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經驗故事]

小紅紅

[複製連接]
查看: 342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殺神風
Crawler | 2016-11-30 20:52:54

  這篇故事大概發生在1月中-時間記得跟我和小紅、發生在遊泳池的“那件事”之間,只相差個兩三天而已;而隨著歲月的流逝,為了迎合我的喜愛偏好,而把一頭俏麗短髮給悄悄留長的小婷,一樣還是習慣綁條大馬尾、讓它在腦袋後晃來晃去;而農曆過年前,多虧了陳姐、柯姐找了人脈關係的幫忙,才終於讓小婷能和退役老軍人的黃老伯、順利就此一拍兩散-相信這張配偶欄上空無一物的新身份證,或許是給今年就要滿37歲的她、一個重新展開人生的絕佳禮物吧!

  「呵,這個啊…這也是婷給主人你…這次新年的過年禮物啊!」、「啊?怎麼說?」、「哼!以後啊…看主人想要怎樣用你的那根大肉棒調教婷,還是沒事拿著鞭子和棍子要處罰婷出氣,」,有一天,在民×社區住處的床上,只穿著bra、半裸地躺在我懷裡的小婷,突然,這樣對我說;「又或者是說,你想要讓婷幫你這個壞主人、多生幾個小娃娃來玩玩,以後別人也都管不了你了…」、「喔!真的嗎?」、「嗯,是啊!沒了那個沒用的老~老公來妨礙,你就是婷唯一的男人了!」、「嗯,那然後呢?」,說著半趴在我身上的婷,隨著一臉害羞嬌紅地、一直把頭往我胸口上鑽…

  「然後啊…婷都已經把自己的心給你了,所以,你要婷當隻給男人玩的母狗,婷就是你養的母狗;你要婷像玩具一樣給你擺弄著玩,婷就隨便你玩到高興;你要婷…嗯嗯…」,話沒說完,frank就給了說著這話的婷一個吻-這種完全拋棄自我的愛,對任何人來說、相信都會覺得過於沈重;「我知道了,那…我現在要婷閉上眼睛,好好靠著我睡上一覺;別忘了妳晚上還有班要上呢!現在,妳就要好好休息吧!」、「嗯,婷知道了…如果這就是你的命令的話,我就乖乖閉上眼睛好了…嗯,主人,婷…愛你喔!」,哈!都快一年了呢!從因為和陳牙醫外遇的事東窗事發,而讓她有如喪家之犬般無處可歸的困境中開始,當初frank對她伸出援手的恩情,如今也發酵成了男女之間的情愛肉慾…看不見的時間啊!你還真是令人難以捉摸的東西啊!

  而就這樣、決定以後死心塌地跟著我的小婷,還打算送我一樣禮物-兩三件誘惑男人用的性感內衣和小褲褲…當然,這是要穿在她身上給frank欣賞的;而女人要送你這樣性感滿分的禮物,又有幾個男人可以拒絕得了呢?

  話說回來,雖然也是30幾歲的熟女一族,但天生那副164.9cm、46. 8 kg的身材比例,讓小婷在frank所擁有的“人肉玩具”之中,可說是體型最為修長勻稱的一個女人了!再加上胸前那一對暗紅色奶頭、大b小c罩杯之間的水滴狀美胸…呵,小婷絕對是個、能合身穿出性感內衣和小褲褲的誘人之處的“人肉衣架子”來!

  於是,frank惦了惦自己錢包的重量後,決定撥出一天上班的午休時間,找了小婷一起去趟春美姐開的那家內衣店,然後…“兌現”小婷答應給我的這份“禮物”…

  雖然說鎮上也已經有了像「easy shop」、這種知名品牌的大型連鎖內衣店了,但說到要買女人的這種私密貼身小物,春美姐開的這種小店,卻依然能吸引frank上門來。

  而會認識春美姐,其實是因為柯姐的關係;從2010年(大前年)秋天、我勾上了認識春美姐的柯姐開始,frank便跟著柯姐腳步,陪著她去採買這些、女人穿在衣服底下的私密內衣和小褲褲…而這通常也是女人們、認同了這個男人是自己男人的一種表示-唯一的例外,大概是女人們、如果把你當成「好姐妹」一般看待的“人畜無害”的話,這話就不是很準了。

