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2321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jackp06181
子爵 | 2016-10-12 12:53:56

記得是99年秋天,我把自己的老婆給一個老光棍玩了。這個老光棍姓胡,是我們單位的門衛,
當時50歲,喪偶10年。平時我們單位晚上總有人值夜,我作為一名普通幹事,總是為領導作想
,所以經常值夜班。所以和孫老頭頭比較熟悉。那一年我26歲,老婆24歲,我老婆叫萍,長的
很好看,身材很苗條,乳房很大。平時總能吸引男人的眼光。
我們夫妻生活其實很好,我老婆很喜歡做,一般每星期3~4次。但是我的耐力一般,每次只有
10分鐘左右。
平時和孫老頭值夜班,總喜歡和點酒什麼的,所以時間長了,也就無話不說。比如扯一扯女人
呀什麼的。談談他的風流韻事。孫老頭說他已經玩過9個女人,這輩子準備玩12個知足。
當時我可是就玩過老婆一個,所以對孫老頭佩服得五體投地。孫老頭說起女人來一套套地,而
且總喜歡追問我和我老婆的事情。酒喝高了,我就說點自己的床第之歡給孫老頭聽。當聽到我
老婆每次總要在我射精後抱著我不放,而且總讓我用手摸她的下體時,孫老頭說我沒有能滿足
老婆。孫老頭說我老婆眼睛雖小,但看男人很深邃,幽幽地,說明很悶騷。
當然他這樣說我老婆,我心裏也不生氣的。說實在話,我的下面比較小,結婚1年多了,還是白
白的,不黑。
記得一次我和孫老頭都喝多了,我走去小便,孫老頭從後面跟來,看了我的小弟弟,笑著說,我
的起碼比你的大2倍。
從新座到位子上,孫老頭固然掏出他的幾吧給我看,當時還沒有翹,就足有10公分長,龜頭
很大像個蘑菇,卵子就有雞蛋那麼大。黑黑的。我長的很瘦,而孫老頭卻比較胖。孫老頭趁著酒
意對我說,有的時候睡覺還想著弟妹呢。真想什麼時候能看看弟妹的奶子怎麼就那麼飽。
孫老頭說我老婆嘴巴很小,下面一定比較緊,而且小B一定細細長長的,陰毛很少。我簡直認為孫
老頭神了,當然我相信那個時候孫老頭沒有和我老婆幹過的。他說這是相書上說的。
緊跟著第二次喝酒孫老頭央求我把弟妹帶來給他看看。並對我一呼百應,主動幫我做事情。第二天
我回家,晚上和老婆做的時候,故意說些瘋話給老婆聽。我就編故事給她聽,說看到孫老頭和一個
女人做。老婆果然很感興趣,當時就下面夾了幾下,而且急切地問看到做的嗎?
我說是的,當然我檢孫老頭的表現給她說。我說孫老頭的下面很粗很大。比我的大許多。
她問頭子大嗎?
