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不倫戀情]

白虎姐姐

[複製連接]
查看: 1944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苗栗小五郎
Crawler | 2016-12-11 12:47:11

  走出了酒吧,小風也鬆了一口氣,心想,剛才文卿也喝的太多了,難道真的遇到什麼不開心的事了,也怪自己,怎麼會同意陪她來加吧呢!還差點被社會上的小青年騷擾。

  「剛才好嚇人啊!」文卿吐了吐舌頭,像個小女孩兒一樣。

  「知道危險了吧?以後別來酒吧這種地方了!」小風無奈的搖了搖頭。紅顏禍水啊,如果是自己單獨來酒吧喝酒,那個長髮青年就算吃飽了撐得,也不會來找自己的麻煩。

  「你陪我來不就行了!」文卿迷迷糊糊的說著,整個人都趴在了小風的身上。

  拜託了姐姐,你這不是在勾引我犯罪麼?小風感受著文卿胸前的豐滿。

  發育不好?這叫發育不好?小風看著文卿這魔鬼的身材,都要噴鼻血了,也不知道當年是哪個二百五醫生下出的結論!

  文卿雖然有29了,但由於一些特殊原因,卻一直沒有結婚。1.65的身高,鵝蛋形的臉,很嫵媚的眼睛,身材前突後翹,乳房結實渾圓,其實不用看她的身材,那雙眼神就很性感,雖然她的身材無可挑剔,平滑光潤的肩膀,不粗不細的脖子,一頭平直順滑的長髮。胸部發育得近乎完美。

  她的腰雖不算盈盈一握,但卻與她的整體搭配的很好,而且總是挺的筆直,加上一雙長腿,大腿渾圓豐盈,小腿又直又長,使她顯得氣質不凡。畢竟人家可是大學老師。也是一個很偶然的機會,成了小風的乾姐姐。

  小風就這麼攙扶著文卿,感覺有點沈重,不過小風也知道文卿是喝醉了,剛才在酒吧裡氣氛比較緊張,所以文卿還保持著幾分清醒,但是現在,已經沒有事兒了,所以文卿也就開始放鬆了下來,人也迷糊了。

  小風無奈的抱著文卿上了一輛等在路邊的計程車,然後說道:「去惠彤大酒店。」

  那計程車的司機看著小風和文卿,曖昧的一笑,道:「OK!沒問題。」小風對他那表情只能抱以苦笑了,一般情況下,抱著一個喝醉的美眉從酒吧裡出來,就算自己說沒什麼事兒,可是誰會相信啊?尤其是像自己這樣目的地還是去酒店的?

  文卿卻不管那麼多了,伏在小風的身上,沈沈的睏意襲來,閉上了眼睛。

  到了惠彤大酒店的門口,小風付了車前,將文卿小心的抱了下來。文卿雖然是個成年人,但是卻也不重,小風抱著她也不顯得費勁。

  本帖隱藏的內容進了酒店的大堂,就有服務生迎了過來:「先生,您回來了!」

  小風點了點頭。

  「需要幫忙麼?」服務生繼續問道。

  「不用了,對了,麻煩你幫我按一下電梯的按鈕。」小風說著就向電梯的方向走去。  「沒問題,楊先生。」服務生幫助小風按開了電梯的門,然後又按了22層的按鈕,才快步的走出了電梯。

  小風對他微微一笑,表示了謝意。

  看似沒多長時間,實際上兩個人在酒吧裡也呆了幾個消失了,現在已經是十一點多了,乾爹乾媽他們應該已經睡下了。

  「 文卿姐,你的房卡在哪裡?」來到文卿的房間門口,小風對文卿問道。

  小風等了一會兒,卻是半天沒有人回答自己。小風苦笑著見到雙手掛在自己脖子上,睡得迷迷糊糊的文卿,心道,看來只得自己動手了。

  「文卿姐,我可不是故意站你便宜的啊,我是幫你找房卡!」小風自欺欺人的嘮叨了一句,大手就開始在文卿的身上摸索了起來。

  「小風……你好壞,居然敢佔姐姐的便宜?」文卿忽然迷迷糊糊的咕噥了一句,卻將小風嚇了一跳!

