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經驗故事]

指令

[複製連接]
查看: 515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曹丕稱帝
Crawler | 2016-11-25 20:41:51



                  (上)

    可惡……頭好暈……我甩甩沈重的腦袋,按著太陽穴。

    「喂,死人,老媽叫你滾下去吃飯。」門外傳來令我更煩躁的聲音。

    「嗯……」我叫米思仁,抱歉,標準宅男的我一點都算不上「迷死人」。雖然已經是大學生了,可是目前?止沒交過任何一位女朋友。因?是米家的養子,我自卑、內向,剛剛在門外胡亂嘶吼的是和我同年紀的姐姐,沒有血緣關系的姐姐……

    「死人,你裝死裝夠了沒?」門被一腳踢開,我的好姐姐——米儷人,抓起我的領口,把我甩到床上。

    「我……我現在下去……」什麼儷人?一件寬厚t恤、及膝牛仔褲、薄短黑發,米儷人根本就是個同性戀!那天在學校,我習慣性躲在被荒廢的舊儲藏室背那該死的論文,竟然看見米儷人在親吻她的同班女同學!長這麼大,我還真的沒看過現場的,害怕自己克制不住,我逃難似的離開現場。

    大家會笑我笨吧?我可以用這件事來威脅她的,可是,我怕結果是反過來被她警告不準多嘴,外賞多兩拳。

    「儷人,去幫我買瓶醬油。」在廚房說話的歐巴桑是我的養母,成熟韻味?注重保養?算了吧,別把世事想得太美,米老母隻不過是在菜市大聲討價還價的平凡家庭主婦,靠著米老爸行船的高薪支撐著整個家。

    「叫死人去。」米儷人坐姿粗魯地坐在沙發上胡亂按著遙控器。

    「米儷人,我叫你去你是耳聾啊?」米老母拿著鍋鏟,破口大罵……

    「媽,我去買……」慘不忍睹就是這種感覺嗎?

    「還是思仁乖,去媽錢包拿兩百塊,有剩的自己收。」

    「媽,你是擺明偏心的嘛!」米儷人兇狠的視線讓我想盡快離開。

       ***    ***    ***    ***

    「小鬼,把身上的錢拿出來。」是癮君子吧?雙眼無神,精神渙散,連拿刀的手也微微顫抖。

    下意識想逃離麻煩,我刻意避開當作沒聽見。

    「小鬼,你是活得不耐煩了嗎?」那男人比我還瘦小,卻比我還大膽。

    「快……快把錢拿出來!」

    「我……沒錢……」天曉得沒買醬油回去,米儷人又會以什麼方式對付我。

    「你……你找死!」男人高舉刀子……

    「不!別動我!」五指向著男人,我因?驚慌竟然難得完整的說話。

    「你……你……」

    奇跡似的發生,男人像是被拉著,刀子卡在半空中,怎麼都刺不下來。

    大口大口地喘氣,我看著自己的手掌。我從來沒這樣不禮貌地對待別人,怎麼會……

    「見鬼了,你這兔崽子……」男人的臉變得更蒼白。

    「對……對不起……你沒事吧……」我靠近了一些。

    男人蹲在地上喘氣,「你……你……」

    男人再一次舉起刀子……

    「停止!」竟然!男人竟然象是時間靜止,象是雕像般保持剛剛的姿勢。

    「恢複。」沒效?因?我沒有把手伸向他?

    再一次,我伸出右手,「恢複。」

    「媽的……見鬼了……」男人嚇傻了,刀子丟一旁就跑了。

    「喂……喂……」喚不回了。我再次看看自己的右手,剛剛是怎麼了?

    趕緊幫米老母買了醬油,該是好好的想一想了……

       ***    ***    ***    ***

    「劉邦與項羽的鴻門宴是史上非常出名且有意義的一段,其中亞父拚命向項羽暗示殺劉邦……」

    這些我都讀得幾乎會倒著背了!真想睡……

    「米思仁同學,若你認?我上課很無聊的話,可以上來示範講解一下嗎?」

    該死的!我又被玉羅剎點名了!

    「對……對不起……老師……」看著眼前架著眼鏡的女老師,若不是長得還不錯,我還真想拿那重死人的書K她!

    玉靜珞,外號玉羅剎,是學校公稱最漂亮的女老師。偏偏性格卻一點都不討喜,嚴肅教學,上課認真,穿著保守,難怪有個那麼適合她的外號。

    「米思仁同學,你待會到教務處來。」換課鈴聲響了,玉羅剎皺著眉頭闔上教科書。

    「好……好的……」又來了……上次在教務處被訓了半小時。這一次……

    「米思仁同學,你到底犯了多少次?」玉羅剎按著眉頭,「你到底知道自己在上課時幹什麼嗎?」

    那天回家後,我一直好想再次試試。不可以口吃,果斷自信地伸出右手看著對方,喊出指令。是的,是指令,再也沒有比這個更適合的用語。

    「米思仁同學!」玉羅剎不耐煩了……

    「恍惚。」不敢太大聲,就算教務處剛好沒人。

    「老……老師?」玉羅剎竟然沒講話!我小聲呼喚,沒反應。老師的眼神渙散,一臉放空,老師在……在恍惚?真的在恍惚?

