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845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理都懂
Crawler | 2016-10-12 22:20:51

  前年我畢業於某農業大學食品系。畢業那年,89年那場“學潮”的影響還沒有結束,大學生工作分配的情況普遍比較糟糕。我也因此沒有能夠回到我原來生活的城市,被分配到轄屬一個縣的農技推廣站工作。縣城不大,晚上也沒有幾盞路燈。當地流傳著一個笑話:劃根火柴就能繞縣城一圈。呵呵。

  出了城就是莊稼地,可以去散散步什麼的,這對我一個從小生活在城市的孩子來說也算是一件有趣的事情。與我同樣命運的還有好幾個人,分別在縣上不同的部門工作。於是,我們這幾個從城裏來的大學生自然而然地結成了夥伴。

  最初的日子還算開心,時間也過得飛快。轉眼到了第二年,夥伴們一個個通過各種關係又調回城市裏去了。眼看著大家一個個的離開,我的心裏不免著慌,開始有了一種空落落的感覺。可是我出身於工人家庭,經濟條件一般,也沒有什麼社會關係,想調回城市就成了一件很難的事情。出於無奈,我只好決定報考研究生,這是我唯一的出路!經過一年的努力,93年我又考回了我的母校,學習乳製品加工專業。

  我的碩士導師是個女的,姓張,三十五、六歲的樣子,身材高挑,長相不是特別漂亮,但也算中等偏上。開始並沒有引起我特別注意,只是對她開朗的性格有一絲好感。倒是我的幾個師兄師姐為人熱情,待我很不錯,大家很是融洽。

  第一學年主要是上課和掙學分,每天忙忙乎乎的。從二年級開始進入了實驗選題和實施階段,不用在上課了,感覺一下子輕鬆起來。為了選好題目和進行實驗室安排,我去找導師商量。導師告訴我,她今年正好聯繫到一個橫向技術合作專案,主要工作在一家較大的乳品廠開展,雖說學術水準有限,但是有合同經費,可以適當增加一些收入,問我願不願意做?遇到這樣的好事我自然是欣然同意。沒想到這一同意,竟引出了一段非同尋常的故事。

  我同意後,很快就在導師的幫助下完成了開題報告,然後隨導師下工廠實地考察,設計和安排實驗內容。廠方對我們很歡迎,為了方便開展實驗工作,特意在廠部行政樓三樓打掃出兩間空房安排我們住宿,還買來新的床鋪和被褥。這樣安排便於我們隨時去車間查看情況。另外在廠裏大車間的一角安置了一套小型實驗裝置,並用簡易板做成隔牆與車間的正常工序分開,並做成了一間小的無菌室,用於實驗和常規檢測。

  其實,剛開始我和導師之間也沒有什麼,並且為了加快實驗進度,每日的工作都超過8個小時。我們在廠裏除了實驗工作以外,也沒什麼別的事兒可做,所以經常在晚飯後還進車間加班。晚上,除了有幾個值班工人偶爾來巡視一圈外,大多數時間,諾大的車間只有我和導師在一起工作,一邊幹活一邊嘮嘮家常,關係也隨接觸的密切日益親近,後來幾乎是無話不談,還開開玩笑。這時我才知道,我的導師是遼寧人,幾年前離婚自己帶著一個小孩。在我考入學校的前一年和本校另一位老師結婚,婚後不久丈夫就遇到一個出國機會,去了新加坡。小孩5歲了,暫時在遼寧老家隨外公外婆住,準備明年接回來上小學。

  在廠裏,所有的活兒導師總是和我一起幹。有時候遇到一些髒活累活時,我說:張老師,你歇著吧,我是男的我來幹。這時候她總是說:呵呵,別忘了我身體好著呢,得過好幾次全校羽毛球冠軍呢!於是師生間其樂融融,感覺到在這個陌生的廠裏我們就是親人了。

  有一次在無菌間裏幹活,我和導師都累的滿頭大汗,休息時導師拿出一個蘋果,可是沒有水果刀,就說我們一人一口湊合著吃吧。她剛把蘋果咬到嘴裏,一台恒溫培養箱不知怎麼的冒出了一絲火苗,顧不得放下蘋果我們就趕緊滅火。滅完火,我們倆滿手都很髒,但蘋果還咬在導師的嘴裏,她示意我用口去接。於是我咬住蘋果,她先吃一口,再用口接住,我吃一口……,就這樣我們吃完了那個蘋果。吃完後,我們彼此都不覺會心地笑了。這時我看到導師微微有些臉紅,她笑著說:我可是第一回這樣吃蘋果呢。我聽了心裏也有一些異樣的感覺。往後的日子我和導師之間不覺更加親近,在工作稍閑的時候,我們還出廠去外邊一起吃火鍋、或者去卡廳唱唱歌。

