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418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理都懂
Crawler | 5 天前

  (上)

    2005年的一天QQ閃動消息,平時不閒聊,一見陌生請求,就聯想是廣告騙子,立馬直接拒絕。多次拒絕之後發現請求中附有我名字,好奇心不免想一探究竟,通過驗證後立彈出視頻視窗,故事就這麼發生了……

    視頻中出現一位少婦清秀的臉龐,腦海中飛速搜索,原來是她。

    事情還得追溯到02年,記得當時我參加一聚會,認識了現在老婆和朋友的同學(以下就簡稱雪)。因為是老婆主動追我的,平時我愛打籃球踢足球,在隨後日子,只要我在運動場,就會出現老婆的身影,當然還有她──雪,當時我心裡是知道老婆來球場的用意,雪嘛,呵呵,我一直以為是看上了朋友。

    其間,我和朋友聊天中提及,朋友笑著對我說,看上你啦。我當是笑談,一笑置之。

    隨後在老婆的猛烈進攻下,偶被俘虜了,步入男人傳說中的──結婚,你們懂滴,從此就沒再見過雪。直到此時視頻,唉,話題扯遠了。

    出於禮貌和雪閒聊了,我很奇她如何知道我QQ,她一笑不語,說道不光是QQ,手機號也有,我驚訝,但也沒好意思在問。

    在隨後的日子裡,慢慢恢復往日熟悉。

    一天,雪在QQ中告訴我,她回本地了因為離婚分居,我苦口婆心勸著,突然,雪喊出你知不知道今天是因為我,當時瞬間石化……原來之前的事真的。

    雪慢慢道出事情始末,原來,在我和老婆交往期間,她一直默默的喜歡我,也給我打過電話,可是提示空號,這時突然想到老婆當時為何讓我棄掉號碼換上所謂的情侶號……後來我結婚了,她也就順從家人的安排嫁給了一位外地人。

    但事實上她過得不幸福,一直被暴力相加,我默默的關了QQ退出。

    一星期後,我接到個陌生號碼,接通後發現是雪,原以為是來質問我,結果居然是要請我吃飯,原本想拒絕,但覺得會很不禮貌,於是答應了。

    晚上找了個借口去赴約,平時只在QQ上見過,這下見著真人,真心漂亮,豐乳肥臀,少婦的韻味,讓人不免心動。

    閒聊飯後,她提出想兜風,不知道不覺車開到郊外,她突然把手一搭,正好碰及敏感之處,吱,一個急剎,她也嚇到。透過儀錶盤能清晰瞧著她臉紅通通緊張的望著我,不知所措。

    當時我說了一句很囧的話,要不還是回去吧。她呆住,一會緩過神來說道:「怎麼怕我吃了你啊,還是擔心家裡那位。」

    連忙解釋,這時她慢慢湊進,順勢把嘴一貼,我本能的推開,可是她又貼上來,慢慢的,我放棄了掙脫,順應著她舌在我嘴裡倒騰。

    我本能的把雙手伸入雪的胸前,雪的乳房堅挺豐滿而且很柔軟,單手無法完全握滿,我雙手肆意揉著,借助儀錶的燈,發現雪的乳頭居然是粉色的,嘴輕吸乳頭,乳頭慢慢硬了起來。

    她慢慢的把手深入我的檔內,此時下身雞巴早已漲得硬邦邦。她那小手在檔內來回撫摸,慢慢的把頭低向我那,她握著我雞巴,用嘴巴慢慢舔著,細聲的哼道:「好粗!好大!」

    我笑了笑,把手伸入她的下麵,發現此時雪那隔著內褲的屄早就淫水氾濫,屄很迎合著張縮著,雪的陰唇很肥,我心想,莫非這就是傳說中的蝴蝶屄(往後的日子證明瞭我的猜測,這些晚些再敘述)?陰蒂很挺,我慢慢用手指刺激著,接著手指伸了進去,雪很配合的呻吟著,淫水流了我一手。

