娘?」「誰不喜歡,老牛還喜歡吃嫩草呢!買黃瓜還要挑嫩的,帶刺兒的呢!」我這樣說,逗的小寡婦笑個不停,正好小宋過來,知道我又在和小寡婦開那種玩笑,就插了一句:「別光說嘴,晚上沒事陪陪諸工,閒著也是閒著。」

  小寡婦舉起手裡的工具朝小宋比量一下,沒落下,然後就紅著臉走開。小 宋這麼說,開始我心裡還討厭,我是什麼人,她是什麼人,她那屄我稀肏?但時間久了也就不覺得怎麼樣了。甚至也有那樣的想法了,這樣的小媳婦肏起來別有一番 風味。何況人長的又不醜,兩個奶子鼓鼓的,挺招人喜歡,身材還不錯。慢慢地我也開始調戲她,她也不惱。你想啊,三十多歲的小寡婦哪經得住天天調戲,她屄裡 的水還不嘩嘩地往外流?所以,漸漸地她也就露出那樣的話,我那騷動的心也就一天天被激發。

  小宋當車間主任的頭一年,車間出了事故,死了不少魚,老闆很火。幸虧我擋著,沒把責任推到小宋身上,不然小宋被開除不說,還得挨揍。從此小宋對我服服帖帖,叫幹什麼就幹什麼。常了他也沒大沒小。他也看出我對小寡婦有那意思,那天在車間的耳房裡,就和我開玩笑:

  「諸工,我給你們拉扯拉扯?」「滾你媽的!」我笑著說,「我想肏她還用你拉扯?「「最好連她小閨女一塊兒,哈哈。。。。」

  奶奶的!男人都他媽的是畜牲!「一邊兒去啊!沒你的事兒!你以為我不想那樣啊,嘿嘿。。。」我真話當作假話說。

  剛說完,小寡婦就進來了,打聽車間的活怎麼幹,順便也在小宋後背上重重地捶了一拳頭,小宋呲牙裂嘴地跑開。我也不好意思地拿起報紙當著臉,隨便安排她一句打發她走開。

  可是小宋的話卻正中我心思。小宋有一回跟我說過,小寡婦要出那一萬塊錢也付出代價的,老黑(就是那個場老闆)把人家小閨女弄了。我說你別胡說八道了,才多大呀,十一歲?不可能!小宋就煞有介事,有根有據地說了一通。

  不管真的假的,這事兒已經在我心裡掀起一陣波瀾:要是真的被人肏過,我要是想肏也應該不成問題,頂多花兩個錢。一想到肏小姑娘,那種美妙的滋味,心裡癢得不得了。

  有這樣的癖好有時候也是一種痛苦!哪有那麼多小姑娘願意叫你肏啊!何況要冒很大的風險,搞出事來要坐十年以上的大牢的!可是,一旦嘗到那甜頭了,就無法控制自己,得不到就容易產生妄想,一遇到小姑娘就想入非非。

  我經常妄想我有了錢,自己蓋一棟別墅,搞個大地下室,能透進陽光,然後弄幾個小幼幼,5到15歲的,養著她們,想什麼時候肏就什麼時候肏,想怎麼肏就怎麼肏,肏夠了就換新的。而且最好是練過體操,練過柔體的,想叫她擺個什麼姿勢就擺個什麼姿勢。

  還妄想自己會隱身術,就像印度電影《印度先生》裡的男主角,戴上一塊手錶就能隱身。然後跑到寄宿學校裡,晚上就去肏幼幼,一晚上總得幹他個三十二十的。。。。。。

  哈哈!沒有機會只能幻想,有了機會還能讓它溜了?接下來的十來天,我就注意觀察小寡婦,故意和她湊近乎,試探一下這種機會能否成立,在心裡判斷能肏她女兒的可能性有多大?