    「老師,你……你還好嗎?」好怕好怕,一旦這是假的,我可能就完了。

    「嗯……」

    仍然在恍惚中!我竟然擁有這種詭異的能力!

    「老師,聽見我說話嗎?」

    「嗯……」

    「我是誰?」

    「米……思仁……同學……」

    「老師,看著我。」

    玉羅剎乖乖?起頭。

    「進入潛意識。」

    「……」

    這隻是自己的異想天開,平常在網上看見一大堆H文,其中的催眠文跟這一幕真的好像。頂多丟了學藉,那沒什麼大不了,反正我一無所有,若是其他人看見應該非常驚訝吧。我竟然沒口吃,誰也不曉得,我隻是內向不口吃。

    玉羅剎雙眼完全無神,這就是進入潛意識的表情?

    「玉靜珞,你聽見我嗎?」

    「嗯……」

    「玉靜珞,你實在想好好把米思仁教好對嗎?」

    「嗯……」

    「今天放學後,要米思仁到校後儲藏室,別讓任何人發現,因?你想對米思仁使用獨特的教學法,所以不希望被其他人發現,免得引來話柄好嗎?」

    「好……」

    真的行得通嗎?我吞了口唾液。

    「在聽見『恢複』後會清醒過來,可是不會記得恍惚後的事情,卻仍會保留進入潛意識後的想法,繼續執行,明白嗎?」

    「嗯……」

    「恢複。」

    「咦?米思仁同學,你既然知道自己恍惚,就應該改掉這個壞習慣。等下放學後一個人到校後儲藏室來,老師真的要好好開導你!」玉羅剎又皺起眉頭。

    「我知道了,謝謝老師。」我幾乎開心地大喊!回到課室等待放學鈴聲的響起……

    「咦……剛剛是聽錯了嗎?米思仁沒口吃?」玉靜珞扥著腮沈思……

       ***    ***    ***    ***

    等了十五分鍾,玉靜珞才跚跚來遲,手中拿著公事包,象小秘書多過老師。

    「老師。」

    「米思仁同學……」想了一個上午,玉靜珞真的想不出有什麼「獨特」方式可以開導米思仁。

    米思仁可等不及,遲回家可是會捱米儷人的拳頭的。

    「老師。」

    「嗯?」

    「進入潛意識。」

    身子緩緩下滑,我隻好讓她靠牆坐著,心中早就想好的計劃一步一步進行。

    「玉靜珞,你身?一位好老師,就應該替米思仁同學解決任何難題對嗎?」

    「是的……」

    「毫不遲疑的幫他解說任何疑問,讓他了解學習的樂趣。」

    「嗯……」

    「對他學習中的要求絕不反對,甚至應該?他的勇敢提問、要求感到高興、興奮,對嗎?」

    「是的……」

    「玉靜珞,隻記得來到這裏後便要開始?米思仁補習。剛剛都是你的想法,明白嗎?」

    「是……我的……想法……」

    「很好,恢複。」

    玉羅剎甩甩頭,一頭過肩發隨之飄動,一雙大眼恢複神采。

    「老師,我沒告訴家人我要遲回,你可以幫我撥個電話免得她們操心嗎?」

    免得米儷人又有借口向我揮拳頭。

    「嗯,好……」玉羅剎真的幫我跟米老母說清楚了,我心中樂翻了……

    「老師,我對中國文學了解還好,唯獨金瓶梅是有看沒有懂。」

    「金瓶梅?」

    「對丫……」

    「它是中國曆史禁書之一……」

    「這些我懂,可是就是一些有關科學的訴說我沒試過,所以都不明白其中的意思。」

    「科學?是哪一方面的科學?」

    「就象魚水之歡之類,包括人體結構什麼的。」

    「魚……魚水之歡?」

    奇怪,怎麼都變成我在回答了?

    「老師,肌膚之親是怎麼解釋?」慢慢放線咯……

    「肌膚,是指肌肉皮膚。肌膚之親,多是指一對男女觸碰到對方的皮膚就是了。」

    「就像是……老師,我可以碰你嗎?」

    「好啊,你示範看看。」

    「象這樣算嗎?」我觸摸玉羅剎的手腕。

    「算。」真是認真啊……

    「那這樣隔著衣服呢?」我把手放在她胸口,規矩的沒有小舉動。

    「啊……」敏感的,玉羅剎縮了一下,隨後便冷靜下來,以要教好學生的思想任由我的手放著,「應該也算,因?你碰到了我的……肌膚。」

    「可是我是隔著衣服的啊!」

    「因?我有感覺到了你的觸碰。」玉羅剎竟然臉紅了!

    「對了,老師啊,剛剛我碰到你時,?什麼你會喊了一下呢?」

    「因?那是女人敏感的地方。」

    「女人敏感的地方?老師,我想了解女人敏感的地方被觸碰後的反應,可以嗎?」

    「其實女人的敏感……」

    「老師,我想直接觸碰看看真實反應好嗎?」

    「這個……好吧……」

    「可是我不了解女人的身體構造,老師可以邊教我邊讓我觸碰嗎?」

    勉?其難的,玉羅剎拿起我的手,「好吧,你要好好記住,這裏是胸部,是女人的敏感帶之一……嗯……」

    隔著米色襯衫和應該是同色系的胸罩,我微微感覺手中的柔軟。

    「胸部前方這裏,?色比較深的便是乳暈,一顆突起的便是乳蒂,也叫乳頭或乳尖,明……明白嗎?」老師竟然倒抽了口氣,有那麼敏感嗎?