  伸出的手,停在了文卿臀部的褲兜裡,有些尷尬的說道:「文卿姐,我在找房卡呢……」  「哦……那你佔吧……」也不知道文卿聽沒聽懂,居然如此回答道。

  小風頓時被弄得有些心猿意馬起來……文卿姐說「你佔吧」,是不是就是允許自己佔他便宜了呢?小風十分齷齪的想著,伸入文卿褲兜的大手,情不自禁的在文卿豐滿的臀部上捏了兩下。

  不行!我不能抵不住誘惑啊,文卿姐現在喝醉了,說得胡話怎麼能當真?小風一咬牙,將手抽了出來,拿出找到的房卡,將房門打開,抱著文卿來到了床邊上,小心的將她放在了床上。

  小風將文卿的小涼靴脫下,然後拉過一張杯子,蓋在了她的身上……真是誘人呀!小風暗暗吞了一口口水,然後咬了牙轉過身去,準備回房間,卻聽見了文卿叫他的聲音。

  「小風,我想吐……」文卿半呻吟的聲音弄得小風骨頭都酥了……熟女的誘惑呀!  

  「你等等呀,文卿姐!」小風連忙跑到洗手間去找了一個水盆跑了過來,然後剛想扶起文卿,卻聽得文卿「嘔--」了一聲,腹中的酒水吐了她自己一身,弄得床單上都是。

  一股酒氣向小風迎了過來,小風皺了皺眉。好在文卿沒有吃東西,只是喝了一堆酒,所以除了酒味外,並沒有食物摻雜在一起的腥臭味。倒也不算難聞。

  「唉!」小風嘆了口氣,文卿三十歲的人了,居然還和小孩子一樣。小風沒招了,現在的情況是,文卿滿身都是自己吐出來的酒,床單上也是,小風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小風……我好難受……這味道好難聞,幫我把衣服脫掉……」正當小風手足無措的時候,文卿忽然皺著眉頭抱怨道。

  「嘎?」小風一愕,讓我幫你脫衣服?姐姐,是你在勾引我啊,還是對我太放心了?你弟弟我可是血氣方剛的小夥子啊,而且還喝了點兒酒,萬一頭腦一熱,把持不住,這可怎麼辦呀!  

  「好難受……」文卿還在自顧自的說著。

  小風沒轍了,只得硬著頭皮將文卿身上的白色連衣裙的拉鏈給拉開,一咬牙,將連衣裙給拽了下去。 文卿裡面沒有穿內衣。豐滿地胸脯在白色胸罩的包裹下,躍然而入小風的眼簾,小風不由得呼吸開始急促起來。

  「褲子……褲子……」文卿身上沒有了衣服,兩條腿卻開始亂動起來,嘴裡含含糊糊的囈語著。

  「褲子也讓我脫?」小風一陣頭大!算了,衣服都脫了,也不差褲子了!小風一咬牙,猛地將文卿的裙褲給扒了下來,卻沒想到因為自己用力過猛。居然將文卿的小內褲也一起給拽了下來!

  不過,因為房間沒有開燈,小風還沒意識到自己已經脫掉了文卿的小內褲,看著文卿白白的下身,還以為她穿的是白色內褲呢!

  聞著滿是酒氣地衣服,小風只得跑到吸收將,將文卿的衣服都泡在了洗手盆中。

  「嗯?」小風拿著文卿的裙褲忽然一愣?呵呵,這不是內褲麼?上面還貼著個小護墊!

  那自己剛才看見的是?可是沒有毛毛啊?想到這裡。小風猛然醒悟,莫非文卿是傳說中的白虎?

  暈了。

  女人白虎是旺夫的,有地人還特意找白虎娶回家當老婆呢!

  想到這裡,小風一陣大汗,這下可糟糕了。自己把文卿的內褲也被扒下來了。明早她醒來之後,不會懷疑自己圖謀不軌吧?她可是自己的乾姐姐呢!

  再去給她穿上?算了,小風實在沒有那勇氣了,剛才是自己不知道,沒看清也就算了。現在自己既然知道了文卿是個白虎。那不可能會忍住好奇不去仔細看一看地,到時候……  

  小風將文卿內褲單獨拿了出來,掛在了旁邊的毛巾架上。卻又聽得文卿在屋裡低聲呻吟道:「還有酒味……」

  小風苦笑,當然有了,屋子裡的味道哪能說沒有了就沒有了的!小風回到了屋裡,卻看見不知道什麼時候,文卿已經將身上的杯子給蹬在了地上,兩腿之間的春色,躍然於小風的眼簾!

