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379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殺神風
Crawler | 2016-10-15 14:55:51


  那是一年前的事情了。那時我老婆因為懷孕了,回蘇州老家的話,有父母可以幫忙照應,所以就回去生兒子了。留下我一個人在台北。

     我從事的是外貿行業,在美國的留學經曆,讓我很輕松的就謀到了一個部門經理的職務。小公司而已,所謂的經理其實權利也不大,專門負責與客戶之間的溝通交流的工作。老婆不在身邊的日子是難熬的,平時一到家就能吃到熱飯的日子就一去不複返了。做飯,洗衣服都要靠自己。不過好在吃飯可以下館子,洗衣服有洗衣機。可能長久以來一直養成的對老婆的依賴性,我一直覺得挺不適應。當然,比起生活上的苦,最苦的是心情。

    那時剛接手這個經理職務不久,由於公司業務量猛增,公司新招聘了一個台北**大學的小女生,另外還有幾個有幾年工作經驗的女孩子。其實她是個專科生,總感覺她挺自卑似地。我之所以注意到她,就是因為她的直接上級(一個小teamLeader),老是無緣無故地給她穿小鞋。像她這種剛畢業的學生,職業人生才剛起步,估計讓她做個Excel表格都有困難,更別提業務上的處理流程了。按理說女孩有了問題去向他leader請教也是天經地義的事情。而他總是愛理不理的,有時老是大聲的吼她,搞得整個辦公室都聽得到。女孩是普通了點,不過在我眼裏,每個女孩都有她的動人之處,關鍵看你能不能發掘出來。(可能跟我一直以來是個女權主義者有關系,嘿嘿。)我就想,你一個男人,咋這個B樣,沒事怎麼老跟一個女孩子過不去呢,你不就比她早進來兩年嘛。雖然郁悶,可惜他不歸我管,我又不好直接越級把他K掉。不過,心裏蠻同情女孩子的。

    一天因為要對應一個緊急“事故”,我又是整理資料,又是打電話發郵件給美國那邊的客戶,所以忙到8點多才從辦公室出來。這時公司早該沒人了,因為公司一向不鼓勵員工加班的。出來以後發現,居然還有一排燈亮著。走過去一看,原來是那個女孩子還在電腦跟前。我走過去,她也知道了。就起身站起來,垂手立在一邊。模樣活脫脫就是個學生嘛。我就問:小沛啊,怎麼還不回家啊。她說:現在就走。我一問她住哪邊,居然跟我順路,就一道去地鐵站了。

    路上我問她到底在公司幹啥呢。她誤以為我是以為她在公司幹私事或者偷啥機密,急忙說道:我在學英語呢,準備把六級過掉。我說:你過了四級了吧。她點頭稱是。我就說,有了四級就行了,六級單詞稍微記記。關鍵得把口語練好啊。你想人家外國人是不會管你過了幾級的。人家張口你就得說。單詞掌握再多,說不明白,或者一到說話的時候就想不起來,那還是抓瞎。另外,我告訴了她我在美國的五年留學曆史。她一臉白癡狀。老實說我挺討厭那種崇洋媚外的人。另外,我感覺我的年齡起碼比她大五歲。對她這種小女生沒電,也不想讓她報任何不切實際的幻想。於是自然過渡到我的妻子。我告訴她我和妻子就是在美國留學時候認識的。她雖然知道我們之間的差距比較大,但在聽到這一切之後,還是發呆了起碼五秒鍾。那時我除了對她遭遇到了這麼個leader,深深的同情之外,並沒有任何的情愫。後來我鼓勵她,英語方面的任何問題都可以來問我。但前提是我不在忙工作的事情。後來隨便聊了聊,沒多久我就下車了。

    後來她總是裝的真的對我沒有了任何幻想,來問我問題的時候,完全都是一副學妹對學長的的口吻。漸漸的我們也熟了,有時候她會有意無意地問到我的妻子,問我們有沒有吵過架;有時候也會開一些純“學術性”的玩笑;有時候我隨口會問她要不要我給她介紹個對象,她總是表現的歡天喜地,可並不急於見那個“對象”。我知道她只是喜歡和我在一起。像我這個年紀的男人對她這個年紀的小女生應該是蠻有殺傷力的吧?可是她有意無意地用她胸前的那對“豐滿”劃過我的手臂的時候,我還是能感覺得出來一絲特別的味道。我挺忠於我的太太的;而我又感覺她那麼小,跟她在一起只會傷害她。雖然在美國呆過,我的本質還是挺“中國”的。