    感覺到手中微微的變化,像是有東西微微突起,「嗯,老師我想自己觸摸看看。」

    「好吧。」玉靜珞認命似的雙手垂下,卻挺起胸部好方便我的「研究」。

    故意慢慢地搓揉,聽著玉羅剎越來越急促的呼吸,我知道她已經有感覺了。

    「老師,?什麼這裏會有硬硬的感覺?」故意捏著她的乳蒂,我故作無辜的問。

    「啊……那是……那就是乳蒂,因?荷爾蒙……的刺激……所以……所以變得……硬硬的。」

    「荷爾蒙?老師,我還是看不到它的變化啊!我可以打開來看看嗎?不然我真的不明白耶……」你不打開,我怎麼能玩得更盡興呢?

    「呃……啊……」我故意大力擠了一下,「好……好吧……」

    我把襯衫的鈕扣脫掉,這才發現玉羅剎竟然穿前扣式的胸罩。真方便,輕輕一解,一對被擠成粉紅色的肉球便蹦了出來。一陣女人香撲鼻而來,我的小弟竟然完全站起來行禮了。

    「這玫瑰色的就是乳暈?」故意在乳暈上面劃圈圈,惹來玉靜珞的輕顫。

    「嗯……嗯……」

    那張幾乎完全發情的小臉,雙眼迷蒙著,完全沒有平日玉羅剎的神情。

    「這兩顆就是乳蒂了嗎?」輕捏著兩顆玫瑰紅的小肉球搓揉,玉靜珞竟然呻吟了起來。

    「嗯……就是哪裏……嗯……啊嗯……」

    「老師,?什麼我隻是這樣(更用力搓揉玩弄她的一雙肉球)你卻有這樣的反應?」

    「哈啊……因?……因?……好舒服……舒服……」

    「舒服?」是你腦袋迷糊了吧?我幾乎快笑出來了。「那女人還有其他敏感帶可以帶來同樣的『舒服』嗎?」哼,平日的高檔清高,結果還是淫娃一名嘛。

    看吧,她果然……

    「這裏……嗯……這裏同樣……可以……讓女人……舒……舒服……」玉靜珞像是得到特赦般撫摸自己的陰部。

    她不會知道她正在要求自己的學生撫摸自己的陰部吧?若是知道後那有多難堪啊?

    老師……哼……

    「老師,這裏怎麼都濕了?」

    「因?……因?舒服……然後……分泌……分泌……分泌物……」

    「老師,我想明白怎麼分泌分泌物,我可以開起來看看嗎?」看那條同色系的內褲已經完全濕了,形成半透明的感覺更是誘人。

    「嗯……好……」現在什麼都好。

    仍然是漂亮的玫瑰色,隻是略暗了點,可愛的小陰蒂在掙紮耶……

    「老師,這也是乳蒂嗎?」別笑,我當然知道那是什麼,隻不過要找個借口碰一碰嘛。

    「啊……不……啊……那……那個是……是……陰蒂……啊……」

    她在高潮邊緣了……

    「老師,古話說行房就是男性把生殖器官放進這裏而已嗎?」把食指抵著蜜洞微微摩擦,引出更多蜜液。

    「啊……哈啊……放進去……放進去……抽插……哈啊……」

    「放進去,抽插?老師,我試試看哦……」

    何必等回答呢?反正現在的她隻是個發情的女人,故意把食指和中指緩緩插進去那蜜穴中,慢慢的抽插……

    「啊……快一點……快一點……」

    「怎麼了老師?」

    「快一點……啊……快一點……求求你……」

    「?什麼?」

    「因?……要……要高潮……高潮了……」

    「哦,好吧。」加快手指的速度,看著她瀕臨崩潰的表情。

    「哈啊……啊……嗯……好棒……啊……要丟了……」

    「老師,進入潛意識。」真是折磨不是嗎?我故意的!