  呵呵了!行,你就挑戰我的極限吧!小風惡狠狠的吞了一口口水。不過忽然又想到文卿地床上也被她吐上了,那麼有酒味就難免地了!  到這裡,小風不得不將文卿給抱了起來!乾脆一不做二不休了,我就忍吧,忍無可忍的時候也怪不得我了!

  小風文卿抱著走進了洗手間,然後將她仍進了浴缸裡,打開了浴缸的熱水。

  他準備將文卿身上的酒氣給泡泡……安置好文卿後,小風關好了洗手間的門,然後快步地走到房間電話地旁邊,拿起了電話,給總台打了一個電話:「喂,我是2210房的,麻煩您派個人過來給我換一下床單。」  「好地,請稍等片刻,馬上我們的人就會過去!」總台說道。

  果然,過了沒多久,總台派來的人就來了,利索的將床單和被子換了一套新的後,退出了房間。

  小風嘆了口氣,回到了洗手間,卻發現,這樣的情況下文卿居然還在迷糊著!小風無奈了,隨手將文卿的胸罩給扯了下去,下面都看過了,也不差上面了!

  不過兩個圓鼓鼓的東西跳出來的時候,小風還是忍不住吞了口口水!

  小風扯過一條浴巾,將文卿包了起來,然後抱著她走出了洗手間,將她放在了新換好床單的床上,扯掉浴巾,將被子給她蓋好!

  小風才鬆了一口氣!真不是男人幹的活呀,柳下惠也不過如此了吧?小風得意的想著。  「水……我要喝水……」回到了床上的文卿還不消停,居然又開始要起水來!

  小風嘆了口氣,站起身來來到茶幾邊上,給文卿倒了一杯熱水,然後來到床邊:「文卿姐,給你水……」

  「你餵我……」文卿閉著眼睛躺在床上,含含糊糊的說道。

  餵你?你躺在床上,我怎麼餵你喝水?我這一倒不是全灑床上了麼?

  「乖啊,聽話,自己起來喝!」小風像哄小孩子一樣說道。

  「哦……」文卿似乎聽懂了小風的話,伸出兩手,猛地摟住了小風的脖子,身體向上面傾起。  小風也沒在意,以為文卿是借助他的脖子當個支撐,剛想將杯子送到文卿嘴邊,卻沒想到文卿猛地吻在了小風的嘴上!

  「唔……」小風一愕,剛要說話,卻感覺到文卿在拚命的著自己口中的汁液……汗,敢情她當我這裡是水源了?

  不過小風剛才忍得已經不能再忍了,現在又是文卿主動的親吻自己,小風一橫心,還忍個毛啊,老子不忍了!

  其實,這就是一個思想的臨界,一旦突破了,小風就開始毫無顧忌起來,熱情的開始回吻起文卿,而文卿似乎也感受到了小風的熱情,也開始回應起小風來,雖然生澀,卻十分火爆。小風的手也沒閒著,伸手向文卿的胸部抓去,牢牢的握住……揉著,捏著,文卿圓潤飽滿的雙乳在小風的手中千變萬化著,同時小風分別用左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夾住文卿的乳頭,一鬆一緊或一快一慢地拉捏著,文卿的身體已經很久沒有享受男人這樣的款待了。

  很快渾身燥熱,兩個乳頭變的挺起來了,這樣也給小風帶來了更大的刺激,文卿簡直要受不了了,雙臂狠狠的保住小風,嘴裡也嚶嚀般地開始呻吟起來,小風那受得了這般刺激,鬆開握著乳房的雙手,一手環抱住文卿的嬌體,一手伸向文卿豐滿的的臀部,大力的揉捏著,一條腿也不自覺的插入文卿的雙腿間,明顯的感覺到三角地帶的濕潤。

  這時,文卿的呻吟聲更大了,由輕微的「嗯,啊」變成急促的呼吸了,眼神也更加迷離起來,小風長長吸吮下文卿在口中的舌頭後,鬆開雙唇,又深深地分別吻了文卿的雙眸,接著探下頭來,含住文卿左邊的乳頭,忘情般的開始吸吮起來,右手在文卿光滑凝如玉脂般的背部來回探索著,左手仍然遊走在雙臀間,弄的文卿心如火燎,伸手向小風的胯下抓去……很快,兩個火熱的軀體就交織在了一起,在樂此不疲的做著從古至今,千百年不變的運動……小風順勢一挺,下面便刺向文卿的蜜穴,雖然有很多蜜汁分泌出來,小風的這一挺只將龜頭刺入文卿的下體,心想,文卿的裡面真緊,就跟幹處女一樣,乾姐姐真美啊,想不到她快30的人了,下面還保養的這麼緊,不行,以後得想辦法多幹幹乾姐姐。

