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060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曹丕稱帝
Crawler | 2016-10-14 22:15:36


  這個故事,我不想說真實什麼的,畢竟這是小說,是為了好看而存在的。只能說,那是一次放縱的狂歡……

    我剛上大學的時候是大一,因為口才比較好,所以進了校辯論隊。就是在那裡,認識了一個讓我心動的女人……

    其實來說我們不是一個世界的人,我是很典型的好學生,每天上課下課,自習吃飯,打打WOW,寫寫小說,這就是我生活的全部。而她據我所知一般不去上課,交了一個上班的男朋友,似乎還跟好多男人保持曖昧。

    不過我們說的挺合的,雖然我不抽菸不喝酒,她吃喝嫖賭抽,坑蒙拐騙偷,蹲等竿篷橋,死了算拉倒。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我們的話就那麼多。

    就在大一最後幾天,我找到了女朋友,然後放假了,不得不說,剛剛得到滋潤的心又一次寂寞,這種滋味實在是……太糟糕了。

    就在放假的時候,有一天她忽然主動聯繫了我。當然是在QQ上,那天我們說了很多,大都是在談她。我聽出來,她喝了酒,可是她說的不是醉話,是真話。

    她從她的童年說起,她們家有很多孩子,而她的出生對這個家庭來說,就是一個很微妙的問題。簡單來說,她的家人打算把她送走。後來因為各種原因留了下來,可是她在家裡的待遇卻成了問題。

    這也許就是她此後悲劇的由來,至此她開始放縱,開始抽菸,開始酗酒甚至還險些嘗試了大麻。

    直到她遇到了現在的男朋友,那個男人是個富二代,可是也是跟我一樣的一個乖孩子。他沒有考上大學,直接去家裡面的工廠上班,混的也還不錯。但是這個男人太忙了,於是我的學姐就開始為了調劑生活來和不同的男人曖昧。

    她一直的說,我一直的聽。我忽然有一種同病相憐的感覺,我對她的寂寞感同身受。

    當時正好剛發了一萬元稿費,而她所在的那個小城,離我家也只有兩個小時的火車。也許是她的寂寞觸動了我,也許我覺得我的意志力足夠堅強,我做了一個錯誤的決定──從我的住處起來,馬上打車到火車站,去到她的城市。

    兩個小時以後,我到了她的城市,這個城市的確太小了,小到我不花什麼時間就找到了她所在的網吧。

    我走了進去,看見她一個人,身旁擺著兩個空啤酒瓶,屏幕發出的螢光照在她臉上,泛出油亮的光澤來。我看著她,對她說:「你好,我來了。」

    她回頭看著我,臉上的神情很複雜,有驚訝,有感動,似乎還有一絲情慾。

    我伸手把她扶起來,對她說:「你住哪裡?我送你回去吧。」

    不是我沒有慾望,看著她惺忪的眼神,半裸的酥胸。我的下面早就舉槍致敬了,可是我不忍對一個剛剛對我傾訴的女人下手。而且我也不敢,萬一我會錯了意呢?

    可是這時候她已經喝得爛醉如泥了,只是在不停的說那些說過的話。我聽得有一點煩,但是卻不敢表現出來,因為我知道這個女人有多脆弱,而我是她的朋友,現在只有我能保護她了。

    於是我只有去旅店開了一間房,把她弄進去。這時候我當然幻想我們如何激烈的做愛,可是那只是幻想,實際上我是想或許我能趁她熟睡過過手癮和嘴癮?因為我甚至沒有吻過我的女朋友。

    前台看見一男一女進來,很明智的告訴我沒有標準間,只有情侶間,也就是大床房。而我也很配合的沒有再要求了,因此我們只能睡在一個被窩裡。我想如果我的膽子大一點,很可能那個時候就直接進去了。

    好不容易到了房間,我正準備把她放在床上,她忽然開始嘔吐起來,吐了我一身。雖然我不是一個特別乾淨的人,可是這不代表我願意滿身都是臟東西。

    我趕緊把她放下,自己跑到衛生間沖洗乾淨。反正這裡沒別人,我也不怕被人看,所以我裸體就出來了。她還在剛才的地方躺著,我心裡默唸著:這是為了你,可不是我佔你便宜。把她身上的髒衣服脫下來,又把她抱到浴室去。

