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學生校園]

代課老師

[複製連接]
查看: 1746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理都懂
Crawler | 2016-10-12 22:20:51

  我只是一個代課老師,卻深受大部分學生的愛戴,因為我的愛和縱容。今天,上六年級班,我就知道他們這個時候對性充滿了好奇,於是就在課堂上教了一些性教育,臨下課還加了一句:“有什麼問題可以找我談,我可以以朋友的身份和你們談的。”

    一星期過去了,我也幾乎忘了這件事了,卻突然來了個學生,叫阿豪的,是我六年級的班中,我最疼愛的一個。別以為他成績很好還是什麼的,只因為,他十分十分地俊俏。白皙的皮膚,大大眼睛,均勻的身材和唇紅齒白的笑容。更要命的是,他每次上體育課或上課前去打球時,必定把全部的鈕扣都開掉,塞在褲子裏的衣服也拉出來,兩點若隱若現,一身白白的膚色,配上粉紅中帶褐乳頭,每每教我欲罷不能。

    今天他來找我,一本正經地欲言又止,最後小小聲地說:“老師,我有一些問題要問你,可以在別的地方談嗎?”

    “好。”雖然心中我不知有什麼這麼神秘,但他特地放學後留下來,必是件重要的事了。

    來到了球場邊,他才說出了他的問題,原來是“成長的問題”!我便詳細地為他解答,卻只見,他那短短的校褲,竟起了變化。

    “老師,我只是聽你說這些,或有時我去搓一搓它時,它就硬了。我是不是不正常?”

    “誰說不正常?”

    “他們,他們說他們不會。”

    “他們騙你的,不過每個人的情形都不一樣。真的硬了嗎?”

    他點頭,還把遮掩著的手拿開,將腳張開一些,我環顧四周無人,便把手伸去摸。果然硬了,還很硬呢!我就那麼地搓一搓,更棒了!

    我見機不可失:“你想不想看究竟大人真的那裏是什麼樣的?或者,有實驗品給你弄?”

    他又乖乖地點點頭,真是我見尤憐。事不宜遲,我就拉著他向廁所走去。進去了,我便把它拉進一間便房。

    “老師現在和你一起脫衣服,你就可以看清楚我們的不同了。”

    然後,我們一起脫精光,但他卻害羞不脫那小小的內褲,反而對著我半硬的下體發呆。我蹲下,隔著內褲撫摸著他的小弟弟,然後又輕撫他全身,叫他不用怕。

    我勾著他的內褲褲頭,慢慢慢慢地一寸一寸地往下移,而我朝思暮想的小東西也一點一點地在我眼前展現。突然,“德”的一他的小弟弟竟打在我的臉上。  看著那勃起的可愛小東西,稀疏地幾根毛,真想一口含進嘴裏,只是我知道不能猴急。

    我站起來,讓他看回我傲立的下體。

    “我們都勃起了,看到嗎?知道勃起嗎?就是小弟弟變硬了。這是因為我們都受了性刺激。性刺激包括了聽的,看的和觸動的。比如剛才你聽了我的話硬了,而我剛剛看了你的小弟弟也硬了,現在我摸你的小弟弟他就會更硬了。”說完,我立刻伸手去幫他作手淫。

    他閉上眼睛,微張著嘴享受著。

    我停住了,“對不對?如果你來摸我的,我的也會變得更加硬的。”我捉著他的手,緊包著我的下體,前前後後地摸著。他的眼睛,沒離開過我的下體。  “我們會勃起,是因為我們的小弟弟充血了,就是有大量的血液流進去,使它蹺起來的。所以,你越硬就證明裏面有更多血,所以我們的龜頭就越紅,懂龜頭嗎?就是小弟弟的頭。”我拉開他的手,把他拉過來,讓他的身體和我的下體遊戲。然後我也蹲下讓它享受同樣的樂趣。

    “不一定是摸這裏才可以讓小弟弟硬的,我現在摸你其他地方,你也會硬的。”

    說完,我就撫摸他的臉,慢慢地移到頸。當我的手來到他坦平的胸口時,我貪婪地在他的兩顆乳頭流連不去。之後,到了他的肚子,再向下,避開了他的下體我輕撫著他的大腿,他發出了連連的喘息聲。我的手,經過了他的小腿,從後面往上摸,到了大腿,到了臀部,再在他背部遊走著。

    只見他雙眼緊閉地喘息著,我知是時候了:“這裏不是很方便,不如你來老師的宿舍啦!”

