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245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曹丕稱帝
Crawler | 2016-11-27 16:24:45

  那年高三,我貧血了。原因很簡單,我把父母給我用來生活吃飯的那一張張藍紙全部抽煙喝酒打遊戲機了,就沒怎麼好好吃過飯。然後這個貧血就嚴重到我每天早上要頭疼1個小時左右。生不如死。

    因?我在外地上學,和父母不在一起。當我有一天在課堂上昏迷過去以後,這事情就瞞不住了。我父母來了學校。了解了事情發生的原由以後。就辦了請假帶我回家了。

    我老家是個山區。有煤。而且和一個少數民族靠的非常近。這是一個遊牧民族,他們給我的印象就是蓋了滿山遍野的羊房子,是他們放羊的時候住的地方。不知道?什麼,後來這些簡陋的建築就慢慢的破敗了起來。很少有人去住了。

    回到家父母也沒說我什麼,這個地方的學校沒有高中。所以我才會去外地上學。媽媽說,你就老實了在家,媽媽給你好好補補身體就沒事了。於是乎我開始每天喝不放鹽的雞湯魚湯亂七八糟湯。更加生不如死中!補的有點太過了,不知道還加了什麼東西在裏面的肉湯讓我開始流鼻血了。我沒和媽媽說。我怕一說再把肉湯的方子改了我就不知道還要流什麼了。

    我開始燥動了……

    父母都忙,有時候還連著幾天不回家。他們不在的時候我每天在鄰居家喝完我的湯以後就跑了出去,根本不去想鄰居是怎麼吃屬於我的那些肉的。我開始穿梭於樹林間山腳下,我不停的奔跑,因?我覺的每一天我的身體裏都有一團火在燃燒。燒的我坐立不安,夜不能寐。

    我想現在的我一定像極了一頭西方的龍,張牙舞爪間,想把一切都焚毀了。後來我才明白,這個時候我,屬於青春期騷動的頂峰。每次跑累的時候我已經到山腳下了,這裏有一片農場。種的是喂牲口的燕麥,什麼人種的我不知道。反正是這個農場邊的羊房子到是看上去沒蓋多久。

    每次到了這裏我都要進房子裏面坐一會。夏天裏汗流浹背的我總是被房子裏的陰涼所吸引。在這片陰涼裏我站在盤好的土炕上面手淫,而我幻想的就是有一天在這裏有一排漂亮的女人赤裸了撅了屁股在炕沿,我就在炕前忙來忙去。每次想到這裏的時候我就再也忍不住的射了。

    當我氣喘噓噓的跑進房子裏面還沒有來得及適應裏面的黑暗時,就聽見了一聲驚呼,然後眼前仿佛有一段雪白在閃爍。但是馬上就消失不見了……等我恢複了視線的時候,就看見一個女人彎著腰手裏拎著褲子站在土炕上面,直勾勾的也在看著我。如果是現在,我絕對以?她是個鬼。但是當時,我是多麼希望我沒有看錯,這是個女人……

    兩個人就站在各自的原地,誰也沒有說什麼,我是緊張到不知道說什麼。

    可能她也和我一樣罷。就這樣過了半響,可能是因?我緊張的呼吸和年輕的面容反爾讓她輕松了似的,她動了動。出乎我的意料的是,她並沒有站直了系好褲子,而是把褲子褪了下去,邊褪邊說了一句;嚇死我了,都尿在褲子裏了……

    後來的一切證明了一件事情,我的狗膽。那是相當的大滴。我魔障了的一般往前走了幾步。讓開了門口的我在陽光瀉進來的時候就看見這個女人已經一邊換腿一邊把褲子脫了下來。很失敗的一件事情出現了。她的上衣下擺很長,我看到的,就是一雙在昏暗中異常白皙的腿,在那裏散發了耀眼的光芒。還有的,就是她的一個白眼。