  小風邪惡的想著,同時,腰部暗暗用力,再向文卿的蜜穴衝刺,雖然蜜穴洞很緊,但是加上分泌出的蜜液潤滑,小風還是成功的將小小風全部刺了進去,頓時一陣強烈的熱流刺激著小風的每一根神經,蜜穴緊緊裹著小弟弟,別提有多麼爽了,這種深刻的刺激也傳遍了渾身,都有射的感覺了……就在小風完全刺入的同時,文卿的蜜穴卻傳來無比的疼痛感,頓時讓文卿覺得全身那心如火燎、燥熱無比的感覺一下子消失了,疼痛又使她繃緊了每一根神經,為了緩解下體的疼痛,文卿深深的吸了口氣,還是很疼,咬緊牙輕輕地說「小風……疼,別動!」

  這一句話倒讓小風分散了注意力,小弟弟要射的衝動一下子退了下去,見文卿說話了,便對她說:「文卿姐,你的下面真緊啊,真燙!真的太舒服了」疼痛還使文卿顧不得多說,只是心裡想,廢話,人家才是第一次。

  感覺小風的下面一挺一挺的,像是要抽動,文卿心想這傢夥不會要……果然,小風抽動了一下,剛剛緩解的疼痛又一下子襲來,「啊……」文卿慘叫一聲,伸手抵向小風的胯部,阻止繼續抽動,小風見文卿的反應,心想,難道是自己的太大了,文卿姐又很久沒做這事了,一時難以適應,便停止繼續抽動的想法,身子緩緩的壓向文卿,將舌頭探入文卿的口中,手也伸向乳房,輕輕的揉捏起來。

  在小風的愛撫下,漸漸地文卿的面色紅潤起來,嘴裡也開始低沈的呻吟起來,雙腿無意識的纏在小風的腰間,陰唇也一張一合的夾著小小風。小風感覺到文卿的蜜穴中明顯的更加熱了起來,穴壁緊緊的貼著小弟弟,子宮口也吸允著小弟弟,小風知道是時候了,調整了下姿勢,便輕輕的抽動起來……小風抽插了幾下,一種未曾有過,無可言喻的美感從小弟弟陣陣傳來,再從全身竄向四肢。

  真是極品啊,小風邊抽動邊想,文卿姐的小穴裡好溫熱,溫暖了小風的小弟弟,超爽的感覺讓雲峰不自主的加快抽動,一種奇異的感受,小風雖然覺得文卿的小穴好緊,緊緊的裹著他的小弟弟,但卻又潤滑得毫無困難地進出,而且文卿的小穴深處,彷彿有一道強烈的吸引力,讓小風每一次都將陰莖送入至最深處,好像是她將小小風吸進去,重重的撞擊著文卿的子宮內壁。

  「小風……好舒服……好美……你快一點……嗯……哦……姐好美……好舒服……嗯……」文卿忍不住嬌叫著。

  「文卿姐……我也好舒服……好美……哦……哦……乾姐姐……和你幹這事是這麼的爽……我以後會常常要……」

  「小風……乾姐姐爽死了……你快動……快一點呀……」

  「嗯……嗯……乾姐姐要爽死了……要快活死了……嗯……」文卿夢囈般地叫著,她泛著紅潮的雙頰,微張著口唇,情不自禁地伸出雙手,緊握著自己如水波蕩漾的雙乳,腰臀更是像急浪波濤般,不斷的向上迎著小風的小弟弟。

  文卿突然緊緊的抱著小風,把大屁股挺的高高的,在一陣急劇的「啊啊」聲中,全身不停的激顫著,一股股的熱流,排山倒海似的從子宮內部湧出,讓她得到一次暈眩的高潮。

  小風感到文卿的子宮裡射出大量溫暖的熱流,陰道內壁也一陣陣激烈的收縮,一直不停的吸著他的龜頭,只覺得雞巴一陣酸麻、跳動、膨漲,不禁一陣衝動,他感覺有什麼東西要從他的龜頭射出來似的,他的小弟弟又這樣插了幾下,突然他的龜頭也跳動幾下,隨後脊椎一麻,他的精液就像火山爆發一樣的射了出來,到了高潮。

