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玄幻仙俠]

師魅

[複製連接]
查看: 1490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姍姍遲到
Crawler | 2016-10-11 22:31:33

  「砰」一聲,王正的腦袋和粉筆擦?生了親密的接觸。換成別人,就算不一躍而起和老師理論,至少也要咬牙切齒做痛恨狀,更何況王正正值18歲,高大健壯,血氣方剛。

    他卻隻撇了撇嘴角,揮手撣去了頭發上的灰漬,若無其事的繼續望著那不知所謂的課本。?什麼會被扔粉筆擦?王正不想去思考這個問題,隻要是崔老師教課,他可以有一萬個理由整自己。

    「衣冠禽獸啊,不過是說破了事實,撕了他臉面,根本就是瘋狗。」王正暗罵。

    王正讀的華星高中,是一所貴族式的寄宿學校,從學生到老師個個打扮得光鮮亮麗。

    王正卻隻是街角收養所的一個孤兒。由於校長?動了一個慈善計劃,每年提供一個特別生的名額給沒有錢上學的學生,王正幸運地被選上。

    不過隨著時間的推移,王正早已發現這隻不過是學校提升聲譽地方法,由於那些貴族學生都不喜歡和窮小子們一起上課,特別生便飽受欺淩和排擠,不少都退學了。

    學校根本不在乎,隻要知名度上去了,有更多的錢賺就行。被退學的學生根本上告無門。王正正是看到這種情形,一怒之下,出言頂撞了校長和教務主任崔老師,從此便成了他們的眼中釘。

    說起這崔老師,身材矮胖,滿臉橫肉,一副作奸犯科像,也不知道這種流氓似的人物怎麼混進學校的。

    好不容易混到下課,王正孤獨地坐在教學樓外的階梯上,撫摸著自己微紅的額頭。心裏把崔老師從頭罵到了尾。要不是讀不了高中,根本沒辦法混口飯吃,王正也不會忍聲吞氣到現在。

    「快點畢業吧!」王正在心裏長歎道。

    「王正,怎麼了?額頭受傷了嗎?」一聲親切的問候打斷了王正髒話不斷的思維活動。隻見一個年約二十四,五的女老師,一米六五左右,秀麗的臉龐帶著淡淡的微笑,一聲鵝黃色的淡雅教師上裝,同樣?色的套裙到膝蓋,超薄的肉色絲襪勾勒出小腿秀美的曲線,足登一雙白色的高跟鞋。

    王正心頭一動,剛才的憤怒憋屈忽然煙消雲散。要說這個學園還有什麼讓王正留戀的地方,那就是眼前的陸蔓老師了。

    陸老師是公認的學校最漂亮的女老師,文雅賢淑的氣質,曼妙勻稱的身材,幾乎是每個男生心目中的女神。

    「沒事,老師,不小心碰到了。」王正急忙站起來,笑著說道。「怎麼這麼不小心,去醫務室看看吧,要不老師那裏有藥,給你敷一下吧。」陸老師順手撥開王正的頭發,關切的看著受傷的地方。王正隻覺得老師柔軟的手指掠過自己的額頭,溫柔的觸感從額頭一直傳到了心裏。

    從小沒人關心的王正隻覺得心頭一熱,自從自己進了華星,身?語文老師的陸蔓就對自己照顧有加,多次阻止那些紈?子弟欺辱王正,還經常塞給自己一些生活用品。

    王正早已把老師當成自己的姐姐一般,有時候那些富家子弟私下喜歡意淫美麗的語文老師,王正總會跳出來,即使每次都寡不敵?,也不讓他們侮辱自己心目中純潔高雅的陸老師。

    「真的沒事,您別擔心了。」王正忙擺手說道。陸老師仿佛明白了似的,歎了一口氣,露出一絲憂郁的神色。王正忙道:「老師,別?我擔心,我從小就這樣,過一會就沒事了。」

    陸蔓輕輕苦笑了一下,說:「老師就是怕你受不了,其實隻要忍半年你就畢業了,到時候拿到高中文憑,就算沒錢讀大學,出去也可以找點事做。要是萬一出了什麼事,太不值得了。」王正點點頭,如果沒有老師的安慰,或許自己早就被開除了,王正這樣想。

