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064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peterjr
伯爵 | 2016-10-13 09:00:30


  夜色已深,我的心依舊在徘徊、掙紮,我不知道這段故事是否可以說出來。
我一直在猶豫,寫還是不寫?看到隱私的征文已經是好久以前的事情了。今夜,
我在抽完第7根煙的時候,突然決定把它寫出來。

  對於性的認識,我已經記不起是什麼時候開始的。記得上小學的時候,當時
學校的學生分為兩派,學習不好的和那些成績優秀的永遠是對立的,我很有幸成
為後者。我們學習好的孩子每天放學後都會來到其中一個同學的家裡,大家在一
起做作業,做完作業我們就開始找各種遊戲玩。

  那個同學的爸爸媽媽在外面做生意,經常不在家,家裡只有一個奶奶。他家
在我們眼中是很有錢的樣子,我們那時候家裡都沒有錄像機,只有他家有。我們
有時會從他家翻出錄像帶一起在那兒看,現在也記不起當時都看過什麼,也許當
時就沒有看懂!記得有一次,我們從他家大衣櫃的上面的一個皮箱中翻出幾盒錄
像帶,我們也不知道是什麼。放進錄像機中,出來的畫面讓我們都大氣不敢喘一
聲,畫面中是一男一女赤裸著身子,當時有男生也有女生,具體幾個人我記不清
了,很快我們就散了。

  由於我們的好奇,我們幾個男生還是經常等那幾個女生走了,在一起觀看那
個錄像帶。這也許就是我對性一開始最模糊的印像吧。

  時間過了很多年,我都上高中了。這時,我對於性的認識應該是比較深刻了,
同學當中偷嘗禁果的人也已經越來越多了,我對性的認識已經很清晰了,我開始
幻想著異性的青睞。不知是我的靦腆,還是自己長的比較難看,從沒有哪一支愛
神之箭射向我,我也一直保留著自己的處男之身,直到那一天……

  那年5五月一號,我小叔結婚了,那時候,我已經上高二了。其實不是我小
叔結婚晚,主要是我小叔他只比我大6歲。小叔的婚禮辦得挺風光。小叔是正經
的大學畢業,畢業以後分到我們市供電局,很快就混上了一個科長當,他的婚禮
在我們老家的小鎮上辦的,我特意請假回家了,當時的場面確實很轟動,至少在
我們這個鎮上是很轟動的。

  小嬸嬸當時給我的印像也不是那麼深刻!我就記得她下車的時候,伴娘扶著
她走的時候,那一身潔白的婚紗確實讓我感覺很美!我當時的內心深處一直在想,
什麼時候有一個心愛的女孩願意為我穿上婚紗,走進我的生活?

  婚禮結束後,小叔就離開了小鎮,帶著新娘回到了市裡小叔新買的房子。慢
慢的,小鎮上的居民嘴裡的話題已經離開那場轟動的婚禮了。我繼續在上著我的
學,雖然自己學習並不是很好,但是,為了心中的新娘,我依然在努力著。

  我們學校就在我們市裡,是一所當地比較好的高中。這座城市真的很小,我
們學校在城的最東面,小叔的家在市中心偏西的一個小區,但是從我們學校到我
小叔家坐車只要30分鐘!因為我一直住校,所以自從小叔結婚後,我每周都會
去他家一趟,美名其曰,看看小叔,其實就是為了自己的肚子,想吃點好吃的,
學校夥食太差。當然,小叔也經常叫我去他家。

  每次去小叔家,小嬸嬸都很熱情,做了很多好吃的。小叔的新房是一個兩居
室,每次去的晚上我都會住在小叔的家裡。有時小叔會由於工作應酬很晚才回來,
我就和小嬸嬸聊天,小嬸嬸比我大四歲,由於我們的年齡差別不是很大,所以我
們在一起聊天倒沒有什麼拘束。我這個人,在那時候對自己的評價就是,表面上
一本正經,跟表裡如一絕對不沾邊。

