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38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三時一刻
Crawler | 2016-11-25 20:41:51

  羅永的初戀發生在他十六歲那年,也就是他讀高一的時候。不過,他的初戀對象並不是他第一個喜歡的女孩,早在他上初中的時候他就有了喜歡的女孩,那個女孩叫林娟。

    林娟名字美,人也美,是羅永讀初中時班裡的班花。羅永一直暗戀著她,感覺林娟對自己也不錯。但必竟還是在讀初中,兩人都不敢把心裡的話說出來。就這樣,等初三畢業時,兩人各自進了不同的學校,也就從此分開。

    十六歲是性朦朧的季節,不管男生女生都是。羅永很快忘了林娟,實事上他和林娟本就沒有什麼。他很快的喜歡上了班裡的一個女生,那個女生叫郭小蘇。

    她有清純甜美的外貌,一雙明亮靈秀的眼睛,天然紅潤的朱唇。羅永在對她死纏爛打了一年後,擊敗了眾多的情敵,終於和她確立了男女朋友關係。這可不比得初中的那種暗戀,這是真正的戀愛。現在的他可以光明正大的和郭小蘇出雙出對,一起吃飯,一起溫課,一起逛街。他總是很欣賞別的男生看見他倆在一起時流露出的那種羨慕的眼神。

    不過,他也有不滿意的地方。雖然郭小蘇已經成了他的女朋友,不過除了和她拉過手外就再也沒有了更親密的接觸。對於這一點,羅永自然是不滿意。每次約會時他總是創造機會想吻上郭小蘇那誘人的紅唇,不過都被郭小蘇害羞的拒絕了。

    明天是郭小蘇十七歲的生日,羅永從一個星期前就開始準備,他要利用這個機會和郭小蘇作出突破性的關係。最起碼也要接吻,如果順利的話,能夠摸上她那雖然不大卻明顯突起的嫩乳那就更好了,當然,要能做出更進一步的事情那是最好。隻是想到這兒,羅永就感到自己下身硬得有些脹痛了。他幻想著也不知道哪一天才能夠把自己身下的這根硬物放入郭小蘇的美穴之中。

    「小蘇,知道明天是什麼日子嗎?」

    羅永在午休的時候坐在郭小蘇旁邊問道。

    「明天,我不知道。」郭小蘇故意俏皮的回道。一個十七歲的少女哪會忘記自己生日呢,她們隻會想著怎麼把自己的生日過得有意義。

    當然,羅永也看得出來郭小蘇並非是真的忘記了自己的生日。她隻是找一個話題讓自己說出要說的話而已。「明天是你十七歲的生日,我想在今天晚上給你慶祝一下,好嗎?」

    這下郭小蘇是真的奇怪了,她問道:「明天是週六,正好有空能夠好好的過一個生日,幹嘛非要今天晚上過呀?」

    「呵呵,因為今天晚上過了十二點就是明天了嘛,也就是你的生日了。我想成為第一個為你過生日的人,等到了明天我怕你會忙不過來嘛。」羅永拉著她那潔白柔軟的小手溫柔的說道。這個理由他足足想了一個星期,要讓一個女孩願意晚上到自己家來一起過夜,這個理由可不容易想。

    郭小蘇很明顯也意識到了這點。對於自己的男朋友想得這麼細緻,這麼體貼自己,她當然是發自內心的高興。不過對於要在外面過夜,她卻是不能接受的。雖然現在已經是二千年的新世紀了,但她自認為自己還沒有這麼開放,而且從小受到的教育也不充許自己這麼放縱。

    「我看還是不要了,過生日要十二點後,到時我怕回不了家。」郭小蘇嬌聲的拒絕道。

    羅永哪能輕易的放棄這個好不容易來的機會,而且他為今天晚上也準備了一個星期。他繼續勸道:「答應我嘛。我已經給你買好了生日蛋糕,而且還做了好多準備。你不來的話,不是白廢了嗎?再說,今晚是在我家裡給你慶祝生日,你還怕什麼呢?」

    「可到時候我怎麼回家啊?」郭小蘇已經被說得有些心動了,她本來想,如果是在外面過生的話的確是有些放縱,但在自己男朋友家裡就不一樣了,至少在那兒會有家的溫暖。而且能和自己喜歡的男生浪漫的過上一晚,她自己也是很期盼的。

    「回不了家就不回了嘛,今天晚上就睡在我家裡吧,反正我父母不在家,家裡有多的房間的。」說到這兒,羅永明顯感到自己心跳在加速,他甚至都不敢正眼去看郭小蘇,生怕她一下子看出自己的企圖而生氣。

    不過他的擔心是多餘的,郭小蘇明顯沒想到這些,她隻是仍舊不放心的道:「這樣不好吧,我父母會擔心的。」

    看著郭小蘇並沒有一口拒絕他的要求,羅永頓時有了信心。看來書上的介紹也是有些道理的,純情的少女在面對自己喜歡的男生時是很容易受騙的。

    「這不是問題啦,你打電話回去說在一個同學家裡過夜不就行了嗎?」羅永繼續慫恿道。

    「那……好吧。」郭小蘇終於鬆口同意道。

    耶!羅永內心一陣狂喜,看來今天真是個好日子,首場戰役已旗開得勝了。

    「不過,你得答應我。今天晚上可不準對我亂來哦。」郭小蘇突然加了一個條件。

    「那當然,我隻是想給你慶祝生日嘛。再說了,你是我心中的女神,我怎麼能褻瀆自己的女神呢。」羅永馬上應道,隻是他內心想的是,親個嘴應該不算是「亂來」吧。

    聽了男友的保證,郭小蘇也放心不少。而且羅永還把自己比作成他的女神,這種甜言蜜語更是讓她覺得無比的幸福。

       ***    ***    ***    ***

    一天很快的過去了。晚上,在羅永家裡。

    「沒想到你的房間收拾得這麼幹淨啊。」郭小蘇由衷的讚道。

    羅永試探著從後面操起雙手摟住她那細腰,回道:「那是當然,我這個人平常可是很愛幹淨的。」這一點也是他從書裡看到的,都說女孩子喜歡愛幹淨的男生。為此,昨天晚上羅永還特別花了一個小時來打掃自己的房間。把家裡收拾得幹幹淨淨,特別是那些亂七八糟的書,一定要藏好,要是讓郭小蘇看到了可不得了。