  首 先要排除法律的障礙,讓她不至於去告發我。第一,小姑娘是不是真的被老黑弄過,要是被弄過了,我承擔法律後果的風險就小了許多,雖然不是處女覺得有些缺 憾!第二,小姑娘是不是還被別人幹過(如果老黑肏她在先),要是被別人也幹過,不僅失去新鮮感,人多早晚要出事;第三,她們村裡是不是真的有那樣的風氣, 如果有,那麼小寡婦在心理上相對來說也容易接受。

  要想讓小寡婦接受,首先必須搞定她,這倒不難,說來就有的,這麼多年,我不是搞過一個。其次要讓她女兒喜歡我,還要看看如果真的被老黑幹過,有沒有在她心裡產生性恐懼,最好是通過她媽媽引導,那樣她就不止於害怕。

  那天快吃午飯的時候,見車間裡就小寡婦一個人忙活著剩下的一點小活兒。我就過去,從她背後經過,那走廊本來就不寬,見我來了她也不讓開路,平時她早讓開了,還敢當我的路?看見她滾圓的?,就對著那兒做了個猥褻的動作。

  「哎呀,諸工,你還喜歡俺這樣的老娘們兒?嘻嘻。。。。」她直起身笑著說。「小媳婦更有味道啊,嘿嘿。。。」。我挑逗她,覺得不過癮,有加上一句:「不是還有小的嗎?」這話一出口,就有點欺侮人的滋味了。

  小媳婦一聽,臉就更紅了:「諸工,是不是有日子沒回家了,想媳婦了?嘻嘻。。。。」「想啊!你也不幫我解決問題。」「哈哈。。。想幫也得幫的上啊?」小寡婦開始發臊了,低著頭把最後幾條死魚收拾到箱子裡。

  既然你這麼說,我的話就更露骨了。「那還不容易嗎。」我半真半假地說,「把褲子一脫就行了,哈哈。」

  「諸工也跟小宋學壞了!」小寡婦臉不敢朝向我。這時,我的褲襠已經被撐起來。「我還用跟他學啊?男人哪個不壞?!」

  「不去吃飯啊?」她微微低著頭,站起來準備走。「頂破褲子可沒人給你縫。」「就找你縫!」我轉身向外走,覺得還有句話沒說出來,藉著熱乎勁兒朝她?來了一巴掌:「行不行啊?光說好聽的?」

  聽我這樣問,本來就已經發臊的她,更加不自然,腳下被地上的水管絆了一下,撲倒在地,我乘機去,從後面像抱小孩一樣抱起她,並且隔著衣服讓她再找一下雞巴的感覺,手在她倆個奶子上揉了一把。

  「還沒肏進去,就把你激動的這樣了?」我下流地說。小寡婦低著頭嗤嗤地笑,從來沒在我面前表現得那麼害羞。

  快出車間時,她終於說出來:「晚上去俺家玩吧。」然後頭也不回就走了。如果是她剛來那一陣兒,叫我到她家玩兒,我能氣死,我是什麼人,到你那狗窩裡去玩兒,你也不看看自己什麼身份!

  可當時聽著心就立刻狂跳起來,小媳婦肯定是想挨肏了!不過,我的心思不僅僅在她身上。。。

  那 時已經是五月底了,天也熱起來,我的工作也快結束,車間裡的活也不那麼緊張了。從吃晚飯的時候我就開始心跳。只是為了肏個小寡婦也不至於那麼興奮,因為還 有別的期待。再說,這跟去嫖娼畢竟不一樣,去妓窩從來沒有那麼興奮過,知道那是用錢賣的,所以也就像買斤豬肉回家包餃子的心情差不多。

  天 黑下來時,我就坐立不安,把車間的活安排好了,回宿舍拿起頭兩天的報紙,胡亂翻,也無心看,好不容易熬到八點半,就悄悄地出了場,先到旁邊的小賣部買了些 零食,農村又靠海邊,沒有什麼好東西,花了不到10塊錢。從小賣部出來,又在路上磨蹭一會兒,見場門口那幾個人也沒影了,趕緊快走幾步,一頭就往那排平房 的第三個門裡闖,門在裡面關上了,聽見裡面小寡婦問誰,我小聲說是我,門就開了。