    「早點回寢室休息吧,馬上要期中考試了,老師先走了。」陸蔓拍拍王正的肩頭,轉身離開。王正目送老師婀娜的背影漸漸離去,心裏暖呼呼的。

       ***    ***    ***    ***

    期中考試完結了。

    王正怔怔地看著面前的語文試卷,上面鮮紅的59分嘲笑般巨大。更令人王正氣血上沖的,是作文直接給了超低的分數,而且沒有任何理由。

    這對於成績一直在年級都是名列前茅,那些吃穿不愁的富家子弟根本沒幾個好好學習的。特別是語文,由於是陸蔓老師教的,王正學得非常認真,排名從來都是數一數二。

    「這不是明擺著要我好看嗎!」王正的手微微顫抖。「被玩了吧,這次姓崔的改的試卷。」王正旁邊的同學冷笑道。

    王正終於忍受不住,一把抓起卷子,向外面沖去。「算了吧,沒用的。」王正隻當耳旁風,徑直往教務處的方向而去。

    「崔老師,這是怎麼回事,我的作文有沒有跑題,怎麼能給這麼低分?」王正竭力抑制怒火,語氣中仍然顯露處明顯的不忿。

    崔主任斜了一眼試卷,慢條斯理的說道:「很對啊,有什麼不對嗎,我可是語文教研組組長,文章寫得怎麼樣,我當然知道。」

    看到王正想要說什麼,崔主任立刻接著說:「你好好找找自己的問題,別老把問題推給別人。」接著揮揮手,正眼也不看王正,道:「快出去,別打擾我工作。」王正火氣上沖,忍不住說道:「那我和陸老師說去,她知道什麼才叫寫文章。」

    崔主任一?眼,嘴角露出一絲詭異的笑容,道:「好,那我找陸老師和你談談吧,你今晚去她房間,快走吧。」王正聽他這樣說,心想:「陸老師肯定不會亂給我分。」抓起試卷,王正離開了教務處,身後傳來了崔主任不屑的冷笑聲。

    「快進來吧,就坐床上,老師去倒點水。」陸蔓打開房門,讓王正進來。陸老師的房間十分整潔,安靜。王正有些拘束地坐在床邊,陸蔓轉身走向廚房,她今天穿了一身灰色的套裝,裙子堪堪遮住大腿,半透明的黑色絲襪裹住雙腿,腳穿一雙平底拖鞋,既職業又家居。

    「聽說你的語文卷子給了不及格?」陸蔓遞給王正一杯熱水,順勢坐在他旁邊,說道。

    「是啊,陸老師,太不象話了,我覺得我的作文怎麼著也不能給這麼低得分吧,給,您看看。」王正拿出試卷遞給老師,忿忿不平的說。

    陸蔓卻不接過試卷,她放到一邊,歎道:「沒用的,分數都是崔老師一個人說了算,老師知道你委屈,可是,可是也沒有辦法啊,現在是他做主,你隻有忍餓了。」

    王正氣往上沖,大聲說道:「憑什麼都是他們說了算,有錢就了不起嗎?課堂說什麼誠信,什麼榮恥,都是狗屁!」

    陸蔓眼神一黯,雙手在裙擺抓出了皺褶,歎了一口氣,說道:「你還太小,不明白,沒有什麼對錯,隻有權力和金錢才是標準,今天你隻是個窮小子,啥都沒有,沒人看得起你,隻有以後混出了出息,人家才會正眼看你,所以老師一直勸你,忍到畢業,一切都會好的。」

    王正微微沈默了一下,誠然,老師的話很有道理,但王正就是不服氣。他看著老師美麗中帶一縷憂愁的臉,忽然覺得此時老師不像平時照顧自己的大姐姐,倒像一個柔弱的小女人,散發著惹人憐愛的氣息。

    王正心裏湧起一股熱流,想要保護眼前這個她,不禁沖口而出:「老師,我聽你的,等我長大混出個人樣來,幫你找個好工作,不用在這裏受氣了。」

    陸蔓一愣,轉頭望了一眼王正,擠出一絲微笑,輕聲說:「老師無所謂了,你照顧好自己。」她說完這句話,忽然站了起來,臉上一陣紅一陣白,在房間裏來回踱了幾步,用力絞這雙手。王正不禁有些奇怪,問道:「怎麼了,老師?」

