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2380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6-10-13 08:03:22

我叫張揚今天18歲,還在上學,今年暑假我就去哥哥的別墅玩。

  哥哥叫張飛,哥哥大我十歲,雖然因爲這個名字哥哥在讀書時沒少被人嘲笑,
但工作後卻都變了,大家都叫他猛人張飛,張總!

  哥哥以前是搞銷售,但我也不知道他是用什麽渠道,最後變成搞金融投資的,
有點像是民間集資,但哥哥很會運作,基本沒出什麽問題,買了好幾套別墅和跑
車。

  不過這些都跟我沒什麽關係,因爲哥哥覺得我還在讀書,所以基本上我還是
過著普通學生的日子,甚至普通學生都有手機什麽的,我啥也沒有。

  在我把暑假的作業都搞定了之後,我就到哥哥的別墅來打土豪了,哥哥的別
墅裏各種設備都有,遊戲裝備超級多,所以我就跑來過個瘾。

  不過我會來也是因爲我嫂子很溫柔體貼,嫂子叫馬蓉(懶得想名字,直接這
樣了!),是和哥哥一起創業的,有錢後很注意保養,現在基本是前凸後翹,很
是迷人。

  每次哥哥都交待什麽東西不能給我玩,等他出去了後,嫂子都會偷偷拿出來
讓我過把瘾。

  三樓臥室,張飛正親吻著他的妻子,然後電話響了,接了下拍了拍妻子的肩
膀:「我去公司開個會!」

  「這麽晚了還開會,人家想要嘛!」馬蓉撒嬌道。

  「你先去設備間玩下吧,公司的事不能拖。」張飛事業心很強,穿好衣服就
走下樓了。

  「哥!你們要出去啊!」我見哥這麽晚了還要出門,便開口問道。

  「弟弟呀,你好壯呀,剛董事會來電話,要張總過去開個會,你今天就好好
的玩吧。」哥的秘書走了進來,穿著制服穿裙,翹著那豐滿的臀部,搭在我肩膀
上眼含深意的說道。

  「好啊,嘻嘻,謝謝張姐,你可不能向我哥偷偷舉報哦。」我俏皮的說道。

  「當然不會呀,今晚好好表現,等會去樓上玩一玩啊!」說完她用那細嫩的
小手拍了下我的屁股道。

  我見哥走後,在大廳拿起了VR頭盔玩著沈浸式虛擬現實遊戲,我剛戴上的
時候真是大吃一驚,因爲太真實了。

  經過我的百度也對這個設備有了基本的認識。

  沈浸式虛擬現實其明顯的特點是:利用頭盔顯示器把用戶的視覺、聽覺封閉
起來,産生虛擬視覺,同時,它利用數據手套把用戶的手感通道封閉起來,産生
虛擬觸動感。係統采用語音識別器讓參與者對係統主機下達操作命令,與此同時,
頭、手、眼均有相應的頭部跟蹤器、手部跟蹤器、眼睛視向跟蹤器的追蹤,使係
統達到盡可能的實時性。臨境係統是真實環境替代的理想模型,它具有最新交互
手段的虛擬環境。常見的沈浸式係統有:基於頭盔式顯示器的係統、投影式虛擬
現實係統。