    這時我停止了手指動作,她擡起頭看看我,然後又猛低下頭來了個深喉,我能感覺她想嘔,她抹了嘴說太長太粗了,剛才那一下深喉差點想吐,雪說完後,又略帶害羞說了聲:「想要。」

    緊接著,她褪下黑色的蕾絲內褲,直接跨著在我身上,順勢握著我的雞巴,此時我說了聲:「不行!」

    雪並沒有理會,繼續握著我的雞巴移到她的私處,她腰一扭,雞巴直接進入屄內,雞巴能深刻感受她的屄內溫暖異常並吸附感十足,屄吱叭吱叭伴淫水並夾著泡狀白色泌物,雪很舒服的前後運動著,由於過分激動緊張沒幾分鐘,我就感覺要射了,於時我把她腰一擡,想抽出雞巴來,雪可能感覺到我的意圖,在耳旁輕聲哼道:「別拔出來,射在裡面。」

    緊接著雪加劇了臀部運動,把屄貼合得更緊,大概20多秒後我射了,她笑著說能感覺到我射精時的力道而且量也多喲,然後就一直追問著,是不是很因為緊張啊才這麼快。

    我不太好意思,「嗯」了一聲,問道:「你還沒到?」

    她居然呵呵笑著說道:「嗯,還差一點。」

    我心想:『艸,這女人性欲這麼強。』

    正不服氣想再來,這時,老婆的追魂CALL響了,罷了,下次吧。

    回去的路上,雪一臉的壞笑又說道:「今天你肯定是緊張啦,在這駕駛坐又不太好放開,換個地方肯定不會這樣,要不然跟你那不對稱啊,能理解。」

    我強漲著紅臉說道:「緊張一方面,最重要怕內射你懷孕,一會給你去買盒毓婷吧。」

    雪哈哈大笑,「傻瓜,都喊你射裡面,我都不怕,你還害怕什麼。」

  我詫異的望著雪,雪輕輕的說了一聲:「上了環。」

    無語……

    送完雪後把通話記錄刪除,回到家,立馬進衛生間洗上了,還好老婆沒察覺。

                  (中)

    第二天上午接到雪的電話,問我回家後有沒有被老婆查覺之類,然後又喊我回請她吃飯,有了開頭,餘下就順理成章,也就沒了之前那種距離感。

    我立馬答應,好的,晚上見,此時心想一直想著的是──看我今晚如何讓你領教領教真實的水準。

    晚上向老婆又編了一個藉口去赴約。在小包廂內,邊吃邊互逗著,飯後,我開著車問雪:「咱們去哪?」

    「隨便你,我今晚交給你。」雪答道。

    我會意的笑著把車開到一破舊的廠房,雪壞笑的看著我,「你到底帶過多少個女人來這裡,看你這麼輕車熟道。」

    我:「暈,冤枉啊,你是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

    雪:「信你鬼話。」

    我:「真的,對天發誓。」

    不過說實話,除了老婆之外,雪是我唯一的女人。

    雪看著我真摯的眼神,輕聲的說道:「看得出來,傻瓜。」

    我暈,原來雪是一直在逗我,我笑著說道:「這裡安靜,沒人打擾,可以安心。」接著直接進入主題,我抱著雪來到廠房邊的一個矮牆邊。

    雪小鳥依人躲在我懷裡,我慢慢的褪去她的上衣裙領。

    借著月色,看著雪那美妙的身體,雙乳挺拔,乳頭細小呈粉色,用嘴輕啄著,不時雙手緊揉,雪伴著呻吟配合著,我慢慢撩開雪的裙子,把手伸入她的內褲,咦,今晚居然是穿了丁字褲。

    此時雪的騷屄,早已是淫水溢出,手指刺激她的陰蒂,雪伴有節奏的顫動著,我把手指緩緩伸入前後抽插,能感到騷屄比昨晚更有吸附感,我停止了手上的動作,把手移到她的乳房上,這時她的呼吸更急促了。