  地上濕漉漉的,小寡婦正在擦,見了我有點緊張,很不自然地客氣了幾句,我也客氣了幾句。「小姑娘睡了?」我在小媳婦身上摸了一把。

  「還沒呢,俺倆剛洗完澡,在裡面看電視。」她沒說她給女兒剛洗完澡,而是說俺倆,好像是在暗示我她身上不髒。農村的媳婦就是這樣,什麼都替男人想到了。

  原來不是一間,是兩小間,裡間睡覺,外間做飯。小寡婦說到裡面坐吧,我就來到裡間,立刻聞到一股酸溜溜的氣味,心想:我怎麼墮落到這樣地步!

  裡間一張不大的床,佔去了大半個空間,房間角落裡還有一台14英吋的黑白電視,正放著《還珠格格》,信號也不清,不時地還跳兩下。

  床頭上坐著她女兒,見了我,表情依然很木衲,但目光似乎不那麼冷漠了。看來是剛洗完澡,下半身還光著,抱著毛巾被,露出白白的小屁屁。

  「叫叔叔了嗎?」她媽媽並沒有跟進來,而是在外面引導著。小姑娘就叫了句叔叔,我把零食給她,她接了,也沒說句謝謝,就打開一包花生吃起來,然後就盯著電視螢幕。

  坐在床上,開始那股興奮勁兒沒了,尤其看見小姑娘那呆板的表情,就有點後悔不該來,自己是什麼身份啊,居然跑到這裡來找屄肏。

  住了一會兒,小媳婦還沒進來,好像故意讓我和她小閨女在一起,這時我心裡就開始翻騰。不時看看她光光的小屁股,聽見小媳婦在外間忙活什麼。突然,外面有人叫她,聽出是小宋,這王八蛋!來這幹什麼?我也不是怕他,只是覺得讓他知道怪丟人的。

  小宋問車間的什麼工具找不到了,小媳婦在裡面和他說了半天。「你快去找找,我到處找了也沒看見。」小宋氣呼呼地說。

  小寡婦就進來,對小閨女囑咐到:「聽話啊,雨涵。」然後就去了車間。小寡婦一出門,我又重新興奮起來,應該對小姑娘做點什麼了。

  「好不好吃?雨涵?」我伸過手撫摩她的頭,小姑娘依然是那麼呆板,眼睛看著電視點了點頭。「媽媽給你洗澡澡了?」伸手捏了一下她光滑的小屁股,她哼唧了一聲,也沒有異常反映,膽子就大了

  「幾歲了?」也許我那10塊錢的零食管用,我再去摸她的小屁股的時候,小姑娘很聽話,也開始和我說話了。「12。」

  「怎麼不在家上學啊?」我大膽地把她抱過來,如其說讓她坐在我腿上,還不如說是坐在我的雞巴上。俯下頭親吻小姑娘的臉,剛洗過澡的細嫩的肌膚還散發著淡淡的皂香。「奶奶不要我了。」 小姑娘臉稍微偏了偏。

  聽她這樣說,心裡產生一絲憐憫,貼在她大腿的手沒再繼續深入探討。望著她那迷人的小縫,心撲騰了半天。就像埋伏在草叢裡的獅子,盯上了眼前鹿群邊上的一頭小鹿,心裡充滿了希望卻不知道如何下手。

  我沒有繼續問,怕勾起她對父親的懷念。透過單薄的衣服,看到他胸前那倆鼓起來的乳突,遠遠超出了我對這個年齡女孩乳房的正常概念,不應該有那麼明顯,也許現在女孩發育早?要不就是被過早開發導致的提前發育?

  小時候我就喜歡抱著鄰居的小女孩玩耍,喜歡聞她們身上那乳臭,那是小孩子特有的氣味,如果說那氣味可以引導兒童性趨向,那它對成熟的男人簡直就是一種誘惑!

