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經驗故事]

泰妹之戀

[複製連接]
查看: 612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三時一刻
Crawler | 2016-11-27 16:24:45

  2003年春天,當世間萬物正要開始複蘇的季節,我和相隔萬裏的女友無聲地分手了。

    結束了懵懂的初戀,結束了曾經的「開始」,心裡空洞洞的,想哭,卻哭不出來。

    海那邊的她已經不會再為我牽掛,我卻願意常常想起過去,懷念那些一窮二白卻快樂的日子。

    她是我從前的高中同學,曾彼此「愛」得死去活來,曾傻傻地相信著天長地久,可是我錯了……

    在我們高中快畢業時,她和她舅舅家的表哥去了日本,過起了半工半讀的生活。開始我們還互有通信,可兩地分隔的「愛情」終究還是輸給了時間!當所謂的「愛情」已經變得有名無實的時候;當越洋電話越來越少時;當我的郵箱不再收到她的郵件時;當QQ上熟悉的頭像永遠是灰色時……心照不宣,分手就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了!

    忙碌的新生活總會讓人暫時忘卻從前的苦與痛,而那又有什麼不好呢?人和人都講緣份。緣盡了,愛消失了,就別再強求吧!更何況那未必是愛!

    我通過中介應聘到中東的這所泰式五星酒店,開始了新的生活。當我逐漸走出從前,走出失戀的陰霾後才發現,世界是如此的大!而美麗、性感、大方的女孩比比皆是。

    當我看到這兒的男男女女事無忌憚地亂搞時,才知道從前的活法太累了!一切的苦惱和神傷都太傻了!狂瘋、有性無愛又有什麼不好?肉體上的愉悅總是能夠戰勝道德上的約束!人生得意須盡歡,才是年輕人所嚮往追求的主題……

    可是,我又錯了!人,怎能沒有愛?

    一年前,一個叫瑩的泰國女孩加入了我所在的酒店。沒想到她的加入竟然是我幻夢之旅的開端。

    瑩的工作是在每週一、三、五在意大利餐廳裡彈兩個半小時的鋼琴。

    她今年二十四歲,父親是土生土長的泰國人,而母親是泰新混血。

    混合的血統沒有使她眸子和頭髮的?色發生變化,隻是我發覺,她的雙眼中彷彿比平常人多了些狂野,多了些晶瑩。長發中多了些不樣的芳香與光澤……

    喜歡看她眨眼時,長長的睫毛的影子映在那張白淨無瑕的俏臉上,時而隨風輕顫。

    瑩的中文講得比我想像中的還要好!她告訴我她的中文一半是和母親學的,一半是自己看書看中文電視劇自學的。當然,還有和我學的。比如:操我!

    第一次見到她是在每月一次的全體員工大會上。首先是總經理緻詞,大概感謝一下大家的努力工作。然後是銷售部經理報告業績等一系列的報告。最後是人事部經理預報新的一個月的所有活動和介紹新加入員工。

    當人事部經理唸到她美妙的名字時,大家一齊起立鼓掌歡迎。幾乎所有男性的眼睛都投注在了她頎長的身體上!那錯落的眼神裡絕對不乏意淫之徒,呵呵!其實我正是其中一人……

    她和幾個新員工上台做自我介紹。那天她穿了一件淡紫色的連衣裙,170的身高把她完美的身材發揮到了極緻!她一直抱以甜甜的迷人微笑,彷彿泰國美麗的PurpleOrchid一樣豔麗不可方物!她做了簡短的自我介紹,那天籟般清澈的聲音讓許多男同著迷。她的英語很純正,不像許多泰國人有著非常重的鄉音。

    真慶幸那天自己坐的是後排!如果不是我左邊還有一個空座,如果不是她正巧看到了這個空座,如果沒有如果,她怎麼會徑直來到這兒呢?

