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019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曹丕稱帝
Crawler | 2016-10-15 14:55:51

  我是一名幼稚園教師,今年已經27歲了,由早到晚的學校生活實在令人悶透,有時連回家後也要繼續為明天的課堂備課,更是加倍的使我想盡快脫離幼師的工作,可惜現在工作不易找,轉了工作的話,薪金亦肯定大不如前,所以我仍只好繼續安安份份地當一個幼稚園教師。

    我有一副典型的女教師臉孔,算得上清秀,身材也很標準,又有一個穩定的男朋友,他的收入也不錯,而且我們也計畫在來年結婚。別人眼中的我,就總是那麼好運氣、幸福、事事順境,令人羨慕,但是我內心其實感到我的生活極其枯燥,一點兒的刺激也沒有。

    這番話我從來沒有向任何人說,因為他們都不會明白,只會以為我在無病呻吟,身在福中不知福,然後就是一大堆的道理。

    下午6時了,其他老師都已經離開學校了,但我還要預備明天的教具,所以留在校內工作。由於要坐在地墊上工作,窄身的牛仔褲使我很不舒服,所以我決定把它脫掉。

    沒有了牛仔褲的束縛,整個人果然舒服了很多,不過在課室只穿著內褲在工作實在有點不自然,但一想到反正全校只得我自己一人,便即時去除了不安的感覺,繼續工作。

    這樣的裝束確令人輕鬆得多,上身穿著T恤和胸罩,下身只有內褲,幾乎就像我平時在家的模樣。雖然現在身處幼稚園裡,但坐在軟軟的地塾上感覺就好像坐在家中的地毯上,我彷彿忘記了自己老師的身份,加上四周都沒有其他人,更使我想進一步的放縱一下,於是我伸手入上衣之內,嘗試把乳罩也脫下。

    現在我全身上下就只穿著一件T恤和內褲,正是我日常在家中的裝束,很自由舒暢,我不禁躺臥在課室的地塾上,我又彷似變身成班中的幼兒,無拘無束地在地塾上轉來轉去。

    我感到自己實在很累,我要暫時放下手頭上的工作,我需要休息一下,於是我便平躺在地塾上閉目休息,不知不覺間我便睡著了。

    不知過了多久,我醒來了,看看牆壁上的掛鐘,原來已經11時有多,但發覺周圍的環境有點奇怪,原來我不是在自己的課室內,我竟然去了別人的課室,而且睡了四個多小時,但更吃驚的是,我的上衣不見了,原來我正赤裸上身睡在別人的課室之內,身上唯一衣物就是一條小小的內褲。

    我知道是我的老毛病又發作了,剛才我夢遊,所以在睡夢中不自知地把上衣脫去,而且還走到別的課室繼續睡覺。

    我小時候便有發現有夢遊,但不常發作,通常一年也未必會發作一次,所以便認為是小問題,不曾去理會它,對上一次發作已經是三年前的事了,想不到今次竟然在學校裡睡覺時夢遊,而且還自己脫去衣服,幸好校門的鎖比較複雜,不然的話,半裸地走來走去,誤打誤撞了出校門之外便羞死了。

    我看清楚身處的環境,發現自己原來身在高班課室,我又看看附近的環境,希望找到自己的上衣,但整個課室一眼看清,根本沒有任何衣服,那表示我在進入這課室之前已經是上身赤裸的,而我本來應該在幼兒班課室睡覺的,即是我剛才半裸地由學校走廊的東端行了到西端,幸好當時沒有其他人,否則這荒淫的一幕肯定嚇壞了人。

    當我想到自己竟然僅穿一條內褲在學校裡行走,我真的羞得滿面通紅,不敢接受這現實,但事實擺在眼前,我全身上下,除了內褲之外,便什麼也沒有,我首先要做的就是找回我的衣服穿上。

    我沿著走廊向自己的課室前進,並看看途中有否自己脫掉的衣服,此刻雖然學校裡只有自己一人,但聯想到這裡日間熱熱鬧鬧、周圍都滿是老師和學生的情境,我不禁為自己此刻狼狽的樣子感到羞恥,我發夢也想不到我竟然近乎什麼也沒穿地在課室裡睡著,更在平日人來人往的走廊上行走。

    行遍了整條學校走廊也沒有發現任何衣物,直至回到了自己的幼兒班課室,才看見原來所有衣服都在課室之內,我即時鬆一口氣,不再擔心。

    忽然我無意間看見牆壁上的大鏡子,鏡子裡正反映著自己幾乎全裸的樣子,我定下神來認真地注視自己的身體,發現原來我的身材實在不錯,雙腿修長又白,乳房也有C罩杯,比起現在一眾不知所謂的「名模」一點也不輸吧,怎麼從來沒有人稱讚過我的身材呢?甚至連我的男朋友也少有欣賞的話。

