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經驗故事]

聽房趣憶

[複製連接]
查看: 349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三時一刻
Crawler | 2016-11-25 20:41:51

  聽房,顧名思義就是偷聽別人的房事,也就是偷聽別人肏屄,不喜歡的人會覺得這很無聊,聽別人在那裡肏的歡,而自己卻沒的搞,那不是幹著急上火嗎?有什麼意思啊,還不如找個女人肏一通爽呢。其實這正如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著,要的就是精神上的享受。也就是所謂的意淫為淫的最高境界。

    我從小就有了這個愛好,或者說是毛病。幾十年沒有放棄,也確實有很大的收穫,從中發現很多他人見不得人的秘密。也從中獲得了極大的樂趣,極大的精神快感。

    我出生在上個世紀七十年代,一個偏遠的小山村裡,我們那裡的農村還是很落後的,但肏屄這種事是不分貧富,也不分地域的。無論多落後,無論多窮,隻要男女在一起,那肏屄是絕對少不了的,尤其是落後的地方,沒有什麼娛樂,肏屄反而成了人們最主要的娛樂活動。實際上在上個世紀七十年代的中國農村,肏屄也是農民唯一的娛樂活動。我這麼說也許有些誇張,但事實基本如此。

    你想,在那個年代,沒有電視,就是有也沒有用,因為我們那裡根本就沒有電,基本上就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天一黑就上炕睡覺,漫漫長夜男女睡在一起,別說年輕的啦,就是四十多歲的也會肏屄的,要不睡不著啊。那時的人們物質上已經夠苦的啦,也就這點精神的娛樂了。

    我們那裡管肏屄也叫肏?,不知為啥叫這名字,反正是祖宗傳下來的。

    不過這名字還挺有誘惑力啊,後入式的不就是抱著女人的?在肏屄嗎。細想想這還真是個挺有味道的名字呢。

    頭一次聽到肏屄這事也就七八歲吧,年歲久了,記不太清了,對象當然是爹娘啦,那時家裡窮,一家人睡在一鋪炕上。

    那是個夏天吧,天挺熱,我睡著了不知咋的尿了炕,於是就醒了,於是耳邊聽到呼哧呼哧的喘氣聲,本來我是和娘在一起睡的,現在卻到了炕的一邊,我很不明白,四處看了看,黑暗裡也看不清楚,隻看到一團黑影在動,通過說話聲我才知道是爹騎在娘上面,當時也不知道他們在肏屄啊,隻覺得兩人摟在一起,扭呀扭的,來回動彈,又聽見娘一個勁的哼唧哼唧。

    「啊,嗯呀,他爹,快點肏吧,明天還要早起幹活來,嗯,啊,啊呀!」

    「你屄裡水真是多啊,肏起來真好受,咋樣,俺這大屌肏的你享受吧。」

    「嗯,嗯,每回肏?俺都叫你肏的淌一大灘的水,啊,啊……真是要命啊,哦,他爹,來吧,哦,把俺的屄肏爛吧,啊,啊,啊呀來啊!」

    「他娘,那俺就來猛的啦。」

    「啊呀,親娘來,肏死俺啦,啊……啊呀……肏吧,使勁的肏吧,哎呀,啊啊。」

    這時我聽見咕唧咕唧的響起來,娘更是啊啊的叫喚。我嚇的一下子哭起來,娘說:「他爹,肏完沒有,娃醒了。」

    「再等等,一會就好。」

    過了一會,娘叫喚幾聲,開了燈,娘光著?過來,問我:「娃咋哭啦。」一看,笑了,「又尿炕啦。」

    這時,我看到娘那邊被子和我的一樣,也濕了一大灘,爹光?躺在一邊,睡了。娘小肚子下面長著黑乎乎的毛,好像尿了一樣,濕濕的,有不少水呢,當時我真以為娘也尿炕了呢,娘把我收拾幹淨後,光?下炕尿了一泡,又拿紙把?溝擦乾淨,因為上面濕漉漉的,像尿了一樣。我還想,娘咋這麼多尿啊,剛尿了,又下去尿。我迷迷糊糊的,娘摟著我睡了。

    後來我知道了那是在肏屄,這是從村裡的大孩子那裡學到的,之後我也就迷戀上了聽房,一發不可收拾,直到現在。兒時的那些聽房感受深深的印在我的腦海裡,影響了我一生。

    到我十一二歲的時候就對肏屄的事很清楚了,這時除了聽爹娘肏屄外,還有機會偷聽到別人肏屄,我爹兄弟四人,他是老大,我還有三個叔,兩個姑,但是就我一個是男孩,算是四家單傳,很是受寵。當時有兩個叔還沒有結婚呢。(後來他們也都隻有女兒,沒有兒子)