    是的,當她悄悄地坐在我的左邊時,我低頭看到她黑絲緊裹的纖長大腿時,我的大腦一陣眩暈,下體一陣痙攣……

    她朝我輕輕點頭,當我向她回報微笑時,我知道我的表情一定很搞笑!很驚訝她一眼就看出我是中國人,可能我是酒店裡唯一的中國員工的緣故吧。她顯得很高興,並伸出了雪白的右手和我相握,當我意思到那隻是禮貌的握手並鬆開冷汗的手時,才知道是自己失態了!在女人面前失態,竟是這樣的……

    她試圖用普通話與我攀談,而平時一向自命不凡的我此時面對她美倫美幻的面孔時卻顯得十分緊張、窘迫……

    會議結束了,下班了。我看著她苗條的背影,心裡久久不能平靜。其實我也不是沒有過女人,可她的美貌和性感讓人著魔,不能自己……不知怎麼回事,她的出現竟讓我魂不守舍!

    那天夢裡,滿腦子都是她的影子!直到想像她絕美的胴體手淫了兩次才沈沈入睡。

    她的工作很輕鬆,很高雅。看得出,公司裡包括經理級別的人物都對她青睞有加!不知道她是否已經被誰「金屋藏嬌」了呢?

    瑩沒事的時候總喜歡和同事們去一家叫「color」的迪吧買醉、狂歡。有天下班後她問我要不要去玩?我本來不喜歡那種場合的,可是想到能見到她所以一口答應了。那家酒吧離我們酒店很近,大概5分鍾的車程吧,一大幫同事開了三四輛車就到了,男男女女,好不熱鬧。

    她好像很能喝,喝完了就遊蛇一樣狂舞著,看得我血脈翕張!她無疑成了舞池裡眾望所歸的焦點!大家給她讓出了一塊空間供她熱舞,她跳得真的很好,一頭秀髮隨著嬌軀上下翻飛。幾個猥褻男子湊到她身旁扭動著笨拙的腰……

    我一個人坐在角落裡,萬寶路吸了一根又一根,下面也像火燒似的焦熱。她繞過擁擠地人群,晃著細腰跳著舞步來到我身旁,搶過我口中的半截煙用力地吸著,然後仰頭輕輕一吐,灰白的波裊裊上升直至不見。她甩掉煙蒂接著我的手走到舞池,此時尖叫聲口哨聲起鬨聲頻頻響起。

    我起初還很緊張和僵硬,全身顫抖心跳加速!漸漸地隨著她的節奏抱著她的嬌軀盡情地跳了起來……她的臉紅撲撲地像蘋果,我的下面硬邦邦的像棒槌!同事們都起著哄,笑著叫著,圍著我們打圓場!我情不自禁地吻了她一下,她先是一愣,盯著我的眼睛看了一會,然後輕輕地吻回了我……

    她的唇很滑很熱,她的大膽慫恿了我!我撫摸著她略顯淩亂的長發,纖細的蠻腰最後把雙手停在了她渾圓的臀上。她輕輕地把柔軟無骨的手搭在我的胸膛撫媚地笑著……我抱著她向前邁了一小步,我知道,這是我和她之間的一大步……

    跳了好一陣,我發現我和她都被汗水浸透了,拉著她坐在椅子上歇息。幾個自討沒趣的老外才來跟她搭訕,都被同事和我給哄走了。同事John拿來兩瓶corona。

    「Hi,Man!Here you are,enjoy!」然後朝我眨眨眼,壞壞地笑著走開了。

    我和瑩喝幹了啤酒,她抹抹口邊的殘酒然後跟我要了一支菸抽了起來。我扶著搖搖欲墜的她道:「You drunk ,I send you home ,Ok?」

    「我不……不回家!」她用中文回答我。

    幾個女同事過來說:「Ying!We Will go home,how about you?」

    「Go ahead,I Will be back soon!」

    同事們陸續離開迪吧。我也拉著她上了我的車,在公路上慢慢地開著。她坐在副座上,不知是醉了,還是在小憩。長長的睫毛隨風微微顫動,紅紅的臉蛋、玲瓏的鼻子、微張的小嘴及尖尖的下頷組成了幾道完美的曲線。

    她已經脫去了外衣,米黃的女襯衫包裹著的胸脯正慢慢起伏著。從她襯衫上數第二、三個紐扣的縫隙間我隱隱看到黑色蕾絲內衣的一角。她頎長的雙腿包裹在黑色的絲襪下,若隱若現……

    我緊緊攥著方向盤的雙手已經滿是汗水了!我把車開到海邊,淩晨的海灘特別的冷清,偶爾才有人走過。海潮顯得很孤單,雖然它在不停洶湧地來回徘徊。海潮聲很大,正像我此時的心情,激動又混亂!