  我現在就戴著頭盔,拿著手柄在瘋狂的打著僵屍,時不時的腳會踢到桌角,
這讓我有了一些安全感。

  「臥槽,又來,尼瑪的,最後一梭子彈了,老子跟你們拼了。」

  「砰砰砰砰……」我聲邊傳來了劇烈的槍聲,在子彈打完後,拔起匕首就上
去幹。

  「砰……」我肚子被僵屍打了一拳,纏在肚子上的設備瞬間將這種感覺同步
了過來。

  「嘶……」讓我嘴角抽了一股涼氣,不一會兒就被僵屍包圍了,角色就挂了。

  「媽蛋!疼死我了,玩這遊戲真他媽的折磨人。」我把頭盔拿了下來。

  這幾天,等哥哥一出去,我戴起頭盔都要玩上一個多小時,沒想到今天狀態
太差,玩個十幾分鍾就挂了。

  「奇怪,嫂子呢!」以前玩一個小時後,摘下頭盔,都可以看到嫂子坐在沙
發上,並且會用很體貼的給我榨一大杯的果汁,補充一下體力。

  「等會去樓上玩一玩啊!」我想到了張姐的話,心中有些奇怪,難道是樓上
還有更好玩的東西,心中一有這種念頭就壓不下去。

  「啊……啊……」我隱約中聽到了一個女人的聲音,時遠時近。

  這種聲音撓著我的全身,讓我十分的好奇,我像一隻貓一樣掂著腳,慢慢的
往樓上走去。

  在三樓的時候,終於從以前一直緊閉的大門縫中傳來了更爲清晰的聲音。

  這個哥說是健身房,但從來都不讓我進去,也不讓我看,門鎖還是指紋識別
的,我幾次想進去都破譯不了。

  我側身靠近後,發現門沒有鎖死,留了一個細縫,也正是這個細縫,讓我聽
到了嫂子發出的幽長的呻吟聲。

  我慢慢的挪動著腳步,走到了門縫邊上,往裏看去,直接讓我的肉棒挺了起
來。

  我看到了嫂子馬蓉此時赤身裸體的趴在一個小型摩托車的設備上。

  高翹的屁股在摩托車的尾部外,屁股後面有一根粗壯的肉棒快速的抽插著,
這個摩托車很奇怪,像是幾歲兒童坐的,車把也是很低,嫂子的雙手此時撐在較
低的車把上,仰著頭,頭上還戴著VR頭盔和耳塞,披散著長發,嘴裏又是含著
一根肉棒,在輕柔的口交著。

  「臥槽,什麽情況,嫂子竟然給哥哥戴綠帽子,他媽的騷貨!」我此時很震
驚,沒想到嫂子竟然還偷偷的藏了二個男人,由於門縫太小,我隻能看到嫂子前
後都被插著肉棒,但卻看不到具體那二人是什麽樣子。

  我見嫂子帶著VR頭盔,一咬牙,慢慢的將門縫推得更開了,我整個臉都趴
在了門縫上,想看清那兩個男人。

  我的眼神吃力的從嫂子那豐滿的身體上挪開,往她身後的男人看去,隻看到
一個背影,看起來很健壯,有點像明星的感覺。

  但卻看不到正臉,我將門縫推得更大了,往站在嫂子面前,正在被嫂子口交
的男人看去,這一看嚇得我一哆嗦!

  「宋仲基!多少美少女的男神歐巴!而且竟然是實體娃娃!!!」

  「臥槽,什麽鬼!竟然是VR色情裝備!而且這娃娃也太像了吧,眼睛還會
眨眼。」

  我慢慢的將門推開,「嗖……」的一聲就閃身進了房間,瞪大了雙眼在嫂子
那美妙的赤裸胴裸上貪婪的看著,仿佛用眼神就可以把嫂子給吃了。

  馬蓉此時和往常一樣的在玩著VR設備,藍牙耳機上傳來了男人蠻橫的聲音。

  「騷貨!看你後面被幹得多爽,跑啊!怎麽摩托不開了?一下子就被追上了?

  嘿嘿,還沒操得那麽騷,你是不是騷貨!」馬蓉擡起頭,在VR頭盔裏看著
眼前的男神,沒想到今天玩著「赤裸追蹤」沒多久就被男人給追上了。

  這遊戲一但被追上,手腿就會自動被扣在了車上,動彈不得。她被堵在了大
馬路上,後面的男人一下子就竄上來,提起肉棒就往自己的小穴裏抽插了起來,
前面的男人還不讓她從車上來下,直接按住她的頭,將那大肉棒插進了她的嘴裏。

  「咳咳……不要啊!求你放了我吧!」她看著眼前的大肉棒,又要插了進來,
哭啼啼的哀求道。

  「放開你?你這騷貨,好好的吃我的大雞巴,讓我射了再說!」男人說完,
伸出手將她的頭部按住,肉棒再次插進了她的嘴裏快速抽插了起來。

  「唔……唔……」房間裏傳來著肉棒撞擊陰道的聲音,和口交的「撲哧、撲
哧……」聲。

  我看著嫂子一開始在哀求,沒一會就舒服的呻吟著,淫蕩的呻吟聲聽得我都
臉紅。

  我早就脫光了身體,手裏抓著堅挺的肉棒快速的撸著,並且觀察著這些設備。

  我手在這兩個歐巴的肉棒上彈了下,確實仿真做得很好,手感沒有太大的區
別,連陰毛都有。而且這二根假肉棒也很有意思,它們是自動伸縮的,而且頻率
還掌握在嫂子的摩托車手柄上的開關上。娃娃身上有開關,但我卻不敢隨便按掉,
怕引起嫂子的懷疑,摩托車後面也有「鎖手腳」、「解鎖」的按鈕。