    於是我脫下她的裙子,我低下頭看清雪的陰部微微的隆起,陰毛整齊也很柔軟(記得看過一篇報導,陰毛柔軟的女人會疼人),最讓我驚訝的,是騷屄居然也是粉色的,看來雪這些年來婚後一直分居不假,陰唇肥厚,陰蒂細紅,是蝴蝶屄,沒想到傳說中蝴蝶屄真的讓我遇上了。

    我深深用舌頭和嘴舔屄,雪呼吸急促並伴有強熱顫抖,大聲呻吟著,一直喊著:「我要!」接著摟著我一直吻,手伸向我褲子,熟練的解開拉鍊,握著我的雞巴,不時滑動。

    我把雪兒的腿分開,然後順勢進入,強烈猛插著雪的騷屄(對於雪的騷屄那感覺直到今天我仍記憶猶新),不時換著體位,雪不停的呻吟著並輕哼著:「第一次感覺到那裡完全充實。」

    我一聽更加劇了動作,過了20多分鐘,我感覺到她下體伴有節奏吸吮收縮,一陣抽搐雪高潮了,淫水並著泡狀分泌物沾滿我們倆私處。

    我對雪兒說,「換個後入式。」

    她順從的轉過身去,我把雞巴一頂,直進深入,抽動了一會,雪扭過頭說,「有點痛,還是換我坐入吧。」

    我只能做罷,她跨到我腰間,上下扭著豐滿的身體,我把頭深深埋入她的胸前,她則配合的迎回著,大概又過了半小鐘,她突然加劇腰部運動,我知道雪又要高潮了。心裡得意著,「怎麼著,這下知道哥的曆害了吧。」

    雪喊道:「受不了!」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唰,接著把屄挺起上下抽搐,「吱」的一聲,一陣曖流直噴我身上,艸,潮吹,跟老婆那麼多年都沒遇上。潮吹、蝴蝶粉屄、挺拔的粉乳今天一次全遇齊了。

    不過事情還沒完,因為我還沒到high,轉過身再直進入抽插,這時雪沒再說痛,而是很配合的前後搖晃著。

    此時潮吹過的騷屄更是異常濕潤,而我也覺得很奇怪,平時跟老婆一般是在40分鐘左右(不含前戲)就得繳槍,今晚居然如此亢奮。

    雪轉過身來問我,「寶貝你還沒到啊?我都高潮了2次啦!」其實當時我的雞巴說實在都有點麻木了。

    「快了!」我回道。

    雪說:「要不我口愛吧。」

    雪直接抽出屄轉過身來幫我口交,雪將我的雞巴頭含在嘴裡,完全沒齒痕,同時用手有規律地撫弄我的蛋蛋;雪用用舌舔弄陰莖頭、蛋蛋,一會完全深喉雞巴全部,一會舌頭輕吮雞巴頭。

    此種感覺從來沒有遇過,以至於我都懷疑雪口過很多男人,或是有很多男人(這個後來才知道,我是她唯一一個口爆而且是自願口爆並委身的的男人,她前任及後任老公也不曾有)。

    又過幾分鐘,我感覺到射精感,而雪早就感覺到了,擡起頭來對我說:「內射裡面。」

    雪喜歡我精液射在她身體內的感覺,而我知道雪上環了,就更安心(然而就是這次,雪居然懷孕了,這些都是後話)。

    於是提槍而入來了老漢推車,雪急劇用騷屄著吸附著我的雞巴,並不時扭動腰配合著,抽插了十幾下後我終於射了,精液一下填滿了她的騷屄,我想拔出雞巴,雪卻不肯,說:「先放著,想記住這一刻。」