    「保持同樣的感覺。玉靜珞,舒服嗎?」

    「舒……服……」可憐的她在發抖啊……

    「誰帶給你這種感覺的?」

    「米……米思仁……」

    「喜歡嗎?」

    「喜……喜歡……」

    「隻有米思仁給到你這種感覺,對嗎?」

    「是……是的……」

    「沒有男朋友嗎?」

    「分手……了……」

    「米思仁讓你感覺到性愛的美好,對嗎?」

    「嗯……」

    「可是,這隻是一場夢,從頭到尾隻是一場非常清晰的春夢。待會醒過來,你知道自己隻是在夢裏,不需在意米思仁的學生身分,隻要好好抒發你和他的性欲就好了,對嗎?」

    「隻……啊……隻是……春夢……」

    「恢複。」

    「啊……米思仁……快……給我……」

    我都覺得褲子要爆開了,脫了拉鏈,對準老師的蜜穴長軀直入……

    「啊……」

    射了……還好及時抽出……

    老師狼狽的躺在地上,我不得不這樣做。

    「進入潛意識。」

    「常常會想起這個夢,常常欲火焚身。可以自慰來抒解,每次高潮想起的總是米思仁,不想告訴任何人。?了方便自慰你會選擇較單薄的服裝,明白嗎?」

    「明白……」

    「待會清醒後把自己整理好,不需要對自己的處境好奇。因?你隻是剛剛用特別方式教導米思仁,剛巧他上廁所了所以你得趕緊整理好。教導的過程隻是比較深入解釋,懂嗎?」

    「是的……」

    「之後,米思仁可以隨時要求補習。你身?好老師一定會盡心盡力的幫助他教導他,甚至對他觸碰你的舉止都視?友善的舉動,知道嗎?」趕緊幫她套回胸罩襯衫,穿上濕透的底褲,那仍然紅腫的陰唇害我差點想再幹一炮……

    「是的……」

    趕緊躲在門後,我喊了聲:「恢複!」

    看玉靜珞恍然的坐起身,開始整理自己的衣服和包包,直到差不多了我才出去。

    「老師,謝謝你。」我擁抱著她,故意用胸部磨蹭她的一雙肉球。

    「啊……」隨時想起春夢的指令奏效了。

    「那下次還要麻煩老師幫我補習咯!」我一手搭著她的腰一手握著富有彈性的臀部。

    「好……你下次不懂的再來問我吧!」

    離開了校園,我又必須脫離美夢回到惡夢般的家……

                  (中)

    在房裏看著雙手沈思許久,我搔搔頭,到底?什麼呢?

    接近十一點,米老母已經去睡覺了。我懶得開燈,在黑暗中倒了杯水,卻聽見客廳傳來聲響。小偷?怎麼可能?

    看著那在黑暗中熟練卻也小心翼翼的修長倩影,我知道了,那是米儷人!

    米老母一向嚴禁我們出夜街,米儷人竟然想偷偷溜出去?

    「米儷人。」她嚇到了,「去米思仁房間的椅子上坐著發呆!」

    在黑暗中,我的右手竟然發出微弱的藍光,卻更容易被米儷人注意。果然,米儷人緩緩的走進了我的房間……

    「思仁,你在幹嘛?」米老母!

    「媽,沒……什麼,我……出來倒水……倒水喝。」然後剛好就看見米儷人而已,不過,這就不用多說了。

    「你剛剛不是在叫你姐嗎?」米老母看向米儷人的房間。

    「她……也出……出來喝水……叫我不準……吵她睡覺……」

    「哦……早點睡吧!」米老母要回去睡了。

    「媽,」我舉起右手,「待會兒舒服的大睡一場,完全不受幹擾,一覺到天亮。」我放下右手。

    「晚安!」

    「嗯,乖。」米老母關上了房門。

    確定了安全,我回房間把門關上。

    「米儷人……」我知道此刻我臉上的表情一定是奸狡無比,沒有我的指令,米儷人也隻能一直在發呆狀態。

    「米儷人,看著我的手。」

    「咦?」米儷人轉了過來。

    「你剛剛要到那裏去?」很急的樣子。

    「約……約了靜俞……」那天米儷人親吻的女同學!

    「你真的是同性戀嗎?」這問題我還真的想問很久了。可是若不是這種情形下問的話,我應該會被K得滿地找牙。

    「是的……」真是肯定啊……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腦中的計劃快速形成,「今晚,米思仁沒回來睡覺,你發現他房間藏著一些你一直在尋找的東西。今晚是個好機會,你隻能取消約會來好好尋找,米思仁根本沒回家,你要一直尋找,就算身體怪怪的也要繼續。找累了,找煩了就躺在床休息吧!」

    「米思仁……房間……找東西……取消……靜俞……約會……」

    「對,米儷人,米思仁根本不在,你可以好好地找了!」把右手放下,米思仁坐在床上,看著米儷人試著拉開他上鎖的抽屜,並抽出手機。

    「喂,寶貝……我不能過去了……不是……你最重要……不是啦……因?,今晚那個死人不在家,他房間裏有個重要的東西,我要把它找出來……我知道,好……你知道我最寶貝你啦……明早……嗯……好……掰掰……親一個……」

    米思仁楞了一下,看著米儷人溫柔的神情還真有點難適應。

    「該死的,他到底放在那裏?混帳東西!」米儷人打開衣櫃,把衣服全都搬了出來。

    走到米儷人的身後,我從後抱住她。

    「咦?」動作變得遲緩,行動有點困難……

    我隔著寬鬆T恤摸上她的胸部。咦?布條?她竟然在胸上纏上布條!

    把手由下伸進她的衣服,我解開她的布條。一圈又一圈,直到胸部被完全解放,米儷人竟然松了口氣!