  總之,不知為何,當我第一次踏進春美姐的這家店之後,卻也就開啟了我和春美姐後續的幾次床上的肉體關係來…

  我想,女人是耐不住寂寞和慾望的糾纏的;有個長年在外捕魚的遠洋漁船船長老公,儘管和柯姐一樣事業小有成就,但空閨寂寞的春美姐,卻擋不住刻意勾引她的年輕男人的“步步用心”-其實就循著“攻略”下柯姐的模式,frank同樣說上幾句甜言蜜語和適時送上一些小禮物的小小貼心之後,等幾次從餐廳吃完飯後的酒足飯飽之餘,欠缺男人“滋潤”的春美姐,也就自願地當起了躺在床上、一次次任由frank用肉棒和精液給玩弄的人妻人母俘虜來。

  只可惜,同樣是年過40的極熟熟女,春美姐卻沒有柯姐那般勤於自我保養給造就出的逆齡美麗;也沒有陳姐胸前那一對e、f罩杯起跳的肥軟巨乳的誘人條件;也因此,等frank後來一一收列了其他的“人肉玩具”後,沒有自己性感特色的春美姐,關於她的記憶、也就在我腦子中變淡許多-上一次,在床上見到春美姐是什麼時候了?是去年夏天的事了吧?哈哈!

  但久而久之,常來春美姐店裡光顧的習慣、卻也定了下來:一來是有了在床上溫存的那點情份,春美姐總會給我帶來的女人們、一份平常死命殺價後,也不見得會有的vip價格;二來春美姐的服務態度親切,對女人們穿在衣服底下的這些私密小物、也瞭若指掌地知之甚詳-要問什麼?要買什麼?老經驗的春美姐別個眼神一看,大概就能知道個八九不離十了。

  而這種一般連鎖內衣店和網路商場、都做不到的臨場服務,可是連貴婦出身的柯姐、陳姐倆,也為之點頭滿意的;至於「小家碧玉」型的小婷,在來買過東西幾次之後,也對春美姐的這家小店讚譽有加。

  只是,這家小店、中午是沒營業的,除非是…frank帶著老闆娘愛吃的東西和一門生意來找上門的時候…

  而春美姐的這家小店的人員也很簡單-除了在外地唸書的女兒回家時,偶爾會過來幫忙以外,大多數的時間,店裡只有一隻叫“布丁”的巴哥犬公狗,會待在店裡陪伴她。

  「嗨…布丁,咦?又在睡覺啦!真是懶得像豬的一條狗…喏,春美姐,妳愛吃的沙茶魷魚羹,我記得是…不放香菜,換成多放一點九層塔,對吧?還有…嘖嘖!好吃的大廟口邊的○記炸肉圓啊!另外要多放一點辣…沒錯吧?春美姐…」,呵呵,記得女人們的小嗜好和喜愛的小東西,可是讓女人們、可以感受到男人對自己有用上心眼的“小撇步”;說穿了,只要是人,又有誰不喜歡別人對自己觀察細微之餘,還又能投其所好呢?

  「嗯,多久沒一起吃飯了?你怎麼…還記得這些?不過,你一次買了2人份,今天是特地順便來和春美姐吃中飯的嗎?」,站在櫃台後方春美姐、開心地笑著說;「是啊!而且也來看看春美姐、有沒有變漂亮了些…嗯,今天的春美姐也很漂亮呢!」、「是、是嗎?上次柯小姐(柯姐)和陳小姐(陳姐)一起來店裡,也都對我這樣說呢!呵呵…」,而看著春美姐一臉笑得花枝亂顫的笑意之餘,只見她也伸出了不安份的手,開始往我手背上畫起了一個個圓圈…

  呵,這算是春美姐開始發情了的特徵吧?之前,每次在床上“辦事”時的前戲,她也都會不忘這樣子地、在我手背上畫著一個又一個看不見的圓圈來…

  然後,frank講了幾個笑話、哄得春美姐又再度笑得花枝亂顫的大笑著;同時,一份沙茶魷魚羹和炸肉圓,也跟著進了春美姐的肚子裡。

  「呼呼~對不起!主人…啊,我是說小○…呼呼~真的…今天中午,咖啡廳裡的生意真的有點忙,我、我剛剛…陳姐原本還不讓我請假出來的!呼呼…」、「哈!沒關係,我也才等了一下而已…」,這幾個月下來,小婷在陳姐的咖啡廳外場的工作、也是越做越有心得,怪不得陳姐會升她做外場的領班之一了;而看著小婷右手手腕上、新掛上的淺紅色玉鐲子,我心想,蒨蒨這份心機、還真的使進了小婷的心坎裡。