    她順勢背坐著我的腿上,而精液夾雜著泡狀分泌物和淫水,從我倆私處滲出流了一地。我們就這麼赤裸著交織在一起看著月亮聊著。

    許久,她說了一句,「你真的好厲害,是不是吃了藥啊。」

    我:「臥槽,你什麼意思啊,上次因為緊張,這次是我正常水準。」

    雪:「知道啦,看你那就知道,跟你開玩笑的,你那真的比我家那位大太多了,家那位粗長只有我3分之1。」

    這時我才回想起和雪在做愛時,她說的第一次感覺到那裡完全充實含義,雪緊接著說:「要不我幫你生個兒子?放心吧,不要你負責。」

    暈,我當時嚇了一跳!我只含糊答著,接著我轉移話題問雪,「你口愛很熟練啊,是不是常給你老公口爆啊。」

    雪突然生氣說道:「是啊是啊,口過很多男人練出來,行了吧,這答案你滿意不。」

    暈,見雪生氣,連忙哄著。

    我:「我不是這意思啊。」

    雪:「那你是什麼意思?」

    我:「……」

    雪看著我的表情,「吱」的笑了出來,「告訴你你可別笑我,一直幻想著你,最近用水果練習的。」

    我驚訝的看著雪,雪認真的說:「真的,從來沒有跟別的男人口過,也沒有跟別的人做過,你是除家那位外唯一的男人,這些年來一直分居。」

    看著雪那認真的表情,我真心相信了,因為我相信溫柔女人不會撒謊。

                                (下)

    隨後的日子裡,在河邊沙灘、草地、山坡、竹林、樹林、賓館裡都留下了我倆歡愉的身影。雪很善解人意,電話短信都是在上班時間,從不給我添麻煩,我很感動很慶倖能遇上雪。  
    時間過得很快,一個月後的一天上午雪打來的電話,我很自然的走到角落。 

    雪很緊張的說:「我懷孕了。」

    我:「啊,怎麼回這樣,不是有環嗎?」  
    雪:「估計是在廠房那次,你太猛了,把環給整鬆了……」  
    我:「那你……」

    雪:「放心吧,下午我就去處理,只是告訴你一聲。」  
    我:「那我陪你去?」  
    雪:「不要,讓熟人見著對你影響不好。」  
    此時我內心真的很糾結,糾結的是當年我怎麼就這麼遲鈍,錯過了這麼一位好女人。  
    下午我打電話給雪,問清她在哪個醫院,雪讓我在醫院外面等著,我拿出幾千元給雪,雪直接拒絕。讓我趕緊走,以免遇見熟人。

    我默默轉身走了,因為愧疚不敢直視雪的眼神,第二天,我買了些滋補品給雪送去,雪臉上色很蒼白,精神狀態不是很好,我不知道該說什麼,只有抱著她。

    坐了一會,雪就催促我走,讓我最近別來看她,她也不會接我電話,我問為什麼,她望著我,許久才吐出一句話──「對你沒有免疫力,怕讓人知道對你會有影響。」  
    往後的日子我打電話給雪,她的電話一直處於關機狀態。

    一個月多後,我接到雪的電話,開心的告訴我她離婚了,約我晚上見面。

    晚上我找了個藉口赴約,在咖啡館單間裡見到雪,許久沒見,感覺雪又變漂亮了些,雪慢慢把最近的時間裡事情一一跟我『彙報』。

    原來借著休養這段時間順便回去把離婚手續給辦了,但因為對方刁難,最後她為了擺脫同意淨身出戶。

    我:「唉,女人啊!你傻啊。」

    「我只想擺脫,現在單身的感覺挺好,以後我也不用有背叛罪惡感,你也不需有壓力。」

    雪壞笑答道同時用腳尖在我檔內滑動暗示著我。之後我們就在這環境裡又激情四射的交織在一起,在刺激又有些少許的擔驚後完事。事後,我們一前一後離開了咖啡館。  
    日子就這麼的過著,一晃到了08年,隨著孩子哇哇落地,我也升級成父親。