    郭小蘇纖腰突然被襲擊,她一下子反射性的掙脫開來,對羅永道:「不要這樣啦,你說過不亂來的。」

    「可是,小蘇,我真的喜歡你啊。難道你看不出來嗎,我想我們的關係應該能更進一步。」羅永紅著臉說道。

    「還是不要啦,我們現在還小嘛。」郭小蘇仍然放不開來。

    不過,羅永也料到會這樣。郭小蘇是那種比較保守的女孩,也正因為如此,羅永才真正的喜歡她,這並不是單純的美貌能夠做到的,「嗯,對不起,剛才是我的不對。快十二點了,我們還是來先給你慶祝生日吧。」

    在餐桌前,紅燭美酒,更是映出眼前佳人那嬌豔欲滴的面龐。那水汪汪的大眼睛,那紅潤嬌美的小唇。隻是看著,羅永就感到自己已經醉了。

    「小蘇,該你許願了。」羅永指著生日蛋糕上的蠟燭說道。

    「嗯,那我許個什麼願好呢?」

    「什麼願望都可以啊。隻是,我也想和你一起許,可以嗎?」羅永道。他決定開始實施自己的第二計畫了,他要在今天晚上得到郭小蘇的初吻。

    「你也要許,你想許個什麼願望?」郭小蘇覺得很是有趣。

    「嗯,那得等我許了再說。」

    「呵呵……那好吧。真是便宜你了,我過生日你也許願。那我們一起吹蠟燭吧。」郭小蘇提議道。

    「好啊。」

    兩人閉著眼睛,把願望許好後,一起吹熄了生日蠟燭。郭小蘇一直惦記著羅永許的是個什麼樣的願望,趕緊問道:「現在可以說了吧,你許的什麼願。」

    「我說了怕會實現不了。」羅永故意裝著不願意說的樣子。

    「討厭,你剛才答應人家說出來的。而且,你怎麼知道實現不了。我不管,你今天一定要說,要不我生你氣了。」郭小蘇見羅永就要耍賴,哪會輕易答應,一定要他說出來。

    羅永暗自高興,他哪會不願意說,他是巴不得說出來。剛才不過使用了點欲擒故縱的小技倆,這也正如大多數書上所說的,女人都是很好奇的動物。你越是不想讓她知道的東西,她越是想知道,等知道了又覺得沒什麼稀奇的了。

    「好吧,說就說,實現不了也沒什麼。」說到這兒羅永又停了下來,他想再吊一下郭小蘇的胃口。

    「那你說啊,今天我過生,一定能讓你實現願望的。」郭小蘇趕緊催道。

    「我的願望是--我想吻一下你。」羅永終於說出了自己的願望。這也是自已今天晚上的目的。

    「啊……你……你討厭!」郭小蘇頓時羞得一臉嬌紅,撅起一張可愛的小嘴生氣道。那樣子真是可愛至極,羅永看在眼裡真想撲上去一口吃了她那張柔軟的嘴唇。

    「對不起嘛,是你自己非要我說的。而且我也說了,實現不了也沒什麼關係的。」羅永趕緊辯解道。

    聽了自己的辯解,郭小蘇果然沒有剛才那麼生氣了。羅永繼續道:「而且,小蘇。我們戀愛也這麼久了,難道吻你一下也不行嗎?一對情侶做這種事也沒什麼值得不好意思的吧。」

    郭小蘇看著羅永,她確信自己的確是真心喜歡他的。而且他又從來沒做過令自己不高興的事,隻要自己拒絕做的事情,他都會依著自己。也正因為如此,自已的初吻還一直沒有交給他。不過自己好像的確是保守得過了點頭,雖然不能說像其他女孩子那樣還在高中時就失去了自己的處女之身,但對於接吻來說,相信90%的女生都會在高中時代交給自己所喜歡的男生吧。

    而且今天又是自己的生日,羅永更是用自己生日的名義許的願,如果不答應一定會讓他遺憾的,而且也會讓自己遺憾。想到這兒,郭小蘇終於下了決定。

    「那好吧,就這一次哦。以後你也不能隨便吻我。」郭小蘇害羞的低著頭,答應了羅永。

    「好,好,隻要沒有你的充許我以後絕不冒犯你。」羅永高興之極,看來今天晚上的努力沒有白廢。現在不管郭小蘇說什麼他都會答應,管他的,先答應了再說,隻要現在能夠吻她一下就行了。

    羅永好怕郭小蘇會突然後悔,他趕緊走到郭小蘇身前,想一親芳澤。郭小蘇也放下了心裡的負擔,其實她也一直渴望著這一刻。從這一點來說少男少女的想法是一樣的,隻是少女的想法更美好一些,她們希望能給自己的初吻留下一個美好的記憶。

    羅永輕輕的握著郭小蘇那雙潔白柔滑的手,看著眼前的美人星眸微閉,緩緩的?起了頭。嬌豔的面頰,長長的睫毛,嬌小的鼻樑,還有那如櫻桃一般可愛的小嘴,這一切離自己是那麼的近。羅永現在才發現郭小蘇長得的確很美,美得已經到了讓人窒息的地步。

    佳人美唇為君啟,微張的櫻桃小口,就像是一朵等待著摘采的花朵,它正等著自己的厚實大嘴給它印下難忘的記號。

    一點一點的近了,羅永明顯能感覺得到這種距離的縮近。終於,他的嘴碰觸到了這顆紅豔嬌美的櫻桃。軟,真的很軟,這是羅永的第一感覺。不但是軟,而且有一絲甜甜的味道,又有一點茉莉花的花香。這就是少女的初吻嗎?羅永突然感到自己是那麼的幸福,他終於品嚐到了少女的初吻,是那麼的香甜可口,又是那麼的沁人心肺。

    郭小蘇被炙熱的男性嘴唇一碰,全身酸麻,頓時覺得全身的力氣像是被抽光似的,腳不由得一軟眼看就要摔到地上。羅永趕緊抱住她的纖腰,讓她能勉強站立住。

    羅永終於把嘴唇完全印在了那張櫻桃小口上,四片嘴唇不停的撕磨,他感受著,享受著,他要把這柔軟,香滑的觸感深深印在自己腦海裡。不過他並不滿足於此,一條厚實的大舌慢慢侵入那嬌小迷人的小口之中。

