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754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你妹妹真早起
Crawler | 2016-12-12 11:49:13

  對於鈴木富一郎來說,沒有甚麼比坐在他那寫字樓之中更愜意。他是這一家大百貨公司的總經理。當然,他今天有這樣的成就,絕不是他有甚麼的能力,而是因為祖蔭。這一家大百貨公司,是由他的父親所創立,他的家族擁有最大的股份。因此,順理成章地,他就成為了公司的董事總經理。

    他本身是一個庸才,不過,公司一切已經上了軌道,加上手下有一班能幹的助手,所以,公司的業務並沒有影響。

    事實上,他的父親臨終時,把公司最大的實權,交給了自己兩個弟弟,他也知道自己的兒子只不過是一個庸才,所以,他並不放心把家族的業務交給兒子。

    鈴木對此雖然心中介意,卻無可奈何。因為,父親規定,公司的一切,要由董事會中多數通過才可以運行,而兩個能幹的叔叔,加上幾個小股東董事,當然就是掌握了公司的大權。

    那麼鈴木是否就甚麼事也沒有得做呢?當然也不是。

    鈴木在公司之中,也抓到了一些權,這一個權,就是管理保安部。

    大百貨公司的所謂保安部,要做的事情其實十分簡單,那就是防止高買及盜竊等等的事務。

    對於如何防止高買,鈴木完全毋須擔心,因為屬下的保安經理已代設計好了一切。所有重要的地方,都裝了二十四小時錄影的錄影機,又有保安警鐘。至於便裝的保安人員,更經常藏身於售貨員劄顧客之中,既防止外竊,又防止內盜。

    既然這樣,鈴木有些甚麼可以做呢?那是他覺得十分有趣的——戲弄那些被捉到的高買。

    高買的人有各種各樣,其中有下少,都是貪小便宜的人,也有一些盜竊成僻。其實,很多人都有錢,卻偏偏喜歡盜竊。面對這些人,鈴木自覺有一種無上的權威(這是毫不奇怪的,因為,他在公司之中,其實毫無地位,只有在這種無力反抗、也不敢反抗的人面前,他才可弄權)。他想出各種各樣的方法,令對方難堪,而令他更加得意的就是,在這一種奇怪的遊戲之中,他經常有一些意外收穫。

    為了使這一種遊戲進行得更加有趣,鈴木特別在他的總經理室後面,辟了一個特別設計的房間。當然,他要設這樣的一個房間,並沒有人幹涉他,因為他的叔父們也都認為,讓他管一些事,總比不管好,一點不管的話,他可能反而會花更多的心思來思考如何奪權。

    既然得到默許,他玩遊戲就玩得更加的起勁,更多花樣了。

    不過,一直以來,倒未有發生過甚麼事。那是因為那一些慘被他戲弄的對象,事後都不敢出聲。畢竟,偷竊並不是一件光榮的事,不可隨便宣揚。

    今天,鈴木又坐在寫字樓之中,在等候新的獵物。

    就在這時,有人敲門。

    『進來。』鈴木說道。

    開門進來的,是保安主任,他對鈴木說道︰『總經理,又捉到了一個。』他的手上,拿著一盒錄影帶,遞給了鈴木,並討好地說︰

    『總經理,今天這一個,你一定會覺得很有趣。』

    保安主任當然知道鈴木的嗜好,他也有意討好鈴木。只要鈴木喜歡,他的地位就可以保得住。

    鈴木點點頭,說道︰『你先把他帶到貴賓房去。』所謂『貴賓房』就是他戲弄高買者的地方的綽號。

    『知道了。』保安主任退了出去。

    鈴木把錄影帶放進了錄影機之中,畫面出現了公司的內衣部。

    鈴木被畫面上的一個顧客吸引住了。雖然是黑白錄影帶,但是,可以看到,那是一個充滿了青春活力的少女,她背著一個掛袋,一只手,正把一個胸圍放人袋子之中。

    她有著十分娟好的樣貌,面上神情卻十分緊張。顯然,她是第一次做這樣的事。

    她一連偷了三個胸圍,然後,匆匆地轉身離去。

    不用再看下去,也都可知道,她一定是跟著走出公司的大門,自以為神不如鬼不覺,卻在大門口被人截住。

    鈴木的面上流露出得意的神色。他按了一下電掣,椅子後面的一道門打開,他走了出去。那裏,有一個小小的通道,緊接另外一道門,那是一道玻璃門。但是,玻璃是特製的,只能由這面看過去。