  不過嫂子比較少讓肉棒自動抽插,反而像是在鍛煉一般,一會練著深喉,一
會練著抖臀,看得我十分無奈,嫂子此時的身體前後都被實體娃娃給堵住了,我
隻能在她身側幹看著。

  有得看,沒得吃,這種感覺比死都難受,正當我撓頭騷耳的時候,情況終於
發生了變化。

  隻見嫂子前面的實體娃娃突然後退了幾步,將那大肉棒從嫂子的嘴裏拔了出
來,嫂子貪婪的大口喘著氣。

  不知道嫂子VR裏面的面畫是什麽,隻見她用那嬌嫩的香舌舔了下嘴角,淫
蕩的呻吟道:「快給我,給我大雞巴,射進我的嘴裏!」然後右手按了下按鈕。

  隻見實體娃娃的手落了下來,雙手按住嫂子的頭部,身體再次往前,肉棒慢
慢的插進了嫂子的嘴裏,三淺一深的把嫂子的嘴巴當成陰道一般抽插了起來。

  「唔……啊……」嫂子像是知道嘴裏的肉棒要爆發了,興奮的配合著。

  「唔……」不一會兒,隻見嫂子喉嚨滾動了起來,像是在吞咽什麽,然後急
忙又按了個按鈕,前面的實體娃娃一直後退著,直接退到了牆壁,電源熄滅了。

  「咳咳……」見肉棒退了出來,嫂子幹咳了起來,嘴裏還溢出了幾滴白色的
液體。

  「臥槽,這娃娃還會射精,而且這精液也太像了吧,聞起來味道也差不多。」

  我看得真是歎爲觀止,不過見娃娃終於退位了,該朕上場了!

  我挺著肉棒移到了嫂子的面前,看著美豔如尤物的嫂子在我胯下,甚至大肉
棒距離嫂子的嘴唇是那樣的近,或許隻要一下大肉棒就可以插入嫂子的嘴巴內,
我全身都興奮的顫抖了起來。

  「嗯!你的雞巴真大!精液太好吃了!」

  「騷貨喜歡吃大雞巴,我小叔子偷看我的時候,大雞巴都頂在褲子上了,看
得我好像吃他的大雞巴!」嫂子像是在對話一般,竟然還提到了我!

  「對!我是騷貨,小揚在玩遊戲的時候,我就在面前用黃瓜手淫,最後再榨
給他喝!」

  「好想肉棒操我啊!老公都一年多沒碰過我了!操我!用力!啊……」

  我聽到嫂子竟然有這種想法,不知道是真的還是假的,不過已經把我引爆了。

  我挺了下身,將饑渴的大肉棒插進了嫂子微張的小嘴裏,那種溫暖的舒服喊
直接讓我呻吟出聲,「好爽!」

  馬蓉此時正在回答著遊戲裏的「欲望挖掘」環節的問題,突然嘴裏又塞進了
一個堅硬的肉棒,讓她有些措不及防。

  不過她也是反應過來了,看來是回答的問題觸發了隱藏情節,說想吃小叔子
的肉棒,就自動再塞了進來,讓她好沈浸進去,這遊戲有上百個隱藏互動彩蛋,
就是爲了讓人有新鮮感。

  她也索性閉上眼睛,不再看VR裏的面畫,把嘴裏的肉棒當成是小叔子的,
貪婪的吞吐了起來。她萬萬不會想到,此時嘴裏的肉棒真的是他老公的親弟弟的。

  我將肉棒插進嫂子的嘴裏後,十分的緊張,生怕她發現什麽,她按了幾下按
鈕發現沒什麽反應,然後像是恍然大悟一般,又賣力的舔著我的肉棒。

  「喔耶!嫂子沒有發現,太棒了,她正在給我口交!」我看著美豔的嫂子此
時在我胯下給我溫柔的口交著,征服感由然而生,而且那舌頭舔得我太爽了。

  嫂子的嘴巴實在是太厲害了,看來這口交鍛煉得很有效果,吸吮大龜頭的技
巧也很厲害。巨大的大龜頭把嫂子的嘴巴給撐開到極限,不過嫂子卻不管這些,
一上來就做著深喉運動。

  嫂子吸吮住我的大龜頭後,可能有了剛才對娃娃的鍛煉,非常決絕的含住大
龜頭就更加進一步的吞噬著我的大肉棒,二十幾公分的陰莖被嫂子一寸寸的吞噬
著,巨大的肉棒緩慢的進入嫂子的深喉內,溫暖緊湊濕潤的環境讓我大肉棒是相
當舒服。

