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暴力虐待]

調教愛奴

[複製連接]
查看: 2960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三時一刻
Crawler | 2016-10-23 14:40:59

  脫掉皮手套,我推開了賓館404的門。墨鏡後的眼睛貪婪的瞪著,我看到親愛的小奴隸楠已經跪在床塌等我好久了。

    「主人好。」見我進來,楠趕緊低頭,恭順的歡迎我,聲音有一點顫抖。他修的整齊而黑亮的劉海柔順的伏在地上,遮住他手上的手銬,腰挺的很高,臀部翹起來,姿勢嫵媚而動人。

    我輕笑,鎖死房門慢慢的踱到他的身邊。背靠著軟綿綿的枕頭,我伸手撫摩上他的臀部,隻見他不自然的一抖。

    「呵呵,怕嗎?」我低聲問著,手指頭可一點也不客氣起來,勾開他的三角內褲,撕拉一下扯了開來。他的臀瓣白皙,彷彿兩片花瓣一樣,害羞的泛著粉紅。他最隱秘的細縫羞怯的藏身在這兩片花瓣中間,期待而緊張的瑟瑟發抖。肛門形狀很好,顏色也很鮮嫩,散發著年輕人的青春芬芳。

    我將手湊到那條細縫中,開始用指甲摩挲他的菊門。他的聲音隨著我的動作劇烈顫抖——「我……我不怕……」

    「你?忘規矩啦?」我嘴角一揚,聲音嚴厲的說。尖利的指甲猛然掐起他的皮膚,惹他不防的驚叫「啊,好痛——」

    我不說話,隻兀自加重了手上的動作。

    他急促的喘氣,趕緊用甜蜜的聲音討好的說:「主……主人,小奴隸知錯了。請……請請請……啊,嗚……請主人……懲罰」

    「呵呵,這才乖。」我掏出兩個小鐵夾,鬆開指甲,接著用冰涼的夾子代替我掐著他柔嫩的大腿內側。捏著他的下巴托起他的臉,看他疼痛的表情,我笑,「小奴隸,舒服嗎?」

    他眼淚汪汪,卻媚笑著點頭,「主人,小奴隸好舒服。」

    真好,我高興的把他從地上拉了起來,拖著走向浴室,這個小奴隸真好。我的眼光不錯,在虐戀小屋裡一眼就相中了他,楠喜愛SM也很久了,卻一直不敢找主人。然後突然膽大了起來,堅定的要找個主人,就被我給碰到了。我們第一次私聊,我就和他視頻,並要求他脫光衣服跪在我麵前。這是我挑選奴隸的準則——一是他要好看,身材標準。二是他要聽話,乖巧懂事。楠很為難的做了,卻分明十分興奮。我要他,看他並不能放開的笨拙樣子,我滿意極了。這就是我想要的奴隸,他就是楠。

    我們在網上來往了4個月,他在我的教導下,順從的喊我主人,而我叫他奴隸。我們也聊天,他工作很累找我撒嬌,天氣冷了我關照他多保重。但我們更經常進行一項你情我願,樂此不疲的遊戲——調教!他在網絡的那一頭,聽我的指示脫光衣服,撫摩自己,套上繩索,夾上鐵夾,跪著,爬著,躺著,又或是坐著,張開雙腿,對著網絡另一端的我盡情的「蹂躪」他自己。我們配合的很默契,最後他總是在高潮中癱軟在地。而那個時候,我們心裡都會湧起一股遺憾——好想在現實裡調教一次!

    而這個願望,終於在孕育很久以後的今天,實現了。

    浴缸裡水霧氤氳,楠被我放在水中,仔細的揉搓。我的手很大力的遊走遍他身上的每一個角落,藉著水的潤滑,先讓我和他的皮膚熟悉一下。他皮膚很好,細膩光滑,除了和腋下,沒有亂長些讓人討厭的體毛。我對男人有著特殊的癖好,一定要他幹淨,文弱,潔白。這樣的男人沒有野蠻大漢的彪蠻,也沒有小女生的嬌氣,既能勾起我的性,又能讓我粗魯的玩弄。我清洗到他的下體的時候,楠不由自主的發出,眼縫微眯的瞥著我,深深的渴唸著我的戲弄。我隻是漫不經心的洗著,卻突然拿起沐浴液,翻過他的包皮往上一澆……「啊……」他又小貓樣的叫了,我的食指挑著沐浴液,繞著他的重重的揉撚了起來。與其說是清洗,倒不如是嚴重的挑逗,他的呼吸急促,臉漲的通紅,有液體從他的鈴口溢出來,和沐浴液混在一起……

