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學生校園]

xz學園

[複製連接]
查看: 1568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理都懂
Crawler | 2016-10-12 22:20:51

  這是發生在xz學院的故事。當年我還是22歲的小處男。上大二。學校是工科類的專科學校。女生少的可憐,據說男女比例是4:1。

    學校坐落在某山的半山腰上。背山面水,風水很好的樣子。旁邊還有個湖名曰“雲龍”隔壁是某師範本科,同樣在半山腰上,同樣背山面水。但美女如雲。

    據說男女比例是1:4。

    跟我們學校的情況恰恰相反。兩校之間大約是兩米五高的圍牆。我校不乏身手不凡的人才,每每夜深人靜的時候。總有“飛檐走壁”的身影。

    美其名曰“打獵”。打獵這個詞用在這幫貨的身上是?舉他們。專科類的學校本就比較自卑,去隔壁的本科?了美女是沒錯,但也就飽飽眼福,哪有什麼膽子去搭訕?更何況打獵……我對這種情況向來是嗤之以鼻的。

    我雖然沒有明顯的自卑感,但是身在這樣的學校,確實沒有什麼值得驕傲的地方。

    我,22歲。一個南方的小夥子,身高170。還算比較健壯。雖然沒有本地北方爺們的豪邁和粗獷,但也是血氣方剛,年輕氣盛。

    我22歲的時候談了個女朋友,CY。說到CY,不得不說一下,她確實是一個非常有女人味的女生。身高160左右。身材很火爆。肥尻巨乳。光從身材的形態來看,有點像熟女。

    但臉蛋很清純,還有一點嫵媚,可能這麼說別人會覺得我用詞不當。但確實是這樣。

    我看上她的主要原因是她有點像韓國明星蔡妍。還有原因就是她的身材。大學期間能跟這樣的極品女人戀愛,應該算是我的福氣。

    其實在認識她之前,我實實在在的算是一個屌絲男。努力的學習,偶爾打打球,最喜歡幹的事情每天晚上就是和幾個朋友,帶著MP3,扛著音箱去草地上練舞,街舞breaking。

    或許是因?我的身體素質還可以,又或許是我小時經常倒立導致我基礎還可以?也或許是我心無旁騖專心練舞,所以一年的時間,我跟我們班的一個兄弟都練的不錯,大招不敢說,小招基本都行,而且連貫的也不錯。

    所以不久,我就被文藝部部長(芳姐)請到文藝部做街舞隊隊長兼教練。這裏再插一句:芳姐長相一般,也絕對不醜,屬於中上姿色吧。但是身材絕對沒的說,前凸後翹,而且特別會打扮,衣服穿的很有品味,而且很有氣質。唯一的遺憾就是個子比我高,具體多高,沒問過也沒量過。就因?這個,讓我本來就有點自卑的心更加覺得她神聖不可侵犯。

    迎接大一新生的時候,我們街舞隊也要招人。說白了也就是?了增加學校業余活動,那些部長什麼的順便弄倆錢花花。因?新生入社團都要交報名費的。

    我就是在街舞隊招人的時候認識CY的。第一眼看到她的時候,我就有點心動,但是作?一個內向的屌絲男,也就只是想想罷了。當然了,我沒有任何考慮的就要她入隊……這件事過去很長時間,連我自己都差點忘記了。我一如既往的和朋友去草地上練舞。一如既往的認真上課學習。偶爾也打打球。

    過了兩個月,學校要開始準備元旦晚會,我們這種?部長賣命的人也忙碌起來。趕緊召集人手排舞。因?白天要上課,所以排舞只能是晚上和周末。這時候又看到她,我又抑制不住的激動。我覺得每個人的心裏都一個野獸。只是很多人能很好的控制。我作?一個正常人,也只能心裏想,表面上裝得什麼事都沒有。

    我也想過要追求她,但是作?隊長。我不想讓別人覺得我欺負人。而且如果成了還好,不成的話,我也丟不起這個臉。有一種人就是做婊子立牌坊,我覺得我也是屬於這種人。就是裝逼。就因?這個性格,我錯過了很多東西。

