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568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三時一刻
Crawler | 2016-10-14 22:15:36

  A市第N中學,綠草滿佈,紅花似錦。風一個人坐在操場角落的台階上傻傻地看著周圍的一切。踢足球的,打籃球的,談戀愛的……沒有人和他一樣,沒有朋友,沒有女孩喜歡。他很沮喪,很自卑。直到有一天,他「救」了一個女孩。

    那天放學天已經有些黑了,他和平時一樣背著破舊的書包朝家的方向走著。在離家大概還有十多分鍾的地方有排很偏僻的廢棄平房,他發現那的牆角處有幾個男生圍著什麼人正奸邪地笑著。他隱約聽到好像是個女生在包圍圈裡驚恐地叫著。

    他腦子裡出現的第一個念頭是,圍奸!然後第二個念頭就是:我快跑,別管閒事!因為他知道,他一個身高不足170公分的瘦弱男孩是完全不可能打得過四、五個男生的,哪怕隻是一個也不能啊!

    正當他要逃跑的一剎那,那個女生掙脫了包圍,她朝自己的方向跑來,並尖叫著:「救命!」看著女生無助的眼神,風感覺自己應該勇敢地站出來保護她,就算血流當場也沒什麼!所以,他抽出了書包裡平時用來削鉛筆的小刀顫顫危危地平舉胸前,紮好馬步以待來敵。

    他看清了來人共四頭:兩高一矮一胖。四人成括號般把他和那個女生圍在路邊,報以冷笑。風看不是對手,一哆嗦「噗」地一聲小刀就脫手了,又「啊」地一聲,怎麼了?紮到自己腳面了!他穿的是開頭涼鞋,這一下就見血了!

    周圍一陣哄笑聲,就連身後的女生都不禁抿嘴笑了出來!風忍痛撿起帶血小刀,趁著「敵人」笑個不停的時候,大喊一聲:「跑!」就拉著女生快速地鑽入了平房區。由於他對於這一帶地形的熟悉,終於順利地逃出了「魔爪」。

    原來,她和風是一個學校的,比風大一屆,上初二,而那幾個男生也是同校的學生,上初三,快畢業了。原來她欠那幾個男生幾百塊錢,所以幾個男生要為難她呢!風討了個沒趣,帶著腳上的傷痛一瘸一柺地離開了……

    以後的時間裡,風還和平時一樣上學,發呆。隻是,那個女孩總是會到他班去找他。他終於知道了那個女生其實叫小靜,很文靜的名字。但他沒想到,那個女生竟然是學校的小「混混」!女人當「混混」,強過老爺們啊!

    風不想和「不好」的女生在一起,就算隻是說話。雖然他沒有女朋友,沒有女孩喜歡,但他不想和小靜有什麼瓜葛。可是落花無情,流水有意!這個叫小靜的女混混竟然一點一點地愛上了風,並告訴風為了他可以改掉所有的壞毛病,然後好好學習,天天向上。風注視著一臉決心的小靜倒吸了一口涼氣……

    以後的日子裡,小靜竟然真的學好了,而且比其他的女生更「淑女」更「溫柔」。她戒掉了煙,抹去了肩頭的紋身,染黑了黃色的長發。風在想:自己真的這麼有魅力嗎?他好像該對自己有些新的「認識」了。

    風的學習成績不好,小靜就幫他補習,認真地教他。風沒想到,這個曾經的女混混學習竟然是這麼地好!從此以後,風和小靜就成了男女朋友。為了風,小靜自願留級了一年。兩年後,風和小靜一同考入了市重點高中。那一年,風十七歲,小靜十八歲。

    他們的生活真的好像夢一樣,充滿了虛幻的味道……

    高一剛進校,女生們個個打扮的跟花似的,男生們也都像流星花園中的男主角們又酷又帥。風也不例外,第一天正式上課,風多美了幾下,他老爸可來了勁了,說道:「這孩子是不是變態啊?怎麼整天個像個娘們?」

    風沒答腔,他心說,老一輩懂什麼懂!還和你們一樣土裡土氣啊?沒想到老爸竟知道風所想的,又說:「別看你老爸不打扮,不還把你媽弄到手了?這樣一打扮,那小夥還不迷倒一片?」

    「是不老伴?」說完還問了老媽一句。

    老媽在桌旁邊為我準備早餐邊白了老爸一眼說:「都多大人了還貧,貧什麼啊?」老爸還想說什麼,老媽卻說兒子快來吃,吃完了媽送你去學校。你的行李都準備好了,一會到點咱就出發啊!你第一次離家,學精著點啊,別像在家似的丟三落四的,&︿%¥##@*……

    在學校,風的媽媽第一次看到了小靜。小靜禮貌而親切地問候著風媽媽,風媽媽沒有太多語言。風知道,媽媽應該還有許多要說。

    風的家境在風爸爸中了500萬的福彩後發生了巨大的變化。他家搬入了100多平米的高級住宅,而且有了私家小車。

    從那以後,風變了,他不再因為家境貧寒而自卑了。他穿上了光鮮的名牌,臉上的笑容也變得頻繁自信起來,彷彿從小所被壓抑的自卑完全化作力量來炫耀和證明自己!