    我的手卻在這時離開了他的分身,害的他挺直的寶貝鬱悶的顫了一下,同時他不甘不願的衝我抗議——「嗚」

    「調教還沒開始呢,你就這麼興奮了?」我笑著把他按進浴缸裡,他猛然被嗆得咳嗽起來。「真是讒啊,小奴隸,你太性急了……」我的聲音忽悠起來,猛然抓住他浸在水中的頭髮,將他拽出來扔出浴缸。「咳!咳!」他脆弱的伏在地上咳嗽,不明所以的看著我,眼神驚恐起來——我將淋浴噴頭拿了過來……

    「主……主人……您……您要幹什麼?不要……」他求饒著,卻無力阻擋我把他弄成尷尬的趴在浴缸上的姿勢——他被銬著的雙手無力的垂在浴缸外麵的地上,頭朝下,屁股撅著,肚子趴在浴缸沿上,兩條腿張的大開,被我拿繩索係在浴缸沿邊的水管上。他的私處大開,正對著我,我捏捏他美好的肛門,笑了起來:「親愛的,別害怕。你外麵洗的差不多了,裡麵也要被好好洗洗呢……」他搖頭,嘆息,終於明白了我要給他灌腸。

    灌腸這個話題我們經常聊,可苦於網絡的虛幻,沒法實現。我曾經要他拿著水管插進自己的肛門,他卻每次都猶豫的要命,弄來弄去一次也沒成功過。有些事,還是隻能讓別人的手來實現,自己折磨自己,畢竟還是太難了。今天,我終於可以給他灌腸了……

    他興奮的顫抖,我也興奮的呼吸困難——我把花灑拆了,隻剩堅硬的小鐵套,連著淋浴的軟管。管子大約拇指粗細,我將那金屬抵上他的後門,一邊指示他放鬆,一邊揉按他肛門周圍的褶皺——畢竟太粗了……猛然,我再沒耐心了,硬生生的撐開他的菊花,我將鐵套和軟管塞了進去。他發出殺豬般的嚎叫,我看到他的雙腿拚命的在抖,卻絲毫沒有停下手裡的動作。「賤奴隸,不許怕!」我低吼,同時腳下踹了他一下。他再不敢吼叫了,死死的咬住他的嘴唇,一陣陣痛苦的自喉嚨深處傳來。

    「這還差不多。」我滿意的說,疼愛的拍拍他的臀瓣,那可憐的白皙僵硬的要命,死死夾著闖進他肛門的異物。「放鬆」我低頭,伸出舌頭溫柔的了他的大腿,直到夾在他大腿內側的夾子。SM就是這樣痛苦的遊戲,越痛苦,快感卻更加倍。我咬著夾子一扯,他皮膚上隻剩一片紅腫。他痛的再次叫出聲來,我擰開了淋浴的開關……

    咕嚕嚕,溫水噴湧的灌進了他的肚子,他的肚子一點點漲了起來,他的腿無奈的蹬蹬,終於受不了衝我喊:「主人……小奴隸好難過,好難受……」

    我讓水繼續灌著,卻挑眉問他:「怎麼樣的難受?」

    「回主人,小奴隸肚子好漲,裡好熱好癢,……我我我,好想……」他一難受的過分,就會把稱呼忘了,說起「我」起來。四個月了還改不了著壞毛病,我無聊的笑了一下,關上淋浴,猛然拔出插在他肛門裡的水管……一股汙濁的水噴泉一樣的從他體內噴了出來,惡臭瀰散了整個浴室,浴缸的水一下被染黃了。我拉上早就準備好的口罩,皺起了眉頭,灌腸雖然好玩,還是太臭了。哎……算了,速戰速決吧。等那些東西噴完了,我又一下子把水管插進他的身體,開水,然後拔出,放水。這樣來回了二十多次吧,他的肛門都被我折磨的又紅又腫了,噴出來的液體完全是清水了,我才放過他。將浴池裡的汙水全部放掉,開水把浴缸好好清洗一遍,我才鬆開他身上的束縛。他已經被折磨到快虛脫了,身體軟軟的,眼睛裡噙著淚,那可憐的模樣動人極了。我想我也該好好的疼愛他了,於是又開水把他的外麵好好洗了一遍以後,將的他帶出了浴室,放到了柔軟溫暖的床上。