    正應了我的那句話,每個女孩都有她的動人之處,關鍵看你能不能發掘出來。

    我發現她其實也挺開朗的。笑起來挺好看的。不過,那時我跟老婆“生活”融洽,每天都在為小寶貝而“努力奮鬥”著,到一直沒打她什麼注意。一切都顯得那麼純潔,不,應該是聖潔。

    一晃差不多半年過去了,這半年之內,小沛的性格有了很大的改觀。穿著打扮也有了OL的派頭。也許是她本來就這樣,只不過當初完全被她的那個小領導嚇倒了,所以才似乎那麼木訥。經過我的?發與疏導,她終於釋放出原本開朗自信活潑的一面。我為她的成長而感到由衷的自豪。

    見她英語口語有了很大的提高,有時候跟客戶的視頻會議,我也會有意地安排她發言。跟外國人有了直接對話的機會之後,她的英語進步更快了。一次Boss過來,問我一個人忙得過來吧。要不要給我配個秘書啥的。我想都沒想,道:那就要小沛吧。上次讓她複印個文件,我都沒說她就把正反面複印到一張紙上了。她做事情挺仔細,我覺得她能當個稱職的秘書。Boss一聽就衝我一臉壞笑。我也笑了,反正心裏沒鬼不怕鬼敲門。事情就這麼定了,她成了我的私人秘書。坐在我辦公室的入口處。

    兩個人距離近了,關系也更融洽了。有時候聊天說到高興處,就會用她的家鄉話四川話跟我來兩句。四川話主要是語調比較特別,其實還是蠻好懂的。想必大家都有體會。

    後來就是老婆懷孕6個月回桃園了。這也就到了本文的高潮部分,我並沒有想過會和她發生了一次關系。

    一個周五晚上,她打電話叫我過去給她搬家。我心想,反正一直當她是個小妹妹,她現在還沒有男朋友,台北也沒什麼親人。幫就幫咯。第二天起了個大早,10點鍾趕到小沛的住處。到了她的房間,才發現她居然才剛起床沒多久,東西還沒收拾完。只把被子和一些廚房用品打包好了。她見我到了,顯得異常高興。口口聲聲說道:這些都是女人的事,你現在歇會,等下有力氣幫我搬。

    我邊笑著,邊幫她收拾東西,道:你怎麼那麼懶啊,睡到現在啊。這時我隨手撿起床上的一件外套,發現下面居然是還掛在衣架上的五六個紅紅豔豔的小內褲。我差點暈倒,感覺捂緊鼻子。她這時正好扭頭過來收拾東西,我倆幾乎是同時都發現了這些小可愛。為了化解尷尬,我趕緊若無其事地說:你真是懶得可以啊,一個禮拜的衣服都聚到周末洗啊。她笑著笑說:還不是為了快要到來的英語考試嘛。我趁她繼續收拾東西的空擋,趕緊把這些小褻褲塞進了包裏。主要是快中午了,有點餓了。想趕緊搬到地方就去吃飯。另外,搬家公司的車也快到了。

    這邊從五樓搬下去,到了新的住處又要搬上10樓。雖然有電梯,可也把我累得夠嗆。明明是她搬家,卻是我一個人搬上搬下。她在一邊還幸災樂禍地罵我怎麼那麼慢。不時地還?起美腿,“賞”我兩下“佛山無引腳”。我舉起拳頭,她又做了個鬼臉,扮出了一副小鳥伊人狀。吵吵鬧鬧,好不容易,全部搬完了。我又不覺得餓了,就是渴的難受。她見狀衝我神秘一笑,道:我包裏還有一瓶昨晚沒喝完的爽歪歪,你要不要喝。“不要,才怪”,我一把搶了過來。這個陌生的地方,叫我上哪買水去,即使買到了,肯定也渴死了。

    站在10樓的大落地窗戶邊,她俯瞰著這個飛速前行的國際化大都市。若有所感亦或是鼓足勇氣,說道:軍,我其實一直都挺喜歡你,不,應該是崇拜。大學時沒有正兒八經談過戀愛,因為那時不懂得愛情。現在懂了,可惜。。。她眼眶漸漸有些濕潤。

    我的心被什麼東西敲了一下。我知道一個女孩子向一個男孩子示好,單就這份盛情,我們都不該辜負。於是我一把抱住了她,只是輕輕地,一切還是那麼“聖潔”。她則順勢靠在了我的肩膀,笑得好燦爛。不過,淚珠還是不由自主地落了下來。我當時挺感動的,於是吻了她的額頭。撲鼻的淡淡處子幽香,搞得我瞬間意亂情迷起來。我的唇又向下,吻上了她那晶瑩的珍珠。她輕聲問我:淚水啥味道啊。我說:好甜。我笑著舔幹了她兩頰的淚珠。她笑得愈發燦爛。就這樣,我輕輕地摟著她,她也環著我的腰。許久,她推開我。衝我眨巴眨巴她那會說話的大眼睛:你不是早說餓了嗎?趕緊吃飯去啊。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我望向窗外,發現下雨了。於是拿起傘,和她走下樓去。路上我們共乘一傘,奇怪的是大家話都不多,但卻讓我找到了那種和妻子在一起才有的溫馨感覺。她在低著頭想著心事。我知道我和她是不可能發展下去的,剛才這樣就是大家能容忍的極限了,適可而止吧。我這樣想著。