  「呵!是林小姐啊!妳家男朋友等妳可久了,有個這樣有耐心的男人當男朋友,妳可真幸福啊!來,讓春美姐看看…妳今天想買些什麼回去?」,另外一點,會讓frank成為春美姐店裡的老客人的原因,除了對和我的事能守口如瓶外,就是春美姐看人說話的本事:只見一開口,就把小婷遲到了快半小時的尷尬給打了個圓場,還順便把話題帶進了今天frank來這的目的;同時,她卻一點兒都沒有對小婷、抱持了同樣和frank上床過的尷尬和醋意。

  「嗯,這樣好看嗎?」、「嗯,ok的,林小姐,妳看到的這件bra、它有特別的擡高和集中的設計,可以幫助讓妳的這兩團“小肉肉”,一下子就up起來!變成大大的一對肉桃子喔!來,到試衣間裡面,讓春美姐教妳這個小美女,怎樣穿出讓男人看了就會流口水的“胸悍”來!」,呵,幾個禮拜沒見,春美姐一口天花亂墜的推銷話術,依然說得頂呱呱;加上她入行一二十年、她的豐富知識和實際動手「造山」的技術、從旁“推波助瀾”之下,今天的小婷、沒打包個幾套bra和小褲褲再走,恐怕也不會輕易罷休吧!

  「呦!○先生,可以給妳家的女朋友一個笑臉嗎?我說女人啊!會這樣性感地打扮自己,不就都是為了你們男人、在晚上的性福嗎?笑開點!我們女人的兩條腿,晚上…也會張得更開點的!」、「我…」、「春美姐!妳在跟小○亂講什麼啦!我、我會不好意思的…」,葷素不拘的說話方式,也算是春美姐的特色吧!而折騰了快半小時後,frank也對於這一段話:「女人買東西的快樂,往往建築在男人等待的痛苦之上!」,也越來越有感同身受的心得來了。

  而打了一通手機,找個理由向王主任多請了一個小時的假後,已經買了兩套“戰利品”的小婷,卻躲在試衣間裡、小聲地叫喚著我:「小○!小○!快進來…婷在這裡等你!」,而看了春美姐對我使了個眼色後,之後,又被她摸了一把屁股給吃了豆腐的我,也才悻悻然地走進了店面後頭的試衣間裡…

  --------------------------------------------------------------------------

  而所謂的試衣間-說穿了,也只是幾個木板隔間,外頭再掛上一片遮羞用的黑色布簾而已;把黑色布簾一拉,拿個不銹鋼鋼夾、夾住布簾邊緣和突出木板的一塊鐵片後,不知道多少女人、就在此寬衣解帶,同時,在裡頭的連身鏡前,各自搔首弄姿地幻想著、當自己的男人看見自己這一身私密衣物的性感打扮時,又或是如何的“性致”蓬勃呢!

  「主人…妳覺得婷…這一套穿起來好看嗎?」、「呵,妳要我說什麼呢?」,俗語說:「天下烏鴉一般黑」-但天下間、所有女人對自己男人目光的注視,大概也像這句成語、說的那樣貪婪和在意得很呢!

  但婷身上的這一套性感型bra和小褲褲,倒還真的是搭配得好!或許也是快165cm的婷,身形本來就修長勻稱的關係;只見一雙細瘦長腿的盡頭上方,是件珠白色、還略帶透明的絲質小褲褲…少不了的朵朵蕾絲綴邊交接處,又看的見挑逗男人般的兩條細繩、勉強從臀邊給繫住了前後兩片的單薄布料;就連小褲褲的私密肉縫處位置,也別有心裁地開了一條若有似無的細長小縫-當男人的手指在開縫上一滑…真不知又能摸到什麼樣的觸感呢?哈!

