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生活都市]

大頭阿南

[複製連接]
查看: 620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殺神風
Crawler | 2016-10-15 14:55:51

  我的綽號叫“大頭阿南”,簡稱“大頭”,是個女人給我起的。記不起是誰了。我的頭和普通人沒什麼區別,一點也不大,很多人奇怪我?什麼會起這樣的綽號。

    本來沒有綽號的,外表上看,身高172MM,體重65KG的我實在很平凡。無奈我天賦異秉,龜頭特別地大。

    曾經有個女朋友,閱男無數,對我的龜頭愛不釋手,發誓說這是她見過的最大最粗的龜頭。作愛時,她總喜歡叫我“大龜頭”,外出的時候不好意思這樣叫,就簡稱我“大頭”,久而久之,這就成了我的綽號。

    我的龜頭是女人的最愛,也是她們的玩物,當然它更是武器。到底是天賦異秉,還是後天錘煉的結果,現在也無法考證了。

    我13歲就開始手淫了。開始的時候,我自己不會打手槍,只曉得趴在床上睡很舒服。頂著的感覺真好,懊惱的是每天都要換內褲。後來找了幾本書來看,才知道自己發育了。

    那時的感覺比現在真槍實彈還過癮。上學的日子很單調,我每天都盼望著快點放學,回到家趕緊把作業做完,很早就上床了,沒有人知道我在床上幹什麼,自己卻很得意,美妙的意淫開始了。

    我常常把自己幻想成惡霸地主,有三、四個老婆,當然都是年輕漂亮的,每天換一個。家裏還有個俏丫鬟,想什麼時候搞,用什麼花樣搞,都沒有人管,看到農民家有漂亮媳婦或者黃花閨女,我還要惡霸一回。

    還有的時候,我把自己幻想成皇帝,三宮六院,外帶千萬後宮嬪妃。當然,我不可能對所有人都寵幸一回,就挑四大美女進來吧。做暴發戶也很好,突然就有很多美女對你一求百應。

    有一天和跟同學偷偷地看了黃色影片,學會了用手?自己解決。慢慢地,我又學會了戴套打手槍,上面的潤滑劑,讓我射的時候不會搞痛自己。我也知道可以把精液射在紙巾上了,不要總在三角褲上畫地圖。那時候我的女人可都是絕世美女呀。

    那時我已經念初三了。身邊的女生很多,最好上手的當然是同學啦,班上的美女本來就不多,自信心也是問題,沒敢選最好的,心裏想的是筱蕾,行動的目標卻是小紅。小紅在班上可能排女三號吧,現在看還是有幾分姿色的,年輕的時候心高氣盛,總覺得這個NO.1挺不理想的。

    選擇她也是有原因的,她總是向我問這問那的,感覺她對我也有點意思吧。第一次約會在溜冰場,男女可以手拉手,那是我第一次拉女孩的手,真軟!

    有一次我們一起摔倒了,她壓在了我的身上,小弟弟莫名其妙就硬了,她倒是沒有發覺,只是臉微微有點紅,我們的膽子因此大了起來,我敢摟著她的腰了。要回家的時候,我吻了她的臉蛋,她很不好意思地跑開,卻又馬上回頭在我的臉上也來那麼一下。

    晚上,小老婆們一個也沒有出現,只有一個大老婆叫小紅,短褲上又畫了幅地圖,自己冒出來的,沒有控制住。

    第二天,她居然裝著不理我了,放學的時候,我偷偷地跟蹤她,一直到樓下。本想跑上去抱住她,給她一個激烈的吻,突然看到她和別人打招呼。

    我郁悶地回到家,沒有吃飯就上床了,晚上,我居然破例地沒有打手槍!從這天起,我也發誓再也不理她了,雖然每次從她面前過的時候總是高高地昂起頭,心裏卻很暗。

    情感是在一個星期後爆發的,我們倆誰也控制不住自己了。那天放學後,我又悄悄跟在她後面,她好像覺察到了,快到家門口的時候,她故意慢下來。

    猶豫了半天,我終於決定沖上去,此時此刻,她也像下定了決心似的,掉頭向我撲來。我們迅速地找了個沒人看到的地方,抱頭狂吻,我捕捉到她的唇,吸吮著異性的味道。

    她一邊罵我“壞蛋”,一邊遞上香舌,我們陶醉在異性帶來的快感之中。隔著衣服,我摸到了還沒有長大的胸部,像海綿一樣彈手。隔著衣服也能帶來巨大的快感,小弟弟在不知不覺中通過褲子把壓力傳遞給她。

    她“你好壞!!!”