    街舞對於新生來說可能比較有趣味。因?絕大多數人在開始排舞的幾天都表現的非常有興致。前幾天我和我兄弟教了他們一些基本動作,讓他們練習熟悉。

    等他們熟悉之後再完整的排練群舞。那麼多人中,我最關注的當然是她。但是我不敢做的太明顯,明顯的能讓人看出來。但是心理是很在意的。但是好景不長,有時候晚上排舞的時候就看不到她了。我表面上裝作無所謂的跟新生講:我不強迫任何人做任何事情,如果你想學,我會盡力教,如果不想學可以不用來。

    其實我心裏很失落。後來有幾天,她有時候來的比較晚。而且每次來的時候都和一個男生一起來的。我雖然很難受,但是我也知道,像這樣的女人,沒有人追才是不正常的。

    過了一段時間,看大家表現,我們開始選人了,留四男四女,其他幾十個人全部淘汰。由於她表現不錯,盡管她偶爾遲到,或者是不來,我還是堅持在一群人中留下來她。只?多看她一眼……元旦如約而至。晚會很成功。經過元旦晚會這一役。大家數熟絡了很多,我和我兄弟經常帶著他們八個人到處跑,也一起練舞。一起扯淡,一起吃飯。偶爾?了我們街舞隊做做宣傳。在廣場上跳跳舞。吸引更多人來報名。

    在這段時間,我還是一如既往的練舞。一如既往的想她。日子過得充實而又難受。直到有一天……我記得那天是周六傍晚。我正從宿舍前往食堂的路上。準備隨便吃點什麼就回去睡覺。大家也知道,大學的生活就這樣,有事幹的人都在瞎忙活,像我這樣三無人員(沒女朋友,沒錢,沒事幹)一般都是這個規律。沒想到在路上遇到她了。見她遠遠走來的時候,我心情很激動,但還是裝作沒看到的樣子。等走近了,我假裝剛剛才看到她。我說這麼巧,吃過飯沒有?她居然說沒有,我愣了一下,摸了摸口袋,還好,有幾十塊錢。我就說我請你吃飯吧。她居然很爽快的答應了。

    心說第一次請他吃飯,在學校太寒酸了,好歹要去學校門口的學生飯店。價格還算比較公道,關鍵是環境比較好。她看了半天菜譜,點了幾個小菜。居然多數都是甜食……吃飯的時候我也找機會瞅她。越是近距離看她的臉,心理越是不能自拔。

    吃晚飯以後,就準備回學校唄。我心說,今天還蠻好。這麼近距離的看了這麼長時間。挺知足的。正想著說點什麼客套話,就準備撤了,沒想到她說讓我陪她聊聊天。我心說,難道她跟他男朋友鬧翻了,心情不好?

    我當然就答應了。於是我們就邊走邊聊。周末的夜晚,學校裏很安靜,昏黃的路燈下,不時的能看到幾對情侶相擁著活牽著手走來走去。我心說,我這算是戀愛嗎?自嘲的笑了笑……沒那福氣吧!正在這時候,我隱約看到一個熟悉的人朝我走來,旁邊還有個帥哥。那邊跟我打了個招呼,靠!原來是美女部長。走近了以後,她超我使壞的笑了笑,“唷,在這兒呢?”。我很明顯的感覺到她那種曖昧的語氣,一整尷尬之後,她笑著跑開了。過了一會兒,我回頭看了看,差點扭斷了我的脖子,那帥哥的鹹豬手對著美女部長性感的屁股上下其手,而美女部長不但沒什麼反對的意思,反而還扭著豐滿的屁股配合著,貌似很享受的樣子。媽的,我他媽太羨慕這兔崽子了。身材氣質都這麼好的女人,弄到床上得他媽是什麼感覺啊?雖然我是個處男,但是光靠想象也知道,這樣的女人操著肯定爽。

    正看的我心猿意馬的時候,CY輕輕的咳嗽了一下。我尷尬的回頭,沒想到CY語出驚人,“你喜歡芳姐吧?”我大吃一驚,我心說我就意淫了一下,都被你看出來?“沒想到芳姐還挺開放的。”

