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948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苗栗小五郎
Crawler | 2016-10-14 22:15:36

  我和男友以前在一起都挺開心的,但是今天我的心情差極了!這麼重要的日子,男友竟然給忘了。直到下午我打電話給他,也一樣沒覺醒。我啪啪的摔著辦公桌上的材料,想著這麼多年來,拒絕多少優秀男生隻為他這一顆歪脖樹的不平衡。現在大婚在前,他卻能把我們的紀念日給忘了!這讓我怎麼接受得了。我簡直要惱火到自焚起來。這種心情讓我候到下班,我非鬱悶得犧牲了。

    看看表3:50,反正也是週末,頭也沒在,撬會班吧。拎起包包到隔壁去打招呼閃人。隔壁的薇子是我的死黨她是個典型的丁克主義者,她的信條那就是「女人有錢的話,要男人幹什麼?男人隻是調劑品。」

    好在她一直沒有什麼錢,所以目前還過著中規中舉的生活。她那個24孝男友真是無可挑釁。兩個都三十好幾的大男大女都隻談戀愛不結婚。

    我推開薇子的房門,正聽她用男人婆的方式電教她的24孝:「你別說那些沒用的。立馬過去給我取來,下班要是拿不來,我就讓你從這地球上消失。」

    「唉喲,親愛的,我是不是應該敲下門,又聽到不該聽的了……」我抿嘴偷笑。

    「你少來這套,老遠就聽到你那高跟鞋砸地的聲音了。怎麼地大小姐又要撬班啦。」薇子老氣橫秋的回著。

    「樣兒吧……週一午飯我請,給你兩天時間好好想想到哪兒撮。行了,有人問就說我去銀行了。」我有些不耐煩。

    「你呀,老闆前腳走,你後腳就開溜。不知道的以為你是他小秘呢!」

    「去你的吧,你這損嘴早晚有人收拾你。」我拎著包離開了公司。

    出了門就迅速的鑽進了一台出租車,我可不想讓公司別的人有機會告我的小狀。車開起來了。司機問我去哪兒,我才發覺握隻顧得生氣,根本沒有打算去哪兒。算了。「去蘭溢會所吧。」這是我包年的健身會館。我想大汗淋漓的發洩一下。可能是工作日的下午吧。會所裡沒什麼人。

    連私教都沒在。若大的場子裡除了健身機靜得出奇。我換了衣服徑直的走向跑步機,我要發洩……設置好檔次我開始猛烈的跑起來。邊跑邊想著這些年來我為他放棄了什麼。越想越不平衡越想越委屈,眼圈紅了起來。我閉起雙眼,不想眼淚掉下來。突然聽到,「叮,叮。」調節按鈕的聲音。隨之踏闆的速度也降了下來。心想一定是我的私教來了。我睜眼一看,一個陌生男子的臉孔。

    我第一反映就是。「你幹什麼呀!」我沒好氣的叫著。

    「哦,對不起,對不起,小姐。我也在這兒做健身,看你這個樣子跑會拉傷的。我沒有惡意的。」那男人臉都紅了。他磕磕巴巴的回答,顯然是被我這態度嚇到了。我仔細打量了他一下。約180公分的個子,很健美的體型。而且長得還挺帥。第一印象就是很重要,我馬被軟化了。突然感覺自己很失禮。

    「唉呀,你看,不好意思。我今天心情不好。謝謝你哦!」我溫柔的說著,順手關了機子走了下來。

    「怎麼了?是不是我影響你了?」他還是臉紅紅的。「沒有啦。我隻是想喝點水。」雖然很帥但真沒什麼心情和他調侃。感覺自己熱氣騰騰的想趕緊離開。我走到休息區要了杯含氧水,低頭喝著。「唉……這家夥,現在會不會想起什麼來呢。也許他是想給我點驚喜呢。」

    我還在憧憬著男友可以給我個小浪漫。我?頭看看表。已經4:45了。真是煩!還有十五分鍾。我看他是不是真的忘得這麼幹淨。我收回落在表盤上的目光。打視著會所。一下子撞上了剛才那個男人的目光,他在看我嗎?我有點不意思。馬上將目光轉向了別的地方。這男人卻走了過來。