  住在小叔的家裡,半夜的時候,我都會起來上廁所,廁所必須經過小叔的臥
室。每次上廁所,我都輕手輕腳的,怕驚擾了什麼,又想聽到些什麼。果不其然,
我經常會聽見小嬸嬸的一些呻吟聲,雖然我不知道這種呻吟是痛苦還是幸福,但
是我每次都會聽得聚精會神,津津有味。早就已經學會手淫的我,這個時候都會
讓自己興奮的。為了怕在小叔門外留下罪證,我每次都會小心的拿東西接住那些
白色的液體,撒到地板上的我會小心翼翼的擦去。白天看見小嬸嬸的時候,我都
會偷偷的看她的乳房,由於那時候是夏天,穿的都挺少的,有時看見小嬸嬸的乳
溝的時候,我會不由自主的勃起。我知道小嬸嬸也看見了,因為每次我勃起的時
候,她的臉就開始變紅。有時候,我的胳膊也會故意碰到小嬸嬸的乳房,每當這
個時候,小嬸嬸和我都會臉紅起來。

  放完暑假,我又開始返校了。第一周我沒有準備回家,給家裡打電話說要查
資料。到了周五的下午,一放學,我就坐上了去小叔家的公共汽車,到小叔家的
時候,已經6點多了,這天,小叔正好在家,廚房裡小嬸嬸和另外一個女孩正在
做飯。

  「小叔,那個女孩是誰啊?」小叔在客廳看著電視時,我問道,

  「哦,她是小影的同學。」小叔一邊看著電視一邊回答道,「對了,上次你
們見過吧,她就是我結婚的時候當伴娘的那個女孩。」

  「是嗎?我想不起來了,但是看著有點面熟!」我喝了一口水說道。

  「對了,你這周不回去,給我哥打電話了嗎?」小叔看著我說,

  「嗯,打了,我明天去學校查點資料!」我趕緊回答。

  這天晚上的飯菜很豐盛,小嬸嬸一邊給我夾菜一邊說,「來,江,嘗嘗小華
的手藝!對了,忘了介紹!」說著指著那個女孩說,「她是我同學,叫小華!」

  說完又指著我對小華說,「江,我的侄子,呵呵!」小嬸嬸說完就笑起來了。

  最可恨的是那個叫做什麼小華的也抿著嘴笑起來,一副很矜持的樣子。

  我的臉紅著說,「本來就是嘛,笑什麼?」

  這時,小叔也笑了,「江,小影是看見你這麼大的侄子激動啊!好了,不說
了,咱們今天喝點酒吧!」

  我們誰也沒有說話,算是默認了,小叔站起來就去冰箱拿酒去了,回來的時
候,拿了兩瓶紅酒。我們一邊喝著酒一邊聊天,具體說了些什麼,我是記不起來
了,只知道那天都挺高興的。其間,只記得好像小叔又拿了一回酒。紅酒入口有
點甜,所以我們都喝了不少,慢慢的,我們已經沒有什麼輩分了,小叔居然說起
了一些黃色的笑話,我看見,那個小華臉紅紅的,不知是酒精的作用,還是笑話
的作用。

  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很能喝酒,只知道他們三人都喝的失態了。我看見小叔的
手公然放在小華的大腿上,小華的裙子是屬於那種很短的類型,這個時候,小華
的矜持已經不見了,雙腳放在另外一張椅子上,我甚至能看見黑色的內褲。再看
小嬸嬸已經雙眼迷糊的歪在沙發上,V型T恤的領口已經暴露出半個胸脯,我於
是裝作酒力不支,也躺在了沙發上。我的頭部頂在了小嬸嬸的腰部,小嬸嬸身上
散發的香氣讓我沈醉其中,慢慢的小嬸嬸的身體也倒了下來,胸脯壓在我的胳膊
上。