    這時瑩醒了,她眯著雙眼朝我笑笑,沒有說話。我說:「Sorry,以為你醉了呢?不知道你住哪,所以……」

    她截斷我的話頭?頭狠狠地吻著我!我的下面硬了,她引導著我進入她,她的胸口劇烈地起伏著。我望著她,她迎合著我貪婪的目光顫抖著,低吟著!我受到鼓舞後加快節奏。

    「嗯,嗯,喔,喔……」她開始禁不住叫了!伴著挺送很快一洩如注……

    我打開車窗讓涼爽的海風灌入。風很大,我的腦子清醒了不少。其實真的沒想到,佔有她竟來得這麼容易!心裡不禁有些得意。

    她整理好衣服然後拉著我的手說:「Wen di,Can we take a walk?」

    海灘上除了很遠處有幾個小孩子在遊泳外就沒什麼人了。我和瑩手牽手赤著雙腳漫步在沙灘上,來來往往的潮水夾雜海風嘩嘩作響。

    「你喜歡我嗎?」瑩突然問我道。

    「當然。」我含不猶豫地回答她。

    「為什麼?」她又問道。

    「因為你很漂亮。」我不知道我的回答是否能令她滿意。

    「那如果你遇見比我更漂亮的呢?是不是也會喜歡那個人?」她的問題有些尖銳……

    此後的很多天,我都魂不守舍地上班,吃飯,睡覺。每次在酒店見到瑩的時候,她有時很熱情,有時卻又很冷淡。我不知道,這意味著什麼?更不知道,那天的瘋狂意味著什麼?

    瑩說她有個泰國女友琳和她一起住在市中心的一所別墅裡。有一天晚上下班後,她說今天琳生日,有許多朋友都要到她們那開party,她和朋友說好了要把我介紹給她們的。

    到她那時已經高朋滿座了。她不停地給我介紹許多人。男的女的老的少的,歐美的亞洲的哪人都有。我都記不得自己說了多少遍「hi」和「hello」了。

    琳長得很清秀,瘦瘦小小的,她滿頭染成赤色的齊肩發顯得很邪氣。她穿了一件淡黃色的吊帶晚裝,雪白的肩頭上各紋著一隻火紅的鳳凰,使她原本俏麗的小臉更多了幾分野性與妖嬈。她太漂亮了!我在心裡無聲地讚歎著。如果說瑩是隻美麗的蝴蝶,那麼她的好友琳就是隻炫麗的鳳凰……

    這時瑩拉了我一把,我們同聲道:「Happy birthday!」

    琳看到我並沒有道謝,她看了看我身邊的瑩,眼神很複雜,過了好一會,她問我道:「Are you Ying』s boyfriend?」

    「En……」我看了瑩一眼,她正無聲地看著我,雙眸中彷彿隱藏著巨大的引力,讓我不敢直視。

    「No,just good friend!」我回答道,我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會否認。

    她的嘴角微微一揚,看看我,又看看瑩,轉向加入了狂歡的人群。我朝瑩尷尬地笑了一下,瑩朝琳的背影看了一眼,轉身倒了兩杯紅酒,分給了我一杯。

    我無所事事地打量著她們的住處:她們的別墅很大很氣派,像這樣的地方在當地應該價格不菲,不知道她們怎麼會租這麼奢華的地方居住?

