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291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姍姍遲到
Crawler | 2016-12-12 11:49:13

  一輛11路公共汽車在華興大廈站停住了,前後車門開?,上車的人們人頭湧動著,擠攘登車。下車的人也很多,而當一位漂亮的女士擠在其中時,我們便會將注意力都集中在她的身上,她旁邊的人也會顯得礙眼,顯得多餘了。

    這位漂亮的女士,你第一眼看見她,你會被她時尚青春的外形所吸引。而在你不好意思久久注視,別過頭去時,你又會因?方才光顧著看她的精緻臉龐,沒能再往下看到她那飽滿鼓起的胸部而後悔。

    所以,你會忍不住再看,然而此時,你的視線多會從她的鞋底開始,慢慢移到她的胸部,然後到達頸部,然後你就會情不自禁的想親吻她的頸項。她的腿修長結實,隱藏在黑色絲襪裏,看不到多餘的脂肪,顯得豐腴筆直,一雙灰白色的高跟鞋踩在她的腳下,永遠會誘惑你去接著看她上半身是個什麼樣。

    她的上身看似有些纖細,卻恰好能將身上的連衣裙撐起來,顯得婷婷玉立,青春洋溢。

    這是一件底色?白色,表面是由一個個黑色實心小圓作花式的連衣裙,讓人感覺到清純中夾雜著一些黑色召喚,召喚出男性的雄性激素前來征服。

    女人穿連衣裙,瘦可以,矮也可以,長相不及格都可以,但一定要有一對大小合適的乳房來鼓起,才能使整個身材凹凸出連衣裙女人特有的效果,讓男人一看就會硬的效果。而這位女士不僅很好的呈現了這種效果,還讓男人覺得,一個身材苗條的女性,且擁有一對豐滿的乳房,男人們想玩弄的欲望油然而生。

    就在個別男人?了多欣賞一會她的美麗而公交車已開出百米外時,漂亮的女士已走進了華興大廈的大門。

    華興大廈三十樓,漂亮的女士走到了大廳前台,這裏是?民傳媒的總部。

    「您好,小姐。請問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嗎?」略有姿色的女前台問。

    「你好,我昨天接到了通知來面試,請問人事部怎麼走呢?」女士的聲音中性,語調知性,讓人聽起來覺得她很穩重。

    「在這邊的左面第三間就是了。」女前台?她指了指方向。

    「嗯,好的,謝謝你。」女士微笑著。

    「不用謝,以後請多指教!」女前台也微笑著。

    做?民傳媒的人事部經理郭志剛,是個隱藏很深的色鬼,他的色也的確有一套。

    被他上過的女人,都被他用各種手段把持的穩穩當當的,在外面人們看他都覺得他是個風度翩翩,態度和藹,略有成就的中年人士,即使他自己說自己是色鬼,別人也隻會當他開玩笑,而被他上過的女人說被他強奸了,也會被別人不可置信,甚至有人會說這女人惡意造謠,中傷別人。

    郭志剛?了等今天這位美女來,這幾日可是入夜難眠,他睡不著時,就拿著這位美女投來的簡曆裏的一張全身生活照,到廁所裏手淫,射精之後才能帶著遺憾上床入睡,而他旁邊睡著的是他已經看了十幾年,已看煩了的老婆。

    郭志剛覺得這位美女是他自第一次邪念出手以來,自己最喜歡,覺得最美麗的女人,她的氣質雅而不俗,有些高傲不易征服。郭志剛滲淫幾十次,早已淫念寫心,精蟲上腦,對他來說,越是不易征服,不易上床,那就必須征服,必須上床插入。

    ?此,他也與往常的手法不同,以前,他都是下迷藥在咖啡裏,等女人昏過去了在再去幹她們,而這次他覺得女人昏過去了自己一個人在那搞,沒有什麼意思,所以他這次在咖啡裏下了一種特制的催情藥,他想讓女人自己欲火難耐之際主動向他挑起戰鬥,這樣他覺得更刺激,更有成就感,新鮮感。

    此時,他正坐在他的辦公室的辦公桌後面,手裏拿著支筆轉來轉去,一副金色眼鏡框下,明顯地能看見他的嘴上淫邪自滿的笑意,這種笑容,連他自己都覺得過於猥瑣。

    在他還沈醉於個人意淫主義的幻想時,他的辦公室的隔音特制門的門鈴被按響了,他按了一下設置在辦公桌下邊的一個白色開關,門自己打開了,表示了允許來人進門,老郭同志也立馬回複到了成功人士的面貌。