    我還記得有一次刻意計畫在他的生日派對為他穿上一條超迷你短裙出席,我在家裡左看右看都覺得自己美極了,心想一定令他喜出望外吧!誰知他竟然嫌我穿得太暴露,說什麼為人師表應該穿得莊重些,硬要我換過另外的衣服才讓我出門,實在太不善解人意了,一點兒情趣也沒有。

    越想越是生氣,我有美好的身材怎麼不能表現一下?難道我是老師便不可以穿得性感嗎?我一定要斯斯文文,循規蹈矩的嗎?一直以來,幼稚園教師的身份實在給我太多拘束了,我要反抗!

    看著鏡子中半裸的我,我忽然生起一絲得意的感覺︰『學校很神聖、很了不起嗎?我喜歡幹什麼就幹什麼。不可以性感嗎?我現在想怎樣暴露也可以呢!』

    雖然我的衣服就在眼前,但我已經不想穿上它,我很想繼續在這個一直壓抑著我的地方裸露我的身體,對於我平日在學校所受的壓制,我覺得能夠在這工作的地方坦蕩蕩地四處遊走,就是唯一可以的反抗方法。

    我決定要徹底地解放自己,於是把身上唯一的衣物──內褲也脫掉,一手拋到老遠,由這刻開始,我不再是人稱斯文大方的林皓婷老師,我要變成豪情放縱的艷女郎,我要赤裸裸地行遍這個自稱為神聖純潔的校園。

    校方平時對老師的服飾諸多限制,短褲不許,背心又不許,穿裙子又要長過膝蓋……男朋友要控制我,學校又要控制我,我沒有自由嗎?現在我什麼衣服都不穿,整個身體都暴露出來,你們可以管得了麼?我看著鏡中脫光了的自己,全身上下沒有任何衣服,雖然有一點兒不安,但完全無阻內心的舒暢,感到一口悶氣終於可以找到發洩的途徑,我愛上這種裸露身體的感覺。

    裸體在學校裡行走的感覺很特別,赤著腳行在走廊上已是前所未有的體驗,現在脫光了衣服更是刺激萬分,雖然明知校內沒有其他人,但我仍是有點步步為營。

    我行到學校的大門前,每天早上我就是站在這門前迎接學生和家長們,現在我赤身露體地站在同一位置,閉目幻想他們看見裸體的林老師會有何反應,不禁心生一絲夾雜著羞恥感的興奮,我很想可以真的這樣做出來,但事實上我又知道自己根本不敢這樣做,要裸體面對一群認識自己的人,一剎那間雖然刺激,但以後都要面對那份羞恥實在沒法承受。

    忽然,我有一股開門的衝動,我在問自己︰「既然日間不能做的事,何不襯此夜深人靜的機會來完成呢?」

    在大大打開的學校大門前,一位赤裸的美女老師站在門口迎接街外一個個回校的學生,是多麼不可思擬的情景,我現在就要為自己做一個創舉!其實這所幼稚園是在某大型屋苑的範圍內,大門前只是一個小型的公園,並不是繁忙的街道和馬路,雖然也是公共地方,但這麼晚了應該沒有人會出現的,所以我的膽子也大起來。

    我真的扭開門柄,打開了一小縫隙,探頭向外面偷望,果然是一片寂靜,於是我把大門完全的打開,我赤裸裸的身體就如此毫無遮蔽地展示給外面的世界,任何人只要望向XX幼稚園,就會看見這幕罕見的誘人場面。

    但我完全沒有想到有此危機,我繼續裸體感受外面清新而帶有涼意的空氣吹在我身上,平時穿著衣服根本沒可能有此感覺,裸體的確太棒了,我真想以後都可以脫光衣服,在任何地方都可以赤身露體,全無拘束。

    看見外面的公園,就是平時幼兒出外嬉戲的地方,我幻想著自己正在裸體教學,路過的街坊都在欣賞我這位美麗的裸體老師。

    當然,幻想倒不如去實行吧,正所謂一不做二不休,既然已經脫光了站在門口,何不嘗試到外面體驗一下在公園裸跑的滋味?我蠢蠢欲試,但自己也認為這念頭確實太大膽了,萬一讓別人踫見,以後顏面何存?一定會被所有人恥笑的。