    “你敢說我壞?那我就更壞一點。”我掀開她的衣服,想把手伸進去。那時的胸罩又土又笨,我半天沒有得逞。

    她“去我家。我爸媽要很晚才回來。”

    真是幼稚呀!不是女孩的邀請我還不知道怎樣才能得寸進尺。她也很想嗎?我問自己,怎麼看上去她比我還急?一進她家門,我們的嘴唇就貼在一起,混合的唾液好像很好味,我們拼命地吸吮著。

    在她的幫助下,我也摸到了她的胸部。我很不熟練地搓揉著乳房,乳頭很快就硬了,翹了起來。

    “真好玩。”我逗笑著。

    她“壞蛋!啊……好癢啊……”我學著錄象上的樣子去吻她的耳垂,她陶醉地閉上雙眼。

    “不要呀!癢死了……”我的舌頭伸進她的耳朵,才不管她呢!我的舌頭順著她的扭動鑽進了另外一只耳朵。她聰明地把舌頭遞給我,我不得不接住。

    “吱”的一聲,嚇得我們冒出了冷汗。我趕緊躲到門後面,摒住呼吸。

    “小紅,在屋裏嗎?”媽媽回來了。

    “在,在。”小紅漲紅著臉吱吱唔唔地答道。一邊說,一邊整理衣服趕緊向客廳走去,順手把自己房間的門關上。

    我忐忑不安地在房間裏等著,一動也不敢動。感覺過了一百天之後,才看見小紅悄悄地進來。

    “快,我媽洗澡去了,你快走!”

    我拿起書包就要跑,剛走到客廳,“啪!”地一聲,她在我的臉上狠狠地吻了一下。都什麼時候了!女人真是色膽包天。

    有一個月的時間我們沒有更進一步的動作,我很怕再去她家。不過,這段時間,我們也沒閑著,每天放學後就去鑽樹林,通過吸吮混合的唾液來滿足渴求。她的膽子越來越大,終於敢隔著褲子撫摩我的小弟弟了,好多次,我都是穿著又濕又粘的褲子回家的。

    我也摸清了她身上的諸多敏感點,乳頭,耳垂,腋窩,腳底,?骨。她特別喜歡我摸她的腳,約會的時候她的小腳幾乎總是在我手裡,遺憾的是,她決不許我碰她的小妹妹,隔著褲子都不可以。

    但機會來了。這天放學後,我正要去球隊練球,她喊住了我,讓我去她家。說她的父母都出差了。

    “可是,中學足球賽明天就要開始了,我要去練球。”雖然很想去,可是不訓練會挨罵的。

    “你去不去?”她的聲音很大,眼圈也紅了起來。

    “我訓練完就去。”我的語氣軟了下來。

    她“那我陪你練球。”

    “不好。”我小聲的說。

    她“就要!”

    在同學的逗笑下,我渾身不自然地練完球,招呼也不和她打就大步離開了。她遠遠地跟在後面,我故意繞了個圈,才向她家的方向走去。我得意地想笑。

    一進屋,她的粉拳就向我轟來,“你壞!你壞!你壞!”

    我抱著她,向她壓去。“讓我摸摸吧。”經過一段時間的預熱,我指著小妹妹提出要求。

    “不行!”她堅決的回答。

    她的手在褲子外面摸著我的小弟弟,“我可以摸你,你不可以摸我因?我是女的。”

    “女的怎麼樣了?我還是男的呢。”我把她的屁股扳到我懷裡,伸手在褲子外面摸著她的小妹妹,看到自己的抵抗沒起作用,她反倒閉上眼享受起來。同時,她按在小弟弟上的手也開始加力。

    “不好,我要射了!”女孩子的手摸著比自己打飛機要刺激很多,我控制不了。

    “射死你!”她更快速的在我小弟弟用力。

    “不要停,繼續呀!”我閉著眼大聲喊著,突然的停頓讓我異常難受。

    “喔喔……”我終於射在了褲子裏。看到我的屁股一聳一聳的,好像剛從什麼苦難中解脫出來,她覺得很好玩,快速地搓揉著我的小弟弟。

    “真舒服啊!”我喘著氣,躺到床上。

    “好了,你該走了!”她在這個時候莫名其妙地下了逐客令。

    “這麼快就要我走呀?不嘛,再玩一會嘛!”女生也喜歡男人在她面前撒嬌。

    “你不難受呀。”她這樣一說,我才感覺褲子裡粘不拉嘰的,很不好受。

    說完就幫我把褲子跟內褲一併給脫了,熱情的的小弟弟也一併跳了出來,那時小弟弟的樣子簡直是流氓,大的跟什麼似的。

    “這麼大?”她看到嚇得倒吸一口涼氣。

    我又在她的身上遊走,情欲再次讓她勇敢,暖暖的小手撫摩著我。“?什麼龜頭上還有包皮?”