    陸蔓深吸了一口氣,回頭笑道:「沒事,老師想到了其他的事情。」她話音微微顫抖,緊接著說道:「王正,把水喝了吧,坐一會,房間有點熱,把外衣脫了吧。」

    正值初秋,王正也覺得有些燥熱,便脫去了外套。陸蔓也除去了外衣,裏面一件緊身的白色襯衫貼著窈窕的身體,豐滿的胸部高高撐起絲料。薄薄的材料,隱約映出胸罩的?色。

    也許是真熱了,陸蔓的臉頰浮出一抹紅霞,她順手解開了領口的2個扣子,露出了一段雪白纖長的脖頸。陸蔓重新做了下來,這一次離床沿很遠,套裙向上卷起,露出了大半條修長,勻稱的美腿,在泛著光澤的黑色絲襪點綴下美得令人窒息。

    王正心頭亂跳,畢竟也是個大男生,看到這麼香豔的場景,大腦和身體都有了特定的反應。

    王正暗罵自己,眼前可是一直視?姐姐的陸老師,心目中純潔高貴的象征,怎麼可以有其他念頭。老師這樣肯定是不把自己當外人,所以很隨便。

    此時,陸老師側過身子,面對王正,緩緩說道:「王正,你將來混出來真的不會忘記老師嗎?」王正一激靈,毫不猶豫轉頭回答:「當然了!」陸蔓的臉微微一紅,眼睛裏參雜這一絲喜悅,卻有更多相反的情緒。

    她眨了眨眼睛,驅趕了這些信息。再次張開雙眼,眼神裏卻帶著一股媚意,仿佛在眼眸表面塗了一層晶瑩的液體,由於扣子解開了,又側著身子,雪白的頸項一覽無餘,甚至能看到一點調皮地探出頭的乳溝和微微起伏的胸型。

    一條腿架到了另一條的上面,裙子向上卷起更多,連襪跟緊貼的大腿根部也暴露在王正眼裏,被黑色絲襪包裹住的雙腿交疊,互相摩擦,發出細微的聲音,好像是夾在其中的神秘地帶在召喚一般。

    王正隻覺得大腦充血,一片迷茫,不由聚精會神地看著老師的身體。

    忽然他覺得這樣不對,迅速擺過了頭,陸蔓卻摟住了王正的肩膀。用幾乎是呻吟的聲音說道:「怎麼了,怕老師了?」粉紅的雙唇吐出的氣息帶著一絲美女特有的香氣擦過了王正的耳垂,激起的電波反射到王正每一處神經末梢。

    王正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辦,全身都在發抖,忽然覺得手肘擦到一團柔軟的東西,陸老師的胸部似有意似無意地來回接觸王正的手臂,同時老師的大腿也輕輕觸到了自己,雖然隔著一層褲子和絲襪,王正也能感受到老師肌膚傳導過來的熱力。

    他已經喘不過氣來,隻覺得胯下那健壯的器官堅挺無比,正企圖統率自己全身的行動,再不做出反應,隻怕就要犯下大錯了。

    王正突然一躍而起,把陸蔓和自己都嚇了一跳。王正一陣慌亂,結結巴巴說道:「老師,我,我,我先走了。」說完轉身推開房門,倉皇離去。身後的陸蔓雖?手想拉住他,卻隻?起一點就放下了,臉上露出一絲甜蜜,卻迅速消逝,被無奈的蒼白替代了。看著王正遺忘的試卷,陸蔓指尖摩挲這紙面,全身一動也不動。

