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105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曹丕稱帝
Crawler | 2016-10-11 22:31:33

   雙刃劍

    劍,古代冷兵器之一,單刃?刀,雙刃?劍,而在現代漢語的寓意中,兩面

    都有刃的劍技能傷害別人,又可以傷害自己,用來形容事情的雙重影響性。

                             ——現代漢語詞典

    「轟隆!」

    隨著一聲驚雷炸響,滾滾的烏雲在籠罩了濱海半個小時之後,終於將豆大的雨點傾瀉而下,磅礡的大雨伴隨著大風瞬間侵襲了這座罪惡之都的每一個角落。大街上的汽車行人都快步而行,似乎慢一點都會被淹死在這暴雨之中。

    與大街上的慌亂景象相比,那抹朦朧玉立在濱海大廈頂層浴室的曼妙倩影就顯的非常的另類。

    「呼,真舒服……」

    隨著一股熱水傾瀉而下,玉體斑駁的韓雪赤裸著凝脂般誘人的嬌軀,玉臂扶著牆壁吐出一口水,淡淡的伸出玉臂用手擦了擦浴室前那被水霧朦朧的鏡子。於是一個傾國傾城卻又淫豔絕倫的赤裸美人,便出現在了鏡中。

    這位美人大概二十一二歲,烏黑的秀發濕漉漉的散在雪白的裸肩上,潔白無暇的瓜子臉上是一對靈秀動人的鳳目,高挺的鼻梁加上殷紅的櫻唇,精緻的五官仿佛鬼雕神塑一樣完美無瑕。

    溫水滑過她雪絨脂蓄般潔白豐滿的椒乳,卻並不能掩飾她乳尖那兩點嬌嫩欲滴的嫣紅,以至於將她那無限美好的上半身毫無保留的展現在鏡中。

    再加上她下身那兩條在透明溫水中的魅惑無限的修長美腿,以及踩在地闆上那雙在雪白的纖足,鏡中的韓雪整個人仿佛與從雪山走下的輕靈仙子,洛河中升出的映雪女神一樣清麗絕倫,美的讓人窒息。

    但同時,此刻鏡中的韓雪的裸身除了清麗絕倫而又顯得淫靡異常。

    原本她那潔白纖細的曼妙身體,在被男人們拼命揉捏褻玩一晚上之後,已經變得肮髒不堪。

    白色的精斑糊住了她那原本誘人的粉嫩乳頭和下陰,被熱水一激,融化成液體,並順著她那雪白的椒乳流了下來。劃過同樣布滿精液的潔白小腹,最後與她那被精液噴滿的粉嫩陰唇融合到了一起。

    韓雪從鏡中看到自己淫靡的身體後頓時渾身燥熱,剛剛熄滅下去的欲火又有點?頭的意思。

    這是她的習慣,在每次?了達到目的而不得不跟「目標」逢場作戲後,她總是喜歡讓熱水激射到她的嬌軀上,看著這些男人蹂躪完她之後留下精斑被熱水沖刷下來的淫靡情景。

    這讓她在體驗過被男人們淫辱得欲生欲死的快感之後,又有種重生的愉悅。但韓雪媚然一笑,一邊哼著小調,一邊?起條修長雪白的美腿搭在浴盆的邊沿,然後用纖指輕輕的掰開那被摧殘了一夜的,沾滿男人精液的粉嫩陰唇,用毛巾輕輕擦拭著男人們射在裏面的精液。

    雖說韓雪對昨晚淫辱自己的那些猛男的性技巧很滿意,但還沒達到要?他們生孩子的程度,避孕藥的藥效應該快過了,?了自己的未來著想,還是小心一點好。

    在擦拭的時候,韓雪發現自己雪白的大腿根有幾條殷紅的抓痕,顯然是昨晚那些男人掰著她的雪腿奸淫褻玩她下體的時候,一時興起抓傷的。

    韓雪望著自己大腿根的這條傷痕,她秀眉一皺,一絲不悅升上心頭。

    雖然她並不討厭跟男人做愛,而且?了達到目的,經常跟跟不同的男人纏綿悱惻,比昨晚那些猛男更粗魯的人她都見過。

    但是韓雪非常反感男人弄傷她的身體,尤其是她那雪白粉嫩的大腿,因?應招界,韓雪就是以有一雙修長纖細的美腿而成?豔名遠播的美腳女王。

    雖然如此,不過韓雪並不後悔,隻要目的達到就行了,更何況這些略有些殘暴的性遊戲對於天生就有點被虐傾向的韓雪來說,是最美好的回憶。

    洗浴完畢,鏡中的韓雪已經恢複了來時那完美無缺的美,白嫩豐滿而又不失堅挺的乳房上頂著一顆櫻桃色的誘人乳頭,雖然粉紅色的乳暈上有一圈昨夜男人留下的牙印,但這並不影響她勾魂攝魄的美態。