    郭小蘇也感到了這新的侵入,不自主的緊閉貝齒,想把這壞東西拒之口外。不過羅永哪會輕易放棄,他用自己的舌頭不斷抵弄她那潔白的貝齒,感受著貝齒的滑膩。那貝齒在自己的抵弄下,終於分開了一條小小的細縫,羅永不失時機的把舌頭趕緊伸入進去。頓時像到了一個新的世界,她的口內濕滑、溫暖,那害羞得想逃又逃不掉的丁香小舌更是柔滑、嬌嫩。

    羅永感覺得到自己的慾火已經到了一個頂峰,他緊緊摟住郭小蘇的細腰,生怕她把自己推開。厚實的舌頭也在她口中不停的攪動,不停的牴觸著她的丁香。更是把那條細軟丁香吸入自己的口中品嚐,咂弄,充分感受著那條丁香的柔軟,濕滑,和那香甜如蜜般的味道。

    隨著??作響的聲音,他毫無顧忌的把她口內的香津全數吸入自己口中。這是比全世界任何飲料都好喝的液體,他就像是一個取之無度的小孩,把她口中的香津全數吸入品嚐後還不知夠,還不停的吸取。

    這個吻足足持續了三分鍾,直把郭小蘇吻得喘不過氣來,羅永才唸唸不捨的放開了這杖肉香的櫻桃。

    「討厭,你……你壞死了。」剛一鬆口,郭小蘇便氣著質問道。剛才這一吻差點兒讓她窒息。

    「小蘇,對不起。我是太愛你了,真的我很愛你。能夠得到你的初吻是我今生最大的幸事,你不要怪我了好嗎?」羅永連忙賠罪到。

    其實郭小蘇也不是真的生氣。說實話,她自己現在也是覺得很幸福的,能把自己寶貴的初吻獻給自己所愛的人,這對於一個女人來說是很幸福的事。

    「好啦,我也沒說什麼嘛……」郭小蘇撒嬌道。還把頭慢慢靠在羅永的胸膛上。

    羅永真是受寵若驚,輕輕抱著她的嬌軀,不斷說著甜言密語:「小蘇,你真好。能有你做我的女朋友是我這輩子最幸福的事,我會一輩子好好對你的。不讓你受一點委屈,不讓你受一點苦,愛你一輩子,寵你一輩子。」

    懷春的少女,哪個不喜歡聽這種情話,更何況這是從自己的情郎嘴裡說出來的話。這一刻,郭小蘇真覺得自己是這世上最幸福的女人。她感受著這寬闊而又溫暖的胸膛,真想時間在這一刻停止。

    不過,羅永並不滿足於此。這也許就是男女最大的差別,女人更願意享受愛情,而男人很願意享受色情。他認為現在的時機正好,應該是自己再次出手的時候了。

    羅永扶著郭小蘇的香肩,再一次把嘴又封了上去,依然是那麼的香甜柔軟,美妙的滋味再一次填滿自己的嘴巴。這一次比剛才要輕柔得多,雖然這是他第二次接吻,他還遠遠不懂得接吻的技巧,不過羅永平常在書上和網上也看得多了,對此並不陌生,他知道應該怎樣讓女方得到更多的享受。

    郭小蘇並沒有拒絕這第二次的侵犯,她隻是象徵性的輕輕推了一下,便又沈浸在接吻的愉悅之中,而且她明顯感受到這一次比剛才更加的舒服,她甚至主動把那丁香妙舌伸入羅永那火熱的大嘴之中,去感受那炙熱的溫柔。

    羅永的手在這一刻也慢慢下滑,慢慢的來到那迷人秀峰的山腳下,他的手毫無停留的打算,而是直撫上山峰。雖然是隔著衣服,但他手上傳來的柔軟卻是那麼的真實。

    「啊……不要……」郭小蘇猛然把羅永推開,「你……你……你……」她一下子不知道說什麼好,一個女孩子這麼敏感的位置突然被摸,他已經害羞得不知道怎麼說出口了。

    羅永眼見事情要糟,一把拉過她的滑嫩小手,趕緊賠禮:「小蘇,對不起。剛才我是一時太衝動了,你不要怪我好嗎。你要知道我是太愛你了才會做出這種事了。」

    「你……你白天答應過我不對我亂來的,怎麼能夠這樣呢。」郭小蘇把一隻手擋在胸前,生怕羅永會再一次侵犯似的。

    「可是,我是真的愛你的啊。我是太喜歡你了,才一時沒有克制得住自己。小蘇,我真的很想摸摸你的胸脯,或許你會認識我很下流,不過我向你保證,我隻對你有過這種想法,對別人絕對沒有過。我是真心喜歡你,才想對你做這種事的。如果你堅持不要的話,我不做就是了,但你可千萬不要生氣啊,那樣我會感到很痛苦的。」羅永百般柔情的說道。

    郭小蘇果然被他這一番話打動,其實對異性的幻想,不但男的會有,女的也會有。郭小蘇自己就常常幻想著男生和自己有什麼不同的地方,她也很想看下男生身上那不為人知的秘密。不過傳統的教育和社會的道德令她知道這是件很可恥的事,因此她完全克制住了自己的想法。

    羅永見郭小蘇不說話,知道她內心正在作掙紮。看來摸她乳房這件事還沒有到完全絕望的時候,隻要自己再努力一把,說不定還是能達成這個願望的。

    「小蘇,剛才是我不對。這次我先徵得你的同意,讓我摸一下好嗎?」

    「還是……還是不要啦……」郭小蘇害羞的說道,那嬌豔的面頰泛起一絲紅暈,可愛得不可方物,讓任何男人都想親上一口。

    羅永知道她的心已經有些鬆動,隻要自己再堅持下,今天晚上一定能攻下這兩座誘人的山峰。他輕輕的用嘴唇在她那紅暈的臉蛋兒上親了一下,然後深情的勸道:「小蘇,答應我吧。現在,隻有我們兩人在一起,這是屬於我們兩個人的世界,還有什麼放不開呢?我知道你很害羞,不過兩個相愛的人做這種事有什麼不對嗎?不要讓我失望好嗎?」