       ***    ***    ***    ***

    從陸老師那裏回來,王正一晚上沒睡好,腦子裏充斥著老師的倩影,好幾次都被刺激得想要用手安慰自己,卻又被自己罵了回去。

    「王正啊,王正,你想什麼的,怎麼能把天仙一樣的陸老師當成發洩欲望的對象,她可是你親人啊。」王正不斷約束著自己。

    終於到了早上,王正腦袋昏昏沈沈的來到了教室。看到桌子上放著的語文考卷,王正順手拿了起來,上面的59分被劃去了,變成了89分。

    王正一愣,翻到反面,作文的分數已經被改過了。

    他一陣迷茫,還是旁邊的同學說道:「這次算你狗屎運,崔老師改分,真他媽見鬼,你又沒爸沒媽,考差了有什麼了不起。」王正狠狠瞪了他一眼,那小子冷笑一聲轉了過去。

    王正心想:「肯定是陸老師和姓崔的說了,還是陸老師好。」再想到昨天曾經幾乎對老師不敬,王正不禁背部滲出一片冷汗。

    快放學了,崔主任走進教室,敲了敲王正的桌子,說道:「放學了來我辦公室一趟。」王正一愣,心想:「這傻逼不知道又要幹什麼,算了,不怕他,大不了找陸老師的話,忍一忍就行了。」

    王正來到了教務處,裏面隻有崔老師一個人,這次他的胖臉倒是擠出了不少笑容。雖然看上去惡心,王正還是走過去問了聲老師好。

    崔老師居然熱情的說道:「王正啊,你的分數陸老師和我仔細深入探討了,我們一起達成了共識,給你加上30分,這次我不對,還是陸老師厲害,哈哈,喝口水。」王正受寵若驚地接過杯子,低聲到了謝,天氣很熱,他一口便喝完了杯中的水。

    「我說王正啊,還有半年就畢業了,要好好加油啊。」崔教師嘴角詭異的翹起,嘴裏卻仍操著師長的口氣。王正隨口答應,也許是天氣太熱了,王正頭暈暈的。崔老師的話仍然傳過來,王正卻聽不真切,頭腦發飄,眼神也不清不楚了。

    隻聽崔老師若無其事地說道:「陸老師身材不錯,夠騷吧?想不想幹她?」王正大驚,頭正要?起,卻覺得有千斤重,怎麼也?不起來,接著眼前一黑,暈了過去。

       ***    ***    ***    ***

    王正睜開了雙眼,發現自己身處一個密閉的所在,面前好像是一片毛玻璃,能清晰看到外面的場景。王正移動了一下身體,立刻發現出了雙手可以活動,全身其他地方已經被固定成站立的姿勢,連嘴巴都被堵上,隻能發出嗚嗚的聲音,幾不可聞。

    王正用手四處摸索,企圖找到掙脫的方法,可惜他是被幾道牢不可破的鎖扣拴住,根本不可能憑自己拍拖。

    掙紮了一陣子,王正終於放棄了。要不是嘴被堵上,王正早就把能想到的最肮髒下流的罵人話噴洩而出,當然,對象是崔主任。

    他心裏憤怒,疑惑,又驚懼,不知道這個混蛋想要對自己做什麼。難道要謀殺自己?沒有任何好處啊?每一分鍾都像一年那樣漫長。

    終於,王正漸漸平靜下來,向外望去。這是一間臥室,家具很簡潔,一張大床,一張梳妝台,一把椅子,不像是賓館。

    正當王正驚疑不定的時候,外邊傳來腳步聲。清脆的高跟鞋的??聲和皮鞋的啪啪聲由遠及近,吱呀一聲,門打了開來。首先進來的正是崔主任,他首先往王正這邊瞧了一眼,臉上浮現出冷笑,然後被滿面諂笑代替,回頭說道:「進來吧,陸老師。」

    王正心頭咯吱一聲,進來的正是陸蔓老師。她眼神略帶惶恐,不安,化妝卻比平時稍濃一些,長長的睫毛微微翹起,略施粉黛的臉蒼白中透出一抹紅暈。身上仍然是教師套裝,全身黑色,裙擺很高,一雙沒有一絲贅肉的長腿在黑色尼龍絲襪的體貼下,反射出柔美的光澤。側面開叉的設計,隱約閃爍著蕾絲的花紋。腳上是一雙黑色魚嘴高跟鞋。

    王正一陣迷惑,陸老師?什麼會跟這個惡心的崔老師一起來這個地方,此時他一時忘記了自己的安危,開始擔心起陸蔓來。

    崔主任坐在了床上,說道:「來,來,陸老師快坐下。」邊拉過了陸老師的手,陸蔓臉色一紅,沒有反抗,和崔主任並肩坐下了。

    王正心裏大罵:「死胖子,滾開,別離老師這麼近。」可惜外面兩人根本感覺不到他,在陸蔓眼裏,面前隻是一片變換這光亮的玻璃而已。

    崔主任開始亂扯一些工作上的事情,陸蔓隻是低著頭,偶爾點一點頭,一動不動。崔主任臉上突然露出邪惡的笑容,他忽然把手搭到陸蔓的大腿上,隔著絲襪來回感受她白皙美腿的肉感。陸蔓全身顫抖了一下,卻也沒有抵抗,臉上更紅了。