  大肉棒被嫂子溫暖濕潤的深喉包裹著,我看著嫂子的臉蛋開始慢慢的脹紅,
她又堅持了一會,才開始吐出我的陰莖。

  「小揚!你的雞巴太大了,嫂子都快吞不下了。」馬蓉知道實體娃娃的肉棒
可以自動加大加粗,也不覺得奇怪,這幾次的深喉鍛煉很有效果,讓她忍住了喉
嚨裏的不適,一種被虐的快感也襲滿全身。

  「我要吃小叔子的大雞巴,快給我!把大雞巴塞進嫂子的嘴裏,把精液射進
我嘴裏,我想吃!」馬蓉此時像是真的在吃老公的弟弟,那強壯年輕的小鮮肉一
般,也是十分的興奮。

  我一聽嫂子的這種要求,屁股一挺,肉棒再次插了進去。

  嫂子這次像是豁出去了一般,含住我的大龜頭後頭就一直往下沈,嘴巴不斷
的吞進我粗大的陰莖,粗大的陰莖讓嫂子口水本能的流出來,而隨著嫂子的努力,
陰莖在嫂子的紅唇下被征服著,在幾次後嫂子真的相當厲害的把二十幾公分的陰
莖給全部吞下去了。

  「嫂子,你實在太棒了,大肉棒真舒服」我大聲的對著胯下的熟婦說道。

  大肉棒好像頂到嫂子的胃裏了,嫂子這樣的才叫真正的深喉,堅硬的陰莖夾
在嫂子的深喉內,那緊湊溫暖濕潤的環境太爽了,整個陰莖都被嫂子給征服了,
甚至嫂子的兩片嘴唇都貼到我陰莖的根部,整個大雞巴都在嫂子的嘴巴內。

  「嫂子,你實在太厲害了,,,我要射了,,,啊啊,,」我知道自己要射
出來了,有些粗暴的抓住嫂子的頭,當做她的騷穴般狠狠抽插著大聲的說道。

  嫂子對頭部被抓住也沒有太大的反應,而是配合著我,張大了小嘴。

  我雙手抓住嫂子的頭,二十八公分的陰莖如抽插騷穴般,大肉棒不斷的狠狠
撞擊著嫂子的嘴唇,隨著我大肉棒的抖動,乳白色的精液不斷的射入嫂子的嘴巴
內,此時整個陰莖都塞滿在嫂子的嘴巴內。

  隨著我的爆發,精液一發發的射入嫂子的喉嚨裏,我怕嫂子發現肉棒變軟了,
迅速把陰莖從嫂子嘴巴內拔出來,嫂子開始劇烈的咳嗽,讓我看得又是心疼又是
征服感爆棚。

  「小揚,你真厲害,射得好多啊!」馬蓉此時也是十分的滿足,再次張開眼
鏡,回頭看著在後面一直幹著自己小穴的男人,索性眼睛一閉,男人的影像慢慢
的變成了小叔子的樣子。

  「啊!小揚,快操我!操死嫂子吧!」她已經沈浸在自己的幻像之中,殊不
知此時她的小叔子正像一個學生一般,直勾勾的看著她的小穴。

  我如一個在沙漠上快渴死的男人看見綠洲般,雙手抓住嫂子的大腿大大分開,
我趴在嫂子的胯下,仔細的看著嫂子胯下的模樣,這個是女人最神秘的地帶,也
是我朝思暮想的地方,我如一個最好學的學生般,仔細的注視著嫂子的陰戶。

  嫂子的下體是個標準的極品白虎穴,沒有任何的陰毛存在,光滑漂亮誘人,
白虎穴可以讓男人一眼目睹女人的大陰唇,此時嫂子的大陰唇就清清楚楚的暴露
在我眼前。

  兩片相當肥厚的陰唇緊緊的將實體娃娃的肉棒夾住,鮮紅粉嫩的大陰唇隨著
攪動上下翻動,上面那如菊花的屁眼緊閉著,讓人看著浮想聯翩。

  房間的另一側是整塊的一面大玻璃牆,我從玻璃中看著嫂子那個跪著實在是
太騷了。

  「咯咯咯……張總,你弟弟在看著你呢!」玻璃牆的另一邊,一個妖豔的女
人趴在玻璃牆的另一邊,翹挺著豐滿的臀部,像一隻母狗一般,制服短裙被撩到
了腰間,內褲被褪到了膝蓋處,後面一個男人很興奮的盯著牆的另一頭,使命的
挺著下體,房間也是「啪啪」的直響,這赫然是一個雙面玻璃牆,如果這一幕讓
馬蓉看到,絕對大吃一驚,因爲那男人正是她的丈夫張飛,而那個女的是被她派
去給丈夫當秘書隨便監視的親閨蜜劉豔紅。