    她就蹲下用雙手握住我的小弟弟,幫我套弄,就好像是在幫我打手槍,性慾被激了起來,我的手伸進了她的三角褲。

    “好濕喲!”我情不自禁地叫了出來。

    “壞蛋!”她掙開我的懷抱,沖進洗手間,“我先洗個澡。”

    “嘩嘩”的水聲擊打著我的性腺,小弟弟呆呆地昂著頭等著。

    “忘了拿短褲了。”她披著浴巾出現在我的面前。

    怎能讓她穿上衣服!我迅速把她推到床上,我們的嘴又結合了,情欲讓我們忘乎所以。我在上面研磨著她的身體,浴巾慢慢松開,小弟弟碰到一堆毛,我裝作無意地向下望,那個神秘的地方長著一小撮黑黑的胡子。

    好奇讓我往下移,這個時候她就像一頭任人宰割的羊,我的雞巴開始在她的兩腿之間亂撞,最後總算找到一扇小門。感覺並不太受歡迎,門開得很小,什麼也不管了,往裏擠吧。

    “痛!慢點...”她紅紅的臉似叫非叫。

    “我也有點痛!忍忍吧。”

    好在我們誰都知道開始有點痛,?了明天更美好,忍著吧。好象在門外被關了很久,小弟弟才一沖而入。

    “痛死我了!”這一次她是真的叫了出來。

    我也有筋疲力盡的感覺,伏在她身上喘著粗氣,很快就恢複了元氣,我開始慢慢地聳動著屁股。剛開始我每頂一次都抽出一些隔一秒再用力頂進去,因為她的陰道超緊的,不用力根本插不進去,就這樣抽插頂撞十分鐘。

    “啊啊……喔喔……”隨著聲音的變化,痛苦的表情慢慢退去,她的臉色開始紅潤。

    想看看小紅的小妹妹被幹過後變成什麼樣子,誰知只見到我的小弟弟都是血,血沿著小紅的股溝流到的床單上,這時我才知道原來小紅還是處女。

    那時候被性慾沖昏了頭,我不管了,幹都幹了就幹個痛快吧!接著我使了盡全力,雙手還是抓著小紅的雙肩,將她的小陰唇包覆著我的龜頭後,又是用力頂,每一下都插到底,每一次都頂到小紅的最裡面。

    我一直抽插頂撞,一直幹,小紅的叫聲也越來越大聲“啊...恩...啊...”

    看著她愉悅的表情我幹得更痛快,我愈幹速度愈快,小紅的叫聲也愈連續,抱著我屁股的雙手開始加力,“喔呼...”我爽到也忍不住淫叫起來,突然感到龜頭一麻,頂著小妹妹射出我的子彈。

    當我像個失敗者拔出我的槍時,發現白色的床單上有她流的血,我們倆一起拿肥皂搓了半天,床單上好象還有一些痕跡。我們就這樣從童年長成大人,花了不到五分鍾。

    第二天的足球賽,作?後衛的我當然沒有去過對方的半場,對方是不是也有人在昨天過成年儀式,我就不清楚了,我們打平了。

    後來幾乎天天都做愛,做到我們畢業。一次不小心的在她家約會,被她父親發現了,就被她的父親踢著屁股攆了出來,後來聽說她被父母送到了另外一個城市,還做過手術,沒了消息。

  ....................................

    到了高三,才有了我今生的第二個女人。我已經長到1米72,雖然很瘦,看上去卻越來越瀟灑。那個女人並不是我貌若天仙的女朋友,而是一個女痞子。女痞子是同學的女朋友,甚至比我還小一屆,說是女痞子,那麼小也壞不到哪裏去,只是非常頑皮,成天和一幫男人一起玩。

    大家都這樣叫她,我也只能這樣叫了,況且現在我也想不起她的全名了,我是重點高中的高才生,從來沒有想過會和她上床。

    事情就是這麼怪!五月的一個夜晚,天比較熱了。我正在家背英語單詞,突然聽到屋外有女人喊我的名字,很奇怪,聽聲音肯定不是我熟悉的人。

    走到院子一看,怎麼會是她(女痞子)?小麗——張樹的女朋友?張樹和我同年級,是學校足球隊的隊友,有一次球隊在我家聚會,他帶小麗來過一次。張樹球踢得比我好,說實話,那時候挺崇拜他的。

    “你怎麼來了?”我不知所措地問。

    “不歡迎嗎?”小麗翹起眉頭的俏模樣真好看。

    “歡迎。”我一邊開門一邊問:“張樹呢?”