    王正的臉卻比陸蔓更紅,雙眼幾乎要噴出火來,要不是不能移動,他一定沖出去把那個胖子打得滿地找牙。他奮力的扭動身體,嘴裏拼命發出聲音,竭力弄出聲響,提醒陸老師。但這個裝置實在太結實,王正根本徒勞無功。

    他一邊掙紮,耳朵裏邊聽到崔主任說道:「小陸啊,不多說了,我們照常,照常,呵呵,來,先把衣服脫了。」這句話像一顆手榴彈在王正耳廓裏爆炸,王正隻覺得天旋地轉,思維一片迷亂。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什麼?照常?脫衣服?在王正的眼前,陸蔓的身影忽然變得如此模糊,而自己,在此刻已經感受不到任何東西,好想全身的器官都麻木了,腦海裏飛快得閃過和老師在一起的溫馨畫面,然後,都像玻璃般碎裂了。

    陸蔓臉色一陣紅,一陣白,雖然猶豫了一下,還是站了起來,正準備背過身子,傳來了崔主任冷冷的聲音:「對著這面玻璃脫!」陸蔓停住了,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緩緩地把手伸向了自己的衣扣。

    不一會兒,陸蔓的上身隻剩下黑色的胸罩,白得發亮的胴體柔若無骨,白皙的脖頸,纖細的肩頭,盈盈一握的柳腰,散發出目眩神迷的光芒。

    陸蔓堅挺的雙乳將胸罩高高撐起,吹彈得破的肌膚在略顯急促的呼吸下起伏不定。雙手環抱著,胸前顯現出一道清晰的乳溝。

    「裏面也脫掉。」崔主任興奮得發抖的聲音響起。陸蔓伸手到背後解開了掛?,終於,美女老師光潔無瑕的上半身完完全全暴露在了空氣下。

    此時的王正,精神已經到了錯亂的邊緣,他眼神呆滯,直直的盯著老師的身體,大腦一片空白。映入眼簾的是陸蔓嬌嫩的乳房,兩顆小葡萄不知所措地挺立著,卻不是意料之中的粉紅,倒有些成熟的鮮紅。即便除去了乳罩,陸蔓的雙峰仍然驕傲的挺立著,炫耀自己的美麗。

    王正隻覺得下面的陰莖不管大腦的指揮,擅自開始急速的膨脹,把褲襠高高撐起,好像也想像這對乳房一樣,擺脫衣物的束縛。

    崔主任不停地吞吐這口水,繼續下命令:「現在脫裙子,內褲,不過保留你的絲襪和高跟鞋。」

    陸蔓默不作聲的拉開拉鏈,褪下裙子,露出了黑色蕾絲小內褲,堪堪遮住女性最私密的地帶。而腿上的裝束更加迷人,黑色的吊襪帶和黑色尼龍絲襪更加突出陸蔓如雪的肌膚,既高貴又淫亂。

    陸蔓雙手勾住了內褲的邊緣,卻遲遲不往下拉。

    崔主任不耐煩,呵斥道:「幹什麼,快點啊。」陸蔓泫然若泣,牙齒緊咬,卻像凍結了般,沒有一點反應。

    王正忽然燃起一絲希望,老師肯定要放抗了,快放抗啊,老師,別讓這個該死的胖子這樣侮辱你啊!他又開始掙紮,企圖能幫助心目中的女神。

    「幹什麼,你忘了,你要是不聽我的,有什麼後果。」崔主任冷笑道,他邊解開領帶,褲帶,邊說道:「快點兒,別惹我,你不是說忍兩年就過去了嗎,都忍了這麼久,別功虧一簣。」陸蔓渾身顫抖,終於下了決心,開始慢慢除下自己的內褲。王正絕望了,他的眼睛被痛苦,憤怒和不解的淚水浸滿,老師的身影已經完全模糊了。