    小靜還是一如寄往地愛著風,沒有因為外在的變化而改變什麼。可是風開始厭倦了和小靜在一起的日子。原因很簡單:小靜不讓他上!

    正值青春期的少男少女的心是狂野的,輕率的。在他們眼裡,肉慾上的神秘與誘惑比所謂的「愛情」更有吸引力。所以,風有了他的第一次,那是和朋友在桑拿房裡。桑拿女幫他完成了人生的「成人禮」。

    風完全沈浸在桑拿女熟練的「口活」中。雖然這女的比自己要大四、五歲,雖然她的乳頭看起來有些發黑,但風還是感覺很激動,很興奮!他幹了桑拿女,隻有短短的一分鍾。

    第二次,風有了經驗。他對著桑拿女的陰道使勁地幹著,桑拿女也配合地叫著。他揉搓著桑拿女有些軟的雙乳,親著她的乳頭,彷彿把她當做了一直都沒有「征服」的小靜一樣。桑拿女好像從未體驗過年輕男人的巨大的力量似的,她嬌喘著,呻吟著,浪叫著,把整個屋子用興奮的音符填得滿滿。那一晚,他幹了整整三次……

    小靜好像沒有察覺風的變化,他倆還是會一起去看電影,一起學習。但風明顯心不在焉,他的腦子裡充斥著肉慾的雜念。在自習室裡,風想摸坐在身旁的小靜的雙乳,被小靜狠狠地掐了下大腿。風惱羞成怒,他摔了書本就走。小靜追出去拉住了風,哀求般地道:「風,別這樣!自習室那麼多人,你怎麼能……」

    「別裝清純了行不?」風回頭對著小靜吼道。

    「要是沒有人,你也不讓我碰啊!」風又補充道。

    小靜氣得臉色慘白,她緩緩地道:「風,我請你尊重我!尊重我們的感情!是,我以前不是好女孩,我不好好學習,我抽菸,喝酒,打架……但我不是那種隨便的女生!如果你願意等,我會把自己的第一次乃至自己的一生都交給你!但不是現在,你明白嗎?」

    「放屁!」風隻用了兩個字回答道。

    「你……」小靜沒想到,一向老實有禮的風竟然會說出這麼粗魯的話。她哭著掩面跑開了……

    兩個多月了,風和小靜的冷戰依然在繼續。風沒想到,沒有小靜的日子竟是那麼的寂寞與難熬!好在學校追他的女生很多,幾天後,風就和另一個漂亮的英語系女生好上了。他倆很快就上床了。那個女生的技巧很好,讓風覺得和她在一起比和小靜在一起好上萬倍!

    那個女生喜歡看A片,他們倆「做戰」的「根據地」就在女生家。女生的父母在外地打工,一個月給女生寄幾百塊的生活費,所以風不時便拿錢給女生花。女生很Happy,所以對風也很「照顧」。

    那天晚上放學後,風照例來到女生的家。女生打開電視和DVD播放器兩個人開始邊看A片邊做愛。女生目不轉睛地盯著電視屏幕看,一隻手也不閒著地上下套弄著風的陽具。風道:「本以為隻有男生才喜歡看A片,沒想到女生也喜歡看!」

    「當然了!男女平等嘛!許多女生都向我借呢!」她邊說邊用拇指摩擦著我有些「露水」的龜頭,讓風一陣麻癢一陣興奮。

    風也不能閒著,他開始反擊了。他學A片裡猛男的樣子吸吮著女生的下體。女生的陰毛很多,風扒開它們,露出鼓鼓的肉肉的一個小山包,中間的峽谷長而細。風又用兩指像扒眼皮似地剝開陰唇,沒想到裡面已經洪水氾濫了。

    女生也結合著A片裡的樣子和風展開了對攻,69式的兩敗俱傷的打法!她開始舔著風兩個圓圓的睪丸,使他接近股溝地帶的毛髮根根直立了起來,接著,她的嘴慢慢靠近風的屁眼,水蛇一樣潤滑的舌尖劃過的一剎那,風的身子輕抖了一下。他從未享受過如此的待遇,女生這樣的行為讓他受寵若驚,並讓他產生了女生「愛」他的想法。