    韓雪拉了一條浴巾裹住了自己那晶瑩潔白的嬌軀,輕輕推開浴室門,一邊用毛巾擦拭著濕漉漉的烏黑長發,一邊回到了她顛鸞倒鳳了整整一夜的臥房。

    臥房還是老樣子,自己昨夜穿的那天藍色的空姐裝已經被成碎片,珍貴的法國絲襪也被他們用煙頭燙的全是窟窿,而扔在臥房的各個角落。

    四個粗壯的裸體男人橫七豎八的赤裸的躺在臥室的索羅蘭紅絨地毯上,睜著大眼,臉色鐵青死了過去,他們就是水幫老大——喬正罡的四個保鏢,外號「四神獸」,同時,他們也是昨夜韓雪的對手。

    他們每個人下體處的陽具都非常的粗壯,而且還在往外滴落著精液,但是地毯卻沒沾到多少,至於這些精液的去處,當然是韓雪那曼妙潔白的身體……

    「咳、咳、你、你這個婊子,你對我們做了什麼?」

    說這話的是躺在紅絨席夢思床上的一個骨瘦如柴的中年男人,他就是濱海第一黑幫,水幫的現任老大——喬正罡,而此刻,喬正罡的臉色青紫,身形枯槁,呼吸微弱,顯然已經中了劇毒。

    聽見喬正罡的叫罵聲,韓雪嘴角一翹,拉著自己胸前的毛巾,緩步來到他的身邊優雅的坐下,翹起那雙從浴巾下露出的雪白美腿,玉面寒霜的冷笑道:「怎麼樣?喬老大,對韓雪昨晚的表現還滿意嗎?喬老大,我勸你不要太激動,否則你體內的ANT毒素會散的更快。」

    「這ANT毒素是生物毒素,快速溶於血液,無法用化學方法檢驗出來。而且中毒的人死時的症狀跟腦溢血差不多,警察也對它沒有辦法,但缺點就是效果太慢。」

    「喬老大,您不知道,?了把這些毒素粉塗滿我自己的身體,本姑娘可費了不少勁呢,這都怪你這四大金剛寸步不離的保護你,否則我也不用被你們占足一整晚的便宜……」

    喬正罡聞言登時臉色更青,顯然吃了一驚,然後緊接著隻見他咳嗽了一下,然後咬著牙惡狠狠的說道:「咳、咳,你……你不是應召女郎,你到底是誰?」

    「不、我當然是、隻不過我還有另外一個身份……」

    說到這,韓雪鳳目閃過一絲寒冷的殺意,輕?朱唇淡淡的說道:「那就是殺手——『雪刃』。」

    喬正罡一聽這個名字,登時倒吸了一口涼氣,嚇的連咳嗽都停止了,隻見他

    滿臉蒼白的盯著眼前這個昨晚被自己壓在身下肆意淫辱的絕色美人,口齒不清的訥訥說道:「你……你就是那個從不失手的超級殺手『雪刃』?是誰……是誰雇你來殺我的?警察、日本的山口組,還是哥倫比亞的毒梟?」

    「對不起,喬老大,關於這點我不能說,因?我們職業殺手的有個基本工作守則,那就是在任何情況下都不洩露雇主的身份……」

    說到這,韓雪便伸出一個手指貼上了他那幹枯的嘴唇,冷然道:「喬老大,你已經死到臨頭了,要殺你的人是誰,有那麼重要嗎?」

    「你、你、快把解毒劑……」

    求生的本能使得喬正罡是咬著牙撐起身體裏最後一點力氣,?起放在身邊的那隻幹枯的手,伸到韓雪的胸前一把拉下了她的裹身毛巾。

    於是,韓雪胸前那對豐滿白嫩的乳房再次彈了出來。豐滿白皙的年輕乳房帶著粉紅的乳頭上下彈動,在空氣中畫出了一條淫靡曲線。

    喬正罡面對眼前無限美好的潔白嬌軀,伸著他幹枯的手腕,一把就握住了韓雪那隻潔白豐滿的右乳房。

    韓雪感覺放在自己乳房的那隻幹枯的手在不停的在發抖,顯然是想用力握緊她這隻乳房。

    但是韓雪知道,這個喬正罡並不是臨死了還要占自己的便宜,而是想去掐自己的脖子,逼迫自己交出解毒劑。隻不過氣力不足才隻能握住了她的乳房。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見到喬正罡的這雙幹枯的手臂,韓雪不自覺的?生一絲感慨,唉……人的生命能量竟然會消逝的如此之快。記得就在昨晚,同樣在這張床上,韓雪第被喬正罡扒光衣服,按在床上淫辱時,當時這雙巨掌的在揉捏玩弄她乳房的握力之大,差不多能將她的乳房捏碎一樣。

