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95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yunjiunwang
威爾斯親王 | 2016-10-11 19:00:22

茜要在家搞一場小型宴會,宴請她高中時同班的十個女同學。這想法來自茜在超市購物時碰到一個多年未見的女同學。感情的閘門猛地打開,濕了她的心。

  茜生活得很惬意。錦衣玉食,飽食終日,除了享樂什麽都不做。因爲她有一個很能幹很有錢的丈夫。

  宴請的同學中,有一位是茜的同桌娟。倆人雖同桌,卻不同命。娟的丈夫,有一天早上起床,低頭穿鞋時,突發腦溢血,一頭栽地。雖然大夫盡了心,雖然娟把家裏全部積蓄都用給丈夫治病,可一年過去,丈夫仍然臥床。目睹著親愛的人在受苦,娟心如刀絞。大筆難以承擔的醫藥費,使她心裏像壓了塊巨石。娟過著暗無天日的生活。

  娟本不打算參加宴會的,可茜盛情,一次次地請,一次次地邀,娟甚爲感動。娟便請來婆婆,暫替她照料丈夫。婆婆心疼兒媳,說:“去吧去吧,整日裏苦,出去和同學散散心,換個心情也好。”臨出門,娟對婆婆叮囑再叮囑,她不放心丈夫,她覺得自己就是爲丈夫活著的。

  茜的家的確豪華,一進家門,撲面而來的是富麗堂皇的裝飾:巨大的歐式吊燈,流光溢彩;雕刻著龍鳳等古典圖案的紅木家具,氣派典雅;玻璃窗外一目了然的大片私家花園,賞心悅目。娟感受著茜的家氣派豪華,下意識整了整衣角。

  娟是最後一個在同學們面前出現的。娟的同學個個時髦體面。娟也特意把自己打扮一番,烏黑的濃發在腦後盤了一個好看的卷,粉紅色的衣服映得她的臉龐和順柔美。同學們雖都住在一個城市,見面的機會並不多,有的甚至畢業十幾年一次也沒見過。擁抱、驚呼、尖叫、放聲地笑,這些見面時的儀式幾乎把茜的家鬧翻天。等稍稍安靜下來,她們想起娟是需要安慰的,便圍在她身邊,說些勸慰的話。娟靜靜地聽著,感受著老同學的關愛,感受著對她這樣一個不幸人的憐憫,她一時找不到合適的詞來感謝。

  作爲主人的茜雖然渾身散發著富婆的貴族氣,卻沒有嘩衆取寵的輕飄。茜的言談舉止、一憨一笑都大方得體。她的頭發燙得彎曲,衣服是緊身的,顯得身形更好看。娟心裏很羨慕茜,和茜相比,自己一貧如洗。上學的時候,娟比茜出衆,無論從長相還是學習成績,娟都比茜強。娟覺得生活虧待了自己,覺得自己是一個被生活深深傷害的女人。但娟的自尊心極強,她克制著自己。她心裏想,茜,你過得再好,還不都是你丈夫給你的嗎?你若遇我這樣的遭遇,能有我這份從容嗎?

  茜自然要在大家都到來之後說幾句,熱情洋溢的歡迎詞引起了大家的如雷掌聲。之後,茜把大家引到餐廳。保姆已經把美酒佳肴擺滿了桌。因是同學相聚,大家都很放松,開懷暢飲,談笑風生。

  席間,保姆來到茜的身旁,在茜耳邊低語了幾句。茜立刻現出驚訝,說:“再找找,再找找,不會丟的,放錯位子了吧。”保姆說:“不會的,不會的,千真萬確我放在那兒的,不會錯!”

  大家的目光一齊投向她們。問什麽事,什麽丟了?茜說:“沒什麽沒什麽,什麽也沒丟。”保姆搶話說:“茜姐的手表丟了,剛買的,兩萬多呢!上午我親手放在客廳櫃子上的。”保姆的話,頓時引起一片嘩然。茜生氣地對保姆說:“你下去吧,不要壞了我們的心情。”保姆說:“如果真丟了我可不負責任,不要等你的同學都走了再拿我問!”

  一個同學說:“我們一起幫她找找吧,找到了我們心裏就踏實了。”大家都附和說:“是啊是啊,我們一起找找吧,找到了我們心裏就都踏實了。”於是大家離開座位,來到客廳,在椅子底下,桌子底下,櫃子旮旯,找啊找啊找。可是,大家還是沒有找到。保姆像是對茜又像是自言自語:“除非搜身,不然永遠也不會找到!”

  保姆的話引起大家共鳴;爲洗清自己的嫌疑。好多人都贊同,說:“還是搜搜吧,搜搜好!”娟卻不同意,她大聲說:“我不同意!”大家一起擡頭看她。她說:“我沒偷,我不允許別人搜我的身。”她身邊一個同學勸她說:“搜就搜,反正咱又沒偷。”另外一個同學也說:“搜了不就清白了。”娟堅決不同意:“任你們怎麽說怎麽想,我反正不允許別人翻我的身!”茜一看大家都下不了台,就走到娟跟前,抱歉地說:“對不起娟,我不會同意這麽做的,你們都是我最親最好的同學。”保姆強硬地說:“你可別先說這麽好聽。同學又怎樣,十幾年都不來往,人心可是隔肚皮的。”保姆把臉轉向娟說:“你爲什麽不讓搜身?你緊張什麽呢?難道是你偷的嗎?”娟面對保姆的目光,臉氣得通紅。她沒和保姆爭辯,一轉身,離開茜的家,揚長而去。

  當天晚上,茜來到娟的家。娟正給他的丈夫做按摩。見茜來,娟很客氣給茜端茶讓座。茜的臉羞紅了,說:“娟,很對不起,手表找到了,在花瓶後面找到的,是保姆放錯地方了。”娟並不吃驚,笑了笑,仿佛都在她的意料之中。茜很愧疚,再次請求娟原諒。說:‘媚。你把上午不愉快的事忘掉吧!”

  面對茜懇切動人的臉龐,娟沈靜一會兒說:“茜,上午我確實偷了你家的東西。”

  茜震驚了,輕輕問:“什麽,你偷了東西?你開玩笑吧!”

  娟搖了搖頭,說:“我偷了一塊點心裝在了褲兜裏,因爲我丈夫好久沒吃上那麽好吃的點心了。”娟說著,流下了淚。

  茜看著娟,淚也濕了臉……
好市民勳章申請中!! 懇請鄉親父老的支持與鼓勵!!
台灣朋友請點:http://www.jkforum.net/thread-6378765-1-1.html
大陸朋友請點:http://www.jkforum.net/thread-6378765-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