我說看到他從那個女人下面抽出來足有種馬那麼粗和長(我老婆曾經看過馬交配,說男人要有馬的
那麼爽就好了)。老婆聽了當時就像打擺子一樣,把我抱緊了抖了有3分鐘。從微弱的夜燈下看到
老婆雙眼緊閉,牙關緊咬,我想她一定在想孫老頭的大幾吧了。
大概又過了半個月,我實在坳不過孫老頭,答應把老婆帶來,不過老婆如果不答應,我讓孫老頭千
萬不能胡來,因為我老婆平時很正經,從來不和男人開玩笑,而且脾氣很倔。
孫老頭說放心吧。記得那天天氣不好,中午我告訴老婆晚上陪我值夜班。老婆電話裏不願意,說我
不去。當時我也沒有和她說孫老頭的事情,但老婆似乎感覺到了什麼。我就說孫老頭回老家了,晚
上單位就我一個人,寂寞。而且想和她那個。
也許老婆動了心(我故意3天沒有和老婆做)。電話那頭老婆沈默了半分鐘說好吧,不過我要等天黑
來。聽到消息孫老頭興奮地張羅飯菜起來。
一直到晚上7:30,老婆還不見蹤影。孫老頭急了,讓我電話催一下。
我說不急,她不來電話說明肯定來。
孫老頭對我鬼笑了一下。
果然8:00整,我老婆騎著她的小輕騎來了。一進院子,老婆主動把門給鎖了。然後喊我的名字。
孫老頭開了門,老婆就大方地對我們說:“我就知道不是你一個人。”還把眼睛斜了我一下。這個
時候我注意到老婆臉上突然紅了起來。
接下來我們就吃飯,席間我和孫老頭喝了一瓶白酒,老婆只肯喝兩小杯。我的酒量不大,孫老頭非
讓我和他對扒。說說笑笑到了10點鐘。老婆說要回家。孫老頭和我極力挽留,孫老頭說這裏有熱水
洗澡,而且值班室讓給我們,他睡另一個房間。
老婆也就答應了。
這中間我看到老婆和孫老頭對了幾次眼睛。當時我的心情特別複雜,有刺激,有醋意,下面早就硬
了。
老婆跟我拿了毛巾去淋浴了。我在收拾飯菜。孫老頭對我輕聲說:“你老婆包準同意,你怎麼說?
不反悔吧?你反悔我就放棄”。
我低了頭輕聲說:“不反悔,但是你千萬要保密。”
孫老頭說:“這個你放心,我也要臉的。”於是孫老頭就走去了。
過了半分鐘,我輕輕地走到淋浴房,正好孫老頭把門弄開走了進去,並隨手關上了門,當然門沒有
反鎖。我透過門縫向裏面張望。老婆意識到了有個人進了浴室,卻沒有去看那個男人不是他的丈夫
我,“志國,幫我擦擦背”老婆頭也不回的說。
孫老頭沒有答話,“志國,”老婆一邊扭頭一邊說,突然她看到眼前的男人不是我,“~~~~呀!孫
老頭!你來幹什麼啊!!!”老婆急忙下意識的用毛巾護住三點。
“小寶貝,別叫,是志國讓我來照顧照顧你的,呵呵”孫老頭咽了一口唾沫遍撲了上去。
“哎呀,你放手啊,志國要殺了我的!快,恩~~不要,不要……”。
跟著聽孫老頭說:“玉梅,小乖乖你喜歡我弄的,你不要裝了”。
老婆還是在竭力的反抗。看到自己的妻子被別的男人侮辱前的那種恐懼的表情,我的小弟弟一下子
就翹了起來,真想沖進去把老婆插翻,可我還是忍住了,因為我知道好戲還在後頭呢。
孫老頭一把把妻子攔腰摟住,然後像拎小雞一樣拎了起來,把我老婆頂在浴室冰冷的牆上。好戲終
於上演了!