    吃飯時,她自作主張地幫我們一人要了一罐啤酒。席間我們有說有笑,一掃剛才的尷尬。

    吃完飯,路過超市,我們走了進去,她問我要喝啥。我挑了一瓶果汁。她則要了一瓶爽歪歪之外,又拿了兩罐啤酒。付錢的時候,她搶在我前面,道:剛剛吃飯你付的,現在該我了。咱們親兄弟明算賬。我樂了,懶得跟她計較。我知道她一個人在外養活自己也不容易,不過還是讓她自己付了。

    到了她的新家,又幫她收拾了一下。其實主要是她在忙,我則是聽她調遣。女人在這方面的確比男人有天賦。一切都收拾好後,她讓我坐坐她的床。我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就坐了上去。她問:感覺怎麼樣?我心說:蠻舒服的,跟趴在老婆正面的感覺一樣。嘴上說道:好軟啊。她說:就是啊,你不看我底下墊了三床被子。我一看還真是的。於是想起了小時候看的安徒生童話裏《豌豆公主》的故事。於是調侃道:要是在三床被子下有顆老鼠屎,你能感覺到嗎?她立馬皺起了眉頭,佯裝生氣。還真的翻開被子檢查了一番。我就跟她講了這個故事。
    從前有一位王子,他想找一位公主結婚,但她必須是一位真正的公主。
    他走遍了全世界,想要尋到這樣的一位公主。可是無論他到什麼地方,他總是碰到一些障礙。公主倒有的是,不過他沒有辦法斷定她們究竟是不是真正的公主。她們總是有些地方不大對頭。
    結果,他只好回家來,心中很不快活,因為他是那麼渴望著得到一位真正的公主。
    有一天晚上,忽然起了一陣可怕的暴風雨。天空在掣電,在打雷,在下著大雨。這真有點使人害怕!
    這時,有人在敲門,老國王就走過去開門。
    站在城外的是一位公主。可是,天哪!經過了風吹雨打之後,她的樣子是多麼難看啊!水沿著她的頭發和衣服向下面流,流進鞋尖,又從腳跟流出來。
    她說她是一個真正的公主。
    “是的,這點我們馬上就可以考查出來。”老皇後心裏想,可是她什麼也沒說。她走進臥房,把所有的被褥都搬開,在床榻上放了一粒豌豆。於是她取出二十床墊子,把它們壓在豌豆上。隨後,她又在這些墊子上放了二十床鴨絨被。
    這位公主夜裏就睡在這些東西上面。
    早晨大家問她昨晚睡得怎樣。
    “啊,不舒服極了!”公主說,“我差不多整夜沒合上眼!天曉得我床上有件什麼東西?我睡到一塊很硬的東西上面,弄得我全身發青發紫,這真怕人!”
    現在大家就看出來了。她是一位真正的公主,因為壓在這二十床墊子和二十床鴨絨被下面的一粒豌豆,她居然還能感覺得出來。除了真正的公主以外,任何人都不會有這麼嫩的皮膚的。
    她聽完,沒精打采地道:我又沒有那麼好的命,或許尊夫人能感覺得出三床被子下有顆老鼠屎。說完一副陰笑。

    轉臉間,她拿來了剛買的兩瓶啤酒。我說剛喝了一罐了,你還能喝啊。她滿臉的不屑,道:不開心的時候我就買一瓶回來喝咯。我開玩笑地道:你現在酒量這麼大了,莫非就是這樣練出來的啊?她低頭說道:就是這半年練出來的。我聽出了她的弦外之音。