    郭小蘇終於被羅永說服,她也不想讓這個隻屬於他們兩人的世界,隻屬於他們兩人的時間有任何一絲的遺憾,這樣她會抱憾終身的。

    看見郭小蘇微微的點了下頭,羅永異常的興奮。從他第一次認識郭小蘇時就一直垂涎著那對美麗,嬌貴的柔軟乳房。在經過一年的努力後,今天,他終於能完成這個願望了。

    那是一對多麼誘人的聖潔啊!他知道不光是班裡的男生,就是有些高年級的男生都一直想追求郭小蘇,都一直想擁有這對乳房,而今,這對還沒有被任何男人褻瀆的乳房將落入自己手中。他將用自己的雙手去感受它的柔軟,它的滑膩。

    羅永把她那迷人的嬌軀拉入自己的懷裡,她知道現在的郭小蘇很脆弱,她害怕受到傷害。隻有讓她倒在自己的懷裡,讓她知道自己是始終陪伴著她的,是不會離棄她的,隻有這樣,才能令這柔弱的女生感到安全,感到溫暖。

    他的大手終於再一次碰觸到了那柔軟的突起。這次,羅永還用上了力,雖然仍然是隔著她的衣服撫摸,不過他明顯感受得到手上傳來的柔軟感和那富有彈性的肌膚觸感。不過他自然是不再滿足於此,他用手撫摸著她那柔滑的肌膚,從紅暈的臉頰到雪白的細頸,再到那光潔的胸前,就這樣至上而下一直撫摸到她的衣領口時才停下來。

    「小蘇,我可以把手伸進去嗎?」羅永處近她的耳綴,溫柔的問道。

    「嗯……」郭小蘇咬著紅唇,害羞的應道。那聲音小得連一隻蚊子的嗡鳴聲都不如。

    羅永得到郭小蘇的允許後,終於如願以償的把手伸進了自己懷中美女的衣服內。郭小蘇的乳房並不大,在同齡中隻能算是中等,而為了不影響胸脯的發育,她帶的胸罩又稍微有那麼一點大。因此,羅永的手能夠輕輕拉開那擋路的布料,直趨入內。

    隔著物體的感覺和肌膚直接相觸的感覺完全不一樣,這是沒辦法比的。他的中指、食指、無名指首先感受到了那滑膩至極的感覺,又是那麼的細膩,柔軟。那隻手並沒滿足於此,它繼續入侵,它要充分享受這塊軟肉給自己能夠帶來的最大快感。

    「啊……」郭小蘇嚶嚀一聲嬌呼了出來。因為她身體上最為敏感的地方受到了火熱而粗糙的男性手指的按撫,那是她放於軟峰最頂上的一顆草莓。這顆草莓連自己都小心的呵護著,不敢輕易的碰它,沒想到現在卻落於一個男人的手掌之中,任其撫弄、按捏,甚至是挑逗。

    羅永的手指終於攀上了高峰,完全佔領了山峰上的唯一建築,那顆細膩,圓潤而又敏感異常的少女乳頭。

    羅永的手掌完全的包裹住了這隻嫩乳,輕輕的撫摸,撕磨著這柔軟,細膩的肌膚。享受著它給自己帶來的從來沒有過的快感,感受著它在自己手掌中不斷變化的模樣。

    「小蘇,你的乳房好軟,好滑啊。我真是太愛你了,是你讓我感受到了這從來沒有過的幸福。小蘇,我會愛你一輩子的。不管天荒地老,海枯石爛。」羅永一邊說著情話,一邊用自己的嘴親上那滑嫩的臉龐。

    手口並進,他充分享受到了少女肉體給自己帶來的快感。羅永一邊親吻著少女的嫩臉,一邊用自己的右手玩弄著少女的乳房,摸完左乳又換到右乳,細細比較著兩邊的不同,不厭其煩。

    「小蘇,今天晚上我們睡在一起好嗎?」羅永輕柔的問道。

    雖然郭小蘇敏感的地帶被一隻男性的手執意的把玩著,這一點早使她失去了平常的冷靜。但她聽見羅永的這句話還是嚇了一跳,拉開他撫弄自己乳房的手,生氣的說道:「你……你怎麼能提這樣的要求呢。我都讓你做到了這樣的地步,你還不滿意嗎?你竟然說出這樣的話,你把我當成什麼了。」

    「可是我是真是太愛你了呀,一刻也不想和你分開,你願意和我分開嗎?」羅永故技重施,想用甜言蜜語改變她的主意,不過他也知道這並不容易。

    「這點我當然知道,我也是真心愛你的,要不然,也不會把初吻給了你,還讓你摸了人家身上害羞的地方。但我們現在還是中學生呀,現在對這種事情還太早。」

    羅永聽了她的話,知道今天晚上是不可能得手的了,事實上他也知道郭小蘇所能承受的底線,能夠讓自己摸了她的乳房已經是超額完成任務了,自己是不應該貪心的。

    看著羅永並不說話,郭小蘇以為他是在生氣,她並不想這個有記念意義的晚上以不愉快結束。於是又安慰道:「阿永,我們現在真的不能這麼做,你答應我好嗎。等我們上了大學以後,我一定把自己的第一次給你,讓你得到我最寶貴的東西。」

    能聽到這句話羅永也是很滿足了,他知道通過這一晚他和郭小蘇的關係是更進一步了。要不是限於年齡的話,他相信今天晚上就能品嚐到人生的禁果。

    「小蘇,你以為我真是急色的人嗎?我剛才的意思是說我們今天晚上睡在一起,隻是單單的抱著一起睡,我不會對你做什麼的。我隻是想留給我們倆一個難忘的夜晚而已。」

    這句話直說得郭小蘇心動不已。要她今晚做出男女禁忌之事,這的確違背了她的道德觀,她是決不可能答應的。但是,如果隻是和喜歡的人相擁而眠,享受那種溫馨的感覺,她也是很心動的。她也很想嘗試睡在羅永懷裡的滋味,她相信一定是很安全,很溫暖的。

    「你真的不會對我做我不喜歡的事情嗎?」郭小蘇問道。

    「當然,你是我心中的女神,我怎麼敢褻瀆你呢。」羅永趕忙答應道。雖然不能在今天晚上得到她的處女之身,但能抱著這麼美的嬌軀睡上一晚,也是很讓羅永很興奮的。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那我就答應你了。」郭小蘇溫柔的說道,還主動的吻了一下羅永。