    後來家裡條件好了,我自己住一間房,那年大姑剛結婚,回家來省親,沒地方住,就在我房裡安了張床,中間拉了道布簾子,那東西隻擋人,卻擋不住聲音啊。姑父是剛結婚的人,晚上肏屄是少不了的,我知道晚上有好戲聽了,所以晚上我早早的假裝睡了,好讓姑父可以大膽的肏大姑的屄。

    這不,剛上床不一會就聽見大姑小聲說:「山子還沒睡呢,等他睡了,再肏吧。」

    姑父也不出聲,過了不多一會,大姑又小聲的說:「別摳了啊,都摳出水了啊,難受死了,等會再弄吧。」

    姑父依舊不出聲,我估計他的手指正在大姑屄裡摳的開心呢,又過了一會,我就聽見大姑輕輕的哼唧起來,看樣子姑父是性急啊。

    大姑不敢出聲,用力忍著,說不定口裡咬著毛巾呢。聲音極小,我仍然聽得到她粗重的喘氣聲,床也在發出輕微的響聲,我估計姑父已經趴在大姑身上了。

    果然過了一會,我聽見大姑輕輕的啊了一聲,我想是姑父把屌插入了大姑屄裡了。然後床開始吱呀的響起來,看來姑父開始肏了,大姑嘴裡肯定咬著毛巾,因為除了床吱呀的響,我隻聽到大姑從鼻子裡發出的微弱的哼唧聲,但姑父卻不管,我聽的姑父吮吸大姑奶子的聲音,很響,大姑隔一會就會啊的輕叫一聲,不知姑父是咋肏的。

    姑父越肏越猛,床讓他撞的啪啪的響起來,大姑也開始小聲的叫喚哼唧,屄裡也讓姑父肏的咕唧咕唧響起來。看來讓姑父肏的很爽啊,我在這邊聽的那也叫一個爽啊。

    年輕的女人就是不頂肏啊,大姑的呼吸越來越重,她口裡因為塞了毛巾,所以嗚啦嗚啦的叫不清楚,但屄裡的響聲卻掩不住啊,姑父肏的呱唧呱唧的那叫一個響啊,不過剛結婚啊,姑父肏不一會就完了,兩人舒坦的大口喘氣。

    半夜時他們又肏了一次屄,估計以為我早睡熟了,我雖然很困了,但迷迷糊糊的在等他們呢,我早猜到姑父不再肏次屄肯定睡不著的,當我聽到姑父叫醒大姑時,我高興極了。

    大姑可能以為我睡了,所以十分的配合姑父,聲音也大了。

    「快醒醒,憋死我啦,來,半夜了,現在不怕有人聽到了吧,這回可要讓我好好肏肏你的屄。」

    「嗯,真是的,弄個屄整天肏也肏不夠啊。我先尿泡。」

    大姑還真騷啊,竟然光著大?下了床。

    那晚月光很好,月光下大姑一身白肉,二十多歲的女人就是有水頭啊,奶子挺在胸前,一走路,上下亂顫,大?也很圓滾,腿間小腹下面是一撮黑乎乎的屄毛,大姑向我這邊掃了一眼,估計是想看我睡了沒有,她看到的當然是熟睡的侄子啊,所以很放心的走到外間尿盆上,嘩嘩的尿起尿來。

    女人嘛自然尿的久一些,姑父卻等不及了,挺著個大屌走了出來,大姑剛尿完了,姑父走過去,沒等大姑反應過來,就按著她的大?挺屌戳人大姑的屄裡,大姑啊的叫喚了一聲。

    「啊,別在這裡肏啊,讓哥嫂聽見,啊,輕點啊,把你急的,啊,哦呀。」

    「我當然急啦,都憋了一晚上了,走,回屋裡肏。」

    「哎呀,你弄個屌插在俺屄裡,咋走啊。快拔出來啊。」

    「還不一樣走,你在前面,走啊。」

    隻見大姑在前面翹著個大?,在姑父的催促下慢慢的向前挪,姑父在後面抱著她的大?,走一步肏一下屄,爽的要命,大姑的大奶子因為她彎著腰,所以來回的晃蕩,看來大姑也是浪透了,就走進屋的一會功夫,她屄裡就淌了很多水,讓姑父肏的呱唧呱唧響起來。