  小風趴在文卿的身上,感受著這美好的感覺,而文卿也緊緊的抱住他,她的蜜穴裡還不時的抽搐著。……就這樣,兩人竟然抱著水準了事實上,文卿並沒有完全醉掉,而是一直都處在半清醒半迷糊的狀態,只是在酒精的作用下,整個人的思想有些遲鈍罷了。

  不過小風所做的事情她還是清楚的,比如幫她脫衣服,幫她洗澡。雖然文卿明知道這樣做不妥,但是因為現在頭腦不太靈活,也不願意想太多,就下意識的那麼做了。

  直到剛才自己迷迷糊糊的想喝水,自己都不知道怎麼的,居然將小風的嘴當成水源了,雖然文卿覺得不太對勁兒,但是因為大腦反應遲鈍,也沒想明白到底怎麼不對勁兒!

  也正因為她的遲鈍,才讓小風回吻了她!在這一瞬間,文卿的腦袋突然清醒了不少,潛意識的告訴她,這麼做肯定不對,但是自己的卻被小風挑逗了起來,尤其是現在的大腦因為酒精的麻醉有些不受控制,身體的動作都是出於自己的本能!

  所以文卿也只是清醒了一下,就開始熱情的回應起小風來……頭一天喝了酒的人,第二天往往都醒的比較早,小風張開眼睛,忽然間看見了趴在自己懷裡睡得正香的文卿,頓時嚇了一大跳!

  昨天終究還是做了!這下壞菜了,一會兒可怎麼解釋啊!小風一陣的頭痛!如果文卿不是他的乾姐姐,那事情就好辦多了,大不了小風對她負責就是了,但是現在的情形……好像挺複雜的啊!

  天哪,自己居然昨天把乾姐姐幹了!事到如今也只好走一步是一步了。

  小風伸手將昨天扔在地上的衣服撿了起來,從裡面摸出一包煙,抽出一根放在嘴裡,剛想用打火機點燃,卻沒想到一隻手突然伸了過來,將小風嘴上的煙給搶了過去。小風嚇了一跳,打火機差點兒沒燒到自己的嘴。

  小風驚愕的轉頭看向文卿,莫非她醒了?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看什麼!大早上的這才幾點呀,就抽菸,你想死呀!」文卿閉著眼睛咕噥了一句:「再睡一會兒。」

  小風被弄得莫名其妙,她這是醒了呢?還是在說夢話呢?

  看著文卿睡得挺香,小臉兒上泛著紅暈的光彩,似乎很愜意,小風就不爽了,醒了就再也睡不著了,心裡總是想著文卿的事情。

  如果剛才文卿是醒著的,那麼就證明文卿對昨天的事情不想追究,但是如果文卿是睡著的,那就不好說了。有可能完全是出於本能地反應。

  難熬的過了大概一個鐘頭,文卿才幽幽轉醒,打了個哈欠,轉頭看著一旁愁眉苦臉的小風,疑惑道:「你沒睡?」

  「啊?文卿……姐,你醒了?」小風這聲文卿姐叫得有些彆扭,兩個人已經不是純潔的姐弟關係了。

  「嗯……頭有點兒痛……」文卿甩了甩頭,皺著眉說道。

  嗯?小風有些納悶了,文卿是真不知道怎麼回事兒啊。還是在那兒裝傻?怎麼?兩個人還就這麼光著身子在床上躺著呢,文卿就沒覺得有什麼不妥?

  「文卿姐……那個……我們昨天……」小風實在憋不住了,開口問道。

  「怎麼,你想說姐姐佔了你的便宜?」文卿「呃……不是的,我不是這個意思,我一個大男人,又不會吃什麼虧,只是文卿姐你……」小風大汗。尷尬的說道。

  「那不就是了,你又不是第一次。所以咱倆誰也沒吃虧。」文卿笑了笑:「都是正常的生理反應,你也不用有什麼太多顧慮的……」

  「不是地,文卿姐,我的意思是,我會對你負責的!」小風連忙說道。

  「呵!」文卿看了小風一眼,似笑非笑的說道:「你負責?你怎麼負責?難道你娶了我?」「這……」小風一時語塞,不知道說什麼好。

  「看吧。你也不能娶我。你負什麼責?」文卿搖了搖頭,輕聲說道:「小風,就算你真的娶我,我也不能同意啊!」文卿其實剛一直都沒睡著,而是在考慮怎麼去和小風說這件事兒!她已經三十歲了。已經擁有了成熟人的心智。她就是怕這件事情如果處理不好,會給小風帶來什麼心裡負擔!