    可是剛剛幾個時辰,這位喬正罡卻連握緊她的乳房都做不到了……

    「喬老大,你不要再浪費力氣了,沒用的……」

    韓雪說完,便握著喬正罡的手腕輕輕一捏,喬正罡的雙手便從韓雪的椒乳上無力的垂了下來。

    「哈、哈、咳……天意如此啊,能殺我喬正罡的,也算一代人傑!好……好好!」見到最後一搏失敗,喬正罡知道自己今天必死無疑,於是心如死灰的竟然苦笑著連叫了三個好。

    接著,隻見他氣若遊絲的用眼睛掃了一眼遠處的辦公桌,用最後一絲力氣向韓雪懇求道:「韓、韓雪小姐,在那辦公桌的抽屜裏有一封信,我,我希望你看一看,然、然後幫我把它交給你的雇主好嗎?」

    韓雪聞言轉頭向辦公桌看了看,接著對著身下的喬正罡一點頭。

    「可以。」

    見到韓雪答應了,喬正罡終於用盡了最後的一絲力氣,隻見他臉色一青,吐出一口黑血後,便啪嚓一聲倒斃在了床邊。

    「走好……喬老大!」

    望著被自己毒殺的男人,韓雪不由的嬌歎了一下,接著裸身站了起來,從背包裏掏出一個相機,對著喬正罡的屍體照了幾張相。這是一個職業殺手證明自己成功的證據。

    照完相後,韓雪從自己來時帶的書包裏掏出一件連衣裙穿在了身上。接著便來到喬正罡的辦公桌前,拿出抽屜中的信封打開來看了看,然後便將信放回了信封,轉身拉開了房門,優雅的走了出去……

       ***    ***    ***    ***

    連夜的鵝毛大雪將濱海所有的高樓大廈都披上了一層厚厚的白色冬衣,就算是市中心那座人人知曉,卻又人人聞風喪膽的千樂門總部——海格大廈也不能例外。

    此刻端坐在海格大廈頂層的千樂門二號人物——杜長青,西裝革履的站在窗前,望著窗外的濱海街景瑟瑟發抖。

    作?雄霸一方的社團老大,杜長青發抖自然不是因?寒冷,而是因?激動,而他激動的原因,就是他手中這幾幅喬正罡的死亡照片。

    喬正罡一死,從此以後自己就是千樂門的老大,這怎麼能不讓杜長青心情激動。

    「杜老大,在我舔你蛋蛋的時候,你能不能看著我……」

    正當杜長青望著窗外的景色感到萬分愜意的時候,一聲嬌懶酥媚的蕩笑聲從他身下,將她的注意力拉了回來。

    杜長青微微一笑,低頭向自己的身下看去。

    隻見殺手界的第一絕色女殺手「雪之刃」,韓雪一絲不掛裸著雪白的嬌軀虔誠的跪在他的屁股後面,一雙雪白的美腿雙膝跪地,支撐著她的那雪白的臀瓣高高的翹著。

    而韓雪則一邊機械的收縮著自己小腹,使杜長青插在她那稚嫩肛門上的電動陽具不至於掉下,一邊用凝脂般的纖手扶著杜長青的的長滿黑毛的大腿根,將如花的俏臉緊貼在杜長青的腹股溝處,伸著櫻唇上下舔弄著杜長青那屁股縫中的肮髒陰囊。

    伴隨著韓雪的吞吐,她胸前那對雪白豐滿的椒乳顫巍巍的前後抖動著,時不時的與杜長青的大腿根拍打在一起,發出啪啪的生硬,而在舔弄的同時,韓雪竟然還眯著鳳目,嬌媚異常的望著杜長青……

    杜長青見到身下韓雪的癡態登時心頭一蕩,伸手?起了身下美豔女殺手的下巴,淫笑道:「賤貨,三天前你是不是也用同樣像這樣撅著屁股蹲在姿勢喬正罡的胯下,舔過他的屁股啊?」

    「當然,不但是他的屁股,喬正罡從額頭到腳趾,我都用舌頭舔過……」

    說到這,韓雪拍了拍杜長青的屁股,微笑道:「你不知道嗎?我最喜歡的就是看著男人壓著我的大腿騎在我身上,一邊聞著他們身上發出的汗味,一邊任由他們用那堅硬腥臭的陽具弄髒我的身體。」

