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451 | 回覆: 1 | 跳轉到指定樓層
baby~可愛
王子 | 2009-3-11 18:36:27

凌晨一點,街角的咖啡廳已經打烊。遠澤還沒有走,他習慣了在每一個午夜留一盞懲弱的燈,煮一杯愛爾蘭咖啡,然后默默地等一個人。
  每一杯等待的愛爾蘭咖啡都要經受白蘭地跳動著美麗藍色火焰的洗禮。長長的火線像珍珠一樣淹沒有黑咖啡里,傳說那是愛情的眼淚。
  君林像一縷空氣輕輕落坐在遠澤面前,她端起桌上的咖啡杯,咖啡依然香醇卻早已是涼的了。
  第一次喝遠澤的咖啡她輕易地想起了奈何橋上孟婆的那碗湯。遠澤的咖啡很燙,燙到可以是她的致命傷。
  因為遠澤,她知道了關于愛爾蘭咖啡的傳說。傳說的凄美錯過,讓他感懷神傷,更讓他欲罷不能。
  君林很想用永遠去追隨這個多情的男子。只可惜他們本就來自不同的世界,人鬼殊途,他不是寧采臣,而她也不可能是小倩。
  如果寧采臣沒有遇到小倩,他是否會知道這個世上除了金榜題名,還有愛情?而小倩沒有遇到寧采臣,她是否還四外游走,心甘情愿地做著等待轉世的奴隸?
  奈何橋上喝下的孟婆湯帶走了她生前所有的記憶。只在身體里留下隱隱的疼痛。像一粒火焰在胸口一點一點將自己灼傷。
  孟婆說,走過奈何橋就可以輪回轉世。
  她的腳步徘徊不前。不明白自己為何會留戀那樣的疼痛,像是在來時的路上落下了什么。
  身后的人匆匆走過,只留下她孤伶伶地站在橋上。孟婆又說,如果回頭,錯過了將要在煉獄里再等上幾百年才能等到下一次的輪回,也許將永世不得重生。
  她害怕煉獄里水深火熱的折磨,那些不被饒恕的哀嚎,因為痛苦而扭曲猙獰的面孔,令人毛骨悚然。
  她逃回了陽間,變成了一個無家可歸的孤魂野鬼。在午夜的街頭四處飄蕩。沒有生前的記憶,她不知道自己應該飄向哪里去尋找自己的過往。
  她的胸口越來越痛,痛到不小心在遠澤面前現了形。君林是一個令人驚艷的女子,遠澤憐惜被痛痛苦折磨得奄奄一息的她。于是習慣了在每一個午夜等著君林。用涼掉的咖啡為她療傷。
  君林不再漫無目的。她似乎找到了自己的前世。在遠澤的溫暖情抱里她做了一個夢。她夢到自己是一個陷落在青樓里的賣藝女子。像一尾恬嬈靈到的魚,在人群里周旋,強顏歡笑,逢場只做戲。
  心里殘存的幻想是希望有一天能有一個人帶自己逃離這煙花之地,無論天涯海角,都愿為他洗盡一身的鉛華,洗手做羹湯。
  遠澤說這個夢也許就是你苦苦尋托的前世,可是后來呢?
  君林沒有到將自己救出苦海的那個人夢就醒了,沒有后來。
  夢醒后的君林知道,遠澤無法為她續上夢的后來,她想要的后來。即使擁有他的全部愛情,將他占有的卻另有其人。天亮后他總要離開,回到另一個女子身邊。即使不愛,為了事業,他也不舍就此放手。
  天亮以后的世界是她奢望卻無力掌控的。只能將自己藏在暗處,期待黑夜的再次來臨,那里有遠澤,有不再疼痛的藥,還有那個關于前世的夢。
  幾千年前,表樓里的君林沒有等到愛人的救贖。走到奈何橋前孟婆偷偷給她喝下那碗藏著愛情的湯。以為可以彌補她生前的遺憾。卻讓她義無返顧地原路返回,尋找自己生前不曾擁有過的愛情。再回陽間人世卻已過了幾千年。
  遠澤轉身離開,她突然明白,不管她愿與不愿。逐漸在視線里消失的的男子注定就是她前世的結局。
  自己注定只能是個配角,不是因為自己是個風塵女子,只因了造化弄人,讓相愛的兩個人生不逢時。
  遠澤推門而出的那個清晨,君林隨著他的腳步以最華麗的舞姿灰飛煙滅在晴朗的陽光里。
  一滴眼淚滑落,淹沒在涼掉的黑咖啡里,遠澤依然在等,但他永遠也不會再等到那個叫君林的女子……
世界上沒有大家都幸福的路,要有必要的犧牲  
回覆 使用道具
leeanddin
王爵 | 2009-3-23 22:24:34

太有小說的意境了  也給我來一杯吧   感謝大大分享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