    “不知道!”她幾乎是沖了進來,把書包一扔躺在沙發上。

    “有水喝嗎?”她問我。

    這屋子只有我在住,只有一個杯子,我把自己的杯子遞給她。她看也沒看就昂頭咕嚕咕嚕把水喝完了,才可憐巴巴地對我說:“我和爸媽吵架了,跑了出來。我沒有地方去,就到你這裏來了。”

    “張樹知道嗎?”我還不想惹出什麼是非來。

    “我不想告訴他。”她嘟著嘴回答。

    “你睡我這裏吧。”我指了指我的小床。

    “那你呢?”她問。

    “這樣,你睡床,我打地鋪。”我回。誰都知道一個瀟灑的男人不會讓女人打地鋪,最後睡在地上的當然是我。

    我又坐回了書桌上,翻開書本看著,她在一旁仍然生著父母的氣。不是我不想,實際上從她一進來,我的腦子就亂了,滿腦子都是她靚麗的影子。壞的女孩都挺漂亮的,壞也要有壞的資本嘛。

    胡亂地看著書,終於熬到了十點半,每天這個時候我給自己煮碗面,我小聲問快要睡著的她“你也吃點嗎?”

    “太好了,我晚飯都沒吃。”她揉著眼,露出一臉的調皮相。

    她像一只饑餓的兔子吃著我泡的方便麵“太香了,真好吃。”

    那可愛的樣子讓我有吻她的沖動,我突然發現,她原來這樣美,不是看在張樹的面子上,看我怎樣對付你。哼!礙於朋友妻不可欺的道理,這個晚上,我就睡在沙發上打飛機吧。

    原以?她只會在我這裡待一個晚上,誰知道第二天晚上十點多她又來了,還給我帶來了啤酒和烤鴨。

    “吃這個吧,方便面沒有什麼營養的。”她把東西往我面前一放,睜著她的大眼看著我。

    我被她的大膽搞得很不好意思,低著頭不敢看她,聞著她滿身的酒氣,心想晚上她又不知道和誰一起鬼混去了,我怎麼會和這樣的女生混到一起去了呢?我還在吃著她帶給我的美食的時候,她就沖涼去了。啤酒真他媽難喝!不知道什麼原因,我還是把一瓶都喝進了肚子裏。

    她從浴室出來的時候,我正拿著烤鴨腿,突然閃現的畫面讓我張著嘴巴愣在那裏,太完美了!白裏透粉的臉蛋,水汪汪的大眼,粉紅濕潤的嘴唇,滴水的長發,嫩藕似的小腳,還有她身上散發出的少女的芬芳!

    “看什麼看!沒見過女人呀。”她一邊用毛巾擦著濕濕的頭發,一邊向我走來。

    “沒……”張大的嘴巴還是沒有並攏,小弟弟也在升起。

    她一屁股坐到了我身邊,“看傻啦?”

    “沒……沒有。”我不好意思。

    “我漂亮嗎?”她說。

    “嗯。”我很害羞地應著,當面誇一個女孩子還不是我們那個年代高中生可以做到的。

    “想不想摸我一下?”她向我弓著身子,做了一個定格。

    “不……想!”我不知所措。

    “想還是不想?!”她語氣裡透著嬌羞。

    “想!”我不知道突然哪裏來的膽量,手直接向她的T恤伸去。

    “討厭!”她一下就坐在了我懷裏,壓到了我的小鋼棒,我感到背上一涼。

    “喲!什麼東西這麼硬呀!”壞女孩就是膽大,背著的手立刻向我摸來。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不要!”我急忙忙地站了起來,“我要沖涼。”

    想必大家都猜到我當時?什麼尷尬了,短褲已經是粘乎乎的一片。可能這就是經常打飛機帶來的惡果吧,遇到很刺激的挑逗,立馬開槍,因?年輕,開槍之後還能站一會。不知道你們是不是這樣的,這個習慣我到22歲的時候才改過來。

    從浴室出來,我發現她斜躺在床上看著我,此時我已沒有了任何的膽怯和顧慮,一下跳到床上。我們激烈的接吻,好象在互相撕咬對方,我的手不老實地在她身上遊走,她的乳房發育得很成熟,至少比我的前女友大一倍,粉色的乳頭表明她的確還是個少女,我貪婪地吸吮著。

    她的手也很不老實,一下就找到我的小鋼棒,套了幾下之後,她用手指丈量著我的龜頭。她自言自語地說“好象很大呀!”