  記得在一次在菌種篩選實驗中,工作量比較大。我和導師在無菌間裏相互配合,坐在同一個超淨臺上工作。超淨台空間狹小,操作中不免相互耳並腮摩。直到做完工作,我們隔著口罩對視,一時間竟無語……,終於相互擁抱在一起。

  當時我心跳很快,也能感覺到導師咚咚的心跳聲。摘去口罩,我和導師雙唇吻在了一起。我隔著衣服撫摸導師,導師沒有阻止,後來我的手進入了她的衣服裏,撫摸她的腰部、腹部、背部,最後終於大著膽摸到了導師的乳房。這時,導師輕輕地呼了口氣,雙唇離開我,頭向後仰。我便一邊撫摸,一邊親吻導師的頸部,雙手感覺到導師的身體微微顫抖,導師也忍不住拉開我的拉鏈,撫摸了一下我的小弟弟。我很激動,轉過導師的身體讓她反身坐在我的腿上,我緊緊貼著導師的背部,雙手不斷撫摸。這可是我第一次撫摸女人啊,我感覺到自己也開始有些顫抖了。直到我試圖把一隻手從導師的腹部伸入她的褲中,導師才緊張地阻止,隔著褲子抓住我的手。最終我沒有摸到導師的私處,但是摸到了毛,很柔軟。

  當天晚上我們吃完飯後就各自回房,沒有加班。很晚了,我發現導師的房間還亮著燈光,於是去敲她的房門。那晚我們在一起說了很多話,從生活到工作、到人生、到小時候的經歷,有感慨事情也有開心的事情,但是什麼也沒有做。

  第二天實驗篩選的菌種需要轉接,但畢竟比前一天的工作輕鬆一些。在這個世外桃源般的秘密空間裏,我抱著導師坐在我雙腿上,看著導師轉接菌種,我則輕輕地抱著導師的腰用嘴向導師的衣服裏吹熱氣。導師一邊轉接菌種,一邊輕聲地笑。而我的小弟弟這時也變得不安分起來,在導師的屁股下面硬硬地想站起來。今天我可愛的導師比昨天放開多了,還不時扭扭屁股附和一下,使我愈發變得興奮不安。

  導師接完菌種後身體向我靠了過來,我便毫不猶豫地緊緊抱住導師進行撫摸。這次,導師沒有拒絕我,我撫摸了導師所有的地方,直到導師開始嬌聲喘氣,身體也有些扭動,還把手伸到屁股下抓住我的小弟弟。我掀起導師的白色實驗大褂,試圖褪下導師的裙子,沒想到導師竟擡起屁股很配合。我看著導師白淨圓潤的大腿,一時不能自控,小弟弟也昂頭挺胸地尋找它該去的地方。

  對我來說畢竟是初次雲雨,摸索半天也不知所措。導師這時站起來轉過身,撩起裙裾面對面地騎在我的雙腿之上,親了親我的腦門,然後她用手幫助我的小弟弟進入。在那一瞬間,哦,感覺舒服極了。溫暖柔軟的肉包裹著我的小弟,如同進入了溫柔的雲端。

  導師看我樣子,知道我是初嘗雲雨,她仰身靠在工作臺上,雙手支撐著我的膝蓋,湧動著胯部一上一下的開始運動。我的小弟弟在導師柔軟的身體裏愈發堅硬,後來是一陣衝動,終於像打開的閘門噴湧而出,然後漸漸軟了下來。導師這時紅著臉問我:舒服嗎?我還能怎樣回答,自然是舒服極了。然後我們用無菌室裏的衛生棉秋各自擦了擦,又緊緊地擁抱了一會兒。

  下午上班時導師沒有從房間裏出來,就讓她多睡一會兒吧。我自己一個人去車間檢查了所有的設備和樣品並記錄了資料。晚上我去叫導師吃飯,導師在房間門口彈了一下我的腦門說:今天大姐請你出去好好吃一頓。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赫,導師什麼時候變成大姐了!不過在我聽來,心裏還是美滋滋的。於是我說:為什麼要請,應該是我請你才對呀。導師笑著說:小壞蛋,你今天辛苦了呀。我只好呵呵地笑。

  晚飯回來,我們一起去車間看了看實驗進程,然後回到房間。我沒有進自己的房間,而是和導師一起進了她的房門。一進門我們就抱在了一起,相擁著一起看著電視,一邊相互撫摸。但當我要撫摸她的敏感部位時她卻不讓。我忽然想起了什麼,問道:張老師,今天你舒服了沒有?是不是我的時間太短?導師笑著說:小童子,男人第一次就是這樣,以後就會好了。我們相視一笑。忽然導師說:你過去把你房間的燈打開再過來。我一聽便心領神會,連忙過去開燈,再拉上窗簾跑了回來。