    終於,陸蔓的下體也完全裸露了,由於仍然穿著高跟鞋,她的身體挺立著,除了吊襪帶和絲襪,全身的肌膚一覽無餘。

    崔主任也脫得精光,露出了一身橫肉,大腿和肚子上長滿了黑長的體毛,胯下的陰莖高高挺立,紫紅色的龜頭仿佛要脫體而出,擇人而噬。

    崔主任淫笑著說道:「來,到床上,好好表演下,自慰給你面前這堵玻璃看看。」

    陸蔓無奈地爬到床上,仰躺著,分開了雙腿,把自己的陰部完全暴露在王正的眼前。黝黑細長的陰毛下是微微閉合著外陰,縫隙處透出一點粉紅色,那是老師的小陰唇,仿佛是感受到了男人灼熱的目光,它微微的收縮了一下,似乎是害怕,又或者……

    王正完全僵直了,雖然竭力不想去看,但是眼前的景色仍然像磁石一般牢牢吸引住了自己,更別說下體的肉棒,漲得發痛,王正幾乎想要伸手去撫慰一下,隻是憑著最後一絲清醒拒絕著肉體的需索。

    崔主任繼續說道:「快點做,別裝了,一摸上你就舒服了,小浪貨一個。」

    陸蔓滿臉通紅,手開始伸向自己的下體,先用右手掰開了陰唇,將粉紅的陰戶和還是是含苞未放的陰蒂暴露了出來,然後用左手中指開始上下撫摸露出的肉壁,偶爾旋轉的揉動自己的陰蒂。

    隨著纖長雪白的手指不斷的運動,陸蔓的臉越來越紅,害羞的神情中開始參雜進一些迷離,呼吸漸漸急促,鮮紅的雙唇之間開始吐出熱熱的氣息。陰蒂已經開始脹大,從花蕾裏脫身而出。而陰部的肉壁也開始變得濕潤起來了,泛著白色的光澤。

    「真他媽騷,平時一副端莊的不得了,自摸都能這麼快發浪,看來是很想要老子的雞巴,騷屄。」崔胖子一邊嘴裏汙言穢語,一邊嘲笑般的望向王正這邊,說道:「看王正那小子,叫你去勾引他,他居然坐懷不亂,我看他還當你是聖女呢,我看是欠操的聖女吧。」

    王正此時眼淚也流不出來,心頭痛得幾乎要讓他昏了過去,但下體卻傳來奇異的感覺,一股火熱的流動傳遍全身。

    陸蔓聽到這話,猛然一震,鼻翼一陣抽動,她呼出一口氣,好似要擺脫什麼死的,開始更加猛烈的撫慰自己。她收回掰開陰唇的右手,伸到口中,沾了點口水,開始揉捏自己的乳房,搓動已經硬挺的乳頭,嘴裏的呻吟不再細不可聞,下體流出的液體將陰部弄得閃閃發亮。

    崔胖子愈發得意,望一眼穿著吊襪帶和黑絲襪的裸體女老師,又望一眼玻璃後的王正,開始奮力搓動自己快要爆炸的陰莖。

    陸蔓的嬌軀不斷的扭動,炫目的肉浪在王正眼裏翻滾,王正隻覺得自己的心緒飛到了飄渺悠遠的地方,思維已經完全停頓。

    此時,自己陰莖的熱力卻在體內爆炸,旋轉,好似要把皮膚撐破般。王正顫抖的雙手開始伸向自己的陰莖,肉棒令人驚異的火燙。他緊緊的握住,開始了瘋狂的套弄。同時看到了崔胖子扶著他粗黑的肉屌,向陸蔓的身體壓了過去。

    「嗯,嗯!」感覺到自己手被拉開,一根像燒紅的火棍的東西接觸到自己嬌嫩的陰唇,陸蔓發出了苦惱的呻吟。緊接著雙乳也被男人粗大的手掌牢牢握住,揉捏,搓動,黑白的皮膚的交錯下,那顆硬挺的小櫻桃一會露出頭來,一會又被殘忍地深深壓下。