  我心中一陣竊喜,眯著眼看了一下小叔,只見他的一只手正放在小華的裙子
裡面,另一只手伸進了小華的襯衣裡面,兩人正在吻著,我一看之下,心中很是
驚訝,我想不明白他們怎麼會這樣。

  我看沒有人主意,就輕輕的把手伸進小嬸嬸的T恤裡面,再努力的把手指探
向胸罩內部,小嬸嬸沒有什麼反應,只是輕輕的動了一下,這真的是我除了母親
外,第一次如此近的接近女人,我的心中一陣激動,我的仔褲已經被頂到了極限,
我輕輕的捏著小嬸嬸豐滿的乳房,感覺自己下面已經濕了。小嬸嬸輕輕地哼了一
聲,我趕緊停下手上的動作,輕輕扭著頭看了一眼小叔,只見小叔和小華正抱在
一起,根本沒有注意這邊的反應。

  我靜靜的握著乳房,閉著眼睛不敢有半點舉動。這是,突然聽見小叔說,
「華,我們進臥室吧!」「嗯!」小華輕輕的應道,接著就聽見他兩輕輕的腳步
聲,接著就是關門的聲音。

  這個時候,我已經沒有什麼顧忌,我把小嬸嬸的T恤向上翻起,使勁的揉著
那豐滿的乳房,也許是她根本就沒有醉,也許是她現在酒已經醒了。總之,她的
手已經輕輕解開我的腰帶,伸進我的內褲,握住了我的**,我的腦子一片空白,
我沒有想到她是醒的。不過,很快我就平靜下來,我馬上緊緊的抱著她,她掙紮
了幾下就放棄了,也許她知道實力的不平等,也許她並不反感我的吻。

  「江!咱們進屋吧!?」她輕輕地推開我,低著頭柔聲地說道。我摸了摸發
燙的臉,趕緊指了指她的臥室,「小叔在裡面。」

  「上那屋!」她指著我經常睡覺的屋子小聲的說。

  說完,站起來慢慢的朝那屋走過去,我默默地跟在後面。一進屋,我就說,
「小叔和小華在那屋!」

  「我知道!我早就知道!她們現在是同事!」她以一種幽怨的口氣輕輕的說
道。我驚呆了,「啊,那你怎麼能容忍這些?」

  「我跟他吵過,可是他說只是逢場作戲!我曾經親眼看見過他們在一起,她
是我最好的朋友!」她的眼淚輕輕的流下,「我能怎麼辦?我什麼都沒有,離婚
只是遲早的事情,現在我只有報復!」她擡頭狠狠地說。我輕輕的幫她拭去眼角
的淚水,她輕輕的投向我的懷裡,我無聲的抱著她。

  慢慢的,我剛才的欲望又被勾引起來,我的手已經偷偷的伸進她的T恤裡。

  她沒有怎麼阻攔,我T恤掀起,笨拙的解開她的胸罩,她這時開始有點反應,
身子扭動起來,我馬上抱住她的頭,吻了起來。我的一只手依然在她豐滿的乳房
上揉搓,我感覺她的身體在慢慢的變軟,而我的身體卻在逐漸的變硬。我們的舌
頭在不停的攪動著,我的手在慢慢的下移,我的手已經滑向她的裙子裡,可是這
時她卻不讓我伸進去。

  這時我只能用雙手用勁的蹂躪著她的雙乳。她很快就興奮起來,她的雙手緊
緊的摟著我的脖子,我都快窒息了。慢慢的我的手又不知不覺的滑向她的裙子,
等我手進去的時候,她狠狠的抓著我的手,試圖阻止我,我想都到這兒了,怎麼
會甘心放棄,我不顧她的阻攔,把手伸進了她的內褲之中。

