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595 | 回覆: 1 | 跳轉到指定樓層
baby~可愛
王子 | 2009-3-2 18:09:01

這世上真的有鬼嗎?不知道,誰也不知道。張國榮在《異度空間》里說的一句話非常有理,“這世上就這么大,無奇不有。”

  我想要說的是,今晚遇到一些不太尋常的事。從小到大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多深的水都敢探,多高的樹都敢爬,晚上聽老人們說完古怪的事,自己也敢一個人睡到天亮。而今晚的這些卻讓我和另一位同事寒毛涌起。

  由于公司裝修,所以要搬出去外面租房子住。原本公司在一傍,住的地方就是公司的隔壁房,是那種商住樓。現在公司想擴大一下,意思是說想將住的地方跟公司合在一起,打掉那封�就可以了。那就得要到離公司不遠的地方租個房子住。由于阿六的工作一向都很忙,所以走房子的事就落在我身上。我用很快的時間在深圳泥崗西村的邊緣定下一個房子。兩房一廳,有洗手間廚房陽臺,房子夠大,當我問房東多少錢時,他只說這房子300元一個月。讓我吃驚簡直不敢相信,反復問了房東好幾篇才百分百肯定這么好的房子才300元一個月。開始沒有想那么多,于是很快就交了按金定下來。第二天一早就跟阿六搬了過來,然后一起回到公司去處理裝修的事。倆人一直都沒有離開過,到午夜12點過后倆人才一起回到今天剛搬過來的房子。

  阿六說他很疲憊,想回到房子里不洗澡就睡覺,我笑了笑這懶豬。回到那樓下時,阿六說他想吃點香的東西,于是我和他一起上到房子里打開門。就一股很寒的風向我倆吹過來,基本沒什么在意。因為從小到大都不信有鬼的,就像書上所說的要相信科學。于是阿六自己進去洗澡,我就跑到樓下小賣部里買點花生瓜子類的。樓下小賣部的阿伯說,你是今天剛搬進201的房客吧,我微笑著說是的。阿伯神情木呆的哦了一聲就沒再說什么。我買完零吃一上到房子時,阿六就站在我面前,全身淋濕濕的,那沐浴露的泡沫還在身上滴,沒有用水沖掉,身上只穿著一條內褲。我問阿六怎么了。

  他沉默了一會,說:“小奕,你今天回來過嗎?”

  “開玩笑,一整天都跟你在一起,中午飯錢還是你付的,我什么可能分身回到這里來。”我就眼睜睜的看著阿六,希望知道他怎么了。

  “你進洗手間看看。”阿六眉頭緊湊的對我說。

  我放下零吃走進洗手間里一看,雞毛一陣陣涌起。

  有一把很長很長的女人頭發放在馬桶里,一半滲了水。我之所以寒粟是因為我跟阿六搬進來的時候,我是上完側所才換衣服跟阿六回公司的,而這一把女人頭發什么來的什么解釋。還有我剛放好的洗頭水洗面奶類的用品散了一地,看了看窗子是反鎖著的。

  我跟阿六坐下來一起商討這是什么回事,是誰在搞惡作劇。是以前在這里住的人用鎖匙回來放那東西嗎?還是房東放這東西進來的?還是……?。如果就單單憑這把頭發就讓我跟阿六害怕的話那是不可能的。接著接二連三的怪事就出現了,我跟阿六在兩張床上對面而坐,一起商討這把頭發的來由時順便抓了一把花生在吃。阿六也吃,推斷著這惡作劇是誰搞的,突然阿六坐的那張床上的木板就斷了。阿六摔下來,我很快的扶了阿六起來,說這床板也太虛弱了吧。其實在未搬過來之前阿六一起都是睡這塊床板的,而在這種時候就突然的斷了,讓人想不通。于是阿六坐在椅子上,我吃完一把花生再準備抓一把的時候,當手伸到袋子里準備拿花生時我觸到一些很冷很冷的東西,就像手伸進冰箱里一樣。我下意識的猛地將手縮回來再看看這裝花生的袋子,沒什么異樣。從窗外吹進來的風很涼很寒,我就想了,這又不是什么冬天或者深秋,為什么突然吹了這么有寒意的風來。風又不是很大,而我又剛上完樓又跑下去買花生又跑上來,汗都差不多冒出來了,而這風吹得我寒毛四起。我敢百分百的確定這風有點不對路。接著阿六手機響起,阿六喂了幾聲就放下手機,我問誰打給你的,阿六說不知道,沒有顯示號碼,接聽時又沒聲音了。