    隨著隔音門的開?,一位美女順身而入。

    老郭強忍著內心的歡呼,從座位上蹦了起來,走上前去,滿臉喜氣地對美女熱情說:「哦,你是胡甯小姐是吧?來來來,快請坐,快請坐,呵呵呵呵!」

    胡甯頗感意外,因她以前面試的人事經理都比較冷淡冷靜,而這位大叔就給她反常態的熱情。

    胡甯按老郭的吩咐坐到會客的沙發上,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老郭繼續熱情:「呵呵,我是我們公司人事部的經理,我叫郭志剛。」

    老郭很自然的坐在胡甯側方的沙發上。

    胡甯面帶笑容道:「郭經理,您好,我是胡甯,我是來面試總經理秘書職位的。」

    老郭聽她說話的語調如她的長相一樣,知性穩重又不失大方,心中更是愉快了。

    老郭笑了笑:「嗯,不急嘛,呵呵,你的簡曆和應聘的職位書我都看過了,胡甯,傳媒大學的研究生,興趣遊泳,愛吃西紅柿炒雞蛋,這些對吧?呵呵!」

    胡甯心裏高興,看這郭經理的樣,我這次應聘應該沒什麼問題了,投了十幾家公司,也面試了十幾家,還沒見哪個主管真說起過我簡曆上的資料。

    胡甯有點感動:「謝謝郭經理的重視!如果我真進了公司,我一定盡力做到最好。」

    老郭心裏發笑,道:「好啊,好啊,呵呵,你和我做愛做到最好,那才是真的好。」

    老郭面不改色的說:「嗯,年輕人嘛,有這份精神很好,我相信你的。來,稍等一下,我沖兩杯咖啡,我們慢慢談談細節。」

    胡甯也不好推辭,推辭就是裝B,裝B招雷劈。她笑著說:「好的,我這麻煩郭經理親自動手了。」

    聽到胡甯說叫他親自動手,老郭差點當場就硬了。

    老郭沒等她說完,就起身去沖咖啡了,這時他哪能不犀利點嗎?

    老郭一邊沖咖啡一邊說:「我這咖啡是朋友去一個叫普羅旺斯的地方旅遊時幫我帶回來的,挺好喝的,口感好,提神,呵呵!」

    胡甯心想,這位郭經理到是位熱情的人,看上去挺面善的。

    殊不知人面獸心淫?首。

    不一會,老郭很熟練,很流利的將兩杯咖啡沖好了,端到了會客的茶幾上。

    他有意識的將放有特制催情藥的咖啡遞向胡甯,他第一次感覺到他的手有點發抖,內心有點雜亂,腦子裏想的甚是千萬別遞錯了杯子,誰也不知道一個男人喝了催情藥會是什麼樣,是發揮出獸欲本性還本性禽獸?

    一個外表岸然的男人,內心是禽獸的,他喝了催情藥,也隻是說擴大他的獸欲。

    一個外表端莊的女人,內心是純潔的,她喝了催情藥呢?也會擴大她原始的欲望嗎?

    還是說這種純潔也是一種更深沈的?裝?

    人類確是世上最古怪的生物。

    老郭盡力憋著自己的興奮,他外表依然成功人士。「來啊,胡小姐,先喝點咖啡,看看味道如何。」

    胡甯接過咖啡杯,道聲謝,輕輕地喝了一口,殷紅的嘴唇上留下了咖啡的味道。

    胡甯:「嗯,好香啊,苦中回甜,甜中帶澀,確實是好咖啡呢!」

    老郭也聽不進胡甯在說什麼,他隻看到了催情藥慢慢進入了胡甯的血液裏。

    老郭也不敢久看,他也喝了口自己的咖啡,他覺得沒什麼味,他想,藥快點生效吧,喝什麼咖啡啊,我等著喝你的奶!