  畢竟昨天的事情錯也不在小風。再說了,這種事情哪有什麼誰對誰錯?文卿對愛情已經不怎麼渴望了,畢竟三十歲了,過了女孩階段那種對愛情的憧憬階段,現在地文卿已經現實多了,只希望安心的平靜地生活下去。但是小風不同,他十八歲,有著美好的未來,所以文卿就是怕小風一時鑽了牛角尖要負責什麼的,那樣一來不但自己不希望看到這樣的結果,所以文卿的想法是,這事兒還是內部消化比較好。

  「為什麼?文卿姐?你不喜歡我?」小風卻不罷休的反問道。

  「唉!說實話吧,小風,我對你的感覺呢,說不上是喜歡不喜歡,反正就是挺親近的。」文卿搖了搖頭,其實,她之前就挺關注小風的,但是畢竟兩個人年齡。

  「不過呢,」文卿繼續說道:「就算我喜歡你又怎麼樣?你要知道,小風,我比你大了好多歲,你認為我們之間可能麼?」

  「可是……」小風還想說什麼,卻被文卿打斷了。

  「好了,小風,別想那麼多了,一個大男人,怎麼婆婆哈哈哈?」文卿笑著拍了拍小風的臉。

  這樣的一個女人,不去好好疼她,愛她,小風都覺得對不起自己的良心。而且,他也有個比較齷齪的心理,昨天晚上,那種別樣的滋味讓小風實在難以忘懷。

  「文卿姐,我不想失去你。」小風沈吟了一下,還是說道。

  過了良久,聽得文卿淡淡的說道:「我們兩個在一起的時候,我還是你的乾姐姐……」

  小風聽後不由得神色一暗,看來,文卿是已經決定了。小風不由得苦笑道:「我知道了……」

  看到小風垂頭喪氣的樣,文卿不由得有些好笑,看來自己是狠狠的捉弄了小風一把了。但是她也不想讓小風太傷心,於是清了清嗓說道:「其實呢,咱們漢語的文化博大精深,同樣的一個字,往往有很多不同的意思,也有很多不同的讀音……」

  小風聽得有些莫名其妙,好好的怎麼忽然說起了漢語文化?不過小風也不笨,聽到文卿說「同一個字」的時候,立馬就聯想到了自己所想的「乾姐姐」和「幹」姐姐的分別!

  莫非,文卿的意思是說……想到這裡,小風不由得激動的問道:「文卿姐,你的意思是,我在沒人的時候,還可以幹……」

  文卿白了小風一眼,打斷了他的話,沒好氣的說道:「我可什麼都沒說啊!」

  「呵呵,文卿姐。不如我們再乾姐姐一次吧?」小風雖然沒有得到文卿的肯定答覆,但也和默認差不多了,所以小風一翻身,就壓到了文卿的身上,雙手立刻捏向文卿胸前的雙峰。

  「不行!」文卿猛地推開了小風。

  「啊?」小風一愕,難道自己理解錯了?

  正不知所措呢,卻聽得文卿說道:「昨天我是第一次,你是不是想我下不來床,今天還要去給爸媽買禮物呢?」

  「呃……」小風有些尷尬的笑了笑,自己實在是太心急了。不由得有些自責起來,有些黯然地說道:「對不起啊,文卿姐……」

  「好了,別自責了,今天陪我去逛街,你要是表現好的話……晚上的事情晚上再說!」文卿說道。

  表現好的話,晚上的事情晚上再說?小風聽了有些哭笑不得,這話聽起來怎麼這麼彆扭呢?等於沒說一樣啊。

  不過小風也沒介意,既然文卿這麼說了。那就代表她沒有生氣!

  「好了,就不說這些了。趕緊收拾一下,現在已經九點多了,我們去吃早飯,再去逛街。」文卿吩咐道。

  回到家裡,已經到七點多了,還好,兩人在外面吃了晚飯,要不肯定沒力氣走回來。

  「走了一天了,累死了,出了好多汗啊,我去沖個澡」文卿進屋後,邊說邊向衛生間走去。

  躺在沙發上的小風見文卿去洗澡了,就開始想著昨晚到今天的事,真是太不可思議了,以後竟然可以乾姐姐了,想著想著,突然靈機一動,何不去和文卿姐一起洗個鴛鴦浴啊……小風起身走向衛生間,輕輕扭動門鎖,居然是開的,微微打開一條縫,將身子擠了進去。