    到了床邊,大姑一下子趴在床上,翹著個大?任由姑父肏搗,姑父因為黑的緣故一把拉開了簾子,月光下,我看的那叫一個爽啊,姑父站在床下,此時已讓大姑正躺在床上,他分開大姑的雙腿,用力的猛肏不止,大姑也不再顧忌,「哦啊,嗯噢」的浪叫起來。

    「啊,啊,啊呀娘來,肏死俺啦,噢,噢。」

    「怎麼樣啊,你個騷屄,我的大屌厲害吧,我肏,我肏死你這個騷屄。」

    姑父這時變得非常兇猛,肏的大姑屄裡咕唧呱唧的大響,床也弄的?嘰?嘰的響,大姑像快死了似的,渾身癱軟,有氣無力的哼唧。

    「啊,啊呀來,真肏死俺啦,娘來,肏死俺啦,哦,哦,哦呀來。」

    「媽了個屄,我肏,我肏死恁親娘,我肏爛恁親娘的屄,我肏啊。」

    姑父終於在一陣狂肏之後趴在大姑身上不動了,兩人像死了一樣,我隻聽到粗重的喘氣聲。好半天,姑父才起身,大姑依舊一動不動,姑父找了塊布把大姑屄上的淫水擦乾淨,拉上簾子睡了。

    第二天我起來後,大姑和姑父還在那裡睡呢,後來吃飯時才叫醒他倆,爹娘是過來人肯定什麼都猜的到,反而是大姑很不好意思,我趁他倆洗漱時,跑去床邊,一看,哈哈!讓淫水濕了好大一片,到現在還沒幹呢。

    大姑住了幾天就走了,這幾天我天天聽姑父的肏屄聲,十分的爽啊。可惜好日子轉眼沒了。

    大姑走後,我開始想別的可以偷聽的地方,爹娘肏屄我已經聽膩了,所以想尋找新的目標,那時的農村的窗戶是木頭的,可以打開鑽出去,我聽夠了爹娘肏屄之後,就常在夜裡出去偷聽別人肏屄。於是我成了午夜的幽靈,遊蕩在各家的窗戶下,有時聽的到,有時聽不到,但時間久了,再少也會積成多了。

    就挑幾個說說吧,我們村子比較大,所以村裡有個小學,周圍村裡的孩子都在我們村裡讀書,那時,村裡的學校住了兩個老師,一般都是本地的老師多,上面下來的多是沒有關係的,或是得罪了領導的,因為我們這裡太窮了,離縣城又遠,所以來這裡教書等於受罪啊。

    男老師結婚了,有三十多歲,那時我上五年級,覺得他很厲害,因為他什麼都會,語文,數學,自然,體育,什麼都可以教,聽說他是優秀教師呢,得罪了領導才給弄到這裡的,女老師也就是剛二十出頭吧,聽說因為領導的兒子看上了她,她卻不同意。所以給弄到這裡了。

    我已經記不清他們的名字了,隻記得男老師姓楊,女老師姓周,楊老師結婚了,老婆住在城裡,偶爾會在週末的時候過來住,因為家裡還有兩個女兒要照顧呢,楊老師身體很棒,每天要跑步的,周老師沒結婚但有個對象了,男的長的挺一般,也不常來,周老師人長的挺漂亮,兩人住在學校北面的一排房子,兩個小房間緊挨在一起,還有看門的大爺住在西頭。

    我非常留意,他們的房子後面是一片雜草叢生的荒地,很適合偷聽,一天是週末,楊老師的老婆來了,她有一個月沒有來了,我估計晚上會有好戲聽的,於是下午先睡了一會,養足了精神,晚上好跑去偷聽。

    晚上我早早的睡了,聽爹娘睡下後,我就悄悄的鑽出窗戶,跑到了學校,兩個宿舍緊挨在一起,周老師的房裡還亮著燈呢,我見窗簾沒有拉嚴,趴在窗上一看,周老師正在床上看書呢,這邊聽動靜楊老師和老婆在吃飯呢,連窗簾都沒有掛,估計是認為後面不會有人來的。

    我從窗口一望,兩人已經吃完了飯,收拾完後,楊老師說:「我已經燒好了水,你先把屄洗洗吧。」

    「嗯。」他老婆轉身上了床,坐在床邊脫衣服,楊老師則打來一盆熱水,這時,他老婆已經脫光了衣服,三十多歲的女人啊,身材很好,奶子圓挺,大?滾翹。

    楊老師端過來水說:「來吧,把屄洗幹淨了,等下好肏。」

    「我要你給我洗。」女人撒嬌的說。

    「好,我洗就我洗,好長時間沒給洗過屄了,來。」

    女人走到水盆前面,半翹起滾圓的大?,屄門朝向後面,我看的不亦樂乎,她的屄毛不是很多,僅在腿間有那麼一小撮。

    楊老師溫柔的撩水洗自己女人的屄,與其說洗屄,不如說是在摳屄,楊老師的手指摳弄的水平還真高,不一會她老婆屄裡就出水了,嘴裡也哼哼唧唧,大?扭呀扭的。

    楊老師一看到時候了,拿毛巾把老婆的屄擦乾淨後,就抱她上了床,然後自己脫個精光,粗大的屌挺在前面,他剛要上床,他老婆說:「把燈關掉吧。」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楊老師剛要關燈,又想起了什麼,對老婆說:「你先尿泡尿吧,別等一會又給肏的尿在床上。」