    他現在可以清楚地看見室內的情形。在那張桌子上,放了那個手提袋,以及三個胸圍,在桌子前面的椅子上,就坐著那少女。

    鈴木一看,只覺得自己的心跳在加速,那一個少女,樣貌竟是如此的漂亮。

    剛才看錄影帶,他已經覺得,那一個少女樣貌娟好。不過,錄影機的鏡頭拍攝時離她並不太近,而且又是由高向低拍攝,所以,看得並不太清楚,現在,卻完全不同了。

    這個少女大約只有十八、九歲,有一雙很大的眼楮,鼻子高而略帶圓形,配上那櫻桃小咀,一看就知是一個十分活潑的少女。

    只是,她現在卻低著頭,似乎面帶憂色。

    鈴木按了一下電掣,那一道玻璃門打開,他走了進去。

    那個少女擡起頭來,她現在的神色,顯然更加的驚惶。

    鈴木故意扳起面孔,然後坐到椅子上,開口道︰『你知道偷竊是很嚴重的罪行嗎?會被判坐牢的!』

    少女更加驚恐,她幾乎流出了眼淚,,說道︰『先生,我知錯了,我以後不敢了。』

    鈴木心中暗笑。每一次,他都先後用這一招。這一招,一向都是十分奏效的,先給對方一個下馬威。

    『好了,現在我問你,你要老老實實的回答,』鈴木說︰『你叫甚麼名字,今年幾多歲了?』

    『我叫岡田高士子,今年十九歲,我是美知大學的一年級學生。』少女說。

    鈴木心中又驚又喜,對方竟然是一個女子大學學生,那真是很難得的機會了。

    『你住在那裏,父母做甚麼的?』鈴木問道。

    『你要告訴我的父母嗎?』高士子急得流出眼淚︰『先生,千萬不要,我父母都是大學教授,如果知道了,他們……』

    鈴木感到更加奇怪了。原來,對方的父母都是大有來頭的人。不過,另一方面,他的心中也更加得意,因為,對力越不敢張揚,他就可以越玩得放肆。

    『告不告訴你父母,是另外一回事,你總得先把名字告訴我,知道嗎?』鈴木說。

    高士子無可奈何地說出了地址和父母的姓名。他們兩個,都是大學教授。

    鈴木望著高士子,問道︰『好了,你為甚麼要做高買?』

    『先生……』高士子哭泣了起來,說道︰『其實我不是有心偷竊,只是和同學打賭,他們說我不敢做這樣的事,我一時貪玩,才幹出了這樣的行為。現在,我十分後悔,我願意賠償一切,兩倍、三倍付款也可以,只求你放過我,我以後也不會再犯了。』