  而包住婷一雙水滴胸型、同樣珠白色系的細肩帶絲質bra,則是幾乎露出大半個上邊乳房的大v型設計,搭配柔韌的特殊材質軟鋼圈的上托、兩側布料的從旁擠壓…只見像似施了魔法般的視覺效果間,原本小婷小巧玲瓏取勝的水滴胸型,竟然也有了直逼柯姐那對、大d小e杯尺寸般的豐滿乳波,惹得控制不住的frank,當場向這對渾然天成的豐滿乳波,硬是伸出了男人的“祿山之爪”來…

  「嗯,怎麼了…主人,說說話啊!這對胸部…嗯…是婷送給你…嗯哼…這個壞男人的禮物呢!那…還能看嗎?」,說話聲中、帶著這樣千嬌百媚的喘氣聲,原本是蒨蒨的強項;但如今看來,她們幾個女人私下、肯定也在做著“交流”吧!搞得每個人都學會了、這種帶著氣音的嬌喘連連來…

  「嗯,還不錯!但主人我…還是最喜歡小婷左邊胸部上的這個…小點點的痣了!還有…這一對暗暗紅紅的奶頭了!呵!」,順著撫摸乳房的圓弧曲線而下,右手中指和食指再一個合作-隨著胸前bra的彈扣一個解開,迸然跳出的一對軟嫩乳房,只見正躺在我的手裡,有如兩團麵團般地、任由我這個男人掌心的不停或揉或捏…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嗯,謝謝主人的喜歡喔!它們…也是主人你…寄放在婷身上的東西呢!還喜歡嗎?」、「嗯,當然…」、「嗯,那…再看看人家的肚臍上,是不是還穿了一個小牌子呢!」、「喔?妳說什麼東西?」,frank伸手解開了小婷、綁著大馬尾的髮圈後,再往下順著一襲迸然散開的及肩長髮的落下一看,一個火柴棒大小、像是類似肚臍環的長條狀小物,正亮閃閃地扣著小婷肚臍眼邊的皮肉上。「嗯,你說呢?主人…小牌子的上面,婷請師傅刻的是f-r-a-n-k,你說…那是又哪個壞男人的名字呢?」,呵,小婷這算是幫我在她身上、立了個frank的所有權告示的小牌子嗎?想一想,這不就跟柯姐左手臂上、她自己加上的新刺青,有著異曲同工之妙嗎?

  「嗯,主人…喔,那裡…啊…」、「是啊…那…這裡呢?我這個壞男人也能看嗎?」、「嗯,你是婷的主人…當然可以…」,左手抓住小婷的胸部不放之餘,玩興正起的frank,則空出了右手、繼續不安分地往下探去;在帶著透明質感的絲質小褲褲上、緩緩地廝磨了幾下後,輕輕往下一壓的中指,隨即陷入了那條、微微打開的細長小縫之下,以及那一條…更加深邃的肉穴細縫裡…

  呵,摸著被淫水沾濕了肉穴和小褲褲,那時候,frank卻忘了這套性感內衣褲還只是在試穿的,我都還沒先跟春美姐買單結帳呢!

  哈!而聽著外頭一片的靜闃無聲,這時候的春美姐,是不是正扶著試衣間的外頭牆壁、偷聽著試衣間裡的一舉一動的聲響呢?

  「嗯哼…而且…那裡…你也可以這樣玩呢…只要是主人你的話…對婷…是沒有什麼不可以做的喔!」,說著,擡起右腿往牆邊一撐,半躺在我身上尋求支撐的小婷,正伸手微微向上翻開了自己的粉紅肉穴肉瓣;而隨著她的手一抓,跟著是我的右手手指,隨之也被吞沒入了這個、名叫林×婷的前任人妻肉奴隸的肉穴裡…

  「還有…請你摸摸我的腿,等一下,也可以舔舔它…嗯,說不定婷一開心,還可以…變得更淫蕩喔!」,幾些變得空洞的眼神裡,我看見了小婷似乎很滿意自己、呈現在眼前連身鏡中的淫亂景象;而回應著女人為了自己拋棄羞恥心、大方曝露自己的性感帶的反應,frank胯下的那根肉棒,早已經是青筋怒張的勃然起立起來…