    “什麼很大?”我一下沒明白。

    “你雞巴好大。”她在我耳邊說。

    “真的嗎?”我也不知道自己的好處。

    “讓我看看。”她一邊說一邊坐起來

    “哇,這裏怎麼這麼大呀!?”她的大拇指與食指彎成一個圈,在我的龜頭上比劃著。

    “很大嗎?”我有點得意。

    “嗯!”她紅著臉又躺下去。

    看她不好意思的躺在我面前。我故意的,先用龜頭在她的小豆豆上蹭兩下,然後龜頭擠開她的陰唇,我毫不客氣地往她小穴裡進軍,進去以後,感覺她的裡面有些緊,我停了停,先感受一下溫暖濕熱,讓雞巴暖和暖和,一會兒好超水平發揮。

    進入了她的身體,雖然陰道裡有不少淫水,但感覺還是很緊。我看到她眉頭緊揍,以?有什麼不妥問“痛嗎?”

    “有點。”她回。

    我“我要動了。”

    “等一下!讓我適應一下,你的大小。”她抱緊我,使我動彈不得,我只好用嘴一口含住她的乳頭輕輕地吻著,直吻到它漲大發硬,再用舌尖在上面用力地舔,又用牙齒輕咬,雙掌夾著乳房左右搓弄,直把她撩到春情難耐,細腰扭來扭去,滿面通紅,呼吸急速,鼻孔直噴熱氣。

    過了幾分鍾,小麗隨著我的玩弄不停地呻吟。而她緊箍著我的手也放鬆了下來,我這才挺著我的屁股開始抽插。我用九淺一深同樣的方式對付她兩片陰唇,一對嫩皮被我弄得此起彼落,「劈叭、劈叭」連聲響。小麗哪裡還忍得住,淫水便越流越多。

    我的雞巴慢慢探進雪兒的陰道,急促地抖動,進出……粗大的陰莖刺激著小麗嫩嫩的陰道,她的叫聲越來越大,猛然,兩條腿緊緊夾住了我的腰,一股熱熱的粘液噴入噴我的龜頭上。

    我敢說她根本不能算是個浪女,當然也就不能算是個壞女人,因?她做愛的時候叫聲都很小聲。我只能從她手指給我壓力的變化上感覺到她的興奮。

    小麗稍微休息了一會兒,用陶醉的眼神看著我粗大的雞巴,伸出纖細的手到我胯下,用手輕輕撫摸著我勃起的陰莖,五指箍著陰莖套個不停。我能感覺到龜頭爽到不可開交,陰莖越勃越硬,堅實得像條鐵棍,龜頭碩大無比,又漲又圓,像個小乒乓球。

    此時的她,滿臉通紅,眼光迷離,?起頭,嫵媚地看著我:“你的可真大,真粗啊!我又快受不了了……”

    說著低下頭,用雙唇含住我的陰莖,伸出舌頭慢慢地颳著我的馬眼兒。立刻一陣快感湧上來,我的陰莖包在一個溫暖,濕熱的地方,漲得更大、更粗了。

    小麗開始用她那性感無比的小嘴套弄起來,每一次都是那麼地用力,那麼地深入,我也越來越臨近高潮,忍不住大聲叫了起來“哦……哦……啊……”

    我的呻吟刺激著她,套弄地更加起勁,甚至讓我的陰莖一次次地深入到她的喉嚨裡,她也興奮地一雙嫩手抱住我的臀部到處亂摸,最後乾脆緊緊摟住我的雙胯,使勁往她臉部拉著,鼻腔中發出陣陣令我魂蕩的呻吟“……嗯……嗯……”

    我再也忍不住了,從她口中拔出陰莖,壓到她的身上。我低頭看著,小麗兩眼射出難耐渴望的神情。她雙腳盤住我的腰部,肥臀拚命地聳動著,我知道她已經又受不了,於是雙手捧著肥臀,將大龜頭對準她濕潤的洞口,用力一鋌而進。

    “唧--”的一聲,整個陰莖一氣呵成地便全根盡沒,小麗的陰道被我的龜頭猛地一撞,全身酸了一酸,不禁“啊!”一聲叫喊,抱著我的腰連顫幾下,嘴裡呢呢喃喃地無病呻吟:“啊……啊……好癢啊……舒服死了……啊……”

    我用力地挺動著臀部,粗大的陰莖在她的洞中出出進進“啊!我的小麗,你的小穴可真緊啊!”