    好在她的內衣沒有臟,我把她的外衣洗了,用濕毛巾擦乾淨她的身體。這段時間她一直在胡言亂語,我也沒有在聽。

    後來聽她說,那是她在發出抗議。我渾身赤裸,準備把只穿著內衣的她抱到床上。可是肉體和肉體的直接接觸,對於未經人事的我來說不是一般的刺激,我的下面漲的開始發痛,它幾乎有近三十釐米長了,直直的指著學姐紫色內褲緊緊包裹著的三角區域,彷彿在告訴我哪裡才是它應該待著的地方。

    我把她放在床上,她躺在床上的樣子還是特別誘人,尤其是兩個白嫩的乳房高高的聳立。我忍不住嚥了一口吐沫,悄悄地伸手捏了一下。

    其實乳房對於男人就是這樣,沒有碰到的時候為了摸一下什麼都願意。可是真正屬於你的時候,你的興趣只有三秒。

    我看了看她,已經在半睡半醒之中。只要我不留下痕跡,她是不會知道我做了什麼的。

    這樣一想我的膽子更加大了,我伸手解開了她的胸罩,徹底的釋放那兩團誘人的東西,白嫩的山丘上聳立著一點紅紅的櫻桃。

    我輕輕地捏起來她的乳房,開始舔她的乳頭,同時把我的槍悄悄地抵在她的洞口處。沒舔幾下,我就感覺棒子前端濕濕的,是我的分泌物還是她的?這時候還分不清楚。但是我估計她一定很舒服,看來她的胸部還真是敏感呢。

    後來我知道我錯了,因為她說當時是因為我的棒子她才忽然有了感覺,而不是我舔她乳頭的原因。她的鼻孔隨著呼吸一張一張的,櫻桃小口也漸漸張開,胸前的兩團白肉一顫一顫的,屁股更實在不停的扭動。

    我知道她動了情,按理說這時候應該果斷插進去,可是我卻忽然膽怯了,我覺得這樣會不會犯罪?法律給了我一記警鐘,我的神智壓倒了情慾,趕緊穿上了內衣,把她的胸罩扣上,睡到了地上。

    那天我打了一夜的飛機,後來知道她也在一直自慰。

    事情就這樣結束了,這就是我的第一次艷遇,按照通常故事的發展,我們應該從此就像朋友一樣,可惜,事實並非如此。

                                (下)

    上次很多朋友反映沒有明顯的H,我想說,我只是個講故事的人,對於挑起你們的性慾,我更希望把我的故事告訴大家,那次或許不算是性經歷的事情。

    過去之後,因為我們學校是兩個校區,所以學姐搬到了舊校區,我們就沒有再聯繫了。而且我找到了女朋友,也不打算再和別的女人有太深的交集,那之後見過幾面,也沒有再提那回事,似乎生活就會這樣的過去。

    可是生活就是那麼愛開玩笑,那次我跟女友一起去了北京,我說在火車上很累了,要睡覺,而且還要摟著她,她答應了。

    大家知道,穿著褲子蓋被子是很不舒服的,所以我把褲子也脫了。可是摟著她,不知道為什麼我忽然想起來那一夜的經歷了,然後再一次的舉槍致敬,頂到了女友的下邊。我發現她開始臉紅,我的棒子前端也開始濕了。

    天,兩層內褲和一層牛仔褲就這樣被濕透了。

    於是我當時就故意用力用棒子頂她,說實話我會很疼。

    這時候她就趴在我耳朵邊,對我悄悄的說:「你想不想進來?」

    我也很坦白的告訴她:「玩玩的。」我已經想的很清楚了,要是現在進去,以後連個反悔的機會都沒有。

    可是我摟著她的牛仔褲實在不舒服,我就不斷地說服她脫掉牛仔褲,再加上使勁的拽著她的褲腰,終於把她的褲子脫掉了。

    她穿的紫色的內褲,上面有著心型的圖案。她這時候還很是害羞(不是上課時候偷偷含著我棒子的時候了),急忙把被子拉在身上。

    我也鑽進了被子,這一次應該可以好好休息了。可是她身上不停散發出的馨香的少女氣息(後來知道其實是浴液的味道)和棒子下邊傳來的濕潤的感覺越來越讓我不能自已。

    她還悄悄地對我說:「你想插進來麼?可是還隔著一層布呢!」

    我就突然扯下她的內褲說,這樣就只剩下一層了,她很快就把被子拉走,緊緊的裹住,不讓我進被窩去。我手中拿著她濕淋淋的內褲,心中很有一點不一樣的感覺。

    但是我看她很緊張的樣子,覺得玩笑有點開過了,就把內褲還給了她,然後又接著摟著她,開始摸她的胸,我的女朋友會允許我在沒人的時候摸一摸她的胸部,但是不能碰乳頭,所以我就打算偷偷的把她的胸罩帶子解開。