    大廳上,舞池裡,大家吃吃喝喝,玩玩跳跳,有兩對情侶已經開始肆無忌憚地在昏暗的燈光下接吻、愛撫……我不好意思看,隻好拉著瑩的手坐在一旁。瑩小啜了一口酒對我道:「Remember your answer。」

    「什麼?」我問。

    「你喜歡琳?」瑩問我。

    「No!」雖然我回答得很肯定,但我的確感覺對琳有種異樣的感覺。

    「可你為什麼說我們隻是好朋友?」

    「生氣了?」我知道她對我給琳的回答不滿意。我陪笑道。

    「那我應該告訴她你是我女朋友嗎?——好,我這就去!」我站起身朝琳走去。

    「哎!行啦!一會我去告訴她。」她拉住我,終於露出了笑容。

    我們隨便用了些點心。我問瑩道:「你好像不開心?」

    「哦,不!」她有些心不在焉地答道。

    我啜了一口酒接著道:「你這兒真好!一年要不少租金吧?」

    她有點意外,頓了一頓後回答道:「嗯。不過……我們倆……勉強應付得來吧!」

    她好像有什麼心事。我說:「瑩……」

    「怎麼了?」她問。

    「沒什麼!」我沒頭沒腦地回答她,其實我也不知道自己想說什麼,可能是風花雪月吧……

    午夜已經過了,除了七、八對瘋狂的男女外,其餘的客人都陸續地離開了別墅。琳一個人靠在角落一杯杯地喝著酒,其他人這時都已經酩酊大醉了,男男女女們糾纏著親熱著……

    「要不要到陽台透透氣?」她詢問我道。

    我瞟了一眼角落裡的琳,說:「好吧!」

    然後她就挽著我的手上了二樓,反鎖上門,穿過長長的走廊來到一間寬大的臥室。剛進門,撲面而來的是陣陣花香幽香。巨大的落地窗前長簾半掩,天上的星星很亮很靜。樓下音響裡的音樂仍然依稀可聞。我真的有些醉了,是陶醉!

    我輕輕地摟著她的腰開始了對她的親吻,她熱情地迎合著我焦躁的唇。她的舌頭很軟很滑,她的唾液很熱很甜。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我說:「I need you!」

    她沒有吱聲,卻把我的大手放在了她的胸上,我沒客氣,便肆無忌憚地隔著她的晚禮服搓揉著她高聳的堅乳,我可以感覺到她乳頭正在漸漸變硬變大,像是兩顆渾圓的櫻桃!

    「嗯……嗯……」我倆不由自由地發出了聲音。我想我快要爆炸了,我們四目相對,我用眼神在對她說:「脫了啊!」

    她含情脈脈地注視著我,然後她像蠶一樣褪去所有的遮掩,露出了嬰兒般完美無暇的胴體!她的乳暈紅得彷彿要滴出血一樣,她的乳頭極度突出,好像在暗示我快快含在口裡,我瘋狂地吸吮著她的蓓蕾,掏出金槍長驅直入!

    我們滾在橢圓的大床上,岔開她修長的玉腿,然後對她無情地摧殘著,抽插著!她的狂叫聲劃破夜空,像一場滿天的流星雨!她的雪臂緊緊摟著我的脖頸,十指如小刀般的指甲完全嵌入在我堅實的後背裡。伴著滿天的星辰,我和瑩同時到達了高潮……

    第二天早晨醒來,一陣陣悠揚的鋼琴聲傳入耳中,瑩還在我的懷裡熟睡著。我輕輕地穿上衣服順著鋼琴聲來到了走廊的盡頭,又順著樓梯來到了三樓。樓梯的右邊有一間虛掩的門,鋼琴聲就從這裡傳來。我悄悄地趴在門縫朝裡面望去:

    隻見一個天使般完美的側影與幻妙的鋼琴聲瑩融成一片……是琳!她彈奏的是一曲蕭邦的「別離別」。她隻穿著內衣光著雙腳踩在踏闆上,赤裸的足踝隨樂聲慢慢搖擺,我的心也像跳動的音符一樣輕顫著。她側目好像看見了我,四目相對,我終於徹底地陶醉了……