    “嗯嗯……好舒服……啊……啊啊……我……我快……快要死了……”

    “啪嘰……噗滋”大陰莖在陰道裡抽動時,發出美妙的聲音。小麗反應更加強裂,兩腿緊夾我的腰,使勁向下用著力,媚眼如絲,口中不時還伸出那小巧的香舌,舔舐著微張的櫻唇,雙手揉搓著雪白的巨乳,誘人的媚態足以讓任何男人瘋狂!

    “快點嘛?用力操……你的雞巴真好,快……”小麗大聲的呻吟刺激著我使勁幹著,看著我的陰莖在她那粉紅的肉洞中進進出出,每一下都把她那陰唇帶得翻出來,並帶出不少的淫水,並伴以“撲哧”的響聲。

    我忍不住地兩手抱緊她的細腰,使勁往我這拉,陰部碰撞發出“啪啪”的聲音。我一陣猛操,直操得小麗兩眼翻白。

    “我出來了……”隨著她的一聲低嚎,一股熱熱的陰水噴到我的龜頭上,我立刻也到了高潮,一道濃熱的精液傾巢而出,直射向她陰道深處!我們雙雙達到高潮。當我回過神來,我的身上也多了幾道指甲痕。之後她又在我這裡住了兩天,只是仍然很晚回來。好在那晚之後,我再也沒有睡過沙發。

    有一天我問她:“你父母怎麼不來找你?”

    她告訴我,媽媽是繼母,對她不好,父親也不怎麼管她。我很?她可惜,不過我什麼也幫不了她。突然有一天她就消失了,再也沒有來過我這裏,也沒有看到她去找過張樹。

  ....................................

    之後中學時突如其來的性愛沒有影響我,而我也順利地考上了大學。大學裡比較自由的空間讓我如魚得水。我讀的是工科學校,女孩少的可憐又奇醜無比,絲毫引不起我的興趣。

    在一次同學聚會上看到那個女孩,我立刻被她的容貌和談吐弄得神魂顛倒,這個叫馬蓉的外語專科學校的女孩實在太漂亮了。我向一起去的男生打聽她的情況,還用一種敵意的眼光看了我一下。通過觀察,我發現幾乎所有的男生都有可能是我的情敵。

    晚會上,我的膽子比較大,請她唱了一首歌,後來她就在?人的追逐下一直唱,害得我一直沒有機會上手。等到晚會快結束的時候,才終於又輪到我,我厚著臉皮問她的情況,她很大方,有問必答,這讓我欣喜若狂。

    之後的一個禮拜,我給她傳了三簡訊,都是石沈大海,幾乎絕望的同時,我決定再做最後一次的努力。

    星期六的下午,我早早等在她們學校門口,終於看到她出來了,我沖上去沒頭沒腦地對她說:“馬蓉,我想找你看電影。”盡管我很沒有信心還是不甘失敗。

    “可是我約了同學去唱歌的。”可能覺得對我太冷落了吧,她想了想說:“要不我們現在先去看電影。”

    “好呀!”天上掉下的機會我怎麼能錯過。

    於是我就帶著馬蓉進到一家情色電影院去,從進電影院的第一分鍾起,我的心就在不停亂跳,我該怎麼辦,要不要吻她?我敢嗎?電影放了一大半,影片中已經出來了一些情色聲音,而我也沒敢有什麼動作。開始的時候她好象很安靜地在看電影,後來我發現她不自覺地瞟了我一眼,這給了我勇氣。

    這情形像是在鼓勵我去侵犯她,於是我不客氣地伸手往她兩腿間摸去,正在爽時,沒想到她悄悄用手一把握住我的老二,隔著褲子在我那裡輕輕撫摸。

    她的眼尾狐媚地瞄向我,嘴角微笑著?起手拉下我的拉鏈,手心鑽入褲襠裡直接撫握我的老二。從來沒玩碰過這麼敢做的女生,簡直讓我無法思考。

    怎麼會有這種事?我的老二這時硬得不得了,龜頭被她的蔥指摩擦著,炮管也被握住來回套動。色令智昏的我伸手撩起她的裙擺,往她下體摸去。隔著絲襪摸了幾下,我也把手滑進她的內褲裡,開始摸去。

    毛茸茸中帶有濕氣的感覺讓我興奮極了。她慢慢把身體靠向我,柔軟的乳房貼在我的手臂上,下面還自動張開雙腿。我慢慢地撥弄柔嫩的肉片,將手指探入她體內。我的手指開始上下抽送,有時插盡指根轉動幾下然後繼續抽送。

    沒多久,馬蓉像是弄破了豆腐一般,她的柔軟下體忽然被我壓迫出一道裂縫,山洪暴發似地突然冒出溫泉,我的手指莫名其妙地浸在濕熱的泉水中。

    這時她的上身軟弱無力地倒在我胸口,嘴裡輕輕吐出一連串浪聲。一對乳房壓在我手臂上蠕動著,令我心癢難耐。她的手也加速套動我的老二,龜頭被她的柔軟掌心中握住了摩擦。電影就快結束了!