  經上面的種種反應,我猛地站了起來,說:“阿六,這房子不能住,現在走,到公司去。”

  阿六用眼四周看了看房子,說:“小奕,現在就趕緊走。”

  “怦!”一聲很響很響的關門聲,側所里的門好像誰在奮力的關了起來,而我跟阿六都站起來相視對方,都快窒息了。當時是沒大風,沒理由門關得如此響。

  此時阿六早已經在我吃花生的時候穿好了衣服,聽到這有意的關門響后,兩人猛速的拿起提包錢包及手機,跑了出去。201的門都沒有關也沒有鎖就跑了出來,一直跑到泥崗街中,午夜的街燈照得通紅,人來人往的我跟阿六站著相視對方,才緩緩的松了口氣。

  我跟阿六都在抖擻,因為從來都沒遇上過像今晚的這種種怪事,特別是這間這么好的房子才300元,還有那位小賣部老伯的那聲哦!

  阿六說:“那房子不干凈,今晚回公司用椅子靠著睡一晚再說。”

  我雖然從沒見過鬼,也沒有怕過古靈精怪的事,但今晚的事讓我人生從此就相信這世上真的無奇不有。我點頭同意阿六的說法,一起回到公司里開燈排好椅子就開始入睡,不知怎的,在公司里睡下來心里覺得特別的安定,也不再慌寒。

  第二天我跟阿六在人繁多的地方再租了一房一廳,這回房租就回到正常價了,1200元一個月。那天回去搬東西的時候,樓下小賣部的阿伯嘆息著說:“哎,又跑了,誰還敢住這房子喲阿娟!”我聽到阿伯的凄嘆,心被極強的好奇所牽制,于是走過去問阿伯是什么回事,我現在就搬走了,能告訴我嗎?阿伯看了看我然后說:“三年前,201房住了一位女性,她叫阿娟,當妓女的,是我的老鄉。有一次她與嫖客發生了價錢的爭吵,之后嫖客用力過激將她打死了。嫖客又怕事情暴露自己要坐牢,于是就開始消尸毀跡。用刀將肉切成一小片,骨頭砍成一小塊,再然后在側所里用水一片一塊的沖掉,好殘忍。由于嫖客的手忙腳亂心慌忙,只留下了那一把頭發在馬桶里沒有沖掉。幾天后我沒見過阿娟了,才上去看看她,之后才知道她被害了。后來這間房子就一直都沒法租出去,每個房客都只是住了一夜第二天就堅決房東退錢走人了。我想一定是阿娟的怨氣在搞鬼,也難怪她的怨氣這么大的,還有個小孩在家里給八十歲的殘老母帶著,她能放下心走嗎?哎……”
我在阿伯的嘆息聲中離開,想再最后一次轉頭看一眼這不尋常的房子時,陽臺上的手絹在自動浮沉起起落落……

  我想,在那間房子住下來的人,就算是一夜二晚沒有死,那以后也一定會大病不起的,因為那里的陰氣怨氣太重,根本不是人住的地方,我們不要再去打擾她就可以了。而這間房子就在泥崗西村教育學校傍邊,也是銀湖汽車站還走下來一點,有機會你去那里走走查查看是屬真否。
世界上沒有大家都幸福的路,要有必要的犧牲  
回覆 使用道具
leeanddin
王爵 | 2009-3-24 00:35:13

馬桶裡的頭髮   一般鬼片的精隨頭髮是很重要的  晚上睡不著了  感謝大大分享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