    他當然只有點頭的份了。穿上衣服,我們就快步走到宿舍去。

    只見門未瑣緊,他已經開始寬衣了。我也得趕上他,於是立刻走到他身邊,幫他一起解開我們身上阻礙的布料。很快的我們又坦誠相對了。我把他推倒在床上,繼續地愛撫著他,教他不斷的享受著那酥松的感覺。

    “你還記得老師說過精液嗎?想不想看?”他使勁地點頭。

    “那麼你記得剛才我們怎樣手淫嗎?會做嗎?”

    他點頭。我把他的手拉過來包圍我的下體,指引著他為我做活塞動作。哦!  他那細嫩的手,這麼樣地和我的弟弟接觸著,多令人感動和興奮阿!而他也漸漸可以自己來了。

    不久,我越來越興奮,拉他的手越做越快,我就快射精了。我停下,吸一口氣:“我就快射精了,你看清楚了,注意我的睪丸,就是蛋蛋會上升,我全身的肌肉會收縮繃緊,然後我的下體就會射出精液了。準備好了嗎?”

    我讓他勃起的下體摩擦著我的後門,而拉著他的手就越動越快。

    “來了!”我喊。

    一道白色的精液,疾射而出,直落到他臉上,我把我的下體壓低一些,把餘下的精液都射在他因興奮而白裏透紅的身上。

    等最後一滴精液也流到了他身上後,我躺在他身邊。

    “男人射精後,勃起的下體就會變軟,感覺虛脫無力,要一段時間之後才能再射精了。你看,在你身上的精液,原本是很濃的,也漸漸液化了,精蟲就會趁這時候遊到卵子去了。”

    “老師我懂了,我想,我也該走了。”他嘗試抹掉他身上的精液。

    “這麼快?你不想也知道高潮射精的感覺嗎?你就那麼硬硬地回家嗎?不怕有人看到?”我立刻轉身半壓在他身上,手則在他下體玩弄著。

    他又點點頭。

    我便壓在他的身上,兩只手撫摸著他,從他的臉開始又吻又舔又聞的,品嘗我這份一生中最美味的午餐。當我來到他的頸項時,他有些怕癢,但卻伸手抱著我了。等我在他胸部嘗著他的汗和我留下的精液時,他開始在我的背部摸索了。  我不斷地狁著舔著他的乳頭,看著它慢慢地突起,聽著他急促的心跳。  當我把他的腹部都舔過之後我故意忽略他的下體,移向他的大腿,小腿。然後我把他翻過來,向上攻擊著。我輕輕咬著他那有彈性的股肉,再把舌頭伸進他的穴內。他呻吟了,然後他竟情不自禁地在操棉被。我當然不讓他繼續,我把他拉起來跪著,然後我才繼續去品嘗他。當我再把他轉回來對著我時,他臉上的紅暈,證明了他的熱和興奮。

    “阿豪,你知道嗎?除了把下體放進女人的陰道外,還有一些性交的方法是讓女人或是男人使另一個男人達到高潮的,我現在就和你進行其中一種,就是口交。”

    於是,我開始吻他的小弟弟,它竟然顫抖。然後我便把他的小弟弟都放進我的口內慢慢地允吸著,用我的舌頭挑逗著。他越來越興奮,開始把他的下體挺進我的口裏,還一手壓著我的頭一手自摸著。而我每每在他差不多高潮時就慢下來,教他欲生欲死。看他那麼地投入,我想該給他更珍貴的東西了。

    “現在我再教呢一種,叫肛交。通常男生和男生做愛時都會做的。”

    我為他手淫了一會,便把他的腳拉得更開一些,然後扶著他的下體慢慢地坐下去。他畢竟還小,進來了也不會很痛。我開始慢慢地上上下下地活動著,他也呻吟得更大聲了。一想到他那可愛的東西正在我的體內摩擦著和看著他那投入的表情,我就更興奮更用功了。他開始主動地挺進,手也來為我手淫了。