    她接著說。我心說,看芳姐平時表現就知道了,這種事情對她來說算什麼。

    芳姐絕對是上得了廳堂,下得了廚房的女人。對了,還如得了洞房。“你猜芳姐跟那個帥哥幹嘛去了?”CY看我沒有答話,又問道。

    我一愣,接著我老臉一紅。我說我不知道。CY輕笑了一下說,“你肯定知道。你們男人都不知道好東西。”我說,我還好吧。她哈哈大笑起來。接著不依不饒的讓我告訴她芳姐和那男人到底幹嘛去了。我說我真不知道,她說讓我猜。

    我不說她還撓我癢癢。我心理有種怪怪的感覺。因?我們認識不算久,人士也不算深,現在女生都這麼開放的嗎?第一次單獨吃飯就跟我打打鬧鬧的,是不是不太好呢?

    過了一會兒,鬧的有點累了。就慢慢的走進了小樹林了散散步。

    男女聊天一般都是男人找話題吧,我這個人呢,跟熟人有說不完的話,而且還有點兒幽默,但是對著不太熟悉的又挺在乎的人,又不敢多說什麼,怕說錯話惹的佳人不高興。

    她也笑我說平時看我挺能說的,這會兒怎麼了?沈默了一會兒,她開始說她的生世。我心說,我們倆關系還沒到那一步吧,我也沒問啊,但轉念一想,可能人家確實有很多不開心的事情,憋了挺久了找個人傾訴一下,像我這樣的學長不正是傾訴的好對象嗎?

    說著說著她就流眼淚了。我都不知道怎麼辦才好,我覺得像這種時刻吧,作?一個男人,我應該緊緊的抱著她,安慰她。但是當時的我只是拍了拍她肩膀。

    說道。過去的事情就過去了,人總是要向前看。沒有過不去的事情,等你以後回頭想想,以前的一切都不算什麼。我簡直神經病。說這種不痛不癢的話。

    又過了一會兒,時間也挺晚了。我心說時間差不多了,該回去了,不然宿舍就進不去了。

    “我想小便。”狼友們別激動,這句話是我對她說的。

    晚上吃飯喝了很多湯。

    早就憋不住了。於是我走前幾步,差不多看不到她的時候,對著圍牆掏出我的金槍,痛痛快快的爽了一把。其實吃飯上廁所都是每天都做的事情。但是如果不憋到一定的程度,你永遠都不知道有多爽。剛爽完打了個哆嗦。我的腰就被人抱住了。正準備回頭看的,就聽到CY說,“做我男朋友吧。”

    我當時腦子裏閃過了無數個年頭。我這個人雖然帥的不明顯,但是也絕對可以擔當起帥哥兩個字。但是?什麼我一直以來沒有女朋友呢?低調,都是低調惹的禍。都說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層紗。立在我面前的一座大山瞬間就變成一層紗了。世界變化之快不是我等能夠掌控的。還有,她不是經常跟小男生跑來跑去的嗎?難道分手了?還是說那人根本不是她男朋友?

    我感受著她豐滿的胸部貼著我的背部。

    我心說,這樣的極品女人做我女朋友,我大學生活不寂寞了。腦海中立馬浮現出島國的明星“花井美紗”在給男優做著乳交。堅硬的雞巴敲打在“長澤梓”的巨乳上啪啪作響……但是她?什麼要我做她男朋友?是因?跳街舞的時候看到我強壯的肌肉了?

    還是看重我才染的黃毛?還是說因?我是街舞隊隊長?難道說,世界上真有饑渴的女人,過了這二十多年終於被我等遇到了?不然?什麼我褲子拉鏈還沒拉她就把我給抱住了呢?