    杜長青聞言一愣,他沒想到世上竟然會有這樣的超級癡女,於是哈哈一笑,

    一把拽起身後韓雪的長發將她提了起來,望著她的俏臉說道:「嘿嘿,恰好老子也好這口,今天我就讓你見識一下什麼是真正的男人!」

    說完,杜長青按著韓雪脖子,將她雪白的嬌軀一把便按在了地上,緊接著,便一手按著韓雪纖細的蠻腰,一邊握著自己粗硬的陽具拍打了幾下韓雪那高高翹起的雪白臀瓣,接著便撲哧一聲,將自己的陽具捅進了韓雪那稚嫩的肛門。

    「嗯……」

    受到杜長青的這一擊,韓雪感到自己的肛門好像快要炸裂般的疼痛,但長期的淫亂生活讓她知道如何適應男人這種突然的進入,於是隻聽她悶哼了一聲,便在高高的翹起臀部同時,反手握著自己兩片雪白的臀瓣輕輕的掰開,使自己的肛門能夠盡量張到最大以容納杜長青的陽具。

    杜長青見身下的韓雪竟然這麼懂配合男人,更是興奮,於是大吼一聲,一把攬起身下韓雪的嬌軀抱在懷裏,開始拼命蹂躪起她雪白的肉體。

    韓雪感覺自己滴著著汗珠的椒乳被山田的手掌捏來把去,已經被玩沒有了感覺,杜長青的嘴唇不停在韓雪的嬌軀上遊走,留下一道道口水,而他的陽具更是從沒離開過韓雪的下體,韓雪感覺到杜長青的陽具時而抽插在稚嫩的肛門,時而插在陰道裏,將她粉紅色的陰唇翻進翻出。

    更令韓雪感到既屈辱又興奮的,是這個杜長青最後竟然真的把她當成了肉玩具,在快要射精的時候,竟然一時興起把她四肢大開的綁在了竹椅上,用韓雪自己的絲襪塞住了她嘴。

    然後杜長青一邊握著她的一隻雪白的纖白的美腳,將陽具夾在她的腳趾中玩腳交,一邊用穿著襪子的髒腳踩踏她分開的兩條雪腿間的陰唇,直踩的韓雪淫水紛飛。

    最後見到這種淫亂景象的杜長青受不了,於是將陽具從韓雪的腳趾中抽了出來,握著自己的陽具將一股粘稠的精液射在了韓雪那稚嫩白皙的腳掌上……

    雲收雨歇之後,杜長青分著大腿大刺刺的坐在了沙發上,而韓雪則裸跪在她的胯間,用自己的豐滿雪乳夾著他的陽具,媚笑用自己的乳溝?她清理陽具上的殘液……

    杜長青見狀一邊捏玩著眼前韓雪那嬌嫩欲滴的粉色乳頭,一邊舒爽的望著渾身掛著汗珠的韓雪說道:「韓小姐,你說是我厲害,還是喬正剛的厲害呢?」

    「呵呵,那要分什麼事?如果論性能力跟床上功夫,當然是杜老大您厲害,不過要論深謀遠慮和老奸巨猾,我覺得還是喬老大更厲害。」

    杜長青聞言一愣,不悅道:「你這話是什麼意思,你是瞧不起我嗎?我究竟怎麼比不上那個老家夥。」

    「我這個說法當然有依據……」

    說到這,韓雪從杜長青的胯下站起嬌軀,從旁邊的衛生紙盒子裏抽出幾張紙擦拭自己那被杜長青蹂躪的斑駁花白的身體,一邊走到旁邊的沙發處,從放在上面的挎包裏抽出一封信,轉身交給了杜長青,然後說道:「杜老大,這是喬老大臨死前讓我交給你的,你看看吧。」

    杜長青聞言一愣,接過信封抽出裏面的信紙仔細一看,隻見信紙已經發黃,顯然已經放了很長時間,但上面寫的那些字,還是能夠看的清楚。

    恭敬的仇敵:

    你好,恭喜你,當你看到這封信的時候,我已經被你派來的殺手殺死了。我不知道你是誰,因?作?一個混跡黑社會多年的幫會老大,我的仇敵實在是太多了。不過不要緊,這?不妨礙我複仇,因?如果你能看到這封信,說明你派來的殺手已經收下我放在這個信封中的一張十萬美金的現金支票,願意「以牙還牙,以眼還眼」的殺了你?我報仇!

    黃泉路上有你陪伴,我絕不會寂寞。

                                  喬正罡

    看完這封信,杜長青登時嚇臉色慘白,魂不附體的跌坐在了地上,可就在他的屁股剛剛著地,他便開始感覺自己呼吸不暢,而且開始頭暈眼花。

    就在杜長青死去的那一剎那,他朦朦朧朧的看見赤身裸體的韓雪舉著一個照相機嘴角帶笑的透過鏡頭瞄著他,而同時,他的耳邊也響起了韓雪那鬼魅般的聲音。

    「杜老大,笑一笑,按照我們殺手的規矩,這張照片可是要在已死雇主的墳前火化的……」

                  【完】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