  當慾望再次升騰的時刻,我既害怕又興奮,面對這樣一個幼女,有時候衝破法律束縛的衝動遠比克服倫理上的禁忌更容易。

  「好吃嗎?」我歪著頭看著她,每當她把一個花生仁放進嘴裡的時候,輕盈的花生皮就落下來,散落在她的腿上和我嚮往的那地方。。。。。。

  她再次點點頭,身子像彈簧似的彈了兩下,是表達對我這個叔叔的好感。「好吃以後叔叔還給你買。」再去親吻她地小臉,一隻手從外側抓著她柔軟的小屁股,「下回叔叔回城裡給你買更好吃的。」

  「我要蛇。」小姑娘開始活躍起來。「要蛇?」她的話略微讓我吃驚,沒想到她想要蛇。「你敢拿蛇啊?」「咯咯。。。。不是真蛇啊!是玩具啊,咯咯。。。。」小姑娘笑著說。

  「哦。。。。那好,叔叔下次回去給你買。」我那隻貼在她小屁股的手也跟著活躍起來。聽到這話,她越發興奮了:「我要那種。。。就是和真的一樣,還。。。會動的。」「好,叔叔一定給你買到。」我的心隨著手上的感覺也在加速跳動。

  「看, 看,剛洗了澡又弄髒了。」我用手刷著落在她腿上的花生(內)皮,有些細碎的就貼到她的肌膚上,手就不得不加大力度,乘機去體會她那絲綢般的皮膚。再分開她 的腿的時候儘管罪惡感減輕了,卻抑制不住雞巴的奮起,手指輕輕地掃下她大腿內側和豐滿的大陰唇上的碎屑,小姑娘就本能地夾了一下腿。

  「怎麼到處都有啊。還沒弄乾淨」,我這樣說,再讓她張開腿,手指自下而上從她屄縫劃了上來,還果真挑出一點碎屑。

  「我看看還有沒有了?」兩個手指將那肉唇分開,確實看見粉紅色,但卻不是花生皮。小姑娘的嘴突然停止了咀嚼,很有興趣地勾下頭看著我檢查她的小屄屄。記得我小時候也是這樣,大人有意或無意觸摸自己的雞雞時,就會產生一陣莫名其妙的興奮,總想知道那快意是如何產生的,又想知道它將導向何處。。。。。。

  「雨涵身上真香!」再去親她的小臉,她還是那樣偏了偏頭,躲避我的鬍子。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我想進一步看她的小屄,就轉身把她往床上放的,故意抱著她一條腿,而不是兩條腿,這樣她在離開我的時候,腿就被迫分開,迷人的小屄就張開,從小就喜歡看那粉紅的肉肉!嬌嫩得你都不忍心用手指去褻瀆它,也許只有用舌尖去舔才不會破壞它的美!

  我假裝自己身子傾倒,將臉貼到她身上,她從我頭上爬過時,我在小屄上實實在在親了一口。

  小姑娘咯咯地笑起來。「好不好玩兒?再來?」我又親一口,小姑娘就笑著躲到一邊去了。

  坐直了,我長舒了口氣,小姑娘挪到裡面,距有一胳臂距離,我不好意思在把她拉過來,心想,剛才完全可以再多玩弄她一會兒。

  正想著,小寡婦回來了。「諸工,給你倒杯水?」「不用了。」我下床出來,問她怎麼回事,她說找到了,然後小寡婦就進去看了一眼女兒,催促她睡,在裡面忙活了片刻兒。出來坐在小板凳上,屋裡黑乎乎的,剛能看清臉。

  不需要多說什麼了,我來得目的和她叫我來的目的都是一致的。我靠近她,開始撫摩她的頭髮,摸她奶子的時候,小寡婦就開始氣喘,我就將她的頭攔過來,緊貼著我那鼓起來的襠部。

  小寡婦心領神會地替我拉開褲鏈,掏出來含到嘴裡,十個有九個女人都會喜歡這種肉感,何況一個小寡婦!只是好幾天沒洗澡了,那味道一定不怎麼樣。果然,小寡婦咂了幾下就從嘴裡往外吐,好像有東西。