    “等我把拉鏈拉起來再說。”我愣了半晌,說的第一句話居然是這句:“別凍著我兄弟。”我發現在某一件事情上,我一旦占據了主導地位,說話的語氣立馬變得特別屌。俗稱裝逼。

    然後……然後我就接不下了。因?她看著我拉起了拉鏈,一直沒說話,我也不知道怎麼接下去。我心說,我不就是這麼個我。難道人家女的哭著喊著要我她男朋友?幻想中的她急切的表白也一直沒出現。哎,接不下去就算了,我也不好意思說我喜歡她。就算到了這個地步了,我還是保有一點點的“理智”。萬一人家是逗我玩的,那我不是糗大了?以後在街舞隊還怎麼立足啊?

    “時間早了,回去休息吧,宿舍要關門了。”我痛恨我的裝逼。我痛恨我在這種時刻都不敢把她就地正法。呵呵,扯的遠了,我連表白都不敢,何談就地正法,就我?就我這樣的處男?

    回到宿舍以後,兩個兄弟睡著了,還有個沒回來,估計是去網吧包夜了。我躺在床上,思潮澎湃。腦海中一直晃動著她清純的臉蛋,巨大的胸部和肥大的屁股。媽的,老子豁出去了。擼吧。

    果斷的擼了一管。當我的子孫激射而出的時候,我也清醒了,我想了無數種她這麼做的理由。但是無果。啊!瘋了……昏昏沈沈的睡到第二天中午。

    電話把我吵醒了。是CY。靠,難道她玩真的?

    喊我出去吃飯?去還是不去?神經病,不去?你試試……我懷著激動的心情,精心的裝扮了一下自己,但又讓別人感覺不出來我特意的裝扮過。我還特意把內褲上噴了香水。其實我內心還是很想發生點什麼的,只是我這該死的裝逼經常毀了我。

    吃飯的時候,她又問起了我昨天晚上我沒有回答的問題:“昨天晚上芳姐去哪裏了?”經過她昨天晚上的表白,我感覺我的立場不再只是被動。我現在不說占有了絕對的主導地位,但至少我應該處於跟她平起平坐的高度。“跟她男朋友出去開放了吧?”我很淡定的說。

    CY確表現出很驚訝的樣子,“你也知道啊?”

    “嗯?怎麼說?”CY這時候充分的發揮了我天朝地下黨員的精神,神秘兮兮的說,“我看到好幾次芳姐跟不同的男生從賓館裏出來……”

    “不會吧?”我嘴上淡淡的問。其實我心裏無比的震撼。如果今天CY告訴我的是芳姐和他男朋友經常開房,我可能只是豔羨一下,但是CY卻告訴我芳姐跟不同的男人?媽的,我心說,我有機會嗎?

    我也想成?不同的男人之中的一個。不可否認的說,我當時雞巴都硬了。堅硬無比。

    很多人在初期的時候,都喜歡清純的女生。但我悲哀的發現,我不是,我喜歡浪貨,喜歡婊子,喜歡人盡可夫的蕩婦。盡管我還只是個處男。

    CY又神秘兮兮的跟我說了一些關於芳姐的事情。說學生會的人基本上都知道,而且學生會的幾個幹部,只要長的能看的基本上都上過芳姐的床,還跟他們班的輔導員有一腿……媽的,聽到這裏,我興奮雞巴都有點顫抖了。我心說,老子個子矮是矮了一點,但是長的也還行,肌肉嘛就跟不說了。最重要是什麼?最重要我是處男。人家第一次給這個浪貨總不算虧了她把……心理正想的得意……CY又說,現在這樣的人多的去了。我問她還有誰?“還有動畫班的XJJ。文秘班的GYJ,裝飾班的DM……”

    “不會吧,這些人我都認識,看著挺好啊。”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怎麼不會。”

    “……”

    “……”

    吃過飯,照例的逛逛,我們聊的這些話,也讓我們氣氛漸漸的好了起來。我也不怯場了。該說就說,該笑就笑。後來她提議,我們去後山上去玩玩,我心說來大學一年多了,還不知道後面到底是什麼玩意兒。所以也欣然同意前往。

    XZ屬於北方,我們學校坐落的這座山也跟北方的大多數山一樣,到處是石頭。山上長了一簇簇的針葉松,石縫裏更是雜草叢生,茂密非常。山腰處還有個亭子和一段走廊,但是非常破舊,想必是年久失修了。但是從亭子的樣式和周圍剩余的殘缺的物件,隱約能看到這裏當年的繁華。