  淋浴的水是開著的,文卿已經脫去了睡衣和胸罩,那堅挺的乳房在驕傲的聳立著,淡淡的一圈乳暈簇擁著那紅紅的乳頭,從深深的乳溝看下去,白嫩平坦的小腹,淺淺的肚臍,一條黑色縷花的低腰內褲包裹著圓鼓鼓的陰埠,乳房隨著文卿的呼吸上下輕輕的顫動。

  文卿背對著小風,小風無從判斷文卿姐是否知道自己進來了。小風欣賞著成熟女人的身體,陰莖慢慢的挺起,頂起寬鬆的短褲,小風的呼吸有點急促了,上前從後面環抱住文卿,兩隻手剛好握在豐滿挺拔渾圓又富有彈性的乳房上,一種酥麻感傳遍了渾身,文卿姐的這對大乳房太誘人了,他控制著自己的呼吸,隔著薄薄的衣服,能真切的感覺到文卿凝脂般光滑的背部。

  其實,文卿知道小風進來,只是沒有搭理他而已。文卿只覺臀部有東西頂著,隨手往後一抓,入手的是一條熱乎乎的肉棒,還在輕輕的抖動。她的臉刷的一下紅了,她已經知道這是什麼,輕聲的說:「好熱啊。」 

  小風身體一陣抖動,他感覺到了那小手的拇指輕柔的在自己的陰莖頭上畫著小圈子,甚至他能感覺到文卿的指甲劃過他的龜頭。他沒有作聲,只是享受著無言的刺激。陰莖在刺激下完全勃起,硬硬的頂在文卿的雙臀間。

  小風讓文卿豐滿的身體緊緊靠貼住自己。小風環著文卿的腰肢,讓她半側過身來,然後貪婪的吻住她,攫取她口中的芳香。文卿原本睜大的眼睛,逐漸瞇攏起來,長長的睫毛下,是一層水般的迷濛。

  小風感到貼在她緊貼著她渾圓臀部的肉棒、緩緩她柔軟的股肉前頂,小風忍不住就這樣將下身在文卿的肉臀處廝磨,快感一波波湧來。

  相接的唇緩緩分開,文卿嬌喘不已,高聳的胸急劇起伏著,美麗的臉龐上籠上了一層鮮艷的紅暈。這個女人真是太肉感的了,僅僅靠貼著便能讓人慾望勃發。

  文卿湘輕捋了一下秀髮,平復了一下呼吸,嗔怪的道:「急色鬼……」小風不讓她離開,一手緩緩在她平滑的小腹處往上遊移,逗弄著她羞澀般的乳暈,間斷的還揉捏下暈紅的乳頭,一邊緩緩的向她耳中吹著氣。

  文卿對這些哪有什麼抵抗力,她已是情熱如火,整個人像沒有筋骨一般癱軟在小風懷裡,只懂得隨著小風的動作嬌喘不已。

  小風讓文卿的身體斜倚在洗漱台邊,另一隻手插入文卿的內褲,將整個手掌蓋在陰阜上,中指剛好落在陰唇之間,有點潮濕,熱度很宜人。小風將手掌從文卿的陰阜上劃上滑下,中指從陰唇間沒入又出來,指尖在粉嫩的花蕊上入蜻蜓點水般的一次次掠過,每一次都讓文卿觸電似的打個寒噤。

  小風的這些動作都讓文卿慾火焚身,眼神開始迷離起來,她扭動嬌軀想抗拒給身體帶來的這種強烈的刺激,身體散發出成熟女人陣陣的肉香,這讓小風更加瘋狂,堅硬的下體幾乎要頂破文卿的內褲。

  「嗯~啊~」文卿禁不住刺激發出低沈的呻吟,身上上下敏感地帶同時被小風愛撫揉弄著,她只覺全身陣陣酥麻,豐滿有彈性的乳房被揉弄得高挺著,兩個乳頭在小風的玩弄下已經入紅色蓓蕾意義挺立;

  小蜜穴被愛撫得感到十分熾熱,開始流出透明色的蜜液,熟的她久已缺乏異**撫和慰藉,缺乏男人滋潤憐愛的她,剛才被小風撩弄得一股強烈的快感冉冉生起,她感覺體內一股熱烈欲求醞釀著,期待異性的慰藉憐愛,她渾身發熱,期待小風來填充她空虛的身體。