    洗的幹幹淨淨的他好可愛啊,本就白淨,渾身掛著水珠,渾身熱騰騰的,溫軟馨香。我抽出準備好的鐵鏈,繞過他手上的鐐銬將他吊起來掛在天花板上。他的腳踝放在床上,姿勢為半跪,膝蓋卻碰不到床,於是雙手繃的筆直,整個上身呈現出繃緊了的漂亮弧線。這姿勢很辛苦,卻優美極了,也非常敏感。我在床上站起來來到他後麵,手從他腋下隻滑了一下,就把他癢的花枝亂顫。我抱緊他,捏住他胸前的,很嫻熟的揉搓著,我溫熱的身體貼著他的後麵疼愛的磨蹭他。他這樣的姿勢真迷死人了。「嗚……主人……」他忍不住開始扭動身體,我和他貼的這樣近,也讓他意亂情迷。我知道他對我是十分喜愛的。視頻的第一天,他看著我的眼睛直放光。因為我長的太帥了嘛,隻輕輕一笑就把他征服了。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親熱了一小會,我就放開他了。我來到他的正麵,凝望著他的眼睛,抽出一根皮鞭來,對他說:「奴隸,想要嗎?」他有點害怕的看著那皮鞭,但喉結卻快速上下移動著。我知道他也讒得開始流口水了,鞭打,SM中的經典內容,我們一直無緣遊戲。因為他自己是無法鞭打他自己的。今天,一償夙願。

    「請主人賜小奴鞭打吧。」他眼睛裡的害怕閃爍著渴望,我知道他很想要。我教蝶在接受調教之前都要的請求,調教中要無恥的叫歡,這樣的語言讓我興奮,也讓他快樂。

    「啪」鞭子結結實實的貼上了他的身子。他叫了出來,不知是痛的還是樂的。我滿意的看他的裸體上浮現出一道美麗的紅印,那簡直是白紙上繪上的一筆精彩。啪啪啪,我連續的抽打,下手很用力,隻見他身體被鞭子抽的搖過來,晃過去,篩子一樣的哆嗦,他的前胸和大腿很快就被紅條子給畫滿了。

    「嗚啊,主人……」他眼淚汪汪,我繼續抽打。一鞭子打在他的上,他開始掉眼淚了,「小奴隸疼得啊,主人!」他衝我嘶叫,我不滿的瞪了他一眼,「什麼?」

    他默默垂下眼簾,「主人……小奴隸被打的好舒服,但主人不要太辛苦,休息一會可好?」

    「你受不了了?」我停下鞭打,湊到他身邊。

    他擡頭看我,哭著點頭,「嗯。」

    我猛然攫上他哭的梨花帶雨的臉,瘋狂的吻了起來。我和他口舌交纏了一會兒,就順著他修長的脖子吻到鎖骨,在滑到性感的胸前,流連在縱橫交錯的鞭痕上。我伸出舌頭,惡劣的起他的傷口來,他一定又疼又癢,酥麻難當,吊起來的身體忠實的扭動躲閃,他一定死仙。

    「爽嗎?」我到了他的肚子,然後猛然將他的分身含在口中吮吻起來,手摸索到他的後麵,插進他被弄的又紅又腫又難以閉合的肛門裡撫弄了起來。這下可把他從地獄送上了天堂,他的分身不一會就在我嘴巴裡壯碩了起來,後麵也迎還推的張合吸附著我的手指。網絡調教的時候,我曾經對他說:「要在現實中我一定對你上下其手,前後夾攻。」這句話讓他好激動的,終於在今天實現了。他的身體好高興,一直難耐的著,他反複呼喚著:「主人,主人。」他原來時也最喜歡這樣子呼喚我。

    我就是喜歡聽他或者呼喚,他的聲音很好聽,是那種很有磁性的男聲,聽這樣的聲音婉轉啼哭或是沈迷,真是巨大的享受。所以我既喜歡讓他痛苦,又喜歡讓他快樂。

    他激動的都要射了時候,我猛然鬆開了我的口。獰笑著看他求不滿的痛苦表情,我將一個緊緊的橡皮筋砰的套住他的分身,把他的望綁死了。「嗚……」他不滿的扭動,我則歪著臉笑著看。