    等兩人洗完澡,已是半夜兩點多鍾了。

    羅永看著才出浴室裡出來的,穿著一身睡袍的郭小蘇,說不出的那麼嬌柔,那麼嫵媚。羅永把她接到床上,為她輕輕蓋上被子,看著她那俏臉,又忍不住在她的紅唇上香了一口。郭小蘇也沒抗拒,靜靜的讓他吻著。

    「小蘇,你真美。」羅永由衷的讚道。看著她胸前那兩顆柔軟非常的突起,他不由得把手又放在了上面,「可以摸下嗎?」

    「討厭,你剛才還沒摸夠嗎?」郭小蘇嬌嗔道。

    羅永知道這並不是拒絕的話,應該算是一種默許。他毫不猶豫的把手伸進了她的睡袍,再一次撫摸著那令男人瘋狂的軟肉。

    「我永遠也摸不夠。」羅永嘻笑著道。一隻大手在那團軟肉上不停的撫摸、揉弄,讓那團軟肉隨著自己的意願幻化出不同的形狀,充分的感受著這對妙乳的柔軟、滑膩;中指和食指更是夾著那上面的小草莓,輕輕的揉捏、搓弄。

    「小蘇,你的乳頭有些硬啦。」

    少女的敏感地帶受到男人的撫摸當然會生出生理上的反應,而且她又是喜歡這個男人的,這種反應更是毫無掩飾的表現了出來。不過聽了羅永這句話,作為少女的她怎能不害羞,「你下流,居然說出這麼害羞的詞,人家才沒有硬呢。」

    「好,好,好,是我下流,我的小蘇是全世界最純潔,最可愛的女孩,是我這隻癩蛤蟆有幸吃到了天鵝肉。」

    「本來就是這樣。」郭小蘇嬌柔一笑,撒嬌的說道。

    羅永聞著處子的幽香,手上傳來柔軟,細滑的快感,這些刺激令他的下身不自主的硬了起來。而這硬起來的東西說什麼也收不住,慢慢的頂到了郭小蘇的下體上。

    「啊……你……你什麼東西頂到我了。」郭小蘇嬌聲呼道。

    羅永也是很不好意思,不過他又不是什麼武林奇人,能夠對自己的陽具收縮自如,他隻得往後移動了下身子,使其不碰在郭小蘇的身上。

    「對不起,是我的那個忍不住了……」羅永不好意思的說道。

    郭小蘇雖然純潔,但這些基本的生理知識還是懂的,他立刻明白過來羅永的意思。嬌羞的說道:「你壞啦,下流!」

    「這怎麼能怪我嘛,這是一個男人正常的反應。如果我在這樣的情況下還生不出這種反應,要麼說明眼前的女人不夠漂亮,要麼說明我的性功能有問題。它現在能硬起來,不正好說明我是個健康的男人,而你則是個漂亮的女人嗎?」

    「哼,油腔滑舌!」郭小蘇嬌嗔的道,不過她聽了羅永的解釋也是真高興。本來嘛,在這種情況下能生出這種反應是再正常不過的事,就像剛才自己的乳頭在他的撫弄下不也是發硬了嗎,這都是正常的。

    眼見自己的陽具暫時也不可能軟下去,羅永隻得離著郭小蘇一段距離,也不敢去擁抱她,更是把伸入她衣內的手也拿了出來。

    郭小蘇也是一臉的害羞,眼眸含春,嘴角濕潤,一張臉更是通紅,像是有什麼話想說又說不出來似的。羅永看著郭小蘇的樣子,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好,隻知道一個勁的說對不起,但那陽具就是不軟下去。

    「阿永,我想……我想……」郭小蘇聲音如蚊,害羞的說道;不過聲音實在是太小,後面的話羅永雖然離她近也沒有聽清楚。

    「小蘇,你想什麼?」羅永溫柔的問道。

    「那,我說了你可不許笑我,你要不答應就算了,我也不會強求的。」郭小蘇稍微放大了點聲音。

    「小蘇,不管你說什麼我也會答應的。就算你要我現在去摘下天上的星星我也會馬上去辦。」羅永肯定的說道。

    郭小蘇緩了一會兒,終於又把話慢慢的說出口,那樣子真是無比的嬌媚。

    「我想……想摸摸那兒……」這次聲音雖然還是小,不過羅永終於還是聽到了。

    「摸哪兒?」羅永不解的問道。他是真沒聽明白郭小蘇的話。

    「摸……摸……摸你剛才抵著我下身的那個東西。」話剛說完郭小蘇就害羞得閉上了眼睛,一張俏臉更是羞紅如血。

    這下羅永算是徹底聽懂了。她是要摸自己的陽具啊,天啊,你對我太好了。這種事情我自己都不敢提出來,生怕惹得眼前的美女生氣,沒想到她竟然主動的提了出來。她是要用她那雙潔白,嬌柔的玉手摸自己的陰莖啊,那將會是多麼美妙的事情。像這種事她怎麼能擔心自己不答應呢,自己是甘之如怡呀,她愛怎麼摸就怎麼摸,愛摸多久就摸多久。隻要她願意,她那雙玉手放在自己的陽具上面一輩子都可以。

    不過細想一下也是,男人對女人的身體好奇,反過來說女人對男人的身體不也是很好奇的嗎。而且嚴格的說,男人心性較放蕩,就算見不著女人的身體,總能看色情書刊吧,總能上網看吧。

    可女人就不同,女人心性較內向,就算她們對男人的身體好奇,也不敢去看色情書刊這些的,她們會認為這樣顯得自己很淫蕩。所以從這方面來說,女人對男人的身體所瞭解更少,更是充滿了好奇心。