    我看著他到前台取了杯飲料,坐在我的對面。一張小圓桌距離很離。我有些尷尬。想離開了。雖然我不是什麼十八九歲的小姑娘。但除了我男友,我都沒什麼異性朋友。我性格很內向,就因為這樣,朋友們都會覺得我很高傲,身邊的朋友很少,更何況異性的。

    我剛想站起來,他說話了:「其實心情不好,有好多種發洩的方法,你再那樣跑真的會拉傷的。」他的聲音好有磁性。「呵……謝謝你。」我勉強的擠出幾個字。沒有離開。其實我自己也很奇怪,為什麼在談工作時我那麼落落大方,隻要一和男生單獨相處我就不自然呢。停了一下。無語。「其實我早就已經認識你了。」他慢慢的說著。

    「我觀察你很久了。你每次都隻是上節瑜珈課就急急的走了。對嗎?」這真讓我一驚。我?頭仔細看他,很疑惑。剛才還說話臉會漲通紅的大男生,怎麼突然讀出了情場老手的對白。「你……」我實在是不明白他的意思。「哦。你別誤會,你可能是忘了。你還記得有一次你有個紫色文件包……」哦……天哪!「那人是你……」我吃驚的問他。他笑了笑。

    「你真是幫了我大忙,那份文件很重要的。你在哪兒撿到的?」我突然感到對他沒那麼排斥了。

    「在停車場。我看見材料上有你的屬名。就拿給服務台了。」他一字一闆的說著,我突然感到他很有氣質,不像一些浮燥的大男生。但看起來他也隻有二十多歲吧。

    「呵……我問了前台小姐好久,她隻是說一個先生留下的。還說也是這裡的會員。沒想到是你呀,真的很謝謝你。」我就是這個樣子的。所有的男人都是壞人。但一但有丁點關係的就會被認為是好人了。更何況是這樣一種原因。我們聊了起來。談話中,我知道他叫健,是一個小公務員。

    整點報時的鍾聲打斷了我們談話。五點了!我得看看男友給沒給我電話。也許他現在找不到我正生氣呢吧。我暗自猜想著。

    「健。我今天有點兒事兒,下次請你吃飯。」為了表示誠意我還告訴他我的電話號碼。他的微笑點點頭,模樣很陽光讓人看起來很舒服。

    我急急的找開小箱子,翻出電話,一個來電都沒有!我氣得差點暈過去。

    草草的洗了個澡,隨便應付的畫了下妝。準備回家了。剛好五點多。我在門口打不到車。這個時間要我去擠公交車!反正也沒什麼心情,我索性回到大廳裡坐下,我想再坐十多分鍾就應該避開了吧。我剛坐下,健走了出來。又看到了。

    「唉?你怎麼沒走?不是有急事兒嗎?」

    「哦,沒辦法,打不到車。」

    「你去哪兒,我送你吧。」

    「不用了,不用了,等下就好了。」我應付著。

    「你等下。」他轉身走出去了。我沒心思分析他的話。隻是很鬱悶。男友還頭一次這麼晾我。真的是因為要婚了就不重視了嗎?我狂想著。臉陰陰的。

    突然電話響了。我德意的笑著,翻手機。一看號碼不認識。唉。空歡喜!誰呀,這時候來電話真不識相。「喂……誰呀!」我沒好氣的接起了電話。

    「你好,一一,我是健,剛才會所那個。我的車在外面出來好嗎?」

    「哦,好,等一下。」我迅速的走了出去,一台很整潔的吉普。我知道門口不能停車。很建軍速的上了車。車發動了。「你去哪兒?」健撫著方向盤問我。「我……」唉,一天之內兩次上車後不知道去哪兒。我總不能讓他開車送我回家吧,何況我現在真的很生氣。不想回家。我低著頭想著。

    「你是不是和你男朋友吵架了嗎。」健像瞭如指掌似的問著。我沒好氣的說道:「沒有!」突然覺得很失態。「不好意思。我真的不開心。我也不知道去哪兒。你隨便把我放哪兒好了。」我喃喃的說。他竟然說:「好吧!」真是出忽我意料。一路上無語。我也沒問他往哪兒開。他好像無視我的存在自己開著。「算了。隻要避開這高峰期在哪兒下打不到車呢。」我想著。