  身份上的差別讓我感到有一種居高臨下的姿態,這令我興奮而又刺激。我拿著陰莖在她嘴裡攪動,她卻熱情地接受著,不一會她又吐了一口,剛正過臉來,我有塞給她,移開握著陰莖的手,黑暗中在她嘴裡強烈地抽動, 並幾次試探她的喉嚨裡,她感覺不好就吐出來:

  「等等。」她溫柔地說。看來她明白我的意圖,準備允許我繼續深入。這時刻我覺得這個小寡婦是那麼可愛,和老婆口交時從來沒讓我探進她喉嚨裡。

  小寡婦醞釀了片刻兒,張開嘴重新含住,我激動地抱著她的頭盡力推進去,明顯感到進入了她的喉嚨了,堅持了片刻兒,退出來,小寡婦身子痙攣了一下沒嘔出來。我再一次捅進去,抽動。。她終於受不了了。

  我彎下腰在她臉上親一下,然後直起身子繼續肏她的嘴。。。。。折騰了半天,小寡婦看來已經等不及了,拉著我進了裡間。

  我以為小姑娘還在看電視,進去一看她已經倒在那裡睡著了,她把女兒而身子擺正了,往裡移了移,用毛巾被蓋上那道正對著我的小縫兒。

  關了電視,我也不管那床有多髒了,就急匆匆脫光衣服,先去摸一把小媳婦的屄,果然是水淋淋的,急不可待地趴上去就往裡肏。

  小寡婦發出不輕不重的嘆息,也許自從死了丈夫再也沒嘗到雞巴的滋味,感覺到她很興奮,我藉著初發的勢力狠狠地給了她二十來下,一來為了發洩體內鈉積攢多日的慾望,二來為了征服她。

  她身子就像被抽了骨頭,軟軟地躺著盡我肏。

  我格外地興奮,不僅感覺自己器官的強壯而興奮,也因為旁邊躺著她女兒。從我把那好幾天沒洗的髒雞巴捅到小寡婦嘴裡那一刻起,一種變態的心理就在我心頭佔據了上風。

  我把節奏放緩,實實在在地壓在小媳婦身上,去體會那勻速抽動的快感。一隻手悄悄地摸到躺在一邊小姑娘,更加激發陰莖的衝擊力。

  手指悄悄地探進小姑娘屄縫裡滑動,即使被騷擾醒了我也不怕!你媽媽都不在乎我還怕什麼。

  身下的小寡婦已經開始氣喘籲籲,我的手指再往深處探時,我歪頭看了一眼小姑娘的臉,見她還閉著眼睛,不知道是否真睡著。

  然後又悄悄地抽回那隻手,伸到我們的結合部,把小寡婦的屄扒著,猛力地抽插了半天,再用那濕乎乎的手去摸一邊的小姑娘時,卻發覺她身體位置已經改變了。

  。。。 。。。當第二次達到緊迫感時,我沒有再控制,深深的射進小寡婦屄裡。。。。。

  趴 在小寡婦身上待了很久,迷迷糊糊的,覺得比嫖娼舒服得多。也許小睡了一會兒,感覺雞巴並沒完全萎縮,就活動幾下,激發出那猥褻的聲音,陰囊也感覺出熱乎乎 的,一定是精液被衝出來,小寡婦似乎也在聆聽,那聲音對雙方都是一種刺激,趁雞巴孩在她屄裡的時刻,我真話當作假話說:「下回連小閨女一塊兒,嗯?」