    天啊,我竟然從來沒發現米儷人的好身材,看她瘦瘦高高的身形竟然挺著一對至少D罩杯的肉球!一得到解放,一對肉球邊興奮的彈跳了幾下……

    米儷人轉身向我的珍藏品邁進。我趕緊頀住它們,雙手抓著米儷人的肉球。

    「啊……」米儷人驚呼,雙手伸向胸部,壓在我手背上。隨即甩甩頭,走到我床前俯下身檢查我的床底。漂亮的臀部包裹在牛仔褲裏,我用指甲在股縫間以適當的力度劃下。

    「啊……」米儷人又喊了一下,還好我一早解決的米老母。否則米老母肯定拿著菜刀沖進來。

    汗珠從額間滑下,「該死的……他到底放在那裏?」米儷人整個人呈大字型躺在床上。

    看著大力彈跳幾下的肉球,我心疼的按摩它們。有了上次的經驗,我更明白怎麼去制造快感,從乳尖開始輕輕揉捏,然後在乳暈劃圈圈,握著肉球緩緩地擠按……

    「咦……怎麼會……」米儷人抱著胸前。

    我一手舉起她的雙手,繼續用單手去挑弄她的胸部,並低下頭用鼻子逗弄另一邊挺起的乳頭……好香……

    「哈啊……什麼東西啊……別……不……不要……」米儷人開始擺動身軀。

    「米儷人,平靜。」我放開她的手,讓她看見我的右手,「進入潛意識。」

    完全呆滯的表情,我勾起了嘴角。

    「米儷人,待會醒過來,你會發現身體被牢牢定在床上,像是被點穴似的,完全無法移動,甚至像是被點了啞穴無法發出聲音。既然無法掙紮,那就隻好放任了,明白嗎?」

    我跨在她的腰間,第一次那麼認真地看著她的臉。原來,米儷人長得並不差啊……睫毛長長的,眼睛不大,可是很有靈性的感覺,略長的臉沒有女孩家的可愛,卻多了一分性格。

    「被……固定……」米儷人喃喃自語……

    「當聽見『恢複儷人』後,便恢複本來的樣子,並且執行我說過的話,明白嗎?」

    「明……明白……」

    「很好……恢複儷人。」

    米儷人的雙眼恢複了精神,此刻卻寫滿了恐懼。看不見我嗎?我在她面前揮動左手,沒有反應?又成功了!在她耳朵吹氣,她竟然臉紅了!原來她那麼敏感啊?

    解開她牛仔褲的鈕釦,我毫不憐香惜玉的把牛仔褲脫掉。別怪我,她也從不溫柔對我。

    黑色棉質內褲,真簡單啊,姐姐。我把T恤推上,露出粉嫩的肉球,還有粉紅色的乳蒂。

    「……」一臉驚慌失措的表情,真可愛。我劃過她的雙唇,漸漸滑過她的頸項,從新握住她的一雙美乳。不得不拿她與玉羅剎比較,論氣質,玉羅剎是穩嬴了,可是論身材……玉羅剎竟然輸給這個男人婆了!

    皮膚被染上粉紅色,黑色內褲竟然變深了,開始濕了……把手指移向她的陰部,竟然輕輕顫抖……把手伸進內褲裏,感覺到一團柔軟的黑森林,然後便是濕得一塌胡塗的粉嫩……

    「嘶……」米儷人大力的倒吸一口氣。看來她那裏真的很敏感。

    因?無法作出反應,她百般壓抑更容易引來高潮。看著她的雙眼開始凝聚著淚水,我竟然邪惡的湧起一股報複的快感!

    也不管她是不是處女,直接把食指與中指插入她的嫩穴……

    「呃……」淚掉了,象鑽石般華麗。

    我吸去她的淚水,繼續抽插,從緩慢慢慢加速。她的臉開始染上了粉紅,看樣子,她已經又開始發情了,直到她看起來快高潮的樣子……

    「進入潛意識,感受保持不變。」別怪我愛折磨人,我發現在瀕臨高潮時,硬是把她們制止再給她們高潮竟然好控制得多了!

    「……」眉頭緊皺,她仍然微微發抖。

    「米儷人,你能講話了,也看見摸你的人了。可是,怎麼也看不清他的臉。他是陌生的,你卻一點也不感到恐懼,你知道沒辦法避免的,隻好去享受它,明白嗎?」

    脫了褲子,我的硬挺已經快受不了褲子的緊窄了……

    「不恐懼……享……享受……」米儷人竟然用舌頭舔嘴唇!