    沒一會。他停在了一家飯店門前。我很詫異,健說:「這家很不錯,我早想來了,去試試吧。」我想了想,反正還欠他一個人情,正好請他吃頓飯。也解決我晚餐問題。環境真的沒的說。很小資。服務員推薦了幾道菜。我說好,便如此了事了。健要了一打的啤酒。

    他說他很能喝。呵。我真哭……一瓶就18元。而且還是特惠價點酒水就不打折了。唉。我要損失幾百塊大圓了。健給我倒上一杯,是川菜再加上我心情不好,破天荒喝一些。健的酒量真的很好,每次都是我喝一點他幹一杯,估計我能喝三整杯吧。就開始管不住嘴了。

    我告訴健我有多生氣。我告訴健我準備結婚了有多不甘心。反正亂七八糟的想到哪兒說到哪兒。越說越委屈,我也開始整杯的幹了。直到健攔住了我。

    吃完飯我讓服務員結帳,健搶著把錢給了。我真不好意思。說好我請的。

    我靜了靜說,「你剛喝過酒不能開車,我又沒請成,那這樣吧。我們去喝點茶吧。」健說,「這旁邊就有家KTV。不如我們去唱會歌吧,喊一喊會很輕鬆的。」

    果然沒走幾步就有個家KTV廣場。可惜小包滿了。為了表示我不小氣。開了個中包318元。OK,我想肯定和飯價差不多了吧。是靠裡面的一間。這家的中包真的很超值比一般的大包還排場。突然感覺就我們倆人很奢侈。果盤上來了冷煙花的那種很漂亮。

    還包含一瓶紅酒,插在一桶冰中。我們酒勁正濃於是很會意的喝起了紅酒。健點了幾首情歌。打開原唱。感覺就像在酒吧。雖然剛認識他幾個小時,但經過剛才的傾訴現在卻感覺好熟了。若大間的屋子。我們挨在一起坐著,唱了首《廣島之戀》他點的。我根本唱不上去。

    健突然放下麥,問我,「你相信一見鍾情嗎?我很喜歡你。喜歡你很久了。做我女朋友吧。」說實話。我早知道他對我有好感。但沒想到這麼直白,不少男生約過我。這樣直接表白的我真是頭一次,在這樣的環境和情調下,我的心砰砰的跳起來。

    「健,你很好,但,其實,你知道。我是有……」我還沒說完,他一下子吻了上來,我嚇壞了。手裡的麥一下子掉在了地上。不知所措,他按著我在沙發上用力的吻著。那小鬍渣,那結實的胸襟壓在我的胸前,我要斷了呼吸了。我用力的推他,還沒有人這麼昌犯過我。可我推不動他。我發現我特別喜歡這感覺。好像五六年前男友第一次吻我時的感覺。

    那麼緊張,那麼投入,那麼慌張,卻又那麼舒服。慢慢的我軟了下來,他似乎感覺到了。他的舌頭滑進了我的嘴裡,他的舌尖貪婪的舔舐著我,好像要把我全部索進他的體內。他的結吻技術真的很高明。我和男友已經好久沒有過真正的結吻了。

    我們深深的吻,我太喜歡這感覺了。不想拒絕了。完全的迎合了。他慢慢的把我放倒在沙發上一邊吻一邊把手伸到了我的衣服裡,他的手那麼有力。我想擋住他。可他吻得我透不過氣來,他的手在我的蕾絲胸罩外面遊抓著,感覺好緊張啊,真的上不來氣。

    他鬆開嘴開始親向耳邊,他在的呼吸走那麼急促。輕輕的吻著我的耳朵,用舌尖舔我的耳窩。我要崩潰了。我的手不再扯住他的手。他輕輕的滑到我的胸圍裡,完全的撫摸到了我的乳房,我不知道什麼時候他把我的外衣扣全部解開了。

    他在我的耳邊一直親著,說著:「太美了。我愛你。一一,你做我的女朋友吧……」這些話像下了咒一樣。我完全被俘虜了。他慢慢往下親,親到了脖子,真的敏感,我呼呼的喘著粗氣,終於他開始吻我的胸我的胸罩被他翻了上去,他開始吻我的胸。我是個很保守的女人,平時連吊帶裙都不穿。除了男友,別的男生根本沒長時間的接觸過。現在酒意正濃。