    胡甯見他突然不說話,以?郭經理要嚴肅的談正事了,自己也不說話,等著他的聲音。

    卻聽老郭冷不防來句:「胡小姐有男朋友了嗎?」

    胡甯不解,問:「這個我私人的事情,公司需要知道嗎?」

    老郭笑著說:「有的,公司需要了解一下年輕同志的戀愛情況,以便以後合理的安排你們工作,不耽誤你們時間,也不耽誤公司的業務嘛。」

    胡甯說道:「哦,原來是這樣啊。是的,我有一個男朋友,他現在在上海工作。」

    老郭抽了抽眼鏡:「那你覺得,像你們這種異地戀是否合適呢?」

    胡甯有些不悅:「我們感情很好,並且我覺得異地戀沒什麼問題。」

    胡甯再次端起咖啡,喝了一小口。

    老郭沒當她不悅,繼續說:「假設,我說假設啊,你的男朋友在那邊愛上別的女人了,而他不告訴你,你是不會知道的,這種事發生了怎麼辦?」

    胡甯有些生氣,脖子有點發紅了。「不可能,我們彼此信任,彼此相愛,我相信他不會喜歡上別人的,而且我對我自己也有自信。」

    老郭說:「嗯,我肯定你的自信,也看出你的相信,但我不怎麼相信他離你那麼遠而不找別的女人。」

    胡甯想,這郭經理說話怎麼越來越不著調呢?連忙岔開話題,說:「郭經理你不了解我男朋友對我的感覺,還是請你幫講講我所應聘職位的業務事項吧。」

    老郭也是久經世故的人,見她想岔開話題,不動聲色地端起了咖啡,說道:「哎,胡小姐別介意,事關公司的安排,我隨便問兩句,來。」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老郭示意她再喝點咖啡,胡甯以?他是想緩解下氣氛,自己也知趣的喝了一口,說:「沒關系,郭經理,我理解公司有公司的規矩。」

    話剛說完,胡甯突然感覺全身在發軟,精神開始渙散,一下子由直著身子坐在沙發上,變成背靠著沙發背躺著。

    老郭故作急忙,走過去急切的喊:「胡小姐,胡小姐?你怎麼呢?哪裏不舒服嗎?」

    老郭知道,催情藥見效了。

    胡甯松軟地說:「我……突然感覺……全……身沒有……力氣了……」

    老郭知道,這是特制催情藥的前奏效果,先放松人的精神,然後在人意志力最薄弱的時候被藥所激發的性欲所占據人的思維,最後?所欲?。

    老郭這時反倒穩定了下來,不急也不慌了,他要的就是這種慢慢,緩緩,漸漸地感覺,反正他覺的很爽很刺激。

    老郭說:「胡小姐,是不是有點美米爾斯綜合症?要不要我幫你按一下頭部的穴道,這個我以前學過。」

    此時,催情藥已經由胡甯的心髒流通到了全身,更重要的是她的各部性激素腺已開始因吸收催情藥,而加快了分泌促進性亢奮的激素。

    她感覺周身體溫開始上升,呼吸有些急促,腦子裏出現了她同男朋友在一起做愛時的幻覺,她已經聽不見郭經理的聲音,整個腦海放映出的全是一張張性愛時刻的畫面,有認識的人,也有不認識的人,她不知道?什麼連不認識的人都會有,不過她已經腦子去考慮這個問題了。

    可是,在這個時候,胡甯平時就如訓練過的冷靜與鎮定兩種幾乎習慣成本能的性格讓她有著靈光一閃般清醒——她必須離開這裏!

    突然,她使出了渾身僅存的還可以控制的力量,從沙發間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朝著門的方向緩緩地走去,高跟鞋的鞋跟此時在地闆上蹭出嚓嚓的聲響,屋裏靜得很奇怪,郭經理不見了,什麼也不見了,隻有那扇門,那扇門是唯一的亮光,亮光處似乎正有人在說話!她必須走到那裏,可是她能走到嗎?

    郭經理歪著頭,撇著嘴,嘴上似乎在笑,似乎又沒在笑,他看著胡甯歪歪扭扭地走向她的亮光,然後他後退幾步到辦公桌前,一按那白色的開關,關,電流鎖住了隔音門。這時,胡甯剛咬牙走到門那裏,她用著最後的力氣扳著門把手,但已關閉的電子門把手如何打的開?

    胡甯就在那靠著門來回扳著門把手,她想對外面喊,可是她居然不知道喊什麼,隻能微微聽見她喃語了一聲:「我要……」但誰知道她要什麼?