    我們正準備往上爬的時候,突然沖下來兩個人,應該不是說沖下來,而是走下來,只是突然從樹叢的後面冒了出來,讓我有種錯覺,也有種被嚇著的感覺。

    CY則誇張的抱著我,我心說,整好給你逮著機會了吧?但也做作了點。只見這兩人一男一女,相貌衣著皆屬平凡,但是身上還粘著寫幹草。我心說,在草叢裏鑽來鑽去的,粘點草我也就忍了,但是這女生?什麼臉上這麼潮紅的?眼神還如此的慌亂。我很淡定的假裝什麼都沒看到,讓這兩口子先走過去了。我才和CY繼續前行。

    這期間我覺得我們今年真不該來這地方,感情這不是看風景的地方而是偷情的地方。

    果然,CY又開始問我了,這兩人怎麼回事啊?臉那麼通紅的?我心說,你這姑娘挺好學的。怎麼就問些讓我尷尬的問題呢?“誰知道幹嘛?”我隨口敷衍道。

    CY看我意興闌珊也就沒說什麼了。過了一會兒,來到一個隱秘而又開闊的地方,很明顯的看到一塊草地被踏的亂七八糟,一看就知道肯定有人在這裏幹壞事了。最不能容忍的是旁邊還有個用完的套套,裏面滿滿當當的都是乳白色的玩意兒,居然還發出那種味道。

    我瞥了一眼CY,心說趕緊走吧,別熏著你。沒想到CY並沒有我想像中的尷尬。只是臉有點紅,眼睛卻一直盯著那用過的套套。並射出奇異的光芒。我心說壞了,今天怕是不留下點什麼就走不出這座山了。

    這都只是一瞬間的事情。只是愣了一下的功夫,我們就?腳走了,我把那套套狠狠的踩進了草叢裏……又走了一段,我和CY找了個平滑的石頭,坐下來休息。CY突然看著我,詭異的笑了笑,我裝作害怕的樣子學著周星馳的聲音道,“女英雄,不要因?我是嬌花而憐惜我……”

    我本以?她會笑,沒想到她還是用那種眼神看著我,問道,“你想不想看女人的胸部?”我心裏一驚,但同時也很興奮。這時我還是在裝逼,我不能表現出來我喜歡她的樣子,也不能表現出我好色的一面。

    只是淡淡的說到,“我看得多了……島國有很多片子我都看過。像什麼花野真衣啊,北原多香子啊,波多野結衣啊,村賴沙緒裏啊……”正在我喋喋不休來掩飾我內心尷尬的時候,一個火熱的嘴唇貼了上來。我不記得當時是什麼感覺。

    只覺得我當時是這樣想的,“這回終於是玩真的了,就算我再怎麼過火也不會怕人笑話,我再不做點什麼,你是不是以?老子是太監?”。這個念頭一閃過,我就把舌頭伸了過去……同時緊緊的抱住了她。一伸出去就觸碰到她嬌嫩的舌頭。

    交纏在一起。好長時間……然後我的手不自覺的就伸到她的胸前,準備揉捏一下她的爆乳……其實我不擅長寫這種情景,我是個讀書人,寫出來的那叫作品……不好意思,又裝逼了一下。

    突然她掙開了。對著我嫵媚的笑了笑:“追到我我就給你看。”說完就跑開了,我心說你別摔著。這種戀人之間的遊戲並不適合我們。但是怎麼搞呢?她既然都已經這麼搞了,我也不能坐在石頭上像個石頭一樣的一動不動。要不然就好像一個美女的媚眼拋給了一個瞎子一樣的尷尬。本著服務他人的原則,我追了出去。

    其實以我的身體素質,我只要一個加速就能追到她,然後摁倒就地正法,但是我心說,這種事情不能太猴急了,畢竟女孩子家大多喜歡浪漫,喜歡追逐的過程。並不一定非要做點什麼才是真正的開心。

    過了好一會兒,我感覺差不多了,也覺得她已經是強弩之末。我一把抱住了她,靜靜的看著她清純的容?。我盡量讓自己的眼神看起來深情一點。我是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的靠近一個女生,我從沒有牽手就直接擁抱一個女生。生平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的……我覺得此刻我的心情應該很激動。但是沒有,我只是覺得我這麼做對還是不對。我該不該這麼做。

    她到底是不是真的喜歡我,我們是不是發展的太快了。如果她真那麼想做的話,我還沒有經驗,能不能搞定她?在山上做算不算打野戰?