    『你如果只是貪玩,為甚麼不偷一些小玩意,卻去偷胸圍?』鈴木問。

    少女的面一下子變得通紅。她說道︰『那是一個女同學告訴我,胸圍部門最沒有人注意、最容易下手,所以,我才……。』

    鈴木故意沈默不語,一時之間,室內的氣氛一片死寂。

    『好了,你站起來。』鈴木說道。

    少女依話站了起來。她的身材修長,有五尺四寸高,發育得十分好,雖然穿著一件松身的T恤,但是可以看得出,她的身材十分好。她的下身,則穿著一條牛仔褲。

    她的眼中,流露出懇求的神色,並惶急地望著鈴木。

    『通常,對於高買者,我們有兩種處理方法。』鈴木說︰『一︰報警,警力自然會把偷竊者控告,你有看牆上的那些新聞嗎?』

    這個『貴賓室』牆上,貼著很多的新聞,都是一些高買者被判入獄的資訊。

    『不、不要。』高士子說道。

    鈴木的面上流露出得意洋洋的微笑,他說道︰『還有另外一種方法,找們是用來對付那些未成年的少男少女,那就是通知他們的家長,由他們負責賠償和管教。』

    『不,不……』高士子顫聲說道。顯然,她也十分害怕這一個方法。

    『唔,你剛才說今年幾歲了?』鈴木故意問道。

    『我今年十九歲。』高子說道。

    『那麼說來,你不屬於未成年少女,那我們只能採用第一個方法了。』鈴木說。

    『先生,求求你。』高士子跪在地上哀求,她的眼中,流出了眼淚。

    鈴木心中暗暗得意,他說道︰『你先起來,事情也不是不可以商量。』

    少女聽見鈴木這樣說,不覺大喜。她站了起來,說道︰『先生,如果你原諒我的話,我甚麼也願意做。』

    鈴木慢吞吞地說︰『那麼,就要看你是否願不願意合作了。』

    高士子說道︰『我願意合作。』

    鈴木望著高士子,突然問道︰『你很喜歡這幾個胸圍嗎?』

    聽到鈴木這樣的詢問,高士子的臉,馬上紅了起來。她低下頭來,把弄著衣角說道︰『我只是隨意亂拿的。』

    鈴木拿起了那三個胸圍,其中兩個,是粉紅色的,半帶透明,另外的一個,則是黑色通花的,都十分性感。

    『你以前有用過這樣的胸圍嗎?』鈴木問道。

    『沒有。』高士子低聲說。

    『對了,你是大學生,在學校,並不適宜穿上這麼肉感的胸圍。』鈴木一面說,一面把玩著那三個胸圍,他看了看上面的尺碼,三個胸圍,都是三十五寸的。

    『你的胸脯有三十五寸嗎?』鈴木問道。

    高士子略為遲疑了一下,說道︰『我是用這一個尺碼的。』她一面說,面紅透了,害羞的樣子,使鈴木更覺得有趣。

    『從外面看,你的雙乳以乎沒有這麼大。』鈴木說︰『你現在用那一種胸圍,給我看看。』

    高士子十分吃驚地望著鈴木,說道︰『不,先生,不要。』

    鈴木慢條斯理地說︰『我本來是想幫你的,既然這樣,也就算了,我只好通知警力。』他一面說,一面拿起了電話。

    高士子面上又流露出十分驚惶的神色,她說道︰『請不要這樣。』她頓了一頓,說道︰『我用的只是很普通的胸圍,沒有甚麼好看的。』

    『真的很普通嗎?人家說,大學女生喜歡用前扣型的胸圍,你是嗎?』鈴木問,同時目光灼灼地看著高士子的胸脯。

    高士子低下了頭來,一句話也不說。

    鈴木走到了她的身邊,說道︰『怎麼樣?讓我看看,我就放過你。』

    『真的讓你看看,就算了嗎?』高士子似乎下定了決心地說。

    『當然,我只不過想看看。』鈴木得意洋洋地笑著說。

    高士子咬了咬牙,便把自己身上穿的那一件T恤扯起,她那雪白的胸脯露了出來。

    她的身上,果然只是戴了一個十分普通的胸圍。那是一種廉價貨,而且,已經頗為陳舊,顯然已用了相當時日。

    那一種古老的胸圍,胸罩部份相當大,把她的整個乳房都裹住了。但是,只是從外面觀看,也可以知道,那裏十分巨大,三十五寸,相信是真實的數字。

    鈴木的目光,完全被吸引住了,一時之間,他也不知道要怎樣做。

    高士子的臉孔,紅得就像發燒一樣,她站在那裏,一動也不動,就像是一尊雕像一樣,姿勢卻自然而誘惑。

    鈴木吞了一下口水,說道︰『原來你用這麼舊式的東西。』

    他的腦中,在翻轉著。過去,他也曾經如此戲弄過一些女高買。但是,到此地步,他通常也就會作罷,任對方離去。

    那是因為,他自己的心中也都十分明白,如果搞得太過份,公司可能就會受影響,幾個叔父,也不會放過自己。

    何況,他在過去利用這種方法戲弄對方,只不過是一種報復心理,以企圖表現自己的權力。他有的是錢,要玩女人的話,多漂亮的女人也可以玩得到。事實上,公司中不少漂亮的女職員,都主動的向他投懷送抱,他何必要冒這樣的險呢。

    但是,今天面對眼前的高士子,他卻有一種難以形容的佔有欲,他竟然想真的把對方佔有。

    那也是十分正常的。過去,那些高買,也有不少學生,不過,卻未試過有大學生。而且,高士子的肉體是那麼的豐滿,一對大木瓜搖晃擺蕩,人又是那麼的漂亮。還有,她那一種含羞的表情,也是引人遐思的。

    事實上,過去捉到的一些女高買也有身材很好、樣貌漂亮的,但她們絕大部份是慣匪;有些則是職業女郎,甚至主動向鈴木暗示,可作肉體的交易。那反而把鈴木嚇怕,他不是一個不懂分寸的人,當然明白亂搞的後果。