  我回來後導師對我說:來廠裏快半個月了,我明天要回學校去處理一些事情,這裏你就先守著,過一段時間我再回來。今天時間不早了,我們早點休息吧。

  我說:今天我不想回去了,就讓我今晚和你一起睡吧。開始導師還說不行,但是纏了一會兒,導師終於同意了,說:那好吧,我們現在趕快去洗簌。

  洗簌回來,我順手關掉了我房子的燈,然後興沖沖地來到導師房間,看見導師已經熄燈在床了。我一上床,立刻和導師滾在一起。在我不斷地撫摸和親吻下,導師開始輕聲呻吟,於是我便在被窩裏褪去了導師的睡衣,翻身爬在導師身上。分開導師的雙腿剛要進入,導師說不行,你再吻吻我。於是我在被窩裏吻遍了導師身體的每一個部位(沒有吻私處,那時我還不會),同時雙手在導師軟軟的身體上遊走。慢慢地我發現導師私處越來越濕,身體的扭動也越來越大。

  導師則一邊揉搓著我的小弟,一邊時而吻我,時而頭部後仰腹部輕擡。終於,導師說可以了,我立刻挺弟進入,快速抽動起來。這時導師說慢點來喲,我便放慢了節奏。直到導師也隨著我一下一下開始挺動胯部,我才加快節奏橫衝直撞起來。

  這一次不像上午在車間裏那樣,我抽動的時間特別長。在導師的呻吟聲中不斷抽插,一會兒就感覺到導師溫暖柔軟的私處竟然有一陣陣的縮緊,同時雙手摟著我的脖子,雙唇胡亂地吻我。

  我想這也許就是女人的高潮吧。果不其然,導師在一陣衝動之後,輕輕地對我說:哦,你還沒有出來啊?那你先別動,抱抱我,讓我稍微休息一下再來。

  我照做了,黑暗中感覺到導師逐漸平穩下來,於是我又開始親吻和撫摸,直到導師有所反應,我便開始再次抽插。導師又忍不住呻吟起來,這次我一直是快節奏的。導師呻吟的聲音也越來越急,雙手開始掐我的脊背,直到我感覺到導師有了陣陣收縮,準備停下來時,導師卻說:別停,弄出來!於是我加緊動作,直到導師的呻吟聲消失,我還繼續抽插了大約十分鐘才瀉出來。

  導師這時才呼著氣輕聲說:完了?我說:嗯。

  導師說,讓我休息一會兒,你快起來,拿點衛生紙給我。我取來紙,導師接過後捂在私處。我從暖瓶裏倒些水自己擦洗,然後又接來一盆水端給導師。導師在黑暗中一邊擦洗,一邊嬌嗔地說:你都弄疼我了。

  而後,我們赤身裸體相擁而眠。由於是單人床,地方緊張,導師就讓我睡在裏邊,她自己則靠在我的懷裏。我就這樣抱著我的導師,不覺中睡了過去。

  半夜一覺醒來,聽著導師睡夢中均勻的呼吸聲,感受著懷中的溫柔,如夢如幻。輕輕吻了吻導師的後頸,身下的小弟弟又硬了起來,於是我用手摸索著尋找導師的私處。

  可能是一整天太累了,導師沒有醒來。終於從後面摸到了導師軟軟的肉縫,便挺起小弟弟想再次進入,這時導師醒來了,說:不行的,這樣我會很疼。然後給我講了一些關於女人的知識。我按照導師說的方法,就在導師身體上試驗起來了。於是,我和導師又是一番大戰,直到兩人都筋疲力盡才放手甘休。

  第二天我們都沒有按時醒來,是樓道裏嘈雜的人聲才驚醒了我們。我們起身悄悄穿好衣物,等樓道裏稍微安靜一些時,我先出門,趕忙去了車間。中午回來,導師已經離開,在我的門縫裏留下了一張紙條,上面寫著:小童子,大姐走了。你要好好完成實驗,不要胡思亂想而影響工作。遇到不好解決的問題要及時向廠裏反應,我已經跟廠長和車間主任打過招呼。要注意動腦筋,大姐相信你能行的。

  看完字條,我恍然若失。接下來的日子竟是那樣的難熬。

  大約一個月後導師回來了。當時我正在無菌室裏忙活著,忽然身後門響,回頭一看是我的導師,不禁萬分欣喜,眼中竟有一絲濕濕的感覺。導師順手關上門,我們激動地抱在一起。我說:張老師,想死我了!

  導師說:是嗎,讓我看看哪裏想了?

  於是等我幹完手中的活兒,我們就又在無菌室裏開始了運動。而這次,導師第一次用她的香唇含住了我的小弟弟,我們的運動又上了一個層次。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