    羅永當即就想一口答應郭小蘇的要求,不過他突然意識到這是個機會,不能這麼順利的讓她達成自己的心願。

    「小蘇,你的要求我當然要答應你了。你是我的,我也是你的,不是嗎?我身體上的任何地方你都可以碰,我隻會高興,不會生氣的。」

    郭小蘇聽了他的話,緩緩的睜開了眼睛,嬌弱的問道:「你不覺得我這樣有些……有些淫穢嗎?」

    「傻瓜,我怎麼會這麼想呢。我們是情侶呀,如果我們沒有這種關係的話,或許我會這麼以為。但我是你男朋友,你對我有這種要求是很正常的啊。如果這樣都算是淫穢的話,那麼人類就要絕種了。」羅永馬上打消了她的疑慮,他可不想讓郭小蘇現在突然收回剛才所說的話。

    「真的?」郭小蘇眨著那雙可愛而水靈的眼睛問道。

    「真的。」羅永給了一個肯定的答案。

    不再讓郭小蘇猶豫,羅永拉開了被子,脫掉了睡衣。本來已經有些開始變軟的陽具在郭小蘇剛才的要求下又脹得有些火熱。羅永把自己的陽具放在郭小蘇眼前,說道:「看,這就是我的……我的……」這一下子羅永倒不知道該怎麼說好了,總不能對她說「這就是我的雞巴」這種粗穢語言吧。

    「在學名上應該叫做陰莖吧。」倒是郭小蘇害羞的說了出來。

    「好像是這樣叫的。」羅永也承認道。不過他倒不關心該怎麼叫,那隻是聽著能從郭小蘇這麼純潔的女孩口中聽到「陰莖」這個詞,他的陽具不由得又是一陣火熱,而且能把自己的生殖器放在這麼美的少女面前,他也感到很有快意。

    「小蘇,你不是想摸嗎?你摸摸看吧。」羅永點醒了看著他的陽具後有些發愣的郭小蘇。

    郭小蘇一臉羞紅,不過還是依言用自己的手摸了上去,這畢竟是她自己要求的,她也的確有這種想法。

    「啊……」羅永舒爽的叫了出來。溫柔的小手碰到了他敏感的生殖器上。那是一雙多麼潔白,柔軟,纖細的手啊,曾經為了能牽上它,他足足花了一個月的時間去討好這隻手的主人。而現在,這隻十指如蔥的嫩手卻握著自己的陽具,給自己的陽具帶來不一般的感覺。羅永隻感覺自己的陽具在這隻手的撫弄下還在不斷的變大,變粗,變燙,他火熱的陽具感到這是隻冰冷的小手,這隻小手正在給自己降溫,正在給自己溫柔的感觸。

    「小蘇,你的手握得我好舒服啊。能再用力一點嗎?」羅永要求道。

    事實上,郭小蘇第一次碰觸這奇妙的東西也是感覺怪怪的。對它有些好奇,也有些莫名的衝動。自己越是緊握它,它就越是變得粗大,溫度也越高。她從生理課上知道這就是令女人懷孕的東西,它能插入女人的陰道之中。不過她現在很難想像,這麼粗大的東西怎麼能放得進去啊,怪不得別人說女人第一次做的時候會很痛,一定是這壞東西把女人那嬌小的陰道強行撐開的緣故。想著自己也會有這麼一天,她不由得就感到一絲害怕。

    不過這東西傳來的熱度的確使自己很是享受,明明這東西又難看,又粗糙,而且還發出一股惡臭的氣味,可自己好像很喜歡它似的。她甚至感覺到自己的下身居然有些濕潤了。她很想加大力度握住它,看它能變成個什麼樣子,不過她又害怕把它弄痛。現在,羅永自己要求再用力一點,她也考慮不了許多,又加大了自己手上的力度。

    「喔……喔……好舒服啊。小蘇,我真是愛死你了。」

    郭小蘇聽見男友的讚賞,也是很高興。她輕輕的翻開陽具上的包皮,露出那粉紅色的龜頭,用自己的手指輕輕在上面摸了一下。

    「啊……小蘇,就是那兒,你再摸摸。快……」羅永被刺激得舒服之極。

    郭小蘇聽話的在上面不斷的撫摸、套弄,更是用指甲輕刮著龜頭正中心的尿道口。直讓羅永感覺如升雲霄一般。

    火熱的陽具再也禁不住這種激情的挑逗,他一下撲在郭小蘇的身上,瘋狂的吻著她的嘴、她的臉、她的脖子、她的身,吻著她身上所有能吻的地方。郭小蘇也是熱情如火,使勁的抱著羅永,讓他侵佔著自己的美妙嬌軀。

    「小蘇,脫了它吧。」羅永指著還穿在郭小蘇身上的睡衣道。

    「我怕……」

    「不要怕,我會愛你的,我會保護你一輩子的。」來不及等郭小蘇答應,羅永就解開了她的睡衣。

    睡衣脫落,好一具美麗動人的青春胴體,羊脂白玉,肌膚細膩。羅永忍不住用雙手輕撫在上面,如水般的柔軟、如絲帛般的滑順,那種溫暖、那種嬌嫩,無時無刻的刺激著羅永的掌心,這真是至高的享受,這真是上帝的傑作。

    這具美妙的胴體逐漸被撫摸得炙熱,雪白的玉膚開始泛起微紅,更是顯得嫵媚、嬌柔。羅永充分的感受著這具身體的嬌嫩、柔滑,而又富有青春的彈性。他要把這種感覺深深的刻在自己的腦海裡,讓這種感覺永不被忘記。

    「啊……啊……別摸了……我受不了了……」郭小蘇輕呼著,她已經徹底的動情。她也在享受著這美妙的滋味。她覺得自己身上有一種奇怪的感覺,像是騷癢,又像是侵泡在牛奶之中,那火熱的大手執意的在自己的嬌軀上遊走,把她帶向那美妙的天堂之國。

    她突然發現有點不對勁,好像那隻手正在扯落什麼東西。

    「啊……不要……阿永,你不能這樣。」郭小蘇一把抓住那隻手,阻止它的行為。

    原來羅永正準備脫掉現在郭小蘇身上唯一的遮掩之物,她的內褲。他想要在今天晚上徹底的佔有這具美麗的身體。

    手被郭小蘇抓住,羅永又不敢用強。隻得暫時停止了行動,對郭小蘇苦苦哀求道:「小蘇,給我吧。我求你了,我已受不住了。你是那麼的美麗、動人,深深的打動了我的心,更是挑起了我的慾火。你要是不給我,我會被這火燒死的。我求你了,好嗎?」