    他的呼吸越來越急促,挺進的速度也越來越快,為我手淫的手也越來越用力,然後他深深地挺入,身體肌肉繃緊,一陣顫抖後,我感到一股熱熱的液體,射進我的體內。我立刻站起來,讓他看看自己的成就。他握著他那不斷抽搐著的下體,一道又一道的精液射在我腿上和他的身上,也有一些射到我的下體來了。

    “豪,你真棒!射了這麼久!”我微笑著贊他。

    “我從來沒有試過這樣的,這是我第一次射精。老師,謝謝你。”

    我沒想到,我不只奪了他的貞操,還奪了他的初精。他用手指把他身上的精液沾來吃了。我躺在他的身邊,他突然轉過來,把留我腿上、下體上的精液都舔淨,然後他也要求把他身上殘留的精液都舔掉,我當然義不容辭了。

    “遲了,你該回去了。來,我幫你穿衣。”

    “謝謝老師。”

    穿好衣,正想開門,他又拉下了褲鏈:“老師,你再吸我一次好嗎?”  我搖搖頭:“今天你才第一天射精,不要玩太多,傷身的。”

    他穿回褲子,走了。

    他日第二天教書時,我盡量當什麼都沒發生過。可是,我才進宿舍,就看見阿豪全身赤裸地躺在我床上,一柱朝天站的等著我。還來不及問他怎麼進來的,我已經伏在他身上,一面吻他,一面脫衣了。

                             代課老師(下)  自從上次當代課老師發生了阿豪事件後,我這兩年來幾乎每次手淫,都想著那時候的一切,甚至連夢遺也因為阿豪的赤裸身體。於是,在這畢業後,工作前的數個月,我決定重操故業,再當一當老師。只是,這次我當了中學老師,因為阿豪也就讀這中學。

    這中學在這裏是出了名的,幾乎所有的流氓都出自這中學,但在縣內無論是學?還是運動,它都是榜首,可謂龍蛇混雜。是上天保佑吧,我的第一堂課就是上阿豪的班,久別重逢,我們都在興奮間帶點尷尬。

    不用言語,他下課就來找我了。

    “老師,好久不見了。今天放學後你有空嗎?我想和你談談天。”

    我笑著點點頭:“你來找我吧!我今天最後一堂沒課。”

    “好,老師。謝謝老師。”

    放學後不久,就看見阿豪微笑著走來了。他招呼了我一聲。

    “把書包放在這裏吧!你想去哪裏聊?”

    他但笑不語,搭著我的肩出去了。他領我到了廁所,把我推進其中一間便房,才關上門,他就把他的唇貼上來,手則緊張地脫我的衣。我當然也迫不及待地揭開包裹著他那漂亮的軀體的校衣。我們很快地赤身露體,擁抱在一起,接吻、愛撫,手淫然後口交。他那已經不再是小可愛的弟弟,滿滿地塞進我口裏,每一次的抽動,挺進,都直達我喉嚨,而我的舌頭,為此更努力地在討好它。

    他開始呻吟,也把他的下體挺得更進了,然後他一棒挺入,全身肌肉繃緊,把全身的力量都集中在他的下體,輕呼一聲,射了!一、二、三……射了近十下才停止了抽搐,但精液依然流著出來。我站起來,和他接吻,把嘴裏的精液都和他分享。

    “我忍不住了!”說完,我就直直地挺進,把精液都射在他的口裏。等他把我最後一滴精液也吸了,也站起來和我分享。

    我們抱著對方,吻著對方任何可以讓我們吻到的地方,舔著對方的汗,呼吸著對方身上的汗味和濃濃的男人味。我們的下體,又站起來了,我下身緊貼地互相摩擦著。就這樣一直到我們再一次射了精,全身沾滿自己和對方的精液。  穿好衣服,他說:“老師,不如你來我家,今晚不要走,反正明天是假期。  好嗎?“

    “不要緊,今天家裏只有我和我弟弟小家,媽媽去旅行,下星期才回來,爸爸則臨時有事去KL開會了。”

    “是嗎?那好吧!”