    「仍然不能動哦……恢複儷人!」眼神恢複明亮,我吻上她的嫩唇,雙手仍然沒閑著,確定她的濕潤足夠了,再俯在她耳邊,「還是處女嗎?」

    「嗯……好……好像……弄……弄破了……」她非常想要了。

    「沒關係,會怕嗎?」舔了下她的耳垂。

    「啊……不……不怕……」

    「那我進來咯……」把寶貝放進去……

    「啊……好……好滿……」是種滿足的眼神。

    緩緩抽插,米儷人竟然放肆的越喊越大聲,「啊……好棒……啊……」

    要去了……終於……

    「哈啊……」一陣緊繃,我靠在她耳邊,「儷人,我愛你……」

    睜大的雙眼充斥驚訝,米儷人一臉寫著徬徨……

    「進入潛意識。」我清理好自己,再回到她身邊。

    「儷人,剛剛那個人帶給你快樂嗎?」我拿起毛巾擦拭她的汗滴……

    「快……快樂?」

    「儷人,敞開你的心靈,你知道我不會害你的。」

    「敞……開……心靈……」

    「是的,攤開心靈跟我對話,你接受我的意見。」

    「是的……接受……你的意……意見……」米儷人的表情松懈而信任。

    「雖然,我知道你是同性戀,可是我並不歧視你。因?,我知道你還是喜歡男生的。」我可沒有多大把握要一位同性戀立刻變成異性戀。

    又恢複困惑,「我……我喜歡……男生?」

    「是的,相信我,你剛剛的反應就証明了啊。你的身體需要男生的慰藉才能獲得象剛才一樣的快樂。」

    「需要……男生……慰藉……才能……獲得快樂?」米儷人回想剛的情境,一雙乳頭竟然挺起了。

    「對啊。」我揉了揉她硬起的乳頭,聽見她舒服的歎息。「那並不是同性之間的性愛可以滿足的。」

    「好……好爽……」

    「對啊,你喜歡剛才的感覺。你喜歡被男人碰觸身體,甚至愛死了剛剛被肉棒抽插的感覺。你的身體誠實的說明你愛男人……」

    「我……我愛男人……」雙眼迷蒙。

    必須慢慢調教,「可是,你愛靜俞對嗎?」

    「我,我愛靜俞。」她臉上竟然浮現幸福!

    「那是在今晚之前,你現在知道你愛男人了。靜俞可以繼續當你的情侶。可是,剛剛說愛你的男人才是你的真命天子啊!他說他愛你了,不是嗎?」

    「可是……我不認識他……」

    「想再見他嗎?重複剛剛的快樂,甚至讓他帶給你加倍的快樂。」

    「我……想再見他……」

    「米儷人,你會再見到他的。你將牢牢記住剛剛的感覺。除了他,其他的男生都沒辦法在你心目中有地位。可是,享受過性愛的你將對男生的碰觸感到敏感哦!就算隻是輕微的碰撞也能勾起你的快感,可是你不能被其他人發現哦!你要強忍著,因?你想把自己留給說愛你的他啊!對不對?」米儷人,今後你的生活將會有趣許多了!

    「嗯……」米儷人真的在消化我的話了!

    「儷人,米思仁是個男孩,他……」

    「他是個討厭鬼!」嚇到,差點以?她醒過來了。

    「?什麼?」

    「做作又變態的臭男人!」說我做作又變態?你是不想活了米儷人!看我整死你!

    「可是,他是個男人。你的身體對他的碰觸會?生特別微妙的感覺,就象是剛剛高潮的感覺。可是你絕對不可以讓他知道,免得他威脅你,對嗎?」

    「對!」

    「儷人,我隻是你的心靈,所以隻能留在你的潛意識裏。待會你醒來不會記得我們的對話,卻完全無誤的執行它,懂嗎?」

    「不記得,隻會執行……」

    「是的,醒過來後,發現米思仁回來了,不需要感到奇怪。若無其事自然的整理好自己回到房裏睡個好覺。接下來每個晚上你都會夢到剛剛快樂的情境,並且不會向別人提起。剛剛你在米思仁的房間裏遇見你的真命天子,並且跟他有場快樂的性愛。一切都不需要感到奇怪,因?這個世界就有著無限的可能。」

    「……」確定她消化完了,我讓她恢複意識。

    「死人?你死回來了?」米儷人拉好自己的衣服,並背著我穿上底褲,其間一雙彈性十足的臀部對著我,害我差點又受不了。

    啊!差點忘了!

    「米儷人,心靈對話。」

    「啊……」又恢複了,哈哈……太有趣了!

    「被布條束住胸部太不舒服了,他會心疼的。」

    再次從後環抱米儷人並且握揉著她的一雙傲乳。

    「儷人擁有一雙漂亮的肉球,那是一對性感的胸部。你該?它們感到驕傲。就算不用太曝露,你仍然可以驕傲的顯示它們讓大家欣賞。畢竟,他也愛它們,更愛你適當的展露它們。?了他,你會改變的。」

    「我會……改變的……」機械式的語氣,我喜歡!哈哈哈……

    「恢複儷人!」真是個不錯的夜晚!

                  (下)

    「儷人,你怎麼了?」靜俞奇怪身邊的儷人一直在小心的避開與男同學的碰撞。還有,今天的儷人竟然穿著黑色胸罩來上課!透過單薄的白色T恤,已經有好幾個男同學因?那一對傲乳差點噴鼻血了!