    但是,面對高士子,他卻想去冒險一下。

    高士子見鈴木不說話,於是放聲地問道︰『我現在可以離去了嗎?』

    鈴木被她的說話驚醒,立即沈著臉說道︰『那有這麼便宜的事。』

    『你、你……』高士子急得想爭辯道︰『你剛才不是說,看看就可以讓我離去嗎?』

    『你以為我真的要看你的胸圍嗎?』鈴木說︰『我是要看看,你是否有偷其他的胸圍戴在身上,明白了嗎?』

    『那你現在已經看過了,就應該讓我離去啦。』高士子說道。

    『哼,我看不清楚。』鈴木說︰『首先,我懷疑你的胸脯有沒有這麼大。你這一個胸圍,又是這樣的密封,難道不可以把其他的戴在裏面,再在外面罩上這一個嗎?你們這些高買的人,都是詭計多端的。』

    『我根本就沒有進過試身室,怎麼會!』高士子急得面色漲紅,在爭辯著。

    『那是你說的,我怎麼知道你到底有沒有進過試身室呢?』鈴木說。

    『那、那你想怎樣!』高士子說。

    『兩個方法,一︰是你把胸圍脫下來,讓我看清楚;另外一個,則是我報警。』鈴木說。

    高士子又急得哭了起來,她說道︰『你,你這不是欺負人家嗎?』

    『小姐,你可別亂說話。』鈴木說道︰『首先,沒有人叫你來這裏偷東西。其次,我也沒強迫你,要你一定脫下來,一切,都是你自己自願的呀。』

    『那——』高士子一時竟不知道怎樣回答才好。她想了一想,說︰『不如這樣,你叫一個女職員入來,我讓她檢查好了。』

    『不,我也信不過我們的女職員。或者,一個折衷的方法,就是讓一個女警來搜查,女警是比較可靠的,好嗎?』鈴木說。

    『你、你……』高士子明知鈴木是在威脅她,但是,又想不出甚麼方法。

    『怎麼樣?』鈴木催促道。

    高士子手足無措,呆呆地站在當場,實在不知道應怎樣回答。

    鈴木微笑著說︰『如果你不反對的話,不如我就替你解開、撿查一下。』他頓了一頓,說道︰『其實,這也是很平常的一件事。你在醫生面前,不也是經常要讓他檢查嗎?』

    他一面說,一面走到了高士子的身邊。高士子依然呆立著,並沒有作聲。

    鈴木知道,對方已經屈服,他的膽子也大了起來,走到了高上子的背後,用手解開了她那胸圍的扣子。

    高士子用力地挾著胸圍,但是鈴木卻十分巧妙地用手撫摸了一下她的腰,高士子的手一縮,那個胸圍便挾不住而掉了下來。

    鈴木的眼楮睜得大大。高士子已經馬上用手掩住胸部,但是她那兩團豐滿的嫩肉,卻仍然露出了大半。

    那兩團肉,就像兩個豐滿的桃子,而且,由於高士子的雙手掩胸,使她那兩團肌肉顯得更加豐滿。

    鈴木只覺得一陣的衝動。這一種半遮半掩的姿勢,乃是最誘人的。他渴望知道,在高士子兩手的遮掩之下,到底是甚麼。

    高士子說道︰『現在,我可以走吧。你已經可以證明,我再沒有拿其他的東西。』

    『不,還有,你那褲子還未脫下來。偷乳罩的人,通常也會偷內褲。』鈴木說。

    『你真無恥。』高士子咬牙切齒地說。

    鈴木卻得勢不饒人。他走到了高士子的身邊,去解開她那牛仔褲的褲扣和拉鏈。

    『不、不要。』高士子鬆開了雙手,用力地扯住了褲子。

    她胸前那兩個奶子,即因為雙手顧著去拉褲子,完全露了出來。

    她有兩粒又圓又大的乳暈帶著淡紅色,而在那乳暈的尖端,則是兩粒微微突起的乳蒂。

    鈴木看得呆住了。他看過不少女性的胸脯,但是,論到乳房外型的漂亮,卻以眼前的高士子最吸引。

    高士子見到鈴木目光灼灼地望著自己的胸部,嚇了一跳,本能的反應,又使她的雙手掩住雙乳。

    鈴木見機不可失,馬上用力一拉,高士子的那條窄窄的牛仔褲,連同內褲一起,都被這一拉扯脫下來。

    高士子又是一聲驚叫,她的手向下伸,掩住了自己那神秘部位。