    在KTV的包箱裡,和一個隻認識幾個小時的男人。而且他很那麼帥氣。那麼直白的仰慕喜歡著我。太刺激了。一切太突然太刺激了。我死也不會相信我會做出這樣的事情。可我正做著。

    健,他舔著我的乳頭,享受的吸吮著。(一直沒有介紹我自己。27歲。公司白領。169公分。體重108G。腰圍2尺。胸圍34C)我撫摸著他的頭發,享受著他狂野的親吻。腦子裡一片空白,隻是再想多些,他親著我的胸說:「親愛的,你的胸真大,太棒了。」多從來沒聽到過這麼形容我的詞彙,太淫穢了。可我卻喜歡聽。他手臂繞著我的腰把我托起。

    他開始解我的牛仔褲。天呀!這可不行。那我成了什麼。我目前為止。隻給過我男友。而且我們都已經快結婚了。我的理智全回來了。我一下子按住了他的手。「不,不行。我不能。我有男朋友的。你不要這樣子。」

    「你放心,我不會的。我隻是想親親你。難道你不想嗎?我太喜歡你了。」

    「我不會做你不願意的事的。」健的聲音真是太有磁性了。而我現在又太享受這感覺了。我收不回來。隻是親親。不會有事兒的。我太喜歡你了。我順從他了。我穿的是丁字褲。退下外褲。顯然健十分興奮。他輕輕的親我的腹部。我的大腿內側。還輕輕的咬著。這些地方我男友都幾乎不會親的。太敏感了。我叫出聲來。「啊……不要碰!」

    「什麼不要?我還沒親呢。」他突然變了。一把把我的小內褲拉到一側。我的隱私完全暴露了。這突然的舉動。讓我羞得感忙拿手來遮擋。「不要啊……不行。」

    「你放心,我不會強迫你做的。你轉過來吧,我已經完全赤裸了,也豁出去了,看他想怎麼樣,反正絕對不能讓他進入我的身體。」

    我在心裡盤算著我的底線。他把我扭過來讓我正視大屏幕的方向,兩條腿放在桌面上。這樣我的臀部就懸空了。隻是背部在沙發上,中心不穩,我隻好用手撐著。我感到很羞恥,我一絲不掛。這個不相識的男人卻穿著T恤和長褲。而且我的陰戶還暴露著,我緊緊夾著雙腿。用肘部撐著身體,用手捂著胸。

    他脫掉了上衣。胸肌真的好結實。吃飯時我知道他比我小一歲。我突然感覺我像個妓女。很不舒服,想馬上起身結束這一切。他看出來了。馬上按住我。他竟然鑽到了我的兩條腿之間。還用手按住了我的手。要命了呀。太近了。這舉動要殺了我了。我真的受不了。拚死抵抗。他也按不住,突然他把嘴貼到了我的陰唇上。親了起來……完了。徹底瓦解了。

    我穿過自己兩個高高的乳房看見在雙峰之間,看見他的臉也在看著我。嘴上還沾著我的體液。這景像太羞辱了。健看到我了的眼神。我感覺自己真的成了他的女人,已經完全被他佔有了。我迅速的閉上了眼睛,不再反抗。健開始用他的手指拔開我的大陰唇。我感覺熱乎乎的地方被翻開,這個男人正在看我最隱私的地方。興奮和羞辱讓我卻有了快感。他用手指輕輕的揉我的陰蒂。

    我從來沒試過這些。我受不了了,太刺激了。我興奮的呻吟了起來。他不時的還有用舌頭舔上幾下,我感覺我的身體要燃燒了。好輕好輕。好空好空。想讓他添充。不行。不可以。我不可以和他發生關係。我拚命的想,可他讓我欲仙欲死。「我,我好難受,你不要再碰我了。求你,不行了。我要……我不要……不行了。」

    我都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我完全麻蘇了。他說道:「可以嗎?我現在可以嗎?」

    「不,不行。絕對不行。我不可以。我們不可以真的做。嗯……嗯……不行了。」我拒絕他一次他就用力揉一陣子。我感覺我的淫水都已經順著股溝往下流了。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我睜眼看著他。他還那結實的身體,帥氣的臉。我真的想要了。我堅持不住了。太想他進來我的身體好好的抱抱我。不要再摸了不要再揉了。要死掉了。這壞人定性怎麼這麼強,他難道不會來強的嘛。他就這麼喜歡玩弄我的私處。我正在心裡抱怨著。突然聽他嘩啦的解褲帶的聲音。我雖然很想要了,但是我真的很害怕。我說:「不行。健,我求你了。不行,真的不行。」