    很不幸,剛解開一個扣就被發現了,她很生氣的把我的手推開。我就偷偷的滑到下邊去,順著她的背部一直伸進了內褲裡。因為男性睪丸的下面(對比女性陰道口位置)是很敏感的,我就想道那個地方也去搔一搔她的癢。

    好吧,處男也有處男的好處,這也得力於我的解剖老師沒有很明確的講明女性生殖系統的構造,所以我摸了一手水。我當時下了一跳,也沒有說什麼。可是那滑膩的觸感已經深深打動了我,我決定再摸一次。

    摸了幾次之後,女朋友抓住我的棒子,說:「你把它放進來吧。」

    我當時還很義正言辭的說:「不,萬一以後你不能跟我了,我奪走你的第一次,你以後怎麼辦?」

    她很溫柔的掐著我的棒子對我說:「要是你以後敢不要我,我就把它切下來吃進去。」

    接著她主動脫掉了自己的內褲,騎在我的身上,努力想把我的棒子插進去。可是我們都是第一次,不會弄,半天了才弄進去一個頭,再往裡面就會讓我的系帶很疼。我們商量了一下,還是決定就這麼算了吧,然後就一起去洗澡了。

    我從來不是一個輕言放棄的人,後來終於成功了,那三天我們做了十多次,總之是讓我的技術漸漸地成熟了起來。這才會有後面的事情發生。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    ***    ***    ***

    有一次回到學校,學姐忽然微博聯繫了我,說很久沒見到我了,有點想我。正好我要去舊校區辦點事,就答應了她。

    其實這時候我的腦子裡還是有一點邪惡的想法。可是我的女朋友堅持要「看著我」,所以只好作罷。

    想像一下,在一個很喜歡吃醋的女朋友陪同下見當年的女神,這是一種什麼感覺?

    誰知道要上車的時候,女朋友忽然拉肚子,不能陪我去了,偏偏這件事還不能拖,所以我只好自己踏上了路途。

    到了舊校區,我先去辦完了事,給學姐打電話問她在哪,她說她在練車。學姐是有駕照的,很可惜家裡面窮,買不起車,而且似乎男朋友發現她跟別的男人曖昧,分了手,生活很不如意。

    不知道為什麼,我給這個學姐花錢特別捨得,我就給她打電話說,我們去某某4S店,然後就掛了電話。

    我家裡是做房地產的,也算不錯,我自己在網上寫小說,每個月也能有一萬多的收入,除去開銷,還能剩一萬(只花零頭。)所以卡上有個幾十萬,但是誰也不知道。

    學姐跟我在4S店碰頭,她還以為我要帶她來參加試駕活動,很是興奮。

    我們看了好多車,期間店員還對她說,你男朋友可真體貼。她笑笑沒有回答,我也很默契的沒有否認。雖然在外人面前我們一般都是姐弟相稱(其實她只比我早出生幾個月好不好TAT)。

    我不會開車,對車的型號也不怎麼明白。不過那邊有一輛看上去跟QQ差不多的車倒是吸引了我。賓士A什麼什麼的,可以放下頂棚,雖然小了點,可是給女性開不錯。對於只知道不超過五個牌子的我說,這車無疑是「牌子貨」了。於是我就告訴她,就要這個,刷卡結帳。這時候學姐還在那邊開心的試車。

    辦完手續,我把她拉到那輛車前面,對她說:「送你的生日禮物,喜歡嗎?」

    呃,其實她並沒有多感動,還以為我在騙她。等到我真的把車開出去,她才相信。但是她很果斷的告訴我,不要。我也很果斷的告訴她:我沒執照。要知道雖然我們曾經是辯論賽的隊友,可是她是負責總結的四辯,我是負責攻擊的三辯。