    「老媽子發現我的布條。她把它們全燒了,該死的……」她也不明白?什麼要說謊,可是今天一大早,她根本沒辦法束起這對寶貝。她覺得透不過氣。既然如此,不如好好的對它們好了,反正今早她越看越覺得它們好可愛、好漂亮。

    「可是你也不用穿黑色胸罩來啊!」她好討厭那些男生的眼神。

    「老媽子說我那麼愛束,她偏偏要我秀出它們,靜俞,對不起……」米儷人快速在靜俞臉頰親了一下。

    「你!你好壞!」靜俞嘟起嘴。

    「我隻對你壞啊!」兩個人打打鬧鬧了起來。

    「米儷人。」一隻手搭在儷人肩上。

    「啊……」一陣快感從小腹劃過,儷人渾身軟了一下。一整個早上都這樣,害她頻頻想起昨晚和「他」的親熱。

    「放學後有空嗎?我們想約你去吃冰。」從來不覺得這個男人婆有什麼特別的,可是今天的她看起來性感極了,幾個男生甚至不停討論她的一雙肉球。

    「沒空!」一樣的嫌惡,「靜俞,我們走……」

    幾個男生吃了好一個大檸檬……

       ***    ***    ***    ***

    剛剛送完靜俞回家,現在的米儷人站在擁擠的公車上,咬緊著牙根……

    身後有個男人的手一直碰到她的大腿。要是平常,她肯定把他的手扭斷,可是現在的她快感不斷,胸部又輕貼著前方男人的背上,惹得她差點呻吟出聲。

    我坐在一旁,等的就是這一刻。米儷人肯定不曉得,現在她的臉看起來是多麼的淫蕩。悄悄地擠到她身後,隔著碰觸她大腿的男人,我把手伸向她的臀部撫摸。

    「嗯……」米儷人咬住下唇了,怎麼辦?我的寶貝姐姐要發情了……

    微微掀起她的校裙,我撫摸她的大腿內側,然後更靠近她。她已經忘記了思考,完全沈溺在快感中了。

    公車司機突然煞車,她完全貼上前方的男人。一張臉都紅了,還拚命喘氣,好幾個男的好像發現了,竟然把她圍住。現在她身邊都是男的,真可憐啊,她可能會在公車上高潮了。

    幾個男人的身高剛好遮住外面的視線,前方的男人也轉過來了。他竟然解開米儷人兩顆上鈕,露出白皙的肌膚。兩隻手摸上她的肉球搓揉,米儷人閉上雙眼咬緊牙關,另一個男的已經把手伸進她的校裙。

    「哈啊……」

    好小聲的呻吟,米儷人在強忍著……

    一雙美乳已經被掏出來褻玩,我甚至發現她的底褲已經被褪下。不行,她真的會崩潰的!

    「有下!」冒著被打死的危險,我把米儷人拉下車,跑到比較隱密的小巷。

    「啊……」米儷人清醒後大力甩開我的手,「你幹嘛?」

    「我才要問你幹嘛呢!你看看你自己!」

    米儷人低頭才發現自己的雙乳已經彈出,隻隔著白校服,底褲被褪下幾乎被看見,因?發情而流下的蜜液已經滑到小腿。

    「啊……」米儷人趕緊背對著我。

    「姐,沒事的,我會保護你。」再次從後環抱她,並且明顯感覺她的顫抖。

    吻上她的耳垂,米儷人大力把我推開,「你這個變態!離我遠一點!」

    「我變態?姐,你才是變態吧?你忘了你在公車上的舉動了嗎?你竟然任由那些男人摸你,甚至還差點得到高潮?」

    「我……我沒有……我……我隻是……隻是……」米儷人竟然開始哽咽!

    「沒關係的,姐姐,誠實的面對自己的身體是對的。剛才,你其實真的很舒服的,不是嗎?」就算沒用那特異功能,我也學習控制她的思想。

    「我……我隻是……很舒服……真的……好舒服……」米儷人環抱著自己。

    「是的,誠實的面對自己是對的。就象剛剛這樣,你根本沒做錯什麼。錯的是那些人,他們沒辦法給你滿足……」聲音盡量的放柔……

    「對……他們的錯……」米儷人看著我的雙眼……

    天啊……我又要口吃了……不行,一定要定住!

    「儷人,你隻是想要抒發你的欲望,因?那樣真的好快樂……」

    「我……想要……」

    「是的,沒事了,我扶你回家吧……」我輕柔的幫她穿起濕透的內褲。隻見她的雙拳握緊,當然她不是不想打我,而是她已經爽得沒辦法打我。解開她的內衣,我幫她再度穿好。一雙草莓已經腫脹得象石子了,扣好鈕,我看她幾乎流出口水了。

    「姐,我們回家吧……」我扶著她的肩頭。她卻虛弱得幾乎得靠我帶著她走了……

       ***    ***    ***    ***

    「咦?儷人怎麼了?」米老母拿著遙控器,轉過頭。

    「姐發燒了,我看她在路上暈暈的,就把她扶進來了。」手還真該死的酸,「媽,我先帶她去房間。」

    「好好好,待會拿濕毛巾給她擦擦。」米老母繼續看電視連續劇了。

    把她放在床上,我幫她取來毛巾擦拭。

    「姐,你還好嗎?」擦過她濕透的頸項。

    「不……不要……」淚水不停的流,她全身濕透了,已經分不清是汗水、淚水還是淫水了。

    「姐,你濕著身子很容易感冒的,我先幫你把衣服換掉吧。」在衣櫥內拿出灰色棉質短褲和白色的寬背心。我是故意的,那又怎樣?米儷人早就應該被調教了!