    理智與慾望的交戰令我呆了不知多久,忽然我聽到有腳步聲走近,令我即刻驚醒過來,連忙退回校內關上大門,正暗自慶幸的時候,竟然有人扭動門柄,推動了門,企圖進入。

    原來我情急之下,只記得關門,卻沒有上鎖。門外那人極有可能是巡邏的管理員,因聽到了我剛才關門的聲音,現在正檢查學校是否沒有鎖好了門,甚至懷疑有小偷潛入校內。

    如果我現在發力跟他對抗,他必會認定校內有可疑人物,肯定硬要進來查看究竟,那麼我在學校裸體的事便會曝光,到時什麼也完蛋了;但是他既然已正在推門,便一定要入來看看才會安心的,我若然不動聲色地躲藏一會,待他檢查過後離去,應該會更加安全。

    幸好我沒有穿鞋子,可以乘他入來之前無聲地移步到走廊的角落處匿藏,我窺探是何人令我如此狼狽,果然是屋苑的管理員昌叔,若不是他一向做事慢條斯理,恐怕我已經當場出醜了。

    我正期待他快些離開,誰知他如此有責任感,竟然沒有即時離開,還一步步地向我這邊方向過來,似乎要巡視一片才放心。

    我當下暗叫不妙,內心更是不停的詛咒那該死的昌叔,但也得想辦法逃走才是當務之急,於是我唯有退到走廊盡頭的廚房,希望他不會巡視得那麼徹底吧?

    學校的課室不多,三級共有六間課室,而廚房這邊走廊則只有一間課室,不幸的是,他查看完第一個課室後並沒有罷休,竟然向著前面的廚房行過來。這一下子死定了,我將要赤裸裸的坦露人前,而且還要想想如何解釋自己為何會在學校脫得光光。

    不過天無絕人之路,我發現廚房的窗口可能是我的最後希望,因為窗框比較大,我個子又細小,應該可以爬出窗外躲藏一會,伺機再爬回學校。

    雖然我不知道外面是什麼環境,但現在形勢危急,也不容我猶豫不決,於是我便以最快速度爬了出窗外,總算逃過了被發現的危機。但是我實在開心得太早了,我聽到了昌叔說了一句令我心寒的說話︰「太不小心了!這麼大的窗子也不關好,讓壞人爬了入來怎麼辦?多虧有我呢!哈哈」

    他不是想把窗門關好吧?那麼我如何返回學校?我所有衣服都在裡面的!果然,砰然一聲,廚房的窗被昌叔大力地關上了,代表我返回學校的路被斷絕了,而且是全身赤裸在室外,有隨時被人發現的危險,但又無處可逃。

    我留心看看身邊的環境,原來我正身處屋苑商場之外的人行道,也就是公園的出入口旁邊,我盤整了思緒,如果我現在經公園行到學校門口,應該可以踫上剛好出來的昌叔,然後求他幫忙,讓我返回課室穿上衣服,雖然要被一個陌生男人看到自己裸體的醜態,但總好過在街頭赤裸遊蕩,恐怕會被更多人看到甚至被抓上警局,到時全香港都會恥笑我是個變態的暴露狂老師。

    在一個人面前出醜總好過當眾出醜,就便宜一下昌叔,讓他看一次全相吧,他是個老實人,應該不會對我怎麼樣的。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既然拿定了主意,我便跑入公園裡去,向著學校方向前進,希望可以趕及截住昌叔吧!想不到最後還是要給他看到自己赤裸裸的樣子,早知便不用那麼辛苦吧,現在真的要在戶外裸跑了,但卻不是我自願的。

    赤腳走在粗糙的路面實在一點也不好受,但時間緊迫,痛苦也得忍耐一下,跑到公園的中央,我躲在一些樹叢後,看見昌叔正從學校門口出來,還拿出他的備用鎖匙打算為學校重新上鎖。我知道不可以再猶豫了,我顧不得全身赤裸,正起步衝出了樹叢之際,我看見有一男一女警察正從遠處走近昌叔,我心知不妙,即時改變方向,改為向公園出口離開,因為一旦驚動了警察便肯定會有大麻煩。

    但我實在太天真了,一個裸體女人在公園出現怎可能不被發現呢?我的行蹤瞬即被一對警員看到,而且他們更高聲命令我︰「前面那位沒穿衣服的小姐,不要走!」

    我心想︰『這次怎樣收場?難到真的站著等他們來拘捕我嗎?不!我要走,擺脫了他們再作打算。』於是我拚命的走,完全忘記了自己是沒穿鞋子,不理會腳底的痛楚,跑出了公園的人行道,但他們沒有打算放過我,也向著我追上來。