    草地上這麼亂,搞的衣服上都是,怎麼好意思回學校?還有,似乎是最大的問題,沒有套套怎麼辦?

    想著想著,我就松開了她……她退後一步,慢慢的掀開自己的上衣。我心理一驚,這麼主動?來真的?真搞?沒套套也搞?接著我就看到她雪白平坦的肚皮。還有個可愛的肚臍眼。然後她用下巴壓住衣服的下擺,接著我就看到一個粉紅色的胸罩,勒得好緊。好似包裹著兩頭凶猛的野獸,立刻要迸發出來的樣子,胸罩的材質貌似是蕾絲的還是什麼的,正想著呢。

    她忽然把胸罩往下一拉,一對雪白的巨乳就蹦了出來。媽的,看到這裏的時候我才真真正正的來了感覺了。我稍微了撅了一下我的臀部好讓前面的突出沒那麼明顯以掩飾我的尷尬。

    “好看嗎?”她很嫵媚的笑著問我。我不好意思的笑笑。就近坐在旁邊的石頭上。她慢慢走過來,一邊走還一邊看著我不好意思的老臉。走到我跟前。在我腿上坐了下來。我順勢抱住她。兩個巨大的乳房就在理我眼睛幾公分的地方,我清晰的看到她奶子上的皮膚如玉一般。

    兩個紅色的乳頭足有1點5厘米長。我就這麼近距離呆呆的看著,想伸手摸摸的,但又怕松手了她從我腿上掉下去:“想吃嗎?”她又問道。我猛然醒悟過來,心說,這麼多年的A片算是給狗看了……毫不猶豫的張口就含住一個乳頭。

    她呻吟一聲。我用力的嘬著她的乳頭。其實後來才知道,那麼用力的嘬乳頭,其實很疼。後來我問她,感覺怎麼樣,她說又痛又舒服。

    嘬了一會兒,又換個乳頭嘬。嘬的她兩個乳房上全是口水。她的呻吟聲也越來越大。我也硬的受不了了。真他媽不該穿牛仔褲出來。太他媽緊了。勒的老子蛋疼。

    她也緊緊的抱住我的頭,把我的頭用力的埋在他的胸口,讓我盡情的嘬。我想如果是在A片上,如果當時有攝像機把這個過程拍下來,她當時的表情應該非常淫蕩非常動人。她的乳頭越發大了。我正嘬的津津有味的時候。忽然聽到有人走路的聲音。

    我連忙把她衣服拉了下來。把她放到石頭上。她也意識到了,很緊張的整理了一下衣服,跟我一樣貓著腰屏住呼吸,蹲在石頭旁邊,不敢發出一點聲音。腳步聲越來越近。還有小聲的嬉笑聲,我猜想肯定不會只有一個人。果然,我從草叢的縫隙中看過去,果然是兩個人。看到一雙美腿在我眼前走了過去,居然還讓我瞟見這妹子居然穿的是超短裙。還帶破洞的那種。接著又隱約看到一個男生。

    兩人一路走一路嬉笑。我心說,不會又是偷情的小兩口吧?這時候CY在我耳邊悄悄的說,“是芳姐。”

    “你怎麼知道?”

    “這裙子我見她穿過,我也有一條一模一樣的。”無語。怎麼什麼地方都有她。像芳姐這種有氣質的女人應該不會來打野戰吧!