浴室外面的我興奮不已,陰莖硬得筆直。裏面浴室裏妻子白皙苗條的身體和孫老頭那古銅色健碩的
軀體緊緊地糾纏著,那條潔白的毛巾還被妻子無力地拉在胸前,孫老頭一把扯掉毛巾,火熱的胸大
肌和妻子高挺豐滿的乳房登時毫無阻隔地貼在一起。
妻子不禁“啊”地叫了一聲,苗條的腰肢被孫老頭的手臂緊抱著無法動彈上身則下意識地向後傾仰
,身子繃成了一張弓,我聽出了那一聲嬌呼裏的多種意味。妻子一隻手徒勞地扳動孫老頭抱著她細
腰的手臂,另一隻手好不容易掙脫懷抱,無力地推搡著孫老頭的胸膛,可是在我看來,更像是欲迎
還拒。
也許男人都有著獸性的潛質,妻子的抗拒更激起了孫老頭強烈的欲望。那種淫辱別人妻子的快感,
特別是清楚地知道這個女人的丈夫就在隔壁也許還在偷聽(想不到我還在偷看)的刺激,使孫老頭
的陰莖硬得就象石頭一樣,在妻子修長的雙腿間頂來撞去,妻子無力地夾住大腿,幻想這樣就能守
住最後的防線。孫老頭卻深知在這樣的環境和他的進攻中,我妻子的抵抗不會持續多久——妻子已
經開始微微地喘氣了,他一把扳過妻子小巧的頭,向著紅潤飽滿的雙唇吻了下去。微微的鬍鬚茬子
摩擦著她光滑柔嫩的臉,弄得心裏也開始發癢,妻子還是緊緊地抿著嘴唇,不得已聽任孫老頭的嘴
在臉上肆虐。孫老頭色色地一笑,轉移了進攻的目標:一隻手仍然摟住妻子的腰,控制她那微不足
道的抗拒,手指也不閑著,不停地捏弄著纖細的腰肢上結實的肌膚。另一隻手順著尖削光滑的肩頭
和背脊一路來到豐滿微翹的臀部,撫摩著飽滿的肉體,手中豐厚的肉感刺激著雙方的頭腦,兩個人
的呼吸都粗重起來。
孫老頭低下頭,熟練地用嘴唇找到了妻子的乳房,伸出舌頭在上面不停地來回舔動,時不時地含住
乳頭吸吮,或者用舌頭彈動著。
妻子沈甸甸的肉彈隨著舌頭的運動而不停地抖動著,有一股電流從乳房出發,在身體四處流動,嫣
紅的乳頭也不聽話地漸漸充血,挺立起來。妻子的手綿軟地推著孫老頭,頭卻無力地向後仰去,一
頭烏黑的長髮隨著男人的動作而柳枝一樣搖動著。(這是我幹女人時最喜歡的姿勢)
她的身體的感受逐漸強烈,妻子的意識卻慢慢模糊,夢囈般地說道:“不要……這樣,快……放開
……我……啊……!”
連綿不絕的快感正在體內湧現出來,兩條潔白修長的大腿不自覺地收放摩擦,還沒有被觸碰的下體
也敏感起來,陰道內變得火熱,妻子甚至能感覺到一絲愛液正在悄悄地分泌。她的呼吸漸漸嬌媚,
孫老頭敏感地發現了這一點,環抱腰肢的手慢慢放開,移向妻子的下體,手指輕輕地扯動著柔軟的
體毛,搓揉著陰道口的嫩肉。
妻子微微地向後一退,仿佛要躲開這只不是丈夫的手對隱秘敏感之處的侵擾,但是孫老頭的手指就
象靈動的多頭D般緊跟上去,更加貪婪地搓揉著妻子的陰部。他的手法相當純熟,故意不深入妻子
的陰道,而是對外陰進行不間斷的刺激。
妻子的陰唇慢慢地充血,微微地張開,一股愛液的味道淡淡散發出來;陰蒂在孫老頭手指靈活的
撫摩下漸漸地挺立起來,突出了陰唇的護衛,更加吸引這手指對它的輪番攻擊和彈撥。孫老頭每
一次對她的進攻,都在妻子的神經系統激起巨大的波瀾,身體扭動的幅度越來越大。妻子的皮膚變
得緋紅,扭來扭去的秀麗臉龐上飛起性欲的紅暈,壓抑不住的呻吟聲越來越柔媚,妻子的整個陰
道都變得灼熱,好象連子宮都變成了半融化的漿,更多的愛液從妻子的陰道分泌出來,沾濕了孫老
頭的手掌。孫老頭抹了一把粘稠的液體,放在鼻尖聞了聞,連我仿佛都能夠聞到那股熟悉的清香味
道。
孫老頭把滿手的愛液舉到妻子的眼前,“你看看,都這麼濕了,你也很需要吧?還裝什麼呢?”他
輕輕地在妻子的耳邊說道。
沒想到已經意亂情迷的妻子還保留著最後的一絲清醒,這句在孫老頭看來是調情的話,卻激發了她