    還是沒有話,因?我緊張到口幹舌燥。當我的目光無視她的不滿貪婪的猥瑣的著打量著她的時候,就聽見她喊了我一聲:「喂,學生,看夠了沒有。看夠了就幫我拿出去曬曬,等幹了再進來。」我還沒來得及反應的時候,隻聽見呼的一聲。一團黑影就撲在了我的臉上,我慌忙的把撲在臉上的東西扯了下來,抱了在手裏。逃命一樣的就跑了出去。背後。有一聲輕笑。

    當我站在陽光下看到手裏拿了的一條長褲時,我才意識過來剛才發生了些什麼,這個時候的我才不用壓抑了呼吸。大口大口的喘息起來,一邊鎮定著自己,一邊就展開了手裏東西,褲子拿在手裏感覺很潮濕,我也沒覺的惡心,我左右東張西望了一看,就一揚手把褲子搭在了房檐下露出的椽子頭上。

    剛搭好,一件東西就從褲腿裏掉了出來。我下意識的伸手一撈。拿起一看。就看見了生平的第一條女人內褲。白色純棉泛黃,已經濕透了。我接下來做的事情讓我自己很意外,我翻開了內褲,就看見內褲的底段那窄小的一條棉布中間,有一條明顯的夾痕,夾痕中間和周圍。有一點略微的紅色痕跡,還有的。就是一些白色和淡黃色的粘稠物……這是什麼?

    當我克制了又克制不要拿手去摸那裏的時候。我下意識心虛的一回頭,就看見她從門框旁探了個頭出來看著我,當看到了我回頭的時候她一下就縮了進去,而我一剎那看到的。是一張紅紅了的臉。我有些顫抖的把手裏的內褲扔在了褲子旁邊,飛快的深呼吸了幾口,一無反顧的就走了進去。

    她站在土炕的最角落裏,不知道在想什麼,看到我進來她也沒說什麼。隻是我仿佛又聽到她吭哧的又笑了笑,於是完全沒有這種經驗的我就在這一笑裏茫然的不知所以然了。就在我被這樣的煎熬著快要放棄些什麼走出去的時候,她說話了,你是這裏的人末?我馬上就回答說是。

    她一看我這個樣子就又笑,說怎麼沒有見過你。你是誰家的?我老實,就說了。結果她一聽就更笑,說原來你是XX的兒子啊,你不是在YY上學嗎?怎麼回來了,這樣的聊天讓我輕松了許多。

    我也放松了點和她說我是因?什麼什麼回來了,她就恩了一聲,然後就問我在外面上學怎麼樣,我就亂七八糟的亂說了一通,她聽的也挺高興的,就說等她小孩長大了也讓去外面上高中好了,一邊說,她就一邊走動了幾步,這一走,就壞了。本來和她好好說話的我一看她赤裸了兩條腿飄蕩了在我的眼前,我就一下不吭聲了。

    當她反應過來我在看她的時候她就假裝呸了我一口,馬上就又跑回角落裏站了不吭聲了,滿屋子就聽見的是我吭哧吭哧的喘息聲,「看你眉清目秀的沒想到也不是個好東西。」她在角落裏如此是說。

    我有點不好意思的轉了頭,你才多大啊,就想這個?沒見過女人?她一連串的數落我。我說沒,然後就又轉過頭去看她,昏暗裏我看見她也目光炯炯的看著我,我就顫抖了聲音說了一句:「能讓我看看末……」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她聽到這話也開始喘息了,聽著她也開始急促的呼吸不吭聲的站在那裏,我用盡了全身的力氣爬上了土炕,有點跌跌撞撞的就向她摸了過去,當我站在她身邊的時候,我就想,她要是稍微喊一聲我就跑,可是當我的手顫抖著落在她那光潔的腿上時,迎接我的,居然也是顫抖著的一聲呻吟,我馬上在她耳邊說,求你了,讓我看看行末,就看一眼。