  好像我預料之中的,小寡婦一點也沒表示反感,嗤嗤地笑。我當時心裡那個美啊,無法形容了。。。。。。

  又在她身上爬了一會兒,陰道裏太滑,抽動了幾下快感也不強烈,沒有繼續肏下去的慾望。擡起身子,小寡婦急忙擦。沒想到的事她捲起身子,湊過來含住我那濕漉漉的雞巴。

  真他媽的舒服,看來真是饞雞巴了。老婆在這個年齡的時候也一樣,怎麼肏她都沒夠!難怪女人挨肏的時候總愛說:「你肏死我吧!」

  臨走時我掏出200塊錢,為了給她面子,我就說是給小閨女買點好吃的,她不肯收,我硬是塞給她。當然,那200塊也是感情投資,要是嫖娼,一個小寡婦頂多值20。

  三天後我回城一趟,還真的把買蛇當回事辦,跑了好幾個地方,平日裡好像看見有賣的來,但真去買了到處找不到,浪費了我一個上午,總算賣到了,也買到了希望。。。。。

  又到超市劃拉了一大包好吃的。下午回到場,偷偷地藏到床底下,要是叫小宋看見,他可不客氣。

  晚上八點多我準備到車間遛一趟,然後就去找小寡婦,一進車間猛然間發現小寡婦在,那天不是她值夜班,我問她怎麼回事,她告訴我是替一個工人看班到十點。我說我給你小女兒賣了一些好吃的,待會兒你捎回去吧,小寡婦客氣一番。

  「還有一個玩具蛇。」「啊,我說呢,小閨女這兩天老問我,諸叔叔回來了沒有,她叫你買的?「「沒事兒,沒幾個錢,小孩子喜歡就行。」

  見身邊沒人,我試探她:「要不我送過去吧,等他回來太晚了。」小寡婦也沒說不行,也沒說明天就是了。「你先走,我回去拿。現在也沒事兒做。」我命令似的對小寡婦說。

  回到宿舍,我的心就因為期望臨界而興奮無比,從窗戶看見小寡婦過去了,又等了一會兒,我才出去,沒人發現,我就快速地來到小寡婦家。

  小姑娘見了我立刻高興起來,我拿出蛇嚇唬她,她一把搶過去美得不行了。「還不謝謝叔叔!」小寡婦在一邊看著女兒高興自己也笑。

  「謝謝叔叔!」小姑娘甜甜地說。「雨涵,好好聽叔叔話,啊!」小寡婦臨走時囑咐一句。這話已經表達得很清楚了!沒明說就是了。

  我去把門從裡面插上時,褲襠裡就感到膨脹起來。「喜不喜歡?」我把小姑娘攔過來,她拿著蛇嚇唬我。「喜歡。」「看,我給你賣好多好吃的呢。」我拿過一包蛋黃派,撕開一個喂她,小姑娘手在玩弄那蛇。

  「叔叔,你怕不怕蛇?」她嘴裡含著東西,話都說不清。「怕啊。」

  「怕不怕毛毛蟲?」「怕啊!」

  「咯咯。。。毛毛蟲你也怕?」她拿著蛇湊到我臉上,我假裝害怕躲開。「那你怕不怕?」我反問她。

  「不怕,我媽媽不敢拿我敢。」「是嗎?」她的小屁屁已經埋進我兩腿之間,雞巴緊緊地貼著她。

  「叔叔你還怕什麼?」她不停地動,好像在用她小屁屁給我雞巴做按摩。我靈機一動,就說:「我啊?還怕小姑娘。」

  「咯咯。。咯咯。。。」她聽我這樣說笑起來,結果被嘴裡的東西嗆著了,咳嗽一陣兒,好了。「為什麼?」

  「因為。。。小姑娘最喜歡咬雞巴啊。」心在劇烈地跳,所以話也就大膽了。「咯咯。。。」她又笑起來。

  忽然,外面有人說話,我觀察了一下窗戶,覺得還算安全。等人過去了,我又開始挑逗:「雨涵不敢咬,我就不怕你了。」

  她好像感覺到屁股下面坐著的那東西,突然就不說話了,也不笑了。「雨涵是不是不敢咬?」我繼續逗她。

  「我敢!」她仰起小臉望了我一眼說。「真敢?我不信。」

  「真敢。」「嚇死我了!嚇死我了!」我把她放到床上,她又笑起來,我故意將撐起的襠顯出來給她看,我見她的目光直盯著那兒。「雨涵今天洗沒洗澡澡?」

  「媽媽回來給我洗屁股。」這倒是出乎我的意料,農村小姑娘也知道乾淨?「我聞聞香不香?」我掀起她的衣服湊到她小肚肚上,她怕癢癢就咯咯地笑,我乘機扒下她的褲衩。「真香!」在她迷人的小縫上親一口,確實有點臊味。