  感覺裡面挺暖和,也很潮濕,她的雙手終於不再阻攔我了。她的裙子已經被
我脫了下來,胸罩也沒了,我吻著她的乳房,輕咬著乳頭,她的身體開始顫抖,
我引著她的雙手慢慢的伸向我的內褲,我讓她的雙手握著我的,很快,她就主動
的把手伸進我的內褲,很快我就把她的內褲脫了,我這時卻不知道怎麼辦了,我
呆呆地看著她黑黑的下體,與我想像中的沒有什麼分別,我正發呆的時候,她把
我的仔褲褪了下來,看著我那堅挺的內褲,她好像很急的把我的內褲解放了。當
堅挺一旦被釋放,我感覺渾身都是力量,又感覺很不自在,我不知道下一步該做
什麼,我只能等她的提示。哪知道她慢慢的趴到在我的兩腿之間,用濕潤的嘴唇
輕輕的咬住**,我使勁的拉起她,我害怕她嫌棄自己,我知道那東西是幹什麼的,
雖然,在錄像中見過很多這樣的場景,但是當這種場景一旦發生在自己的身上的
時候,我還是很不能接受!可是,她使勁的掙脫,又緊緊的含住,使勁的吸允著
我的堅挺,很快,我就感覺一陣戰栗,接著,就有什麼東西射了出來,她停住了,
雙眼看著我,輕輕的笑了,我不好意思的也跟著笑了。

  「你沒有同女孩子發生過?」她輕輕的問我,「嗯」細如蚊子的聲音在嘴裡
發出,我不敢相信是我說的。

  「那好!我們到此為止吧?!」她抱著我溫柔的說,說完就站起來,穿上衣
服,走了出去。我也趕緊穿上衣服,靜靜的坐在床上。接著就聽見開門的聲音,
我趕緊出去,看見小叔的臥室們開著,小叔穿著一條短褲尷尬的站在床前,小嬸
嬸坐在臥室的沙發上,一語不發。只見那個小華躺在床上,用床單蒙著頭,也是
一語不發。

  我看了一眼,連忙朝衛生間走了過去,等我出來的時候,看見小叔房間的門
關著,我走進自己的房間,屋裡黑著燈,但是透過窗外的余光,我看見床上躺著
一個人,用床單裹著身子,我不用看就知道,一定是小嬸嬸,我靜靜的走過去,
輕輕的躺在她的身邊,什麼話也沒有說,只是緊緊的摟著她,我能感覺到她掙紮
了一下,接著又平靜了。我迷迷糊糊的就睡著了,不知道什麼時候,我感覺到有
一只小手在撫摸我,我立馬就清醒了,也開始激動起來,我很快就堅挺了,我開
始褪去她身上的衣物,不過我記得剛才她穿的是T恤,可是現在我卻需要解扣子,
不過我沒有想那麼多,心想解就解吧,很快我把胸罩也解了下來,感覺比剛才小
了一點,不過捏著依然很舒服。另一只手慢慢的探向她的裙子,伸進去的時候,
感覺裡面濕了一大片。她的小手也不甘示弱,使勁的捏起我的堅挺。很快,我們
就糾纏在一起,我這次很順利的進入了我向往已久的地方,感覺裡面很緊很濕熱,
我這次依然沒有堅持多少時間就繳械投降了。

  事後,滿頭大汗的我躺在床上,點燃了一顆煙,靜靜的躺著。她坐了起來,
接著又輕輕的走出去了,過了好久才回來,回來後就坐到我身邊,「你是叫江吧!」

  一個不是小嬸嬸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如同晴天霹靂,「啊!」我驚恐的坐
了起來。

  「別害怕!這是我自願的!」我聽出這是小華的聲音,我羞愧的恨不得找一
個地縫鑽下去。我真傻,怪不得剛才上衣不一樣;怪不得胸部也不一樣。

  天開始蒙蒙亮的時候,小華就開始穿衣服,我看著她的背影,感覺她也是很
有氣質的一個女孩,雖然行徑稍微可恥了一點,但是又回頭想想自己,自己又何
嘗不是呢?

