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98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yunjiunwang
威爾斯親王 | 2016-10-11 19:00:40

他姓孫,是一個工人,與我的堯兒曾在同一個城市工作,是夥伴朋友。

  那年,孫君去美國參觀,面對“9·11”廢墟世貿大廈,即興寫下首詩《重建》:“公平是和平的土壤,退步是進步的通道,時間太短,空間太小,不能讓邪惡彌漫,恐怖籠罩,爲了人類共同的利益,寬容不嫌多,奉獻不棄少,讓我們相互微笑,熱情擁抱,用真誠把新的文明大廈締造。”

  一位陌生而親切的朋友我是從堯兒處讀到這首詩的,詩的每一句使我觸動,引起共鳴,說出了我心中想說而說不好的話,句句銘刻心中,時時念及。在我家的周六聚會時,或我與朋友們聊天時,都一再提及。

  昨晚八時許,電話鈴響,堯兒的聲音:“媽!有人和你說話,是在廢墟寫《重建》的詩人……”平日裏這時,我坐在電視屏前,看著看著睡意就不期而臨,而這時聽說是我佩服的孫君電話,頓時一掃朦胧。聽到電話裏傳來孫君的問候,並說待日要來看望我,我高聲回答“歡迎歡迎”,並忍不住的隨口念出“公平是和平的土壤……”這晚,我來了精神,直到寅夜,回想起與孫君有限的交往。

  我進入老年,身閑心安,返老還童,而生命的本能是需要接觸人氣、地氣的,那樣的生活才有質量。因此在上世紀九十年代後期,我曾報名參加了魯迅文學院的函授班學習,每學期有一次爲期三五天的面授活動,我們在某一個城市集中。那次定在北京,恰孫、葉二位出差在京。堯兒總是關注我的起居,他囑托二位擠出時間,陪同我在面授活動結束後,去京郊承德山莊一遊。

  那是個秋天,我們在山莊旁的酒店裏吃飯,孫君要了瓶二鍋頭,我驚詫,早餐也喝酒?原來孫君素不喝酒,只是爲了禦寒。那天早上氣候清涼,我已穿上棉毛褲還覺風冷,而他卻只穿一條單褲,鼻尖紅紅,清鼻涕溜溜。見他舉杯仰首,似在喝藥,我暗地覺得有趣,這別具一格的創意!

  一到山莊外,有一小夥子熱情迎上來,口若懸河遊說,爲我們取好景留影。果然下山時即送上照片,然而收費多多。顯然宰人太甚!於是我對小夥子說,年輕人謀生,不能蒙騙胡來要錢宰人,若頂真說理,你要受到責罰的……而孫君卻不聲不響地將如數鈔票交給小夥。我立即啞然,覺得自己滔滔說教,實屬淺薄。我徒增癡齡一個老妪,卻少了寬容、體恤、同情弱者的胸懷!

  與孫君相處的兩天,天天聽到他給家中打電話,“一再叮咛寶寶你要記住……寶寶你應該……寶寶聽媽媽的……”探問之下,才知道他的寶寶已是個十八歲的青年。

  多麽浪漫的一個詩人!

  其實,我與孫君見面交往僅僅這一次,而且還是十多年前。十多年了,路遇也許難以相識,然而在我意念中,他是我的摯友,老朋友般的帖近、親切。
好市民勳章申請中!! 懇請鄉親父老的支持與鼓勵!!
台灣朋友請點:http://www.jkforum.net/thread-6378765-1-1.html
大陸朋友請點:http://www.jkforum.net/thread-6378765-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