  「你真敢咬雞巴?」

  小姑娘似乎來了興趣,大大地張了一下嘴,做了個咬的口型,然後就笑。我還等什麼?趕緊掏了出來,亮在她眼前。

  她好奇地看著。「敢不敢?」我將那紅紅的發亮的頭送到她嘴邊,她就怯生生地咬了一下。「真敢啊?」我拿著雞巴,用龜頭輕輕地在她嘴唇上擦著,「還敢不敢?」她張開嘴,我把鬼頭塞進去,讓她含了一會兒。又聽見外面有腳步聲,我趕緊收起來。心裡有些慌亂,覺得太不安全了。

  等那人過去,我再抱起她,哄她吃東西,心裡在琢磨著能不能肏她。

  「雨涵?除了叔叔還有別人常來你們家玩嗎?」她搖了搖頭,好像在想什麼。我想繼續對她做點什麼,可是總是聽見外面有人走路,這個時候,我反而盼著她媽媽回來,那樣會更安全些。

  「還咬沒咬過別的叔叔的雞巴?」我湊近她的臉,小聲問。

  她點點頭。

  我將手伸進她褲衩裡,她扭動身體不讓,我正不知所措時,小寡婦回來了,我去開了門。「她聽沒聽話?」沒想到小寡婦一進門就小聲問我。

  我一時不知道怎樣回答小寡婦了。我這個傻屄!我在心裡這樣罵自己,給我機會我都沒敢做!

  我回到裡屋,坐在床上,心就劇烈地跳!肏她媽的!今晚不走了!小寡婦洗了臉,端著半盆水進來:「來,雨涵,洗屁股。」

  這真叫人興奮,長這麼大,我還是頭一回看見媽媽邦女兒洗屁股。我他媽的還坐在這兒裝偽君子?!

  「來,叔叔給你洗吧?」「讓叔叔給你洗吧。」小寡婦勸導著。我就蹲下去,小寡婦讓出位置,自己去鋪床了。

  替她打上香皂,溜滑溜滑地揉搓著小嫩屄,心裡卻在罵自己的老婆,為什麼不給我生個女兒,那樣我可以天天給她洗屄!

  想去摳摳她的小屄眼,小姑娘擡了擡屁股,沒讓。「好了,乾淨了。」 我簡直受不了了!把雨涵抱到床上,給她擦乾,當著她媽媽的面湊上去親了一口。

  趕緊關了燈,脫光衣服。「雨涵,讓叔叔摟著睡,嗯!」小寡婦小聲對女兒說。

  世界上還有這樣「偉大」的母親嗎?!床本來就不大,三個人很擁擠,小寡婦在裡面,我在外面,把雨涵夾在中間。三個人蓋著一幢毛巾被。

  今晚也不知道怎麼了,總是聽見外面有人走路。

  我將雞巴貼在校姑娘柔軟的屁股上,手從她前面摸著她的小屄,剛洗了,顯得很澀。小姑娘很聽話,一聲不吭,看來確實不是頭一回了。我試探著找到她的屄眼兒,果然能探進一個指頭,一點兒也不滑溜。我的手伸到對面,往下夠到小寡婦的屄,小寡婦擡了擡上面那條腿,讓我伸進去。