    正想出去,卻聽見隔壁的便房發出了淫蕩的呻吟聲,於是我便爬上去瞧瞧,竟是三個學生在裏面翻雲覆雨,而那個被前後夾攻的學生,露出了不知是興奮還是痛苦的表情。而且,好像不只隔壁這一間,而是幾乎整個廁所都這樣。我輕輕地兜了一圈,真是各有精彩,有些還中門大開,不怕你看的挑戰著。

    我轉回頭去時,只見阿豪站在門外,原來我們原用的廁所已經被占霸了。而裏面的情形也可想而之。

    我送阿豪回家,順便認路。一路上,我就問阿豪廁所是怎麼回事。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反正就是這樣了,個個都在廁所裏玩,有些回家玩,但就沒有多少個是真的有心的,三天兩天就換新對象,有不少是一夜情。好學生也這樣,差學生更明目張膽,逃課去廁所。校方也管不了,因為當他們知道時,已經無可救藥了,要開除,恐怕沒學生了,要罰也罰不完,更罰不怕,最後只好只眼開只眼閉了。”  “家長也不管?”

    “在學校的事,管得了多少?投訴也於事無補了。所以,很多家長就把孩子送到外地去上課了。”

    “真的個個都這樣?”

    “你不這樣,也得這樣,你不主動玩,他們也會找你,你不依,放學就得依了,而且下場更糟糕。我就是樣本了,我不主動,卻有時操得比他們主動的更多次。”

    我送了他回去後,立刻回家收拾行裝,同媽說今晚去朋友家過夜,就匆匆出門了。

    我敲敲阿豪家的門,只見他露出赤倘的上半身來迎接我,我以為他只是赤膊而已,誰知進到家裏一看,他竟事一絲不掛的。

    “你這樣不怕有別人來拜訪嗎?還有你弟弟呢?”

    “小家在洗澡。很快就出來了。”

    “你不怕他看到?”

    他笑著搖頭。這時,澡房的門開了,出來一個赤身露體,身上掛著水珠,正在抹身的男子。他樣子不比阿豪俊,只是更頑皮和逗人歡心。而那一身白皙的膚色,健碩的肌肉,和阿豪不相上下。他就是小家了!

    “老師,好。”

    “好。”

    “老師,你和阿豪先上房間,我煮好晚餐就叫你們。”

    “煮晚餐?”

    “是的,今天輪到我煮晚餐,他打掃和洗碗。”

    “分工合作呀!”

    阿豪拉著我:“老師走吧!今晚你和我們一起睡,要去他房間還是我房間就你選。”

    我先看見誰的房間就睡誰的好了。

    進到房裏,我立刻就倒在床上,而阿豪就站在不遠處。直到這時,我才看清楚了阿豪的身體,見證了他的成長。他的長高,故是早已察覺到的,只是他粗壯的手臂,結實的腿,闊而微突的胸肌,六塊若隱若現的腹肌,還有那變得長了、粗了,顏色黑了的下體在濃密的陰毛下晃動著。他轉身去找東西,只見他那背部的肌肉隨著他的運動而活動著,堅挺的臀部和後面看來更清楚的腿肌。他已經是個真正的男人了。

    他收拾好了,就躺在我身邊:“在幹什麼?”

    “在看你。你長大了。”

    他不好意思的笑笑:“老師,可是你和兩年前一樣哦!還是那麼吸引人。”  他的手開始在我的身上遊走,為我脫衣:“老師,不如衝個涼才吃飯吧!”  我點點頭,脫我的衣鈕,他則不客氣地拉我的皮帶,解開我的長褲和內褲。  然後我便進澡房了。阿豪想跟進來,我拒絕了。我衝好了涼出來,菜肴也差不多都作好了。

    “老師,來吃飯了。”

    “老師,飯菜準備好了。”他們兩個幾乎同時叫我。

    我笑著走過去,坐下,不久便開飯了。

    “哇!小家,你做的菜真不錯,好吃!”

    “老師,他做一樣東西更不錯呢!”

    “什麼?”