    黑暗中我哆嗦著牽過她的手,她掙紮了一下沒有掙脫,瞪著眼看了我一下,那一眼似怒非怒,讓我有了下一步的行動。她拼命地掙紮,又怕給別人發現,不敢搞出聲響。

    我揣測到她的心理,有點肆無忌憚起來。就拉著她往後排走去,才剛走到附近沒什麼人的座位,就把馬蓉脫她上衣,之後兩人就直接親嘴,這次就真的很激烈,舌頭伸進去後她舌頭也伸出來,開始舌吻著,強烈地感覺到彼此喘息。

    後來動作越來越大,我手一往後就動手打開她的胸罩環扣,馬蓉一對白嫩的豐滿乳房就呈現在我面前,出乎我意料之外!不只C了幾乎就是D罩杯!

    我正打開她雙腿準備長驅直入時。馬蓉:“等等!等等!我們還是不要在這邊做好不好……啊……不要插進來……啊……”

    原本她動手要再次阻止,可是已經精蟲衝腦哪顧得了那麼多,扯掉她的內褲!我就提起老二挺進她早已濕透的小穴,毫無阻礙地“滑”進去,她真的濕的一蹋糊塗,沒插幾下就有水的聲音,就著麼開始活塞運動上著馬蓉。

    我們正常體位做了十幾分鐘後,我就把馬蓉給抱了起來,讓她觀音坐蓮面對著我,雙手扶著她的豐臀,開始往我的方向推動前進後退前進後退抽插,她雙手環繞我的脖子不斷浪叫,音量更大更激動“啊啊……等一下!等一下……我到了……”

    還好影片的淫叫聲也很大聲!隨後她腰下部用力抵住我,頭向後一仰停止叫聲,此時我才感受到她的陰道一縮一縮的,看來她真的高潮了,等她舒服一會兒,我就把陳太太翻過來,背後式開始幹她。

    我扶著她的腰不斷衝刺,“啪啪……”的撞擊聲充斥在房間,沒幾下,我也有了快感、忍不住射出來!不由自主的,我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快感也越來越強,我只覺得呼吸加速,臉上發燒,最後滾燙的精液終於射進馬蓉的小穴裡。

    電影的後半部分就在這樣的激情中很快度過了。這個晚上她沒有去唱歌,我們去了附近的公園,公廁外面又做了一次。我就這樣追到了她。這其中除了我的確也比較優秀以外,更重要的是我的勇氣吧。

    她經過一次後,在以後的日子裏就變得比較主動和順從,我讓她玩口交,她一點也不排斥(顯然是過來人,吹簫的技術還不錯),有時候放學了來找我,相擁著說會話,彼此有感覺了,我坐在沙發上,把她扒光了,她在我的示意下會主動跪在我面前,用嘴含住我的雞巴,一上一下的套弄,同時還會主動地?起頭來看著我,眼神裏充滿了挑逗的意味,那感覺太刺激了,光這眼神就能讓你射出來。一個女孩脫的光光的跪在你面前,嘴裏含著你的陽具,說實在的,想不射都難。

  ....................................

    本來鐵了心要討她做老婆的,沒想到她畢業之後就坐著火車離去,我感覺一切都煙消雲散了。沒有想到一年後她會來找我。那是初夏的一個傍晚,我正在操場上踢球,突然發現球場邊站著個女孩,好象很面熟。是她?是她!

    我沖了上去:“你怎麼來了?”

    “來看你呀!不歡迎嗎?”她說。

    “怎麼會!”?目睽睽之下我也顧不了許多,把手搭在她的肩上。

    “我出差來這裏,順便看看你。”她比以前大方了很多。

    我在學校食堂裏招待了她,吃著我們熟悉的飯菜。她領著我去了賓館。一進屋,我們就互相擁抱,她似乎特別喜歡我身上的汗臭味,在我身上舔來舔去,我驕傲地昂起頭,向她的身體進發。

    她自己開始解開自己裙子的鈕扣,我也急忙脫下背心和短褲,她美麗的臀部和修長的大腿使我感到頭昏目眩,她豐盈雪白的肉體只留下那黑色半透明鑲著蕾絲的奶罩與三角褲,黑白對比分明。