    我鬆開吊著他的鐵鏈,把他平放在床上。然後將他的雙腿曲起來,用繩索綁在他頭頂上的床欄杆上。「主人現在要吃了你。」我笑著說,從包裡拿出準備好的食品來。打開紅酒的蓋子,我將酒瓶塞進他的,鮮紅的液體灌入了他已被洗的幹淨的甬道,他害羞的別過臉去。一瓶酒都快倒完了,我看他肚子又鼓了起來,不由哈哈大笑。又把超市裡買的大號火腿腸塞住他的,封住他滿肚子的紅酒。「親愛的,你真美味。」我這麼說著,又將豆腐幹擺放在他的周圍,以那被綁死的分身為中心排出一個好看的圖案來。然後用勺子舀著奶油一點點塗抹在他的分身上。直到那家夥變成雪白的蓬鬆奶油棒子,又把一顆小櫻桃點綴在棒子盡頭。然後我把辣椒油倒在他的上,痛的他又抖了幾下。然而我一點也不憐香惜玉,又把辣椒油沿著剛才的鞭痕仔細的塗,每塗一下都讓他疼的直皺眉頭,直到他出了一身細密的薄汗。最後我在所有的辣椒油上鋪好炸豆餅。

    「美味的大餐哦!」我看著自己的傑作,得意極了,下麵也隱約漲痛了起來。「小奴隸,主人要吃了你!」

    他滿臉的迷茫快樂,自己被當弄成這樣被我吃,想必他也渴望了很久吧。正好我也餓了,於是解開皮帶,脫了褲子,跪趴在他身上。我們的姿勢很有趣,我的臉對著他的下體,而我的分身,正垂在愛奴的眼前。「小奴隸,主人現在開飯了,你也吃了主人吧。」我笑嘻嘻的說,就埋頭咬住那根奶油棒棒起來。而他一聲,也含住了我的望。我細細的品嚐,吃完了奶油吃豆餅,最後當我啃咬那根火腿腸的時候,我下麵已經被他弄的太舒服了。「嗚……」我也忍不住了起來,一口吃完了火腿腸以後,我吸著那喝起酒來。而就在這時,我再也無法控製體內奔湧的快感,分身在他嘴裡一抖,滾燙的噴灌滿了他的嘴巴。

    「真好喝。」我笑著轉過身來,看他滿臉嫣紅,我抽出他嘴巴裡的分身,命令他把我的全部喝了下去。「主人也好吃嗎?」

    他看著我憨憨的傻笑,連連點頭。

    真是太可愛了。接下來我又和他玩了滴蠟等遊戲,最後我將他按在床上從背後狠狠的插他,並鬆開了他分身上的橡皮筋,我們倆同時達到高潮,他濁白的粘滿了床單,而我的則灌滿了他的。我們倆在快樂和滿足中沈沈睡去,直到次日日上三竿。

    「楠,很高興能在現實中調教了一次你。」我係好領帶,擦擦黑亮的皮鞋。最美的時光總是最快的,我該結束這次休假,回到自己工作的那個城市,不得不再次離他遠遠的。

    「主人……」他撲過來抱住我,不捨的叫我,「小奴隸,真捨不得主人走。」

    「別傻了,你也該上班了。」我摸著他的頭髮,其實也很捨不得。SM讓我們相識,帶給我們那樣的快樂和瘋狂。認識他以前,我從沒想到自己熱愛的東西能這樣酣暢淋漓的和另一個人共享。真好,已然飄逝的昨天帶給我的歡愛,我一輩子都會珍藏。

    「主人……小奴隸……」他擡頭望著我,眼淚閃閃,「小奴隸愛你,不要走。」

    我低頭,在他滾燙的額頭上深深一吻,並擁抱了他。殘酷的SM過程,瘋狂的卻更是快樂而美好的,我們之間很信任,我們之間甚至出現了一種甜蜜的感情在縈繞。可是……現實調教總是短暫的,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啊。

    「主人也愛你。我的小奴隸,再見了,我們網上見,今後有機會我再現實調教你。」我轉身,走出賓館,踏上火車,回到一直生活的那個城市。離開了我的小奴隸,也離開了一次的瘋狂。可是,這次調教愛奴的經曆,我永遠難忘。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