    但是,顧得上來,卻顧不了下麵。那一種的狼狽情形,實在難以形容。

    鈴木像發了狂一樣,把高士子摟入了懷中,手也在她的身上亂摸。她的皮膚,是那樣的滑不溜手。

    高士子掙紮著,把鈴木用力的推開,說道︰『你再亂來,我可會叫救命了。』

    鈴木嚇了一跳。他果然鬆開了雙手,高士子掙紮著,走到了沙發旁。而且,準備把自己的褲子再次扯上。

    『好,你走吧。不過,那一盒錄影帶,我卻不會把它交給你。』鈴木說。

    『錄影帶?甚麼錄影帶?』高士子問道。

    『你看看,在這裏。』鈴木說道,指一指桌子上那一盒錄影帶。

    高士子呆住了。她不知道,鈴木這樣說是甚麼意思。

    鈴木打開了錄影機,把錄影帶放了進去,高士子的整個偷竊行動,馬上真時顯現出來。

    高士子面色變得青白,呆呆地站著,不知所措。

    她的整個肉體,現在毫無遮掩地顯露在鈴木的跟前。

    鈴木簡直覺得目不暇給。高士子呆立著時,就像一尊石像一樣。她那胸脯,固然漂亮,而在那平坦的小股之下,那一片三角地帶,就更加的吸引。

    在那裏,鋪了一層淺淺的草,柔軟地替換著那一神秘的部份。

    她的大腿修長,肌肉勻稱,一切都是那麼的完美無瑕。

    高士子望著那錄影帶,頹然地坐到了沙發上掩面而哭。

    鈴木坐到了她的身邊,把她摟著,說道︰『只要你乖乖的聽話,那麼,等一會,我就把錄影帶交給你。』

    高士子沒有說話,依然在哭泣著。

    鈴木的心中,有一種衝動。面對這個梨花帶雨的少女,他有一種優越感,對方已在他的股掌之中,他可以為所欲為。

    他的手,開始在高士子那光滑的身體上活動,而且,很快便握住了那兩只充滿了彈性的奶子。

    高士子的身體扭動了一下。她想掙紮,但終於還是停下來,任由鈴木活動。

    鈴木把她輕輕地推倒在沙發上,自己則站了起來,把所有的門都上了鎖。然後,按了一下對講機,說道︰『沒有我的命令,誰也不許走進來。』

    他再次走回高士子身邊。高士子躺在沙發上,緊閉著雙眼。

    鈴木把自己身上的衣服全部脫去,然後坐到了高士子的身邊。

    『報紙上說,你們女大學生最喜歡玩性愛遊戲,在大學校園之中,開無遮大會,是不是真的?』鈴木一面問,一面用他的雙手,恣意地揉搓著高士子那兩個桃子。

    高士子搖了搖頭,卻沒有再說甚麼。

    鈴木捉住了高士子的手,把她放到了自己的陽具上。

    高士子『呀』的一聲,馬上把手縮了回來,面色也變得通紅。

    鈴木說︰『不要告訴我,你從來也沒有碰過男人的這玩意。』

    高士子並不哼一聲,她只是任由鈴木在她的身上貪婪地撫摸。

    鈴木再次把高士子的手放到了陽具上,說道︰『好好地替我撫摸。』

    高士子的面上,再次流出了眼淚。但是,她今次卻不敢再縮手,只是默默地在撫摸著鈴木那醜惡的男性器官。

    鈴木的手開始向下移動,越過了那一片草地,再向下移動。

    他的手,觸摸到了高士子的陰戶,而且發現那裏一片濕潤。

    眼前的高士子,緊閉眼楮,任由對方活動著。

    雖然,她的內心是在不斷地抗拒,但是,在生理方面,卻無法抵受鈴木的那一種刺激。

    鈴木雖然十分興奮,但是,他到底是一個調情的高手。老實說,他玩女人的經驗十分豐富,完全懂得怎樣去挑起對力的情欲。

    他的咀巴,亦開始向下移動,首先吸吮那兩粒突起了的小櫻桃。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高士子的身體扭動了一下,而且後輕輕地發出了一聲呻吟,然後口裏不停發出哼哼哦哦的聲音︰『呀……哦……唔……呀……哦……』