    「操,浪水流了這麼多,想要了吧,想要就說!」,崔胖子叫道。

    「啊,啊,不要,太大了,我會死的,不要。」

    陸蔓感受崔胖子的肉棍不斷在外陰摩擦,還時不時撞擊著陰蒂,每一擊都讓她像觸電般抖動。

    「饒了我吧,求求,唔,唔。」陸蔓的哀求被打斷了,嘴唇和舌頭都被野蠻地侵占,美人的口腔瞬間充滿了男人的唾液。此時王正的喉嚨發出深沈的低吼,胯下的陰莖噴射出精液,啪啪的打在面前的玻璃上,漸漸軟了下去。

    此時的陸蔓已經到了極限,她雙眼翻白,淚水不斷湧出,黑色絲襪包裹的雙腿抽搐般,腳彎成弓形,腳趾死死挺直。

    她自暴自棄的邊哭邊叫道:「插進來吧,我完了,幹我,幹我,我是浪貨,求你幹我。」在崔胖子得意的大笑和陸蔓嘶啞的吼聲中,粗黑的陰莖插入了女老師的陰道,擠出的淫水順體而下,流過緊閉的小菊花。同時,王正的陰莖又一次勃起了。

    「操,幹死你,騷貨,看我怎麼讓你爽。」崔胖子面目猙獰,把陸蔓的雙腿壓到她胸前,從上方迅猛地沖擊著陰道,兩顆睪丸啪啪的撞擊著陸蔓的會陰,不斷地活塞運動發出了漬漬的水聲。

    陸蔓已經不知道在喊些什麼,時而尖銳,時而低泣,雙手死死拉扯著床單。下體的浪水橫溢,連床都打濕了,自己和男人的性器官都在淫水的滋潤下更加醒目,更加淫亂。王正又開始套弄自己的陰莖,剛射過一次的肉棒此時再次堅挺無比。

    隨著兩人的肉戲不斷地進行,陸蔓的反應開始劇烈,身體開始泛紅,崔胖子知道身下的美女快要高潮了,更加用力的沖擊著陰道,在到達最頂端時候旋轉一下龜頭。花心被碾磨的刺激把陸蔓送上了巔峰,「啊,啊,啊,啊!」陸蔓尖叫著,陰道猛烈的收縮,臀部一陣繃緊,大量的白色淫水噴湧而出。

    她目光散亂,口水不受控制地留下。王正的口水也從堵住了了嘴邊留下,下體再次爆發,和陸蔓一起攀上了頂峰。崔胖子卻沒有射精,他一把翻過陸蔓,擺弄成狗爬式,一口氣從高高翹起的屁股後進入了女老師的陰道。這次他動作不再那麼劇烈,而是緩慢抽插,次次見底。

    剛高潮的陸蔓大口地喘息著,全身癱軟,但隨著崔胖子的繼續奸淫,她又有了反應,開始挺送著臀部迎合著男人的進攻,嘴裏再次大聲呻吟開來。崔胖子做了一陣,抱起了陸蔓,轉向了玻璃的方向。

    此時王正的眼前,陸老師被弄成了端起小便的姿勢,一雙黑絲美腿被崔胖子的兩隻手托著,中間的黑森林被一根兇狠的肉棒不停地進出。

    崔胖子用力向前幾步,陸蔓的乳房整個便壓倒了玻璃上,變成了可笑的扁平狀。平時猶如女神般的陸蔓,現在在王正眼裏已經完全變成了一個一覽無餘的,在男人懷裏放浪不堪的淫亂美女。令人驚訝的,王正第三次勃起了。

    崔胖子對這個姿勢更加的興奮了,開始瘋狂的聳動陰莖,直把陸蔓操得死去活來,唾沫,汗珠,淫水恣意四濺,眼看就要再次達到高潮。崔胖子忽然更換了姿勢,一隻手繞過腰肢,將陸蔓面對面抱在懷裏。

    陸蔓的雙腿緊緊纏住胖子的腰,嘴唇再次被攻占,兩條舌頭糾纏在一起。

    崔胖子的另一隻手沒閑著,探到了陸蔓的屁股下,忽然將一個指節插入了她最隱秘的肛門。陸蔓猛地一顫,喉嚨裏發出了苦悶的呻吟,身體三個洞口同時被男人侵入,特別是肛門,被手指用力地摳挖,和陰道裏的沖擊交相刺激。