  我躺在床上,裝作還是睡著的樣子,眯著眼看著小華穿衣服,小華出門的時
候,走到我的跟前我連忙緊閉著雙眼,我的臉上被她親了一下,接著在我耳邊說,
「你是個可愛的孩子!」

  不知道什麼時候,我睡著了,我醒來的時候,已經快十點了。我走出臥室,
沒有看見小叔的影子,也沒有看見小嬸嬸的影子,我一個人刷牙、洗臉,然後自
己靜靜的坐了一會兒,覺得昨夜真是一場夢!

  我正準備出門的時候,小嬸嬸回來了,手裡拿著一堆菜。我的臉不由自主的
紅了,斜眼看了一下小嬸嬸,發現她的臉也不比我好到哪裡去。

  「小江,你要走了?」小嬸嬸問我,「嗯,我小叔呢?」我低著頭問道。

  「他早上起來就走了,說有應酬!」小嬸嬸很平靜的說道,「你吃過中午飯
再走吧!?」

  「我不了,我會學校查點資料!」我有點猶豫的說,

  「你到學校就中午了,不一樣要吃飯!就在這兒吃吧?」小嬸嬸的聲音理帶
著些許期盼!

  「那好吧!小嬸,我幫你做飯吧!」我裝作很無奈的說道,

  「不用了,你看電視吧!我一會兒就好!」說完她就拿著菜走進了廚房!我
一個人在客廳,拿著遙控器不停的換著頻道。過了大約半小時的樣子,她從廚房
走了出來,「江,吃飯了!」

  飯菜很豐盛,我也吃了很多!加上接近中午,天氣很熱,吃完飯後我出了一
身的汗。她看著我滿頭大汗的樣子,就跟我說,「江,你先去洗個澡,再去學校
吧!」

  我一個人在衛生間理正洗著,就聽見門外面有敲門的聲音,「江,這是你小
叔的衣服,你先換上吧!」我連忙裹上浴巾,把門開了一條縫,只見小嬸嬸滿臉
痛紅的站在外面,我趕緊結接過衣服,連忙把門關上,只聽見哎呦一聲,我感覺
到門夾住了什麼,我拉開門,果然,小嬸嬸滿臉痛苦的捂著手站在門外,我連忙
過去,輕輕的掰開她的手,看了一眼,手都被我夾紅了,好在我用的勁不大。

  我輕輕的在她受傷的受傷吹著氣,吹著吹著就感覺一雙眼睛在看著我,我擡
頭一看,小嬸嬸正雙眼含淚的注視著我,一看見我看她,連忙扭過頭去!看著她
楚楚可憐的樣子,我一把抱住她。

  噴頭的水還在流著,她的衣服已經變得透明,我能看見黑色的內衣!我心裡
的欲望再一次被勾起,緊緊的吻住她那小巧的嘴唇,她很激烈的回應著,透明的
衣服很快被解除,黑色的內衣也不復存在了,只剩下兩個赤裸裸的肉體,我們激
烈的糾纏在一起,這一刻,除了水聲,就是我們急促的呼吸聲!

  良久以後,我很小心抱起她,慢慢的朝臥室走去,在屬於我小叔的大床上,
我們溫柔的纏綿著。不知為什麼,這一次,我堅持了很久……她讓我從一個男孩
真正的變成一個男人。

  之後,我們一直在床上聊天,她告訴我,昨晚和我小叔談了一夜,最後,他
們決定離婚,條件是,小叔找關系把她調到別的城市,這裡的一切她什麼都不要,
小叔給她10萬元錢。

  很轟動的婚禮很快的結束,留給小鎮上人的只有回憶。

  我好久不去小叔家裡了,雖然我很想再見見小嬸嬸,但是不知為什麼我一直
沒有勇氣過去。我聽到的消息是,小嬸嬸已經離開了這個城市,去了那個城市我
不清楚,我們從此也沒有再聯系。

  小叔最後卻沒有和小華結婚,找了一個市郊區的小學教師,這些卻是我始料
不所及的。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