    而鈴木的手,更發覺那鴻溝之中,愛液正源源地湧出。

    他的咀巴繼續向下移動,來到了那泉水淙淙的地方。

    他有一個癖好,就是喜歡吻那一處濕潤的地方。他深懂其中的訣竅,專門向對方的敏感地方刺激。

    高士子的身體,開始了強烈的扭動,並叫道︰『不,不要。』

    而她的手,卻忍不住在鈴木的身體上活動,開始不停地撫摸著。

    鈴木坐在梳化上,把高士子拉到自己身邊,說︰『來,你也為我服務。』

    高十子露出驚恐的神色,說道︰『不,不要這樣。』

    『你忘了那錄影帶嗎?』鈴木竟狠狠地說道。

    高士子變成了一只聽話的小羔羊,不敢再反抗。

    她笨拙地用自己的口,開始去接觸鈴木的肉棒。她顯然是不懂得怎樣做才對。

    『輕輕地,唔……啊……好……好舒好舒服呀……唔……呀……』鈴木在指導著,他亦不時發出了低吟。

    高士子慢慢地懂得了其中的技巧。雖然她極端的不願意,但是卻完全沒有討價還價的餘地。

    鈴木只覺得那是一種極大的享受。過去也有不少的女子為他作同樣的服務,但那些女子卻是富有經驗的,怎及得眼前這少女。

    鈴木再也無法忍耐,他再次把高士子推倒在沙發上,而且把她的大腿向兩面分開,開始正式的攻擊。

    高士子『呀』的一聲叫了出來,面上流露出痛苦的神色,而且眼眶滾落淚珠來。

    鈴木只覺得那通道是如此的狹窄,簡直難以通過。但是,在他活動了幾下之後,高士子開始可以接受他的猛烈攻擊了。

    鈴木的操作變得越來越激烈,而高士子最初的痛苦表情,也已經漸漸的消失,而且開始發出了愉快的呻吟聲。

    她的反應,令到鈴木更加興奮,他的操作越來越快,終於,他在高士子的那一連串喘叫聲之中,達到了高潮。

    一切,又恢復了平靜,鈴木頹然地坐在沙發上。他發現那地上,竟然有一點點紅點。原來,這竟然是高士子的第一次,他的心中不禁有一點內疚。他遞了幾張面紙給高士子後,匆匆穿回衣服。

    然後他取出了那一卷錄影帶以及那三個胸圍,放在紙袋之中,遞給高士子,說道︰『好了,你現在可以離去。』

    高士子不說甚麼,只是穿回了衣服,拿過了那個紙袋,把那三個胸圍取了出來,擲在桌上。淚水從她的眼楮湧出來,臉上則流露出怨毒的神色。她對鈴木說道︰『謝謝你今天給了我這麼一個永恆的回憶。有一天,我也會給你一個永恆的回憶。』