    這時候兩人突然不走了,只聽那男生說,“這裏沒人。”

    “沒人也不行,先坐一會兒休息一下吧。”

    “這邊……”這時候他們走到距離我們四五米的地方,那男生找了個石頭坐了下去。那美女直接就坐在那男生的腿上。那男生撫摸著美女的頭發說起了話,聲音很小,聽不到在說什麼。這時候腿有點麻,又不敢動,索性就小心側臥在草地上。面對著CY。尷尬的笑了笑,意思是,還不知道什麼時候能走。

    CY也側臥下來,面對著我。時不時?頭看看那對男女。我心說,今天來的真不是時候,也不是地方。也幸好是有人來了,不然的話,搞不好還真的破了寶貴的處男之身了。破不破先不說,就說我這一點經驗都沒有,還不知道怎麼開始呢……這麼趴著也不是辦法,得想法辦法離開,但是又不能驚動別人,萬一這個人真是芳姐的話,得多尷尬。正想著怎麼脫身,CY用手頂了我一下。示意我看過去,我?頭這麼一看,然後就回頭,一臉茫然的看著CY,意思是,看什麼?她又示意我看過去,我又看了一眼,只見那美女坐在那男生身上聳動了一下。我心說,這幹嘛呢?穿著衣服搞這個,意淫呢?這時候,CY把臉湊過來,在我耳邊輕輕的說,“他們在做愛。”

    我就問她,“不是穿衣服的嘛,鬧著玩吧?”

    “不是的,那男的插進去了。”

    “不會吧。”我又?頭仔細的看了一會兒。

    那美女的超短裙已經卷到腰上了。露出雪白的大屁股。坐在男人的腿上不停的聳動。由於她是背向我這邊的,剛好看到雪白的大屁股下面插著一個黑乎乎的玩意兒。不停的進進出出做著活塞運動。靠,我臉刷的一下就紅了,不是因?害羞,而是因?緊張刺激。這輩子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的看著別人做愛。這時候和我和CY更不敢動了。生怕被人發現慘遭滅口。就算不滅口,這得多尷尬。

    我不敢多看,只因?旁邊還有CY呢,我一方面要表現的我不那麼好色,另一方面還要表現的我對其他女人的身體沒興趣。但是CY卻一眨不眨的盯著那邊看,臉色潮紅,呼吸急促。我看她沒注意我,我也偶爾?頭看看。這是和那男生突然說,“換一下。”那美女說,“就這樣嘛。”接著又聳動了幾次。還是乖乖的站了起來,轉過身,面朝我們這邊。彎下腰,我嚇了一跳,趕緊把CY的頭按在了草地上,就好像手榴彈飛過來一樣的狼狽。

    過了一會兒,我聽到那邊的呻吟聲越來越大。還聽到連續的啪啪的聲音。又忍不住的?頭看了一下,這一看真的讓我魂飛魄散。

    這美女居然真的是芳姐。只見她一頭長長的卷發被男生抓住,使她的頭不得不得?起來。豐滿的胸部雖然隔著衣服,但是由於重力的下垂,還是不住地蹭著草地。

    兩個膝蓋跪在地上,屁股狠狠的撅著,是她的身體呈一個大大的S形。超短裙已經完全到了腰上。雪白的屁股盡管不是朝我這個方向,但由於高高的撅著。

    我還是清楚的看到了尺度。那男生一手抓著芳姐的頭發,一手扶著芳姐的腰部,狠狠的操著。

    每一次都發出啪的一聲巨響。每承受一下撞擊,芳姐就哼的一聲呻吟,本來就皺著的眉頭更是皺的更深一點。我感覺我的喉嚨有點發幹。平時這麼有氣質,這麼高雅的芳姐,居然這麼淫蕩,被操的時候居然是這個表情,更重要的時候,這是野戰吧?