  「張總,你說你弟弟會不會插進去呀,哎呀,張夫人已經運動完了,解開了
手腳上的環扣了,咯咯,你看你弟弟這個膽小鬼,已經抓起了衣服準備跑路了。」

  劉豔紅想到從小到大的攀比中,這一次終於贏了馬蓉,不僅吃了她老公,而
且還看到好閨蜜被猥亵著,心中十分的得意,她透過玻璃看到這一幕咯咯大笑,
並且屁股向後用力頂著男人的下體,像是在詢問一般。

  此時我見實體娃娃實然退到了牆邊,並且關閉了電源,正是心中一喜,提起
肉棒準備接替,然而嫂子手腳上的環扣突然就解開了,她微站了起來,扭動了被
綁定很久的手腳,看樣子準備去摘頭上的VR頭盔,嚇得我直接抓起衣服準備往
門口沖去。

  「張總,你倒是想辦法呀,你老婆這頭盔要是一摘,你弟弟絕對就跑路了,
咯咯……」,男人聽了這話,更是用力挺了下體,像是在回答「放心」一般,隻
見男人抓在手上許久的遙控器按了幾個按鍵,又繼續挺動了起來。

  「咯咯,張總,你老婆這綠帽要給你戴實了,你看你弟弟見你老婆又被扣住
手腳,瞬間膽子又大了,你看,啊!插進去了……」

  「哈,你這騷狐狸,她還是你閨蜜呢,還這麽放心的讓你當我的秘書,你就
出這樣的壞主意啊!」

  「誰叫她什麽都比我強,還總是用可憐的眼神看著我,我就要搶走她最心愛
的男人!而且『有事秘書幹,沒事幹秘書』,不正是你們男人最喜歡的嘛!」女
人惡狠狠的說道。

  張飛此時看著自己的妻子被親弟弟從後面幹著,心裏十分的興奮,他感覺自
己有些變態了。

  當初他和老婆在創業的時候,被一家渠道商給壓住貨了,夫妻倆專門跑去解
決,又是喝酒,又是陪不是的,他到現在還記得那男人的嘴臉,總是盯著他的老
婆胸部看,最後那晚他醉熏熏的自己回到了家,她老婆在他第二天酒醒了才到了
家,那天早上事情就都解決了,看著妻子像是運動量過大疲憊的樣子,他並沒有
問,但心裏是知道自己被戴了綠帽子!

  一想到自己的老婆被那老男人壓在下面狂操的惡心畫面,他就提不起性欲,
碰都不想碰妻子。

  他也專心自己的事業,而當男人不用下半身思考的時候,事業都會很順利。

  就這樣一年多,他的事業達到了現在的巅峰,找到了那個老男人的老婆,花
心思勾引過來,帽子也給他戴回去後,內心的陰影才消除了一下,也重新找回了
男人的自信,重振雄風,並且也得到了生意場上的不小資源。

  正在他春風得意的時候,他的秘書還是那樣千方百計的對他勾引,他也就不
再客氣了,以前那是對做愛有一種厭惡性,現在想著是在偷情,讓他春意盎然。

  但妻子被別的男人壓在下面的那種想像畫面,一直像個魔咒一般籠罩著自己,
讓他有些失常。

  張飛此時用力的拍打著秘書的屁股,兩眼直勾勾的看著妻子被自己的親弟弟
用同樣的姿勢操著,旁邊的監聽設備傳來妻子淫蕩的呻吟聲,都讓他興奮非常。

  「啊!小揚,操我!從後面用力的幹我,好大的雞巴啊!」

  「張總,你看蓉兒這樣手腳都被綁著多沒意思呀,再來點刺激的啊!你鎖住
蓉兒手腳的環扣給她解開嘛!」劉豔紅看著閨蜜那舒服勁,她就全身不舒服了,
不禁慫恿道。

  張飛此時又想到了給自己戴綠帽子的老男人,那天晚上他是怎麽折磨妻子的,
他也想看一下,他按下了手上的按鈕。

  馬蓉此時感覺後面被強力有的肉棒插著,讓她高潮疊起,但按了幾次開鎖按
鈕都沒有作用的手腳環扣,此時突然的「啪」的一聲打開了。

  她扭了下手腕,在前後搖動中摘下了VR頭盔和耳機,今天的性幻想實在是
讓她太舒服了,快感排山倒海的襲滿全身,讓她張開還在緊閉的雙睛,扭起頭想
贊美一下今天的實體娃娃。