    他不再笑了,好嚴肅讓人怕的眼神。「什麼不行,我受不了了,我要你。我要定你了。」太MAN了。這聲音。我真的好喜歡。天!他的那兒那麼大。真的很大,我坐起來想穿衣服。他一把抓住我的頭髮,把他那兒一下子按到我嘴裡,直頂喉嚨。好噁心。我開始咳,他不管,繼續按著我的頭。好難受。他一下下的讓我含吐著。我的嘴被他強姦了。足足有五分鍾吧。嘴都要腫了。他射在了我的胸上。他坐在一邊休息,我掉下了眼淚。

    健看到了。他站起來,遞來了紙抽。我沒接。他就拿出一張來給我擦。一邊擦,一邊親我的臉說:「對不起我沒控制住,你實在太誘人了。我真的是很喜歡你。不要哭了。那兒有洗手間去洗洗吧。」我點了點頭,去了包房的洗手間。出來時發現了他在手淫。我趕忙躲了回去。

    又呆了一陣子聽到外面有響動了。才出去。這個男人還不懶。我知道他一定是在口交後不滿足,又不想為難我。才那樣做。我心裡對他有了些好感。我們都穿好衣服。坐在沙發上。一人坐一邊。我不想台頭看他。

    他突然站起來,說我給你唱首歌吧。他點了首《你怎麼捨得我難過》我輕輕的聽著。他唱的真的很好。像是專業的。這個剛才讓我如此快樂的男人,現在娓娓的唱情歌。我有些心動了。但我想我一定是遇到花花公子了。他一定是怕我告他,才沒真的在我體內做什麼,唉。我被人玩弄了。

    想到這裡。再看他。就有點不順眼了。他好像看出什麼來了。過來拿著麥對我說:「你,做我女朋友行不行。」

    「你胡說什麼我都快結婚了。」我低著頭答著。他把我拉起來,我們四目相對。他很認真的說:「那你就嫁給我吧……」我輕蔑的笑了下說:「我們還是走吧,今晚夠荒唐的了。」

    還是他結了帳。不知道是不是外面的服務生聽到了裡面的什麼聲音。進來就笑嘻嘻的衝他走去。說:「哥,你一共消費318元。」於是他就付了錢,根本沒我什麼事兒。

    健說:「我送你回家吧。」

    「不用了,我自己打車行了。今天的事兒就當沒發生過。我不記得什麼了,知道嗎?」我急狠狠的說著。他看著我沒說什麼。給我打了輛車。還給司機扔了二十元錢。告訴司機把她安全的送到家。還說記下了車號。心挺細。可我現在隻覺得被人玩弄了。他是在做些安撫工作。不再覺得感動。

    想趕快回家。讓這事兒永遠的過去。太可怕了。我怎麼會做出這樣的事兒,都是假的。不是真的。在做夢,在做夢。出租車開動了。司機問:「小姐,你去哪兒?」

    「我回家!」我真後悔,我早應該對第一個司機就這樣說。

    回到家中,我迅速的脫下了身上穿的所有衣服統統塞進洗衣機,我鑽進衛生間,打開淋浴披頭蓋臉的沖了起來,外面洗衣機「嚨嚨……」運做著。我心「咚咚」地狂跳著。洗一洗,沖幹淨了就好了。我已經是成年人了,隻是愛撫而已,我們沒有真的性交,不算出軌,對!不能算。

    我是對得起我男友的。我心裡亂得很,水流過臉夾不敢閉上眼睛,隻要一閉眼我就看到他在我的雙腿之間舐拭著,我窒息了,我調低了水溫幾乎是涼水,我想我沒那麼燥作了,穿了件浴袍,回了臥室。鑽進了被子裡,暖暖地,全身輕輕的,很舒服。很快就睡著了。