    郭經理屁股坐在辦工作上,手托著下巴,眼鏡裏的眼鏡眯成了一條線,他在笑,他也在欣賞。一頭到肩的烏黑的卷發伴著她俏麗無助的臉;修身的白色連衣裙被汗水浸得有些部分透明了,乳溝在有些透的連衣裙後若隱若現,分外誘人;黑絲包裹的雙腿依然豐潤而結實,但已雙腿成交叉狀努力的磨擦著大腿的內側,那裏似乎有什麼液體大量的浸濕著,不像是汗水。

    胡甯眼中的亮光處,在她來回扳動門把手無果的時間消耗中,逐漸變暗了,最後消失了。

    此時的她,身體內部火一樣的熱,但卻渴望被擁抱,被親吻,被撫摸,甚至誰來揉捏一下她的胸部,吮吸她的奶頭,至於下面,她實在想不出此刻除了男人的生殖器還有什麼能解決裏面猶如幾十隻螞蟻亂爬的煎熬。

    胡甯身?一個女人,在欲望的面前平時再怎麼鎮定怎麼冰冷怎麼傲氣,此刻也終究是一個需要性才能解決問題的女人。

    她的內心自言自語的說:「啊……我受不了啦……啊……啊啊……全身……全身……就像要……爆炸了一樣……啊……啊……」

    所有的黑暗也突然因?她的需要,鄒然還原到了現實,她看見了辦公室一切原來的東西,但令她恐懼又欣喜的是,郭經理正坐在辦公桌上,拿著自己的雞巴對著她的方向來回撫弄。

    胡甯不由自主地朝著那根雞巴走去,她內心卻在說,不能,死也不能過去!

    但這時她的身體已不聽她內心的使喚,仍義無反顧的朝著雞巴走去,雖然緩慢,但畢竟在走,什麼叫身不由己?這就叫了。

    郭經理邪惡的笑著,把自己的那根雞巴翹的更高了:「胡小姐啊,呵呵,快快來吃香蕉咯,吃了就不會那麼痛苦啦!哈哈哈哈!」

    笑聲響亮,但在這間屋裏是絕對不會穿出去的,隔音門的牌子買的不錯。

    胡甯已走到郭經理的身前,埋首握著雞巴就用櫻桃般的小嘴含了下去。

    「喔……喔喔喔……喔……喔……好大……好喜歡……喔……喔喔……」

    郭經理吼道:「胡小姐啊!太慢太淺了,給我深點!」

    說罷,也不管胡甯反應,左手按扯著胡甯的頭發就猛力的上下按動,右手在胡甯乳房上使勁的揉搓著,拿弄著。

    胡甯雖然覺得乳房被玩得有些脹痛但是快感大起,她被按住頭吃雞巴,沒法說話隻能:「嗯嗯……喔喔喔……嗯嗯嗯……嗯嗯嗯……喔喔……」

    在這強烈占有欲,成就感,美女吹簫的快感帶動下,郭經理受不了刺激了就要噴了!

    他一下子按住胡甯的頭,讓雞巴深深插到喉嚨處,大吼一聲,將滾滾精液射入胡甯的口中!

    胡甯被悶嗆的翻白眼,眼淚都被激了出來。

    郭經理等到精液都射完了,把雞巴的龜頭在胡甯嘴裏旋了兩轉,使龜頭上精液全部被胡甯的口舌舔幹淨後才意猶未盡的取出。

    郭經理肆虐地雙手扯破著胡甯的連衣裙說:「胡小姐好厲害啊,不知道你舒服嗎?哈哈哈哈!」

    胡甯已語無倫次了,道:「啊……啊……好爽……好人兒……啊……啊……差點……我被你……爽死了……」

    郭經理說:「現在就叫爽!哈哈!接下來我讓你升天!呵呵!」

    此時,郭經理已經把胡甯的連衣裙的上面扯破,胸罩也扯來扔了,一對柔軟細嫩的乳房彈彈跳跳地露了出來。

    郭經理離開辦公桌,和胡甯同樣站著,開始吮吸捏拿胡甯豐滿白皙的乳房:哈哈!這兩個寶貝啊!終究屬於我的!

    胡甯哎呀一聲,郭經理用指甲尖刮弄著胡甯的右乳頭,左邊的乳頭正被他的大嘴咬著,添著,吞吐著!