  「啊~ !小揚,怎麽是你!!!」馬蓉定睛一看,隻此在她後背狂抽插著肉
棒的哪是實體娃娃模型,分明就是她的小叔子,張揚!剛才還在幻想著和小揚子
交合,此時春夢成真是,卻讓她有些措不及防。

  「啊!嫂子,你怎麽解開了!」我正心滿意足的用力頂著,都沒有發現嫂子
的動作,實然看到她大叫一聲,並且頭盔都摘下來了,像一個做錯壞事被抓現行
的小孩一般,心下慌亂,但卻強行找借口。

  「嫂子,是你叫我幹你的啊,你剛才說要吃我的雞巴,又讓我從後面操你,
我就聽你的吩咐了啊!」我像個無賴一般的回答道。

  「不是!不是!你!你……是怎麽進來的!」

  「你門沒鎖啊,不是你故意讓我進來的嗎?」

  「亂講,我門明明鎖好的!你……你快下來!」

  「嫂子,你怎麽可以怪我!是你門沒鎖,我進來後你又說想吃我的大雞巴,
我剛拿出來,就被你給含在了嘴裏,是你給我口交的啊!」

  「還讓我射在你嘴裏,說我的精液很好吃!」

  「後面你還讓我從後面操你,我想著嫂子的話肯定要聽啊,就插進來了啊,
你還讓我用力啊,就像現在這樣,嫂子,這樣力道剛好嗎?」我沒有給她辯解的
機會,一個氣的把話都說完,並且扶住了嫂子的腰,用力頂著肉棒,每一次肉棒
都深深的頂在了嫂子的陰道頂部,讓我了陣舒爽。

  「咯咯咯……」劉豔紅看著馬蓉錯愕的表情和被小叔子頂得接不出話的畫面,
笑得花枝招展。

  「弟弟平常這麽老實,沒想到口才這麽好!哈哈哈……那門是我們給開的嘛!