    “口交。他可會吸人了!”

    “老師,別聽他亂講了!”

    “你們別一直老師老師叫了,叫我哥哥吧!”

    “哥哥!”他們同時叫了。

    吃飽了飯,阿豪便去洗碗。小家卻叫我去沙發坐下,然後拿出一片VCD。  “哥哥,這是我和阿豪偷偷買的,我們很辛苦才叫到一個學長幫我們買,我們也只看過一次而已。我們現在和你一起看。”說著,映像已經出現了。

    “不等阿豪?”

    “不要緊。”

    映像是兩個眉清目秀、白白淨淨的日本少年,剛剛駕車回到家裏。然後,他們進屋子,房間,最後是澡房。他們雙雙脫掉了衣服、褲子、內褲,赤裸裸地在鏡頭前,然後一起洗澡。衝著衝著,他們開始撫摸對方,兩根不小的下體開始膨脹、起立。然後他們開始他們的性旅程,從澡房到客廳到廚房到房間。

    一直看著,我們都隨著劇裏的兩個主角勃起,互相手淫著、愛撫著。戲完了,我們也不知經過了多少次的高漲,只覺得全身無力,身上都是精液。

    “老師,我們回房間休息吧!”

    “嗯。”我點頭答應。

    來到房間,三個赤裸的男人,當然不可能是真休息了。

    阿豪把我拉到床上,和我接吻。小家則趁這時候吧我的弟弟含入他口中。阿豪說得沒錯,小家這家夥可是真會吸人的,我覺得我的弟弟連連抽搐,很快地我便支持不住地射在他口裏。阿豪開始轉移目標,往我背部轉去,而小家則往上移,將他的小弟弟放到我臉上嬉戲。

    阿豪突然發出一聲嘆息,他們兩個便象約好的直往我前後兩口進攻。我有些不知所措,後面的進攻令我想專心一致地享受,但前面這可愛的小香腸卻讓我身不由己地去套弄。我就這樣一直嘆息著、呻吟著,直到我前後都充滿了他們的精液,我的下體已經再次挺起了。他們兩個人伸手去撫弄著它。

    “哥哥,舒服嗎?”阿豪問。

    “嗯。”

    “還要更棒的嗎?”

    “阿?”

    說著,他們兩兄弟交換了陣地,阿豪將我的下體吞了進口,然後他們兩又再前後夾攻,將他們的下體放進我的身體內。這一次可非同小可,全身的大口小口都讓他們侵占了,還陣陣快感如浪潮般地湧過來。阿豪的下體我是熟悉的,只是他的吸人技巧,不下於小家,而小家的下體,想不到竟比他哥哥的更有能耐,一般的大小,長一些,只是那猛攻的衝勁,實讓人欲仙欲死。終於,我們三個人幾乎同時將積存的精華噴了出來。這一整夜,我們幾乎就在做愛和休息中度過。  第二天,我突然好奇的問阿豪怎麼會和小家玩在一起,是不是我那時候誤導了他。阿豪說,本來他也不想小家這樣,也不是因為我,小家的加入,是今年年頭的事。

    是迎新周,可是並非校方做的,是中四中五的學哥們做的學校做的,上星期已經完畢了。這迎新周,花樣不少,體能智力活動一樣不少,而且幾乎每天都有不一樣的玩意,而肯定有的,就是體能訓練如跑步、掌上壓等,匝其智力活動就是問答比賽。起先的三、四天,真的大家對這迎新周的評價都好得不得了,都玩得不亦樂乎。

    第五天一切開始變樣。每一項活動的難度低了,卻增加了懲罰的部分,就是脫衣!有什麼做不到或答錯了的,就要脫一件衣。有些脫得只剩下內褲了,不脫就會被學哥們?脫或被抓下體,可不是一個抓,而是個個抓,而且是伸進內褲裏面抓,他們當然也不是一抓算,總是在裏面抓那麼三、四次才甘願,而象小家這種小可愛,更讓他們愛不釋手,一手拉開內褲褲頭,一面看一面抓。