  小風停下文卿雙腿間的動作的手,準備要褪去文卿的內褲,手剛離開陰阜,文卿就感到空前的空虛,又快速將小腹貼在小風的大腿上。內褲已經濕了很大一片,這讓小風被動的褪起來很是吃力。

  文卿已完全赤裸。文卿半跪在小風面前,雙腳向外拐成八字,這使得她飽滿的陰戶清晰可見,豐滿而粉嫩的花蕾經過剛才的挑逗,已隱隱有些露水。文卿的胯間傳來淫靡的氣味,令小風情興萌動。

  「文卿姐,你是我的女人,我要好好的要你!」小風的話又讓文卿身體顫抖了一下。

  小風知她情動,便將她臀部托起,坐洗漱台上來,小風火熱的下體對準她蜜處輕輕頂弄著,突然腰部一用力,棒一下子全都頂入文卿的蜜穴。

  「啊~」文卿不可抑制的大聲呻吟起來,兩手的指甲深深的在小風背上了兩下。文卿的蜜穴水汪汪的夾得小風肉棒舒爽無比,小風雙手伸向眼前的文卿的胸部,猛力的揉搓著那一對有人的乳房,下身不斷的急速的沖頂著,文卿的身子大幅在小風身上起伏著,乳房如同大白兔一樣歡跳著。

  「…啊…小風受不了了……好……好舒服……」小風聽著文卿急促的呻吟,淫興更熾,將眼前的文卿背轉過身來,讓她雙手撐在浴盆邊,肥厚的屁股高高撅起的正對著小風。小風雙手用力,將她兩片豐滿的臀分開,分身對準了玉門猛力的搗入。

  「啊…嗯……」文卿雖然很享受,但她是受過正統文化熏陶的人,只是這麼嗯啊的呻吟,隨著**的享受,文卿變的更加嫵媚起來。這也更刺激了小風,用小小風盡情的在眼前文卿的蜜穴裡抽插著。

  這樣的姿勢,文卿本來就飽滿的奶甩動下來更是驚人,小風手往前探去,讓手掌深深的陷入這一對碩乳中,但即使這樣小風還是無法完全掌握住這兩團溫香軟玉。

  「啊……啊……小風……」文卿大口的喘著嬌氣,挺動著腰身來迎合小風的抽插。小風感到在一波一波的衝擊中文卿的蜜穴越來越是灼熱。艷文卿陰道狹窄而深遽,幽洞灼燙異常,淫液洶湧如泉。

  文卿雙手抓緊盆壁,張大了嘴,發出了觸電般的呻吟。小風加快抽送的速度,每一次都深深的頂向花心。

  文卿哼聲不絕,只見她的緊閉雙眼,頭部左右晃動著,用牙齒緊咬朱唇,足有一分鐘,忽又強有力的聳動一陣,口裡悶聲地叫著。

  小風和文卿胯股緊緊相黏,肉棒頂緊幽洞,吮含著龜頭,吸、吐、頂、挫,如湧的熱流,激盪的柔流澆在小風火熱的龜頭上,燙得小風渾身痙臠。一道熱泉不禁湧到寶貝的關口,使小風的身體忍不住顫抖,強烈的麻痺感衝上腦頂。

  在強烈的快感中,小風更猛地向文卿蜜穴攻去,令文卿身體後仰狂搖不已,雙手摟住我的後背,猛烈搖頭使頭髮飛舞。

  「喔……喔……啊!」文卿口中不住咿唔吟著,纖纖柳腰,像水蛇般搖擺不停,顛播逢迎,吸吮吞吐。嬌喘聲帶動下,粉頸上滲出點點香汗。交合的「浦滋!浦滋!」美妙聲,抑揚頓挫,不絕於耳。

  「乾姐姐,我要射了……我的好姐姐,你給我的享受太美妙了,我要乾姐姐,我的好姐姐」小風用雙手扶在文卿的腰間邊衝刺邊對文卿說。

  文卿已經顧不上說話了,**高潮的癲狂都來不及體會,只感覺體內熱流激盪,一股火熱的玉漿急速的湧向自己體內。

  雖然衛生間裡比不上柔軟的床上或沙發上,但第一次在衛生間中做愛,對像又是小風的乾姐姐,且是那麼的嫵媚豐艷,別有一般刺激,小風瘋狂地衝刺使文卿連連高潮,令她觸電般感覺連連不止,小風也在她最高潮中喘息著,小風的濃精液灌滿了她的蜜穴……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