    我覺得我快要把褲子撐破的時候。CY忽然一把抓住了我的兄弟,我拷,我當時就哼的一聲叫了出來。雖然聲音不大,但是很明顯,這麼近的距離,他們應該能聽到。果然,那邊停頓了一下,我埋著頭不敢有絲毫動作。而CY則不怕死的繼續抓住我的兄弟,真是要命……我心理緊張到了極點。而那邊的啪啪聲又響了起來。我努力?起我滿是汗水的腦袋勉強看了過去,芳姐的身體已經在前後擺動了,難道沒聽見我的聲音?真是萬幸。正慶幸的時候。

    芳姐的眼睛似有意似無意的掃了過來,我當時已經嚇的忘了閃躲。和芳姐的眼睛碰個正著。我似乎感覺到芳姐的眼睛有一絲惶恐。身體也抖動起來。想要掙脫男生的束縛。但是很無奈,那男生毫無所覺的繼續沖刺著。還興奮的用力打著芳姐肥大的屁股……這時候我膽子似乎大了起來:反正已經被看到了,無所謂了,就這樣吧,愛咋咋地……芳姐似乎接受了無奈的命運,眼睛一直看著我這個方向,咬著下嘴唇,皺著眉頭享受著下身帶來的刺激。我不太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難道是錯覺?幾秒鍾的功夫。芳姐的呻吟聲大了起來。CY抓我小弟弟的力度也大了起來。忽然,芳姐身體一陣猛烈的抖動。

    啊啊啊的無意識的叫了出來,然後癱軟在草地上。相對著寂靜的山腰樹林,這聲音可以說是響徹雲霄。這是和我也忍不住的射了,小弟弟很有力度的脈動了幾下。弄的CY也顫抖了一下。

    男生則哈哈大笑了三聲,又狠狠的沖刺了幾下後,忽然離開芳姐的身體就站了起來,然後自己套弄著管子,射了出來。看到這裏,我不禁佩服他們的膽量,套套都不帶的,就這麼搞。萬一忍不住射進去了怎麼辦?

    過了好一會兒。我的脖子都快僵掉了。兩人似乎已經開始整理衣服。“你今天怎麼這麼興奮?”是男人的聲音:“別廢話了,走吧。”芳姐的聲音,難道真的看到我了?男人通常在射精之後腦子變得清醒無比。所以我心理一陣後悔。今天真的不該來。而且隔著褲子被CY摸到射了,真是糗大了。

    等芳姐他們走遠,我們總算松了一口氣。CY似乎想做點什麼。而我卻意興闌珊的說:“時間不早了,走吧。”

    在我們回去的路上,CY興致勃勃的跟我講這個事情。還跟我說,現在人都喜歡在外面做,聽說還有人在衛生間做,還有人在圖書館裏做……我心說,你這女人也不是什麼好東西,知道的還挺多。沒事就逗老子,逗的老子一身的火。沒套套老子還不敢做……我突然想起,就問到。

    “芳姐難道沒穿內褲嗎?這麼短的裙子也不怕走光?”

    CY神秘的笑了笑,說,“她肯定是穿丁字褲的。”

    “你怎麼知道?”我很驚訝CY的想象力:“她就在我隔壁宿舍,我怎麼會不知道。”CY理所當然的說到。我心中又是一陣激動。芳姐這婊子真是騷到骨子裏了。但是我還是心有余悸,萬一真被她看到我在偷看。那他媽得多尷尬啊。

    CY似乎一點都不擔心這個事情,因?芳姐看過來的時候,她還被我壓著頭摁在草地上。芳姐肯定沒看到她。

    一路上CY一直在問我看到了多少。看到了什麼,感覺怎麼樣。我就說感覺不就那樣嘛。她又問,“你是不是喜歡芳姐?”又來了,昨天晚上問過的問題,現在又來問,但是這次聽到她這麼問,我心理卻一陣悸動。隨口敷衍道,“怎麼可能。”

    “那你?什麼射了?”靠,這個問題問得好,問到點子上了。我還真不知道怎麼回答,想了一會兒,我就說,“看A片的時候我還自己打飛機射呢。”CY哈哈笑了起來:“看你平時那麼正經,原來你也打飛機啊。”我心說你這不是廢話嘛。是個男人都打過飛機好不好?我腹誹還沒結束的時候,CY又問我,“你是怎麼打飛機的?”

    這……就這麼一路,被CY搞的焦頭爛額……但是我跟CY的故事才剛剛開始。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