    第六天,害怕的人多但缺席的人卻少,因為他們已經說了如果敢不來的接下來的日子也不用想會好過了。

    這一天,他們更是猖狂,一來就要全體脫光光,他們也一樣赤裸裸的面對這些小學弟們。還是同樣的訓練,同樣的比賽,可是,一旦錯了,可要在數百人前手淫到射精為止,當然在“表演者”的身上和捉著他下體的,不只是他本人的手。到後來,就直接是站在那裏任他們玩了,手阿、口阿、下體阿,都用上了來對付那可憐的孩子。

    精疲力盡或接受了“特別指示”的,要做的,是為那些學哥解決他們的生理需要,手淫的,要將他們的精液抹在身上;口交的當然要吃下去了。

    最後一天,學哥們拿著他們第一天填寫的表格,看看學弟們是不是真的將他們的哥哥帶來了。他們只要哥哥,一來這樣才有得玩,二來就算已轉外校的都來了,不是讓他們大飽淫欲嗎?於是阿豪也難逃一劫,來了。

    其實平時阿豪都經常被這些人青睞的了,現在他和小家站在一起,更是讓人注目的一對,個個都說,原來你是他哥哥阿,真是有其兄必有其弟!而很快的,在第一的項目,他們這兩兄弟就要被罰了。經過一番討論後其實說討論是給臉了,不如說是“抽水”,心神全在他們兩兄弟的身上,拚命地玩弄撫摸著他們決定來一場帥哥幹小弟的表演。

    於是,他們安排所有人坐下,把桌子排好,阿豪兩兄弟就在上面了。雖然眾目睽睽的尷尬,但是也沒辦法,小家躺在桌上,阿豪垮在小家身上,開始親吻。  很快的,他們便進入了狀況,阿豪的口,也離開了小家的口,往下移了。  阿豪的舌頭,滑過了小家的頸,在他的胸膛滑動著,然後它遇到了那可愛的黑葡萄,阿豪又舔又吸的,小家忍不住呻吟了,手也在阿豪的背更用力的撫摸著。阿豪吸完了左邊吸右邊,然後再往下移,在小家那明顯但不突出的腹肌流連。  再往下,阿豪把小家的陰毛舔弄得濕濕地,卻避開了那紅通通的下體,到了小家那仍然光滑的大腿上。左右的大腿都被舔了,阿豪回到了小家的胯下,在他的陰囊遊走,然後才把小家的下體含進了口裏。最後,小家的家夥,隨著小家的怒吼,在阿豪的口噴射了。阿豪盡數吞了下去。

    這一幕大家都看得清清楚楚,當阿豪口離開了小家的下體,小家未消腫的下體,流出了幾滴精液。而四周立刻響起“幹他!幹他!”的聲音。阿豪用手套弄了自己的陰莖幾下,將小家的雙腳擡起來架在自己肩膊上,然後將小家剛才流出的精液抹在他的後門,再慢慢地將手指伸進去,小家不舒服地扭動著。阿豪將下體對準小家的小洞,把早已被自己的淫液潤濕的龜頭緩緩地塞進去,口中不斷說著:“小家,呢忍著,忍著,很快就好了!”

    終於,在小家被撕裂的喊叫聲中,阿豪完全進入了小家。阿豪不動,小家的後門卻在一下一下地伸縮著,讓他感到陣陣的快感,等小家慢慢地適應了,阿豪開始小動作地抽動,然後動作越來越大,小家和阿豪的呻吟、喘息也越來越響。  阿豪的身體移動得越來越快、越來越快,然後他全力挺入隨著自己發泄的吼叫,將整星期的精液射進了弟弟的身體裏面。等他將下體抽出來時,有些混了血跡的精液隨著流了出來。

    觀眾席上,早已一片狼藉,地上沾滿精液,有些還在手淫,有些已經開戰了。  可是一手捉著自己的下體在手淫的學哥們並沒放過他們,他們走前來,把空著的手在豪兄弟倆的身上遊走,還將手指沾了他們下體的淫液或精液,伸入了他們的後門,剛被破身的小家,忍不住痛苦的呻吟起來。

    一個學哥在阿豪的耳邊說:

    “既然你今天插了你弟弟,我們也很公平的,現在到他插你。”小家在叫不要。

    那學哥聽見了,繼續對阿豪說:“如果你不讓他操,那我們就要操他了!”  阿豪不忍小家再受折磨,起來跪走到了小家的腰部,捉著小家已經被學哥們弄醒的下體,慢慢地坐下去。由於缺乏滋潤,阿豪下得很慢,但是剛才說話的學哥在他的肩膊按了一下,小家的陰莖,立刻完全進入了阿豪的身體內。而努力咬著牙根不出的阿豪,痛得在發抖。

    學哥們的手,依然在他們的身上活動著。阿豪漸漸地適應了小家的進入,開始慢慢地起伏,小家也不能自我地開始抽插他哥哥。

    學哥們並沒有停下來看戲,卻更猖狂地把下體塞進他們的口裏,他們的口裏都有兩根大大的下體在抽動著。

    而剛才那說話的學哥,竟不管剛才的約定將他碩大的下體插進了小家的體內,而手就在取悅著阿豪的陰莖。其他無法分享他們的身體的學哥,就拿他們的手來手淫或把他們的陰莖往他們身上擦,直到射精。而他們兄弟口中的下體也不斷地更換,學哥們的精蟲就要將他們的肚子撐破了。

    終於,一個接一個的,學哥們在他們的身上得到了滿足,而小家也已經兩度將寶貴的精液送進了哥哥體內。他們解決後,竟獲準提早離開。於是他們拖著疲憊而帶精腥的身體回家了。後來聽小家的同學說,他們留下來的,也只是要在他們面前表演活春宮和讓他們操可以了,整天都只是在做愛。

    “從那時起,我們便常常在一起了。”阿豪說。

    聽到這裏,我心疼地把他們緊緊地抱在我的胸前。他們卻趁機咬我的乳頭,把我的性欲再次點燃。我離開把阿豪壓在我的下面,兩根熱槍交戰,而小家的熱槍,則塞進了的我密穴,進進出出地抽插著。

    我們就這樣,一直到了傍晚我們才冷靜了下來,我們一起洗了個澡,在浴室裏最後一次品嘗了大家的精液,我才依依不舍地離去。

    可是晚上,我在床上,卻一再地想起了我們的玩樂。我本來就有裸睡的習慣,就算在學院時,我也是這樣,逼得我那不想和同性戀扯上關系的室友總一再地警告我,但又一再地叫我和他一起手淫,因為他要看我。我很喜歡他幫我剪陰囊後門和後門的毛,因為他一定一手捉剪刀一手捉著我的下體,當我的下體漲大時,他的手就越捉越緊,不知在幫我手淫還是享我的血液不流進去。

    有一次我捉著他的手,逼他幫我手淫,直到精液沾滿了他的手,那是唯一一次,他吃我的精液並要我幫他手淫。其實那一晚他也裸睡,我還趁他睡幫他口交,只是他不知道。

    當晚也是唯一一次我我和他同床共被。我把蓋在身上的被丟開,一面想著這兩天來的點點滴滴,一面在撫摸著自己的胸,搓著自己的乳頭,另左手則慢慢地滑過我因少運動而不結實的腹部,摸到了陰毛,再向下將未推完的包皮拉開,姆指在龜頭轉圈地摩擦著。

    我的右手,也來到了我的毛不多也不長的大腿,向後摸我的屁股,又返回大腿來,然後向上到腹部到胸,又往下,如此的反覆著。我的左手則在我熱紅的陰莖上上下下地活動著,時而只是用手摩擦,時而拉動包皮摩擦。

    有時我會將我的包皮推到最根部,讓我的下體更加地挺立,然後用三只手指滾動我的睪丸,摩擦我的陰囊。我的下體越來越硬,我的動作也越來越快,我雙腿的肌肉都往上提,我身體的肌肉也越來越繃緊,然後一道力直衝到我的下體,隨著我因繃緊而往上翹的身體,我的精液急射而出,直上半空再墜落在我的身上。  射了幾次之後,精液還泊泊地流出,沾滿我的陰毛和陰囊。

    而我,雖然身上滿布精液,但也終於可以安穩地睡一覺了。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