  天哪!早已水汪汪的。兩個手指伸進去,捅了一會兒,小寡婦氣喘籲籲。我也氣喘籲籲,迫不及待地想插入。

  「你媽媽饞雞巴了,你饞不饞?雨涵?」我下流地說,小姑娘在中間嗤嗤地笑。我將手所回來,再去摳小姑娘的小屄眼兒,然後藉著那濕潤,把雞巴推進去。。。

  居然沒費多大力氣就進去了,真沒想到這麼容易,想入非非多少日子,心急如焚地等到這一時刻!小姑娘居然沒咋的!也沒叫也沒喊疼!肏你媽媽的!都給你捅進去試試。

  我移動了一下體位,完全送進去,雞巴貫穿了她幼小的陰道,實實在在地頂到子宮口上。小姑娘終於出了動靜。

  進去是進去了,而且佔有慾很強烈!可是不敢動,一動就想射的感覺。真他媽的!怎麼一遇到這種美事就這樣!忘了吃點藥了。可是我一般不吃那種壯陽藥,一來對身體不好,二來吃了不僅腫雞巴,還腫嗓子,吃東西老打嗝。

  雨涵幼小的身體緊緊地被我固定著,感到雞巴再裡面膨脹得很大,這大概就是幼女陰道和成人的區別吧!成年女性的陰道很少給你這種巨人的自尊!一輩子都不想出來!先不急著肏,哄哄她。

  「好不好玩兒?」我輕輕地問她,想親她也搆不著她的臉,只好去親她媽媽,手扳過她那滾圓的大腿,搭在我屁股上,從她後面摳著那水汪汪的屄。

  小寡婦也著急,盡力向我這邊靠,很不能讓把拳頭都塞進去。試著肏了幾下,小姑娘出聲了,我更受不了了,趕緊拔出來,停一會兒。「喜不喜歡?」我色色地問雨涵。

  「喜歡。」我還真沒想她說喜歡,連她媽媽也沒想到,小寡婦聽著嗤嗤地笑。我再把雞巴送進去,小姑娘哼唧了一聲,真好聽!再來一下,又一聲。。。真是聲聲催得雞巴急,下下沁入人心脾。。。

  又感覺不行了,再拔出來:「還要不要了?」「要,嘻嘻。。。」小姑娘的話吧我和她媽媽都逗笑了。「要也不給了,該讓你媽媽舒服舒服了。」

  我起身,移到小寡婦身上,猛地刺進去,緩和片刻兒,開始狂肏起來,小寡婦也不敢出聲,壓抑著呻吟,沒堅持多大一會,本想再去肏小姑娘,可是感覺已經來不及了!已經衝出來。。。。

  體內的緊張終於徹底消除了。

  平靜了呼吸後,我依然賴在小寡婦身上,美美地回想剛剛發生的一切,這樣的美事一輩子恐怕就這一回了!除了老婆情人,誰讓你肏完了還壓在人家身上不起來?

  待了半個多鐘頭,也許更長。感覺到慾望還在,雞巴肯定還能行,把小姑娘攔過來,揉搓她的屁股,再摳摳小屄,果然,雞巴被重新喚醒,緩緩地動起來,覺得可以了,就下來,回到原來的位置,摟過小姑娘,順利地進入她。。。

  緩 緩地抽動,越來越堅強,感覺底氣充足,來吧!我加快了頻率,不一會兒,雨涵就受不了了,我只好把節奏放緩了,慢慢地享受著,但即使這樣,小姑娘還是不抗 肏,沒多大一會兒,身子就抖起來,小寡婦一看不好,就趕緊摀住雨涵的嘴,沒讓她叫出來,我隨即加快節奏,小姑娘突然掙紮起來,我立即抽出來,把她安撫平 靜。再來到小寡婦身上做最後的發洩。。。。。。

  半夜醒來,感覺實在睡不下三個人,就悄悄溜回場裡。

  九天以後,我和老闆結完帳,中午喝了不少酒,幾乎醉了,下午老闆要送我回去,我感到好像還有件事情沒做,回到宿舍,拿出一萬元,大約抽出一半,來到車間,把小寡婦叫過來,塞給她,她還是不敢拿,我怕被人看見,強行塞給她就走了!

  我不想欠她的,不過老實講,心裡也感激她。上了車,突然就傷感起來,因為我已經決定第二年不來了,路過小寡婦的家,望了一眼。嗨!把那一萬都給她就是了,我還在乎這兩個錢嗎?萬一。。。。。。

                                            (完)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