    最後就是她開車帶著我去兜風,我們一直在車上聊天,說了很多。她說的最多的就是:「一直以為你就是個文藝屌絲,沒想道還是個深藏不露的富二代啊。」

    我很坦誠的對她說:「所以你就是女神了,我一直把你當做女神的。」

    她點了一支菸,說:「唉,都過去了。記不記得以前我們那聊天記錄……」

    一路上我們說了很多,後果就是在距離加油站二十公裏的地方沒油了。幸好我沒有忘記在路過肯德基的時候買了一桶全家桶。我對她說,屌絲就是屌絲,有沒有錢都是一樣,就好像我。女神就應該是女神,不管有沒有男朋友也是一樣,就好像你。

    她忽然看著我嘆了口氣,說:「如果當初我能抓住你多好。」

    我心裡面動了一動,這句話在我找到歸宿以後很多人對我們說過,誰都看出來我對她是落花有意,她對我流水無情。可是後來不知道怎麼,似乎她們認為我身上的忽然冒出許多閃光點。但是她對我說,而且是在兩個人獨處的時候說,這是第一次。

    我們打電話叫了拖車,可是拖車說他們大約要早上八點才能過來,我們只能在車上過夜了。大學生有一個優點就是一般不會感到絕望,尤其是有朋友在旁邊的時候,我們把車座放倒了,兩個人躺在一起。

    她忽然說:「你知道嗎,那天晚上你去XX(她的家鄉)找我,那天我並沒有醉。」

    我聽了,沈默著點了點頭,說:「我知道。」其實我一點也不知道啊,我要是知道她故意沒有反對早就進去了好不好!!!

    她接著說:「你能不能告訴我,為什麼那個時候你沒有要我呢?」

    我又沈默了,最後才說:「我那方面不行。」

    她伸手拍了我下面一把,說:「靠,那麼大了還說不行。哎!我問你,你跟你小女朋友(她喜歡這麼叫,難道是說身高?我是不會承認她說的是罩杯的)有沒有那啥過?」

    我們一向是無話不談的一般朋友,於是我很堅定的對她說:「沒有!」

    她似乎鬆了一口氣似的,一把拽住我說:「反正咱們沒事,你送了我這麼貴重的禮物,姐姐就給你開開葷,教一教你這裡面的門道。」然後一邊脫上衣一邊跟我說:「我告訴你啊,就這一會,以後找你小女朋友去,別跟別人說啊。」我連忙點了點頭。

    雖然我一向以正人君子自居,可是這種情況拒絕的話太傷人家面子,更何況我根本不想拒絕!

    學姐穿著一件鏤花的蝴蝶袖披肩和一條黑裙子,她只脫下了內褲,然後塞到車座底下,接著便坐在我身上,解下了我的褲子。

    其實我的想法和行為根本不是這套系統,我早就挺槍敬禮了。學姐隔著內褲捏了我一下,說:「還穿個紅內褲,丟不丟人,要是白天我就拍下來發微博。」

    我也懶得問她怕不怕被人問怎麼看見的。因為我的手正在她那一對豪乳上不住的遊移。

    我的棒子一下子彈出來,打在她陰蒂上,學姐低低的叫了一聲,我覺得有點水滴在我的棒子上了。學姐嬌喘著說道:「你……你先放……放手……啊……」

    哦,原來並不是每個人的胸部都不敏感啊,這個時候怎麼能放手呢?我一隻手過去,解開了學姐的胸罩,一隻手在她白嫩的乳房上不住的遊移。

    學姐抑制不住的低低的呻吟,很是動聽。

    這時候我已經有了98次經驗(女朋友每次都記數。所以親愛的,對不起,你認為我們的第一百次紀念其實不是第一百次,而是第一百零一次。)對於女性下體的結構很是瞭解,我就開始用棒子不停地挑逗學姐的下體敏感帶,雙手抓住她的胸部不住的輕輕揉捏。