    她轉過頭,注視著我。大眼睛裏,秋波流轉,似乎有好多東西要跟我講。我其實明白她的心思。她大膽地摟住我的脖子,吻上了我的唇。

    我的心裏劇烈地鬥爭著。。。

    這時腦海裏閃過了大學時候讀的一本書,日本作家村上春樹的著名作品《挪威的森林》,裏面有個場景是講玲子和主人公渡邊的一場戲。。。。
    “渡邊,跟我做那個吧?”彈完後,玲子小小聲說。
    “不可思議。”我說。“我也在想同樣的事。”
    在拉上窗簾的黑暗房間裏,我和玲子極其理所當然似地相擁,互相需要對方的身體。我幫她脫下襯衫、長褲和內褲。
    “我度過一段相當曲折的人生,做夢地想不到會讓一個小我十九歲的男孩脫內褲。”玲子說。
    “要不要自己來?”我說。
    “沒關系,你來好了。”她說。“我滿身是皺紋,你別失望才好。”
    “我喜歡你的皺紋。”
    “我會哭的。”玲子輕聲說。
    我吻遍她的全身,用舌頭甜她的皺紋。我的手按在她那宛如少女的小乳房上,溫柔地咬它的乳頭,手指伸進她那溫濕的陰道緩緩撫動。
    “渡邊,不是那裏。”玲子在我耳畔說。“那只是皺紋。”
    “怎麼這個時候還會開玩笑?”我無奈說道。。。。
    我摟住了小沛,她也凝視著我。她眼裏滿是激動和亢奮。我深情地望著她,並沒有進一步行動,就這樣望著這個可愛的女孩。其實我想告訴她,我真的很抱歉,我不可能為她犧牲掉我的婚姻,我是那麼地愛著我的妻子。可是同時發現我又深深地愛上了她。她用眼神鼓勵著我。小聲地說道:我們只是兄弟,我不會破壞你的家庭。我的心又是一顫。

    這時我又想起了渡邊和玲子,以及她的吉他曲“挪威的森林”。。。原來,做愛也可以作為一種心理治療的手段。渡邊就是用自己的身體,安慰了大她19歲的玲子。甚至讓她明白了生存的樂趣,從而有了繼續活下去的勇氣。我為什麼不能犧牲一下自己,以安慰這個為我傷透了心的紅?知己呢。

    我輕輕地用右手托住了她的背,左手挽住她的臂膀。她全身酥麻在我的懷裏。我拿起啤酒,喝了一大口。一點點地餵在了她的嘴中。她一口一口咽了下去。我抱起她,讓她枕到枕頭上面。一只手按在了她的腋下,嘴則吻上了她那水水的唇。我們來了個法式的熱吻,直到雙方都呼吸不過來為止。

    這時她的淚又情不自禁流了出來,我照單全收,她則破涕為笑。

    我的手則很自然地搭在了她胸前的“兩只小白”上,雖然僅僅是盈盈一握而已,但是卻彈性十足。我一向不喜歡那種奶牛似地女優,這種小巧的乳房才是灑家的最愛啊。她的身子明顯在顫抖,我的手稍作停留,繼續與她“唇槍舌戰”,讓她慢慢放松下來,用心感受這可愛的美好時光。

    接著雙手環到她的背後,她配合我側過身,讓我看清乳罩後的暗扣。我輕輕一撥,解開了它,任由蕾絲花邊的乳罩就這樣耷拉在她胸前墳起的雙峰上。我邊吻著她的椒乳,邊解開了她的褲子。她順從地彎起腿,讓我順利地褪了下來。她悄悄地拉過我的手,將之帶進了她的神秘地帶。我一下子忍不住差點要射出來。原來女人真是水做的,她下面早已經泛濫成災了。她的臉立馬紅了起來,頭恨不得塞進我的懷裏。我起身幫她褪下小褻褲,上面早已沾上了她那晶瑩的體液了。我低下頭,用舌頭舔在了她的陰蒂上。她劇烈顫抖著,一把把我的頭推開。說道:別舔啊,那裏好髒的,我也沒洗。我說:沒關系的,只要是你的,我都喜歡吃。她笑了。臉更紅了。

    此刻的她,下半身早已玉體橫陳在我的面前。冰肌勝雪,嬌豔如花,我癡癡地看著她。

    她慢慢地握上我的分身,它早已昂頭挺胸,雄赳赳,氣昂昂,只等著跨過“鴨綠江”了。我並不那麼急於插入,而是從她的耳根,脖子,椒乳,肚臍,三角地帶大腿兩側,一路吻下去。最後配合手指頂在她的肛門附近,又舔上她的陰蒂上。她實在忍不住大聲地嚶嚀一聲叫了出來,身體痙攣著,陰精激射而出。她高潮了。

    等她高潮稍微褪去,我舉起愈發生起勃勃的分身,靠近了她的濕潤。她也知道接下來意味著什麼。這時我的分身也分泌出了不少液體,靠近了她的玉壺之後,很輕松滴就滑了進去。她咬著牙,皺起了眉頭。我問她怎麼樣了。她回答我居然她還是第一次。

    我的天啊,我都做了些什麼啊。不過,那天我們都很敏感。她起碼高潮了三次。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