    「不……不要啊,你答應了我的,我們不能做。」郭小蘇嬌呼著拒絕道。

    「為什麼不能呢,我愛你,你也愛我的,不是嗎?而且,你現在不也是和我一樣需要嗎,為什麼我們就不能做呢。你是怕我背叛你嗎,我對天發誓,如果我有負於你,讓我不得好死。今生今世,隻有你能夠選擇不要我,而我會一直愛著你,永不背棄。小蘇,答應我吧,求你了,我從來沒有這麼求過一個人,但我願意求你,因為你能給我的是我的未來,我的希望。」

    郭小蘇隻是一個十七歲的少女,羅永的話深深的打擊著她的意志。她那顆如玉石般堅硬的意志正被一點一點的擊碎。

    「你說的是真的嗎?」美麗的少女望著自己的心上人,輕柔的問道。

    「嗯,我會愛你一輩子的,甚至是下輩子,下下輩子。我要永遠的跪在你的石榴裙下,因為,你是我的女神。」羅永撿著數不完的情話扔向眼前的少女。

    郭小蘇終於軟化了,她的手慢慢的鬆開來。

    羅永知道時機已經成熟了,她由衷的感謝著眼前的佳人,在這一刻,他發誓一定會一生一世的愛她,寵她。

    終於,阻擋著二人的最後布料也給除了去,少女最隱秘的部位最終還是暴露在了羅永的眼前。多美的景色啊,柔軟而又稀疏的陰毛,上面反射著點點燈光,是那麼的美麗。兩腿之間的那條細縫更是粉嫩誘人,就像是一個含羞答答的小姑娘一樣。這是一塊多麼美麗的三角地帶啊。

    羅永輕輕用手掰開了這條細縫,欣賞著裡面那從來沒有人看見過的景色。那是一片粉紅色的景像,光滑柔嫩,引誘著眼前的這個男人對他垂唌欲滴。那蜜洞散發著誘人的光芒,星星點點,顯然,這裡面因為主人的動情早就流出了一些液體。而在肉洞內不遠的地方,有一些看似薄薄的肉膜阻擋住了羅永的視線。

    「這……這就是處女膜嗎?真美啊。」羅永情不自禁的讚道。

    郭小蘇被他任意的碰觸和觀賞著自己最隱秘的地方,本就是害羞至極,現在聽見羅永的話,更是羞得不想見人。

    「你不要看啦,討厭死了。」郭小蘇夾緊了雙腿,關閉了秘洞內的景象。

    不過羅永哪會放棄,他再次拉開了秘洞的門,說道:「小蘇,不要怕羞。你能把最幹淨的身子給我,是應該值得驕傲的。讓我看下吧,讓我看見你處子的證明。」

    羅永一邊欣賞著美麗的景色,一邊用手指慢慢撫摸著這兩片嬌嫩的陰唇。更是用自己的一根手指撥弄著那顆血紅透頂的香思豆。

    郭小蘇被侵犯了陰唇,本就騷癢不已,那可是連自己都沒碰過的地方啊,而現在卻讓一個男人在上面撫弄。而這個男人還沒滿足於此,更是侵佔了這敏感地帶上最敏感的一顆小豆,這讓郭小蘇如何承受得了。

    「啊……別弄……阿永,別弄那兒,我受不了了……」郭小蘇嬌呼著,嘴裡揮出絲絲香氣,她已經情動到了極點。

    羅永玩弄了一會兒,也覺得該是辦正事的時候了。他用雙手分開郭小蘇那纖美的雙腿,讓自己那火熱的陽具慢慢對準了目標。他先輕輕舔了一下郭小蘇胸前的一顆草莓,然後對她說道:「小蘇,你準備好了嗎,我要來了。第一次應該會有些痛,你忍著點兒,我會很溫柔的。」

    郭小蘇一聽見他說會痛,想起剛才看他陰莖時那嚇人的樣子,不由得求道:「阿永,今天別弄吧,我怕……」

    「傻瓜,你怕什麼呢?我會很溫柔的,每個女孩子第一次都會痛,也正因為痛,她們才會記得這難忘的一刻。小蘇,放心吧,我會讓你擁有一個美好的回憶的。」

    「嗯……」郭小蘇終於答應了,她輕輕的應了一聲。她已經準備好把自己最寶貴的貞潔獻給這個壓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她相信自己一定不會後悔的。

    羅永看一切準備就緒。把陽具頂在那美麗的細縫前,準備開始攻佔這最後的城堡。一點一點的深入,那柔軟的陰唇被頂得開分到兩邊,龜頭的前部已經進入了那溫熱、滑濕的蜜洞。雖然隻是這麼一點,但羅永已輕能感受到那難以形容的舒服感覺,那柔軟的蜜肉被自己的龜頭分開後又緊緊的包裹回來,給他的龜頭帶來無比的刺激。

    「啊……好痛……你……你輕點……」郭小蘇叫道。她那蜜洞不但嬌嫩,而且更是緊湊,平時就算是放一個指頭進去就會覺得有些脹,而現在卻是一根粗大的陽具要擠進去,這能不痛嗎。

    羅永也知道郭小蘇現在一定不好受,他輕輕的吻著她的嘴唇,希望能借此減少她所受的痛苦。但下身卻絲毫沒停,正用力的鑿開這個蜜洞,進去享受更多的快感。終於,他發現龜頭頂到了一片軟肉,羅永已然猜到,這正是剛才自己所看到的處女膜,也是象徵郭小蘇的貞潔之物,隻要一旦捅破,就證明了眼前少女的貞操給了自己。

    「小蘇,我已經頂到你的處女膜了,馬上就要捅破它了。你會後悔嗎?」羅永問道。

    「不會,我相信你會愛我的……」郭小蘇答道。

    「嗯,我會一輩愛你的。那你準備好了嗎,會很痛的,你忍著點。」

    「嗯。」

    看眼前的少女已然作好了準備,羅永力貫腰間,大叫一聲:「我來了!」便把那發硬的陽具當作武器,硬是頂了進去。隻感覺那處女膜在自己陽具的力攻之下,先是向後凹去,然後終於達到它的最大形變,破裂開來,而那陽具突破這唯一的阻擋之後更是一下直衝進去,到了底。