的羞恥之心。她下意識地躲避著面前自己分泌的液體,用盡最後的毅力想要把自己從情欲的旋渦中
解救出來。“我是被人強姦,怎麼能有這種感覺?”妻子扭動著身體,想從孫老頭的懷抱中掙脫。
“哦……求……求你,放了……我吧……啊……”。這種帶著哭音的嬌喘,對於男人簡直就是一顆
偉哥,我和孫老頭的陰莖都象聽到號令一樣,猛地筆立起來。我是只能自己用手捏住,而孫老頭的
陰莖卻敲打在妻子的平滑的小腹上,好象敲響了總攻的戰鼓。他良好的運動素質顯示了用武之地,
(TMD,幹體力活的就是不一樣)動作立刻迅速起來,雙手抓住妻子的雙臂把她推到牆角,固定住
她竭力掙紮的軀體。妻子氣喘籲籲地扭動著,嘴裏軟弱地叫道:“你要……幹什麼……?放開……
我……!”。
“幹什麼?你又不是第一次了,你說幹什麼,呵呵,小寶貝你不要害怕,我會讓你爽到極點的,哈
哈哈”孫老頭淫笑著用一隻膝蓋頂進妻子的兩腿之間,輕易的就分開了她緊緊夾住的大腿,一根氣
勢洶洶的陽具緊跟著插進了兩腿之間。這根陰莖是這麼陰挺,不用主人用手扶著就向上翹起,被熱
血和性欲腫脹得發紫的龜頭自動地頂在妻子的外陰。
老實說,因為孫老頭的身高超過我,所以陰莖也比我大一些。終於可以親眼看到別的男人的陰莖插
進我妻子的陰道了,而且這只陰莖比我還要大,更加令我期待!我強忍著劇烈的心跳和硬得發痛的
陰莖,孫老頭的陰莖在妻子的大腿間來回抽動,從陰道流下的愛液沾濕了它。妻子不停地扭動反而
自動的把不停分泌的愛液塗到孫老頭的陰莖上面,進進出出的陰莖帶著閃閃發光的愛液,弄濕了妻
子茂密的陰毛。龜頭在妻子的外陰聳動,不時地衝開陰唇,撥動敏感的陰蒂,甚至沖進陰道口,到
這時,妻子總是全身緊張,仿佛城池淪陷一樣。
空氣中淫糜的氣氛越來越濃,三個情欲激流中的人都起了變化:躲在浴室外面捏著陰莖的我和浴室
裏懷抱佳人的孫老頭都越來越硬,而被強姦的妻子的身體卻越來越軟,“啊……,放……開……,
停下……哦……噢……”紅唇中發出的抗拒言語也漸漸變成了嬌媚的喘息和呻吟,兩條白嫩的大腿
也不自覺地越張越開。
面對如此美麗嫵媚的女體,孫老頭再也忍不住了,他騰出一隻手把硬得象鐵棒一樣的陰莖對準妻子
濕潤順滑的的陰道口,慢慢地把腫脹得蘑菇似的龜頭頂進她的陰道。
妻子的身體也好象被整個頂起一樣緩緩上提,迷夢般的俏臉上嬌豔的紅唇半張,發出“哦……”的
口型。
孫老頭的龜頭進入了我妻子的陰道,多年體操鍛煉的緊縮下體和火熱的觸感電流般衝擊著他的感覺
器官,他不顧一切的猛地把屁股向前一送,一條火熱硬挺的陰莖一下子插到了妻子的陰道深處。
“他終於插進去了!”第一次親眼看著別人的陰莖插進妻子的肉體,我竟然產生了一種完成偉業的
感覺。我想陷入極度興奮之中的孫老頭也應該聽到了這個時候下身正被肉棒抽送的妻子喃喃的說了
一句話。讓我大吃了一驚的是,我聽到從平日善良賢慧的妻子嘴裏說出的話竟是:“我今天晚上是
他的了,你的事兒就是幫著他,讓我死過去。”
孫老頭爬上我老婆的玉體,認真地舔起她的乳頭、耳邊、她光滑的小腹,老婆向我招招手:“老公
,過來,今天我只能讓他玩,你這麼可憐,就讓你親親我吧。”然後我像是和我老婆初戀時那樣淺
淺地吻著,她的表情依然純情端莊,只是她惹人憐惜的嬌吟喘息不是被我激發的,雪白晶瑩的玉體
、濕漉的陰處、散亂的長發、苗條柔滑的玉腿現在屬於別人。
我過去吻她,老婆向我微笑著說:“現在我就想讓他玩我,委屈你了。”然後她分開大腿。
孫老頭把他沾滿我老婆浪水的肉棒向我出示一下:“你可以來看一下嘛。”
我過去仔細地觀察著,他那又粗又長的大肉棒在我老婆的私處不斷逗弄著,她的花瓣處還流著白色
汙濁的精水,他又要插進去了!