  「喔?那…接下來呢?外頭還有春美姐在呢!不怕讓人家聽到聲音嗎?」,換個姿勢,「砰」的一聲、撞上試衣間木板牆壁的小婷,雙手往上扣住我的脖子,重新用著右腳被frank擡起、一個直挺地搭靠在我身上的姿勢,同時,也等候著我那、緊緊頂著她的肉穴口外的肉棒,不知何時會一鼓作氣地、插入她那已經屬於我的放蕩肉穴…

  「嗯哼…」,輕哼一聲,再伸出舌頭作態抿嘴的招牌動作,可是小婷讓男人癢在心裡的一門獨特風騷;「怕什麼?婷記得…我家的主人是個真男人!像那次在小公園的廁所裡,明明我那個前任老公,都站在外面叫著我的名字了,他還不是仍然用力的幹…幹得婷要死不活的,簡直…就是壞進骨頭裡了…」、「呵呵,妳還記得啊?」、「嗯,當然…所以,這次就讓春美姐羨慕一下、妒忌一下…讓她知道…有男人疼愛的女人身體,才是多麼幸福的…啊啊…幸福的事…事…啊啊…」,呵,連肉棒前端的龜頭上,都感受得到小婷肉穴裡吐出的濕熱氣息之下,不用多說,肉棒便一口氣地給深入了進去!哈!誰叫哪根男人的肉棒,可以捨棄掉大力抽插這樣淫亂之中、卻又帶了愛戀自己心意的女人肉穴呢?

  「啊啊啊!我還要!小婷還要…請不要停!要像小蒨說的才藝班教室那次的…樣子…好好用力幹死婷吧!啊啊…」,然後,不知道那次補辦的生日party上,蒨蒨對其他幾個腦筋簡單的女人說了什麼,但不管如何,感覺都讓frank很受用呢!

  「呼~啊…我要射了…啊…」、「嗯哼…主人…喔…婷的…小穴穴…準備好要受精了…喔喔…嗯…出來了…嗯…滑滑的…熱熱的…嗯…嗚嗚…」,最後,在小婷全身性的幾個抽搐過後,換成傳統男上女下體位和frank做愛中的小婷,也跟著迎接了注入肉穴裡、那一陣又一陣男人精液的持續噴射進來…

  「啊!啊!嗯…」,而看著兩眼無神、一臉疲憊的小婷,frank也感覺到了疲累;等我起身往後拔出了肉棒的一瞬間,肉棒往上一個跳動拉回、竟然也讓frank的白色襯衫上,不小心沾上了從自己的肉棒馬眼給濺射出的幾滴遺精的痕跡…

  --------------------------------------------------------------------------

  「你們先忙,我先出去吃中飯,等一下、決定好了買什麼,再call我手機…春美姐  留」,等穿好原本身上衣服的我和小婷,各自疲累地走出試衣間時,卻已經看見內衣店裡空無一人-除了那隻依舊在睡懶覺當中的巴哥犬‧“布丁”以外,就只剩下一張、貼在櫃台醒目處的一張黃色便利貼了。

  「出去吃中飯了啊?呵!」,撕下便利貼後,看著上頭文字的我,不禁笑了出來;「怎了?春美姐這樣做很好笑嗎?」、「不是…我不是這個意思…對了,我知道妳趕來春美姐這的路上,一定沒空吃東西,所以…我剛剛有買了沙茶魷魚羹和炸肉圓要給妳喔!」、「是…在大廟口路邊賣的那家嗎?小婷記得很好吃說…謝謝你了!我的主人…」,接過我遞上給她的食物的剎那間,小婷也對我露出了一個滿足的微笑。

  「嗯,不會,那就帶回去咖啡廳那裡吃吧!我想,陳姐不會連十分鐘的吃飯時間都不給妳的!」、「嗯,那這幾套內衣…」、「交給我吧!今天我會晚一點回去上班,所以…我會找到春美姐結帳的,放心吧!」、「嗯,那好吧!kiss bye囉!主人…」,在我臉上親了一個吻後,趕著時間回去上班的小婷,就這樣帶著放涼了一陣子的沙茶魷魚羹和炸肉圓的中餐,以及留在子宮和陰道內的男人精液後,就匆忙地離開了春美姐的內衣店裡。

  而我看著店裡面牆上的時鐘,似乎跟王主任說好要回去上班的時間、距離還有1個多小時;於是,我按下了電動開關、放下了店門外的鐵捲門後,我順手再把店裡的日光燈開關打開;人,則拿著手上的便利貼,一路走回了剛才的試衣間那邊。

  出去吃中飯了啊?明明剛剛才吃了一碗沙茶魷魚羹和一份兩顆的炸肉圓的…春美姐的這個小謊話,只能用來騙騙小婷吧!