    胡甯:「啊……我……我怎麼會……這麼淫蕩……啊啊啊……啊……這……不是我……肯定……不是……哎呀……好人兒……你輕著點……啊……」

    郭經理哪管她的,她越說輕他就越使勁,他覺得能將美女竭斯底裏的玩弄是最大的幸福。

    胡甯被他如此玩弄,早已液流成河的陰道,更加騷動不安的叫道:「啊……啊……啊啊……好經理……好哥哥……人家……人家……啊……受不了了啦……我要……啊……」

    郭經理笑道:「胡小姐要?要什麼啊?」

    胡甯早意亂情迷:「我要……啊……我要……大雞吧……你的……」

    郭經理:「要來幹嘛啊?胡小姐?」

    胡甯左手套弄著那條又粗又長的大雞吧,右手不停地在郭經理身上撫摸道:「人家……人家下面癢得很……要大雞吧插插……」

    郭經理聽到那插插兩個字,覺得這姑娘又多了幾分可愛,便憐憫著說:「好吧,看你這麼痛苦的樣子,我就成全你。」

    郭經理用力一下把胡甯面朝桌子,背朝他的方向壓在辦公桌上。

    胡甯哎喲一聲:「好哥哥……好經理……快……你快點進來吧……」

    郭經理仍想多玩玩她,舉著肉棒在濕潤的不成樣子的陰戶門口摩擦那幾片粉肉:「不行啊,就這麼進去不是太便宜你了嗎?哈哈!」

    胡甯不解的問:「那……那你想怎麼樣弄呢?」

    郭經理笑道:「從現在起你得叫我老公,唉,呵呵,叫我老公,老公我就幹你個希巴爛!哈哈!怎麼樣?」

    胡甯似乎還有點自我知覺,果斷的說:「這不可能!我有男朋友了的!我隻會叫他老公。」

    郭經理本想厲聲叱喝她,但轉念說:「你不叫我老公的話,這根棒棒就永遠不進去,隻在這裏騷擾你的小BB哦!」

    胡甯說:「我不會叫你老公的!」

    郭經理嘿嘿一笑,開始用右手將她的臉翻過來,用嘴瘋狂的舔著,親著胡甯臉上任何可以親的地方,左手握著雄壯的肉棒就在胡甯陰戶那幾瓣肉肉前徘徊摩梭,偶爾很淺的插入陰道一點點。

    胡甯憋著最後一道防線,就是不肯松口叫老公,也把陰道盡力收緊不讓他的龜頭闖入。

    郭經理依然放肆的玩弄著她,還不肯叫?雞巴都要涼了哦!

    胡甯:「啊……嗯……嗯……嗯……」

    胡甯的乳房本就豐滿,現在身體面朝桌面,一對雪白的乳球正好垂到相對體溫冰冷的桌面上,正被郭經理搖晃著她的身體,乳房上最敏感的乳頭也因此在桌面上摩擦著。

    胡甯叫道:「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就是不會……不會叫……你……老公……的……」

    此時,郭經理吻甜著胡甯的背部敏感帶,乳頭的敏感帶也被桌面掃刺著,陰戶的敏感處也被肉棒摩梭著,三處敏感帶同時受到刺激,誰個女的受的了?

    郭經理邊弄邊說道:「叫吧,叫了你就解放了!哈哈!」!

    催情藥此時也到了最佳藥效,胡甯全身的敏感程度比平時提升了幾十倍,如何再能受得住這刺激?

    胡甯已經到達煎熬意志力的頂點,她啊的一聲呻吟,陰道也松動了,叫道:「啊……我受不了……啊……我叫……我叫……你快來插我啊……老公……我的好老公……插我啊……裏面好癢……」

    郭經理早等得不耐煩了,一聽他叫老公,他便將大肉棒順勢插入剛松開的陰道。

    胡甯由於陰道剛放松,現在突然受到陽物的入侵,本能反抗,劇烈收縮,將肉棒夾的死死的,而她也感到無比的興奮,刺激,幾乎差點高潮了!

    胡甯:「啊……好老公……你動啊……插我吧……插吧……我甯願死啦……啊……」

    郭經理被她夾的大爽,男人越是被夾的爽就越是有突破的欲望,於是郭經理強勢突破障礙迅速來回抽插起來。

    胡甯被插的死去活來:「哎呀……哦……啊哦……啊……啊……好老公……再深點……再深點嘛……我要……好爽……」

    郭經理邊幹邊說:「我的好還是你男朋友的好?胡小姐?」

    胡甯喘息著說:「嗯呀……當然是老……老公的……好啊……呀……呀……啊……」

    郭經理一陣高興,加快節奏直取勝果,我要來了哦,最後一擊!

    胡甯明白他的意思,也拼命迎合著,深怕錯過了會師的機會,大聲的叫道:「啊……來吧……啊……啊啊啊……啊……老公好厲害……插的我心裏了……啊啊……呀呀……啊……啊……再快點……在快點……深一點……啊……啊……呀啊……呀……哦……哦……哦……哦……哦……喔喔……喔喔啊……啊……我受不了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呀……哎呀……啊呀……」

    隨著一陣濃濃的精液噴出,兩人一起到達了罪惡性欲釋放的最高點……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