    這個時候她轉頭死死的看了我一眼。然後認命般的歎了口氣說了一句:「算了,便宜你一回。」我的手就沒停頓的沿著那光滑滑了上去,直到我摸到那一片泥濘潮濕溫軟的地方,混亂了混亂了,我就像一個沒頭蒼蠅一樣在她的身上上下其手著,我甚至蹲了下來在她的兩腿之間尋覓著,摸索著,滿手都是從她腿間流出來的水。

    而迎接我的,是她微微分開了的雙腿間的濕熱的氣息,她也喘息了抱了我的頭往她的雙腿間按,我不知道這是要幹什麼,什麼意思。但是我能明白她好像急切的要讓?她做點什麼,我也急了,我低聲的吼:「我說先讓我看先讓我看看好末。」按著我的那雙手松開了,然後一隻手落在我放在她屁股上的手上。

    拉了我的手,我就跟著她來到了炕沿,什麼話也沒有說,她脫了上衣服鋪在了炕邊上,一邊解著襯衣的紐扣,一邊坐在了衣服上,等紐扣解完,她就伸了手去了背後解開了乳罩褪了出來往旁邊一放。

    雙手往後一支,身體就微微後仰了,坐在那裏,對著門口,就分開了雙腿,「現在看罷。」她也有些顫抖的說。我跳下了炕,走了過去。門口的陽光溫暖的照射了進來,我就看到了我這一生永遠也忘不了的一幅畫面。

    她的身後是黑色的仿佛無盡的。她就坐在這黑暗的中央,門外的光線射了進來照在她的身體上,於是我看見了,我看見黑色的長發低垂在她的臉畔,她的神情有點躲閃著,羞澀著,雪白飽滿的一對乳房在襯衣大開中暴露著,炫耀著。

    而再往下,黑黑的一小叢陰毛在小腹深處蓬勃著,在這些陰毛的環繞中,她咖色的陰唇就輕輕的呼吸了在腿間深處,微微的張開著,張開的地方,依稀看到的,就是閃爍著的晶瑩水珠,那水珠的?色有點紅……我俯下了身體。

    來到了她的雙腿中間,我死死的盯著她微微張開的陰唇,我是如此的近,近到我的呼吸都一下一下的觸碰在了她的陰唇上,當我看著又是一股透明的水從她的陰唇中間流下來的時候,她一下子坐了起來,雙手抱了我的頭,按在了她的陰部,在我有點小掙紮的時候,就聽見她急喘了的聲音在我耳邊呻吟,舔舔,給我舔舔,快!舔完了讓你好好看。

    一邊呻吟著,一邊就把下體拼命的往前抵,我的嘴就蓋在了她水淋淋的陰唇上,我也昏迷了,也沒想什麼味道不味道幹淨不幹淨。她說什麼就什麼好了,我就張了嘴,含住了她的陰唇,含住的同時,我就把舌頭伸進了兩片溫柔的陰唇的中間,她的身體馬上一挺,嘴裏就再也沒忍住的啊啊了起來。

    我瘋了似的用嘴吸她的陰唇,吸出來含在嘴裏,她的淫水一股一股的在我的嘴間她的唇間湧,湧到我沒辦法含住她的陰唇,我放棄了,因?太滑了,我開始舔她的陰唇,並且用舌頭分開了陰唇伸進她的陰道裏面去。我滿嘴都是她淫水,我已經迷失在唇間的這種溫軟綿滑中了。

    而這個時候的她已經開始拼命的叫了,叫的什麼我聽不清楚,我隻是感覺我這樣她好像很舒服,就在我繼續舔著她的時候,她坐了起來一把扯起了我,雙手就開始解我的皮帶,而我也開始脫身上的體恤。

    等我脫光光站在她腿間的時候,她一把攥住了我的陰莖拽了我過去,放在她濕潤的陰唇上上下摩擦了幾下,然後環了一隻手在我的屁股上一推,我的陰莖就被她的陰道含了進去,一種從未有過的快感立刻就傾襲了我,她的陰道溫暖了蠕動著,包裹著我的陰莖。