沒想到他只是在我老婆上身動作,不斷地用牙輕咬、用手輕拉、用舌舔她的兩只雞頭嫩肉,那兩塊
肉結婚到現在好像才剛有了生命,乳暈漲滿,兩隻紅紅的小乳頭直挺挺地撅著,向它們的新主人徹
底屈服。
我老婆的叫聲越來越浪:“親老公,快進來……我都受不了了!”
“讓我死吧……我是你的了……我不愛他就愛你行不行?你進來吧……”
但孫老頭半天還不插進去,我老婆只好向我發令:“好人,你去求他吧,讓他快玩死你老婆……快
啊!”老婆向我嬌嗔著,她的胸部一起一伏。
我沒說什麼,只過去把他的大屁股向前一推,“噗”的一聲水響,肉棒全根而沒。我老婆頭向後一
仰,兩腿分開盤在他腰上。  
“老公,他……他插進去了……嗯……好深啊……”  
我幫助孫老頭向前一推一推,讓我老婆挺著腰和他交合,有時和他深吻,開心的大叫。  
“老公,我快要高潮了……真的好舒服啊!”  
孫老頭的肉棒開始頂著我老婆的花心研磨,我老婆的叫聲讓我衝動萬分,我一隻手推著孫老頭,一
隻手打起手槍來。 
“老公,你才是我的親老公……我愛你……給我吧……射進來……我的花心都給你開了……哦……
我死了……快把種子撒進來……”我老婆大叫一聲,我便用盡全身力氣,把孫老頭的屁股使勁一推
,孫老頭的雞巴一下伸到了我老婆子宮的深處,老婆瘋狂的甩著頭,緊擁著他叫他射,孫老頭叫著
把他的精液噴入了我老婆的小穴最深處,我也在這時射了出來。
他們倆半天沒分開,然後我老婆把她的花瓣合起來,不讓精液流出一滴,躺在床上休息了一會,對
我道:“你還行嗎?”
我搖搖頭。沒想到這幕豔景這麼刺激,我現在只想做觀光者。
那天晚上我也累的不行,我的工作就是不斷地幫助他們倆共赴高潮,好像自然而然的。
我老婆一次又一次地向他表示臣服,一次又一次地向我表示背叛,表示只愛他一個,表示他以後隨
時想幹他她就隨時準備被他玩。
孫老頭射了五、六次,我也射了三、四次,當然都射在了外面。除了摸一摸她的乳房,我別的什麼
都不能做。
天亮時我離開了他們倆的睡房,孫老頭已經熟睡,我老婆光著身子在門口向我笑著搖了搖手:“親
愛的,你別生氣啊,女人的話有時不能當真的。”
有時是要當真的。我是個失去國家、失去妻子的皇帝。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