  而撥通了春美姐的手機,隨著她的手機聲音一響,我跟著來到了另一間試衣間的外頭;然後,我把黑色布簾一拉,只見原本應該正在外頭吃中飯的春美姐,現在卻躺在試衣間的地板上-一手正握著響個不停的手機,另一手…則正卡在身上那件黑色套裝底下的咖啡色褲襪裡,忙碌的手指…還不停地摸著自己的那一處、屬於女人私密的“三角地帶”…

  「剛剛…你們弄得好激烈…聽得我…也想要激烈一點的“那個”…我好久沒有“那個”了呢…○○○…你、你可以幫我嗎?幫幫春美姐,拜託你了…」,呵,聽著春美姐用著虛弱又沙啞的聲音、對我提出這樣的要求-相信只要身為一個男人,又怎會去拒絕一個女人對自己、如此卑微的請求呢?

  只是,好久不見的春美姐,身上似乎也有了幾分m奴的味道呢!或許是這幾個月中間,她也曾經有讓其他s屬性的男人給調教過吧!因為…接下來的男女性愛之中,可是看得出來、春美姐也能玩很大呢!

  「喔喔喔喔!好爽!好爽!那裡快爽死了!就是這樣…用你的那根臭雞巴…把春美姐…把○春美幹得更爽一點…喔喔…」、「×的!吵死人了!妳說妳叫什麼?○春美?還春美姐哩!」,後來,就像一隻完全發情的雌性動物一般的春美姐,竟然會如此對我提議-和外頭隔了一層放下的鐵捲門的玻璃展示櫥窗裡,原本的那些穿著性感內衣褲的假人模特兒,全都被推倒在地、一片混亂躺在地上不說,只見幾坪大小的玻璃展示櫥窗的空間裡,現在卻活色生香地給換成了一對、各自赤身裸體的活人男女進去…

  「嗯,你說什麼?○○○…」,聽著春美姐的淫叫聲,不用多想,那一對活人男女的模特兒,一個是我、一個是春美姐了;而讓春美姐用嘴巴和舌頭給重新喚醒的肉棒,就像一根“人肉掛鉤”一般,正緊緊地勾住了、向前彎腰地站在我前頭的春美姐的肉體深處;而我的兩隻手也沒空著:一手扶著她充滿贅肉的“三層肉”腰間;另一手…則正拉住了春美姐脖子上,那條原本屬於那隻巴哥犬公狗‧“布丁”的黑色狗項圈…

  「我說妳…這隻戴了狗項圈的母狗…啊啊…還有資格叫○春美嗎?人家春美姐…可是深愛她老公的好太太、愛護她女兒的好媽媽…那妳呢?只是一隻會『喔喔』地亂叫的臭母狗!」,如同做著羞辱調教一樣、我大聲辱罵著春美姐;而沒想到、我所不知道的春美姐的另一面,居然…簡直就像一條長年調教有素的“人形母狗”來!

  「喔喔!啊~插得好深…比我老公的雞巴…強強強多了…○○○…我的大雞巴老公…喔…你說的對…喔喔~○春美…喔喔…不是…我現在…只是一隻被“少年客兄”玩到爽死的母狗…你聽…汪!汪!汪!」,而看著春美姐聽話地學起狗叫聲,可是讓frank明知下午上班可能遲到,還會被扣500塊錢之下,卻仍選擇繼續沈淪下去;但說真的,在那當下、看著眼前的這副景象,又有多少男人能選擇抽身而退呢?