    「嗯。」女人應了一聲。

    楊老師就拿過尿盆放在地上,「我抱著你尿吧。」

    「嗯。」楊老師像抱小孩那樣抱起女人,由於女人大張著雙腿,所以我清楚的看到了她的屄,還十分的紅嫩,不一會從屄裡噴出一股尿柱,嘩嘩的衝到尿盆裡,黃黃的尿柱在燈光下顯成了金黃色,十分好看。

    「用點力尿啊,把尿都尿出來,別像上次那樣尿一半。」

    女人用力的尿著,我清楚的看到她在用力的收縮屄門,想把所有的尿都擠出來吧,過了一會,尿柱沒有了,但還有一滴一滴的尿往下滴,最後女人說:「俺尿完了,咱們肏屄吧。」

    「好,肏屄,我早等不及了。」

    楊老師把女人抱上床,又回身關掉了燈,屋裡馬上一片漆黑,我細心的聽了起來。

    「他爹,這次可苦了你啊,有兩個月沒肏俺的屄了吧,想不想啊。」

    「咋不想,我天天都想肏你的屄啊,你想不想我啊。」

    「咋個不想啊,俺整天都想你的大屌呢,想的俺屄裡整天水汪汪的,褲衩子常濕透了,恨不得飛到你這裡,讓你的大屌把俺的小屄肏透,肏爛,啊,啊,想死俺啦,來吧,越猛越好,肏死俺吧,啊,啊,肏爛俺的屄吧,啊,啊。」

    「真是好屄啊,這麼多的水啊,好久沒肏了,舒坦,真舒坦啊!」

    楊老師肏的還真猛啊,估計是憋久了,一上來就狂肏狂搗,床吱呀的大響,他老婆叫的更是誇張,我擔心會不會把玻璃震碎,楊老師肏的他老婆屄裡那是咕唧呱唧亂響一氣啊。

    這時我想周老師肯定也聽的到,於是過去一看,差點笑出來,周老師光個大?耳朵正貼在牆上聽楊老師肏屄呢,一邊聽一邊用手摳弄自己的屄,弄出好多淫水。我還是回來聽楊老師肏屄,他越肏越猛,床??的響,屄也呱唧呱唧的響,他老婆像哭一樣的叫喚。好一陣子後,終於沒有了動靜,隻剩下兩人沈重的喘氣聲。

    我又轉身來到周老師的窗邊,看來她也摳完了屄,正在那裡撩水洗屄呢,我又回來,楊老師休息完了在和老婆聊天呢。

    「他爹啊,你真是越來越猛啊,俺都有點扛不住啦。」

    「我肏屄的功夫還行吧,主要是時間久了沒肏,所有才這麼猛。」

    「這要是剛破處那會,還不讓你肏死啊,平時沒屄肏你怎麼辦啊。」

    「有什麼辦法啊,隻有幹熬著吧。」

    「要不是有兩個孩子,俺早搬來和你一起住了,老天真是不公啊,讓咱們這麼好的人年輕輕的守活寡。」

    「唉,慢慢的熬吧,總會有出頭那一天的。」

    「唉,對了,俺看隔壁住了個女老師,這麼年輕。你們不會有什麼事吧。」

    「你想到哪裡去了,我是那種人嗎?放心吧。」

    「我知道你不會,可讓你為了俺受這麼多的苦,俺心裡難受啊。」

    「好了,別難過了,我不在意,吃這點苦怕什麼啊,來,咱肏屄吧。」

    「咋?這麼快又硬啦,越活越年輕啊,啊,你慢點啊,這麼大的屌想戳死俺啊。」

    床又吱呀吱呀的響起來,這次楊老師肏的很久,足足有半個小時才完事,我看夜深了,就回家睡覺了。後來楊老師還真的和周老師有了事,那當然是肏屄的事啦,要不兩人幹柴烈火的能有什麼事呢。