    「啊……」和所有的少女一樣,郭小蘇被破處的疼痛刺激得叫出了她那告別少女時代的一聲。少女破處的身聲久久迴蕩,羅永一邊感受著下身那從來沒有過的快感,一邊聽著這少女嬌嫩的呼聲,他終於完全的佔有了這個少女,這個在學校裡的班花。

    「痛,好痛啊。嗚……嗚……嗚……」強烈的痛處令這美麗的少女眼角流出了晶瑩的眼淚。

    雖然羅永現在很想動,很想再體會一下陰道和陽具之間磨擦所帶來的快感。不過他也知道,現在是不能動的,郭小蘇實在是太痛了。他輕輕的吻去這美麗少女的眼淚,不停的安慰著她。

    「阿永,我痛極了。你……你先不要動……我實在是太痛了……」郭小蘇流著淚說。

    「放心,我不動,我一點都不動。不要怕,很快就會好的,疼痛很快就會消失的,我向你保證。」

    就這樣,羅永雖然已經把整根陽具都插進了她的陰道中,卻一點也不敢動,生怕把眼前的佳人弄痛了。不過還好,就算不能動,那緊窄的陰道也死死的包裹著自己的陽具,他能感受得到裡面的炙熱,裡面的溫軟和那嬌嫩的陰道肉壁給自已帶來的擠壓感。少女的處女陰道夾得他的陽具沒有一絲的空隙,全方位的包圍著這個闖進來的不速之客,同時也給了這位不速之客以最大的享受。

    等了好一會兒,羅永才輕聲的問道:「小蘇,好些了嗎。我能動了嗎?」

    郭小蘇的痛處的確已經減輕了許多,現在隻是感到下身很脹而已,她能明顯的感覺得到這根陰莖的形狀,她現在真是恨死男人的這根東西了。明明把自己弄得很疼,卻又不得不允許它在自己的陰道裏抽插。

    羅永動了,他把陽具慢慢的抽了出來,隨著他的抽出那陰道失去了撐力又縮了回去,不過還沒等著陰肉完全縮攏,那陽具又闖了進來,生生的又把它撕開。

    羅永隻抽插了一次,郭小蘇又痛得哭了出來,他不得不又隻有停了下來。不過由於這一次的抽插,帶動了剛破處的鮮血流了出來,羅永看著這美麗的紅色液體染紅了郭小蘇那雪白的玉腿。這是多麼美的景色啊,白色的底,紅色的點綴,勾出了一副美麗的圖案。

    羅永用手指輕輕拭了一點處女血,拿到郭小蘇的眼前,說:「小蘇,你看。這就是你的處女之血,它證明了你的貞潔,證明了我們倆的愛情。」

    郭小蘇雖然很害羞,很不願意看。不過她還是看了,正如羅永所說,這紅色的鮮血證明了自己的貞潔,證明了自己是把最驕傲的處女之身交給了自己最心愛的人。

    郭小蘇感到自己毫不後悔,相反,她覺得自己現在是無比的幸福。她要讓自已的男人也同樣的幸福,「阿永,我不痛了,你動吧。」

    「真的嗎,那我動了。這次我不會再停,長痛不如短痛,你如果再痛就忍著點,很快就好了。我會讓我們倆都留下一個最美的回憶。」

    郭小蘇輕輕點了下頭,她緊咬著自己的嘴唇,雙手也緊握著身邊的棉被,希望在最疼痛時能以此減輕自己的痛苦。

    羅永也不多說,剛才動了一下他就體會到了那美妙的滋味,現在他又動了。一下一下的在這嬌嫩,柔滑的陰道裏馳騁,用自己的陽具享受著這陰道給自己帶來的磨擦,和以此生出的快感。看著自己的陽具不停的進進出出,使得這原本嬌嫩的陰唇也跟著這動作翻進翻出,已經變得有些紅腫。不過強烈的快感已經使他失去了思考的能力,他已經顧不得這麼多,他現在隻知道享受這強烈的快感。

    「小蘇,好爽啊,你的陰道好爽啊……」羅永大叫著,宣洩著自己的快意。

    「啊……好痛啊……」與之相對的是郭小蘇那淒楚的叫聲。她緊皺著眉頭,咬緊了牙關,顯出痛苦的表情,兩隻雪白的小手更是使命抓住身邊的棉被。

    隨時羅永不停的運動,郭小蘇的下身也受到刺激而分泌出了愛液。有了愛液的滋潤,她終於沒有那麼痛了,相反的,換來的是絲絲如麻而又騷癢的感覺。她開始享受著這種新的感覺了,那種感覺,隻有在陰莖撕磨陰道的時候才能使她暢快,才能使她獲得至高的享受。

    她的話也由最開始叫痛,變成了現在對羅永的要求,「啊……快點……再快點……我好舒服啊。」

    羅永知道是郭小蘇的高潮快來了,而自己也已經忍受不住。他使出了最後的力量,用超快的速度抽插著郭小蘇的陰道。

    「啪、啪、啪、啪……」這聲音越來越大,越來越快。這代表著羅永正逐漸加力,逐漸加快的讓自己的卵袋抽打在郭小蘇迷人的三角地帶上。

    終於,迎來了最後的結果。隨著「啊……」的一聲呼叫,嬌嫩的女聲摻雜著粗豪的男聲,兩人同時瀉了出來,登上了這快樂的顛峰,感受著這最強而有力的至極快感。

    那晚,羅永和郭小蘇二人品嚐到了禁果的滋味。他們又幹了兩次,直到兩人實在是沒有一絲精力了才罷休。當他們最後入睡時天已經開始泛白。當然,郭小蘇那天也沒再過生日,隻是和自己所喜歡的男人在床上足足躺了整整一天。

    不過自那以後,郭小蘇還是很保守,不肯輕易的讓羅永和自己交歡。隻有在節假日,或遇到一些高興的事情的時候才會答應羅永的要求。但他們要麼不做,一做就會把兩人都幹得精疲力盡才肯罷休。

    這樣的日子一直到高中結束,女人有時比男人更善變,等兩人考上大學時,由於分隔兩地,郭小蘇很快的提出了要和羅永分手。羅永雖然不願意,可也沒辦法。而且他想,大學正是追求性愛的好季節,分手就分手吧,這樣自己還能有更多的選擇。

                 【全文完】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