    其實,「做愛」和「愛」有時根本是兩碼事。做愛時男人和女人之間更多的是肉體上的交流……

    女生爬起來背坐在風的上面開始了自由的?翔,她仰著頭,長長的秀髮隨時上下的運動而不斷摩擦著風的小腹。風雙手緊扶著女生渾圓的屁股使其加快了速度,女生一手輕揉著自己的乳房一手搓頭自己的陰蒂。A片裡的猛男終於一瀉如注了,而他們卻還在衝鋒著……

    很快,風得了性病!他不得不去醫院看病。醫生叮囑他要「潔身自愛」,他沈默了。不久後,那個女生有了身孕。他要打掉孩子,女生不同意。其實女生並不是在乎什麼孩子,她隻是要從這件事上訛風點錢罷了。最終,風給了她兩萬塊錢把事情平息了。

    小靜不念了。風不知道,她內心裡到底有多麼地痛苦!

    風還是一個女生一個女生的換著玩,沒有女生時,她就和朋友去嫖妓,日子過得也算是「豐富多彩」。

    半年後,風爸爸媽媽抄股票把家產揮霍殆盡,最後連房子車子都變賣了!他家的生活一下了回到了多年前的「原點」。他發現,自己突然不再對身邊的女生們有吸引力了。他才知道,他其實並不出重。出重的,是他的錢!可是,他現在沒錢了……

    風的學業亮起來了紅燈,考上重點大學對於現在的他來說簡直是場夢。他就不明白,同樣是「自己」和「自己」,有小靜和沒有小靜時的差距咋就那麼大?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他放棄了學業。在父母的強烈反對中,風逃避般地隻身來到了廣州。他開始在工地打工,賺的是微薄的收入。

    五年多後,他終於有個機會可以去澳門的一家五星酒店工作。由於酒店爭需基層員工,所以學曆「不高」的風幸運地被招收了。當然,這也依賴於他在學校時小靜曾輔導過他的英語。想到小靜,風的心一陣微痛。他想:「現在的小靜應該已經嫁人了吧?她的他會對她好嗎?她幸福嗎?她還會記得我嗎?」哎……風無法再多想下去了。

    他在客房部當清潔工,工作很辛苦。雖然工作很累,但工資還是不錯的,大概一個月會有一萬多元人民幣的收入呢。風很滿意,他偶爾把攢下來的錢寄給家裡,剩下的就自己存著。

    在酒店裡,他認識了一個叫文文的廣東女孩,家在佛山。他和文文同是客房部的清潔工,久而久之,就產生的好感。再久而久之,就成為了男女朋友。

    在他們築建的愛巢裡,文文主動要和風做愛。她撫媚地脫去自己的?裝,把美妙的肌體完全暴露在風的眼前。在那一瞬間,風想到了竟然還是小靜!他想:「小靜為什麼不想和自己做愛呢?一個女孩不想和自己做愛應該就意味著不愛自己。」可是,自己的想法對嗎……

    風沒有時間多想,因為文文火熱的雙唇已經完全堵住了他的嘴,也堵住了他的思緒。文文很喜歡為風口交,他也喜歡讓她為他口交,文文總是把他所有的精液吞掉,一滴不剩。

    風從未體驗過這樣的快感,他完全狂瘋了!在文文的要求下,風探索般地向她的菊花發起了進攻。其實要說男人都喜歡操屁眼並不是完全正確,起碼我風不以為然。他覺得男人之所以要操女人屁眼有時隻是因為想聽聽看看女人痛苦地尖和表情。在操她們屁眼的同時,能夠詮釋自己雄性之魂的精髓……

    文文喜歡說:「幹我,操我!」這樣的話很讓風亢奮。風墊高文文的渾圓的臀,把滿是唾液、精液和淫水的陰莖插入她紐扣大小的肛門。剛剛進入時,我覺得很不適應,因為那裡擠得異乎尋常,就連前進一下都艱難無比!其實我後來才知道,文文的菊花在我所經曆的女人中算是大的了……

    適應了一會後,風慢慢地可以前後移動了,不過稍有不小心,陰莖就會滑出來。然後她的纖指就會再次幫我放入,他們耐心地努力配合著,最後隨著淫水的增多,終於可以進出自如了!

    風盡情地抽插著,文文屁股和我骨盆的撞擊聲「啪啪」不絕。她回過頭緊皺著雙眉,咬著下唇,不時發出「噢噢」的叫聲,讓人即興奮又心疼!