    那年我爹娘去縣城有事,讓我在二叔家住了幾天,那時二叔才三十多歲,幾乎天天和二嬸肏屄,他家又沒有房門,隻有門簾,我聽的那叫一個爽啊。我和堂妹在西間住,嬸和叔在東間,晚上剛睡了一會,我就聽見嬸說:「瞧你急的,等會再肏啊,山子還沒睡呢。先摸摸吧。」

    「也是,山子不小了,別讓他聽到,摸摸也好,水多了肏起屄來也舒坦。」

    「你個死鬼,輕點摳啊,上次把人家的屄都摳痛了還沒找你算賬呢。哎呀,你個死鬼,越叫你輕點你越用力啊,啊,死鬼,你洗手了沒有啊,下次再不洗手不讓你的髒手碰俺的屄啊,哦,哦。死鬼。」

    「好好,等會我好好伺候你。」

    「啊,啊,死鬼,你就會捉弄人家,啊,啊,輕點啊,啊。」

    「你真長了個好屄啊,一弄就出水。」

    「出水還好啊,每次都把被子濕一大灘。」

    「哈哈,被子濕的越多越好,說明我功夫高啊。你屄裡水多,肏起來最舒坦啦。」

    「去你的,弄了個屄整天的肏呀肏的,你也肏不夠啊。」

    「那當然啦,我要年年月月天天肏不停啊。哈哈,水又出這麼多啦。」

    「真不要臉啊,啊,啊,我先去尿尿,要不又被你肏出尿來了。」

    我聽見嬸子下了炕,接著是嘩嘩的尿尿聲,真是爽啊。過一會聽見二嬸上了炕。

    「啊呀,死鬼你急個啥嘛,啊,這麼快就戳進去了,啊,肏死俺啦,啊,慢點,啊,啊。」

    二叔還真是性急啊,這就肏上了,我見堂妹早睡了,就悄悄下炕,來到嬸子門簾外面,隻隔了一米多遠,聽起來真叫爽。咕吱咕吱,咕唧咕唧,呱唧呱唧,嬸子屄裡響起各種不同的聲音。聽的我在外面一個勁的打飛機。

    「你咋不肏了啊,俺正舒坦著呢。」

    「你屄裡水太多啦,肏起來太滑,我找個毛巾擦擦再肏。」

    二叔下炕來把嬸子的屄水擦乾淨,兩人又肏了好一陣子才完事。

    三叔找了個對象,女的是鄰村的,長的還行,他們沒結婚就先肏了屄。有一回村裡放電影,看了一會我就見三叔帶著他對象走了,我悄悄跟在後面,兩人去了村後的破房子裡,我就在外面聽。

    女的說:「還是別在這裡肏了,讓人看見怎麼辦啊。」

    「晚上沒有人來這裡的,放心吧,好長時間沒有肏你的屄了,想死我了。來吧。」

    「啊,啊,啊,你輕點舔啊,啊,癢死俺了,啊。」

    「你等會再戳進來啊,俺怕痛啊。」

    「沒事。你屄裡早出了好多水啦,我要肏啦。」

    女的啊的叫了一聲,我估計三叔是把屌戳進女的屄裡了,女的開始哼哼唧唧起來,過了一會女的屄裡咕唧咕唧的響起來。女的哦哦啊啊的叫喚。兩人肏了一陣子就完了,我趕緊走了。

    上大學時,我發現不少人在教室裡肏屄。於是,一個週末的晚上,我來到教學樓,上了六樓,發現最裡面的小教室門關著,就把耳朵貼在門上聽,果然有動靜,是個女生粗重的喘氣聲,還有親嘴的聲音。

    過了一會,我聽見女生開始啊呀啊呀的叫喚起來,不知道他們用什麼體位肏屄,我聽見桌子吱呀的響,還有咕吱咕吱的肏屄聲,女生開始大聲的叫喚,男的越肏越猛,女生叫喚的越來越誇張。粗一聽還以為在哭呢。男的肏的時間超長,是我聽過的最長的,有一個多小時啊,女生哦喲啊喲的叫喚聲和咕吱咕吱的肏屄聲一直沒有停過,到最後女生幾乎叫不出來了,像斷了氣一樣。

    到最後肏完時,我躲在一邊,看到一個矮小的男生和一個亭亭玉立的女生出來了,女生幾乎走不動路,在男生的攙扶下才下了樓,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我馬上進了教室,用手電一照,哈哈,在牆角的地面上有好大一灘淫水,驚人的多,我用手摸了一把,粘糊糊的,我趴下一聞有股尿騷味,我估計女生連尿都給肏出來了,真是強人啊。佩服,佩服!

                  【全文完】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