    「不……米思仁……不要……啊……」一陣一陣的高潮讓她幾近蹦潰。

    「平靜,敞開心靈。」終於安靜下來了,「累了一天,先休息一下吧。」

    看著米儷人緩緩睡去,我悄悄到客廳去。?了讓米老母聽不見我們的情形,以防萬一,我甚至要她犧牲她最愛的電視劇,好好的去睡一覺,就算現在才接近八點。

    「儷人,發洩欲望並沒有錯。」我不碰觸她,靠在她耳旁說話。我相信現在的她對我的輕聲細語已經很難抗拒。

    「今天的你真的好漂亮,所以那些男人都想碰你。你真的覺得很興奮,很快樂。」

    「嗯……」面泛潮紅,米儷人雙腿夾緊緩緩摩擦,一隻手已經摸上左乳……

    「對,你也可以讓自己快樂。可是真正滿足的快樂隻能來自與男人的性交,尤其是他。隻有他才能給你最想要的快樂。儷人,對,把手伸進去,捏著乳頭搓揉。另一支手,對,伸下去,慢慢逗弄你的陰蒂,感覺到了嗎?儷人有個可愛的淫穴,試著摸摸看,可以把手指伸進去感覺它的濕潤……」

    「哈啊……」儷人閉緊眼睛,卻仍抗拒不了絲絲快感。

    「儷人,想見他嗎?想要他嗎?」我拉下拉鍊,幫自己稍微舒緩。

    「我……我要……」儷人開始加速抽插。

    「儷人,敞開心靈。儷人,愛你的他就在你身邊,你仍然沒辦法看清楚他的臉。可是,你需要他,你愛他……」

    「我愛他……」儷人不停重複。

    「恢複儷人,儷人……你還好嗎?」我扶起她……

    「啊嗯……是你……」儷人坐起身。

    「是的,是我。」我解開她的鈕扣,「你都濕了,先換件衣服吧。」

    「好……」米儷人任由我脫下她的校服,解開她的胸罩。

    米儷人一手扶住兩顆肉球,看起來極具誘惑嫵媚。我拿毛巾幫她擦拭身體,緩緩的擦拭她的胸口,隨後溫柔的拿開她的手,輪到她的一雙肉球,甚至捧起她的肉球擦拭乳下。

    「啊……」米儷人更挺起了雙乳。

    幫她套上白色長背心,粉紅乳頭若隱若現的,害我差點擦搶走火。

    「儷人,你好漂亮……」

    「嗯……」儷人竟然拿起我的手伸進她的校裙,「我……我要你……」

    「真的嗎?真的可以?」完全濕了,她準備好了……

    「啊……啊……好棒……哈啊……」儷人一反以往,流露著完全屬於女人的嬌柔。

    「儷人,你得到比之前強十倍的高潮……啊……」差點被儷人的淫穴擠噴。在儷人得到高潮的同一刻,我連忙抽出射在髒校服上。

    「呃……」儷人翻了白眼,實在太激烈了……

    「敞開心靈,儷人。」幫她弄幹淨,我幫她穿上灰色短褲。

    「米思仁剛剛對你很好,他其實也很不錯。如果愛你的他不在,或許,米思仁可以代替他……」

    「米思仁,可以代替他……」

    「對啊,反正他那麼膽小,絕對不會說出去的。你可以故意引誘他,然後威脅他,以後,你需要發洩欲望就可以找他……」

    「引誘他……威脅他……」

    「他每次帶給你的高潮快感將一次比一次強。待會醒過來,愛你的他走了,剩下米思仁。你欲望會越來越濃烈,你一定要抓緊機會,明白嗎?」

    「嗯……」

    「恢複儷人。」

    「米……米思仁……」嗯……好空虛……好想被填滿……儷人舔了舔下唇,「思仁……」

    米儷人跪在我身上,一對肉球正在我前方,隔著白色背心,卻硬挺的立著。儷人任由乳尖一直磨蹭我的鼻尖,刺激著我的感官神經。

    「儷人,你在幹嘛?」我別開臉,太刺激了,這可是第一次有女生勾引我。

    「思仁……」儷人把我的頭轉回來,繼續用肉球摩擦我的臉頰,「我……想要……你……」

    「儷人……」她已經又解開我的拉鏈,淫穴隔著短褲刺激我的肉棒。

    儷人褪下短褲,用她的蜜液潤滑我的肉棒,一邊套弄它,直到它完全站直,她慢慢坐在我身上擺弄……

    「哈啊……好棒……好棒……」儷人扶著我的肩膀搖動。我也樂得清閑,隻要享受就好。

    「儷人,趴著吧……」我從後進入,抓著她晃動的雙乳……

    「啊……頂到了……啊……」兩個人的努力始終比一個人的擺動來得過癮,高潮也來得特別快。

    「啊……丟了……丟了……呀啊……」

    抱著米儷人,我仍然在她體內……

    「米思仁,不準說出去,否則我告訴媽你強奸我!」眼神帶著狠勁,儷人說得字字犀利。

    「嗯……我知道了……姐姐……」

    「哈啊……」含著她的乳尖,倒不曉得是誰威脅著誰呢?

    我的計劃可多得是。在知道擁有一雙像是催眠輔導器的手後,我知道,我的生活不會再枯燥無味了。米儷人的調教尚未完成,可是沒關係,反正我的時間也多的是。

    「對嗎?姐姐……」

    「好棒……啊……丟了……啊……」

                  【完】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