    文文津津有味地添唆著風的腳趾,風弓著步,顫抖著,低吼著,火山終於猛烈地爆發了……

    文文很愛賭錢,在這個不禁賭的國度,風除了說反對外,也沒什麼辦法了。好在,文文竟是贏的時候比輸的時候多!

    半年後,風和文文有了自己的孩子,所以,他倆就順理成章地領了結婚證,生下了孩子。那時,風正好升職為客房部的主管,他的年收入也已經接近20萬了。

    他們的生活非常好。可是三年後,妻子文文因為賭博欠下一百多萬的巨資而自殺了。臨死前,竟然把他們的孩子從30樓的窗外拋了下去!原因是什麼,風百恩不得其解。直到有一天,他整理文文的遺物時發現她的日記後才知道原因。

    原來,那個孩子不是她和風的!是她和酒店的客房部經理所生!也正因為她和那個經理有那層醜陋的關係,風才得已升職。文文不想讓風撫養一個本不屬於他們的孩子,所以……

    憤怒的風去酒店把客房部經理打得遍體鱗傷,結果,他也失去了工作……

    風償還了文文生前所欠下了所有債後,又身無分文地回到了自己的家鄉。那年,他26歲了。他想,小靜現在在哪呢?她在幹什麼呢?其實在他內心深處,他已經後悔當初自己對小靜的所做所為了,他恨自己!但是,現在的他能怎麼辦呢?

    風打算到國外去闖闖,畢竟他也有了多年在國際五星級酒店工作的經驗。可是去哪裡,他還是沒有頭緒。

    一天晚上,風一個人到網吧上網,打開七八年沒有登錄過的郵箱後,他驚呆了!裡面竟然有來自「小靜」的近300封郵件!

    他撿出一封最後的一封,看了看日期,就在上個禮拜。在看一看內容。

    風!這麼多年了給你發過這麼多郵件,也知道你也許永遠不會回複我了!可是,我還是想要發給你,就當我自己講給自己聽吧。因為隻有這樣做,我才會感到安心,充實。我說過了,我現在在中東的XX國,我已經當上了銷售部的經理了!這裡有許多外國人追我,都被我拒絕了。

    呵呵!我也許還在等你吧?誰知道呢?我回國兩、三回,千方百計地想要找到你的家,或者你的家人和朋友,然而我一無所獲,一次次失望而返……好了,過幾天忙過了生意我再發郵件給你吧!晚安!做個好夢!

    小靜2009年X月X日於XXXXX。

    結局1,那一晚,風怎麼也無法入睡!他不明白,自己到底有什麼好?回想這些年他自己的所做所為,不禁冷汗頻出。

    多少年後,有些所謂的朋友也和風說過:「男人花心太正常了。」就這一句話,把所有的「罪」都贖清了!可是,女人呢?

    收拾好行李,我決定朝小靜的方向出發。我沒有回複她的郵件,也沒有聯繫她,什麼都沒有預兆。我知道,這一去,我將回到從前內心深處最渴望的地方!可是,這樣的方式,這樣的心情,這樣的一個我,她還會接受嗎?

    不管怎樣,我不該再徬徨再猶豫了!要試著去做多年前本該去做的努力……

       ***    ***    ***    ***

    結局2,晚安!做個好夢!晚安!做個好夢……風口中不斷重複著小靜的最後一句話,猛地從夢中驚醒了!

    「風,風……」一旁的小靜用手帕輕輕地給我擦著額頭上的冷汗。

    「我怎麼睡著了?」風看看窗外安靜的的月光,又看看小靜道。

    「你可能太累了吧?」小靜撫摸著風的臉微笑地道。

    「要不早點回去休息吧?反正你的英語應該沒問題的!」

    「小靜,我……我對不起你!」風緊緊地握住小靜的雙手激動地道。

    「別這樣哦,風!小點聲!你看,這麼多同學在自習呢?」小靜顧盼地道。

    「嗯。」風放開了小靜的雙手。

    然後,風正要把自己所有的錯事都告訴小靜,小靜額頭一隻溫軟的小手堵住了風將要開啟的唇,輕聲地道:「我什麼都知道了!真的要感謝老天可以讓我們的故事重來!我什麼都不在乎了,希望從現在開始我們能夠永遠相依相伴!我愛你,風!」

    說完,小靜哭了,風也哭了。他激動地吻著小靜顫抖的唇,小靜稍一遲疑便舉頭相就了。四唇相交,苦澀的幸福之淚也變得甘甜無比了……

    兩個飽曆磨難的年輕人下定決定要珍惜今天,珍惜此刻,無論是夢是真!

    而此時在他們的正上方,一屢清煙,一陣天使的清脆笑聲隨著也夜風悄然飛散……

                  【完】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