  張總,你說她們後面會怎麽樣!」

  張飛看著妻子屁股開始抖動了起來,並且咬著牙晃著腦袋,他知道妻子要高
潮了,他也興奮的射意直湧。

  「啊!張總,你看,蓉兒要高潮了,啊!弟弟還射進去了,沒戴安全套就內
射進去了,快!我也要,張總,把你的精液射進我的小穴裏面。」

  張飛隔著玻璃,看著妻子知道了是弟弟在幹她,還是攀上了高潮,並且被內
射進去,這種屈辱的快感也讓他攀上了高峰,在秘書的下體裏射進了濃厚的精液。

  「張總,你看蓉兒像是上瘾了,弟弟把大雞巴塞進她嘴裏了!你看!她都不
怎麽反抗了!還伸出舌頭舔!」

  「張總,我也要吃你的大雞巴。」

  「張總!你們不愧是親兄弟啊!都一樣硬起來了!」

  「他們站起來了,咯咯,弟弟還邊親吻蓉兒邊往這邊來了,被壓在了玻璃上
了,這下跟我們背靠背了。」

  「你看,蓉兒的背上都是香汗啊,剛才是被幹得有多爽啊,屁股都被打紅了,
還滴出精液了。弟弟這龜頭也是很大啊,還在玻璃上亂頂呢!」

  劉豔紅看著閨蜜就這樣屈服在大雞巴的淫威下,更是添油加醋的描述著,仿
佛是怕閨蜜的老公看不見一般,並且指引著男人的身體動作,讓他們倆的動作也
同步了起來。

  張飛看著到妻子被翻了過來,乳房壓在了玻璃上,翹著屁股再次被插了進去,
她那臉上沒有一絲反抗,好像是很享受的樣子,臉色潮紅像是滿足。

  「張總,我也要,用力壓我,從後面頂我。」

  嫂子就這樣被我壓在玻璃上,被我從後面幹著,並且還可以通過玻璃看到嫂
子那滿足的表情,嫂子現在沒有再反抗了,我像是考了滿分被人肯定一般,心裏
十分的舒爽。

  看著那被壓變形的巨乳,實在是太可惜了,我拉了下嫂子的腰部,讓那雙乳
脫離了玻璃的擠壓,抓在了手裏。

  我對著兩隻大奶子狠狠揉捏把玩一會而後,右手已經快速的沿著水蛇腰來到
胯下了,隨著我在嫂子臀部後用力的撞擊,每次插入嫂子的子宮內,嫂子的身體
就顫抖著。

  「嫂子,我的大雞巴幹得你爽嗎?」我低頭在嫂子的後背親了一下,嫂子像
是被電到一般,全身又是一顫。

  「啊!好爽,頂得我好深啊!」馬蓉被幹得花枝招展,有些失神的呻吟道。

  我雙手抓住嫂子的兩片巨大肥臀用力揉捏著,雙手抓住那臀肉把玩著,摩擦
著嫂子柔軟的肌膚,甚至忍不住輕輕拍打著她的肥臀,這樣的極品的大肥臀真的
太棒了,我得好好的玩一玩。

  我將嫂子靠在玻璃上的身體拉了出來,讓她的上身失去依靠物,變成像是挺
著臀部彎腰撿東西一般的用手撐著地,我雙手扶著她的腰一提,讓她的屁股更翹
了。

  她的手掌張開,撐在地上,翹著豐滿的臀部,我就在嫂子的臀部上,大肉棒
用力的狠狠抽插著她的騷穴,這樣的姿勢讓我大肉棒在緊緻的陰道內更加舒服刺
激。

  隨著我從後背抽插嫂子的肥穴,嫂子的身體也抖動著,特別是她胸前的兩隻
大乳球,隨著嫂子的抖動前後搖擺著。

  「咯咯咯……張總,弟弟太會玩了,這招難度好大,我還是趴著吧,你也在
後面幹著我!」劉豔紅像是要攀比一般,試了一下如此的高難度運作,她的瑜伽
沒有馬蓉練得好,沒法把腰彎得那麽深,隻能像隻母狗一樣跪在了地毯上,讓男
人從後面幹她。