    一曲終了,琳沒有說話,她隻是拉過旁邊的睡衣,緩緩地穿在了雪白的身體上。我覺得有些尷尬和無禮,便逃跑般地離開了。

    早上十點了,我和瑩穿好衣服手拉手悄悄地下了樓。空曠的大廳一個客人也沒有,有個傭人正打掃著一片狼藉的房間。瑩拉著我走進廚房,琳正坐在餐桌前小口地吃著一片面包。

    瑩道:「起來啦?」

    「你看呢?」琳慵懶地答道。

    瑩有些自討沒趣,向我微微一笑,然後轉向倒了兩杯牛奶,遞給我一杯。

    吃完早餐,我打算告辭回家。瑩挽著我的手臂央求道:「Don』t hurry ,after lunch ok?」

    我正待回答,琳撩了撩紅發,從他們之間穿過走出了餐廳,一縷清香隨風飄過……

    「別介意!」瑩朝琳的背影撇撇嘴:「她就是這樣的!」

    之後的幾天,我和瑩的關係不脛而走,公司的許多人都向我投來了嫉妒甚至「憎恨」的目光。我把自己的信用卡交給了瑩,因為我知道她的花銷很大!

    之後的每個週末,我都會帶瑩到我租的公寓來尋歡。

    我的住所是位於市郊的一座公寓,年租金算是比較便宜的了。這兒離酒店大概有二十五分鍾的車程。

    第一次帶瑩來時經過大門,在崗的保安是個印度人,見到我帶了一個美麗高挑的年輕女孩,先是很是詫異,然後微笑著朝我們點了點頭,看著我們穿過了大廳,自然自語地說著:「阿切,阿切……」(註:阿切在印度語中是「好」的意思,翻譯成英文就是「good」。這個國家幾乎成為了印度的第二個棲息地,大街上隨處可見他們不斷發出咖喱臭的身影)

    我住在五樓,從電梯出來左數第三個門就是我家。打開房門,我攜著她走進屋,她一邊輕輕脫下高根鞋一邊欣賞著我的「窩」。她問我一個人住怎麼樣?很自由吧?我說嗯,就是有時候會感到寂寞。她聽了我的話後格格地笑了起來。然後她說:「那……我經常來陪你住好嗎?」

    我緊緊地拉著她的雙手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彼此長時間地注視著對方。我告訴瑩很喜歡她,問她喜不喜歡我,她聽了一愣,然後撫媚地笑著……

    接下來,我們開始了深情的熱吻,記得吻了好長一段時間,吻完了兩個人滿嘴滿臉和下巴上都是口水!

    我一手輕輕摟著她纖瘦的腰,另一隻手卻不停地在她豐滿的胸前來回摸索。我倆都很熱,熱得滿頭大汗!她一頭烏黑的長發貼在粉紅的雙頰上,更顯得眉清目秀,嬌媚動人。

    我不敢再看她勾人心魄的眸子,怕自己會發生爆炸!我不停地親著她白玉般的脖子和紅透了的耳根,將右手徑直伸到她火熱的短裙裡摸索,終於找到了那個充滿湖水的山谷。

    她嬌喘的聲音越來越緊湊,最後漸漸連成一片,竟分不出是在演奏一段悠揚的小曲還是在輕唱首撩人的情歌!她嫩如春蔥一樣修長的手指已穿過我被汗水浸透的白色襯衫,並深深地把指甲嵌入在我堅實的背裡。

    我發出了「啊」的一聲吼!白色的襯衫和黑色的胸罩在空中劃出兩道美麗的弧線,當它們無聲墜地時,我倆的熱情卻急劇地上升到了另一個高潮。

    她把長發錯亂地紮在腦後,跪在我的面前開始連珠般的口交。她的技術無可挑剔,她的姿勢撩人性感到了我所見的極緻!我已經發了出不規則的哼哼聲,她用火花一樣迷離的雙眼回應著我,並用柔軟的舌尖慢慢地舔著我燒紅的睪丸……

    我用力地揉搓著她生鐵般堅硬卻富有彈性的雙乳,語無倫次地說著什麼。她爬上我的軀幹,停在了我高舉的枝頭縱情地搖擺著,狂舞著,呻吟著……我們一起達到了前所未有的最高潮!並虛脫地沈浸在極其歡愉的海洋中……

    就當我在情場得意的時候,事業上卻頻頻亮起了紅燈,而隨之而來的是情場的失意。

    隨著一場可惡的金融風暴席捲了全世界,酒店的生意急轉直下!我的飯碗也開始有了裂縫,總經理多次把我罵了個「狗血淋頭!」

    我是酒店銷售部的經理,看著和同年相比幾乎不到一半的訂單以及全紅的報表,我想,我的工作真的快到頭了!