    如此香豔淫亂的場面,讓王正更加奮力地搓動自己的陰莖,盡管是第三度勃起,仍然十分堅硬。

    「啊,啊……」陸蔓頭猛地向後一仰,發出一聲尖銳地叫聲,再次達到了高潮,全身又開始抽搐。崔胖子的表情也開始扭曲,開始最後狂猛地沖擊,肛門裏的手指瘋狂的旋轉,抽動。

    「要死了,要死了,啊,啊。」陸蔓爽到了極限,眼白也翻了過來。王正的呼吸也極度急促,精液沖到了龜頭,到了爆炸的邊緣。

    關鍵時刻,崔胖子忽然按了一個機關,隔開陸蔓和王正的那層大玻璃打了開來。一時間,他們互相看到了對方。

    「怎麼,王正,你怎麼在這裏,啊,啊,不行了,不要,啊。」陸蔓又驚又羞,自己全身除了腿上的黑色絲襪外一絲不掛,陰道和肛門還都被男人侵入,如此羞恥的模樣居然被平時對自己又愛又敬的王正看到,更令她驚訝的,是王正那野獸般的眼神,居然和面前的崔胖子一模一樣,還有胯下怒漲的陰莖,他,他居然在手淫,怎麼會。

    崔胖子哈哈大笑,坐在床上,扳過陸蔓的身子。這樣陸蔓變得面對王正,同時,崔胖子把手指放到了陰蒂上,夾住,開始瘋狂地扭動。肛門,陰蒂,陰道三重刺激,再加上面對王正的恥辱感,陸蔓發出了驚天動地的叫聲,強烈的快感放射到全身每一個神經末梢,淫水再次大量湧出,同時她隻覺膀胱一松,居然被幹到了失禁。

    崔胖子也一聲低吼,白濁的精液在陸蔓體內爆發,一時間尿液,陰液,精液混雜在一起,塗滿了兩人的性器。陸蔓再也支持不住,暈了過去。

    同時,王正也射出了今天第三次精液。由於過度興奮,他也暈了過去。

       ***    ***    ***    ***

    當王正再度醒來,發現自己躺在溫軟的被窩中。鼻中傳來清新的香味,他睜開眼睛,這不是陸老師的寢室嗎?難道剛才都是夢?到底出了什麼事?王正一片迷茫。

    「醒了嗎?」老師的聲音還是那麼溫柔,陸蔓的頭發披散著,穿著一身白色的連衣裙,光潔的裸腿,略微敞開的領口。看上去還是那麼清純,高貴。王正幾乎要懷疑自己是做了一個噩夢。

    陸蔓坐在了王正頭旁,摸了摸他的額頭,遞過來一杯水,說道:「沒事,休息一下就好了。」王正怔怔接過,並不喝,緩緩的說道:「老師,你和哪個崔胖子……」

    陸蔓臉一紅,神色一黯,望著王正,說道:「我知道你看不起老師,可是,老師也沒辦法。我爸爸是和他一起創立這個學校的,接過被他和校長陰了,一氣之下病倒了,我,我也是沒辦法,不然,給爸爸治病的錢也沒有了。」

    王正心中一痛,果然,老師還是自己心目中的哪個陸老師。王正掙紮而起,正準備說些說麼。陸蔓忽然對他嫣然一笑,眼中充滿了媚意,王正一愣,隻見陸蔓慢慢解開了衣領的扣子,露出了沒穿乳罩的酥胸,上面高潮過後的粉紅還沒有完全褪去。

    王正隻覺得下體再次傳來了那熟悉的火熱,大腦又開始糊塗了起來。耳旁響起了陸蔓慵懶的聲音:「小正,來,和老師親熱吧,老師就你一個能談心的了,占有老師吧。我……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剛開始覺得男人好惡心,那種事情好髒,可是那,那個崔,太厲害了,每次都整得我快要死了一樣。老師現在一天到晚都想著那種事,拜托,和老師做吧,老師……」

    王正已經聽不到了,他隻覺下體的熱力又開始沖了上來,他一聲大吼,撲向了曾經心中的女神,一直猶如姐姐般存在的陸老師。而此刻,他的眼裏,卻隻看到了一個滿臉蕩意的淫亂的蕩婦,陸蔓。

    王正突然覺得自己不那麼討厭崔胖子了。

                  【完】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