    雙休日,我在家裡忙於處裡公司上的事兒,男友打來電話約我買傢俬,我拒絕了,他跑來看我,很快的讓我打發走了。突然很想工作,不想想些其它的,例如什麼結婚之類的大事。

    週一,我束起了披肩捲髮,沈隱的去了公司,同事們都形同機械一般自動運轉著。隻有微子見到我像看見稀有動物似的尖叫:「我的天呀,大小姐受了什麼刺激,既然轉型了!」我看著她一副誇張的嘴臉,心想:「是呀,我至從工作起就一直很注意形象,女人味十足,全公司美女雲集,但論著裝和打扮我一直很前衛。可今天就隻想低調一點。」

    想到這兒我從微子笑了笑,擦肩而過。可能是我這種舉動,導緻了她更加好奇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中午在快餐店聽著她嘰嘰呀呀的講著火星語,我從頭至尾的沈默,實在不想說話,我很煩,不論做什麼一停下來就總能想起健,和那些瘋狂的事兒。我似乎嚮往著什麼,又害怕著什麼。心神不甯的度過了一天。

    週二,男友送來了一捧鮮花到公司,顯然他才想起紀念日的事兒。我不想想起那天,所以很平靜的和他一起用餐,一起看晚場電影。晚上男友送我回家,一進門他就開始狂吻,那速度讓我一下子想起了健。

    我沒有拒絕他,一直到他把我按倒在了床上,退去衣褲,猛的剌了進來,好痛……我的上衣他都沒動,我躺在床邊兩腿在地上被他一下下用的抽插著,他用力的做著,我咬著唇,挺著,突然我想起了在KTV裡我的腰際也是懸在沙發邊緣,健的眼神,他一下下的揉扶,他親暱我的耳際,那磁性的聲音。

    我馬上興奮了起來,他抽插中的磨擦不再痛了,我喜歡這感覺,洶湧著好舒服。甚至開始忍不住的呻吟起來,我的變化讓男友更加的興奮,他用的插著。我緊緊的閉上眼睛,想著健,感覺是他在和我交合著,好喜歡,其實我真的很想他那天幹我。天哪,我這時突然有了這種念頭,越想就越感到我的陰戶被磨的非常爽,我差點就高潮了。隻是男友他射了。

    我真想讓他再做一會,可這種話我真的說不出口,聽著男友去了洗浴間嘩嘩沖洗的水聲。我用手指揉著自己的陰蒂。想起了健,那天真的好特別,為什麼我會那麼舒服,會流出那麼多的水呢?那是不是就是高潮就是女人射出的東西呢。覺得自己好淫賤拉起被子蓋住了頭。

    男友第二天要去上海公差,沒有住在我家,回去了。說實話。我真怕他在我旁邊看出些什麼事,雖然我沒有與健真的發生關係。唉,我到底算不算對不起男友呢。良心上好難過。

    一直到週五,平靜如水,每天工作著,接男友的電話,似乎一切都過去了。隻是不再去蘭溢會所了,微子有點追問得煩。其它都挺好。微子和我一起辦的會員,平時一起去也能堅持得住。現在她一個人有些抱怨也正常,可我實在怕遇到那個人。我想等我徹底平靜了再說吧。

    晚上,微子打來電話,告訴我會所在這雙休日舉行會員活動要去海邊玩,還說多虧今天她去了。要不然我們倆沒去上多可惜。會所總時不時的舉行些活動,都是會員免費的。其實也不外乎就是出點車費和糕點費,從沒去過什麼好地方。也是當天去當天回的。

    還不為了給他們店打打廣告,作作宣傳。各有所圖的事兒。我想了想,一是微子已經說報上名了。二是我如果不去得說點什麼理由呢,男友公差她又知道。三是我好像做什麼見不得人的事兒吧。呵呵……想了想爽快的應允了。

    週六,天氣實在可人,嬌陽似火,我穿了裙子和微子兩一起,更顯得驕豔。微子是那種男人婆型的,但又絕對享受女人快樂的特殊物種。一共兩輛大巴,我上車後,發現微子竟然和別的男人一座,把我的包還特地扔到了離他遠點兒的座上。生怕我離他近了擾了她。

    我看了看她身邊的那男人,看上去隻有21、2歲,真暈……微子就喜歡這口,少男殺手。唉……我坐在座位上看著車外,陸續到來的會員們,偶爾向幾個認識的擺擺手。不知道我是想看到健還是不想看到,當人群中閃出他來時,我立刻回過頭來,直闆闆的坐在座位上,心怦怦的跳著,其實我昨天就知道他也許也會來的,但真的看到還是緊張。健一定是看到了,很自然的上了我坐的這輛車,站到了我的座旁。