    接下來,我不出所料地無薪休假了。兩個月沒有薪水的日子雖然對我來說並不是太為難,隻是心裡的鬱悶讓我心情異常地煩躁。我可無所事事地呆在家裡,躺在沙發上,看著無聊的電視和影碟,然後就是把自己灌得伶仃大醉。

    瑩最近的交際變得異常的頻繁,在這個生意黯淡的時候,她卻顯得十分的忙碌,這就是男人和女人在不同時期不同形勢下的作用吧。

    就在我意識到瑩已經好些天沒有來的時候,故事開始有了新的線索。

    那天晚上,我正倒在沙發上看電影,一個陌生的號碼打來了電話:「Hello ?Wen di?」

    「Yes ?Can I help you?」我答道。

    「It』s me,Lin。If you have time I wanna talk to you。」是瑩的朋友琳。

    我問她什麼事不能在電話裡說,她說一定要見面再談,我隻好答應。我們約定一個小時後在離她家最近的一家Coast咖啡屋見面。

    到達約定的地點時,琳已經坐在靠路邊的座位上了。她漫不經心地攪動著杯中的咖啡,火紅的頭髮遮住了半片臉。看我來了,她?起頭向我對面的座位努努嘴,然後又低下頭把玩著咖啡杯子。

    我叫了杯Espresso後問道:「How are you doing?」

    「You don wanna know。」琳還是一樣的冰冷。

    過了好一會,琳用雙眼注視著我,目不稍瞬。我被她看得有些發毛,下意識地把頭轉到車水馬龍的窗外。

    「Something Ying let me to tell you。」琳終於開口了,而且一下子進入了正題。

    琳告訴我瑩已經不在這個城市了,她已經於上週末去了美國。琳說她和一個美國人「一見鍾情」,然後和他一同去了夏威夷。讓我別難過,不用掛念她了,她會很幸福的,並且也祝我們幸福……

    我聽後並沒有說什麼,隻是最後的「我們」有些讓人摸不著頭腦。我喝幹了杯中的咖啡。其實我早能料到,我和瑩根本就是激情與激情的短暫碰撞罷了,隻不過這種被「拋棄」的感覺讓作為男人的我很「不適應」。

    然後,琳遞給我一張信用卡,是我以前給瑩用的。琳說瑩告訴她裡面已經沒有錢了,很抱歉。

    「You dont know her,me too。」琳總結道。

    兩個月後我上班了。那天我要去和一個重要客戶談一筆生意,約會的地點是在一家意大利餐廳。晚上6點,離約會還有一個小時,我和助手早早就來到了餐廳。助手告訴我客戶是可口可樂公司的,他們公司需要和合適的酒店簽一份為期兩年的長住合同,大約100間房/年,上面要求我們要盡一切努力把合同爭取下來。

    一個時候後,客戶準時到來。來的是一女一男。男的是助手,他介紹給我們說:女的是可口可樂的駐中東的負責人……看到她,我一下子呆住了!我萬萬沒想到的是,我們的生意談判對像竟然是琳!

    琳適時友好地伸來了右手道:「Nice to meet you!」

    「Nice to meet you too!」我握著她柔軟的小手愣愣地回答道。

    我們坐下開始談論關於合同,我和琳並沒有互相「認」對方,這種「默契」在商業上是必要的。而在感情上呢?我開始胡思亂想了。

    生意談得很成功,我們和可口可樂公司也順利地簽下了這份大的合同,我的心中如釋重負!