    鈴木的面上,略帶慚愧之色,而且高士子眼中的那一種怨毒的眼光,使他不禁感到一陣心驚。他不敢再說甚麼,只是任由對方走了出去。

  --------------------------------------------------------------------------------

    鈴木依然在掌管著他的王國,而且變本加厲。

    對於高士子的事,他只慚愧了一會,也就事過情遷。

    而且,由於有了高士子的經驗,他變得更加的厲害。

    只要是稍有姿色的女性,他都會占占對方便宜。

    利用這一種手段,他已經玩弄過不知多少女子。而令他十分得意的就是,所有的受害人,在事後都不敢報警。

    由於完全沒有事發生,更加令他的色膽大壯。

    這一天,他坐在寫字樓之中,又見到了保安經理走進來。

    『總經理,今天又有一個合你心意的人了。』保安經理說。他當然知道鈴木的一些所作所為,而且也知道他對漂亮的女性特別有興趣。

    和往常一樣,他先看看那一盒錄影帶。錄影帶中,出現了一個漂亮女郎,她的年齡大約二十五、六歲。

    在錄影帶中,她亦正在偷取胸圍。

    (女人都那麼喜歡偷胸圍。)鈴木想。

    他心中大喜。今天,他又可以讓自己發洩一下了。

    他走進了貴賓房。那個女郎,已經坐在椅子前。另外,尚有一個男人,正在修理甚麼。

    『你是乾甚麼的?』鈴木向那男人問道。

    『我是負責保安系統的修理。今天有點小毛病,我來修理。』那個男子說。

    『搞妥了嗎?』鈴木問道。

    『馬上就可以了。』那男人說。他站了起來,向鈴木和那女郎打量了一下,說︰『對不起,打擾你了。』便退出了『貴賓房』。

    鈴木把所有的鎖都鎖好,把電話掛起,房子現在裝了隔音設備,在裏面真是別有天地。

    他現在坐回椅子上,細心地打量著那女郎。

    女郎的神情有一點緊張,她的外貌,卻深深吸引著鈴木。

    她的年齡大約廿五、六歲,有一把長長的秀發,眼楮又圓又大,而最吸引人的,卻是她的胸脯。她穿了一件窄窄的T恤,那兩個乳房,就像要裂衣而出似的。

    她整個人都十分成熟,有一種迷人的風采。

    鈴木打量著這女郎,她並不算得上是絕色美人,卻有另外一種韻味。

    『你叫甚麼名字?』鈴木向對方問道。

    『我叫大野芳子。』女郎說道。

    鈴木看了看桌子,上面放了一個胸圍及一條內褲。

    『這些東西是你偷的吧。』他問道。

    『我、我……』大野芳子支吾了一會,說︰『我其實只是忘了付錢。』

    『哦,忘了付錢。』鈴木笑著說︰『那麼,我通知警方,由他們來向你收錢吧。』

    『不、不要。』芳子驚慌地說。

    『哦,好了,你告訴我,你的職業到底是甚麼?』鈴木問。事實上,知道對方的職業是十分重要的,有一些職業女性,並不害怕對方的恐嚇,但可以用利誘的方法得手。

    『我是一個歌星,不過尚未成名。』芳子說︰『不過,最近已經有公司找我簽約,所以,求求你,不要報警。』

    『你不是說只是忘了付錢嗎?既然這樣,你可以向警方解釋呀。』鈴木說。

    『好了,你不要咄咄逼人,我承認一切好了,你想怎樣?』芳子說。

    『好,爽快,我最喜歡爽快的人。』鈴木說︰『那麼,你認為怎樣?』

    『你要求怎麼樣?』女郎說︰『我想,你並不是第一次遇上這樣的事情,你也有你自己的一套吧?』

    『好聰明的女孩子。』鈴木說︰『我聽說,你們歌星十分容易和男人上床。』

    芳子說︰『聽你的話,我想你有意思叫我和你上床。』

    鈴木『嘻』、『嘻』笑了兩聲,心想這一個女子,可真厲害。

    『你第一次這樣要求那些偷了東西的女人這樣做嗎?』芳子問︰『我想絕對不是,你可以告訴我,這是第幾次呢?』

    『為甚麼這樣問?』鈴木嘻皮笑臉地說。

    『你不是說,我是一個爽快的人嗎?我想你也同樣的爽快。』芳子說。

    『反正你不是第一個。』鈴木微笑著說。和這樣的一個女人交往,又有另外一種特別的滋味。

    『你這樣算不算濫用職權?』芳子咄咄逼人地問道。

    鈴木覺得有一些可笑。現在,似乎變成了自己是一個受審問的人,而芳子反而是審問者。

    『我應該怎樣回答你呢?』鈴木微笑著說︰『你認為算不算?』

    『當然算。』芳子說︰『通常,女人都肯答應你的要求嗎?』

    『如果不答應,那麼,她們就要去見見公安,由公安來處理了。』鈴木說︰『所以,我認為我不是濫用職權,我只是給了她們多一種選擇。其實,女人和男人乾那一回事,對她們本身來說,也是一種享受。』