    在這幾年裡,我老婆似乎也隱約覺察到些什麼,但一直沒點破,而我也一直在思考著這個問題,長此以往,對家庭、對雪都是一種不負責,但每次想開口時,都讓雪給堵了。直到在一次激情過後雪告訴我的一件事,才讓我下了決心。  
    事情起因是這樣的,雪憑藉其能力工作業績2年內在一家外資公司當上了助理,經理一直她有非分之想,但雪每次都能輕易避開。

    直到一次出差,出差時是1男3女,不用說經理就是那1男,在某城市裡經理支開了雪的同伴,在車上單獨和雪攤牌,要麼答應委身,要麼走人,雪當場拒絕,結果那不要臉的經理二話不說把雪趕下車,然後直接走人。

    雪當時下車時包都沒來得及拿,在這人生地不熟的城市,手上只有手機和不足百元,最後在網吧遇到一好心女網管將就過了一夜,回來就辭職了。

    我聽完很生氣,問雪為何不打電話給我,雪只是輕聲說道:「很想,但是約定好,只在白天工作時間給你電話短信,我不想破壞你的家庭。」我深深陷入沈思。   
    時間又過了一段日子,老婆似乎真的知道些什麼,一直旁敲側擊,但還是沒點破。在這段時間內,我考慮了很多,下決心要跟雪攤牌。

    在做決定攤牌那晚,找了個聚會的藉口準備出門時,特別不同於往常的是這次出門前,老婆特別細心的幫我整理衣服,並用很複雜的眼神直盯著我,當時我真的不敢直視老婆,我深切的感覺到老婆真的好像一直知曉事情,但我只能默默地在心裡對老婆重複說著一遍又一遍對不起,以後不會再這樣啦。   

    出門後順利的接到雪,開車來到第二次激情之地──廢棄廠房。

    我望著窗外:「對不起,雪,我倆的關係該結束了。」  
    雪詫異的望著問:「為什麼啊,我不會破壞你的家庭的。」  
    我:「離婚,我對不起老婆和孩子,但不離這樣對你很不公平,不能正大光明給你名分。」  
    雪:「知道你是為了我好,但我不在乎,也不在意名分,只想默默地做你身後的女人,哪怕一直這麼偷偷摸摸。」  
    我:「……但我很內疚,你還年輕,不能一直這麼著……」  
    雪哭抱著我,吻著我,我把雪推開,雪又撲上來,雪在耳邊輕聲說道,「只要是對我好的,什麼都接受。」

    我沒法再拒絕雪,因為我知道這是和雪最後的激情之夜,也就是通俗所說的分手炮。  
    那晚在車上,我和雪都無比放鬆,連續來了四次。以至於最後開車時感覺腳都有些發軟,在回家的路上,雪突然哭著對我說,要在我身上留下她的印跡。

    我一聽呆了,慢慢的把車停在路邊,「來吧,你想在哪留?」

    她指了指肩,然後就撲上來,我以為她會咬,半天沒動靜,只是默默靠在我肩。

    我問:「怎麼,不留了?」

    「如果留了,你回去老婆發現怎麼交待啊,算了。」   
    「……」   
    我摟著雪,雪突然很粗暴的把我向後推開,接著,雪俯下身解開我的褲子拉鍊。我吃驚問道,「雪你還要啊?」

    她並不理會,只是用嘴吸住我的雞巴,默默點了點頭,雪很細心的吸舔著,過了許久,我射了。

    緊接著,雪把嘴裡的精液全吞了,然後含淚告訴我,她已經留下我的印跡。我怎麼也沒想到雪會以這麼一種特別方式來告別我倆的『旅程』。   
    從那晚之後我再也沒見著雪,也沒在接過雪的電話,偶爾只是在QQ打個招呼,相互守著之間共同的秘密,心照不宣成了最好的異性朋友,當然是純友誼的那種。後來雪再婚了……

                                【完】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