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467 | 回覆: 1 | 跳轉到指定樓層
baby~可愛
王子 | 2009-3-11 18:37:50

CANDY和VAL結婚不到半年,就已經飽受獨守空房的煎熬。
  VAL解釋說工作很忙,經常需要加班到很晚。有時候他確實是在加班,有時候卻不知道所蹤。
  CANDY懷疑VAL有了外遇,在他身上又察覺不到半點他有出軌的痕跡。
  CANDY越來越覺得VAL當初和自己結婚是為能在公司有更好的發展而走的捷徑。她有足夠的權力讓VAL在一夜之間從一個一文不名的小職員晉升為公司里呼風喚雨的高層。
  CANDY愛VAL愛得義無反顧。如今她讓VAL得償所愿,卻也親手將自己打入了冷宮。就算只是被VAL利用,她也不想離開VAL,她舍不得。
  今夜能不能等到VAL回家,CANDY感到很迷惘。無力的倚靠在少發里,百無聊賴地轉換著電視頻道。沒有一個節目可以讓她的視線停留超過三秒。�上的掛鐘,指針已經接近兩點。
  落地窗上方的圓月皎潔,嫵媚。在純粹的夜空里,少了星星的陪伴,多少顯得有些孤獨與寂寞。空蕩寂廖的客廳里燈光亮如白晝,卻驅逐不了心里的黯然神傷。
  夜愈來愈深。 恐怕VAL是不會回來了吧。CANDY有點失落的想。對著紋絲不動的門口,望眼欲穿。期待著聽到鑰匙轉動門鎖清脆悅耳的聲音。夜變得更加漆黑而漫長。整個世界仿佛在漫無邊際的荒漠里迷失。無聲無息,讓人無處可逃。
  CANDY優雅地拿出一支520,點燃。不經意地瞥了一眼對面鏡子里自己吞云吐霧的樣子。煞時被鏡子里的情景嚇得毛骨悚然。CANDY感到全身的每一根神經在剎那間繃緊,瀕臨斷裂。夾著煙的手懸在半空中一動也不敢動。眼睜睜地看著沉沉的恐懼將自己重重包圍。喉嚨干澀得發不出任何聲響。
  鏡子里一個穿著黑色裙裝的女子站在CANDY身后的落地窗前,披散著亞麻色的長發,隱藏在頭發里的臉蒼白得怵目驚心。她的嘴角上殘留著已經風干了的黑紅色血跡。
  一條有著暗紅色花紋的大蟒蛇。一圈一圈的纏繞在她身上,蛇頭越過她的肩膀,在她胸前吐著信子,蠢蠢欲動。
  CANDY不敢直視她的眼睛。她腥紅色的眼睛里透著凜冽的寒光。像一把幽怨,仇恨的雙刃劍,恨不得狠狠地將她的身體刺穿。
  CANDY從未見過這個女子,她的眼神為什么如此仇恨?CANDY不自覺地回頭,那女子的身影一閃而過。只留下滿窗純粹的黑夜和搖曳的樹影。CANDY有點驚魂未定地來到窗前,空蕩蕩的小區,CANDY懷疑自己是不是產生了幻覺。�上的掛鐘在這個時候敲響凌晨兩點的鐘聲,VAL的車駛進了小區大門。
  CANDY看著車子在停車位上平穩停下,卻遲遲不見VAL下車。CANDY想起那個穿著黑色裙裝的女子,心里開始感到有些不安,于是出門看個究竟。
  CANDY來到車旁,敲了敲車窗,沒有反應,叫VAL的名字,也沒人應答。試著打開車門,門開了,車里空無一人,VAL的包和手機還放在副座上,心里未免有點責怪VAL的粗心大意。
  令CANDY感到不解的是,這么晚了VAL會去哪里?一路走來也沒看見他的半點人影。CANDY轉過身向四周張望,小區的聲控燈這時候突然亮了起來,透過昏黃的路燈,CANDY看到前面不遠的草地上好像有人。
  CANDY輕聲叫著VAL的名字,VAL是你嗎?是你在那里嗎?一邊走了過去,走近一看,映入眼簾的是,赤身裸體的一男一女,靜靜的躺在平整的草地上,一條有看暗紅色花紋的大蟒蛇從他們的身上爬過,發出沙沙的聲音。
  CANDY分明看到其中一個就是VAL,另一個竟是剛才在鏡中看到的那個女子。那條大蟒蛇逐漸將他們的身體纏繞在一起。越纏越緊,越纏越緊,最后對著他們的頭部張開了布滿毒牙的大口……
  此情此景,讓CANDY 感到極度的氣憤與恐懼,發出一聲震徹整個小區的尖叫,只覺得天旋地轉,頭腦一片空白,昏死了過去……
  “叮鈴鈴,叮鈴鈴……”一陣急促的電話鈴聲將仍在睡夢中的CANDY吵醒,睜開眼,隨即被從落地窗透進來的明媚陽光刺得疼痛,CANDY坐起身,揉了揉了眼睛,看到半截未抽完的520掉在地上,把地毯燙出的一個小黑洞,無柰地搖了搖頭,又在沙發上睡了一夜,VAL也一夜未歸。
  昨夜的噩夢,CANDY想起仍然有些后怕。調整了一下心情,拿起電話聽筒,對傳來冰冷卻勿庸質疑的聲音,今天凌晨兩點時分VAL在公司里意外離奇死亡,請她馬上到警察局一趟。
  CANDY來不及多想。扔下電話,趿著拖鞋飛奔趕往警察局,辦完必要的手續,有人領她到殯儀館的停尸房,當蒙在VAL臉上的白布掀開的那一刻,CANDY的眼淚止不住地涌了下來,扭過頭,甚至不敢再多看已經死去的VAL一眼。
  CANDY仿佛又經歷了一個噩夢,夢境卻如此真實,真實得如同刺骨的寒冬里,兜頭潑下一盆的冷水,令人清醒得難以置信。措手不及。
  晴朗的天空此刻在CANDY眼里只剩下陰霾,整片整片地塌了下來,所有的沉重都壓在她一個人的身上,舉步維艱。從殯儀館回到家,只是一程路,卻好像經歷了無數個日月的輪回,輾轉的痛苦,轉得人心力交瘁。
  CANDY不愿意相信VAL真的會像夢里一樣離她而去,那么快,快得她還感覺不到任何預兆,夢境就變成了硬生生的現實。
  在整理VAL的遺物時,CANDY在他的日記本里發現了一張照片,照片中的女子笑容甜美,天真無邪。原來在鏡中出現的那個女子是VAL青梅竹馬的戀人。她的手臂上刺著一個和VAL相同的怪異刺青。兩個人的合在一起就是一條有著暗紅色花紋的蟒蛇圖案。
  也許這條蛇就是他們此世此情的生死盟約吧。
  日記是在半年多以前寫的,VAL為了能夠早日出人頭地,衣錦還鄉,狠心地背叛了相戀多年的女友。甚至絕情地將她逼上了不歸路,而迅速和CANDY結了婚。
  CANDY覺得很對不起那個女子,她不應該橫刀奪愛的,那女子愛VAL比任何人都更瘋狂了,就是死了,也要對他不離不棄!
世界上沒有大家都幸福的路,要有必要的犧牲  
回覆 使用道具
leeanddin
王爵 | 2009-3-23 22:22:03

有點悲淒的殉情記  但candy 好像始終沒得到過 val   感謝大大分享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