    「這座有人嗎?」健問我,我這才發現。微子扔過來的包還在我旁邊的座位上,難怪沒人坐這兒,我拿起包,很不自然的笑著說:「沒有,你坐吧。」健穿著套休閒裝,高高的個子,帥氣的樣子,顯然更吸引微子。果不其然微子在後面陰陽怪氣的調調叫著:「一一!包不好拿放我這兒吧。」真被她氣死,總這樣子隻有一有男生出現在我身邊她總比我興奮。

    「沒事。」我煩感的應了一下。健拿起我抱著的包說:「我幫你放好吧。」我的包被舉到了行李架上。我還沒吃暈車藥呢。討厭。我實不想說我還要靠暈車藥才能堅持作旅遊車程。尤其是告訴健,我想不是回回都暈的吧。這次走的是高速成應該沒事兒,於是便把話嚥了回去。

    我故意不理他,聽自己的MP3,光線很明媚,空調很涼爽。心情很愉悅。我幾乎忘了身邊的健。車程一半MP3沒電了。外面的景色也被一排排的白樺樹取代了。車裡的空氣還混雜了各種食品的味道,我感覺自己好噁心。頭也暈得厲害。實在難受。壞了。我一定是暈車了。

    我想起了暈車藥,現在也故不了許多了。我站起來去拿。健一下子就拉住了我,知道後,說了聲:「傻瓜。」他看我帶的全是飲料,拿了他的礦泉水幫我服下了約。可哪兒能吃下就好呢。依然的難受。他把我的頭按在他的肩上。用手拉住我的手,按住虎口,幫我止暈。

    心怦怦的跳著,周圍的人全是熟人,雖然大家都東倒西歪的睡著。但後面的微子會不會睡呢。我也顧不上那麼多了。實在難受。我依在他的身上,靠著他的肩。他的手暖暖的攢著我冰涼的小手。慢慢的緩解下來了。

    海邊真的很美,換上比基尼暢快的嘻鬧著。在朋友中,我和健反倒相處得很輕鬆。我也開始覺得自己小家子氣。我和健一組。微子和她新認識的小弟一組。打砂灘排球。騎水上自行車,很開心。到了晚上大家圍著勾火,跳舞。我和健已經完全的放鬆開來,他似乎成了我的好朋友。晚飯後,煙花滿天。薇子這家夥早不見蹤影。健拉著我的手在海邊散步。

    我開心的講著一些我小時的事兒,他很隱重的聽著,看著我。我們一直延著海岸線走著。那一切實在太浪漫了。慢慢的走出了人群,靜靜的夜空下,天上不時有許願的孔明燈飛過,沙沙的海浪聲。遠處的時起彼伏的煙花。健拉住了我。

    「我一直都很想你,你想過我嗎?」他那磁性的聲音……我們擁在了一起吻了起來。「我也想你……」天哪……那根本不是我承認的。怎麼就在舌齒的纏綿下說了出來。像一句認可了我可以放蕩的批語,像是在告訴健他可以擁有我的命令。他把手伸進了我的小背心裡,我沒有穿胸罩。他撫摸著,我喜歡他的撫摸。吻著。我用力的抓住他的背像鑽進他的體內。

    我被放倒在了沙灘上,和他熱情的吻著。享受著他親吻我的脖子,胸脯。乳房。我喜歡他。我真的喜歡。他退下他的褲子露出了他的陰莖。翻開我的裙襬,在我的小內褲上磨著。我的心狂跳。在公眾的海灘上,隻有夜色做掩護,他太激情了。那撫摸那熱吻。他開始退我的內褲。我用手扯著。「太瘋狂了。不行……這是外面啦!」我輕輕的嘀咕著。

    可他才不管,用力的脫了下去。他用手摸我的陰戶。「好濕呀,要嗎?小寶貝。」他的聲音要融化了我。我呼呼的喘著粗氣,實在太瘋狂了。但……「嗯」我哼出了這個無法挽回的錯誤。