    晚上回到家,我高興地給打開了珍藏好幾年的法國紅酒。我想,應該給琳打個電話表示感謝,所以我撥通了她的號碼。

    「Wen di?」琳接了電話問道。

    「Yes,me。Thank you so much for today……」

    「It』s just business。」琳打斷我的感謝。

    我說那我也應該感謝一下她,因為她讓我逃過了危難,她說不客氣。我說那我請你吃飯吧,她猶豫了一下,答應了。

    我們在一家西餐廳見的面。她穿的是一身淡綠色無袖晚裝,我把一大束玫瑰花送給了她。她愣了一下說:送我這個幹什麼啊?我說表示感謝,沒別的意思。她嘴角揚了揚,跟著我走到了餐桌旁坐下了。我叫了兩份牛排,一瓶紅酒,她隻吃了兩口就不吃了,我卻吃得津津有味。

    ?起頭來,看見她左手還在把玩著平躺在餐桌旁的那束玫瑰,我又看了看她的臉,彷彿寫滿了心事,卻又像什麼也沒有。這時琳也正巧?頭看了看我,兩人的目光一聚,我的心好像被她的眸子掏空了!她轉過頭右手支著下巴望向窗外,我順著她的目光望去。隻見24層樓下面燈火闌珊,除了汽車聲音什麼也沒有。

    「Cheers!」我向琳相邀舉杯道。

    琳注視著我的雙眼,什麼也沒說,一口飲盡了半杯紅酒。好!我也一口喝幹了杯中的殘酒。

    琳抱歉說沒有告訴我她的身份,其實她早已厭倦了現在的工作和生活,雖然她現在隻有25歲。她說夢想有一天能夠回到自己的家鄉,過著平凡而自由的日子……

    那天晚上,我把醉倒了的琳送到了她的別墅。把她放在她臥室的床上時,她的手中還是緊攥著我送她的那束紅玫瑰。琳半醉半醒地哭了,她埋怨我不應該和瑩好。我問她為什麼。

    她說,半年前,她和瑩就住在我所在的酒店,當時她就喜歡上了對工作專注認真的我,對我一見鍾情。瑩當時勸琳「追」我,而琳卻出於女性的矜持而遲遲下定不了決心。

    最後,瑩自告奮勇地應聘到我的酒店,並承諾要幫助琳把我們撮合成。沒想到,女人的嫉妒和好奇心竟讓瑩改變了初衷。其實她隻不過想知道,我到底有什麼好罷了。結果肯定是讓她失望的了,要不然,她也不會和什麼美國佬去什麼夏威夷吧。

    琳又告訴我,其實瑩根本沒去美國,瑩隻是被一個在這兒的美國富翁包養了而已。瑩告訴琳,相對於所謂的「愛情」,她更喜歡「面包」,所以她選擇了後者而不是我!

    我對琳一大串的「故事」驚呆了!我甯願相信這是電視和劇本裡才能發生的事,也不能相信這竟然是事實的真相!然而,我卻不得不相信!

    我用力推開了琳,心中充滿被玩弄了的憤怒,而憤怒漸漸地被琳哀求般的眼神和無聲的眼淚驅散……

    我幫她攏好被正要離開,琳一把摟住了我的脖子!看著她酡紅的雙頰和微翹的粉唇,再聞到她身上沁人心脾的體香和柔軟緊帖著我酥胸,無真的無法把持自己了!我們熱烈而纏綿地擁吻著,互相撫摸著對方的身體。

    那一晚,我和琳猛烈地交合著!琳嬌小而性感的胴體沁滿了細小的汗珠,她赤色的發在昏暗的吊燈下不停地跳動著,像一團燃燒著的火焰……

    第二天醒來,天已大亮。琳還捲縮在我的懷裡沈睡著,像一隻可愛的貓。她輕柔的呼吸讓我的腹部一陣陣發癢。我輕輕地撫摸著她有些淩亂的長發,下面又翹起來了!這時,琳醒了,她醒後的第一句話嚇了我一跳。

    「握-愛-尼!」

    琳拙劣的漢語讓我忍俊不禁,更讓我覺得我和琳都是不愛「面包」的人!

    我問她跟誰學的,琳告訴我是瑩教的。哎,這個傻丫頭……我輕輕地吻了她光滑的額頭告訴她,我想要和她一起去泰國,去她的家鄉,過自由快樂的日子!

    她笑了,那是我第一次看見她笑,而且笑得很燦爛……

                  【完】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