    『那要看對手怎麼樣。』芳子說︰『如果是不中用的傢夥,反而是一種折磨。』

    『你要試試嗎?』鈴木說道。

    『我還有別的選擇嗎?』芳子說。

    『沒有,』鈴木道︰『除非你願意見警方,由他們來解決。』

    『好了,別再說警方了。』芳子說︰『我們的戰場在那裏?就在這裏?』

    『對呀。』鈴木說︰『我在這裏已加了很多設備。你看那一張沙發,可以變成一張床,至於另外一間房間,則是一個小小的洗手間。』

    『你倒設想得十分周到。』芳子說。

    她開始把那一件緊緊裹在身上的T恤脫了下來。

    鈴木只覺得跟前一亮,芳子裏面只戴了一個十分暴露的胸圍,兩個十分豐滿的乳房已經露了一半出來。

    那兩團肉,真的十分豐滿,而且看來充滿了彈性。

    芳子把胸圍的把子解開,兩只奶子就向前彈跳了出來。

    兩個奶子就像吊鐘一樣,在前端是兩個又圓又大的圓暈,然後,是兩粒棕色的小葡萄。

    鈴木看得猛吞了一下口水,那裏充滿了誘惑。

    芳子微微一笑,她把那牛仔褲也褪了下來,在那牛仔褲之下,是一條薄薄的三角褲,在那三角地帶是一片黑色。

    鈴木只覺得自己的陽具,馬上堅硬地扯起。

    芳子走到了他的身邊,說道︰『怎麼樣,你欣賞我的身體嗎?』

    鈴木道︰『你有一具那麼誘人的肉體。』

    『那麼,你還在等甚麼?這是你的獵物呀。』芳子說。

    鈴木只覺得自己的手在顫抖著。他伸出了手,猛地一下按在芳子的肉球上。

    芳子的身體向後一縮,說道︰『老實說,我覺得你這個人真無恥。』

    『為甚麼這樣說?』鈴木笑道。

    『用這樣的方法來脅迫女人,你說是不是無恥?』芳子說。

    『我是無恥,不過,也要你情願。』鈴木笑道。

    芳子微微一笑,她把自己那最後的屏障也都刪除了。

    鈴木只覺得自己的手在發抖,芳子的身材的確一流。

    他急不及待,把自己身上的一切都脫去,然後向芳子撲了過去。

    芳子說︰『別那麼急色,躺到梳化上去,我現在就替你來服務。』

    鈴木依照對方說話,躺在那一張的沙發床。芳子走到他身邊,開始和他熱烈地吻了起來。

    然後,芳子的咀巴開始向下移動,她移到了鈴木那最敏感的部份。

    她的確是此中的高手,她的舌頭在不斷地活動,使到鈴木有一種強烈而刺激的感受,他的大腦神經,似乎都被繃緊了。

    眼前的芳子,和以前他所遇到的那些女子都不同。以前,他威迫利誘,一切都由自己採取主動,但是眼前的芳子,卻一切都採取主動,使他另有一番滋味。

    他那最敏感的地方,正在芳子那櫻桃小咀中進出。

    鈴木忍不住發出了一聲長長的呻吟,他的手也在芳子那滑不溜手的身體上不停地活動著。

    芳子坐到了鈴木的身上誘導鈴木進入。

    鈴木只覺得,她那一片方寸之地十分濕潤,而且有一種火燙的感受。

    芳子變成了一個騎師,她在鈴木的身體上賓士。

    她的身體一上一下,活動得十分厲害,而她胸前那兩團充滿了彈性的肉球,也在一上一下地拋動。

    鈴木忍不住用手去握住了那兩個乳球,用力地搓捏。

    『呀……噢……好……啊……好刺……好刺激呀……呀……啊……噢!』芳子也開始發出了一聲聲的呻吟。

    這些的聲音,使到鈴木的感受更加的強烈。

    芳子的活動現在更加的激烈,她猛地活動了兩下,鈴木覺得自己已經完全不受控制,達到了最後的高潮。

    一切,又再次回復平靜。

    芳子站了起來,說道︰『你躺著休息一會,我先去清潔一下。』

    鈴木點了點頭,這一次,的確十分的疲倦,因為芳子的一切,都是那麼的充滿勁道和力量。

    十分鐘以後,芳子從那小小的洗手間走了出來,而且已經再次穿上了衣服。

    她的面上,帶著一絲十分古怪的微笑。她對鈴木說︰『怎麼樣,你不去清潔一下嗎?』

    『你先不要走,在這裏等等我。』鈴木說,他匆匆地走進了洗手間。

    當他洗完,由洗手間走出來時,只見芳子坐在沙發上,口中吸著一枝煙,正好整以暇地等待。

    『芳子,今天真的令我難忘了。』鈴木對她說道。

    『你已經滿足了你的獸欲,現在把那一盒錄影帶交還我,讓我走吧。』芳子說。

    鈴木把那一盒錄影帶交給芳子,芳子把帶子放入了手袋中。

    『芳子,我們以後還可以再見面嗎?』鈴木說道。

    『你對我感興趣?』芳子吸了一口煙,說︰『好呀,不過你要找我,先找岡田高士子吧。』

    『岡田高士子!』鈴木十分奇怪,那是誰呢?

    『就是第一次你利用權力佔有的那個女孩。』芳子說。

    鈴木馬上記起來了,他記起那怨毒的神色——他心頭一震,問︰『你和她有甚麼關係?』

    『我是她雇來的。』芳子說︰『剛才的一切,都已經拍入了錄影帶中。明天,就會送到各大報館去,那時你便可以成為名人了。』

    『甚麼?』鈴木只覺得額頭冒汗,剛才那個修理工人,原來……。

    『噢,還有,我忘記告訴你,我是染有愛滋病的。高士子說,要給你一個難忘的回憶。』芳子說。

    鈴木只覺得全身發軟,並倒在沙發上。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