    我只知道要走,但卻完全沒有周圍環境的概念,慌亂之下,就只好沿著人行道一直往前走,跑到了屋苑商場的正門,我知道這次跑錯方向了,因為商場正門位置是24小時營業的麥當勞,而旁邊就是OK和7-11兩間便利店,即使深夜也是人來人往的,但我沒有選擇,因為我不可能跑回頭束手就擒,只好硬著頭皮被更多的人看見自己裸奔吧!這一刻我最害怕的不是當眾裸露身體,我只求跑得掉那兩個警察的追捕,其它都不重要了,反正他們未必認得出我是誰吧!

    當我經過麥當勞之時,正有一對情侶步出店舖,那女的竟然叫了出來︰「有個女人裸奔!」

    我當然沒閒情理會他們的反應,但她這一大叫卻驚動了前面便利店內的人,他們都紛紛走出店外的人行道來看熱鬧,一時間有一、二十人站在前面,阻檔著我的去路,他們見到我真的赤裸裸在街上跑,都顯得極為雀躍,有些更準備拿出手機企圖拍攝我當眾裸露的醜態,我情急之下,只好雙手掩臉,跑出馬路去。

    我心想︰『不可以停下來的,裸體就任他們拍吧,只要拍不到我的樣子便可以!』

    但我想得太簡單了,有幾個十六、七的少女竟走到馬路上攔住我的去路,為首的以嘲笑的口吻對我說︰「會害羞的嗎?那麼便不應該剝光豬走到街上吧!」

    另一個起鬨和應︰「奶子、陰部都可以任人看,就是樣子不見得人嗎?」

    被她們這麼一阻,我被更多的途人圍了上來,大部份都認定我是暴露狂走到街上裸體,有些則認為我是精神病,他們對著赤裸裸的我評頭品足,就是沒有一個上來問我是否需要幫忙。

    當著這麼多人赤身露體,我的羞恥到了極點,我不知如何是好,只知道緊緊地掩著臉孔,不可被他們見到。

    忽然人群靜了,原來警察已經趕到,那女警上前來要制服我,還企圖鎖上手銬,我極力掙紮,不想讓她挪開我遮臉的雙手而讓真面目曝光,可是我的動作太大了,竟然在混亂中揮動了手肘打傷了女警,男警見同袍受襲,於是也拋下顧忌一同制服我。

    我大叫︰「不好!別動我!」但我聽到男警說︰「這裸女發瘋了,先鎖起她再說吧!」

    他的力氣比我大,一下子便將我雙手緊緊地抓著,然後拗向背後再以手銬鎖上。我雙手被反鎖,全身上下連樣子也清清楚楚地展示在眾人面前了,我羞得無地自容,我連忙解釋︰「阿Sir,放了我吧!聽我解釋。」

    那女警則深深不忿的回應︰「放你到街上繼續裸奔嗎?你這暴露狂,到了警局再慢慢解釋吧!」

    正當他們押著全無反抗能力的我,我發現圍觀的人群原來一直用手機拍攝下整個過程,有些仍然在不停地拍照,我不停地迴避他們的鏡頭,可惜於事無補,我根本無從阻止他們拍攝我的裸照。

    我急忙要求道︰「阿Sir,我沒有穿衣服,別讓他們拍照啊!」

    警員已認定我是有問題的,冷淡說︰「你脫光走出來不是要讓人家看的嗎?我們現在正式拘捕你,涉嫌公眾地方行為不檢、拒捕、襲警。你有權不說話,由現在開始你所講的一切將會成為呈堂證供。」

    女警續說︰「現在先押你上警車,然後到了警局再幫你再錄口供!」

    我再一次要求道︰「Madam,我現在全身赤裸,可不可以先給我穿件衣服?」

    女警也認定我是暴露狂,落井下石說︰「現在哪裡找衣服給你穿呀?警車就在前面街角,上車後才拿張毛氈給你吧!」她指著遠處的警車,原來正是停泊在剛才的公園之前,差不多有一百公尺距離。

    我大驚,抗議說︰「怎麼可能要我走這麼遠!豈不是讓所有人都看光我嗎?不可以的!」

    女警說︰「你剛才不是赤裸裸的由那裡跑到這裡嗎?現在再多走一次又有什麼大不了?」說著就開始推著我轉頭往公園前行。我走在前頭,就好像是古代被裸體示眾遊街的女囚一樣。

    這一刻我深感後悔,本來只為了一時之快的裸露,竟然變成了如此恥辱的裸體示眾,雖然我剛說過︰「真想以後都可以脫光衣服,在任何地方都可以赤身露體……」

    但不是如此這般的,我以前總是穿著得何等端莊保守,現在竟然一絲不掛的在街上裸露著任人觀看,身體所有最私隱的三點部位都無遮無掩地坦露人前,甚至可以隨意拍攝,我以後還怎樣面對人呢?