    我站在她兩腿間就不動了,就在她急切的抱了我的屁股推搡了幾下的時候,我被她打在我胸膛上的乳房的軟綿和陰道裏面的濕熱的緊裹給打敗了,我用力的往前一挺,把龜頭抵在了她的陰道的深處,在她陰道緊裹了我的陰莖蠕動著的時候,我低吼了一聲射精了。

    一股股的精液隨著我一次次的顫抖就有力的打在了她的陰道深處,而她在我的陰莖的膨脹中和噴射中也是緊抵了身體在我的身上,雙腿環住了我的腰,拚了命似的收縮著陰道用力的吸著我的陰莖,在我射出最後一股精液的時候她死命的夾著我的陰莖往後仰了頭大喊了一聲:「啊!」

    我們兩個就這樣摟抱了著喘息著,她大大的分開了雙腿坐在炕沿上,而我站在炕下插在她的雙腿之間,我射的太厲害了,厲害到我一直站在地上抖,當我的抖從陰莖上傳了過去在她陰道裏的時候,我聽見她喘息著笑了一聲,當我想說什麼的時候她?起了埋在我胸前的頭,掙紮了伸了舌頭了放在了我的嘴裏,我就拼命的含住,沒什麼想法了。

    這樣親了許久我的陰莖就從她的陰道裏滑了出來,我就往後站了站離開了她的嘴唇。往下面看去,她一看我這樣就把兩腿分開放在了炕沿上,我就看見白色的精液慢慢的從她的陰道裏流了出來,湧在陰唇的中間就不動了,當我入神的看著這一切的時候,她就問我,舒服不?我馬上點點頭收回目光看她。

    她有點得意的笑了笑,說還有更舒服的想不想要?我問什麼?她就一下從炕上跳了下來,蹲在了我的面前,用手拿起了我已經軟綿了的陰莖,?了眼睛看了我說,我也給你含含,說完就用嘴把我的陰莖含了進去,我當時一下就木了,感覺自己的身體就剩下陰莖了。

    我的陰莖上還有白色的精液痕跡,她就一邊含一下一邊吐一口口水,如此這般幾回以後。她就含住了我的陰莖在嘴裏用舌頭裹,再沒吐出來過,我就被這樣的快感弄到快瘋了。她一邊含一邊還支吾了說沒想到你年紀不大家夥發育的還挺好的,都含不住你看,我一聽這話陰莖就暴漲了抱了她的頭往她嘴裏面頂,我想就這樣射好了,結果她掙紮開了。

    放開了我就爬上了炕沿躺了下來,大張了腿就喊日我,快來。我撲了過去沒等她的手來拽我就自己扶了粗壯的陰莖對準了她的陰道插了進去,伴隨著她的一聲哦我抱起了她的腿就沒頭沒腦的捅著她,這樣有點粗暴了,她就有點掙紮,?了身體嘴裏就喊著小冤家輕點輕點,但是在我的抽插之下她還是慢慢癱軟下去,開始呻吟了,我就看著我的陰莖帶著那些白色的粘稠在她的陰道裏進出了。

    伏在她的身上我用力的捏著她的乳房撚她的乳頭,直到她沒有力氣呻吟的時候我才狠狠的頂在她陰道的最裏面射了精液……

    當我們休息著準備下一回合的時候我問她她怎麼會在這裏?她說她是來看看燕麥的,那天我們在房子裏面不知道做了多少回,反正到最後她說她的陰唇都腫了,分手時我依依不舍,問她明天還來不?她仔細看了我好半天說:「來!」讓我等她。還說希望我以後不要恨她就好!我說怎麼會,夕陽下我覺的她的背影很美麗……

    這個夏天,我再沒見過她,現在想起來。她長什麼樣子好看不好看我真模糊了。但是這一天裏發生的每一個細節,我到今天了都還記得,10年以後我回老家還專門去了那個房子裏面看了看,已經破敗了。燕麥也不種了。我站了許久以後在地上揀了根樹枝,我在土牆上深深的刻下了三個字:謝謝你!並注明了年月日,走的時候我想,當她看到的時候。可能就已經很老了罷。

                  【完】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