    這裡提醒你啊,女性的胸部就算是敏感,也只對輕輕地撫摸敏感。

    學姐似乎是被我玩的腿軟了,忽然身子往下一墜,「噗呲」一聲,我的棒子就狠狠的插進了她的陰道。

    這時候我才感覺到,學姐下邊光溜溜的,一根毛也沒有。我打開手機一照,她的下邊跟剃的還不一樣,跟皮膚是一樣的服色(剃毛以後會比較黑)。

    我忍不住讚嘆道:「嘿姐,您還是白虎啊。」

    我一直以為所謂的白虎只是瞎編出來的,沒想到還是真的。我頓時來了興致,坐起身來,把學姐的連衣裙和胸罩都剝了下來,讓她赤條條的坐在我棒子上。

    雖然沒有血,可是學姐的下面還真緊,跟我第一次上我女朋友差不多。不過這次我可不是那一次的童子雞了,我緊緊的摟著學姐,讓她的大奶字緊緊的貼在我赤裸的胸膛上,下邊頂著她的花心,雙手抱著她的腰,讓她來回的動。

    過不了多久,學姐口中開始大聲呻吟起來,屁股一下一下的挺著,還不停的叫我的名字,我也就不停地答應(她說因為這個差點笑場)。接著我忽然把她的腰身提起,又放下,同時腰部用勁往上一頂,學姐大叫了一聲,然後我就感覺到下邊她的小洞一緊一緊的,她被我送上了高潮。我心裡面像完成了一項政治任務一樣的輕鬆。

    學姐擦了一下臉上的汗,對我說:「你看,知道了吧,做愛就是這樣的。」

    我點了點頭,準備抽出來,哪知道我剛剛一動,她就「啊」的一聲,讓我骨軟筋麻。她對我說:「你……你別動,先這樣,等軟了再出去。我現在可敏感了,你別動啊。」

    要知道,在你剛剛把一個除了你女朋友之外的人搞到高潮之後,你是不可能軟下來的。於是我就挺著棒子插在她的穴裡插了十多分鐘。過了一會,我感覺身下又有東西在動,仔細一看,原來是學姐在哪裡套弄。原來她又騷了。

    這時候她還沒穿衣服,我摟住她赤裸的身體,一邊捏著她的乳房一邊開始慢慢抽插。學姐正自己玩的高興,忽然又被我侵犯,又是「啊」的一聲。我悄悄地問她:「舒不舒服?」她推了我一把,沒有說話。

    這次我一開始狠狠的大出大入,原來還弄的車廂裡淫水四濺,發出「啪啪」的聲音。學姐也開始大聲的淫叫,「嗯……啊……快……快插我……啊……用力……插……啊……」

    叫床聲給了我更大的動力,我開始狠狠的幹她,到後來她已經全身脫離,整個人癱在我身上,下體還不住的被我撞擊。

    那天晚上她說她高潮了六次,而我在確認她在安全期後,把精液全部都射進了她的小洞裡邊。那些日子我女朋友正來月經,按照她的要求我要憋七天,最後一齊給她,沒想到剛到第四天就被別人弄走了。

    第二天早上,我們加了油,學姐小聲問我能不能由我開車,我問她為什麼。學姐臉一下子就變紅了,掐了我一把,悄悄說:「昨天晚上被你搞的,我現在下面都還疼呢,你看看。」

    說著掀起了裙子,她沒有穿內褲,而是把內褲墊在了車座上。

    我仔細看了看,兩片白白的陰唇果然被我插紅腫了。

    我們回到市裡,她非要請我吃飯,到了一家飯店,正好把昨天晚上的KFC桶收拾了。可是我在收拾的時候,卻發現車座上有一點點紅色的痕跡。我叫住了她,問她:「姐你來月經還敢跟我來啊。」

    她臉上紅紅的說:「我是第一次。」然後又正色道:「我想把第一次留給一個正經人,這是我身上唯一乾淨的東西了,我不想連它也被玷汙……」

    我聽完沈默了很久,但是也沒耽誤我們吃完午飯又去旅店狠狠的做了一次。

     這之後我又回到了我的生活,可是不一樣的是,我的生活中多了一個美麗大方的情人。

        ***    ***    ***    ***

    因為媳婦看的緊的原因,很少見她,但是每次放假的時候,我總要到她那裡住上些日子。那個時候就總是能看見她在我下榻的酒店中來來去去。

    其實我也後悔過,我想過以後她的問題,我不能娶她,我已經把我的一生獻給了另外一個女人。她雖然很懂事的不提起,可是我卻一夜一夜的不能入眠……

                                 【完 】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