    正當我再一次行經麥當勞的門前,一時之間所有的顧客都湧出來看熱鬧,各人你一言我一語,批評著我不知羞恥、淫蕩、變態……總之就是一大堆不好聽的說話。

    忽然我聽到一句想死的說話︰「爸爸,是林老師啊!為什麼她沒有穿衣服?還被警察叔叔捉了?」

    原來是我的學生周家豪,他的爸爸經常接送他上學,所以一眼便認出是我,我只好極力垂下頭來,希望一把長發可以保護我僅存的一點私隱。

    看著我赤裸裸地在他面前行過,他有點不敢相信眼前事實,但更不幸的是他真的認出了我,更說出了我的名字︰「這不是林皓婷老師嗎?」周圍的人聽到我是幼稚園老師,就騷動起來,更加好奇想行近些看我的樣子。

    女警聽到有人說我是老師,感到有點難以置信,她便問我說︰「你真的是幼稚園老師?」

    這一問實在令我不知如何是好,我應該認還是不認呢?如果我認了又如何解釋自己脫光衣服在街上的行為?但我即使現在不認,最後也必被警方查出來……想那麼多有用嗎?反正我的裸照、影片明天便會傳遍互聯網,只好認命了,既然事到如今,就乾脆說實話好了。

    思想上已經豁了出去,便什麼也不怕,我回答說︰「不錯,我就是XX幼稚園的老師,我叫林皓婷,因為我喜歡裸體,所以我便脫光自己的衣服走到街上,我想別人欣賞我的身體。」

    女警︰「果然是神經病的,就讓你慢慢走,給多些人看吧!」

    我停下步來,擡頭望向周家豪的爸爸,深呼吸一口,然後鼓起勇氣,挺著我自豪的乳房,張開我修長的雙腿站著,露出不曾讓人看過的陰唇和恥毛,驕傲地說︰「我是XX幼稚園的老師,我叫林皓婷,我的身材美妙嗎?盡情欣賞吧!」

    當我說完這番話後,原本圍觀的人竟有大半說︰「好!」有些更讚我︰「林老師身材好棒!有種!」

    我完全陶醉在群眾的讚美聲中,原來我一直希望得到的讚美和欣賞,竟然要在這次無心插柳的當眾裸露中才得著,雖然我的名譽和前途都徹底失去,代價看似太大,但我卻樂在其中,現在毫不後悔了。

    上了警車,女警終於為我披上毛氈蔽體,但這時的我已經不需要了,我下定了決心,從此再不需要任何衣服,我既然對自己的身體有信心,就應該不怕讓所有人看,我以後要裸體過我的生活。

    警車停下來了,但原來警局門口已經佈滿了聞風而至的記者,因為香港素來保守,實在很少這類香艷的新聞。

    因為要下車了,女警不可能讓我就這樣赤裸裸的走入警局,於是再次為我披上毛氈,我就由得她吧!女警攙扶著我下車,步入警局,一眾守候多時以為有裸女出現的記者見我已有毛氈遮身,都一一表現出失望的神情。

    忽然我停下步來,掙脫了女警的手,然後擺動身體,弄甩身上的毛氈,露出赤裸裸的身體說︰「記者朋友,好看嗎?」

    他們一致回應︰「好得很!」

    翌日,全港各大報章的頭條都有我的新聞,我的裸照更是刊登在最當眼的位置,而我最喜歡的標題就是︰『美女幼師當眾裸奔,昂然赤身入警局』。

    半年過後,當然沒有幼稚園願意聘用我啦,所以我的職業也改變了,我當上模特兒,但不是一般的模特兒,是裸體模特兒,薪水特高的!最近更有出版商向我表示,有意為我出一本將會令全港市民震驚的寫真集,計畫就是要我在每一個港鐵車站內全裸露出拍攝,希望拍出美態之餘,同時捕捉繁忙都市人對裸體的反應。

    我當晚裸奔的影片和相片在互聯網上廣泛流傳,也掀起了一片新的街頭露出的潮流,很多女性都開始不介意在網絡上分享自己的露面裸照,而且是充滿自信的。

    原來,因為我一次衝動的露出,世界在改變了!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