    胸前兩顆嫩乳豐滿得幾乎要覆蓋不住,那緋紅的嬌嫩臉蛋,小巧微翹的香唇,豐盈雪白的肌膚,白嫩圓滑的肥臀,美腿渾圓光滑得有線條,馬蓉迅速的扯下礙事的內衣,赤裸的壓在我的身上。

    舌頭在我身上移動著,我敏感的顫抖著,還忍不住發出哼聲:“哦……啊……”

    馬蓉的滑嫩的舌頭繼續向下移動,在我的身上留下很多唾液的痕跡,熱熱的呼吸噴在身上,使得我忍不住輕輕扭動身體。很快的,馬蓉?起頭,分開我的雙腿,凝視因過度興奮而勃起的陰莖,火熱的呼吸噴在我的大陰莖上。

    “真好,還是這麼大…”她的臉色紅紅的,小肉穴中已滲出了淫液,就連握著我陰莖的手也有些顫抖。

    馬蓉用手握住我陰莖的根部,伸出香舌輕舔龜頭,意外強烈的刺激使我全身的肌肉不自覺地收縮。陰莖上有一只溫熱的小嘴緊緊地吸著,濕滑小舌還在龜頭上來回地舔著,我的陰莖已漲到極點,又大又硬。

    她在陰莖上舔了幾遍後,張開嘴,把陰囊吸入嘴內,滾動著裏面的睪丸,然後再沿著陰莖向上舔,最後再把龜頭吞入嘴裏。強烈的快感使我的身體不住地顫抖,馬蓉這時也用嘴在我的陰莖上大進大出,吐出來的時候,舌頭上粘上的粘液在舌頭和陰莖之間形成一條透明的長線。

    “我不行了…”我。

    “不要射……等等……插進來,小穴的裡癢得很!”在馬蓉小手的引導下,粗大的陰莖終於一點兒一點兒地進入她的肉洞之中,“噢……好舒服……插得好深……”她從下面抱住了我。

    我覺得自己的小弟弟好像泡在溫泉中,四周被又軟又濕的肉包得緊緊的禁不住慢慢的抽動起來。

    “你的雞巴真大,幹得我舒服死了,太爽了!快用力幹。”她在我耳邊熱情的說著,並?起頭用她的香唇吻住了我的嘴,香舌滑進我的嘴裏。白嫩的雙腿緊勾著我的腰,那嫩臀搖擺不定,她這個動作,使得陰莖插的更深。

    “啊啊……噢……癢……癢死了……啊……你…你把…小穴……插得……美極了……嗯……喔……喔…………我……喔……喔……爽死了……”她全身猛烈地顫抖,小穴中流出大量的淫液。

    小穴中流出的大量淫液順著我們的陰部流到了大腿上,滑膩膩的。雖然這不是我第一次進入女孩的肉穴中,但是馬蓉的小穴真的是淫蕩到極點。肉穴中不斷緊縮的緊迫感和肉洞深處不斷地蠕動,就像小嘴不停地吸吮著龜頭。

    馬蓉的兩片肥臀極力迎合著我大雞巴的上下移動,一雙嫩手不停在我的胸前和背上亂抓,嘴裏也不停地叫“嗯……喔……唔……啊……我好爽……你幹的我爽死了……喔……受不了了……我愛你!你比我老公強多了,我以後插出差只找你操……啊!”

    這種刺激促使我狠插猛幹,很快地,我感覺到馬蓉的全身和臀部一陣抖動,肉穴深處一夾一夾的咬著自己的雞巴,忽然用力地收縮一下,一股泡沫似的熱潮直沖向自己的龜頭,全身一哆嗦,用力地把雞巴頂住馬蓉的小穴內,一股熱流往子宮深處射去,二人同時達到了高潮。

    我無力地趴在馬蓉的身上,任由陰莖在肉穴中慢慢變小,白色的精液順著已縮小的陰莖和肉穴的間隙流了出來,流向了床上。

    “舒服嗎?”我。

    “嗯!不要說話。”她閉上眼睛享受著我給她帶來的快感。

    “你怎麼了?”我不安的問,是不是太粗魯了。

    “我要結婚了。”聲音小得幾乎聽不見。

    “啊?”她的回答讓我如墜霧裏。

    原來,畢業後,她分配回了老家,在一間進出口公司工作。可能是因?太漂亮的緣故吧,從進公司的第一天起,她就處於男人的包圍之中。起初她還?我做著保留,後來發現自己懷孕了,不得已之下,她告訴了家裏人。

    在逼著她做了流?以後,父母開始不停地給她介紹對象,?了逃避,她只好選擇了一個條件不錯的政府官員戀愛了,那人對她不錯,可她就是從他那裏得不到什麼快感,她心裏想著我。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