    健好溫柔的插了進來,我全身都開始軟化了。隨著潮水的的節奏一下下。我們吻著,做著。太舒服了。我抓著他的背,好多汗,他恩恩的叫著。我也享受的哼著。我們都不敢放出聲響。隻有夜幕隔了層薄紗,好刺激。我們深深的吻著,擁著,做著,很快的便進入了高潮。我真的知道什麼叫淋漓盡緻的射了。太不可思議的感覺了,滿身的汗,沾了一下的細砂。

    整理好衣服,我們在砂灘上休息。我依偎在他懷裡,看天上的星星,繁星點點。海風栩栩。他暢露的胸部好結實,我可以聽到他快速的心跳。他緊緊的握著我的手。我卻突然間想起了男友。腦袋頓時「嗡」的做響。不知道為什麼,眼淚就湧出來了。滴在了他的身上。他用手摸我的臉,發現真的是哭了時。問我怎麼了。我告訴他我迷了眼睛。健做起來。

    看著我說:「為什麼哭?」我終於忍不住了哭著說:「我現在真的成了壞女人了。」健聽後抱著我說:「傻瓜,你不是。不要內疚。」我告訴他:「健,我要結婚了。我們不可能在一起。忘了我吧。」說完我站起身就跑了。我都不知道他有沒有追來。突然腦子裡一片空白。我想離開他。馬上。

    回去的路上我和薇子做了一個座位。裝做不認識他。這反到讓薇子察覺出了許多。薇子是個聰明的女人,看我回房間的樣子,不用說,她也知道我們一定發生了什麼。隻是她很知趣。我不說她決不問。

    晚上男友回來,帶了禮物,我看都沒看就放在櫃子裡了。他也一如往常開始和我親暱。我覺得很對不起他,所以沒有推辭,可不論我多想投入,就是滿腦子的健。一點也沒有感覺。完了,我好怕啊,他做時我竟然都不分泌愛液了。好磨好痛。想到和健時水直流這時卻幹得要命。

    天哪……怎麼辦?一時間我敢到好恐怖。男友沒什麼異樣。爽完了就去洗澡了。他就是這個樣子,在做愛時從不顧及女人的感受。我突然好像念健。

    第二天上班,上午九點多鍾,手機來電顯示了健的號碼。我心狂跳。像做錯事的小女生,馬上按掉。似乎鈴聲就會告訴大家我就在外面有了外遇。我攢著電話。神不守舍。就這樣連續響了四次,全掛掉了。

    最後嚇得把手機也關了。我定下神來。開始打我的報表。終於挨到了午休時間,吃過午飯,我和薇子下午要去銀行辦些事情,要了車。可這張師傅就這個樣子,你要是用下單位的車你就等著吧,下班前能讓你用上不錯了。

    可他又是董事長的某個捌角親戚,所以大家都敢怒不敢言。等著吧。我在薇子的辦公室裡和她調侃著。公司的保安來了說:「一一姐,有個先生找你,說是你的朋友。」我扒開百葉窗往外看,薇子也湊過來看。

    「天哪,是健的車!」這人怎麼可以這樣。

    我臉通一下發起燒來,很世會的薇子說:「喲?開車來的呢,誰呀。反正我們也是在等車。讓你朋友送一下。」我真是煩死了她這個八卦的性子。我沒說什麼呢,她反客為主的拎著文件包跑下去了。我真是不知怎麼是好。硬著頭皮下了樓。

    我看見薇子在和健說笑著,心裡好緊張,生怕發現了什麼。我快步走過去,健看到我,一副深情的眼神。說實話。我看到他的臉時就已經心狂跳了。我想現在臉一定紅得像個蕃茄一樣……薇子回頭從我壞壞的一笑說:「怎麼?你手機關機了?」一句話不要緊,我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沒……沒……沒電了吧。」我盯著健,這人怎麼這麼沒分寸。健隻是從我微笑。薇子說道:「老張在後面呢,這老糟頭子正和別人說你叫了車不開機,讓他白等。興虧讓我遇到了。行了。我去送文件吧,你和帥哥聊著,下午就不用回來了,寶貝,欠我一人情喲。下次讓帥哥請我吃飯。」說完咯咯的笑著走去了。我看著健,一臉尷尬。

    但是事已至此,不能再回頭了。我深呼吸了一下,躲開健的目光,裝什麼什麼都不知道,小心翼翼地走著……

                  【完】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