  「呵,叫得真好聽!來,再叫幾聲吧!」、「汪!汪!汪!汪!」、「呵,真的學得好像狗叫聲呢!等一下,乾脆讓你跟你家的那隻“布丁”交配,公狗對母狗,妳說好嗎?」、「好…好…只要大雞巴老公繼續插我…你說什麼都好…」、「是喔?這麼下○啊!連狗都可以○妳…」,呵,一邊說著淫聲浪語的春美姐,一邊身體卻也誠實地呼應著她的話語:帶著肉騷味、不斷從肉穴裡流出的透明淫水之多,甚至還隨著我向前挺身抽插肉穴的動作,竟然一路延流到了我的肉棒根部,還有皺巴巴的卵葩袋皮上…

  「哇~什麼都好?那我乾脆掛個牌子,把妳也賣了,這樣玩…也好嗎?」,說著,我真的拿起掛在一旁半倒著的假人模特兒手上、那塊白底紅字地寫著「on sale」的塑膠牌子,再伸長手、把牌子一個往前給繫在了狗項圈的掛勾鐵環上…

  「喔喔…真的嗎?喔喔…你好壞…喔…」,春美姐喘著氣說;而這是怎樣的一副場景?下午兩點多的熱鬧大街上,一個有頭有臉的內衣店老闆娘,卻一邊光著身子、一邊晃著胸前的小奶子和腰上的贅肉,忽然成了自己店裡的玻璃展示櫥窗上、一個正掛著牌子給特價拍賣中的活人商品…就連本來屬於她老公、才能大方享用的人妻肉穴裡,現在也還抽插著一根年輕男人的肉棒…而這一切,就像拉下了鐵捲門後的這片空間的黑暗,都是屬於春美姐、平常不為人知的那一個黑暗面…

  「那我…喔喔…○春美…喔喔喔…不要再插了,○○○,大雞巴老公…我會被你插死掉的…喔喔…」、「啊…誰理妳啊?妳…還不趕快繼續…跟大家推銷妳自己這條臭母狗…」「喔…知道了…我…喔喔…是要被大雞巴老公賣掉的賤母狗…現在想跪下來…請大家趕快…快…來買我回家…喔喔喔…」,而如同柯姐她們一樣,像似完全融入frank的羞辱語言的意境之中的春美姐,儘管是40幾歲的成熟女人,卻也跟著順從地做出了肉奴隸般的言語反應。

  「還有…各位哥哥…各位弟弟…只要你每天…都能讓母狗被幹得爽爽的…喔喔…你不讓母狗穿衣服、吃飯、喝水…還是…怎樣虐待…也可以…喔喔喔…」、「天啊!春美姐…沒想到…妳…妳真的是夠下○的啊…」,最後,一波波的淫聲浪語和激烈的肉體碰撞之中,我一共射了兩發精液在春美姐的體內;至於代價…則是frank被扣了下午半天薪水的幾百塊錢和招來王主任的一頓臭罵…

  而春美姐“恢復正常”後,在手機裡直說、那是她第一次嘗試這樣的sm玩法,卻是也她這快十年來、她所經歷過最刺激的一次性愛經驗;同時,她也答應了frank、會給我這次買的東西,算上一個不錯的折扣價-畢竟,一如女人要靠男人來滋養;一個賺錢的店面,也是要靠客人的錢來滋養和茁壯的啊!

  「嗯,那就下次再說囉!不會…春美姐,晚安!」,至於她迫不及待地想約frank下一次的見面,我想,春美姐的外在條件,實在只能是frank偶一試之的菜色變換而已;與其繼續深入下去,讓春美姐對frank有了過多的後續想像,不如現在給她一個委婉的藉口來推託、冷卻一下,也讓彼此保持一個各取所需、卻又不會深陷其中的“另類”朋友關係就好吧!

  畢竟,女人的身體,男人可以玩弄;但女人的心,男人卻不可以傷害;看著兩次的溫存過後、春美姐躺在地上時,那種癡眼深望地看著我的眼神,藏著是一種找到了依靠和慰藉的放鬆;但frank卻自知、心裡對她沒有深刻感覺的自己,是給不了她任何穩定關係的。

  「嗯,那…春美姐知道了,沒關係,那下次再說囉!晚安!」,聽著聲音裡的失望,我想,春美姐也是一個聰明的女人,而她,也應該知道我的這番話裡的用意吧!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