  不過她側頭看向玻璃,發現沒幾下馬蓉也是變成跪在了地上,被邊幹邊推著
走,她仿佛是走在了前面,勝利了一般,讓她又是得意了一翻。

  「張總,我們這是不是就有馬蓉出軌的證據了,這要是離婚,能不能讓她淨
身出戶!」劉豔紅想到這裏又是興奮的問道。

  「不行,這樣會把我弟弟給搭上的!」張飛雖然有些厭惡妻子之前給他戴過
綠帽子,但還是不能坑了自己的弟弟。

  「那簡單啊,馬蓉不是也有弟弟,我們把他接過來,今天的戲再演一遍,我
想隻要是個男人,沒人把持得住。」劉豔紅想到讓馬蓉姐弟亂倫,更是興奮。

  此時的我心滿意足的抓住了嫂子的大屁股,深深的射上了濃厚的精液。

  隨後的幾天,隻要抓住機會,我就和嫂子展開了肉博大戰,直到暑假結束,
我有些戀戀不舍的離開了。

  在劉豔紅的安排下,馬蓉的弟弟馬越來公司幫忙,並且住進了哥哥的別墅裏
面。

  馬蓉向閨蜜提起自己的老公在她面前總是硬不起來,劉豔紅當然是安慰一翻,
並且假裝說張總都從來不對她動手動腳,真有可能是那方面不行。

  隨後二人就說說笑笑,並玩起了性愛遊戲,劉豔紅穿起了假陰莖褲子,將馬
蓉手腳都扣住,從後面插了進去。

  「嘻嘻,蓉兒,我的雞巴大不大!!!」劉豔紅看著閨蜜被自己幹著,也是
十分的得意。

  「咯……死樣,你有雞巴嗎?」馬蓉在閨蜜面前也是說話很直接。

  「沒有雞巴那我現在幹你小穴的是什麽呀!」

  「好,你厲害,等換我幹你的時候,看你這騷蹄子會不會求饒!」馬蓉也不
示弱的笑道。

  「那你也得先滿足我啊!快說!我的雞巴大不大!」

  「大,你的雞巴真大,行了吧!」

  「不行,你快說我要大雞巴!」劉豔紅引導著說道,女人總是更加的了解女
人,她在馬蓉的敏感帶刺激了一遍,在她快要高潮的時候停了下來。

  「不行了!尿好急啊,我先用這VR設備玩一下,我給你定個三分鍾自動停
止,到時你大喊,我要大雞巴,我再給你換個大號的褲子哈。」

  說完劉豔紅給馬蓉戴上的VR頭盔和耳機,並且給實體娃娃定了停止時間,
勿勿的走了。

  劉豔紅走到樓下,看到馬蓉的弟弟一樣在玩著VR設備,我走上前用豐滿的
胸部頂在了馬越的背部,將他的頭盔摘了下來。

  「馬越,我得去開個會,晚上不回來了,你姐剛才好像在叫你。」劉豔紅挺
著胸部在馬越的背上遊走著,並且在他耳邊輕輕的說道。

  馬越被這一折騰,年輕力壯的小夥肉棒直接立了起來,看著秘書翹著美臀,
扭動著細腰走出了房門,他才搖了搖頭上樓找姐姐了。

  馬越挺著堅硬的下體,到了樓上找到了他姐姐,發現她姐姐正趴著,高翹著
臀部,屁股上的肥穴正滴著水。

  「快點來啊,我要大雞巴!!!」馬蓉見後面沒了動靜,忙喊了起來。

  「我說豔兒,你有玩沒玩啊,快點啊!我要大雞巴啊,快操我!」

  馬越一聽原來是姐姐是以爲他是秘書,而且秘書已經走了,看著姐姐戴著頭
盔和耳機,而且手腳都被綁著,他猶豫間又聽到了姐姐的說話。

  「婆婆媽媽的,快點操我啊!」馬越平常也是將姐姐當成了性幻想對像,看
著這麽香豔的一幕,他也是受不了了,提槍就幹。

  「果然是大雞巴啊!快操我,啊……幹死我了……」

  馬越很爽的插進了姐姐的小穴裏,見沒有被發現,沒過多久就沈淪在亂倫的
海洋中,並且在他姐姐手腳突然被解開後,發現是弟弟在幹她,馬越也是騎虎難
下,直接將錯就錯,而且成了日常。

  幾個月後,掌握了若幹證據的張飛向法院提出了離婚,隻說馬蓉婚內出軌,
並沒有說太多內幕,而馬蓉已弟弟亂倫的場景被老公抓個正著,也沒法辯解,最
後分得了少許的錢財就此離開了這座城市。

  張飛心情惬意的坐在總裁辦公司,桌子下方劉豔紅正賣力的扶著他的肉棒,
在嘴裏舔著,突然門口闖進了一個滿臉疲憊的中年人,看起來已變得很蒼老。

  「讓我進去,今天我非要問個明白,死也要死個明白!」來的人正是當初壓
他貨的供應商,並且還睡了她老婆的老男人!

  「張總,我就想問一下,大家都是做生意的,有必要這麽趕盡殺絕嗎?」中
年人憤怒的說道,他的妻子給他帶了綠帽子,而且鬧得滿城皆知,而且還是和他
的親弟弟,並且還把他的公司給整得一團遭。這個時候還被張飛給盯上了,各種
商業施壓,直接讓他破産了。

  「『趕盡殺絕』?戴總,有這麽嚴重嗎?你當初不也這麽做。」張飛敲著桌
子,叼著香煙吐了口煙圈,看著這老男人向自己求饒,用上位者的語氣說道。

  「我當初最後不是放了你嗎?我有你這麽狠嗎?做人留一線啊!留一線啊!」

  被叫做戴總的人氣急敗壞的說道。

  「你留一線了嗎?戴總,你這姓很厲害啊,你最後留我老婆在做什麽?給我
戴綠帽子嗎?」張飛憤怒的拍起了桌子喝道。

  「我哪有留你老婆啊!那晚是你喝醉了,你老婆先送你回去,又跑來求我,
最後還以死相逼啊!」戴總聽到這張飛來亂扣帽子給他,急忙解釋道。

  「以死相逼,你還操她?!」張飛更是憤怒道。

  「我!我早就不能人道了啊!硬都硬不起來啊!」戴總滿是委屈的說出了自
己身體上的問題。

  「那她還第二天才回到家,還累成狗了?!!!誰知道你用了什麽手段!」

  張飛聽到他不能人道,那肯定用手或者器械猥亵他妻子,更是憤怒的說道。

  「她第二天回家沒跟你說嗎?你老婆拿著刀要割脈啊!而且還真的割了啊,
我帶她去醫院輸血,又是陪錢又是忙前忙後的,我真是怕了你們了,都是瘋子。」

  戴總氣急敗壞的說道。

  「媽的!你們都是瘋子,你們會招到報應的!!!」戴總氣得差點喘不上氣,
摔門而出。

  張飛聽到了那一晚的內幕,直接愣神了,隻留下香煙還在「嘶嘶」的燃燒著。

  「觀衆朋友門,鄉北縣今天發生一起跳樓自殺案件,自殺人爲27歲的年輕
女子,名爲馬蓉,本台將繼續……」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